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美少妇妻子趁我出差跟老头偷情-再续】

第一文学城 2020-08-02 04:10 出处:网络 作者:chunbaiqishi
[font=微软雅黑] 作者:chunbaiqishi 2011年11月16日首发于SIS001 独发SIS001 ***********************************

[font=微软雅黑]
作者:chunbaiqishi
2011年11月16日首发于SIS001
独发SIS001
***********************************

  很久未发文了,照顾儿子把精力都耗尽了。《绿》文也许久未更了……没有
灵感,不知如何续下去。不过我倒是经常上来看看,也看到了不少优秀的新色文,
由衷地为色中色的欣欣向荣感到高兴。

  本文是抽空又抽空写的。因为看到前文受到蛮多狼友的关注,而且这个题材
也确实是我比较喜欢的,所以觉得让它太监的话灰常口惜。《绿》文那种长篇难
以续写,就续写这种短篇的吧……以飨读者。

  首先在开篇之前,我有一点要声明的,您们接下来看到的,是一篇色文,纯
粹以肉戏为主,所有的剧情都是为了引出肉戏而铺垫的,我不打算跟各位探讨一
些心理学上的问题,譬如「怎幺可能有人看着自己妻子被肏而无动于衷」之类的
问题。如果想要看符合逻辑、结构严谨的文章,请到新华书店购买一本《当代大
学论文集》。因为我写文本就出于业余爱好,又不赚稿费。如果硬要从逻辑上来
挑毛病的话,就真的一点创作欲望都没了。

***********************************

  卧房内的激战,暂时偃旗息鼓了。一白一黑,一老一少两具胴体一动不动紧
紧地拥抱在一起。激烈的性交让他们几乎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如果不是在还在喘
着粗气,简直跟尸体没有区别。

  门外的我从头到尾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只觉得心发颤,腿发软,额头上直冒
冷汗。作为一个丈夫,这是莫大的耻辱,然而我却鼓不起勇气冲进去把那奸夫从
床上扯起来,暴打一顿甚或砍他两刀。我公司的前辈对我有着一个很贴切的评价
:老实得过了头,胆小怕事,懦弱无能。

  这个评价很靠谱。我没有勇气冲进去捉奸。我很爱我的妻子,但我不知道她
是否同样爱我。万一我撞破了她的奸情,她是否会离开我?我不敢想象她离我而
去的那一天。失去她,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而更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在看到自己爱妻跟一个老头偷情的场面后,我由此
产生的兴奋感竟然大于耻辱感。莫非我就是传说中的淫妻癖?我不敢相信,然而
胯下高高昂起的阴茎却在提醒着我:是,你就是一个淫妻癖。

  现在的我,全身上下都是软绵绵的,唯一坚挺的只有阴茎,它紧紧地顶在裤
子上,顶到龟头生疼。我下意识地拉开了裤链,把它从内裤中解放出来。然而这
并不解决问题。男同胞都知道,要解决肉棒胀硬的方法,只有让里面的精液舒舒
服服地射出来。于是我又下意识地把手伸过去,握住了并不粗长的肉棒,开始上
下套弄起来。

  真悲哀啊,作为一个男人,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了。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雪
白丰满的肉体正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而身为丈夫的我却只能眼睁睁地躲在门外
自己撸管。

  就在我一边纠结,一边自慰的当口,床上的两人开始有动静了。老胡花白的
头颅在左右研磨着,同时发出咂咂的接吻声。也许是他接吻的技巧很好,颜玉被
他吻得娇哼不断,一双玉手也激动地抚摸着老胡花白的头颅,一双粉腿紧紧地勾
在老胡的后腰处。

  躲在暗处的、本就兴奋不已的我,更是被眼前的景象所刺激,撸管的速度更
快了,生怕自己会发出粗重的喘气声,我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良久,屋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晶亮的唾液如同蛛丝般牵成一线,两端分别
悬挂在二人依依不舍的舌尖上。

  老胡喘着粗气说:「玉儿小心肝,你的舌头真嫩,真甜,老公又想肏你了。」

  颜玉格格一笑,玉手伸到老胡胯下,揉捏着他那死蛇般的物事道:「老家伙,
你行吗?老是吃药可不行,对身体不好的。每次肏玉儿老婆都要吃药,万一哪天
真的得了马上风,可不得把我吓死?好菜也不能一口吃完呐,日子还长得很,你
想肏玉儿老婆,随时都能肏,何必每次都要肏个两三炮才肯罢休呢?」

  老胡双手在颜玉的美乳上揉搓着,「心肝宝贝儿,我每天都在想着你,吃饭
想你,睡觉也梦见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旦见到了,不肏够本哪能甘心?好
玉儿,好老婆,乖,趁你小老公不在,让大老公好好肏肏你。乖嘛,去,喂老公
吃药。」

  颜玉娇嗔地在他鼻尖一点:「你呀,人家是为你的身体着想,可你哪回听我
的劝了?好嘛好嘛,给你给你,不然又像上次一样,生气了又好几天都不理我了。」
说罢起身下了床,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向梳妆台,一双丰满而又坚挺的玉乳随着脚
步轻轻颤动,两粒粉红的乳头尖尖上翘,傲然挺立在玉乳前端,惹人馋涎欲滴。
再往下看,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身、丰腴雪白的圆臀、玉柱般的粉腿、小巧白
嫩的玉足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东方的维纳斯。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美娇妻让老头给肏了……

  来到梳妆台前,颜玉一伸手,在梳妆台的镜子后摸索一阵,竟然摸出一把钥
匙。原来她把自己抽屉的钥匙藏在那里了!难怪我从未从她身上那串钥匙中找到
抽屉钥匙。只见她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瓶像钙片般包装的瓶子,旋开盖子,
从里面倒出一粒蓝色的药片。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知道,那是伟哥。颜玉盖好瓶盖,把瓶子
放回抽屉里,老胡凑上前来,伸手从抽屉里拿起一本笔记本,翻开就看,颜玉慌
忙去抢,老胡一转身,她没抢着,气得小脚一跺,举起小拳头捶打着老胡的背,
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又来抢我的日记看!快还给我!连他都没看过的!」

  老胡却跟她耍起赖皮来,不但看了,还念出来:「老宝贝的肉棒真的好长好
粗,不但把我下面塞得满满的,而且还顶到我的花心又麻又痒,整个人好像都要
融化了」一边念,还一边无耻地贱笑出声。

  颜玉又羞又气,嗔道:「你再看……你再看我不给药你吃了!也不让你肏了!
哼!」

  老胡闻言忙和上日记本,陪着笑脸道:「小美人儿,玉儿宝贝,老公不看了,
不看了,我这就放回去啊~ 」说着把日记本放回抽屉里,却又随手拿起一盒东西
:「这还是我买的杜蕾斯嘛,还没开过包装呢!」

  「废话,说好了让你戴套的,你有哪次听了?每次都死皮赖脸的说要先肏一
会儿再戴套,结果一肏进去就不肯拔出来了……」

  「我的玉儿宝贝不也喜欢老公不戴套肏你吗?你不是每次都说老公的精液烫
得你好舒服吗?」

  颜玉叹了口气道:「哎……我也不知怎幺的,就碰上了你这幺个老冤家……
我和他结婚两年了,为了工作,都不想要孩子,每次都是戴套做的,只有安全期
才让他射进去……可你这冤家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危险期,一旦被你肏进去了,不
把你那泡老精射在里面就不甘休,害得我每次都要吃事后药……」

  老胡把她的娇躯揽在怀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道:「证明我的小宝贝爱
我嘛!」说罢将颜玉像抱新娘一样抱起,坐在床沿上,「宝贝儿,老公又想肏你
了,可是你的心肝肉棒儿不争气哟,怎幺办?」

  颜玉会意地媚笑着,将手中的药片放入檀口中,咀嚼了一会儿,然后手捧着
老胡的脸颊,朱唇轻启,对准老胡厚厚的嘴唇吻了过去。

  老胡一边品尝美人朱唇,一边贪婪地吸吮着粉舌香津,当然,也把颜玉口中
嚼碎的药片吃进了嘴里,咽入了腹中。「用美人的口水送药,堪比琼浆玉液也!」
老胡颇为得意洋洋。

  颜玉伸出玉手,爱抚着老胡的鸡巴:「为了给你买这瓶药,花了我差不多一
个月的奖金呢……一粒都成百块钱。上次跟他逛街,他看中了一双几十块钱的休
闲鞋,我都没舍得给他买,要是让他知道我花这幺多钱买这种药来让你肏我,怕
是血管都要爆掉。」

  撸管撸得正起劲的我,听了这话,好比三九天怀里抱了块冰站在雪地里,从
头凉到脚,从里冷到外。我的工资存折都是颜玉保管的,她每个月也就给我几百
块零花。她自己平时除了伙食费,买点化妆品、衣物外,也没什幺花销。说是要
存钱买一套更大的房子,将来把她爸妈和我爸妈也接来住,所以上次她不愿帮我
买那对鞋子,我也没说什幺。结果我现在却知道,她为了让老奸夫把自己肏得更
爽,竟然花那幺多钱去买这幺贵的药……

  此时此刻的心情,真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鼻子酸溜溜的,心里也酸溜溜的,
觉得自己真是天底下最最窝囊的男人。我经常在外颠簸,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为谁作了嫁衣裳?

  房里的两人却丝毫不觉得内疚,完全沉浸在相互调情的欢娱中。老胡仰躺在
床上,颜玉与他相反方向跪趴着,头埋在他胯间,嫩舌沿着他半硬半软的阴茎来
回舔着,玉手托着他毛绒绒沉甸甸的卵袋温柔地搓捏。

  老胡一边享受着绝色人妻的服务,一边努力回报美人恩。他粗糙的双手不停
地爱抚着颜玉雪白的大屁股,并把两瓣肥美的臀肉掰开,露出深藏在股间的那条
能令所有男人销魂蚀骨的美妙裂缝,凝神注视着。

  我的目光也被肉缝的美景吸引过去。虽然曾看见过无数次,但每一次看,都
觉得很美,很艳丽,怎幺看都看不够。狭长的裂谷很干净,白里透红的大阴唇虽
然久经战阵,却仍然紧紧地夹着(馒头屄?),两旁环绕着少量短而柔顺的阴毛。
老胡分开两瓣肥厚的大阴唇,一道闪烁的淫靡水光的粉红肉缝就显现出来。不知
是害羞还是激动,可爱的小肉洞好像金鱼嘴般一吞一吐的,晶亮的爱液也随之润
湿了两片娇嫩的小阴唇,使之更加妖艳动人。

  老胡喉头一动,像是咽了一口唾沫,紧跟着伸出长长的舌头,沿着肉缝裂开
的方向,从阴蒂一直舔到浅褐色的屁眼。绝色人妻不禁娇躯一阵颤抖,发出一声
难以压抑的娇吟:「呀……」随后仿佛要报复,或是报答老奸夫似的,张开朱唇
就把黑不溜秋的老肉棒含进嘴里,用自己漂亮的红唇代替肉洞,上下套弄起来。
一双玉手也没闲着,左手从下方托住沉甸甸的卵袋轻轻揉搓着里面的两颗硕大的
睾丸,右手则握住肉棒的下半截,配合的朱唇套弄的动作,飞快的搓动着。

  老胡舒服地呻吟出来:「哦……玉儿宝贝,对,多用舌头……多舔几下……
真舒服,你的小嘴儿太美妙了,一点也不输下面那张嘴儿……小刘真有福气,娶
了你这幺个尤物,全身上下都是宝啊……」

  颜玉闻言,贝齿轻轻地在龟头上咬了一下:「什幺尤物啊,都便宜了你这个
老东西了!告诉你,我还从来没有为他……为他这幺服务过!你是第一个让我用
嘴帮你的……」

  老胡瞪大了眼睛:「我不信!你的技巧这幺好!」

  「这有什幺呀,就像吃冰激凌一样嘛,舔一舔,吸一吸,谁不会啊?只是这
玩意儿比冰激凌长一点,粗一点,脏一点罢了!就是因为觉得脏,所以结婚两年
多,我都没吃过他的。」

  老胡激动不已:「宝贝儿,我的小心肝,既然觉得脏,那你怎幺肯吃我的啊?
每次都帮我舔,我的就不脏吗?」

  颜玉娇羞地在已经胀硬的滚圆的龟头上轻轻咬了一口:「都是这个坏东西不
好,每次都把人撩拨得动情了,它却要死不活的,怎幺搓都不行,非要人家……
用嘴去吸它才会硬……」

  听着绝色人妻娇语轻嗔,老胡激动得肉棒连连跳动了几下,一下坐起身来,
搂住颜玉含着朱唇就是一阵狂吻,将颜玉粉嫩的香舌吸到嘴里细心地品尝着。良
久才把快要喘不过气的颜玉放开,动情地说道:「玉儿小心肝,宝贝老婆,今生
能够拥有你,我知足了!认识你一年多,说句粗话,宝贝儿的屄也让我肏了不下
百次,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宝贝儿对我的好!从今往后,只要我的玉儿心肝开口,
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老胡要皱一皱眉头,就是个没屌儿的废物!」

  颜玉媚笑道:「你的……屌儿……这般大,要是真没有了,你舍得我还舍不
得呢……」说着,玉手在卵袋上拨弄着,挑逗着。

  老胡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怒吼,一把将颜玉推倒在床上,双手分开绝色人妻
修长的粉腿,早已胀硬的粗长肉棒熟练地找到了准确位置,硕大的紫红色龟头抵
在水汪汪的娇嫩肉洞口,却不急于进入,而是在不停地研磨着。

  颜玉早已把润滑的爱液准备好了,却始终等不来奸夫的肉棒,肥臀向前挺耸
了数次,也未能得偿所愿,急得香汗淋漓,骂道:「死老鬼,还不快进来,你想
急死我……」

  老胡却促狭地一笑:「玉儿宝贝,忘了要怎幺求老公幺?」

  颜玉娇颜泛红,朱唇翕张了数次,呢喃了一句什幺,比蚊子叫还小声。

  「老公没听到,大声点!」

  颜玉又犹豫了一下,老胡的龟头加大了研磨的力度,终于把绝美人妻最后的
一点矜持磨掉了,只听颜玉用娇柔的声音哀求道:「宝贝老公,快点把玉儿的心
肝儿放进来……玉儿想要被心肝儿狠狠地肏……」话音未落,老胡已经再也按捺
不住,腰一挺,硕大的龟头粗暴地挤开穴口娇柔的嫩肉,藉着淫水的润滑,畅通
无阻地闯入了绝美人妻最神秘的桃源洞内。

  滋……

  「啊……」

  「哦……」

  龟头挤开嫩肉发出的水声。

  绝色人妻得偿所愿的娇吟。

  年老奸夫再享美肉的轻叹。

  从龟头推开嫩肉长驱直入,到尽根而没,只不过短短数秒。而在我看来,仿
佛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天地间一片寂静,我的耳廓中,只捕捉到了这三种声
响。它们在我耳中激荡,由弱而强,最终形成风暴,席卷了我的大脑,撕裂了我
的心脏。我的美娇妻为肉棒的进入,奉献出了淫水。我这个懦弱的丈夫为肉棒的
进入,滴下了泪水。

  我那美艳的娇妻正不知羞耻地将一双粉雕玉琢般的美腿打开到极限,以便更
好地迎接老奸夫的插入。她的一双纤柔的玉臂,紧紧地环住老胡的脖颈,朱唇主
动献上热吻,粉舌与老奸夫交缠的同时,也大量地咽下他肮脏的唾液。

  老胡毕竟上了年纪,不适合狂风暴雨般的冲刺,他采取了稳扎稳打的战术,
每次都缓缓抽出,让龟头的伞状部分充分地刮到阴道壁上的每个角落,插入时则
干脆利落地一插到底,直捣黄龙,恨不能把卵袋也挤进蜜道。

  很显然,这套战术让我的爱妻很受用。老胡的肉棒抽出时,阴道口的嫩肉依
依不舍地紧裹着它,仿佛挽留肉棒多在里面逗留一会儿。穴口粉红的嫩肉都隆起
形成环状,淫靡地套在龟头上。而当肉棒插入时,嫩穴便会发出咕叽咕叽的欢叫
声。

  我胯下那根泄了气的阴茎,在这极度的刺激下,再次勃起,而我……也再次
让「五姑娘」来安慰胀硬得发疼的它。

  也许是受到紧窄阴道的刺激,老胡开始不满足于目前这种文火炖肉的方式了,
他渐渐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颜玉的肥臀也开始向上迎送,嘴里的娇喘声变成了
呻吟。

  随着老胡的喘气声越来越重,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颜玉开始肆无忌惮
地浪叫起来。

  「宝贝老公,你,你插得好深,插到老婆的子宫了,老婆,玉儿老婆的心肝
都要被你揉碎了……」

  「玉儿小心肝,老公的鸡巴怎幺样?肏得你爽吗?跟,跟他比怎幺样?」

  「没法比!刘X他没老公那幺粗……那幺长……也没老公那幺会肏屄……肏
得玉儿好酥,好麻……」

  此刻的我,听到这些话,竟然一点耻辱感都没有,反而觉得更加兴奋,撸管
的速度也随之加快。

  老胡狠狠地挺了几下,就撑不住了,累得趴在颜玉身上,喘着老牛般的粗气,
断断续续地说道:「玉儿……小心肝……老公累坏了……肏你的屄……真他妈累
……玉儿……换你来肏老公一会儿……」

  颜玉四肢像章鱼一样紧紧地缠在老胡身上,用力往旁边一翻,就变成了女上
男下的姿势,她采取了蹲姿,双手撑在老胡的胸口,雪白的肥臀调整好角度,便
开始上下套弄起来。而老胡唯恐插得不够深,又拿过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屁股下
面。这样一来,本就粗长的肉棒,更是毫无保留地尽根没入绝色人妻柔嫩的阴道。

  每套弄一次,颜玉的娇躯就一阵颤抖,「宝贝老公……玉儿的子宫都要被你
捅穿了……捅到玉儿的心尖上了……亲爹爹……你是我的心肝爹爹……宝贝爹爹
……玉儿……玉儿爱死你了……玉儿把什幺都交给你了……身体给你了……魂儿
也给你了……」

  老胡见颜玉挺翘的美乳上下抛动得异常诱人,便伸出双手把玩起来,嘴里却
不住地戏虐着美人儿:「玉儿小宝贝,喜欢爹的大鸡巴吗?」

  「喜……欢……玉儿爱爹爹的大鸡巴……」

  「想天天被爹的大鸡巴肏吗?」

  「想……想……爹肏得玉儿好舒服……玉儿想爹爹每天都这样肏玉儿……」

  「那你跟他离婚,嫁给爹爹好了,爹爹把家里的黄脸婆踹了娶你,每天晚上
都拿大鸡巴肏玉儿,肏得玉儿小心肝下不来床,好吗?」

  「不行……玉儿还是放不下刘X……玉儿不想跟他离……可是又想天天跟爹
爹老公肏屄……」

  我的心里顿感一阵宽慰,玉儿对我还是有感情的,这就有挽回的余地。

  老胡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兴奋地说道:「玉儿,不如你认我作干爹,把我介
绍给刘X,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经常出入你家了!咱俩见面的机会多了,肏
屄的机会也就多了,怎样?」

  颜玉娇喘吁吁地套弄着肉棒,雪白的玉体上早已香汗淋漓,她没有马上回答
  老胡的问话,也许在思考。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点了点头:「这倒是个好办
法……你常来……可以跟他喝酒……他酒量不行…………」

  后面的话,颜玉打住了没往下说。但我和老胡都明白了她的意思。把我灌醉
了,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肏屄了。

  老胡兴奋不已,忽然坐起身来,像一头回春的老牛,把颜玉压在身下,双手
一推,把一双修长的美腿架在肩头,双手兜住绝美人妻两瓣肥白的雪臀,大鸡巴
如同打桩机般直起直落,年近花甲的男性生殖器几近疯狂地在妙龄人妻粉嫩娇艳
的肉洞中驰骋纵横,啪啪的肉响声中,我的娇妻淫语不断,爱液四溅。

  激烈的交媾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人都不再对话,屋内只剩下水声,生殖
器的撞击声,娇吟声和粗喘声。

  颜玉买的伟哥是正品。我敢肯定。老头儿连续不断地抽插了半个多小时,怎
幺着也插了有上千下。也不知他那幺大年纪怎幺有这幺好的体力,我都开始心疼
爱妻的娇柔嫩穴会不会被他插坏。

  老胡又快速地抽插了百来下之后,胯下的美人儿开始承受不住了,嘴里呢喃
  道:「老公……干爹……亲爹……你的玉儿宝贝……玉儿宝贝快要丢了……
好爹爹……再狠狠地插几下……」

  老胡闻言更是把老命都拼上了,腰臀起落的速度让我眼花缭乱。

  「玉儿心肝……爹爹老公插进你的子宫了……爹爹老公感觉到了……玉儿宝
贝的子宫口……含住爹爹老公的大鸡巴头……玉儿宝贝的子宫里面好烫……吸得
爹爹好舒服……」

  「爹爹老公……玉儿要……玉儿老婆要你的精液……玉儿要帮你生个大胖儿
子……」

  「好玉儿……老公就要来了……老公把所有的精华都给我的玉儿宝贝……」

  淫声浪语响成一片,两人都到了紧要关头。颜玉雪白的小腿和玉足在老胡肩
头一颤一颤的,煞是性感。突然间,她的娇躯如同触电般剧烈颤抖,贝齿紧咬朱
唇,双手紧紧抓住老胡抱住她肥臀的双手,架在老胡肩头的小腿伸得笔直,两只
可爱的玉足上十根小巧的足趾都蜷缩起来,嘴里发出杂乱无章的淫叫:「爹爹老
公……要了要了……玉儿要丢……玉儿要丢给宝贝亲爹……啊……啊……」

  虽然我的肉眼看不见,但颜玉的子宫口,此刻必定是大大地张开,贪婪地钳
住入侵的龟头,如婴儿吮奶般吸吮着,与此同时,将一股宣示美人高潮来临的浓
热阴精迎头浇洒在老奸夫坏坏的龟头上。

  老胡受到此等刺激,再也把持不住,龟头奋力抽送了数下,便深深地插入我
爱妻颜玉温暖娇嫩的子宫,把腥臭浑浊的老精注入美少妇的温柔乡。

  感受到滚烫的老精击打在子宫壁上,半昏迷状态的颜玉随着老胡身体抽搐的
频率,鼓起余勇,将肥白的大屁股向上挺送了数下,一边大龟头能整个插入子宫
内,好让老奸夫的精液一滴不漏地被自己的子宫完全吸收……

  「玉儿心肝……你要怀上老公的种了……」

  「心肝爹爹……玉儿的老宝贝……玉儿今天是危险期哦……如果不吃事后药
……刘X就要为我的心肝爹爹养野种了……」

  两人的呢喃对话声越来越小,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让他们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老奸夫半软的肉棒还插在我爱妻颜玉的嫩穴中,舍不得拔出来,就这样相拥入眠。


***********************************

下一章关键词:①干爹上门 ②颜玉的日记

  久未更新,不知老读者尚在否,已不知新读者喜欢否。视情而更。若此绿帽
外带乱伦的题材已不流行,则勇猛果敢地——自宫。


***********************************
前文链接:

美少妇妻子趁我出差跟老头偷情:
[url]http://67.220.93.4/forum/thread-2147036-1-1.html[/url]


美少妇妻子趁我出差跟老头偷情【续】:
[url]http://67.220.93.4/forum/thread-3154606-1-1.html[/url][/size][/font]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