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5

第一文学城 2021-10-10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一个人
               第十五章   「嗯~~!再进去一点~~!啊~~!!!」
               第十五章

  「嗯~~!再进去一点~~!啊~~!!!」

  阵阵蚀骨的娇啜呻吟从浴室中传来,刚刚才用高跟靴活生生的将十几位童奴
踩死的小姨还未得到满足,两位双胞胎小女孩正匍匐在她的身下,用自己的舌头
一前一后去舔舐小姨的菊花与蜜穴。

  媚眼迷离的小姨蜜穴间喷射而出阵阵淫液,少女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努力的吞
咽着,而小姨翘臀之后的那位小女孩则是贪婪的用舌头去为小姨清理着菊花,这
种同时享受奴隶前后口舌服务的快感将小姨带上了天堂!

  浑身赤裸着的我则是被刘璐压在身下,在人前绝对可以引得无数人跪舔的女
神刘璐身穿一袭紧身的女警制服,看上去更像是在演绎制服诱惑般,裤子褪到大
腿处,我的脑袋被刘璐潮湿的蜜穴压迫着,白皙坚挺的翘臀伴随着纤细的腰肢扭
动着,研磨着我的脸!

  回头瞥了我一眼,刘璐伸出灵活的小舌头轻轻地舔舐着我那敏感的肉棒前端
与冠状沟,然后直接一口将我那火热坚挺的肉棒吞了进去!樱桃小嘴含着我肉棒
根部,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直接肉棒的前端已经抵住了刘璐的喉咙!就像是欲求
不满的荡妇一般,刘璐贪婪的舔舐着我的肉棒,快速的吞咽着!

  「呦~~!骚母狗~~!我家狗杂种的肉棒味道如何啊?」

  满脸潮红的小姨在享受过双胞胎少女的口舌服务之后整个人显得更加春光满
面,修长白皙的美腿被一双性感撩人的半透明黑丝袜包裹着,一双及膝的黑色高
跟靴有幸被小姨的黑丝玉足踩在脚下,依旧是前端带着三厘米厚防水台的设计,
靴底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一如匕首般锋利!宛如刑具一般!

  「主人~~!」

  连忙从我的身上爬到了小姨的脚下,刘璐叉开双腿将自己那春潮泛滥的蜜穴
正对着小姨威严性感的高跟靴,呻吟着等待着女王小姨的赏赐,在监狱中的女狱
警都以有幸被小姨的玉足玩弄为最高荣誉!

  伸手指着自己换上的那双紫色丝袜,小姨戏虐的说道:「去吧~~!骚母狗,
将老娘的丝袜塞进你蜜穴里!」

  兴奋的刘璐双手捧着那双被小姨香汗沁湿了的紫色丝袜,将脑袋埋进了丝袜
间,贪婪的快速呼吸着,享受着小姨的赏赐,作势将丝袜团成一团,慢慢的朝着
自己那流淌着淫液的粉嫩蜜穴塞了进去!

  「你想要她吗?」

  微微翘起前脚掌,小姨戏虐的用冰冷的靴跟玩弄着我那火热的肉棒,瞥了一
眼我那欲罢不能的为难模样,对着刘璐怒斥道:「贱货!用嘴含着老娘的丝袜,
明天去秘书处报道,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秘书了!」

  「小姨怎么做你满意吗?放心,你妈可是很希望你快点找个媳妇的,而刘璐
她貌似也很满意啊~~!过几天我就让姐姐过来,顺便也让她看看我对你的调教
成果~~!」

  怜惜的用高跟靴前端轻抚着我的脸,小姨伸出白皙的芊芊玉手,两位女仆连
忙爬了过来,用嘴熟练的将一双白色的蕾丝及肘长手套为小姨戴上,优雅的一脚
踩下,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将我那低垂着的子孙袋轻轻地踩着,用力一碾,浅尝
即止的顺势又将高跟靴挪开,扭头瞥了我一眼,柔声说道:「走吧~~!今天老
娘可还没玩够呢~~!带你去见识一下我更加残忍的手段!」

  像条狗一样四肢着地跟在小姨的身后爬行着,穿过阴森的牢房,小姨将我带
回了自己那宛如宫殿般的别墅里,走向了我以前从未进入过的地下室中!弥漫着
血腥气息的地下室中十几位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皮裤脚踩血红色高跟靴的少女虔诚
的跪在地上,小姨俯身对着我解释道:「她们可都是达官显贵的千金小姐,亦或
是身价亿万的富家千金,当然了,也是我脚下摇尾乞怜的母狗!不过在其他人面
前,她们可都是残忍无情的女王,因为喜欢虐杀奴隶,所以来到我这里工作!」

  说话间小姨带着我进入了一间整整齐齐摆放着狗笼子的房间之内,比我居住
的狗笼子要小得多的特制狗笼子内蜷缩着满脸惊恐的男人,小姨伸手指着其中一
个笼子,对着跪伏着的少女命令到:「还是老规矩~~!」

  似乎特别兴奋的少女连忙将将男人拖了出来,将他死死地绑在特制的架子上,
四肢都被绳子拉扯着呈大字半吊在空中,而此时我才发觉那位少女很是眼熟,脑
子里不断的搜索着,恍然大悟般的惊呼一声!她是我高中校友,记得当年她在学
校红可谓是风云人物,比我小两级的她在来到学校的时候就被评选为校花,而那
些妄图接近讨好她的男生们都被晚上变换着花样来接她的各式豪车吓退!记得有
人曾经大着胆子当众对她表白,结果被脚踩着高跟鞋的她当着全校学生的面活生
生的将他用鞋跟阉割了!

  「怎么?她你也想要吗?没关系,小姨都会帮你满足的~~!」

  戏虐的笑着,小姨接过一根黑色的短皮鞭走到满脸惊恐的男人身边,玉手轻
挥,『啪』的一声脆响之后,一道鞭痕瞬间浮现于男人那蠢蠢欲动的肉棒上!伸
手用鞭子的前端轻抚着男人那低垂着的子孙袋,小姨轻启玉齿柔声问道:「说吧
~~!你到底犯了什么罪被抓进来啊?」

  「我~~!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没干啊!是他们强迫着将我抓进来的!」

  眼神灼灼的盯着那双紧紧贴合着小姨黑丝美腿的性感及膝高跟靴,胯下那才
挨了小姨一鞭子的肉棒却急剧的膨胀着!

  跪在小姨脚边的我眼角的余光不自觉的瞥向那位身穿黑色皮衣皮裤显得冷艳
高贵的少女,犹记得当年在学校初见到她时的惊艳,看着她宛如降临人间的女神
般行走于校园中,努力的寻找着与她偶遇的机会,可她连看都不屑于看我一眼,
最终我只是在她是体育课的时候偷了她一双换下的白色棉袜。

  小姨精致冷艳的俏脸上满是戏虐的神色,这里是小姨刑讯逼供的场所,被抓
进来的人都是无辜的,可小姨就是要让他们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让他们承认
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事,小姨最为享受这个在精神与肉体上双重摧毁他们的快感!

  「老娘可没时间陪你玩~~!赶紧交代你的罪行!」

  俏脸一寒,小姨又是一鞭子抽打到了男人的肉棒上,顺势一把直接将男人低
垂着的子孙袋握着,在白色蕾丝手套包裹下的修长手指轻轻地捏着子孙袋中躁动
的蛋蛋!

  「我~~!我什么都没干啊!美女,求求你了,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未婚
妻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求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双眼间不安分的顺着小姨那呼之欲出波涛汹涌的双峰朝下看去,纤细的
腰肢,被半透明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及膝的黑色高跟靴更是让小姨别添几
分冷艳与高贵!

  「哦~~!你的未婚妻吗?你马上就可以看见她了~~!」

  打了个响指,脚踩着血红色高跟靴的少女牵着一位浑身赤裸的女人爬了进来,
不,那个东西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小臂与小腿都被砍掉,嘴里戴着口球,鼻
子上被穿了鼻环的女人就像是一条还未完全成型的人犬一般!

  「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的未婚妻~~!」

  饶有趣味的看着男人,看着他的表情由惊恐变得诧异,最终歇斯底里!

  「你们是魔鬼!放了我!放了我!」

  拼尽全力的挣扎着,可他那已经被调教成人犬的未婚妻只是木讷的用自己的
脸去蹭旁边牵着少女脚下的那双血红色高跟靴,面无表情的少女优雅的抬起玉足,
顺势将自己的高跟靴前端踩进了母狗的蜜穴中!慢慢的扭动着,血红色的高跟靴
前端朝着潮湿的蜜穴内研磨着!

  「魔鬼吗?只要你交代了罪行,我就可以饶了你们啊~~!」

  小姨兴奋的挥舞着短皮鞭,用力的抽打着男人的身体,清脆的响声间,一道
道皮开肉绽的鞭痕呈现在男人的身体上!可男人不为所动,只是强忍着,泪流满
面的只是盯着自己的未婚妻,疑惑的看向小姨问道:「我得罪过你吗?」

  「嗯?」

  小姨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薄而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柔声说
道:「没有啊~~!你要是得罪过我的话也不会是这个下场了~!你会生不如死
的~~!」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还有我老婆!你个贱女人!你不得好死!我要艹
翻你!」

  恶毒的咒骂着,男人恶狠狠的瞪着小姨。

  「把这条母狗带下去,让我圈养的那些公狗用他们的精华灌满她的肚子!」

  风轻云淡的瞥了男人一眼,小姨挥舞着皮鞭,用力一抽,鞭稍精准的抽打到
了男人肉棒的根部,突如其来的强烈疼痛感刺激得男人身体强烈的颤抖着!

  「说啊!你到底在外面做了什么违法的事!」

  一声威严的怒斥,脚踩着靴跟长达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让原本就身材修长的小
姨更加的高挑,撩人的媚眼死死地盯着男人,看着他那痛苦却不甘的样子,又是
一鞭子精准的抽打到了男人低垂着的子孙袋上!

  「啊~~!!你不得好死!你个贱女人!你就是魔鬼!」

  男人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力气,被小姨玩弄了许久的他只是一个劲的咒骂着。

  小姨似乎对男人现在的状态很是满意,他越是反抗就越会激发起小姨征服的
欲望,而当他屈服的时候,也就是生命终结的瞬间!俯身对着男人那被自己用皮
鞭抽打得红肿的肉棒吹了口气,戏虐的问道:「你的肉棒好吃吗?好想用火把你
的肉棒给烤了~~!」

  瞥了一眼男人,小姨又是一鞭子精准的抽打到了男人那敏感的肉棒前端,一
声惨叫,在强烈的刺激下,男人的身体颤抖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势喷涌而出!
措不及防之下,乳白色的精华刚刚好喷到小姨的身上!

  「哦~~!想用你的精华来给我洗澡吗?那老娘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残忍的笑着,小姨深吸一口气,鬼魅的皮鞭对着男人那还残留着精华的肉棒
抽打了过去!毫不留情的鞭挞之下,男人的精华混合着鲜血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

  「说啊!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停止了对男人肉棒的鞭挞,小姨随手将皮鞭一丢,揉了揉自己那被白色蕾丝
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看着自己那沾满了男人精华的短裙,优雅的抬起玉足,
抵住了男人肉棒根部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扭动着脚踝,继续撩拨着男人内心的
欲望与奴性。

  「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嗯?还不老实吗?」

  兴奋的瞥了男人一眼,小姨以前就告诉过我,她从小到大都喜欢看电视机中
审讯的情节,而现在的她要将那些残忍的刑讯逼供变得更加惨绝人寰!

  拿起一把匕首,割断了束缚着男人四肢的绳子,没有了支撑的男人顺势瘫软
在小姨的脚下,瞥了一眼墙角那位被两位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皮裤少女从狗笼子中
拉出来的男奴,稍一瞄准,泛着寒光的匕首精准的插到了男人那疲软的肉棒根部,
瞬间将男人的肉棒活生生的割了下来!

  瞥了一眼自己脚下瘫软着的男人,小姨俯身在他耳边诱惑性的说道:「还是
招了吧~~!要不然你的下场可会比他悲惨百倍!」

  「可~~!可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还是不老实吗?那就怪不得我咯~~!」

  高高抬起的玉足猛的一脚跺下,坚硬的靴底毫不留情的一脚踩到男人的嘴上,
玉足优雅的踮起,看似纤细的美腿却有着征服一切的力道!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
清楚的看见男人的下巴在小姨的高跟靴下渐渐地变形,然后瞬间被踩烂!

  「哎呀~~!不好意思~~!」

  戏虐一笑,小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脚下下巴被踩烂了显得丑陋无比的男
人,玉足轻点,整个人跳到男人的身上,微微翘起玉足,用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高
跟靴跟踩在男人的肩膀处,冷冷的问道:「说吧~~!到底犯了什么罪!」

  已经不能说话的男人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小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足跟用力
一踩,残忍冰冷的靴跟直接踩进了男人肩膀里,用力一扭玉足,男人的肩膀瞬间
被废!如法炮制,小姨将男人的另外一只肩膀也废了。

  一脚将男人踢翻,脚踩着高跟靴的小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柔声挑逗的说道:
「好可怜啊~~!还是老老实实的招了吧~~!」

  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男人无奈的点了点头,小姨微不可擦的叹了口气,她
原本以为男人还会抵抗一阵子,明亮的双眸间浮现出一抹阴毒,对着男人笑道:
「终于要招供了吗?可惜你已经不能说话了,双手也被我废了,这样吧,你换种
方法写出来吧!」

  话音刚落,小姨抬起玉足,冰冷的靴跟直接踩到了男人还残留着精华的肉棒
前端,用力一踩,残忍的靴跟瞬间贯穿了男人那卑贱坚挺的肉棒,快速的抽出高
跟靴跟,满意的看着男人那喷出鲜血的精华。

  「现在写吧~~!就用你那卑贱的肉棒将供词写出来!不过一定要快点哦~
~!要不然等你身上的鲜血流干了的话~~!我就无能为力咯~~!」

               第十六章

  「贱货~~!小姨的袜子滋味如何啊~~!」

  浑身赤裸着躺在床上,六位七八岁的小女孩熟练的用舌头舔舐着小姨啊雪白
妖娆的娇躯,而蜷缩在狗笼子里的我则是嘴里含着一双小姨刚刚换下的白色棉袜,
双手将一双黑色丝袜套在自己火热的肉棒上,快速的撸动着,在我的面前摆放着
一双小姨的高跟鞋。

  丝袜的柔滑伴随着强烈的酥麻快感阵阵系列,极致的快感将我那卑贱的肉棒
带上了天堂!犯贱呻吟着,一股股乳白色的精华顺着我的肉棒喷涌而出,精准的
喷到小姨的高跟鞋中!

  「赶紧喷啊~~!老娘一会还要用你的精华来为玉足美容呢!」

  媚眼迷离的小姨一脚将正在舔舐自己美腿的小女孩踢开,白皙的芊芊玉手顺
势将一位小小女孩的脑袋强塞进自己的胯下,圆润性感的大腿死死地夹着小女孩,
享受着小女孩在自己胯下拼命挣扎的快感与她舌头的舔舐!

  「嗯~~!嗯~~!」

  快速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我尽情的喷射着精华,将自己的精华献给小姨,
她在享受之后会穿着丝袜将那绝美的玉足踩在满是我精华的高跟鞋中,而我精华
的唯一作用便是为小姨的玉足美容!

           ***  ***  ***

  今天一早小姨就精挑细选了十几位训练好的童奴亲自给妈妈送去了,同时带
去的还有一对双胞胎少女,小姨将她们训练成了只知道用舌头讨好主人的舌奴!
而小姨在离开的时候,也让刘璐将我牵到了地下室中!

  四肢着地像条狗一样在地上爬行着的我脖子上被一根细长的狗链子束缚着,
绳子的另一头被刘璐捏着,此时的刘璐身穿一袭小一号的警服,胸前波涛汹涌的
双峰呼之欲出,修长的美腿被一双厚黑丝袜包裹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靴有幸被她
的黑丝玉足踩在脚下。

  阴森的地牢中时不时传来阵阵皮鞭抽打的声音与男人凄厉的哀嚎,我目力所
及之处,伤痕累累的男人在地上爬行着,等待着死亡的来临,浑身赤裸着的少女
骑跨在男人的脸上,尽情的排泄着,而在离我大概两米多的地方,一位看样子不
过七八岁的小男孩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在他的脸上赫然是一堆还冒着热气的
黄金,他竟然是被黄金给活生生的呛死了!

  「呦~~!这不是主人圈养的狗奴吗?」

  身穿日式学生制服的少女将短裙穿好,一口香痰吐到被自己黄金呛死的男孩
身上,修长的手指顺势将那包裹着自己美腿的黑色及膝长棉袜朝上拉扯着,一双
平底的短靴被舔得干干净净,招了招手,另外一位小男孩战战兢兢的爬了过来,
将自己的脑袋伸进了少女的短裙之内,用自己的舌头为她清理着菊花!

  早就对这一切见怪不怪的刘璐戏虐的说道:「你倒很是享受啊~~!前几天
不是才用圣水淹死了一个贱货吗?现在你的口味是越来越重了啊~~!」

  「哎~~!反正这些贱货都要死,能够死在我的手上不是很荣幸吗?」

  一脚将为自己清理干净菊花的男奴踩在脚下,穿着可爱日式学生服的少女踮
起玉足,平底短靴死死地将男奴的脑袋踩着,另外一只玉足则是高高的抬起,猛
的一脚跺下,坚硬的靴底瞬间将男孩那坚挺着的肉棒踩到了地上!

  优雅的踮起玉足,残忍的扭动着脚踝,跪在一旁的我清楚的看见男孩那还未
发育的肉棒慢慢的被少女的靴子踩扁!继续碾踩着,『滋』的一声,鲜血混合着
男孩肉棒的残渣从她的靴底喷出!

  一脚踢开已经被自己用靴子碾碎了肉棒的男孩,满脸潮红的少女对着一旁不
远处瞪大了双眼好奇的看着自己的那位梳着齐刘海的小萝莉招了招手,显得怯生
生的小萝莉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样子不过十三四岁的小萝莉身穿一袭白色连衣
短裙,纤细的美腿被一双白色的丝袜包裹着,白丝玉足之下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看见了吗?姐姐是不是很厉害啊~~!你要记着,男人不过是我们脚下的
狗而已!他们只配被我们踩踏玩弄!」

  说话间穿着日式学生装的少女牵着那位还略显稚嫩的小萝莉走到我身边,对
着我冷冷的命令道:「舔!给我妹妹将帆布鞋舔干净!」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我知道能够来到小姨地下室中玩弄奴隶的人都是些白富
美,没有小姨的庇护,手段残忍丝毫的她们随时可以将我踩死!亦或让我生不如
死!我连忙将脑袋伸到了小萝莉脚下,伸出舌头对着帆布鞋的前端轻轻地舔了一
下,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小萝莉连忙收回了玉足,白皙的俏脸上泛起阵阵潮红,
略显为难的说道:「他的口水会弄脏我的鞋子的~~!」

  「哈哈哈~~!果然是天生的女王样啊~~!你以后就应该多跟着你姐姐来
我们这玩玩~~!

  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寻声望去,身穿一袭黑色紧身皮衣皮裤的王琦漫步而
来,一如当年在学校中我初见她时的那份惊艳模样,不同的是此时的她身上多了
几分让人不敢直视的冷艳高贵!黑色皮裤之下是一双血红色的高跟靴,泛着金属
光泽想靴跟看得我胯下蠢蠢欲动的肉棒更加坚挺,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她当
年在学校中活生生的将那位对她表白的男生阉割的场景!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四位各具风情的美女就已经将我围在中间,那位看似单
纯可爱的小萝莉俯视着跪在她脚下的我,轻声问道:「你想舔我的鞋子吗?」

  「求求您赏赐我用卑贱的舌头来舔舐您高贵的帆布鞋吧~~!」

  渐渐地适应了自己狗奴身份的我对于眼前的几位美女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真贱~~!那就舔吧~~!」

  不屑的瞥了我一眼,小萝莉抬起玉足,却是将帆布鞋底正对着我的脸,羞辱
性的用自己的帆布鞋扇了我一耳光。阵阵少女玉足的气息透过帆布鞋的边缘弥散
于我的鼻息间,拼命的呼吸着,我胯下那犯贱的肉棒在小萝莉的羞辱下变得更加
坚挺!

  「小妹妹~~!何必让他的舌头来弄脏你的鞋子,你看看他胯下那根棍子,
让他用那东西来为你擦拭鞋底吧~~!」

  在人前已经是一监区实际掌控者者的刘璐这段时间晚上一直与我一起被关在
同一间狗笼子中,小姨经常让她用嘴来为我口舌服务,而我的肉棒也已经服侍过
她粉嫩的蜜穴许多次了,似乎是有意的报复我,刘璐一脚踩在我的胸口,仰面朝
天的我胯下那一柱擎天的肉棒泛红着颤抖着!

  「哎呦~~!主人圈养的狗杂种肉棒还没被玩废啊~~!主人不是都会将那
些服侍过自己的狗奴阉割了吗?」

  身穿日式学生服的少女顺势将自己的短靴子伸到了我的胯下,短靴的前端刚
刚好抵住我坚挺着的肉棒根部,轻轻地一脚踩下,我子孙袋中两颗躁动的蛋蛋瞬
间被她踩在脚下!

  「用这个东西来清理鞋底啊~~!恐怕不好吧~~!」

  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那位梳着齐刘海的可爱小萝莉眼神中泛着的兴奋神色
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慢慢的抬起玉足,紧绷着玉足,洁白高贵的帆布鞋顺势
伸到了我的胯下,玉足轻点,帆布鞋底轻轻地踩到了我那泛红敏感的肉棒前端!

  「嗯~~!!!」

  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在小萝莉帆布鞋接触到我肉棒的瞬间,我那卑贱的肉棒
就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般,阵阵强烈的酥麻快感瞬间袭来!刺激得我胯下犯
贱的肉棒更加的坚挺!微微张开的尿道口沁出了丝丝液体!

  就在我张嘴呻吟的时候,王琦猛的一脚跺下!火红色的高跟靴直接踩在我的
脸上,冰冷的靴跟顺势一脚直接踩进了我的嘴里,看都没看被她的高跟靴踩在脚
下的我,对着正犹豫该怎么办的小萝莉戏虐的说道:「别客气,现在被你踩在脚
下的这条贱狗可是去偷女生的鞋袜才被判刑的~~!他这样的贱货能够被我们的
玉足踩在脚下可是会让他很兴奋的~~!如果你可以用自己的脚活生生的将他阉
割的话,那恐怕是他这辈子最为幸福的时刻~~!」

  「就是啊~!小妹妹,别客气,踩烂他的贱根~~!你看看他的贱根在你的
脚下越来越兴奋了啊~~!」

  报复性的,刘璐用力的碾踩着我的胸口,用语言将小萝莉内心的嗜血本能激
发出来。

  疑惑的挪开帆布鞋,却看见我那犯贱的肉棒上爬满了青筋,小萝莉微微俯身
柔声问道:「你想被我踩在脚下吗?」

  「嗯~~!嗯~~!」

  嘴里插着王雅琪高跟靴跟的我只能语焉不详的呻吟着。

  小萝莉厌恶的瞥了我一眼,高悬在我肉棒上方的帆布鞋猛的一脚跺下!毫不
留情的一脚直接将我的肉棒反踩到了肚子上!发泄般的前后摩擦着,没什么技巧
的她踩踏玩弄着我的肉棒那种感觉更加奇妙!鞋底的花纹刺激着我最为敏感的冠
状沟部分,火热的肉棒被强迫着掰弯,那种微微的撕裂快感更加激起了我肉棒抵
抗的欲望,犯贱的肉棒在小萝莉的帆布鞋下无助的颤抖着!

  「妹妹~!你这样踩踏的话可是在为他的肉棒按摩啊~~!」

  短靴踩在我子孙袋上的少女玉足一轻一重的用力,前脚掌慢慢的研磨着,她
的脚下技术极好,在她短靴的挑逗下,我躁动的蛋蛋快速的积聚着精华,而王雅
琪也用自己高跟靴碾踩着我的脸,只有刘璐走到一旁随手拉过一位可怜的男人,
将自己圆润坚挺的翘臀按压在男人的脸上,让男人用舌头舔舐着她的菊花,伸手
轻抚着平坦的小腹,一条条新鲜的黄金喷涌着排泄进了男人的嘴里!在监狱中,
女人可以随时让男人为自己服务,也可以随时随地的将男人当成人厕来使用!

  说话间小萝莉加快了摩擦我肉棒的频率,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浓浓的精华
从我的肉棒中喷涌而出!喷射到小萝莉的帆布鞋底到处都是!

  「呀~~!这是什么啊~~!」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小萝莉抬起玉足,却看见自己的鞋底沾满了我的精华,
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沾满了我精华的帆布鞋又是一脚跺下,将我的肉棒朝着
一边踩到了大腿上,用力的碾踩着,然后微微抬起玉足,我那没有了压迫的肉棒
瞬间挺立着,小萝莉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洁白高贵的帆布鞋又是一脚跺下!

  「啊~~!嗯~~!!」

  在小萝莉的帆布鞋下,我喷射了一次又一次的精华,毫无技巧可言的发泄踩
踏却带着致命的诱惑,而身穿日式学生制服的少女则是配合着自己妹妹的踩踏用
短靴撩拨着我子孙袋中两颗躁动的蛋蛋!

  十几分钟的踩踏玩弄后,我的胯下已然满是精华,而小萝莉的帆布鞋也被我
的精华完全打湿了!厌恶的吐了口香痰到我嘴里,小萝莉将帆布鞋一丢,脚踩在
一位男奴的身上,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像条死狗一样仰面躺在地上的我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快速的呼吸着,可另
外三位美女则是相视一笑后不约而同的脱掉了自己脚上的鞋子,王雅琪首先将自
己那双被皮裤包裹着的玉足伸了过来,漆黑的连体皮裤之下,一双粉红色的棉袜
将她那小巧玲珑的玉足包裹着。

  「可惜了啊~~!这么多的精华~~!不过你应该还可以喷吧~~!」

  话音刚落,刘璐也将自己那在厚黑丝袜掩映下的玉足伸了过来,与王雅琪一
起将我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已经有些疲软的肉棒死死地夹着!刘璐的脚趾隔着丝袜
撩拨着我那敏感的肉棒前端,而王雅琪的棉袜玉足则是轻抚着我最为敏感的冠状
沟部分!

  两人那圆润的足跟都用力的碾踩着我肉棒的根部,将自己妹妹安顿好的少女
优雅的走到我两腿之间,黑色长筒棉袜包裹着的玉足猛的一脚跺踩到了我那才被
她穿着短靴子踩踏玩弄过的子孙袋上!与刚才不同的是,棉袜玉足的触感更加的
刺激!

  「喷啊~~!贱货~~!快喷~」

  王雅琪与刘璐的玉足相互快速的摩擦着我的肉棒,我那卑贱疲软的肉棒在丝
袜与棉袜的摩擦下又恢复了活力,而身穿日式学生制服的少女则是残忍的快速前
后碾踩着我的子孙袋,我子孙袋中两颗躁动的蛋蛋瞬间被踩扁!

  三位女王的足下功夫极好,摩擦着我肉棒的两只玉足相互配合着,阵阵强烈
的快感袭来,将我带上了天堂!而碾踩着我子孙袋的玉足就像是磨盘一样快速的
摩擦着,王雅琪似乎觉得还不过瘾,白皙的芊芊玉手顺势用力一捏我那坚硬如铁
的肉棒前端,强烈刺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身体就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子孙袋
急剧的收缩着,最后一股精华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的自来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喷涌
而出!

  强大的压力下,乳白色的精华喷射到空中,宛如盛开的鲜红般绽放,然后快
速的掉落!卑贱的精华沾染到三位女王身上到处都是!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