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原神之别天神】【作者:Anlemy】

第一文学城 2021-02-20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Anlemy 字数:6597 首发:PIXIV(id=14075303)   诺艾尔穿着一身紧身的女仆装走在城堡的走廊上,与其说是合身不如说是色
作者:Anlemy
字数:6597
首发:PIXIV(id=14075303)


  诺艾尔穿着一身紧身的女仆装走在城堡的走廊上,与其说是合身不如说是色
情的衣服暴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

  D 杯的丰满酥胸裸露出北半球,随着她的行动微微颤动,幽深的乳沟光明正
大地袒露,散发着浓郁的乳香,两粒突起在白色女仆装下若隐若现。

  黑色渔网袜服帖地裹住浑圆紧致的大腿,摩挲间发出细微的「沙沙」声,超
短裙仅仅能包住挺翘的臀部,走动间久经锻炼的臀肉,将短裙绷出横向的褶皱,
隐隐露出下方包住少女秘处的紫色蕾丝内裤窗外灿烂的阳光照射进来,诺艾尔对
自己闪耀光芒的肌肤似毫无所觉,她停在一个宽大的房门前,用一丝不苟的态度
敲响房门。

  「主人,我要进去了。」

  「唔……」门内传来男人不清不楚的呻吟。

  诺艾尔推门,一个肌肉雄壮,体态健硕的年轻男子正半靠在床头,被子遮住
他的下半身。

  诺艾尔将手上的餐盘展示在男人面前:「主人,今天的早餐是猎鹿人的堆高
高,配上香菱大厨的翡玉什锦袋。」

  男人嗅了嗅,赞叹道:「不错,诺艾尔你做的很好。」

  诺艾尔脸上焕发出迷人的光彩,谦虚道:「哪里,不过是为了主人献上食物
而已,当不起这样的称赞。」

  男人脸上有些恍惚,身体抖了抖,拍拍被子里隆起的一团:「派蒙……嘶…
…快出来吃早餐了。」

  被子不断往上隆起,小小的脑袋在男人胸前钻出,一个大概只有六七十公分
的小女孩儿出现两人面前。

  她身上穿着半透明的连体睡裙,稚嫩小巧的肉体在衣服后若隐若现,脸上带
着迷醉的红晕,小小的鼻子急促地喘息着,腮帮子鼓起,似含着什么。

  随着不停地吞咽,她终于开口:「咕嘟……咕嘟咕嘟……哈啊哈啊……柯博,
我还没吃够呢~~牛奶好好喝哦。」

  诺艾尔眼中露出妒恨的感情:「小派蒙,我说过很多次了吧,不能钻进主人
的被窝里啊,请在自己的房间乖乖睡觉,不要纠缠主人了!」小小的派蒙慵懒地
趴在男人的胸口,抬头迷醉地仰视着他的脸庞,粉嫩的舌头舔了舔遗漏在自己嘴
边的黄色浊物。「有什么关系啦,柯博也没说什么吧?」

  「可恶……竟敢直呼主人的名字!」女仆咬着自己的红唇,艳丽的口红染上
纯白的贝齿,反射出惊人的魅力,「区区一只派蒙,不过是跟八百三十二代的兔
兔伯爵一样的东西,竟敢如此无礼!」

  「还有,你竟敢在主人的床上进食,不管你喝的、吃的是什么,这是何等的
无礼,何等的邋遢,何等的骄纵!」忠心耿耿的女仆继续喷吐着怒火。

  「好了好了,诺艾尔,没什么的,」男人大度的笑了笑,边摸着派蒙的小脑
瓜,脸上露出一丝淫邪,「如果诺艾尔想的话……不如今晚也跟我一起睡吧?」

  「什!……」诺艾尔闹了一个大红脸,丰满的酥胸剧烈起伏,「请主人不要
开这样的玩笑,我这样的女仆,怎,怎么能……」

  「好了,诺艾尔,我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什么女仆。」男人接过她手中的餐
盘,放在床头柜上,将她拉近,眼神肆无忌惮地扫瞄着她久经锻炼、充满弹性的
肉体,「毕竟,诺艾尔是这么的诱人啊~~」

  诺艾尔羞红着脸低头,她被男人的手拉倒在床上,螓首依偎在他的肩膀,嘴
里微吐芬芳:「主,主人,我……」

  男人的眼睛如狼一般紧盯着她的乳沟,大手探入她的胸前,浑圆一只雪堆也
似的软肉落入男人手中。布满老茧的掌心摩擦着那颗硬挺的红枣,粗糙而野蛮的
刮擦快感让诺艾尔如遭电击,全身麻软。

  「诺艾尔啊,我可从来没有当你是女仆……不如说,这个下流的身体无时无
刻地在勾引主人,作为女仆根本就不合格吧?」

  男人享受着少女珍藏了十数年的白兔,粗壮的大手毫无怜悯地在粉嫩的软肉
上留下红色的道道抓痕,少女不堪地娇喘着。

  「主,主人,不是的,只是穿这样的衣服好服侍主人……」诺艾尔娇喘吁吁,
只觉得主人的大手如烙铁般,将自己的粉嫩雪球抓得滚烫酥麻,快要如水融化。

  她不受控制地将手抚上男人的胸膛,男人雄健的肌肉让她迷醉,似在索求什
么,又似是想抓取什么。

  「不对哦,诺艾尔,主人的这里,才是需要你服侍的地方。」

  男人坏笑着,将遮住下半身的被子一掀,高高挺起的肉棒暴露在晨光下,那
上面不知名的晶莹液体反射着明亮的光泽。

  诺艾尔的呼吸急促,脸似火烧,她又羞又怕地躲闪着男人的注目,偷偷瞥着
那根狰狞的肉棍:「主,主人……那是什么呀?」

  「它叫鸡巴、大屌、肉棒、牛子,怎么叫都好,它是要插进你的小逼、骚屄、
水帘洞、肉缝、小穴里,带给你无上快乐的神物!」

  诺艾尔只觉得自己的主人字字都带着污秽神明的禁语,那堕落的淫词浪语让
她的心狂跳,声音微颤「主人……您不要乱说,我,我不是骚……」

  男人将她本就短小的裙摆一掀,那紫色的蕾丝内裤暴露在空气中。明亮的阳
光穿透内裤,银色的阴毛若隐若现,下方是一块深色的湿痕。

  「哼哼哼,诺艾尔难道尿裤子了,不会吧?」

  诺艾尔双手遮住自己的脸庞,逃避现实:「那,那是……不,什么也没有…
…您看错了……」

  「快说,这是什么!」男人强硬的将她的的手拉开,钳住她的下巴,让她不
得不将视线集中在自己的下身。

  「是,是,是……是本人的淫……sh……嘤咛……」诺艾尔话没讲完,不堪
地将自己的头埋入男人的脖颈,似要钻出一个坑来不停地拱着。

  她的腿不受自己意志控制地慢慢张开,短小的裙子被挤上腰胯,将那羞人的
蜜处暴露在空气中,迎接着主人的检阅。

  男人的手覆盖在紫色内裤下饱满的隆起,只觉得满手滑腻温暖,怀中的女仆
随着他的抚摸有节奏的律动颤抖着。

  「喂喂喂,什么情况?明明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合格的女仆,为什么在主人的
手下好色地发情啊?

  「一定是诺艾尔想要柯博的牛奶了,」趴在男人胸前的小派蒙天真地说,
「像我一样!」

  「乖,别说话哦,再睡会儿,我跟诺艾尔姐姐玩个游戏。」柯博摸摸派蒙的
头,她不甘的顶了顶手掌,闭上眼睛安静地重又趴下。

  「哈……哈……主人……好奇怪的感觉……又烫又麻……空空的,想要被什
么塞满……」诺艾尔仿佛一条美女蛇扭动自己的娇躯,紧挨着柯博的身体,一身
雪白泛出微微的粉色。

  柯博将她的手放在自己下身挺立的巨物上,循循善诱:「你缺的就是这个东
西哦,只要把它塞进你下身那个饥渴的小穴,所有难受都会变得美好起来~~」

  诺艾尔偷偷打量硬挺如铁的肉棍,只觉得那青筋虬结的巨物极是可怕,偏偏
又挪不开目光。滚烫的热度从手中逆流而下,直连到自己那酥麻的性器,越发让
自己瘙痒难耐。

  「喂,快点动起来啊,大屌可是要软了哦。」

  男人粗俗的话语和灼热的吐息迷乱了诺艾尔本就不清明的神智,她羞红了脸,
小手生疏地抚摸着。

  「要套弄啊,撸都不会?这可是雌性的本能啊?」柯博握住诺艾尔的手,在
自己的巨蟒上下运动,「嚯啦,就是这样,特别是香菇座下的肉楞,给我又轻又
快、像是面对最珍贵的宝物那样好好地刺激啊。」

  诺艾尔呼吸急促,看着那因为自己的刺激,越发涨大坚挺的阳物,心里升起
一丝取悦主人的窃喜。

  马眼中吐露出一丝丝晶莹的先走汁,在这汁液的润滑下,诺艾尔的动作越发
轻快。她也在自己主人的呻吟中渐渐找到了诀窍,小手如翻飞的蝴蝶。

  「嘶……这不是能做的挺好吗?」柯博掀开诺艾尔的小内裤,大手的形状在
内裤下淫靡地突起。

  从暴露的侧面看进去,少女银白色的阴毛濡湿地贴合在小腹上,纯洁的阴唇
被两根粗大的手指分开,露出中间猩红的肉洞。

  两人半躺在床上,手臂交错而过,放在对方的下体,即使手中玩弄的不是自
己的性器,一波波传来的快感却仿如精神同步。

  诺艾尔纯洁之身,哪堪柯博如此挑逗,浑身瘫软在他怀里,咻咻喘息,衣服
下两粒奶球上的凸起,越发明显。

  柯博忽地插入一只手指,在淫水的润滑下,他毫无阻拦地达到少女的处女膜。
指尖微挤着那神圣的防线,他一脸淫笑:「诺艾尔,我好像摸到了什么好东西呢?」

  诺艾尔只觉得下身微麻,小穴口毫无廉耻地张开,吮吸着那根手指。自己的
腔肉不受控制地抽动着,仿佛迫不及待要把这侵入者迎进自己的身体深处。

  诺艾尔忍着身体甘酸的渴求,她的手越发急切地套弄着主人的大肉棒,颤抖
着说:「是,是的,主人……那,那是诺艾尔的处女膜……」

  「就是那个无力的薄膜,挡着主人的大鸡吧进去吗?诺艾尔,主人的大鸡巴
是要刺穿它肏进你的小穴深处的吧?」柯博无耻地抖动了一下胯下的巨物,那有
力的弹跳差点让诺艾尔抓不住它。

  「是,是的,主人……您的大鸡吧,就是要,要刺穿诺艾尔的……小穴……」
诺艾尔强忍羞意,努力保持着女仆应有的素养,认真回答。

  「应该自称骚穴,你这不合格的女仆!」柯博抽出手指,带着淋漓的淫水,
轻轻搓了下诺艾尔的阴唇上的春豆。

  诺艾尔哀羞地发出高亢的哀鸣,那强烈的电流一瞬间击穿了她的理智,她浑
身肌肉紧绷,长筒靴里的脚趾紧紧抓起。胯部不受控制地往上挺动,激流喷出的
淫液打湿了整条小内裤,紧窄的布条带着香骚滑腻的淫汁勒着她的菊穴,给她带
来一种拘束紧绷的变态快感。

  「喂喂喂,你这不乖的女仆,刚才是达到了一次高潮吧?怎么回事?」柯博
带着淫荡的笑容,捏着诺艾尔的阴蒂,「竟敢先主人一步,以后可不能如此失礼,
给我忍住!高潮之前好好汇报,获得了主人的同意才能好好享受这山洪一般地倾
斜大爆射,知道了吗!」说着,又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阴蒂。

  诺艾尔口中「唔唔嗯嗯」地狂乱叫着,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甚至让她眼睛
微微翻白,樱桃小嘴不受控制地张大,失神的香津从她嘴角滑落,拖着晶莹的丝
线滴在饱满的胸口。

  「呜呼……咕……鸡,鸡道惹……主银……」那平日一丝不苟的措辞甚至错
位,吐不出一个正确的单词。

  「咕嗯……主人……太刺激惹……等一下……哈啊哈啊……不要搓那颗小豆
豆……会疯掉的……求求主人……摸其他地方……咕咿咿咿!……理智要飞走了
……啊啊啊……」

  诺艾尔尖叫着,胯部却没有躲开男人的抚慰,甚至一只手还紧紧压着他的大
手,往自己极速分泌淫水、做好交配准备的小穴送去,她的理智与肉体在完全相
反的道路上奔驰,肉体本能地追求柯博越发激烈的挑逗责备。

  「不摸你的阴蒂的话,我就要插入了哦,诺艾尔,要主人停下吗?甚至以这
根大鸡吧插入你小穴的代价?」

  「哈啊哈啊……插……好舒服……啊……不要插……就这样……哦……不要
……插……」

  「喂,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给我说清楚,」柯博的手指激烈的揉搓着粉嫩
的阴蒂,诺艾尔在他的手下无力地呻吟喘息,「顺便说一声哦,插入要比现在这
样舒服呢。」

  「哈啊哈啊……竟会……更加舒服……」诺艾尔用有限的理智权衡着其中利
弊,努力端正自己面部表情,却不知自己媚眼含春,完全是一副发情母畜的痴态。

  她保持着尽量平稳的语气,「请,请主人插进来吧……哼嗯……如果能让主
人舒服……齁哦……诺艾尔才算履行了女仆的职责……哈啊……请快点……插进
诺艾尔的小穴吧~~」

  「什么啊,竟然要求快点,真的不是你自己想要的吗?到底有没有考虑我这
个主人的感受啊?」柯博讥笑着,「那你自己坐上来吧,派蒙还在我怀里休息呢,
我就不动了。」

  诺艾尔勉力撑起酥软的娇躯,她那看似较弱的小手急不可耐地一撕,轻薄的
内裤断开,露出下面一片狼藉的小穴。

  挂在腰上的破烂濡湿布片,可怜的摆动着,似在哀悼自己终于没能完成的守
护任务,茂盛却被修剪整齐的银色倒三角阴毛散发出淫靡的水光。

  诺艾尔用仅存的理智脱去自己的及膝漆皮长靴,蹲在柯博的胯间,毫无羞耻
地张开饱经锻炼、浑圆紧致的大腿,那高高立起的阳具蓄势待发,撑开黑色渔网
袜的网格,对准少女纯洁却淫荡的蜜处。

  诺艾尔伸手扶住那巨根,龟头上刺分开阴唇,慢慢前进来到那纯洁的处女膜
前,强烈的肿胀感让她仰头呻吟,湿滑的淫水从穴内流出,将整个大鸡吧涂得亮
晶晶的。

  无师自通地将大鸡吧从自己小穴插入拔出数次后,整个巨蟒的前端润滑完毕,
经过一瞬的停顿后,诺艾尔的翘臀用力往下一沉,「啪」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死死坐在柯博的大腿上。

  那硬挺的龙头破开诺艾尔身体深处重重软肉,直直撞在深处最敏感的子宫上,
那直达灵魂处的碰撞,让两人身体一震,诺艾尔更是被陌生的快感压过破处的疼
痛,不由自主地箍筋膣肉,渴求着大鸡吧的临幸。

  柯博倒吸一口冷气,这简直像是熟妇的灼热甬道,贪婪地榨挤着他的子孙汁,
猝不及防下差点精关崩溃,一炮而出。

  他抱住诺艾尔云团般白皙丰满的肉臀,不敢让她有一丝动作,两人一时都僵
住了,细细体味其中的妙处。

  过了片刻,柯博感觉自己的快感消退了,才敢推着那软玉肥臀在自己胯上前
后左右地运动。

  他的大龟头在甬道尽头摩擦着子宫口,初尝人事的诺艾尔哪里抵挡得了,一
双玉手撑在他胸前,抵抗着:「主,主人,慢点……麻死了……啊……」

  「哼……那可由不得你……嘶……这小穴真舒服啊……」柯博双手紧掐着诺
艾尔臀部,自己的腰胯也用力往反方向运动,那杆大枪在她的体内左冲右突,毫
不留情地刺激着骚屄内所有的敏感点。

  诺艾尔难忍地伏下上身,臀胯用力向后撅起,白皙的身躯弯成一道美妙的弧
线,那大鸡巴只能从旋磨转成抽查,下下刚猛地在淫穴内进出,挖出大量带血的
淫水滴落在床单上。

  「哦……果然这样……更舒服……哈啊哈啊……主人……诺艾尔的骚穴……
您还满意吗?……」

  「哦……如果能自己动起来……就更满意了……」柯博突然停了下来。

  诺艾尔知情知趣,撑着他的胸膛,有些生涩地扭摆雪臀,「主人,是……哈
啊……这样吗?」

  那两瓣柔韧的桃臀在扭动间,不断驱使水淋淋的小穴吞吃大鸡吧,粉嫩的阴
唇带着丝丝鲜血含着茎身,那巨物上一刻还深深插入,下一刻就带着粉色的水光
拔出。

  完美的女仆渐渐掌握欢爱的技巧,那小穴贪婪地摩擦着雄性的生殖器,同时
也取悦着自己的主人,一起一落间,「吱吱吱」大棒摩擦小穴的淫水声在卧室内
回荡。

  诺艾尔寻找着自己的敏感点,占据主动的她,能根据自己的心意把阳物以任
何形式,送到任何让自己快美的地方去。

  小穴在主人的操控下,勉力吞噬着大鸡吧,窄小的处女甬道被屌大,再也回
不去纯洁时的形状,越发柔软多汁,服帖地包裹在大鸡吧上,其中的千沟万壑吮
吸刺激着柯博。

  「哦,主人……诺艾尔不行了……嗯……我要高潮了……」

  「对准深处的子宫口……你知道在哪里的吧?……把马眼对准那里,我要把
精液射进去……啊……射满你淫荡的子宫!」

  诺艾尔将大鸡吧深深吞入自己体内,腰臀以大鸡吧为圆心,像是风车般扭转
着。她脸上满是春意,手指含在自己嘴里轻咬着。

  「主人,找到了……啊……诺艾尔可以高潮了吗……请主人好好射进来吧~~」

  柯博狞笑着,他也受不了了,诺艾尔的小穴实在是天赋异禀。

  「射了,用你的女仆小穴给我好好接住吧!」

  圆硕的睾丸一阵颤抖,痉挛着将精液泵入眼前的女体。

  诺艾尔只觉得身体深处一阵岩浆般的灼热爆发,她停下扭动的肥臀,严丝合
缝地坐在柯博身上,那紧窄的小穴抽搐着,如烧沸的水,每一寸膣肉开始抖动起
来,带着滚烫的阴精喷出,渴求着那生命之种。

  细微的浆液撞在肉壁上的声音从诺艾尔身体中传出,她不受控制地揉捏着自
己的硬挺的乳头,仿如窒息般抖动着。

  许久,诺艾尔身体一软,瘫爬在柯博的胸前,仿佛终于回魂般,嘴里重新急
促地喘着气。

  柯博将自己身上的派蒙放在一边,大手抱住诺艾尔雪白的娇躯压在身下。男
人粗鲁地撕开那身下流的女仆装。在布匹纷飞间,少女娇嫩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
一对雪峰摇晃着,上面樱色的硬挺乳头邀请吮吸般挺起。

  分开那双穿着黑色网袜的美腿,柯博舔舐着少女白皙的脚趾,含入嘴中仿佛
珍馐般吮吸着。诺艾尔紧张地用脚趾迎合着男人的亵玩,羞涩窘迫的神情中,她
浑圆紧致的大腿被分开。

  古铜色充满汗臭的躯体压在娇柔的女体上,像是黑色的兽欲碰撞着白色的圣
洁,男人诡笑着:「嘿嘿嘿,还没完哦诺艾尔,把你的肚子射大之前,我不会停
的。」

  在「啪啪啪」的响亮撞击声中,少女喘息着,断断续续道:「是,是的,主
人……请让不成器的我怀孕吧……哈啊……我会努力让主人好好享受……我的…
…咕……骚逼的……哦哦哦哦!」

  派蒙在旁边翻了个身,睡梦中嘟囔道:「非洲旅行者……就一个诺艾尔还那
么得意……zzzzzzz 」

  ……

  柯博坐在书房的靠背椅上,认真翻阅着手中的画册。

  「爆乳肥臀,穿着紫色下流魔法袍的大姐姐……迷糊可爱,元气满满的红衣
骑士少女……一本正经,紧身裤的胯下凸显出肥美骆驼趾的团长……嘿嘿嘿……」

  男人盖上画册,微眯起眼睛:「下一个猎物是谁呢……竟然这么快就充能完
毕了,这双眼睛真是好用啊,嘿嘿嘿嘿嘿……」

  他重又仔细地翻看起画册,那打量美丽少女的眼中逸散出不详的气息,宛如
四轮风车般的红黑眼瞳,是堕落性欲的深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