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御鼎记】 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2-21 18:47 出处:网络 作者:星河渐晓">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3130550"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7868137"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
作者:星河渐晓 2021年1月18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1776               第三十一章 奖励

作者:星河渐晓
2021年1月18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1776

              第三十一章 奖励

  另一边,赵无意出门先是去了江府,因为古家在东边,去东市的时候赵无意
打算再去古家一趟,把时间充分利用,所以先把不顺路的江家事情再说。

  对于赵无意的进入,江家守卫自然不会阻拦,很轻松的就直接进了江府中央,
江汉波有事出去了,所以接待赵无意的是江芷微的母亲。

  「赵公子,渠儿现在怎么样了?」

  江芷微一进门,妇人就急急忙忙的前来询问。

  「渠儿没事,好得很,我还雇了两个人教学习,他在赵府也不是每天闲着,
你放心吧。」

  妇人听此神色也是舒缓,随后让赵无意安心坐着,准备叫下人上好茶,不过
被赵无意拒绝。

  「夫人,不用了,芷微姐让我来拿几颗养生丹,拿完还得去东市办点事,不
打扰你了。」

  见赵无意如此说,妇人也没挽留,随后去丹药房将丹药拿给赵无意,这养生
丹是江家特制的,毕竟也是一个大家族,还是有点东西,这个养生丹字如其名,
对身体具有很好的疗养作用,正好可以让江渠被怪病缠着的身体稍稍固本。

  不过丹药半月才能炼制少许,然后保存着,之前出来的急并没有携带,早上
江芷微支开赵无意,让去东市买点东西,朝妇人报平安的同时可以把丹药拿了,
两全其美。

  「唉,现在多事之秋,我也不能随便出去,得跟着处理一些事情,得过些日
子再去看渠儿了。」

  「夫人放心吧,我和芷微姐会把渠儿照顾好的,你不用太记挂,就先到这吧,
我得走了。」

  妇人点点头,随后目送赵无意离开,没想到赵无意倒是挺懂得礼数,很有修
养,说话也很是客气,和传言中的纨绔似乎不太一样。

  笑话,这可是未来的丈母娘啊,不客气点怎么行,赵无意哼着小曲,出了江
府随后直奔古家,御鼎游记的另一个残篇在古家,反正去东市也要花不少时间,
也不急了,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古家很大,上次江芷微去的那个地方仅仅是处理事情的地域,另一个地域就
是日常生活的地方,赵无意直接进入古家大门,侍卫没有阻拦,虽然古家很大,
不过面对赵家还是给予不少的面子。

  「哎,这不是意少嘛,来找古盛的?只是不好意思啊,古盛刚出去没多久,
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说话之人是古肖,正是上次带江芷微去古家大殿的人。

  「不是,我去你们古府的藏书阁一下,麻烦带下路吧。」

  古肖忍不住吃惊,没想到赵无意要去藏书阁,这有闻所未闻啊,不过想到赵
无意在聚文宴一展身手的传闻,觉得也不少没那个可能,虽然有这些想法,不过
古肖也没多问,轻车熟路的带着赵无意前去。

  古家很大,藏书阁比赵府气派了不少,登记了一下名字后赵无意进去,藏书
阁里面人挺多,对于赵无意都投来侧目的眼神,赵无意没有管这些,随后去一个
边角找这藏书阁的管家。

  和皇室藏书阁一样,古家藏书阁里面有专人提供消息,不过也只是一人罢了,
毕竟规模还是比不上皇室的,弄太多人也是尸位素餐。

  「赵小友,稀客啊,来找老头子何事?」

  藏书阁的管家是一个老头,年纪不大,不过很精悍,眼睛中带着精明,能做
到这个位置,显然不是一般人。

  「前辈啊,听说古家从我赵府拿走一本看不懂书的残页放在这里,不知道你
老有没有印象?」

  赵无意也没多余的话,一来就直奔主题,毕竟自己可是还得去东市买灵芝呢,
也不能耽搁太久。

  老头闻言则是稍稍沉思了一下,随后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小友啊,真抱歉啊,老朽有印象,不过时间太久了,忘记了,唉,真是造
孽啊。」

  赵无意嘴角抽搐了一下,以为看到了希望。

  不过赵无意也不可能在这等老头,正要离开,不过赵无意突然想到一个东西。

  「前辈,你在藏书阁这么久了,有没有了解到什么关于玄阳之体的资料?」

  老头听到这继续沉思了一下,赵无意则是眉头一动,难不成有戏?

  不过旋即老头拍着大腿,一脸的悲痛。

  「小友啊。老朽,老朽又忘了!哎,以前在这里的某本书里面看过,不过这
年纪一大,脑子不管事了!」

  赵无意听到这,嘴角抽搐,不过也无可奈何,毕竟这玩意不是硬想可以想出
来的,得某个时刻灵光一闪才有机会。

  「算了,前辈你在这慢慢想吧,等下我再来问问。」

  「可以,小友慢走。」

  待赵无意走远,老头突然眼冒精光,口中喃喃自语起来。

  「现在的小辈,也不知道孝敬,就想白嫖我老头子的东西,世风日下啊。」

  从古府出来,赵无意一时间停下脚步,古府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一个巨
大的马车,都有两人高,前面四匹高头大马,毛发均是红色,一看就是耐力惊人,
马车后面有一大片平板,看来是拉运货物用的。

  「意少,我们要去东市,要不要一起啊?」

  一道声音从马车前方传来,赵无意听闻一惊,随后朝前方看去,发现古肖正
侧着身子看着自己。

  这简直瞌睡来了送枕头啊,正愁去东市来去有点墨迹呢,没想到古家间接的
给自己备了一个大礼,这不笑纳都不行啊。

  「去啊,等等我。」

  古肖说话的时候马车已经开动了,赵无意赶紧追了上去,古肖见赵无意看着
马车没说话,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还正中下怀,不过古肖也无所谓,载赵无意
一程也没什么影响。

  马车穿梭在大街上,穿过姻缘桥,看着不远处的两个石像,赵无意心中感慨
万千,没想到来到这里没多久,第三次看到这个石像,变了,一次和一次都不一
样,变得那么快,变得好起来了。

  人群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仿佛亘古不变的一样,马车的速度很快,不时还
会超过一些达官贵人的轿子,不过赵无意心中毫无波动,想着之前给江芷微要的
东西,就是不知道江芷微会不会真的给,不过给不给无所谓了,给了更好,不给
就强吻,能拿我咋地?

  赵无意干脆摆烂,反正自己拍马也追不上江芷微的水平,只能等从御鼎游记
那儿得到具体的方位,然后寻找到丹药再说,不过第六感告诉赵无意,这一切不
会那么容易达成,那既然如此,何不纵情一番。

  仗着马车的便利,没多久就到了东市,随后古肖带着人去采购,赵无意也四
处张望,准备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东市的人并不多,因为这是一个富商的聚集地,简单点说,能来这里的都不
是一般人,毕竟一般东西在大街上就乐意买了,所以这里卖的东西也是非常的贵,
一般人消费不起。

  找个人询问了一下,赵无意随后确定了药材贩卖的大致方位,一路上吆喝的
人就少了很多,毕竟都是有点身家实力的人,在这里不像是大街上一些商家直接
摆摊,都是有一个石桌,看来此地还真不简单。

  简单浏览了一下,都是一些比较珍贵的药材,赵无意也仅仅是看一眼就过去
了,自己所要找的东西可还没准信呢,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看,赵无意神情突然凝
固,因为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一个窈窕的身影,这个身影赵无意已经比较熟悉了,正
是聚文宴会上一曲笛音绕梁的慕容浅月,没想到那天去皇室藏书阁遇到不算,这
次又遇到了,赵无意觉得有点邪门。

  她来这里干什么?赵无意有点想不通,不过想不通就不想了,赵无意现在有
要事,不想再横生枝节,随后借着其他人掩护,从离稍慕容浅月微远点的地方经
过,继续朝前走。

  就在赵无意离开后,慕容浅月旁边的一个侍女却发现了什么,赵无意如果好
好的走,侍女还不会太在意,不过赵无意弄巧成拙,异常的举动反而吸引了侍女
的注意,随后侍女看了赵无意的身影,想到了什么,随后在慕容浅月的耳边低声
说了几句话。

  赵无意不知道自己已经败露了行迹,在经过慕容浅月后继续悠哉的往四周看,
不过仍然不见灵芝的影子,赵无意不禁郁闷,该不会卖完走人了吧,不应该啊,
灵芝虽然珍贵,不过也不是有价无市的存在,毕竟有钱不赚是傻逼?

  继续往深处走,转眼都要走到头了,赵无意终于眼睛一亮,尽头处,一个中
年男子的商位上摆着一个篮子,赵无意赶紧快步上去。

  「老板,这灵芝怎么卖啊?」

  中年男子本来还是昏昏欲睡的,不过见来了顾客马上精神起来。

  「嘿,小兄弟,这个灵芝可是在断崖峭壁上采摘而成,极其困难啊,不过我
看你骨骼清奇,一表人才,就便宜点卖给你吧,五两银子。」

  赵无意也不啰嗦,虽然这男子的话只能信一分,不过自己也不缺钱,正要从
怀里掏钱包,不过突然一道清灵的声音传来。

  「老板,我出二十两,卖给我吧。」

  有钱不赚真的是傻逼啊,瞬间不管是赵无意先来的,中年男子一听马上鸡啄
米一般的疯狂点头,随后看向赵无意道:「咳咳,小兄弟,不好意思啊,我上有
老下有小,只能价高者得了。」

  赵无意一脸黑线,随后看向身边之人,挺这清灵的声音,果不其然,居然是
慕容浅月,嘴角微微上扬,明显是带着坏笑的看着自己,赵无意嘴角抽搐,随后
对老板道:「我出四十两,卖给我吧。」

  「我出一百两。」

  慕容浅月又说话了,赵无意心中叹气,自己这次出门没带多少钱,因为没料
到半路会杀出这样一幕,四十两已经是目前自己的全部身家了。

  一路看过来,只有这人有卖了,现在被慕容浅月突然横刀夺爱,赵无意觉得
很迷,肯定是故意的,不过赵无意也没其他想法,毕竟一部分残页可是在慕容浅
月手上,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

  侍女小雨随后付完钱提着篮子走在后面,也不知道慕容浅月来这干嘛,赵无
意准备回去,没想到慕容浅月也是这个方向,随后两人并排走在一起。

  没了也就没了,赵无意没法发作,丢失了江芷微的香吻,赵无意心中好痛,
不过也没辙,只能等下一个机会,不过丢了一个香吻,确有一个另外的美人在一
旁,赵无意也不好一直闷着。

  「哈哈,浅月姑娘,真巧,你怎么也来这了?」

  看到赵无意突然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慕容浅月心中暗笑,装吧,你就装
吧,本姑娘就不给你,看你最后还装得出来不。

  「原来是赵公子,真巧,你也来买灵芝呀?」

  慕容浅月声音很是俏皮,听着很是悦耳,不过赵无意却更加的郁闷,这自己
到底怎么惹到这小娘皮的,居然要来针对自己,估计是上次急着去皇室藏书阁,
冷落她了,赵无意只能无奈。

  不过事已至此,赵无意也只能打哈哈了。

  「是啊,没找到浅月姑娘也是,真是有缘。」

  「小女子对赵公子可是很好奇呢,不知道能否给我解惑一些东西。」

  「自然是言无不尽。」

  「赵公子,上次宴会你说的那首诗,能不能说说你当时的具体想法呀。」

  对于慕容浅月的这个问题,赵无意倒是不意外,也没藏着掖着,随后和慕容
浅月说了这首诗的整体内涵,临江见月,独自寂寥的孤独,思考天地人的由来,
对前世后世的追寻,赵无意的解释仅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不过也让慕容浅月咋
舌不已。

  「赵公子,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慕容浅月眼睛弯成月牙的看着赵无意,赵无意看了一眼赶紧目不斜视的看着
前方,慕容浅月现在一副可爱并且略带勾人的样子看着自己,赵无意心中瞬间心
猿意马起来。

  这不怪赵无意意志不坚定,慕容浅月的颜值可是和江芷微不相上下的存在,
现在一副不经意的勾人的样子赵无意自然没法镇定自若,只能扭过头靠物理抗拒。

  「对了,浅月姑娘,和我说说文坛的事情呗,」

  赵无意突然想到一个话题,赶紧拿来搪塞一下,慕容浅月见赵无意的模样不
禁轻笑一声,随后用着清灵的声音说了起来。

  「文坛本名文武全坛,不过因为皇室对非自身培养的武者采取冷处理的态度,
为了避嫌,文武双坛改名文坛,只有修为和文学造诣双双达到一定境界才能进入
其中。」

  「原来是这样,浅月姑娘貌似也是在文坛的前十吧,不知道在文坛前列有什
么好处?」

  慕容浅月听完想了一下,随后道:「朝廷会给一些没用的东西,反正我一次
没领取过,想不起来了。」

  「哈哈吗,浅月姑娘家大业大,肯定看不起这些了。」

  「赵公子,芷微姐姐有没有和你说过她是什么境界呀?」

  慕容浅月想到什么,随后灵动的眼睛眨着,一脸好奇的的看着赵无意。

  「啊这……不知道啊。」

  赵无意一时间迟疑了一下,江芷微确实和自己说过她是什么境界,不过应该
没和外人说过,那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慕容浅月,赵无意觉得还是别了,
免得传出去江芷微怪自己就不好。

  不过慕容浅月看到赵无意迟疑了一下,瞬间明白赵无意肯定是知道的,灵动
的眼睛闪了闪,继续朝赵无意追问起来。

  「赵哥哥,告诉我嘛。」

  美人相求,而且慕容浅月声音娇俏,连赵哥哥这三个字都说出来了,搞的赵
无意有点心猿意马,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让身边的伊人失望赵无意自觉做不到,
而且还有一个方面,自己不说的话,那样把慕容浅月搞生气了,自己的残页很难
要回来啊。

  内心疯狂的挣扎,一边是江芷微对自己的信任,另一边是慕容浅月的询问,
如果慕容浅月身上没那个残页赵无意可以忍痛拒绝,不过既然有,赵无意也不敢
鲁莽行事,毕竟可是关系到自己能不能一飞冲天的绝佳机会啊。

  心中天人交战,赵无意感觉好崩溃,不经意间又对上了慕容浅月的眼睛,赵
无意瞬间感觉心中一窒,和江芷微那星空一般无法看穿也眼神不同,慕容浅月眼
睛就像是一汪小塘,清澈见底,看着这一双眼睛,赵无意觉得似乎说一句谎话都
是罪恶。

  再搭配那绝美的玉颜,赵无意忍不住心跳加速,伊人就在眼前,赵无意脑海
里想到四个字,轻云蔽月,仿佛就是为眼下的伊人设计的一样,同时赵无意感觉
鼻间香气漾然,真好闻,好想一直闻下去,思绪莫名的混乱,赶紧扭过头,赵无
意不敢再看下去,生怕自己陷入其中。

  赵无意知道不能再墨迹下去了,随后忍住滴血的心,赵无意准备拒绝慕容浅
月,无论如何,自己要守护全世界最好的江芷微,要是江芷微知道自己大嘴巴和
慕容浅月说这件事,怕是醋坛子要把自己淹死,赵无意一时间天马行空起来。

  「浅月姑娘……」

  极其艰难的说出这四个字,赵无意还没继续往下说,随后身躯狂颤,赵无意
一时间居然傻了。

  「赵哥哥,告诉我嘛,你把我想什么人了,我难道会乱说呀?」

  慕容浅月说着话,如同一个邻家小妹一样,那柔软的柔荑抓住自己的手臂,
娇声软语,眼睛带着无暇的看着自己,闻着近在咫尺的少女芬芳,血压一时间没
控制住,直接上涌。

  赵无意现在已经是石化,这种亲密的动作还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接触,至少江
芷微没这么亲密的拉着自己的手臂过,而此刻慕容浅月半个身子都快贴到自己身
上,甚至还能感受到那绵软的酥胸……

  原来这就是女孩子的胸么,好软啊,赵无意直接打了一个冷战,同时感觉鼻
间一凉,心中一惊,手一抹,好家伙,居然直接流血了。

  赵无意也没料到自己这么不堪,不过也没办法,随后用袖子擦着鼻血,一旁
的慕容浅月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俏脸上强行憋笑。

  不过不知道这鼻血是不是淤积太久了,从一只变成了两只一起,居然止不住,
慕容浅月终于忍不住了,指着赵无意,笑的是一个顾目流盼,花枝乱颤。

  还好赵无意已经开启了最强模式,对慕容浅月的狂笑倒是没觉得其他,反而
很淡定。

  「身体不佳,上火的有点厉害,没想到让让浅月姑娘见笑了。」

  赵无意一本正经,毫不尴尬的说着,慕容浅月也笑的差不多了,没想到赵无
意的脸皮这么厚,上火,哄鬼呢,那会这么巧,不过慕容浅月也没在追究,也算
是看出来了,赵无意脸皮忒厚,居然这样都不带波动的。

  「浅月姑娘,别只看戏啊,拿你的手帕给我擦下血吧,在这样下去我怕是要
被人以为是杀人犯了。」

  赵无意的鼻血一来居然还止不住了,慕容浅月见此也只能翻翻白眼,随后拿
出的手帕给赵无意,赵无意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往鼻子上一抹,也许是佳人的特
殊功效,还真没流了。

  「哈哈,浅月姑娘,谢谢你啊。」

  慕容浅月继续翻了翻白眼道:「要谢就回答我的问题。」

  赵无意苦笑一声,确实,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和慕容浅月说了又能
咋滴,虽然没接触过,不过赵无意并不怀疑慕容浅月的人品。

  「好吧,我说,芷微姐是先天中期的。」

  慕容浅月听后倒是不惊讶,在慕容浅月的预料之中,不过心中还是有点遗憾,
这个女人似乎什么地方都比自己厉害啊,虽然慕容浅月和江芷微没怎么接触过,
不过有人的颜值居然和自己持平,这自然是激起了慕容浅月的好胜心,既然容貌
平分秋色,那其他地方呢?

  所以慕容浅月特别想知道江芷微的修为,和自己比较一下,不过很明显,自
己还是差了一点,搞的慕容浅月心中有点不太开心。

  赵无意这里,发生了这么大事情,不过仍然没忘记一件事情,走了一路,慕
容浅月一直没有把灵芝让点给自己的想法,赵无意也就放弃这个打算,总之这个
话题是绝对不能先提的,一个江芷微就让自己头疼的要么,这慕容浅月看起来也
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话题是绝对不能朝那个地方引的。

  说话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古家,赵无意想到还得去问那老头残页的消息呢,
虽然心中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遗憾?不过就在这分开吧。

  「浅月姑娘,我要去古家有点事,就此别过吧。」

  「你……」

  慕容浅月话还没说完,赵无意就赶紧跑了,慕容浅月只能冷哼一声,喃喃道:
「有你求我的时候。」

  随后示意在后方的侍女前来。

  和侍女交代了几句话随后慕容浅月离开,与此同时,赵无意也进入到古家,
准备看看老头回忆起来了没有。

             第三十二章 意外之喜

  进入古家,经过古肖带路后赵无意也对古家藏书阁有了大概的了解,没有墨
迹直接上路,不过在此期间,赵无意想到方才慕容浅月的一系列动作,赵无意忍
不住嘀咕起来,我敲,失去了对江芷微一亲芳泽的机会,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和慕
容浅月接触了一把。


  也不知道是喜是悲,如果时间可以重来,赵无意其实还是不想遇见慕容浅月,
虽然秀色可餐,伊人贴身的感觉很爽,不过自己心中一直有那个幽兰一般的身影,
虽然能再容纳其他女孩,不过看江芷微上几次的表现,似乎对自己接触慕容浅月
很是不满的样子,那自己还接触慕容浅月要是被江芷微发现真打翻醋坛子的话就
扯皮了。


  所以赵无意现在还是挺郁闷的,赵无意还是挺希望自己回去后江芷微不履行
承诺,然后自己再进行强吻,那场面赵无意觉得太美,不过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慕容浅月的出现打乱了自己的全盘计划,还出了个大篓子,还好自己已经人至贱
则无敌,不然估计要直接钻地了。


  「哎,这桃花运一来是挡都挡不住啊,搞的小爷都有点选择困难症了,嘿嘿,
不过第一要义,还是咋的芷微姐姐。」


  一路想着,穿过竹林茂密的小道,古家的地域极大,藏书阁是在一个新开的
位置,周围茂林修竹,只差没上流觞曲水了,可见环境的优美,赵无意忍不住羡
慕,要是赵府也这样就就好了,反正老爹走了,赵无意寻思是不是给赵府来个大
修。


  例行登记,进入藏书阁,老者还在躺在特制的长凳上,悠哉悠哉的。


  「前辈,抱歉又打扰你了,不知道有没有想起什么线索啊,前辈我有要事,
谢谢了。」


  老者眼睛放着精光,看着赵无意,不过却隐藏了下来,带着遗憾道:「小友
啊,真的是抱歉,老夫总得觉得差点就想起来了,不过总是卡着,很烦啊,老是
觉得差点什么契机,不过就是找不到啊,真的是痛心疾首啊。」


  老者说着话,眯着眼睛,一脸的遗憾,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不过赵无意总
觉得老头似乎藏了一手,不过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让赵无意非常的难受。


  「好吧,那前辈你先歇着,我有空再来。」


  「小友慢走,常来啊。」


  离开古家,赵无意心中带着遗憾,思索着老者的话,赵无意总是觉得内藏玄
机,难道是什么隐世高人在试探?赵无意想的很深,甚至开始思索老者的话是不
是要排列组合起来,自己该什么时候去要说什么话之类的。


  「喂,呆子,别低着头了。」


  一道女声传来打断了赵无意的思绪,抬起头,赵无意惊讶了一下,居然是慕
容浅月身边的侍女小青。


  此刻小青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一堆的灵芝,赵无意心中一动,难道?


  果然,接下来小青的话印证了赵无意的猜测。


  「呆子,拿着,也不知道小姐怎么了,莫名其妙的花一百两银子,买了也不
拿回去,又让我在这等你。」


  赵无意心中莫名的触动了一下,赵无意以为慕容浅月买走后自己肯定不好索
要,怕慕容浅月玩什么幺蛾子,所以一直没开口,毕竟这个套路在江芷微身上可
是遇到了好几次,搞的赵无意都有点怕了,现在看来,自己有点小人之心了啊。


  接过篮子,赵无意感叹了一下,对小青道:「回去替我传句话,我赵无意谢
过了。」


  小青随便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放在心上,赵无意也不好在追着叮嘱,
只能希望小青记住了,不过赵无意同时也生出一个想法,刚才小青说一百两银子,
赵无意忍不住和老者的话联系起来,赵无意眉头一皱,难道老头想要钱?


  难道这么俗的么,不过思索了一下,赵无意觉得还真有可能,再怎么说,没
钱寸步难行啊,从自己身上能得到啥东西?自己最不缺啥东西?就是钱啊。


  深吸一口气,赵无意暗骂,为老不尊啊,不过还是只能重新返回古家藏书阁,
看看老头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看着老头布满皱纹的的笑脸,赵无意心中暗骂,不过从怀里直接拿出了二十
两银子,随后故作不经意的递给老头道:「这不是事情比较要紧嘛,怕前辈突然
又想起来了,就回来看看。」


  老头面色不变,收下赵无意的银子继续道:「咳咳,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就是想不起来了啊,老朽真是惭愧。」


  赵无意没辙,只能在把身上最后二十两拿出递给老头。


  「前辈,仔细想想。」


  老头接过银子,终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小友,你别说,我还真想起来了,不过只想起来一个,不知道你想知道那
一个?」


  赵无意听到这心中暗骂,四十两还喂不饱,真有你的,那只能先问一个了,
剩下的以后拿钱回来再说,自己的残页还有两份,慕容浅月那儿和周家,现在得
到古家的估计也没啥实质性的进展,还是先问清楚可以治疗江渠的那个玄阳之体
了,把这个和江芷微说,她肯定很开心。


  「那前辈和我说说关于玄阳之体的信息吧。」


  老头点点头,随后凯凯而谈起来。


  「玄阳之体,顾名思义,就是身负极阳,为体质之极,因为如此,这样的人
会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而这个特征,就在丹田,作为万脉之源,藏精之所,身
负玄阳之体的人,会随着时间的增长,在丹田处逐渐的形成一个类似太阳轮廓的
胎记,在十五年后彻底成形,一眼即可看出。」


  赵无意点点头,好了,看来自己不是这个体质的人,下一个,不过知道了这
个特征,也还行了,不过赵无意自然不满足于此,继续问起来。


  「前辈还有没有更多的消息啊,能不能再想到什么线索?」


  老者却是摇摇头。


  「小友,这玄阳之体何其稀少,我都只是年少时候无意间翻看一本不知名的
书,知道这点凤毛麟角的消息已经实属不易,你需要更多简直痴人说梦。」


  赵无意闻言一惊。


  「前辈,这本书可还能寻到?」


  老头看了看赵无意,忍不住嗤笑一声。


  「还真能寻到,不过在皇室藏书阁,不过这书没有书名,你去慢慢找吧。」


  赵无意点点头,也知道差不多了,赶紧回赵府,准备和江芷微分享自己歪打
正着的消息。


  赵府,江芷微院子里。


  正屋此刻满是狼藉,显然有人在这里发过很大的火,而发火的人,正是江芷
微,古盛冒天下之大不韪居然在门口撸管,被江芷微直接撞破后居然还弄一股精
液在裙子上,江芷微瞬间有想杀人的冲动,不过想到古盛还差自己一颗丹药没拿
来这才勉强忍了下来。


  不过一直忍着总得发泄出来,江芷微直接拿屋里的东西撒气了,还好正屋本
来就没多少东西,江芷微发完火又默默的收拾好屋子,一时间陷入沉默。


  现在手里有一瓶丹药,古盛如果履约送过来那可以坚持十天左右,不过江芷
微还是头疼,雪清凝说是一个月左右,也不知道真是不是这样,对于算卦江芷微
一直觉得很玄乎,不太相信,不过因为是雪清凝说的江芷微也没多想。


  不过看眼下的情况,再没什么大转机就是等死了,江芷微知道,一直拖着弄
丹药给江渠就是饮鸩止渴,必须要找到根本性解决的办法,不过身负这个体质的
人,难道真的会自己走来?


  暂时想的太多也是负担,江芷微收回思绪,想到自己身上还有那个恶心的东
西,瞬间有反胃的冲动,江芷微暂时也顾不得其他,只想赶紧洗一下澡,把古盛
有意无意间留下的东西全部洗濯。


  估摸着古盛还有一会才会把最后的丹药送来,江芷微不做多余的事情,进入
浴室打算洗一下身子,与此同时,江芷微也回忆起了上次在赵府后面,也是闻到
一股怪味,不过当时没多想,不过现在看来那不就是古盛的污秽么?


  没想到古盛背着自己做了这么龌龊的事情,江芷微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再次掀
起想杀人的冲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芷微准备好浴桶,轻解罗裳,不过在解
下裙子的时候,江芷微直接把裙子直接丢出门外,这才回来褪下其他衣物,缓缓
的进入其中。


  尽管古盛没有碰到自己的任何肌肤,不过江芷微总是觉得被古盛摸过一样,
似乎身上还有些许残留的感觉,搞的江芷微一直皱眉,不停的撩拨着水清洗着本
来就已经无比干净的娇躯。


  浴室中,水汽氤氲,温泉水滑洗凝脂,江芷微此刻全身赤裸,一丝不挂,隔
着模糊的水汽,依稀可见那白皙的脖颈和那如瀑一般的三千青丝,玉臂不时的扬
起,可以看到那晶莹细腻的肌肤,无比的完美,让人看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怀。


  而这仅仅是手臂罢了,如果可以再窥伺那之下的风景,相信很多男人冒死都
愿意,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古盛。


  古盛在感受到江芷微的杀意后擦干净精液只差没屁滚尿流了,爽完一发短暂
的进入贤者模式,身体的感官敏锐了许多,而就在这个时间古盛感觉到江芷微的
杀气,是的,古盛是这么感觉。


  古盛当即逃之夭夭后回到古家感觉非常的憋屈,打了一桶水往头上一倒,异
常的凉爽,因为走的急,路上的时候古盛的肉棒残留的精液直接染在身上,别提
多难受了。


  冲完身子古盛换套衣服,随后想到还差江芷微一瓶丹药呢,好歹吃人手软,
古盛打算现在就去把丹药送了,虽然咋是混账,不过既然是交易,就得有个交易
的样子,古盛可不希望下次的交易因此而黄了,那就得不偿失。


  从古家库房重新顺一瓶丹药出来,古盛有点心虚,自己这一行为要是被发现
估计要被扫地出门了,不过一想到江芷微那绝顶的颜值和高挑的身材,要是和自
己翻云覆雨,古盛就是一阵颤抖。


  本来江芷微是古盛永远无法触摸到的存在,就像是极目远眺,尽头处,一座
与云天相接的雪山,翻山越岭了无数个山峰,那坐雪山依然在目光的尽头,顿时
心灰意冷,似乎穷其一生,都无法抵达。


  如果机缘巧合,到达雪山,可是看到那个仰着头还没有尽头的山顶,风雪漫
天,寒冷刺骨,别说攀登,能待一会都是奇迹了,这就是古盛面对江芷微的无力,
这个女人如此的完美,如此的惊艳,却是自己永远无法触摸,无法染指的存在!


  人生,就是这么的残酷,一个平民,纵然看到权贵花天酒地,纵然看到豪门
路酒池肉林,那又如何?对于他来说,能娶妻生子,庸庸碌碌的渡过残生,已然
是大幸,何谈其他。


  古盛,身在大家族,已经达到了许多人只能仰望的地方,不过古盛并不满足,
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饱暖思淫欲,古盛并不满足安于现状,在他的世界里面,
出现了两个姿色出尘,冠绝世间的美女,江芷微和慕容浅月。


  慕容浅月是古盛没有丝毫接触机会的,作为文坛的美女,慕容浅月本就被众
星所绕,眼高于顶,古盛全方位被碾压,完全不是只识大字的古盛可以碰瓷的,
那只剩下江芷微,作为古家的一个传信使,古盛侥幸和江芷微有了接触的机会。


  就这样,古盛搭接东风,终于抵达那个靠自己永远无法达到的雪山之下,可
是雪山的寒冷,高洁让古盛知道,哪怕是到达尽头,江芷微依然不是自己可以触
碰的存在,完全不是,自己只是一个小丑罢了,一个高级的小丑,被拿来跑腿的
小丑。


  不过这两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古盛知道,自己可以再借古家的东风,扶
摇直上,一览雪山之巅那原本对自己无法触及的风光!


  古盛好歹也是高级小丑,家主的儿子,所以地位也算是凑合,不过也仅仅是
如此罢了,不过凭借这个地位,顺走几瓶丹药还是没问题的,因为这个丹药没人
用,而且是在古家的核心地带,也不怕有外人偷,对这个丹药的关注度并不强,
所以古盛倒是暂时不怕被发现。


  至于发现了那会如何,古盛懒得想了,目前先紧锣密鼓的计划,自己靠着这
个丹药把江芷微弄到手才是正事。


  古盛拿了丹药一路小跑来到赵府,现在江芷微气应该消了不少,伸手不打笑
脸人,自己送上丹药走人就行,不过古盛在小心翼翼的进入院子后发现,自己匆
忙间离开没及时关上的院门还是老样子,古盛心中不禁困惑。


  居然连门都不关一下,对于江芷微的此举,古盛倒是也有所猜测,一来可能
是是太恶心自己,二来可能觉得自己拿丹药需要一些时间,不过因为这丹药效果
就在那,古昊也没想到古盛会监守自盗,直接顺出来不带喘气的,可以说是顺手
牵羊也不为过,所以一回到古家拿上丹药再回来几乎没有耽搁任何时间。


  走到方才的屋子前面,古盛发现门是虚掩的,正想开口,不过最后没出声,
先看看里面情况如何再说,随后悄悄探头看去,里面没人,古盛有点奇怪,四处
转转,随后发现在一间屋子外有一条被江芷微扔掉的裙子。


  这裙子似乎有点熟悉,又看了看,古盛瞬间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江芷微刚才
穿的裙子么,没想到直接被人了,至于为什么被扔了,古盛心中也很清楚,古盛
忍不住无语,不就是沾了点精液吗,洗洗不就好了,没想到江芷微还有洁癖。


  不过这已近不是重点了,古盛瞬间想到什么,会不会江芷微扔掉裙子后会洗
一个澡?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


  古盛当即食指大动,因为古盛怕江芷微发火,所以进来的时候一直是小心翼
翼,倒是也没发出声响,那江芷微现在应该还是没发现自己存在的,如果是这样
的话那就完美了,可以借此偷窥江芷微洗澡,简直美哉啊。


  脚步放的愈发的慢,古盛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扰了这里的某人,根据那被
丢弃的裙子,古盛锁定了裙子前方的一间较小的屋子,正常的屋子不会设计的太
大,而不过稍小说明肯定是其他用途,那是什么用途,综合这个被丢弃的裙子加
上古盛的想象,答案呼之欲出。


  古盛忍住沸腾的内心,如同一只猫一样接近房屋,再蹑手蹑脚的走到窗户旁
边,随后戳破一个窗户纸朝里面看去,果然,里面的美景不负期待,不过隔着水
汽看不太清楚,古盛心中顿时如同猫抓一样难受。


  该死,究竟要怎么才能看清楚?古盛看着水汽中那影影绰绰的身影和玉臂,
感觉血液都沸腾了,古盛不满足看到这些,古盛感觉要炸了,呼吸突然粗重起来,
古盛需要看到更多!


  身体已经颤抖起来,古盛眼睛充血,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有一棵
小树,古盛眼睛一亮,可以借这棵树,上房揭瓦,从顶部查看江芷微洗澡的场景,
搞不好,还能看到……


  古盛身体抖的更厉害了,不过还是收住心情,随后如同一条泥鳅一样滑入树
旁,悄然的上树,小树离屋顶很近,所以古盛可以很轻松的上去,不过古盛还是
花了不少的时间,为了不发出任何的响声,古盛只能如此。


  估摸着江芷微的位置,古盛手脚并用,爬到对应的位置,小心的把瓦揭开,
怀着激动的心情,古盛朝里面看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