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淫州潮生曲】(第贰拾贰章 梦中心猿定意马 床前傲雪容红梅)

第一文学城 2021-10-1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ufo007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22發表於:sis、第一会所 是否首發:是 字數:10,376 字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22發表於:sis、第一会所
是否首發:是
字數:10,376 字

  写在前面:

  嗯,最近飞碟开始要忙起来了,下一章更新可能要到五一了。

  之后的话可能更新要放慢,看工作量再说。

  大致的段落篇章预计将会要收尾,但该登场的还是要登场。

  好了,大家慢慢看吧。

             *** *** ***

  随着梦境中天色的变幻,时永灵慢慢地站稳了身体,一阵怪笑从他口中发出。
我却是看见他的面容开始逐渐的扭曲,心中更是了然,这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哥哥,
那个最疼爱自己,也深爱着佩柔的哥哥。

  既然认定,便需先下手为强,我看着浑身冒出一缕缕黑烟,变得越来越不像
人身的时永灵,闪身上前便是一拳挥出,击向他的小腹,同时缓速自然发动。然
而下一刻,我的拳头便穿过了时永灵的小腹,而缓速也完全没有放慢周边的迹象。

  「桀桀桀……你就这点能力啊……还想守护佩柔那个骚货……真是自不量力
啊……」时永灵的小腹出现了一个拳洞,但他却毫不在意,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
痛,怪笑着说道,一边嘲讽地看着我冲到他的面前。「来吧,成为我的一部分…
…一起分享这个淫贱的女人……然后让她完成为时家开枝散叶的使命吧……」一
边说着,一边嘴巴大大的张开。

  是真的大大的张开,我看着那张嘴越张越大,面容上的其他部分几乎都被挤
压成了一条缝隙,而下颚则已经拖到了胸口处,下一刻便猛然向我咬了下来。

  作为一个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在这种极端诡异的情况下,所有的
自保手段全部失效,应激反应让我浑身动弹不得,只剩下一阵阵麻痹的感觉游走
全身。

  完了,没有救到佩柔,反而自己要搭在这儿了。最后的念头从我的脑海中升
起。

  后悔吗?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

  不,我不后悔,我爱佩柔,所以进来。我默默地想到。

  即使死亡也不会后悔?要知道生命可只有一次。那声音接着道。

  是,即使是死亡。我只会后悔不进来,懦弱无比的那个自己。我咬牙。反正
死亡已经不可避免,最多就是跟佩柔死在一起,至于其他的,我没办法去想那么
多,只能怪自己不够强大。看着大嘴中黑乎乎的洞口,越来越近,我异乎寻常的
平静。

  你就那么爱佩柔?那其他的女人呢?声音似乎带有着一丝嘲讽。

  一样,为了任何一个,我都愿意牺牲我的生命,来换取她们的幸福安康。我
平静地道。

  声音没有在说话,而我也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随后我便听
到了时永灵那不似人类的惨叫。我猛然睁眼,看见胸口上那个玉佩的痕迹突然发
出了金黄色的光芒,中间还缠绕着一缕缕红色细丝。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它不是……它不是被污染了吗?」时永灵
似乎被光芒照射成了重伤,一边踉跄后退,一边说道,周身冒出的黑雾也如同沥
青柏油般一下子散落在了地上,形成了一滩滩浓稠的液体。「它怎么还有这么大
的威力……差一点……差一点就成功了……」

  「你……你在说什么?它是什么?你的目的不是佩柔而是我?」我似乎明白
了什么,追问着时永灵。

  「桀桀桀……咳咳……我已经尽力了……」时永灵一边吐着黑色的汁液,一
边狂笑,「不过我也成功了……至少铺垫已经完成了啊……接下来……桀桀桀…
…」

  「佩柔在哪儿?!佩柔究竟在哪儿?!」我一把抓住时永灵的衣领,不顾他
口中的汁液溅到我的身上,拼命地追问。「你快告诉我!快点啊!看在你曾经那
么爱她的份上!」

  「那里……就在那里……桀桀桀……反正她已经没用了……告诉你也无妨…
…」时永灵脸上又露出嘲讽的笑容,声音却渐渐微弱下去,身体也逐渐变得透明。
「你才是恶魔……你才是最大的恶魔……你唤不醒她的……桀桀桀……不信你就
去试试吧……毁灭吧……」

  不等时永灵的体型彻底溃散,我便冲向了他手指的方向。那是以前用来堆放
秸秆的地方,也是年轻人经常偷情的好去处。越过秸秆,果然我轻易地看到一个
赤裸的女体蜷缩在秸秆堆旁,似乎还在瑟瑟发抖。

  「嫂子?佩柔?」我一边轻声呼唤,一边急忙赶了过去。

  「不……不要过来……我已经……我已经这样了……求求你放过我……」出
乎我意料的是,佩柔嫂子似乎对我极为恐惧,一见到我靠近,双手抱胸,用力往
后蜷缩着,远离着我,清丽的脸庞上全是泪痕。「我好疼……可怜可怜我……放
过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阿杰……我知道错了……再也不会淫贱的勾引男人了
……让我休息一下再给你肏……」

  我呆立在当场,混合着悲伤、愤怒、惊恐的情绪不断在我心中蔓延。佩柔嫂
子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如此的痛苦不堪哀声求饶?又到底是哪个混蛋,出于什
么目的要对我深爱的嫂子,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女子做出如此下作禽兽残忍的事
情?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后退了两步,仔细地打量着佩柔嫂子。还好,身
上并没有太大的伤痕,洁白的肌肤依然是如此的吸引人的要求,饱满的胸脯似乎
更大了一些,被手臂挤在中央,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大腿蜷缩着紧紧夹拢,
似乎下体肿痛不堪一般。

  「嫂子……都过去了……我……我是真的阿杰……」我缓缓地蹲下来,慢慢
地伸出手,想要尽量打消她的戒备。「我来了……我……我是从外面来的……我
见到他了……」

  「呜呜……不要再骗我了……也不要把我的奶子捏爆……下面被你的手指和
肉棒弄得好疼……不过我还能忍……只是稍微让我喘口气……等下我就会张开大
腿随便你玩……好不好……就一会会……真的快要死了……」抽泣着说着混乱不
堪的话,似乎佩柔嫂子已经被折磨的无法再分辨真假幻境了。

  玉佩!对,就是刚才那个散发着金光的东西,我猛然看向胸口,但胸口那个
印记却一点变换都没有,只是形状稍微大了一点。你出来啊!快点出来帮帮我啊!
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的!看着嫂子蜷缩着的可怜样子,我心都快要碎了,拼命在
脑海中大喊,希望那个莫名的声音能再出来帮我一把。

  而在此刻,天空中的闪电雷霆越演越烈,我似乎能看见空间如同玻璃般碎出
一道道裂痕,好像轻轻一碰便会完全碎裂开来一般。

  我担心地看着佩柔,佩柔双眼依然无神地看着上空,似乎一点清醒的迹象都
没有。茫然,痛苦,惊恐,绝望不断充斥着她的眼神,我在她面前就好像是空气,
另一个恶魔似乎正在冷冷地注视着她一般。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她的手拉到我
的胸口,按在我的玉佩印记上,试图用我温暖的体温,来缓和她冰凉的小手。

  而佩柔的手掌触摸到我温热的皮肤时,突然如同被电击到一半,颤抖了一下,
然后缓缓地开始抚摸起我的胸膛。「嫂子,不,佩柔,你可以的……你能认出我
的对吧?」我轻轻地呼唤着依然眼神空洞的佩柔嫂子,将她的手掌紧紧贴在我的
胸膛上。

  此刻我不在寄希望于玉佩,而是不断地呼唤着她的闺名,希望她能记起我和
她之间的一切。「佩柔,你想想你当年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也想想我看到你有
多激动……你再想想……我们的孩子……」

  「孩子……阿杰……孩子……我们的孩子……」面前的佩柔眼神中似乎有了
一丝光彩,喃喃自语着,似乎有马上恢复的迹象。可是随着一道黑色的闪电在佩
柔的身后炸开,佩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恐无比,恐惧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我,赤
裸的娇躯不断往后缩去:「阿杰……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只要能保住
孩子,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做你一辈子的母狗泄欲工具好不好?」

  「佩柔……佩柔!对不起,对不起……可我真的是阿杰!那个你深爱的,愿
意为他怀孕的阿杰……我相信你一定会认出我的对不对……」我心痛的无以复加,
迟到的后悔让我的心脏如同被锋利的刀片一丝丝慢慢切碎一般,又如同被扔入了
搅碎机,不断搅拌成碎末。

  将颤抖的佩柔一下子搂在了怀中,我不顾她的抓挠和踢打,一边抚摸着她的
秀发,一边在她耳边喃喃的说着,好一会她才慢慢平静下来。「没事了,没事了,
我在这里,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来伤害你……」

  可就在她平静下来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雷霆不断
闪过,似乎在寻找最脆弱的点,想要撕碎天空。终于,锲而不舍的雷霆似乎找到
了那最不堪承受的点,兴奋地欢呼着,一下子劈了过去,整个天空哀鸣一声,猛
然间被撕裂开来!!

  「怎么样?阿杰怎么没动静?」椅子上的面具女子突然弹起,如同溺水的人
被救回,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旁边的时永杰则依然沉睡着,要不是还有鼻息,
就如同真正死亡了一般。虎哥见此,连忙上去握着面具女子的手臂,急急询问着。

  缓了一会儿,面具女子摇了摇头,将另一只手搭在了虎哥的手背上,似乎能
传送景象一般,默默地看着虎哥。而虎哥却是脸色数变,好一会儿才放开手臂,
颓然靠在墙上,示意她先出去。

  「怎么样,阿杰(杰哥哥)他没事吧?有没有把人救回来?」面具女子出去
了之后,青欣和雪珊推开了门,冲进来忧心似焚问道。

  「抱歉,阿杰他……」虎哥刚开口,便见到一大一小两名女子面如死灰,正
在她们泫然欲泣时,虎哥接着说道,「阿杰他现在陷入了他嫂子的梦境,可能一
时半会出不来,但他已经把最主要的梦魇给清除了,剩下的……可能就要看他是
否能把佩柔叫醒,同时破碎梦境了……」

  「那……那我们能做什么?」青欣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地问道。既然虎哥
说这样的话,也不避讳自己,那么就必然有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雪珊听到妈妈
这样问,也是捏紧了一对小粉拳,面色坚毅地点了点头。「只要我们能帮忙的,
不管多困难我们都会去做。」

  「的确……你们可以做一些事情……但是……」虎哥有些犹豫,支支吾吾地
说着,在青欣和雪珊的催促下,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我是知道一个办法,但这
个办法有没有效果,效果多大我却不能保证。」

  「没关系,只要能救阿杰(杰哥哥),做什么我们都愿意的……哪怕只是多
那么一丝希望也好!」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异口同声的说道,却是让虎哥看的目瞪
口呆,一脸的古怪神色。两美女哪能想到,虎哥心中现在却是在为妹纸感到担心,
大的也就算了,随着年龄增长,吸引力必然不如年轻女子,可那小小的女孩子也
是情深如此却是何故?妹妹那跋扈的性格,说不定很快就会被弃若敝履……

  「嗯,那好,你们过来。」如今还是要以阿杰的性命为重。虎哥却是定了定
心神,让雪珊站在我的旁边,青欣坐在佩柔床边,将手拉起,四人连成一线。虎
哥这才沉声说道,「此法名为唤魂,因盲女需要休息,所以只能靠你们自己。你
们需要轻声呼唤两人,用至情至性去搭建还魂之桥,引导他们从迷失的梦境中返
回……」

  「阿杰……阿杰……我好怕……这里是哪里……我们死了吗?」怀中的赤裸
佳人惊恐的声音传来,正在警惕地看着四周的我,却是心中一喜。

  「佩柔,你醒啦?感觉好点了吗?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我低头看着
她,手掌缓缓在她赤裸冰凉的手臂上滑动。「我们没死,我们现在在你的梦境中
……」

  「咦?我的梦境?那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佩柔死死抓着我的手臂,用
力之大,将我的肌肤深深地抓的凹陷下去。「我……我有了你的孩子……对不起
没有来得及跟你说……我好怕……我好怕失去这个孩子……」

  「不用说对不起啊……这个孩子不是我们早就预计好有的吗?我很高兴啊!」
我轻柔地吻上了佩柔的额头,将她拥的更紧了一些。

  「阿杰……你受伤了阿杰!!」佩柔突然叫了起来,想要查看我的伤势,她
挣扎之下,却是牵动了我的伤口,让我一阵龇牙咧嘴。

  「别动,佩柔……这点小伤没什么,出去就能恢复……你忘了吗?这里只是
幻境……」我忍着疼痛安慰着佩柔,而在佩柔眼中,面前这个男人除了脸上和胸
口,浑身上下皆是裂口,鲜血不断涌出,她瞬间反应过来,是因为要保护她不受
伤害,这个男人用肉体挡住了所有的侵袭和割裂。

  这自然就是空间碎裂时,雷霆和空间裂隙对我造成的伤害。当时我本能的反
应就是不能让佩柔受到伤害,便将她死死护在身下,而亏得她体型娇小,否则手
臂双腿也必然会被割裂。

  「阿杰……阿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已经是一个不知羞耻不守妇道
的女子了……」佩柔的眼中隐有泪光泛出,虽然已经回到了我的怀抱,但之前的
梦境里,丈夫和另一个阿杰对她说的话却也是一字一句犹如刀割,深深印在她的
心中。

  「不,佩柔,你在我心中,便是最纯洁最善良最温柔的女人了……」我吻住
了她的唇,好一会儿分开后,我才柔声道,「就算是对不起,也是我对不起哥哥,
是我从小就爱上了你……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打架回来,说长大后便要与你一
生一世?」

  「嗯……但是那时我以为你在开玩笑……所以我忘了我是如何回答的。」佩
柔听到我说起往事,脸上却是一片娇羞和幸福之色。

  「你说,如若我十八之后,初心未改,而兄长万一不幸,则会跟我在一起,
不离不弃……」看到佩柔如此诱人之色,我却是情动,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探入
她的胸膛,温柔地抚摸着那一对温润的饱满。「佩柔……我好想你……」

  「呜……有孩子……你……你温柔一些……不要那么粗暴……」眼见着佩柔
低声说道,脖子上也慢慢浮现粉红,我便知道佩柔已经情动,猛然间吮住她的耳
垂,却是让她发出颤抖的呻吟。

  「没关系……这里是梦境,我们好好享受就可以了……我要你的全部,佩柔
……」我轻捻着她的乳尖,还未等她反对,便再一次吮住了她的樱唇。

  「呜……阿杰……阿杰……好好爱我……不要伤害我……我也好想你……」
佩柔婉转呻吟着,挺起胸前的饱满迎合我的搓揉,似乎我的手掌有魔力一般,很
快她的乳尖便已经硬挺了起来。

  而随着佩柔呻吟的加剧,周遭空间突然有了变化,春暖花开,蛙叫鸟鸣,我
突然发现我和佩柔回到了家里的床上,身上的伤口也突然消失不见。我一个翻身,
轻跨在佩柔身上,低头含住了她娇嫩的乳尖,一手便往她微微分开的大腿内侧探
去。

  「呜……阿杰……好舒服……你的肉棒好大……好热……」被我舔舐乳尖,
抚摸着大腿内侧的佩柔感觉自己的花径开始忍不住瘙痒起来,一股股蜜液淫汁不
断流淌出来。大腿本能地分开,却感觉一根灼热粗大的坚挺贴着自己的大腿不断
摩擦,感受着娇嫩大腿的内侧嫩肉。

  舌尖不断在乳尖上舔弄,没有粗暴的噬咬,却是让佩柔感觉胸前的饱满越来
越鼓胀,那种恨不得让男人狠狠搓揉的感觉,却让她回忆起之前那个粗暴得如同
野兽般的阿杰,不断一边粗暴地蹂躏自己的乳肉,一边用粗大的肉棒狠狠肏弄自
己花径子宫的感觉。

  不断溢出淫液的花径被手指温柔的抚摸,然后探入填满,可是佩柔却感觉自
己的花径好像已经习惯了被阿杰的手指狠狠地抠挖旋转,她不断挺起小腹,迎合
着手指,主动将指尖吞入的更深,如同一个欲求不满的妓女一般,渴求着男人的
肏入和玩弄。

  我感觉佩柔的身体动作开始出现了变化,不像之前一味地婉转承欢,开始慢
慢变得更加的主动,狐媚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之后,转身到我的胸前,轻巧细嫩的
舌尖不断舔舐着我的乳头,一阵阵酥麻酸痒不断侵袭着我,让我发出了沉重的低
喘。

  随着玉手指尖的滑动,她的舌尖沿着我的胸肌,不断舔舐缠绕着,将我身上
的每一寸皮肤慢慢舔湿,最后小手抚摸着我巨大的睾丸,舌尖也从肉棒龟头开始,
来回舔舐着棒身,如同在品味最心爱的美味一般。

  在将我的肉棒龟头含入她鲜艳娇嫩的唇间前,她主动扭动着娇躯,跨坐到了
我的身上,将丰满娇嫩的翘臀直接贴在我的唇上,主动研磨起来:「呜……阿杰
……狠狠地蹂躏我……填满我……里面好痒……好空虚……」

  我的舌尖深深地探入了她的花径蜜穴,触之皆是柔润滑腻的蠕动,随着我舌
尖所过之处,佩柔的娇躯和腔道内的嫩肉不住地颤抖抽搐,而当我偶然划出,侵
入她娇羞的后庭肛穴时,佩柔更是好像触电一般的弹动着翘臀,似乎在主动迎合
我的舔弄。

  肉棒上传来湿润微暖的包裹满足感,随之当娇嫩的舌尖探入肉棒下方的时候,
佩柔的臻首深深地埋入了下去,立时一阵更紧裹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佩柔竟然
主动将我的肉棒吞入了喉腔,开始吮吸套弄了起来。

  见她情动,我便放心大胆地一边舔舐着她的肉蒂,两根手指并拢着探入她已
经完全洞开湿润的花径腔道,快速地抽送了起来。腔道壁上方娇嫩的凹陷 G点轻
易地被两根手指按住,我感觉到女体腔道的嫩肉已经完全张开铺平,紧紧地按住
小幅度地抽送摩擦了几十下,佩柔便完全忍耐不住,脱开我的肉棒昂着头,一阵
泣鸣般的呻吟从她的樱唇间迸发,同时娇躯也无法抑制地抽出颤动了起来。

  高潮后的余韵并没有让佩柔完全瘫软下去,被我抱在怀中面对着我的时候,
晕红着的俏脸露出了妩媚的爱意,她的玉臂环绕着我的脖颈,一边微喘,一边送
上她的红唇。

  并没有用手引导,娇嫩花径和粗大肉棒就如同磁石一般吸引着对方,慢慢地
接近,然后猛然结合在一起。而正在舌吻交缠的我,也感觉佩柔的吮吸含舔力度
似乎要将我揉入她的体内一般。

  报复性地耸动着腰部,粗大的肉棒不断翘动着微微打开的娇嫩门户,强吻着
子宫入口,让佩柔愈加的沉迷在和我的舌吻间,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缓解一波又
一波的浪潮将她快速送上高潮的巅峰。

  我们如同连体婴儿一般,一边舌吻一边交合,当我的龟头终于深入她娇嫩的
花径子宫,她的翘臀也已经紧紧贴在了我的小腹上。本能地上身后仰,让她浑圆
的饱满在我的眼前不断地晃动。为了彰显我的所有权,我一边托着她的翘臀,一
边则含住她娇嫩的浑圆,如同饥渴的婴儿一般吮吸噬咬着她的乳尖。

  熟悉的微痛和瘙痒让佩柔用力挺着胸乳,迎合着我的吮吸,而翘臀后庭传来
微微的鼓胀侵入,也是让她猛然收缩起玉臀,夹紧了我的肉棒。「小坏蛋……又
想要人家的后面了嘛……这里……这里没什么感觉……出去……等出去嫂子好好
给你好不好……」佩柔娇嫩的呻吟撒娇,却让我的肉棒更是火热粗大了几分,将
她的子宫薄膜撑开了稍许,龟冠卡在她的子宫入口处,每一次的抽送都好像在撕
扯着佩柔的子宫。

  可是原本应该痛苦不已的佩柔,脸上却更是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双目微闭随
着我的抽送同时挺动小腹,似乎拉扯子宫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快感一般。随着她不
断地在高潮的顶峰抽搐哀鸣,我也感觉肉棒到了爆发的边缘,报复性地将一截指
尖探入她娇嫩的肛穴,感受肠道的蠕动时,我将肉棒死死地抵在了薄膜上。

  佩柔感觉那根粗大的火热似乎就要将自己的子宫薄膜肏穿,拉扯的刺痛已经
完全转变成了缓解瘙痒的愉悦,所爱之人如此迷恋自己的身体,连后庭都不放过
的占有欲让佩柔泛起了一阵母性的满足,她用力将翘臀贴向我的小腹,让我的肉
棒能更加深入地肏弄到子宫内的每一处嫩肉薄膜,随即便感觉到在自己的努力下,
肉棒最后的坚挺和火热的收缩,随着一阵抽搐,一股股灼热的浆液再次填满了自
己的花心深处。

  「小坏蛋……你在想什么?」佩柔如同慵懒满足的猫咪,蜷缩在我的臂弯,
高潮的余韵让她满足地回味了许久。这样既温柔又霸道的阿杰,才是她熟知的那
一个,而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时永灵的出现,也让她确认了自己已经脱出了那个
噩梦的范围。

  「我在想……我家嫂子刚才的承诺呀……」我坏笑着一边轻抚她的娇乳,一
边轻吻着她的脸庞。看她娇嗔恼羞的样子,粉拳恨恨地捶打着我的胸口,我才搂
了搂她,轻声道,「现在虽然已经脱出噩梦了,但似乎还是被困在梦境间隙之中,
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你一直醒不过来,我担心……孩子……」

  就在我说话的时节,空中似乎传来了隐隐的呼唤,「阿杰……佩柔……醒来
吧……我们需要你……我们爱你……」听声音,却是雪珊和青欣的。

  「阿杰,我们爱你……小坏蛋你要死了!」戏谑地重复着呼唤,下一刻却又
是恨恨的粉拳,佩柔一边说着,一口银牙便咬在了我的肩膀上,良久才松开道,
「本以为你和青欣一起也就算了,没想到你连珊珊都骗!」

  「喂喂,冤枉啊!」我赶紧求饶,发誓般的说道,「我对你们每一个都是真
心真意的……任何一个出事我都会用尽一切方法去救……不然以青欣的性子,她
怎么可能跟我在一起,也同意雪珊……」

  「好哇!原来青欣这个荡妇早就趁我不注意,跟你在一起了对吧!我就知道!」
娇哼了一声,看着我尴尬的样子,却是噗嗤展颜一笑,刚才装出来的醋意和愤怒
却如同阳春化雪一般,消融于无形。在我脸上轻轻一吻,佩柔笑着道:「好啦好
啦,不逗你了,谁让我命苦,要跟青欣一起共侍一夫……过几年就轮到珊珊争宠
咯……啊,对了,还有那个小雅……呜呜呜……」

  「叫你再胡思乱想……你们每一个对我都同样重要,你是我的亲人,青欣珊
珊小雅也是……」我报复性地一边堵住佩柔的红唇,一边一记响亮的巴掌便拍在
了她的翘臀上。「再这样我就又要执行家法打屁屁了!」

  「好嘛好嘛……人家知道错了……呀……不要……不要闹了啦,我们还要想
办法出去呢……」听到我说家法,佩柔娇笑着捂住了自己的臀丘,可是这样却是
将她诱人的饱满送到了我的面前,当我含舔着她娇嫩的乳尖时,感受到我肉棒又
开始粗大的佩柔立时惊呼求饶。

  「也是啊……虽然呼唤声越来越明显,但怎么出去没人教过我啊……」听着
连续不断地呼唤声越来越大,我却是找不到出去的任何线索,空间没有崩裂,也
没有如同次元门一般打开一个入口,这可怎么办?

  就在我四下寻找着出去的线索时,却突然看见佩柔指着我的胸口目瞪口呆。
我低头一看,胸口的玉佩突然微微的开始发亮,红色的光芒四散溢出,如同藤蔓
般蔓延向整个房间。

  「佩柔,抱紧我不要松手,我们可能要出去了……虽然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形
式……」随着红光的蔓延,房子开始剧烈的颤抖,如同地震了一般。

  我大叫着让佩柔抱紧我,却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再次睁眼,映入眼帘的已经
是洁白的病房以及青欣珊珊担心的目光了。见我睁眼,大小美女一下子控制不住,
雀跃地扑到了我的怀中,抽泣着叙述思念之情。

  而我的眼角,却扫到佩柔在床上装睡,微微睁开眼帘,偷笑着看我手忙脚乱
地安抚着大小两个美女。随后便看到虎哥嘴角满意的微笑,并偷偷向我竖起了一
个大拇哥,好像在羡慕我的左拥右抱。

  而在我的怀中,感觉到我突然一僵,青欣立刻反应过来,回头一看,佩柔已
经艰难地倚靠了起来,正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她。一抹偷吃被人发现的羞耻
红晕立刻泛起在青欣的脸上,她讪笑着离开了我的怀抱,坐到了佩柔的身边,握
着她的手。

  两人似乎在瞬间就回到了之前的亲密闺友,低声交谈着什么,一边说,青欣
一边羞涩地微微点头,两人脸上皆是幸福和羞涩的笑容。珊珊却依然霸占着我的
怀抱,一边微微抽泣,一边疑惑地看着妈妈和嫂子的亲密交谈。

  得到讯息匆匆赶来的医生以检查为由将我们全都赶出了病房,青欣搂着珊珊
坐到了一边,而我则跟着虎哥出了住院部的楼,来到了树下站定。

  「谢谢你,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又出人又出力……」我感激地对着虎哥说
道。「不然的话佩柔还不知道要在里面受多少苦。」

  「这也是你自己的努力,毕竟心魔不是那么容易去除的,梦魇这东西是最容
易勾起心魔的了……」听完了我讲述在里面发生的大致情形,虎哥却也是由衷地
感叹。「没想到这次的事件居然如此的诡异,我已经叫人去查探详情了,你不要
太过着急。」

  「我并不是着急,而是期间我碰到我哥哥,不,嫂子的心魔,它说了一句话
让我很在意……」我将时永灵对我说的话完完本本地告诉了虎哥,然后看着一脸
沉思的虎哥默默地抽烟。

  「这个方面我们暂时还没有确切的消息,」虎哥斟酌了半天,谨慎地说道: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你需要尽快提升你的实力,或者说,你需要尽快明白你
具有什么样强大的力量……」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但是珊珊的同学还在省城……」我立时明白虎哥
想要让我尽快开始加入组织,然后开始进行训练。

  「这个没问题,我会派人搞定,」虎哥看了看我严肃的表情,却突然失笑,
「你别这么紧张,加入组织并不是说你不能回家,你跟我的情况不同……你目前
只需要按照正常工作的时间来报道进行训练,晚上依然可以看到你的嫂子和小情
人的……行了,差不多她们在叫你了,那我就先走了,明天你到这个地址来,有
人会接待你!」

  闻言,我这才放下心来,看到窗口青欣对着我招手,我便告别虎哥回到了病
房。

  时间提前到我在梦境中,胸口玉佩散发光芒的时刻。

  「我愚蠢的弟弟,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去找圣物?!」富丽堂皇的私人别
墅中,正强颜欢笑应付着一帮所谓的精英人士的奥莉薇亚,如同掐着小鸡一般将
安东尼拎到了落地窗前。

  「亲爱的倩,我等下就来跟你讨论人生的真谛!等我!」安东尼似乎一不小
心就喝多了,中国的白酒和调味酒让习惯于喝低度葡萄酒的安东尼完全失控,他
嬉皮笑脸地说道:「我亲爱的姐姐,不要那么着急啊……中国有句老话叫心急肏
不了处女屄……呸呸,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你再敢胡说八道一句……我亲爱的弟弟,你下半辈子就只能迎合别人的肏
弄了……」锋利的指甲贴着安东尼的下半身,奥莉薇亚面带微笑,恶狠狠地威胁
着。

  「诶诶……我亲爱的姐姐……我错了……」感觉到指甲上传来冰冷的刃芒,
安东尼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而随后,感觉到了什么一样,邪魅地一
笑,看向了远方的天空:「你看,机会这不就来了嘛……」

  「咦?那是什么?」奥莉薇亚随着安东尼的目光看去,远处的天边隐隐有金
光闪动,更是有丝丝的红线围绕,如同黑夜下突然升起的阳光般耀眼。她突然浑
身颤抖了起来:「这……这就是遗失的圣物碎片吗?」

  「是啊……我亲爱的姐姐,看来我部下布置的陷阱,终于让猎物踩进去了呢
……」安东尼却是镇定了许多,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贸然前往,
只需要盯着猎物……中国还有句古话,叫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蠢猪!你有没有考虑到万一其他的渔翁先去了怎么办!」扇子又结结实实
地敲在了安东尼的头上,让他一阵龇牙咧嘴。奥莉薇亚恨恨地收起了扇子,低声
道:「早一天去早一天确认,随后我们才能抢得先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这句话应该也是古老东方的格言吧?」

  「好吧好吧,我心急的姐姐,那我们等下应付完了就出发好吧?」安东尼眼
睛不由自主地向着不远处那个端着一杯红酒,身姿妖娆媚眼乱飞的东方女子看去,
心虚地说道。

  「呸,不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奥莉薇亚冷笑着戳穿安东尼的缓
兵之计,「怕是我一松口,你就立刻会抱着那个女人上床了吧……不要给我浪费
时间,快点出发!」

  「你这暴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下……小心嫁不出去……这年头谁还会喜欢一
头人形母暴龙……」看着奥莉薇亚转身就走,安东尼却也只能摇头叹息了一声,
默默地跟着姐姐上了二楼。

  随后,二楼窗户打开,两只巨大的蝙蝠便扑闪着翅膀,向着远处那越来越明
显的金光扑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