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异界:精灵救世主】57、58(授权转载)(绿文慎入)

第一文学城 2021-02-21 18:47 出处:网络 作者:wwqq123
作者:npwarship 2021年2月5日发表于SIS00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9658                第五十七章

作者:npwarship
2021年2月5日发表于SIS00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9658

               第五十七章

  浴室中,水汽蒸腾,氤氲如雾.

  尼尔和赛琳娜下半身浸泡在水中,相互纠缠,四条玉臂互相搂着对方的纤腰,
闭着双眼,眉睫廝磨,鼻息相闻,四片粉唇如胶似漆、温腻的唾液在口中交融。

  纠缠在一起的粉胯间,玉茎埋在红肿的嫩穴中,就着膣中滑腻的精浆缓缓挺
动……

  她饱经一夜蹂躏的膣穴温柔地接纳了他的娇小肉茎,尽管同不久前肆虐在其
中硕长肉龙相比,小肉茎别说是触及到膣底那枚肿胀不堪的花心,就连被摩擦的
红肿刺痛的膣穴也不能尽数抚慰。

  可她只觉得,爱人插进来的地方仿佛被无形无质的触手温柔地爱抚、消肿、
安慰、让她那颗沉寂已久芳心里如同注入了一汪清泉,变得敏感、湿润了起来。

  碰碰……碰碰……

  甜蜜如糖丝般萦绕在心底,尽管同他之间的交媾与同阿尔弗雷德之外的其他
男人一样,带不来多少激烈的快感,却心底却仿佛要美到爆炸一般!

  那样的满足、那样的欢喜……

  虽然,未被抚慰到的膣道深处因前半段如同浸泡温水般的舒适感而显得更加
酥痛、渴求、期盼……却在心底蜜糖般的满足感下,几乎不值一提。

  只是身体习惯了强烈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快感,温水般快慰并不能完全满足身
体的需求……膣穴深处的蜜肉不由自主地痉挛、搐动、肿胀的穴心也在痛并渴求
着,仿佛无数蚂蚁在绉肉间乱爬。

  不知不觉的,她的纤腰开始忘情地款摆了起来,不停搅动着水花,荡出波纹
……尼尔喉咙深处挤出一丝呻吟,身躯一抖,玉茎搐动着一泄如注。

  「啊啊啊……」

  爱人的精液并不火热,量同其他男人相比几乎稀少的可怜,可它流过的地方
带来的强烈酥麻、还有比熟睡醒来、打哈欠、伸懒腰更加舒畅百倍的快感,蔓延
向四肢百骸、全身各处。

  让她饱经蹂躏的身躯如今整个浸入温泉,让一切的酸楚、疲惫、倦怠在顷刻
间消弥的荡然无存……

  两颗心紧挨着、两具娇躯也紧挨着、彼此之间灵肉交融、亲密无间、无人能
够分开……不知过了多久,从清晨到中午,终於停下来了的两个耳鬓廝磨,相互
依偎着说起了话。

  昨天没说完、没说够的话……慢慢的说给了她听,越听赛琳娜的眼睛越来,
秋水般的美眸闪闪发光了起来,等到他说完,她靠着他的身躯,让两颗软腻的肉
球压在了他身上。

  俏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好奇、惊讶、向往……从来都十分冷静的她第一次流露
出了如此少女的表情,在他面前,她抛下了一切面具和包袱,展现出了最真实的
自己。

  「有十几亿人啊……那他们的女皇要怎么处理的完那么多政务?」

  「大地真的像球一样圆圆的吗?」

  「人们可以坐在大船上,来往於星空间吗?」

  「ninja……忍者?jedi……绝地?」

  「被戴上……绿色的帽子?」

  这个异世界里,精灵语的地位就相当於英语,并且以为与魔法息息相关,其
他的语系难以与其竞争,因为不抛弃还比较原始的语言,就无法同掌握精灵语,
使用魔法的其他种族对抗。

  所以四大帝国的语言,同精灵语之间的关系,就像美式语言和英式语言之间
的差异,而在精灵语中绿与被绿对应的单词是「鹃夺」与「被鹃夺」。

  绿帽这个词还是第一次以精灵语的形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赛琳娜忽地将
手深入水中,抚上了悄然半勃而起的玉茎,语气魅惑地说道:「所以,我的爱人
就是被喜欢被戴上绿色帽子的biantai?」

  最后面的变态两个字是以不熟练的中文说出的,尼尔听见的一瞬间,玉茎不
由自主地在赛琳娜手中最大程度地勃起了……感受着手掌间的笔挺,赛琳娜抬起
头魅惑一笑,而后将螓首紮进了水中。

  洗乾净的秀发如同一朵墨黑色的水莲漂浮在水上,尼尔仰起脖子,雪颈上难
能可贵地凸起一丝青筋,片刻后,玉人哗啦一丝从水里抬起头来。

  她抿着嘴,以手护唇,媚眼如丝……雪颈轻轻上下滑动了一下,然后伸手拉
过来尼尔的脖子,四唇相贴,还带着尼尔精液那股奇妙异香的舌头伸进了进来,
同他的纠缠翻蠕……

  良久唇分……她在他耳边轻声呢喃:「他射了进来,你也射了进来……这回
我不会用神谕了,你马上就要做父亲了开心吗?」

  尼尔心底升起一股闷酸、郁爽、纠结……张开口,想要她使用神谕避孕,可
话到了嘴边却有种奇异的感觉阻止了他,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无声地抱住
了赛琳娜温腻的娇躯……

  最终这一场沐浴,洗到了很晚很晚。

  在她的卧室中,两人手牵着手,躺在床上时,尼尔先是静静地听着赛琳娜从
哈桑处得来的,还有自己以往收集的情报,因为尼尔对圣丹露琉枫完全不了解,
赛琳娜是从最基本的地方开始介绍的。

  ……

  圣丹露琉枫曾是着名的无墙之城,花朵之都,上代女皇执政的时期平等、包
容、和谐、开放的氛围着称,无数思想在次碰撞,激出火花,推动社会的进步
……

  然而这时二十多年前的景象了,革命、动荡、清洗、混乱早已让这坐古都失
却了曾经的繁荣与光辉,人口自巅峰时期的一百万锐减至七十万左右。

  曾经,即便是贵族们居住的,以山顶皇宫为中心的玫瑰区都允许平民往来,
女皇都时常在皇宫的露台上露面……在种满玫瑰的街道上,贵族、平民秩序井然,
和谐共处。

  如今却变得,除了议员、贵族、以及他们的仆人才能往来的区域,宽阔的街
道上除了华丽的贵族马车,再也看不到一个行人。

  而除了玫瑰区之外,便是混乱的地狱……曾经是教会人员、外来贵族、律师、
商人、旅居者、有产平民阶级所居住的郁金香区.

  当初以各个阶级平等共处,路不拾遗而着称,大陆上的思想家们云集於此,
碰撞出了灿烂的火花……

  如今的郁金香区,除了街道上的郁金香花香依旧外,已经是以暗杀、偷盗、
入室抢劫而着称了。

  还有居住着手工业者,平民的白兰区,曾经是最为充满活力的城区……如今
的白兰区以乞讨者、黑帮、盗贼、火拼而着名。

  最后的黄菊区,本就是最底层民众所居住的区域……曾经见缝插针,栽种在
门口,代表着希望的黄菊已经尽数凋谢,如今这里以混乱、肮髒、危险、邪教、
死亡、窝棚而着名。

  「即便如此,这些也都只是表像而已。」赛琳娜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现
在的圣丹露琉枫情况虽然複杂,可主要还是分为三个势力所瓜分佔据。」

  第一势力是以阿尔弗雷德为首的卷土旧贵族势力,以及如今沦落为其帮凶的
议院,他们主要的据点是玫瑰区.

  第二个势力是盘踞在郁金香、白兰区的贪欲教派势力,几乎所有的商贩、还
有一部分议员都是贪欲教徒,整个圣丹露琉枫的经济完全操之其手。

  第三个势力是在无光教派控制下的黑帮、盗贼、暗杀者、他们的主要势力盘
根在黄菊区,同时犬牙交错的侵蚀着郁金香和白兰区.

  「也就是说哈桑就是掌控着所有暗杀者、盗贼的暗夜主教?」尼尔轻声说道: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名掌控所有黑帮和传教的主教?」

  赛琳娜颔首,哈桑的投靠是个意外之喜,不仅让他们摸透了无光教派在圣丹
露琉枫的所有佈置,甚至还可以让他们通过哈桑掌控一部分属於敌人的力量。

  「另外还有一件事。」赛琳娜忽然咬了咬红唇,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愤恨之色
道:「阿尔弗雷德果然和邪神教派牵连很深,平民中的反抗者,在由无光教派控
制下的黑帮捕捉后,就直接交给了巡逻队。」

  「然后……大部分人被当众绞死,少部分人被送往了玫瑰区,在贵族的狂欢
聚会中以各种手段虐杀。」

  「狂欢宴会?」

  赛琳娜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声音幽然地说道:「那是皇都的淫欲教派在暗中
举办的,主要参加者是贵族和议员,在两年前……海瑟薇和蒂娜皇姐就被阿尔弗
雷德送去参加过,那时二皇姐蒂娜还怀着孩子。」

  「那是应该还只是一个乱交的聚会,现在……为什么人会变得那么快,我还
记得小时候,那些大叔慷慨激昂的样子,根本没办法把他们和奸淫两个皇姐的宴
会参加者们联系在一起……」

  赛琳娜的声音虽然感觉不到什么起伏,尼尔却觉得有着莫大的悲哀蕴含在其
中,让他的胸膛疼惜欲炸,不由自主地翻身抱住了她的娇躯,「因为环境会改变
一个人,曾经的他们是最进步的斗士。」

  「但,因为斗争的失败和妥协,他们是去了理想。因为邪教徒的腐化,他们
失去了意志……我们要创造的正是让暗中的腐化不会玷污正直之人的世界,相信
我,赛丽。」

  赛琳娜娇躯一颤,蜷缩在他怀里,螓首埋入他的胸脯,不知是不是错觉,尼
尔觉得胸前的皮肤上沾染了一丝湿润……半晌过后,玉人眼角带着一丝红晕抬起
头,主动一口吻上了爱人的粉唇。

  「滋啾……」

  深入浅出的一吻后,赛琳娜继续开始了讲述:「无光教派那边还不知道哈桑
已经是我方的人,我让他从另一个暗夜主教接过了搜捕反抗者的任务,昨天就已
经就出了关押在黑牢里上百人……」

  「但是,两天前就有为宴会准备的反抗者被送往了玫瑰区,我虽然想……但
难免会打草惊蛇。」

  看着赛琳娜近在迟尺的柳眉蹙在了一起,尼尔心底顿时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了
一下,也有些难受了起来,不由道:「下一次的狂欢宴会是何时举办?」

  「今晚……」

  怪不得赛琳娜会这样为难,时间上来讲太过紧迫,昨天白天他才转醒,到了
晚上……赛琳娜又「应对」了大公一整夜,根本没有时间去佈置,况且她都已经
一白天和一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尼尔根本不愿意让她因为这件事而睡不好。

  「那就让我去吧,赛丽你就好好休息一晚。」

  「可是,你连地方都不知道啊……呀……」尼尔好笑地轻敲一下她白皙的额
头,「你是不是忘了你老公的能力了?」

  一向冷静聪明、自强独立的她被整整操了一夜后,也显出了一丝娇弱、天然
的感觉,这让尼尔真的很心疼,真的是操在她身,痛在他心。

  「可是……唔……」尼尔用嘴堵住了她还欲开口的红唇,一番口舌缠绵的痛
吻后,她已经便的玉靥飞红,尼尔再也按耐不住,翻身分开她的玉胯,只见两条
雪瓷般光滑的大腿和臀股已经重新变得白白美美。

  腿股间的蜜穴是那么地饱胀、腴嫩、活像一枚对剖的雪梨,雪白的阴唇微微
绽出两道柔美饱胀的曲线,阴唇内侧的嫩肉夹着一道竖长的粉缝,花蕾的粉皮里
花蒂微现,两片雀舌般的小小花唇黏闭如初,粉腻细滑。

  修长的粉缝顶端,雪馒头似的鼓丘上柔柔地覆盖着一小片黑亮乌绒,除此之
外,白白美美的耻丘和阴部再无一丝毛发。

  一切都显得那么精緻和漂亮,唯有膣口所在的缝底位置,肉穴还未彻底闭合,
留下了一处枣核般的小洞,在爱人的视线下,仿佛紧张害羞般微微歙缩了一下,
顿时发出滋咕地一声,湿腻的肉洞里冒出了一股浊白的精浆,仿佛鲤鱼吐起泡般,
汩汩外溢。

  在尼尔的眼皮子低下,那道黏稠的精浆缓缓溢过会阴,让微凹的粉嫩臀眼染
白,再一路流入两瓣雪股之间……

  心底的酸气止不住上冒,又联想起赛琳娜不会用神谕避孕的话,心知同大公
相比,他的天使、爱人怀上自己血脉的机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益发地酸涩闷郁,
然而奇异的、自虐、酸痛的快感也止不住地升起。

  赛琳娜可以感觉到子宫里满满地精液已经从膣口倒淌而出,却被尼尔亲眼看
到这一幕,下意识地两条玉腿想要合拢,却被尼尔按在腿上,不能合上。

  忽然,她感到自己下体一热,那温腻的触感,滑动的舌头……那分明是爱人
唇舌,她仰起雪颈,看到的果然就是尼尔埋首她淌精胯间的情形。

  「啊……」

  他舌头伸进来的一刻,她玉足顿时绷紧,十枚玉趾花儿似地盛放……紧致的
纤腰弓起,本来洗乾净的雪肤又沁出汗珠,而她的第一反应却是用手使劲推开了
爱人的脑袋。

  「哈……那样噁心的东西……我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尼尔摇摇头:「我要让你知道,我爱的不仅仅是赛琳娜、还有赛丽。」他也
不知道自己为何做出那样的举动,只是一看到爱人肉缝里淌出的精液,心底的疼
惜和酸闷就不可抑止地咕噜咕噜往上冒。

  那是被淌下的精液所勾起来对赛琳娜的心疼、对珍爱之人被玷污的酸闷、积
郁、对自己的气恼、诸般情绪杂混在一块儿,自虐自弃般的举动……

  赛琳娜坐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胯间又开始淌出的来的精液,黑发遮掩了大半
张面孔,只听她幽幽地说道:「即便是爱阿尔弗雷德超过爱尼尔一百倍的赛丽
……你也爱吗?」

  尼尔难掩酸闷,却依旧点头:「爱!」

  「即便赛丽生下阿尔弗雷德、而非尼尔的孩子……你也爱吗?」

  「爱!」

  赛琳娜抬起螓首,目光柔美,声音里没有一丝犹豫地说道:「那我可以告诉
你,赛丽也许最爱的是阿尔弗雷德,可赛丽同样对你至死不渝……不仅仅是赛琳
娜,赛丽同样的……永远爱着尼尔。」

  「赛丽……」

  「尼尔……」

  四只手自然而然地牵到了一起,十指相扣,嘴唇越来越近,最终浓烈地吻在
一起……至死不渝的两人吻着吻着,不知过去了多久才带着一道液丝分开.

  由爱及性,再无一丝隔阂的两人合二为一,缱绻、缠绵、交欢、歌颂着贞坚
的爱情……

             第五十八章堕落天使

  良久、雨收云歇。

  对抱着的二人听着对方的心跳,享受着余韵的倦怠,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任
何人和事物比彼此更重要……

  即使那样到天荒地老,尼尔也无怨无悔……不知过了多久,忽地赛琳娜抬起
头在他的耳旁吻了一下,而后就这样对着他的耳朵说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了
……我肚子里将要有的孩子,还有可能是哈桑的。」

  「哈……哈桑?」

  赛琳娜轻声道:「嗯……你就不好奇,那两天我是怎么和哈桑交涉的吗?」

  「怎……怎么?」嗓音沙哑到仿佛不是出自他自己喉咙的声音中,尼尔冒出
了许多想像……然后下麵的玉茎再次不争气的勃起了。

  赛琳娜含笑瞥了一眼挺立的玉茎,伸过去一只玉臂轻轻撸动起来,而后说道:
「他其实很坏的……明明敬你如神明,却故意不表露出来就那样默默的跟在后头
. 」

  「那个时候我虽然有办法走掉,却没办法在他面前同时带着你和母亲……没
有办法,我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来麻痹他,想要找机会反杀。」

  「但是……」

  「但……但是?」

  「他那根长长的,粗粗的,热热的,丝毫不比阿尔弗雷德差的大肉棒一插进
来,我就知道……他是我的血缘亲属了。」

  「因为我们黑暗精灵……血缘越近的,越是抗拒不了彼此之间的吸引,尤其
是……兄妹……姐弟……母子……父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爱上阿尔弗雷德
吗?」

  「因为……他也是黑暗精灵呀……虽然他把头发染白了……可那没用,因为
他一插进来,那时的我就明白了……我们是被诅咒的一族……」

  「你知道为什么……女皇要溺死继承了黑暗精灵血脉的男孩吗?因为……不
溺死……她们会乱伦啊……」

  「所以……我现在也爱上了……我的兄长哈桑……虽然比起你来,差了十倍、
百倍……可我们的确爱上了彼此……想看吗……不仅在路上……甚至在昨天…
…在这张床上…在你身边……我们都激烈做着的……样子。」

  他的天使带给他的「惊喜」太多了,郁酸差点将他淹没,看着她红红的媚惑
俏脸,不知何种情绪的驱使下,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她娉婷嫋娜地离床,走到书桌上拿起一枚圆圆的珠子,又走了回来,上床和
尼尔卧在了一起,举起玉臂,让手心的圆珠激发出一道光幕,投射在虚空之中。

  也不知是何种魔法,光幕中不仅影像清晰无比,连声音都历历可闻,只见同
一张床上,他沉睡在一边,雪白纤细的胴体,紧闭的双眼,看上去像个睡美人
……

  而在另一旁,赤身裸体的黑发玉人躺倒,一个浅褐色肌肤的男人趴在她上面,
手臂撑开她的腿弯,压着两条修长的玉腿,将浑圆的膝盖都压到了饱满的沃乳上。

  「啪啪啪……啪啪……啊……啊……啊……」

  两条匀称的小腿摇曳在男人身侧,玉足蜷着,稍稍悬空扳起的浑圆翘臀正承
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抽打,一根长度和粗度丝毫不比大公逊色,只是相较於大公的
笔直,更加弯翘一些的肉龙正肆意进出着粉腻诱人的饱挺蜜穴。

  啪啪……啪啪……地一下下打的汁水四溅,雪丘上的柔顺乌绒早已打湿结绺,
腿股间雪腴腴鼓胀的阴部上,两瓣娇腴的大阴唇被撑的饱满浑圆,被膣内磨成白
浆的爱液裹白的弯龙倏进倏出……

  不仅阴唇边上被刮留在此的液泡白浆,还是被撑成粉色肉膜的膣口,亦或是
沿着股沟、臀缝逶迤流淌的黏浆,甚至啪唧、啪唧、啪唧的操穴声也听得如此清
晰可闻。

  「啊……啊啊……里面好麻……呀……啊……继续撞呀……撞我里面呀…
…啊啊……」

  精瘦的屁股上下起伏,转眼又是数十次抽送,哈桑的声音响起了起来:「嘶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婊子、进城都骑在我身上,真比最骚浪的婊子还
粘人……」

  「啪啪啪……啪啪……滋噗……滋……」

  身为传奇刺客的哈桑,躯体的运动能力确实令人歎为观止,他仅以双臂和趾
尖在床上作为支撑,整个精瘦的身体直直地挺在半空,只有下体的长长肉龙连接
着黑发玉人的胯部。

  屁股筛动般起伏,每一次使用的力气却不算大,仿若雄蝉附在雌蝉身上,飞
快地抖动腹部,蜻蜓点水般抽送,这般快的频率下,而且根据肉龙的长度,即便
是蜻蜓点水,恐怕龟头也着实次次都点在穴底那枚酥嫩又弹人的小小圆扉上。

  「啊啊……啊……好麻人呀……好哥哥……亲哥哥……你操的好爽啊……咿
啊……啊啊……啪啪啪……啪啪……」

  「妓馆里最浪的……嘶……最浪的婊子也不会叫人好哥哥、亲哥哥……真的
没想到……哈……银月的下任女皇、神选者会是这样一个骚浪小婊子……哈哈
……」

  银月帝国毕竟曾经是黑夜女神有求必应的地上国,女性对於尊严要求远远高
於它国,即便如今女神的教义也要求女性自爱自强,所以妓馆里头的婊子都很少
会扯起嗓子浪叫……

  不过哈桑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也明显受到了赛琳娜淫声浪语的刺激,精瘦的
屁股却更加勤劳地起伏起来,一时间肉龙的细节都有些看不清了,只能看到一条
湿腻的白龙在阴唇间翻江倒海似地抽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真的片刻间就是上百次的抽插,尼尔愣愣地看着光幕中的这一幕,耳朵里听
着赛琳娜的淫声浪语,婉转娇啼,哈桑的喘气声和污秽之语.

  忽地,旁边香息接近,一个幽幽的声音道:「他是我遇到的,第二次可以插
到最底处的男人……黑暗精灵的身体仿佛就是为彼此塑造的一般,我的子宫口根
本逃不过他们的鞭挞……」

  「啊啊啊……好酸……好麻呀……啊……啊啊……咿啊……呀……呜呜…
…」

  「他那个时候……插的我好麻,你知道……是哪儿最麻吗?」尼尔木然地摇
头,紧接着她便揭晓了答案:「是我的子宫口呀……它被插的又酥又麻……还有
一点点痛……但是更多的……是酸是美……我那时脑海里什么都忘了……因为真
的太舒服了……」

  赛琳娜话音刚落,光幕中的她便仰起脖子,大声尖叫了起来,娇躯簌簌颤粟,
下麵喷出透白的水迹,下一刻尖声陡止……却是哈桑低下头寻住大开的娇唇,一
口给堵住了。

  「唔……滋啾……啧……呃……噗啾……唔……嗯……滋……啧……」接吻
声响起的同时,黑发玉人的鼻腔里还泄露出些许娇声,显得缱绻而情深,仿佛热
恋中的少女。

  哈桑可能还是年轻,没有如同大公阿尔弗雷德般玉人越是高潮时,越是加紧
的进行抽送,而是最后一屁股下去后,就保持着全根尽入的姿势,臀胯相贴,屁
股也抖动了起来。

  圆珠闪烁了几下,展开在空中的光幕收拢消失……赛琳娜凑到他耳边道:
「他真的很怕你……没过多久,你眼皮子眨了一下,我都没发现了呢……他却看
到了,都快吓成个鹌鹑了,那根又长又大的东西倏的一下就软了呢。」

  「后来他说什么也不敢再做了……明明他敢在这张床上射满我三次,看你快
醒了却一分钟也不敢多操……」

  「昨天我去浴室了洗了一下,可里面太多了洗不乾净……所以我昨天和你说
话的时候,里面还满满的夹着他的精种呢……」

  「我故意用阴影跳跃去找他……但是其他就缩在隔壁,你母亲躺的房间里
……」

  她滑腻的玉腿靠了上来,玉臂伸到他胯间,轻轻逗弄了一下笔挺玉茎上的红
梅,却不想只是稍加的刺激,玉茎便轻跳着一泄如注。

  强烈的快感让他的大脑有着耳鸣般的轻微跳动感,胸中却是直欲涨破腔肋的
酸郁……她宛如一个两面的黑白天使、白的一面美丽、善良、聪颖、贞坚、冷静、
高贵……黑的一面欺骗、淫荡、冷漠、狠辣、不贞、下贱也是她。

  她就是那样,独一无二,又独属於他的堕落天使……

  「啊呜……」

  尼尔转头就迎上了她有些落寞的玉靥,一口堵上了她还欲说些什么的小嘴,
温馨缠绵,悱恻碾转……亲了又亲,吻了又吻,只为传达给她,他依旧不冷的炙
热爱意。

  两颗心仿佛融为一体,彼此之间最细微的感情都能转瞬间察觉……

  良久良久,四唇分开之际是如此依依不舍。

  微笑着四目相对,两块光洁的额头轻抵,尼尔道:「知道你老公我是什么人
了吗?」

  「hentai?(变态)」

  用手指弹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尼尔状似恶形道:「你老公我可是天选之人,
手握金手指,三个世界的道具,请叫我哆啦n梦。」

  玉人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想起了他在描述自己上辈子生活时,笨拙地描绘出
的蓝皮无耳狸猫的样子……虽然她没进过,却有着莫名的喜感。

  「你是狸猫也该是尖耳朵的……呀……」忽地,他一口舔在了她耳朵的尖梢
上,她鼓起小嘴也毫不客气地回应,一瞬间莺声燕语,惊呼不绝於耳。

  闹了良久后才话归正题:「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计画,本来我在来的路上考虑
的是另一个计画,但……」伸出手掌,意识海中关於星战世界的一页发亮,顿时
他手掌一沉。

  一柄,造型简朴却银光发亮的光剑凭空出现在掌心两三釐米,而后沉入掌心。

  「看到了吗,赛丽。嗯……接好!」

  赛琳娜伸手接过,好奇地打量着,虽没亲眼见过,可聪颖的她早把爱人说的
每句话都记在了心里,看着看着忽然灵光一闪,惊然道:「光剑?」

  尼尔笑着点头,以手覆着她的手,连同着她的玉臂一起举高,而后推下开关
……

  「滋嗡……」

  光剑喷射口顿时弹出一条翠绿色的光刃,尼尔和她一起握住光剑轻轻滑过床
边的帐幔,滋地一声,好似热刀切脂,帐幔顿时引刃而解,断口处留下的火烧般
的痕迹.

  「这就是光剑,不仅是帐幔,钢铁也能这一轻易的一刀两断。」

  再次推下开关,随着「滋嗤」一声剑刃收回,赛琳娜脸上是合乎她年龄的惊
讶表情,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盯着尼尔的眼睛,道:「多啦n梦?难道是……」

  赛琳娜的聪明是不需要任何质疑的,见他立马想到了关键,尼尔笑着颔首:
「我只是和你说,我曾经的世界如何如何,百闻不如一见……」

  他将摊开手,下一瞬,一瓶红色包装的褐色饮料凭空出现,坠入掌心,尼尔
怀念的看着塑胶瓶子上,可口可乐四个中文,而后笑着对赛琳娜说道:「这是我
曾经生活的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饮料……之一,总之还有一个蓝色的……但这个
还是最具有代表性。」

  然后他熟练地拧开红色的瓶盖,嗤地一声,喷出一股甜甜的气流,赛琳娜睁
大凤目看着,直到尼尔将手上的可乐递给了她,饶是见多识广的神选者也不由有
些慌了神。

  毕竟就是真神,也没机会享用来自异界的饮品。

  她双手捧着手感非金非玉的塑胶瓶,珍而重之地坐起身子,小心翼翼地往嘴
边送……见一向神秘而冷静的她如此以这种态度对待一瓶可爱,尼尔不由得弯起
嘴角。

  但换做他,有人递给他一瓶外星人的饮料,怕也是相同的表现,而且不是最
信任的至亲之人保证,那是怎么也不敢下嘴的。

  「滋咕……」

  两瓣粉唇在瓶口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顿时她黑亮如谭的妙目变得亮晶晶了
起来,回味了片刻后,再次抿了一口……再一口……又一口……

  黑发玉人即便是喝可乐都是如此优雅,小口小口的喝,问题是小口小口的频
率太快了,三两下整整一瓶600毫升装可乐便被喝掉了一大半。

  这是尼尔从没见过的赛琳娜,不管白的一面还是黑的一面,少女感爆棚…
…沉溺与异界饮品的赛琳娜眼角的余光睨到尼尔的表情,俏脸顿时不由得一红.

  下意识把可乐放下,抱在赤裸的雪乳尖,粉嫩的乳头受到挤压微微翘起,看
的尼尔又是一硬,而且有些慌手脚的表现好可爱啊……

  「我……没注意快喝光了。」

  她低着头,仿佛犯了什么错般嚅嗫道。

  第一次看到她这样表情的尼尔不由得起了狎促的心思道:「不是还剩下小半
瓶吗,我要你喂我喝,但是不能用手……」

  赛琳娜娇嗔的看了他一眼,拿起可乐瓶在喝了一口,然后凑近尼尔对着他的
唇吻了下去,带着一丝起泡刺激的甜蜜糖水在两人唇舌间打转,明明只是一口,
却不知道在舌头间被品尝了多少回……

  虽然尼尔的本意是,让赛琳娜用自己挺拔的乳峰喂他喝,但用嘴和香舌喂也
十分不赖……缠缠绵绵间,区区小半瓶可乐也花了接近半个小时才喝光,而且喝
下的对方唾液可比饮料多出太多太多了……

  良久……

  可乐早已被喝完后,四片粉唇终於分开,今天尼尔估计,两人的唇舌最少连
在一起两三个小时了,彼此之间需求的水分都由彼此的唾液补给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