第一文学城

【巫师(猎魔人)同人小短篇之女术士的堕落——特莉丝·梅莉葛德惨遭小侏儒洗脑恶堕成为媚肉棒婊子】【作者:猛男一号】

第一文学城 2021-10-10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猛男一号 字数:12564  女术士的堕落——特莉丝·梅莉葛德惨遭小侏儒洗脑恶堕成为媚肉棒婊子
作者:猛男一号
字数:12564


 女术士的堕落——特莉丝·梅莉葛德惨遭小侏儒洗脑恶堕成为媚肉棒婊子

  诺维格瑞,世界闻名的自由之城。北方人常说,这里是世界之都——这里是
整个大陆最为庞大且富饶的港口城市,城市里的黄金足够它承受长达数以年记的
经济封锁,同时,极佳的战略位置与巨大的影响力,让这片土地的统治者,铁石
心肠拉多维德五世,甚至是南方的尼弗迦德皇帝恩希尔都不得不敬畏三分。

  当然,如此巨大的城市也有其难以去除的顽疾——城内的文明仍未开化,原
始而极端,血腥而排外的永恒之火教派把持着这个城市的方方面面,除去那些被
四大黑帮掌握的阴暗小巷,疯狂的思想浸透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市。

  数月前,南方的尼弗迦德帝国悍然向北方领域进军,恩希尔皇帝带领着全身
漆黑的铁军所向披靡。迫于南边的压力,以及拉多维德五世近乎疯狂的铁血手段,
北方领域暂时联合在一起,将尼弗迦德兵峰挡在了庞塔尔河以南——代价是这条
河以北,所有被拉多维德五世统治的土地都被极为残酷的手段控制着,永恒之火
教派的教义渗入了无数人的思想里,于是,非人类的异族,从矮人到精灵,都成
了被歧视,被排挤,被攻击的对象。更甚者,研习魔法的术士们(也可以称法师),
更是成为了污秽、邪恶的代名词。

  毕竟,有了能够攻击的对象以后,底层民众有了发泄积怨的地方,那些搜刮
而来的物资与财富,更是能充实国库,补贴军用。这对北方领域的「人」来说,
是个双赢的决定。

  如今,曾经的自由之城,伟大的贸易港诺维格瑞里,依然熙熙攘攘。但是,
这些繁华背后,是无数的腥风血雨——这个城市里所有非人物种正逐批次地被踢
出城市,他们的财富则被肆无忌惮地掠夺。而那些曾经身份高贵,被各方势力拉
拢的女术士们,则遭受了系统性地屠杀。侥幸存活下来的术士,大多都躲进了阴
暗而肮脏的阴沟小巷中,选择委身于那些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诺维格瑞的贫民窟里,遍地都是低矮的棚屋与散发着恶臭的乞丐贫民。少有
的几栋占地不大的楼房就成了鹤立鸡群的豪宅。而在其中一栋「豪宅」里,却住
了一位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美人。

  这美人站在简陋的床边,身上穿着朴素却做工精致的革衣。上衣的领口处似
乎做过裁剪,美人那白皙诱人的胸口正裸露在外,硕大而挺拔的一对圆乳正以反
重力的姿态立在这美人的胸前,哪怕是这位美女轻轻的喘息,也会带着胸口的爆
乳上下翻动。胸口往下,这美人的腰肢没有纤细感,相反,身体的曲线正顺滑地
从那傲然而立的乳房两侧平稳划下,显得她那丰腰肉感却又婀娜。

  美人的下半身则是紧身的皮裤,两条长腿更是修长诱人,紧致贴身的皮裤更
是死死地包裹住那美人的翘臀,凸显出她完美的臀形。随着美人两条长腿的无意
轻动,那美臀更是不断摇晃着,在空中不断画出一道道诱人的弧线。

  如火焰一般鲜艳的红发,浅蓝色的眼眸,精心抹上唇红樱桃小嘴,雪白而精
致的脸庞上长了些雀斑,唇边还生了一颗淡淡的美人痣。这位艳绝四方的美人,
正是前泰莫瑞亚王国顾问,女术士集会缔造者之一,大名鼎鼎的女术士特莉丝·
梅莉葛德。

  当然,盛名在外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她的盛名让她成了一个「有利可
图」的目标,那些对永恒之火教派嗤之以鼻的群体——乞丐、罪犯以及其他的过
街老鼠们,都对她笑脸相迎。毕竟,这样一位曾经身份尊贵的女术士大人,哪怕
处境再困难,都拥有着让他们垂涎不已的财富。于是,自然而然地,女术士在曾
经她厌恶不已的脏臭之地里,找到了一间安身之所。是的,特莉丝现在委身于贫
民窟中肮脏不已,恶臭扑鼻的房间里,她不喜欢却不得不接受,毕竟,脏乱差的
住处总好过被女巫猎人们抓住,特莉丝无比需要安全稳定的环境来思索她的逃生
计划。

  当然,逃生计划不仅仅是为她,也是为了城里无数术士同伴,她要带着这些
人一起离开。

  而盛名在外的坏处么……如今的她,早已成为女巫猎人们的头号目标,诺维
格瑞城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特莉丝这样一位头号通缉犯,这代表除去那些与永恒
之火教派不对付的小部分人以外,城里的大多数人看见她都会立马向女巫猎人报
告。

  更不秒的是,特莉丝一头鲜艳夺目的红发,前凸后翘的极品身材,甚至是举
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都让她成为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存在——所以,她每次出
行,要么只走一些人迹罕至的小道,要么就只能用长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再出
门。

  很不幸,今天,自己的法师同伴莫林,邀她前往城中的翠鸟酒馆商议逃出诺
维格瑞的计划。所以,尽管她心中觉得很不放心,她仍然要动身出门,毕竟,这
事关无数同伴的性命。

  「特莉丝小姐,这是您要的长袍。」

  特莉丝正思考着,就听见身后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房门口进来
了一个瘦小、纤细的男性身影。只见这人尖嘴猴腮,一嘴龅牙让他的脑袋变得有
些畸形。不仅如此,那人的躯体更加走形,五短身材,发育不良的四肢,再加上
走起路来躬身驼背,贼眉鼠眼的体态,让这人显得无比猥琐。

  这人名叫迪克,特莉丝的「交易对象」,特莉丝现在住的房间就是这人提供
的。这个名叫迪克的人是个小混混,无父无母,从小就在帮派环境里摸爬滚打,
虽然没有成什么大事,但好歹有了个安生的地方。

  「我知道了,把袍子放在我的床上就行。」

  特莉丝头也不回,语气冷漠地吩咐道。

  「是……」

  那个名叫迪克的小男孩看着女术士曲线分明,妖娆动人的背影,还有那肉感
十足,被长裤紧紧包住的挺立美臀,双眼几乎快要喷出火来。但是,女术士那冷
漠的话语又让他不知该怎么接近她,无奈,只得老老实实照做。

  特莉丝背对着迪克,但是一直注意着这个小混混的动作。她心里叹了口气,
自己选择跟迪克做交易,就是觉得这样涉世未深的小孩子不会有太多心眼,即便
他从小生长于险恶的环境中也不应有过多心思。可是……事实却让自己大失所望。

  这个名叫迪克的小混混,当真人如其名,满脑子都是dick. 自己刚刚住下时,
这人一直在勤奋地献着殷勤,可这殷勤完全就是在占自己便宜——早晨趁自己没
醒就摸进房间来偷偷摸摸地做些什么,假装帮自己洗衣裳但每次洗完自己的衣服
都会少一两件,最过分的,是自己在房间里用水盆洗澡时,这个叫迪克的都要进
来要意图「帮忙」,要不是自己早就布下了感知法阵,自己不知要被这个小混混
占多少便宜。

  「虽然说现在情况特殊,但是……我还是与莫林商议一下,趁早离开这里,
不然……我真不知道这个迪克要搞什么幺蛾子。」

  特莉丝心里打定主意,准备出门。

  「特莉丝小姐,您现在,是不是打算去翠鸟酒馆啊?嘿嘿嘿……不是我多嘴,
但好像,最近女巫猎人加强了对术士的排查,重点看管对象里,好像就有城里的
酒馆哦?」

  迪克那阴险的声音传来,让特莉丝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人居然还偷看了莫
林给我的信件,真是不知好歹!但……他这么说又是为了什么呢……?

  「不是我不相信您啊,但是,如果您就这么穿一身大黑袍想进入翠鸟酒馆的
话……女巫猎人似乎不会答应呢……」

  「那……你的意思是?」

  特莉丝开始认真思考迪克的话,如果情况真的如他所说,那自己贸然前往可
能真的是自投罗网。

  「嘿嘿……我呢,碰巧知道一个小秘密,翠鸟酒馆的地下室连接着诺维格瑞
的下水道,如果您能从下水道走的话,不仅不用那身黑袍,还一定能避开女巫猎
人。」

  「哦?下水道?你是说诺维格瑞地下庞大的排水系统?那里可是蜂拥了无数
水鬼、孽鬼还有其他的怪物,要我说,这可不比女巫猎人好对付多少。」

  特莉丝越发地觉得这个迪克话里有话,而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如迪克的圈套里。
但是……自己该怎么办呢……

  「正巧,迪克我知道一条【绝对】安全的通路,直达翠鸟酒馆,只是……」

  「只是什么?」

  迪克缓慢的语速成功让特莉丝的情绪焦虑了起来,他得意地笑了起来,一口
黄牙无比惹人注目。

  「只是这条通路太过复杂,恐怕得让我陪着特莉丝小姐一起过去才行。」

  特莉丝觉得这个要求似乎不是很过分,只要这个迪克不要蠢到向女巫猎人检
举自己……除此以外,让迪克随便闹腾自己也无所畏惧。

  「行。你去准备一下吧,我们马上出发。」

  「好嘞!嘿嘿……诶嘿嘿嘿嘿……」迪克笑得无比高兴,一对鼠目闪着得意
的光芒…………………………

  诺维格瑞下水道里,特莉丝穿着紧身的革衣革裤,一头火红色长发随风而动,
魔鬼般的 S形身材被勾勒地一览无余。她本就是养尊处优的女术士,代表女性
「本钱」的傲人身姿与美貌是最不缺少的。更何况,特莉丝年纪轻轻,就已成为
女术士中身份最为尊贵的那一批。天生丽质又勤加护理,特莉丝即便穿着最为普
通的战斗服也显得无比靓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而在特莉丝身后,则是低头不语的迪克,狡黠的目光不时地在特莉丝翘臀处
扫过,裤裆里的鸡巴跳了又跳,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让他兴奋的事发生。

  「咦?迪克,你闻到了么?诺维格瑞下水道里不应该有这种暗香味吧?」

  「哦!特莉丝小姐,您闻到的这个味道其实是我特意带来的香囊,因为下水
道里气味实在过于难闻,特莉丝小姐肯定接受不了,我就用这个来冲抵那些味道。」

  「哼……这样吗……」

  特莉丝闻言,美眸少有地在迪克的丑脸上停留了一下,心里不禁感叹,原来
这样的男人也会替别人考虑吗?

  【迪克好温柔啊……我得好好谢谢他……看他裤裆涨得那么大……不如……
我就直接……】嗯?!

  特莉丝猛然惊醒,她发觉自己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制地运转了起来,运转的内
容居然无比的……自己怎么了?现在自己可是身处怪物横行的下水道里,正在为
成百上千的法师同伴谋出路,为什么脑袋里会突然想这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会对迪克……有那种想法?他可是个毫
无底线,卑鄙下流的混混!特莉丝脑海里浮现出在自己洗澡时,迪克那在门外闪
过的身影,还有每次迪克在自己身边时,都会投来的猥琐而淫秽的目光……

  不!自己不能这样!

  「谢谢!」

  特莉丝把头别到一边,语气变得冰冷,淡淡地道了一声谢就向前走去。

  迪克看着特莉丝的背影,目光在那圆润而紧绷的翘臀与纤细又灵活的柳腰上
流连许久,鸡巴不知喷出多少前列腺液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才是带路的人,急
忙超过特莉丝,走到前头领路。

  特莉丝这边,感受到身后那熟悉、炽热而肆无忌惮的视奸目光,美丽的女术
士心中却泛起一阵阵悸动——自己身为身份高贵的女术士,从小到大都是众星捧
月,艳压群芳的存在。

  可是……对自己倾心的男人,猎魔人杰洛特来说,自己却只是个替代品。那
个生着乌黑长发,一袭黑衣,浑身散发着丁香与醋粟气味的女术士,温葛堡的叶
奈法才是他为之倾倒的存在。自己与杰洛特,一同经历了无数风雨,在转瞬间就
成了乌有……

  所以,自己为什么还要矜持着?为什么还要拒绝身边这个【男子汉气息无比
浓厚】的迪克呢?

  特莉丝脑海里立马浮现出许许多多自己从未注意过甚至,可能从未发生过的
景象——每当感受到迪克那炽热无比的目光时,自己的身体开始刻意地迎合着那
淫秽的视线,屈膝,撅臀,扭胯,甚至是不时扒开自己胸口的衣领,露出白皙而
弹性十足的奶子,自己总会积极地让迪克大饱眼福……

  每当自己发现丢了一两件内衣裤的时候,自己从不主动去找迪克理论,相反,
自己总会兴奋地无可奈何,坐在床边摩擦着自己的大腿内侧,让小屄里的淫水打
湿自己的内裤,水渍甚至能清晰地显现出来,然后等内衣裤莫名回到自己房间里,
上面还覆盖着浓厚的白色浓浆时,自己就会兴奋地将这些明显被用作其他用处的
内衣裤放在唇边,先用琼鼻深深地吸一口气,在伸出俏舌来回舔动,一只手伸入
两腿之间的小屄处来回扣弄,直到内衣裤上的白色浓浆被清理干净,自己的淫水
彻底打湿自己的皮裤为止……

  当然,还有每次自己洗澡时,迪克总会体贴地送来洗漱用的香水浴巾,可是
自己天香国色的身姿怎么可能不对他产生困扰呢?每次自己看见他赤裸着上身,
下身只穿着短裤,裤裆处被什么东西顶得老大的时候,自己总是会过意不去。所
以即便男女有别,自己也会亲切地邀请他脱光衣服,走进自己的浴盆,露出粗大
的鸡巴,让自己好好地……

  不!

  特莉丝的步伐戛然而止,她惊觉,这些记忆不是自己的!这样的荒诞想法更
不会是自己的!自己与叶奈法是挚友,即便自己曾与杰洛特共处过也不影响自己
与她的感情!还有后面那些淫荡的记忆……

  这里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正想着,迪克急匆匆地从特莉丝身边走过。他转头看着特莉丝异样的神态,
脸颊已如晚霞般红透,得意地干笑了两声。说道:「特莉丝小姐,前面还有不少
路呢,我先到前面带路,请你不要耽搁太久。」

  说完,迪克便迈着轻快的步伐传过开裂的墙壁,向下水道深处走去。

  「怎……怎么会……」

  迪克身后,特莉丝的目光由疑惑转为惊异,再由惊异转变为春心盎然。就在
刚刚迪克转身对她说话的那一瞬间,她的目光,被一处她从未注意的地方吸引住
了——鸡巴!那是多么庞大的鸡巴!迪克身上穿着往常与乞丐无异,满是补丁的
肮脏衣裳,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裤子是开档的?!一根泛着青筋,龟
头好似鸭蛋,长度大于二十公分的硕大阳具垂在迪克的两腿之间,好似耀武扬威
一般来回晃冻着。

  转瞬间,特莉丝嘴唇发干,喉咙发紧,连两腿间都小嘴都开始不停地渗出汁
水……我没看错!我很确定那就是他的阳具!可是……

  可是为什么他会在这样的地方把自己的阳具露出来?他难道有……

  特莉丝的思绪开始混乱,不是因为自己想的东西有多困难,而是空气中弥散
的异样香气开始扰动着她的思绪,让她的思考中断了下来。

  但是,很快,同样在空气中的异香的帮助下,她的思绪恢复了。

  可是迪克的鸡巴为什么会这么大!杰洛特的跟他的一比……哈……怎么能比
呀……这才是男人的鸡巴!杰洛特的算什么……

  自己……自己就该立刻跪在迪克面前,用最诚恳的语气恳求他掏出自己的硕
大鸡巴,好好地让自己体会一下,雌性在面对雄性粗大鸡巴时的无力感!让自己
体会一下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被一根粗大的鸡巴插到屄心、插进子宫!然
后……然后再被火热的精液浇灌,直到……直到自己怀上雄性的子嗣为止!

  不不不……自己怎么能这么淫荡?!叶奈法那个婊子喜欢当淫妇,我可不行
……

  特莉丝迈步向前走去,但她的两腿之间早已泛起了泥泞,一滴滴淫水正透过
厚厚的革衣滴在地面……

  特莉丝小姐,你可真是拖沓啊……「

  迪克正站在通道两侧的一间小房间内,对着姗姗来迟的特莉丝数落道。

  「我……我之前只是……」特莉丝吐气如兰,话都有些说不清楚,只得磕磕
绊绊地呢喃着,「我是说你也太不注意了……弄得我……」

  「呀——!」

  特莉丝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在她一边平复心中情绪一边拿目光扫视着房间的
时候,她才发现——刚刚只是露个鸡巴的迪克,现在居然已经全裸了起来!不仅
如此,他……他居然还勃起了!

  怎么……怎么可能?!特莉丝已经被惊得一言不发,因为迪克那根勃起的鸡
巴,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恐怖,整根鸡巴泛紫,龟头布满包皮垢,尺寸好像又壮大
了不少,龟头顶部的马眼,更是怒目圆瞪地注视着自己,随着鸡巴一齐上下跳动
着。

  特莉丝的目光拼命地想要移去别处,但最后总是会落回这跟骇人的鸡巴上。
久而久之,在不知多少时间的僵持后,特莉丝终究抵抗不住这样的冲击,整个人
的意识都投在了这根鸡巴上,再也没有了自主的思想………………………………
………

  诺维格瑞下水道内。一个猥琐瘦小的男孩正穿着泛臭的破衣裳,双手叉腰地
站着。而在他面前,却跪着一位身形柔美,打扮精致,浑身都散发着贵族气质的
红发美女!更加违和的是,这位美女的神情呆滞,两眼泛白,美丽的脸庞被身前
这位小混混高耸的裤裆顶来顶去也没有挣扎,反而拼命地在小混混两腿间蹭动,
不断地对着这个与自己有云泥之别的小混混献媚。

  「嘶——特莉丝小姐……我从未想过,你这样身份尊贵之人,居然……哦…
…居然这么擅长吸男人的鸡巴……」

  迪克挺动着自己的腰,不停地将自己鼓起一块的裤裆送入特莉丝的小口,特
莉丝的香舌再绕着他凸起的裤裆来回转动,打湿了大片布料。

  「唔……前进……翠鸟酒馆……莫林……」

  特莉丝一边与裤裆里勃起的鸡巴周选,一边吞吞吐吐地说着些断续的话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克放肆地大笑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计划终于成功了——这个特莉丝长得这
么好看,居然是个冰山美人,油盐不进,让自己百般挑弄都没法突破她的心防。
没办法,自己只能拖人找来了这份产自异国的迷香,骗她是冲抵恶臭的香囊,一
路沿着下水道布置,这才制住了这位美丽动人的红发女术士。

  至于这份迷香的具体作用嘛……其实就是与神话中狂猎的手段很像——洗脑
——迅速地将吸入迷香的女性大脑搅乱,然后往里面塞入无数性交、奴化的思想,
让她们在以为自己一切正常的同时,对任何散发着鸡巴臭味的生物言听计从。

  当然,据说当有复数个符合条件的生物在场时,被控制的女性还会依据特定
规则选定自己的主人。不过,这种事情似乎不需要迪克考虑,他只需要在这个叫
特莉丝的术士婊子身上发泄完这么多天留下来的欲火就够了。

  一想到这个,迪克那张兴奋地缩在一起的丑脸又笑出了花来——一位免费的
女术士奴隶,多么令人兴奋!

  很快,迪克那不比一块石子大多少的脑子开始乱想,这样的迷香效果这么好,
如果数量一多……岂不是这世界上所有女的都要变成母畜?

  那个翠鸟酒馆的歌手,长得又好看歌又好听,叫什么来着?普西拉?有空得
用这东西去熏熏她,一想到那张唱歌好听的小嘴要用来吸鸡巴我就兴奋!

  听说那个拉多维德曾有个女术士导师,菲丽芭·艾哈特,要是被用了这玩意,
是不是也得立马跪在男人的鸡巴下面?

  哦对!南方的陶森特公国美女也不少,还有个女皇,叫什么来着?安娜啥啥
啥的?自己有机会一定得去操一下这位女皇的骚屄!

  迪克一边享受着美女术士的侍奉,一边开始意淫着自己脑袋里能想到的所有
女性。

  至于手上这份奇异的催情迷香,它为什么效用如此之好,自己又凭什么能搞
到手,他的脑袋显然无法思考过去现在,迪克满脑子都是未来靠这个母猪术士一
步登天的美好日子,心里不知道多么得意。

  「嗯?这骚货是不是说她要去见什么人来着?」

  迪克心头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玩法。

  「特莉丝小姐……您这么一位声名远扬的女术士,穿着这样正式的衣服出门,
不太好吧?嘿嘿……嘿嘿嘿嘿……」

  翠鸟酒馆内,法师莫林与面前的「特莉丝」相对而坐。

  莫林看着身前一袭黑袍的特莉丝,心里有些疑惑,特莉丝小姐为什么穿着这
么显眼的黑袍坐在这里,只要外面的女巫猎人闯进来,她将会是第一个遭殃的对
象!

  不过转念一想,特莉丝小姐这么一位大名鼎鼎的诺维格瑞头号通缉犯,那么
长时间都安然无恙,想必这一次也是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

  不像自己,哪怕穿着平民衣裳出门,女巫猎人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说起来,特莉丝小姐这么优秀的法师,可是无数同行,特别是男同行们心中
的女神。天生聪颖,资质过人,连身份都是尊贵的女术士集会创始人之一!那可
是女术士集会呀,最强大的女术士们组成的权力机构!这样的履历,让多少法师
相形见绌。

  更不要提特莉丝小姐那出色的「本钱」了。红发,蓝眸,S 形的身材,按那
些服装设计师的说法,特莉丝小姐的胸……得有D 罩杯了吧?还有那蜜桃一样的
翘臀!哪个不是能让男人射干的利器!更别提她那如春风一样随和亲近的待人态
度,惹得多少男法师对她有了想法。

  可惜!挺说特莉丝小姐名花有主,早就有了心上人了。浪费了多少男同行的
感情和纸巾……

  「噗嗤……噗嗤……唔……」

  嗯?

  「特莉丝小姐,你听见了什么声音没有?」

  「呜呜呜……齁唔——没……噗噗……我没……啪!哈啊——我没听见什么
声音……」

  莫林觉得面前的特莉丝小姐有些不太对,听声音是本人没错,但是为什么这
么奇怪呢?

  莫林打量着身前的黑袍人。宽大的黑袍从头遮到脚,没有一点露出来的地方,
连头部都被埋在了深深的阴影里。只是……

  对了!为什么穿着这么宽松厚重的黑袍,特莉丝小姐仍然能显露着S 形的身
材!胸部高高隆起,仿佛还在特莉丝小姐的呼吸中上下起伏!

  「啪……啪……啪……啪……」

  这里是酒馆,一直会有男人的高呼声、觥筹交错的碰杯声,以及其他吵闹声,
但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之下,怪异的「啪啪啪」声萦绕在莫林耳边,清晰到他觉得
声源就在身边。

  「莫林……关于我们的计划……我有……唔!!!!」

  就在莫林思考着那奇怪的「啪啪啪」声时,特莉丝断续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
实。但回到现实的莫林很快就被特莉丝小姐的惊呼声给吓了一跳。

  坐在自己对面的特莉丝小姐有如遭到重击,声音尖细得犹如乐团里破了音的
女歌手,莫林非常奇怪,特莉丝小姐为何会突然喊出这么一下?

  更奇怪的是,随着特莉丝小姐的惊呼,她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捂住了自己的肚
子。

  「嗯?!」

  随着自己的视线移向特莉丝小姐的腹部,莫林发现了更让他讶异的情况——
特莉丝小姐的双手正按在腹部的黑袍上,飞速地起伏着!

  一般来说,正常人的呼吸是缓慢且有规律的,但是,一般幅度不会很大,频
率也是较为舒缓的。

  但是,现在的特莉丝小姐,披着极为宽松的黑袍,呼吸的动作却显得无比急
促而剧烈,让她的小腹都有了明显而大幅的起伏。

  特莉丝小姐究竟遭遇了什么,才让她这么……

  诶?!

  莫林毕竟是一位法师,哪怕不那么优秀,他也远比常人聪颖。

  如果特莉丝小姐并不是因为呼吸呢?

  那件宽大的黑袍……应该能够轻松装进一个……

  他的思想开始飞速跃进——特莉丝小姐的袍子里,正藏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男
性,胯下的鸡巴雄起着,正随着这个男性腰部的耸动在特莉丝小姐的两腿之间飞
快地进出,带出了无数淫靡的汁液。

  是的……这样不仅解释了那急促的起伏,还解释了奇怪的「啪啪啪」声,甚
至是特莉丝小姐自己断续的声音……

  但很快,莫林自己就把这样的想法给剔除了。

  特莉丝小姐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呢?在自己被女巫猎人通缉的情况下做如此下
贱而淫荡的事情,与特莉丝小姐自己的作风完全不符!

  所以,莫林仍然将他的假设定在了特莉丝小姐遭遇了什么危急情况上。

  与此同时,在特莉丝的黑袍内。

  正如莫林所猜想的那样,身材矮小,形如侏儒的迪克正抱着特莉丝的纤腰,
他那发育不良的身体被特莉丝的两条丰盈大腿死死地夹住,公狗腰飞速耸动,在
特莉丝的小屄里带出了无数淫水。

  「轻点……求你了……轻一点……我的下面……要被你捅烂了……嗷呜!」

  特莉丝的俏丽脸庞被掩盖在黑袍的阴影下,所以坐在她正对面的莫林根本无
法看见,此时她正双目泛白,白皙的脸庞也因为极度兴奋而泛起情欲的潮红色,
舌头微微吐出,无意识地在自己的红唇上来回舔动,希望用这样的动作来缓解在
自己小屄间来回捅动的鸡巴带来的无上快感。

  「呵哧……呵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可是被她死死夹住的迪克根本不会在乎特莉丝的想法。哪怕处于特莉丝两条
丰盈大腿之间,他如同正在交配的野狗,让自己的鸡巴在特莉丝尚待探索的艳红
香屄内开垦,特莉丝的小屄内的嫩肉更是如同欢迎贵宾一般紧紧地夹着他的鸡巴,
屄心里传来阵阵吸引力,弄得迪克那根粗大而持久的鸡巴差点直接喷射而出。

  「呜呜呜呜呜呜——不要这么快了……隔音结界……我要……嘤——!!!!!!」

  特莉丝微弱而娇嫩的呻吟声不断地传到迪克耳边,但他很显然不在乎特莉丝
的恳求。特莉丝为了让迪克能够尽兴地肏自己,特意在周身布下了厚实的隔音结
界,好隔绝一切因交配而发出的奇怪声音。这样的法术并不困难,但也并不常规,
所以仍然需要特莉丝专注地控制结界的运行。

  所以她才一再恳求迪克能够轻一些,慢一些,让自己布下的结界不至于当场
破碎。

  但是,正享受着绝世美体的迪克怎么可能会在乎这些?

  现在的他两只脚撑在特莉丝坐得长凳上,身体跨在她的两条大长腿两侧,屁
股高高撅起再落下。同时,为了配合自己的侏儒主人,特莉丝下意识地岔开了自
己的两条大腿,黑袍下,潺潺不止地留着淫水的嫩红小屄正承受着侏儒迪克的巨
炮轰击。迪克的大屌正不断地向特莉丝的小屄内发动着冲锋。迪克浑身上下的肌
肉都随着他的动作而颤动起来,他的脸庞因为剧烈的运动与兴奋的情绪而布满汗
水,他的面容也开始狰狞起来。

  而在迪克,以及他那根雄性的鸡巴的猪突猛进之下,特莉丝这具年轻、活力
又尚未经人事的娇媚躯体整体验着升天一般的快感!

  特莉丝一边承受着来自迪克下体的疯狗冲击,下体的淫液不断地迸射而出,
原本柔弱而娇贵的术士美体不受控制地绷紧了全身,美腿与小屄里的媚肉正疯狂
地痉挛着,双手隔着黑袍,下意识地握住侏儒般的迪克,似乎想要让这个混混能
够放松一下对她下体的攻势,但特莉丝那伸在唇外的香舌,泛白的双眼,以及被
黑袍掩盖住的涕泪横流的模样,只能说明现在的她正无比享受着由那根巨大鸡巴
带来的触电般舒爽!

  「哼哧……哼哧……」

  迪克在挺动了下体不知多久之后,似乎是有了些疲惫感。于是他将自己的屁
股撅了起来,把腿伸直,身子半曲地站在特莉丝所坐的长凳上,终于停下了自己
的抽送。

  「呼……你终于……终于停了么……啊……」

  特莉丝感受到迪克动作的停止,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一直因激烈的冲击与快
感而压抑在喉咙里的呻吟声也被她吐了出来。但很快,因为急速摩擦而散发出炽
热气息的下体产生了直入骨髓的瘙痒感,这样的瘙痒让特莉丝不由自主地发出一
声娇吟的同时,还让她开始无比怀念迪克那粗大鸡巴的侵犯以及那根鸡巴带来的
无上充实感。

  「特莉丝小姐?您好像……很不舒服?」

  坐在特莉丝对面的莫林早就意识到她的不对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里,只有
自己一个人在提出着对那个逃出生天的计划的意见,而坐在自己对面的特莉丝小
姐,只是隐藏在黑袍里一言不发,身上原本的幽香也被莫名的咸涩所覆盖,口中
呼出的热气直扑更是直扑自己脸庞。

  「不……啊……我没有……」

  特莉丝细微而娇弱的声音传来,好似她正在忍耐着什么激烈的刺激。

  「请……请你继……哈嗷——」

  特莉丝原本就细如蚊声的话语突然被她尖锐高亢的娇喘打断。

  与之一同响起的是清脆而响亮的「啵——」声。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回头看来,所有人都在低头做着自己
的事情,之前的嘈杂与纷乱也开始转为一种诡异的肃穆。

  莫林对此一无所知,他的注意力全在身前的这位女术士同行身上。

  他深觉特莉丝现在的状态无比诡异,以至于他甚至开始绕过桌子,走向这个
被黑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术士。他迫切地想要摘下她的黑袍,看一看那下面究
竟藏着什么秘密。

  「你坐下!」

  特莉丝严厉的声音传来,惊得莫林停住了脚步。他惊讶于这个一向温文尔雅
的同行,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动作有这么大的反应,甚至是对自己的举动进行无情
的呵斥。

  「特莉丝小姐,我……」

  莫林骨子里的那份软弱被一句呵斥给勾了出来,他不知所措地退回自己的座
位,嗫嚅着不知说些什么。

  「关于……嗷嗷嗷嗷……那个计划……啊唔——你继续说……说就好……噫
——」

  特莉丝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只是在对莫林的语气上,声音的断续原比之
前严重,甚至于,现在的特莉丝已经完全无法正常的说出一句正常的话语,她的
喉咙里已满是呻吟与娇喘声,并且她不想掩盖掉这些声音。

  「我……」

  莫林如魔音入耳,低头开始叙述起他对于逃生计划的构想,全然不顾面前的
美人正在婉转娇吟的事实。除了他的胯下开始鼓起一个小包以外。

  与此同时,在特莉丝的黑袍下。

  迪克的鸡巴仍然没有回到那温暖湿热的小屄里面,相反,迪克正美美地坐在
特莉丝怀里,两条短腿夹着特莉丝的美腰,迪克的身体则被特莉丝一双藕臂无意
识地搂着,炽热而坚硬的鸡巴就夹在迪克与特莉丝的身子之间,不断地给特莉丝
本就薄弱无比的神志带来着冲击。

  而迪克的的头,则深深地埋在特莉丝一对挺立的奶子之间,舌头在一对波涛
汹涌的白兔之间来回游走着,腥臭的口水遍布了特莉丝泛着幽香的肉体。那对有
着峰峦曲线的玉兔中间,一对粉嫩的奶头更是被迪克重点照顾着,紫黑色的舌头
与那艳红色的奶头交织在一起,一口黄牙更是不停地在奶头上来回咬动。

  被黑袍裹着的特莉丝,早就在这样直接又无比刺激的挑逗行为下失去了自主
思考能力。阵阵电击感从自己的双峰传来,而迪克那双禄山之爪更是不断地揉弄
着自己的丰满乳房,肆意地把它们捏成迪克想要的形状。在这样的两相刺激之下,
特莉丝忍耐多时的呻吟声终于突破了最后的防线,现在的她已经进入只能被自己
的本能支配的状态,莫林的话语早就是左耳进右耳出了。

  更不要提迪克那犯规一般的行为,那张臭嘴时不时地会含住特莉丝的粉嫩乳
头,将嘴巴抽成真空,用尽全力地吸吮着,在松嘴时还要发出一声挑衅般的「啵
——」声,好似在向特莉丝炫耀这具身体的主人究竟是谁。

  「啪嗒啪嗒……」

  「啊啊啊啊啊……舒服……太舒服……用力吸……」

  沾满口水的舌头与肉体之间拍打的声音开始响起,连带着特莉丝的呻吟声一
同,在这件酒馆飘扬着。

  很奇怪的是,周遭的人开始离开座位,酒馆里的人数开始急剧减少。

  「他妈的……我忍不了了……」

  「老子现在就要——」

  似乎是被自己与特莉丝之间的旖旎且淫靡的行为给刺激到破防,迪克终于选
择将自己的欲望完全释放出来,他大吼一声,然后自藏身的黑袍里暴起而出。特
莉丝那早已被淫欲与快感席卷的身体根本无法阻拦,一瞬间,一个全身赤裸,身
形瘦小的侏儒身形显露了出来。

  「操死你这个骚逼!!!」

  「什么?!」

  莫林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当看见这样一个赤身裸体的人从特莉丝小
姐的黑袍中跳出,仍然是吃了一惊。他满脸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侏儒一把
将特莉丝小姐的黑袍扯开,露出了里面的绝美肉体,白嫩如雪的肌肤,凹凸有致
的曲线,还有一对成熟娇媚的雪白乳房,带着点雀斑,白里透红的面庞正喘着粗
气,代表情欲的红心正出现在这位美人的双眼里,视线死死地钉在侏儒身上那根
粗长的鸡巴上。

  「啊!」

  一声娇吟,特莉丝瞬间被迪克推倒,她的上半身躺在酒馆肮脏的地上,下半
身则仍然在凳子上,被迪克牢牢地攥在手里,修长而紧致的美腿被强行分开,两
腿间那幽深而迷人的蜜屄正对着那根吓人的鸡巴,流着潺潺的淫液。

  「老子这就操死你个骚逼!」

  莫林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迪克高喊一声,正想提枪上马进入正戏。

  「砰——」

  一侧传来破门声,惊得莫林与迪克一同转过头去,看到的情景却让他们惊得
走不动路——酒馆里原本的人早已走光,取而代之的是成队的女巫猎人,正全副
武装,目露凶光地盯着他们,就如同正在捕食的猛兽。

  「为什么……?」

  莫林的疑问还没有出口,他就被一拳打晕了过去,接着一位女巫猎人就开始
拖着他离开这间旅馆。

  那个正要体验一下特莉丝身体的迪克则更是讶异不已,因为他居然在这里看
见了自己的熟人。

  「咦?!就是你卖我东西的那个……」

  「哇——」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拳打到地上失去知觉,特莉丝也跟着失衡摔下,两眼
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他没用了……」

  为首的女巫猎人头领冷冷地说了一句,身旁的副手就麻利地将迪克拖去了酒
馆的角落,只听见一声惨叫,副手便一边擦着自己的尖刀一边走了回来。

  「至于这个……」

  女巫猎人头领的脸上开始露出得意的笑容,周围的女巫猎人似乎也知道接下
来要发生什么,都开始嘿嘿地笑了起来。

  「啊!」

  特莉丝眼前刹地显露出一根粗大,快比成年人手臂还长的鸡巴。很快,特莉
丝的眼神开始由呆滞变得有神,最后则是快要挤出水的娇媚。

  「主人……」

  特莉丝双膝跪地,一双纤手匍匐在下,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向面前的女巫猎
人,自己的死敌,宣誓效忠…… 巫师题材的最近不常见啊,支持,希望作者加油!
话说魔法真方便啊,感觉还可以开发不少玩法。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