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给上司下了春药】(十三)

第一文学城 2021-02-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MRnobody
      作者:MRnobody 2015/04/28同步发表於: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十三)



     
作者:MRnobody
2015/04/28同步发表於: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十三)

  晚上九点多,我觉得自己已经等得快要发霉的时候,楚湘怡打来了电话。

  「嘘~~」接听的第一时间,我就把她的话堵在信号那头:「你什么都不要
说,只要听我说话就好。听到了就嗯一下。」

  「嗯。」那边传来湘怡的声音,呼吸急促,听得出她有多紧张。

  「现在,首先关掉监控。吴锦泉的电脑应该没关,怎么操作我教过你的。记
住,关掉之后还是别说话,向我嗯一下就好。」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过了一会,又传来轻轻的「嗯」声。

  「现在,湘怡,仔细地在办公室里找。还有一个摄像头,我刚刚想到的,一
定还有一个摄像头!」

     ***    ***    ***    ***

  「楚湘怡偷了老吴的钥匙,你究竟想让她干什么?」那天小张打电话给我,
一接通就劈头盖脸地喝问。

  「没什么,她要找证据,我总不能拦着她。」我轻描淡写地回答:「老吴很
信任你嘛,这事也跟你说。你告诉他什么了?」

  「信任个鸡巴!除了我,他还能找谁帮他干这些?我什么也没说,我跟他说
这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完全是因为楚湘怡自己的怀疑。但是我警告你,老吴已经
让我帮他又装了一台监控。这要真是你安排的,我劝你尽早收手!」小张气急败
坏的说着。他知道如果是我来安排,要拿到证据并不难。

  「放心吧,楚湘怡连手机都用不好,不会找到什么的。不过听你的语气,你
很害怕么?」我促狭的笑道。

  「废话,老子当然怕了!刘哥,别跟我说你没有自己的打算,我知道你的道
行,但是你确定自己真的要往坑里跳吗?」小张这家伙,果然是三个人里最不好
骗的。

  「小张,我们现在的通话,你有在录音吗?」我问他。

  「没有。你在录音!?」他语气惊惶。

  「呵呵,我是在录。」我沉下声音对他说:「事情发生以后,和你每次见面
与通话,我都在录。张崇武,你这个傻逼,从第一天揍了你之后,我就有足够的
证据揭发你和老吴了!」

  「什么!你……」

  「不要说废话,也不要问我为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没有这样做就行了。」我
打断他的话:「但是,现在没做不代表我永远不会这样做!张崇武,我随时都有
鱼死网破的决心!」

  「你想干什么?」他喘息了一阵,声音逐渐冷静下来。

  「没什么,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要楚湘怡。」我的语气也回复平淡:「但
是,张崇武,我从来没有原谅过你。」

  「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要问我这个,我现在手里关於你的证据比老吴还多,你尽可以去向他告
密,但是你保不住你自己!」我顿了顿又道:「你不是说希望我能弄倒老吴吗?
我现在在做的就是这件事,如果你肯乖乖配合,我可以保证最后还给你一个肚子
里没有孩子的徐婉,最终你也不必承担大的法律责任。其它的事情你不必过问,
只要告诉我,新装的摄像头在哪?连接哪台电脑?你有没有能力删除它保存的视
频?」

  「你先告诉我,我会受多大损失?徐婉会怎么样?」小张沉声问道。

  「唔……」我沉吟了一下:「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骗你。坦白说,你会有点
损失。如果有一天东窗事发,老吴手里的证据一个也留不住,你知道,警方的手
段可比我高,到时候要承担多大罪责,得看你能把多少责任推到老吴身上。不过
到时候我也会被提审,若互相配合的话,最后承担的责任应该会在你接受范围之
内。至於徐婉嘛……」

  「她会怎么样?」小张的声音冰得可怕。

  「她……可能会再被老吴上一次吧……听清楚,我说的是再。」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小张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把这句话说完。

  「还不清楚吗?老吴可以用升职来要挟你,同样可以反过来用你的待遇去要
挟徐婉。张崇武,你真是娶了个好老婆,为了你连这种事也可以做。嘿嘿……」

  「你是说……」

  「没错,孩子是老吴的。徐婉这几天被你弄得情绪都快崩溃了,才把这事情
告诉了我。你知道的,孕妇情绪波动大,啧啧,我的肩膀都被她哭湿了……」

  「刘子成!」小张失控地怒吼。

  「好了,不开玩笑了。徐婉我没碰过,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我懂。」我懒得
再逗他:「不过,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让你现在就去和她重修於好。她必须配
合我做一件事,这件事做完,徐婉会对你死心塌地,当然,前提是她不知道你做
了这些。而站在你的立场上,徐婉再出一次轨,对你更加内疚,等到事情真的被
捅破的时候,她才更有可能留在你身边。所以,你没得选择。现在,告诉我摄像
头的位置!」

     ***    ***    ***    ***

  湘怡能成功进入老吴的办公室说明小张终究还是选择站在我这边。按照老吴
的习惯,一定会在事后去观看视频来消遣。我假装疏忽,没有对湘怡提起,但我
知道她偷钥匙的行为已经被录下,老吴这么久默不作声,也没有换锁,应该是成
竹在胸,自信湘怡找不到什么证据,仅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看她究竟想做什么。

  无知的人,真是可笑!老吴不会毫无防范,应该也利用这个做了一些事情,
但不管做了什么,感谢他的轻视,现在是我佔了先机!

  湘怡那边的气息顿了一下,接着传来更急促的翻找的声音。这女孩很聪明,
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我们的疏忽所在,不需要我去过多解释。而我也不急着提示,
静静听着她的喘息,适时地给点建议。

  最后,那个隐藏在老吴书架中的摄像头终於被发现了,我指示着她关闭了电
源。

  「湘怡,现在可以说话了。」我对她说。

  「嗯,我现在要怎样做?」她颤抖的声音传来。

  「在吴锦泉的电脑里找到监控自动储存视频的文件夹!从空间大的磁盘开始
找!」我开始指挥着她在老吴的电脑里寻找。那个文件夹并不难找到,但是,楚
湘怡不会找到她想要的东西,老吴不会蠢到那种地步!

  「没有……」半小时后,楚湘怡的声音几近崩溃地对我说。

  「怎么会这样……」我的语气全是不可置信和泄气。

  「怎么办?怎么办……」为了这唯一的机会,湘怡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是
现在这希望宣告落空,她的声音苦楚得令人心酸。

  「湘怡,听我说,不要着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我安慰着她:「现在把
那个文件夹里面所有的视频文件都删除,把办公室整理好,赶紧离开那里。我不
知道另外一个摄像头是连接哪里的,搞不好现在你已经被发现了,吴锦泉正在赶
过来!」

  「嗯。」楚湘怡已经乱了方寸,完全听从着我的命令。隐藏的摄像头连接在
老吴锁在保险柜中的笔记本电脑里,他最早也要到明天才会发现视频,其实并不
需要担心。

  「对了,你身上香得很,以防万一,走的时候把窗户开一条小缝。」我又叮
嘱道。

  「嗯。」湘怡答应了一声,暂时挂掉了电话。半个多小时后,我看到她的身
影从公司大楼离开,然后又收到了她的电话。

  「湘怡,别着急,先回家去休息,给我点时间,我再想别的对策,千万不要
绝望!相信我!」

  那边她的哭声不停,我心碎,但并不方便立刻与她见面,只得哄着她,劝她
先回家。

  挂掉电话,我深吸几口气,转过头去对上身边男人不解的目光。

  「我不懂,她都一无所获,你还下去干什么?」他问我。

  「不是没有别的方法,但是她是个女孩子,又固执得很,全交给她太危险,
我不放心。」我淡淡地笑着回答:「接下来就要拜託你了,高大哥。」

  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告诉他当初他一时贪小便宜的行为已经促成了一起
恶性迷奸案,再加上三千元的诱惑,足以让他配合我做一件他力所能及的事。

  我身上绑好了绳索,戴好手套,从顶楼缓缓降下。嘿,看电影里那些侠盗们
这么干觉得挺刺激,但是自己真实地体验一把,才知道夜风在耳边呼啸的感觉有
多吓人。还好公司大楼一共只有二十八层,不需要降很多距离,很快我就来到老
吴的窗边,打开窗子钻了进去。

  老吴的电脑是年初时候我新帮他配的,配置绝对高端,要恢复数据也很快,
花不了我多少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做了一些其它的事情。

  饮水机的水桶好像是刚换上,水还很满,天助我也。不需要去注水,只要直
接把水桶卸下,把东西加进去再归位就好。

  老吴火气旺,喜欢喝冷水;徐婉是孕妇,会尽量只喝热水。这些我以前不在
意,但现在都调查得无比清楚。我把研磨好的药粉精心地涂抹在热水出水口里。

  网络是个好东西,通过那两粒药上的字母标识,我轻松地查到了它们的成份
和服用说明,除了有强烈的催情作用之外,对孕妇的副作用也是非常厉害。虽然
对不起徐婉,不过都无所谓了。要怪,就怪她没找个好男人吧!

  事情做完,数据也恢复得差不多,我不管有用没有,把老吴电脑的几乎所有
文件全部拷贝进移动硬盘里。在这个空档,我又查了点其它的东西来打发时间。

  折腾了接近三个小时,我删除掉老吴电脑中原本就已被清除的文件,只留下
湘怡删掉的那些,安装了云客户端,将同步文件夹设置为监控自动储存录像的那
个,清理了安装记录,删掉所有图标,关闭掉所有提示,将安装目录设为隐藏。
确认再没有留下什么破绽之后,我拔掉移动硬盘,插上U盘,运行程式。

  机箱里传来硬盘超负荷运转的「嗡嗡」声,越来越响,电脑屏幕上鼠标的移
动也越来越吃力,卡顿越来越严重……终於,几分钟后,「砰」的一声轻响,屏
幕变成蓝色,满满都是白色代码。这样子明天老吴上班时只会以为是系统忽然崩
溃,不会怀疑监控被人关闭过。当然,这拖不了多久。

  我爬上窗台,用力拽了两下绳子,十几秒后缓缓升起,临离开时我关好了窗
子。


  回到楼顶,我整个人像是虚脱般无力,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成了吗?」

  「成了。」我回答姓高的家伙:「不过今晚咱俩可别想下去了。」

  「那当然,毯子我都带来了。」他嘿笑一声,拿出两条髒兮兮的小毯子。

  已经不记得上次这样躺着仰望星空是什么时候,但是那时候的我,心里应该
还是纯净的吧?

  楼顶的夜风很大,但吹在此刻心脏剧烈跳动的我的脸上,感觉很舒适。事到
如今,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真的做了这一切。

  以前看新闻时,总觉得那些罪犯是要多么的心狠手辣,要有多硬的心理素质
才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只要欲望够强烈,有些事做起来是
没有感觉的。虽然过程中会很紧张,但是只要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结果,不去想
自己会害多少人,不去想是否正确,只要按照计划一步一步地实施,就像在做一
件正常的工作一样,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罪恶的感觉。

  「高大哥,睡着了吗?」身旁的男人一直默不作声,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竟
忽然很想跟他聊聊天。

  「没有,这样子哪睡得着啊?」他看我也没睡,叹了一声,递给我一根烟。

  「高大哥,我不是怪你啊,就好奇问一句。」风很大,我打了几次火才把烟
点着:「你知道那姑娘被人迷奸的时候,觉得内疚吗?」

  「内疚,怎么不内疚?」他沉默了一会才回答:「但是,不怕你笑话,比起
内疚,还是害怕佔主要。」

  「那你如果事先知道的话,还会做这事吗?」我又问道。

  「事先要是知道,谁还敢做那种事?那可是伤天害理,为两百块害了一个姑
娘,不值当!」他狠狠吸了口烟,坚决地说。

  「那如果不是两百块,而是两百万呢?」我再问。

  「嘿嘿……」他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高大哥,假如,只是假如啊!」我看着闪烁的星空说:「假如我现在告诉
你,今晚上我干的事其实不是什么好事,不一定是为了那姑娘讨回公道,你会怎
么做呢?」

  「这个嘛……」高大哥低下头来抽了两口烟,沉思了一会:「这种情况下,
老哥也不跟你说瞎话。就算你真那么说了,我也还是跟商量好的一样,明天早上
咱俩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为什么?」我微笑着看他。

  「唉……」他挠挠头:「不瞒兄弟你说,老哥年轻的时候,对别人也是热情
很,说真的,不比你差。但是现在的人啊……以前是只有家人可靠,但现在的社
会,连老婆也可能跟别人跑了,儿子也可能娶了媳妇后回来图谋你的家产,真的
没什么人能完全相信了。

  以前老哥我对谁都实诚,把朋友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从不推诿,也不耍奸溜
滑。可是呢,这么多年里,我自己有事的时候,总是找不到能真心帮我的人,还
被人算计过几次。渐渐地我也就琢磨出来了,这世上,只有吃进嘴里的、揣进兜
里的才是真的,其它的东西都是狗屁。你刚才问我如果事先知道的话还干不干那
事,我是绝对不干!但是,如果不知道,下次有人再给我两百块钱让我去他们公
司转一圈动动嘴皮子,我还是会干。」

  「嘿……大哥你这话倒说得实在……」我把烟头扔在一边,看着它立刻被大
风卷走,在黑暗中坚持了一会就寂灭无光。

  「说实在的,兄弟。」他拍拍我的肩:「听老哥一句劝,你就是真的拿到证
据,也别交给警察。当然这话里存着私心,虽然你说这事就算捅开了,我完全不
知情,也不用负责任,但是搁到谁心里,摊上这种事也难免害怕,能神不知鬼不
觉的最好。话说回来,我虽然不懂法,但真要到那个时候,兄弟你绝对不会没事
吧?到头来是给别人出了气,自己落得一身骚,何苦呢?」

  是啊,何苦呢?

  「大哥,我问你,我能相信你吗?」我轻轻问他。

  「能!怎么不能!」他沖我拍着胸脯。

  我笑了,没再理他。

  一个只是共同背负了一桩罪的人,一个利益相同却又有着冲突的人,一个参
与了设计,在不知情中害了我的女神的人,就只是因为这么一件事,我就可以相
信他吗?

  不会的,在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还是没办法完全相信他。我甚至能确定,
如果有一天小张要做什么来害我,再次找到他的时候,只要拿出足够的威胁和诱
惑,他还是会立即倒戈。人啊,真是虚伪的东西。

  小张也是,老吴也是,高大哥也是,楚湘怡也是……

  那个女孩连续问了我两次同样的问题,却永远保持着对我的戒备。我懂,没
有人会真的去相信一个伤害过自己并且可以随时再给自己带来伤害的人。但是,
我想要那份信任,真的很想……不过,得不到的吧?

  清晨,天还未亮的时候,我们换了衣服,把所有工具在楼顶广告牌的夹缝中
藏好,默默等待时机,混进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离开,再不联系。

  我给徐婉打了电话,告诉她小张今天早上不会来上班,但不知下午会不会回
来,最好早点去老吴的办公室,我会在公司不远处等着接应她。需要接应吗?鬼
他妈知道!

  我又给楚湘怡打了电话,她的声音很疲累,似乎一夜没睡,每一个字都心酸
无比。我轻柔地安慰了几句,跟她说现在不知道老吴那边是否知道了昨晚的事,
让她先不要去上班,我这两天要处理一点其它的事情,很快就会去看她,到时再
商量怎么办。她轻轻答允了。

  我径自回了家,整整一夜只是稍微瞇了会,但现在我的精神是前所未有的饱
满。迫不及待地开了电脑,二十多秒的开机时间几乎让我焦急的狠狠踹它一脚,
几乎是桌面刚出现,我就立刻将移动硬盘插入了USB口。

  我没有失望,那些视频中有我需要的一切东西。我颤抖着手,将它们按照日
期排列,把湘怡被迷奸那天的那些拖进播放列表。

  这是办公大厅里的监控录像,每个摄像头记录着不同的角度,其中的两部份
特别清晰地拍下了小张给我药和我把药粉加入咖啡的画面。看到这里,我知道小
张已经被我牢牢攥在手中。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什么重要的,我匆匆浏览了一遍,找到湘怡取到钥匙那天
的视频,里面会有让我心碎,但是又发疯地想看到的东西。

  尽管从未问出口,但我在心里已经无数次想像过那天发生的事,此刻终於亲
眼看到,我的心跳急速得让我有点喘不上气。

  「笃笃笃!」先是敲门声,老吴的鼠标点了几下,然后喊了声进来。

  楚湘怡款款而入,没有料到访客竟是她的老吴脸上十分惊讶。

  「啪!」湘怡反锁上房门,然后在老吴还没开口的时候就说道:「吴经理,
我想清楚了,我想要那个职位!」

  「湘怡,你愿意原谅我了?」老吴惊喜地噌的一下站起身,搓着双手离开座
位。

  「嗯。」湘怡点头:「我想明白了。这件事,你和我一样都不知情,都是被
设计的,我没理由把罪责全归在你身上。而且……这几天你对我的种种,我能看
到你的愧疚和诚意。我想,如果你那天说的话算数的话,我是可以原谅你的。」

  「算数!当然算数!湘怡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老吴兴奋得不能自已,
快步走到楚湘怡面前,似乎想要张开双臂拥抱她一下,但湘怡本能地躲开,他讪
讪收回了手。

  「吴大哥。」也许是对自己的临阵退缩有点懊恼,湘怡咬了咬牙,换了一个
更加亲昵的称呼,红着脸问道:「上回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