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暴力之王】 (第47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2-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闲庭信步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1/1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746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1/1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746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那是看上去很平常的一天,和以往一样,清姨在夜总会跳完艳舞已经将近是
凌晨两点了,回到更衣室,她换下暴露性感,全身上下带着亮片的舞裙,穿上自
己这套黑色的蕾丝绣花长袖衫和半身裙,配上黑丝和尖头高跟鞋。眨眼间,她由
一个性感奔放,浑身透着风尘气息的艳舞女郎变身为时尚而又妩媚,有着一丝高
冷气质的都市职场丽人的形象。

  这是一套香奈儿的最新款,价格不菲,可以说是清姨这几年来买的最贵的一
套衣服了,而且也是最富有女人味的一套衣服,虽然作为一个女人,她也是天性
爱美的,但一直迫于生计以及节省攒钱的想法,她穿的最多的是那种较为廉价,
也便于活动的休闲运动装,偶尔也穿裙装,但也是样式非常普通的那种,像现在
这身充分展示女人味并且还是价格不菲的品牌衣服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之所以有了这样的变化当然是因为现在有了迈瑞,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清
姨现在无论是衣服还是妆容都比以前有了极大的讲究,她想让自己更加的吸引迈
瑞,甚至有与芭蒂争宠的味道在里面。

  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迈瑞的花心,为了留住他的人和心,清姨一改以往的
消费习惯,不惜在衣服及化妆品上投入金钱,为的就是让自己时刻能吸引住这个
自己为之倾心的男人。

  清姨特意选择今天晚上穿这一身衣服回去是因为迈瑞又跟着他老大出去近一
个礼拜了,昨天打电话通知今晚十点左右可以回来,有近一个礼拜没有见面了,
她想见面时给迈瑞一个惊喜。

  想到等一会回到了出租屋,迈瑞看到自己这一身装扮时一定眼睛都直了,然
后迫不及待搂住自己,那一双大手抚遍自己身上每一个部位,最后掀开裙子……

  想到这里,清姨脸红了,她有意无意的将手探到小腹下,她腿上穿的黑丝其
实是开档丝袜,这可以说是她最大胆的一次尝试了,她完全可以想象当迈瑞掀开
她的裙子发现里面的秘密时会是怎样一副激动的表情!要知道迈瑞之前一直对她
的保守略有微词,不时的怂恿她更大胆,更开放一点,就像芭蒂一样,但她一直
都做不到。

  这一次,清姨算是鼓足了勇气,毕竟也有好些天没见到迈瑞了,她也想他了,
想他那极为英俊帅气的面容,还有那婉转承欢于他身下的快感和满足,清姨想给
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收拾妥当后清姨走出了夜总会,平时迈瑞不在的时候芭蒂一般都和她一起回
出租屋,不过今晚迈瑞十点回来,所以芭蒂很早就下班了,此时估计不知已经和
迈瑞欢好几回了,其实这也是清姨今晚仔细打扮,大胆突破自己的一个原因,她
不想让先她一步的芭蒂耗完迈瑞所有的激情。

  出租屋离夜总会不远,步行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到了门口,清姨掏出钥匙
打开了门,客厅里一片漆黑,这让她蓦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她很清楚芭蒂的
习性,她根本就没有随手关灯的习惯,以前每一次清姨后回来她都看到客厅,厨
房等地方灯光大开,而芭蒂却在卧室里呼呼大睡。

  如此反常让清姨第一感觉是家里没人,迈瑞和芭蒂肯定是一起出去了,心里
顿时一阵失望,与此同时,她随手打开了灯的开关,一百瓦的白炽灯瞬间照亮了
整个客厅。

  「啊!」

  清姨不由捂嘴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眼前一幕让她惊呆了,只见迈瑞躺在地
上,面目全非的都差点让她认不出来了,其眼角一大片淤青,鼻梁骨似乎都折了,
鼻子塌陷且斜歪到一边,鼻端下的血液都开始凝固了,但仍不断有小股的新鲜血
液流出来,嘴角也是血迹斑斑,至于整张脸更是肿的像猪头一般。

  除了满身血污,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迈瑞外,客厅里还有三个陌生的男
人,其中一个似是头子,深目鹰鼻,颧骨突起,是一个看上去约三十来岁的白人
男子,一身西装革履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手指交叉的握在一起,棕
褐色的眼眸正阴蛰的看着清姨,而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黑人壮汉,至于还有一
个男人,此时正站在清姨背后,手里握着一把枪。

  「你……你们是谁?哦,迈瑞,迈瑞……」

  清姨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她愣怔片刻后立即不管不顾的扑身到
迈瑞跟前,半跪着抱起他的头连连摇晃,嘴里更是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

  「哦……咳咳……」

  在清姨不停摇晃呼喊下迈瑞终于艰难的睁开眼睛,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这时又有鲜血从他的嘴巴里冒了出来,顿时又痛又呛,令他不禁是一阵咳嗽。

  见此情形,清姨知道迈瑞伤的不轻,不过应该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顿时心
下稍安,随即抬头愤怒的看着为首的那个白人男子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
把他打成这样?」

  「为什么?呵呵,这家伙玩什么女人不好,竟然敢玩我们老大的女人,这就
别怪我们对他不客气了。」白人男子冷笑道。

  清姨不由一怔,随即低头看向抱在怀里的迈瑞,他本来是微微睁开眼睛的,
见清姨低头看向自己时他的眼神一下变得闪烁起来,然后心虚的瞄向一边。

  很明显,白人男子说的都是真的,清姨心下是又气又恨又伤心,她之前还天
真的以为迈瑞有了自己和芭蒂之后就收敛了自己的花心,甚至有了彻底的改变,
现在看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还是原来那个到处勾搭的花心男人.

  然而恨归恨,看到迈瑞变成眼下这个模样清姨还是忍不住的心疼,同时她也
想到了芭蒂,于是下意识的四下张望道:「芭蒂,芭蒂呢?你们把她怎么了?」

  「你说呢?你的男人玩了我们老大的女人,你说我们老大要不要找回这个面
子?」白人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伸出食指勾住清姨的下巴。

  清姨自然受不了这种轻佻的动作,毫不客气的抬手拨开白人男子的那只手,
不过她的这个动作刚一做出她就感觉后脑勺被一根冰冷而又坚硬的枪管顶住。

  白人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因为眼前这个妞刚才看上去只是轻轻这么一拨,
似乎并没有用上力气,可他被拨中的手腕却感觉一阵难忍的疼痛。

  不过尽管有些出乎意料,但白人男子却并没有太在意,他只当清姨的力气比
一般女人大一些而已,他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警告道:「别激动,小心后面那家伙
的枪走火。」

  在枪口之下,清姨不敢轻举妄动,面色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心里却是又
惊又急,听这个白人男子的口气,芭蒂已经被他们带走了,而带走的后果是什么,
用脚指头也可以想得出来,而且自己也难逃厄运。

  果然,只见白人男子站起身来道:「走吧,我们等你等到现在也浪费了不少
时间,得抓紧时间了,免得让老大不高兴,不然到时吃亏的还是你。」

  没等清姨有所回应,她身后那个持枪男子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强行将她拽
起身,这让本来靠在她怀里的迈瑞又一次直挺挺的跌躺在了地上。

  白人男子厌恶的踢了踢迈瑞的脑袋,然后对身边的那个黑人壮汉道:「把这
家伙处理了,手脚利索点,别引起大的动静,你也知道老大的脾性。」

  「我知道了,放心吧。」

  说着,黑人壮汉伸出他那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揪住迈瑞的衣领,提起像拖死狗
般的将他向外面拖去,而他则发出恐惧的哀嚎:「别……别杀我……求你们……」

  这时,清姨已经被那个持枪男子强拽出了屋子,白人男子紧跟其后,没一会,
迈瑞也被黑人壮汉在地上拖行着出来了,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其实就算有人,谁也不会多管闲事,毕竟这里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大家早就见怪
不怪,更不会为不相干的人出头而引火烧身。

  持枪男子强拽着清姨朝几米之外的一辆轿车走去,在其旁边还停着一辆皮卡。
很快,清姨就被强拽到轿车旁,而迈瑞也在哀嚎求饶声中被拖行到皮卡的后斗旁。

  「哦,求求你们,别杀他!」清姨扶住车门转身哀声求道。

  「别废话!」

  持枪男子狠狠推搡了清姨一把,而那边的黑人壮汉也从皮卡的后斗拿出一只
很大的麻袋,抖了抖,随即将麻袋口子套住迈瑞的头,尽管他极力挣扎哀嚎,但
在黑人壮汉的摆弄下他就像一只鸡似的很轻松的就被完全装入袋子里,随即麻袋
口子被扎紧,拎起抡臂一甩,被装在麻袋里的迈瑞就被扔到了皮卡的后斗上。

  黑人壮汉拍了拍手,一脸轻松的吹了吹口哨,正欲转身上车时他忽然听到背
后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就传来一声枪响,他顿时大惊,本能的一手抱头蹲下,
另一只手摸向别在腰后的手枪。

  可是还没等他完全转过身来,他就又一次听到枪响,伴随着枪响的同时,他
蓦然感觉身子一震,一股剧痛从后背直达全身,继而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至死都不知道在他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场突变自然是因清姨而起,事实上当她知道自己可能要面临的境地时她就
打定主意要反击,其实她要抽身而出并不算难事,难的是她不忍心丢下迈瑞不管,
尤其是当她听出了这几个人对迈瑞的杀意时她就决定要从这些人手里救出迈瑞。

  为此,清姨故意示弱,装可怜,以此来麻痹这几个人,特别是身边的持枪男
子,她一直暗暗寻觅机会,她要保证必须一击即中,绝不能让这几个人有一丝反
击机会。

  终于,这个机会来了,那就是那个持枪男子松开她然后倾身去开轿车的后座
车门时,清姨一下判断出这就是绝佳的出手机会,因为原本那个持枪男子一直在
她身边,目光紧紧盯着她,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握枪,她没有一点机
会,现在由于要开车门,此人不得不松开抓住她胳膊的手,人也向前一步来到她
身前,就在这个家伙将车门打开之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一个手刀劈在他的
颈后,他向前一扑,脖颈狠狠撞在车顶上,两股力之下,这个家伙仅发出一声闷
哼就人事不省了。

  清姨在手刀砍向持枪男子的同时另一只手就夺过了他手里的枪,随即迅捷转
身就是两枪,她身后的那个白人男子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一枪毙命,
黑人壮汉亦是如此。

  尽管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摸枪了,但清姨有一枪命中的自信,所以对被
击中的那两个人是看也不看,而是径直摸了摸那个昏死过去的家伙脖颈,然后在
他的后背补了一枪。

  下意识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后清姨便急忙奔到皮卡车后面,解开扎在麻袋口上
的绳子,而此时麻袋里的迈瑞是浑身发抖,嘴里不断哀叫:「不要杀我,不要杀
我……呜呜……不要……」

  「迈瑞,是我,是我……」

  清姨一边不断抚慰一边有些手忙脚乱的拽下套在迈瑞身上的麻袋,一番小小
的折腾后麻袋终于从迈瑞身上全部拿了下来。这时,迈瑞看清了眼前的人儿的的
确确就是清姨,嘴巴不由张的老大,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事实上,迈瑞和清姨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根本就不知道她还有着极为厉害的搏
击功夫,更不知道她还善使飞刀,而她也从来没有透露过这方面的事情,倒不是
她故意隐瞒,而是觉得没必要。

  「我们得必须赶快离开这。」清姨自是顾不得解释,她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
赶紧离开这里。

  迈瑞回过神来,慌忙点头道:「哦,对,对……」

  「来,先下来,你还能走吗?」清姨一脸关切。

  「行,行,我可以。」

  迈瑞这一次算是死里逃生,不过也知道眼下的境况,危险会随时再次而至,
于是强忍着疼痛爬了起来,在清姨的搀扶帮助下从后斗下来,直到这时他才看到
那三具尸体,顿时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清姨。

  「你在这等一会,我回去拿点东西,然后把你那车子开过来。」

  清姨交代完这一句便转身朝出租屋快步走去,进去之后她先是把这几年积蓄
取了出来,然后找出迈瑞那辆宝马X5的车钥匙后就要转身离开,不过刚走到门口
她又停住了脚步,想了想又返身回到自己房间,径直走到床前蹲下,从床底下拿
出一个一尺见方的木盒,打开,里面是精光闪闪的匕首,有七八把之多,而这些
正是她所擅使的飞刀。

  这些飞刀都是清姨当年在那场变故中从她身上带出来,这些年一直带在身边,
不过从来没有用过,因此与其说这是她的一种最趁手的防身武器倒不如说是已经
成了一种念想。

  没有多想什么,清姨将这些飞刀悉数放在身上,这才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没一会她就驾驶着迈瑞的那辆宝马X5来到迈瑞身边,把他接上就迅速驶离这个地
方。

  一路上清姨都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冷然的开着车,坐在副驾驶上的迈瑞又心
虚又忐忑,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后还是他忍受不住这压抑沉闷的气氛,主动开口
道:「哦,清,对不起,我……」

  清姨眼中泛着晶光,蓦然,她一脚踩住刹车,转身又气愤又伤心道:「为什
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难道有了我和芭蒂你还觉得不够吗?」

  「哦,宝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迈瑞身子凑过来,伸手将清姨揽在
怀里,同时嘴里不住的低声道歉。

  清姨身子一扭,欲要挣脱迈瑞的搂抱,可是身子刚动了一下她就听到迈瑞一
声痛吟,继而不住的倒抽冷气,显然是触动了他的伤口,这让清姨心不由一软,
随即身子不再动了,轻轻的靠在迈瑞的怀里。

  见状,迈瑞心中暗喜,他知道清姨已经原谅他了,其实若不是他受伤严重,
加上被追杀,急需清姨的照顾和保护的话他根本就不在乎清姨的原谅不原谅,大
不了一拍两散,他可以说什么都缺,就是唯独不缺女人。

  眼下的境地令迈瑞知道他必须要哄住身边的这个女人,没有她自己这条命能
不能保得住已经是一目了然的事了,刚才的由死到生就证明了这一点,于是继续
趁热打铁,花言巧语道:「宝贝,我可以对上帝发誓,我最爱的女人就是你,就
算芭蒂,我对她的爱也不及对你的爱的三分之一。」

  清姨身子一下软了,尽管她的内心深处明白迈瑞的话不值得相信,可是偏偏
就抵抗不了他这温柔甜蜜的攻势,清姨闭上眼睛轻声道:「那你为什么还……」

  「哦,是蓓丽丝,哦,就是刚才那些人口中所说的老大的女人,是她主动勾
引我的,还说我要是拒绝她她就告诉老大说我骚扰她,哦,我当时真的没办法,
所以……」迈瑞表现的一脸痛苦和懊悔。

  清姨对迈瑞的这话还倒真没什么怀疑,毕竟他这么帅,有女人喜欢然后主动
勾引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清姨现在心里暗恨的就是那个叫蓓丽丝的女人的
不要脸,给自己,还有自己所爱的男人以及芭蒂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想到芭蒂,清姨一下坐起身道:「哦,对了,芭蒂,他们把她带到哪去了?」

  「在你还没来之前他们已经将芭蒂强行带走了,应该是带到老大那里去了。」
迈瑞语气低沉,一副难受不已的模样。

  「啊!那怎么办?她会不会有危险?你们老大在哪?哦,对了,你们老大到
底是谁?」清姨急得不由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事实上,对于迈瑞,清姨同样了解的也不多,她只知道迈瑞其实就是一个混
混,跟在他老大后面混,据他说现在他很得他老大赏识,负责某一片区域的生意,
但他老大是谁?做的究竟又是什么生意清姨一概不知,她也不想知道,不过现在
不一样了,她必须要弄清楚整个事情的所有细节。

  迈瑞此时痛的全身像是快散了架似的,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如实回答了清姨
的疑问,因为他也知道眼下必须得让清姨心里有底,这样才能让她审时度势,做
出最佳判断,从而带自己脱离这危险境地。

  随着迈瑞的叙说,清姨逐渐明白了,其实说起来,刚才那几个人和迈瑞在那
之前关系还算可以,毕竟他们跟着的都是同一个老大,他们老大名叫哈尼,年纪
虽然不大,但在黑道上的实力却是不容小觑,垄断了约翰内斯堡约五分之一的毒
品市场,特别是市区夜店林立的第十五街区,基本是他的势力范围,而且还有夜
总会,酒吧等产业。

  不仅如此,哈尼还有一个实力更为强悍的老爹,他爹外号船长,是库马集团
的老板,库马集团可是南非排的上号的企业集团,下辖有金矿采掘,远洋运输,
地产开发,酒店娱乐等数十家公司,资产规模十分庞大,做为老板,船长可谓是
南非知名企业家,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出一点黑道的影子了。

  不过只要稍微熟知库马集团的发展历史以及混迹黑道的人都知道船长其实就
是一个黑道大佬,他之所以有船长这么一个外号就是因为他出身海盗,赚取充满
血腥的第一桶金后涉足海洋运输,然后利用运输走私军火,贩卖毒品,做大之后
开始洗白,投资正规公司,现在已经开始向政坛发展,可以说现在的船长无论在
商界还是在政界都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人物,至于黑道,那就更是一位毋庸置疑
的大佬。

  这一次的导火索,那个叫蓓丽丝的女人,她是哈尼的情妇,算是比较得宠的
一个,身材外貌自是没得说,丰乳肥臀,据说曾经还是一名超模,经常在米兰,
伦敦等国际时装秀上走秀,现在虽然年纪稍大了一些,不再走 T台了,但那份艳
丽优在,所以仍旧受宠,不过与以前那种哈尼独宠她一人相比,现在的她明显被
冷落了许多。

  也正为如此,这才给了迈瑞可乘之机,当然,在清姨面前,他是一个劲强调
是蓓丽丝勾引并且威胁了自己,不过事实上两人都是互相看中对方的容貌,一个
是色胆熏心加上风流惯了,而另一个是空虚寂寞,被男色所惑,正所谓一个有心,
一个有意,自是很快就勾搭在了一起。

  当然,无论是迈瑞还是蓓丽丝,两人都知道这个事要是被哈尼发现了后果会
如何,所以一向是小心翼翼,谨慎又谨慎,却不料还是被发现了。

  哈尼一共派了五个人,这些人和迈瑞都熟稔的很,对他的状况是了如指掌,
不仅是住处摸的一清二楚,就连他有芭蒂和清姨这两个固定女友都知道。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这五个人轻而易举的就将迈瑞和芭蒂堵在了出租屋,按
照哈尼的指示,男的狠狠得教训一顿然后扔到河里喂鳄鱼,女的带过来。

  本来他们准备将芭蒂和清姨一起带走,但没料到清姨迟迟未归,怕老大在那
边等急了,斥责他们办事不力,于是这些人决定让他们中的两个人带芭蒂先过去,
剩下三个在屋子里等清姨回来。

  「哦……事,事情就是这样,后……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迈瑞龇牙咧
嘴,表情痛苦的说着。

  清姨心头很乱,她使劲揉了揉头发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还有芭蒂,
我们不能扔下她不管。」

  迈瑞不过就是一个小混混,充其量就是一个小白脸,平时仗着自己帅气的外
表玩女人,和女人厮混是一把好手,可干别的事情就没什么主张见地了,尤其是
这种生死攸关的事就更是六神无主。这一次全凭清姨才转危为安,所以他已将清
姨视作唯一的救命稻草,全都指望她了,现在见她问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好的主
意,心下不禁一凉,惶惶然道:「我……我不知道啊!」

  看到迈瑞这般模样,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清姨心下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再
看到他浑身带伤,特别是那张脸,肿的像猪头一样,完全没有一丝昔日帅气的影
子,心下不禁又心疼起来,她忙道:「先别说了,我带你去医院。」

  「哦,对,对,去……去医院……」

  清姨驾车寻了一家较为偏僻的小医院,经过一番检查,迈瑞全身多处骨折,
几处脏器也有受损迹象,需要进一步检查以及观察,于是清姨帮着他办理了住院
手续。

  将这一切安顿好之后清姨有些疲惫的坐在病床边,而迈瑞此时全身缠满绷带,
犹如木乃伊似的躺在病床上,在镇痛剂和其他药物的作用下已然熟睡过去。

  默默的坐了一会,直到有护士过来提醒清姨该离开了,这里规定是不允许陪
床过夜的,病人自有护士照应着,一切都不需要病人家属操心!

  回到车子上,清姨靠在座椅上闭目思忖着,过了一会她睁开眼睛,从随身的
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在车窗外路灯的照射下,手里的东西精光闪闪,发出森冷
的光芒,赫然是一把精致,带着流线造型的飞刀。

  仔细端详着手里的这把飞刀,清姨的眼睛渐渐变得有些迷离,思绪飘飘袅袅,
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她还是一个十来岁的懵懂少女,什么男欢女爱,什么赚钱
复仇,统统不存在脑海里,有的只是舞刀弄枪,她赤脚站在沙滩上,一把小巧的
飞刀在她手里好像有了生命,一旁的天哥和馨姐投来的是赞许的目光,而身边那
个小不点的明明,更是一脸的崇拜!

  清姨痴痴的想着,脸上不知不觉的浮现出久违的温馨笑容,蓦然,她手腕一
抖,手上的飞刀在她的指间上下飞舞,划出一道道凌厉的刀光,与此同时,她的
嘴里喃喃道:「云清啊云清,你记住,你不是一个艳舞女郎,你是山间的灵狐,
你是林间的云豹,退缩躲避根本就不是你的性格,如果芭蒂你都不敢去救,那你
还谈什么去纽约为天哥馨姐,还有小明明他们报仇?」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