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舞女】(38) 【作者:qian1223】

第一文学城 2021-02-22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qian1223
             第三十八章泰哥回归   这几天,东区黑道又出了件大事:大熊手底下那个叫火炮的被干掉,顺带连

             第三十八章泰哥回归

  这几天,东区黑道又出了件大事:大熊手底下那个叫火炮的被干掉,顺带连
其刚过门不久的妻子也在家中被人轮奸,还声称是丧彪的小弟,过来提个醒,最
后狂笑着大摇大摆地离开。此事一出,大熊哪里忍得住,次日便与不明就里的丧
彪开战。

  事情真相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其实就是桃子搞的鬼,伎俩也很老套——美
人计,不过有几个男人能不栽进去?吴暖月的暗杀组被分为ABC三组,张倩妮
负责综合实力最强的A组,也是她从里面抽出一对双胞胎姐妹来实行计划。那双
胞胎姐妹一个叫梦梦,一个叫娜娜,生得水灵灵的甚是可人,当晚在酒吧内将火
炮勾引至一处宾馆,十八般武艺用尽榨了个把小时,直到火炮虚脱在床上再也举
不起来,她们便动手了。

  过程很漫长,也很痛苦。这对双胞胎挺能折腾的,先堵住了火炮的嘴巴不让
其发出声音,然后同时用十字固折断手臂,再挑断脚筋,踩碎膝盖骨。火炮登时
昏死,等醒来时只见两位水灵美女已经穿好衣服分别站在头尾。他还记得站在头
顶且右耳戴着耳环的是梦梦,而看到另一头那位不禁吓得头皮发麻,那个左耳戴
耳环的娜娜手握一根粗大的假阴茎,看样子是准备塞进自己的肛门里去。

  果然,娜娜笑着将那玩意抵在肛门口,也不采取任何润滑措施猛地用力一捅,
「噗」地一声整根没入,把口中含着毛巾的火炮疼得差点真的哑火。捅进去后,
娜娜马上又拔出来,再捅,再拔…反复二十多次下来,火炮感觉四肢的疼痛都被
转移到「菊花残」上,浑身止不住地发抖。这时,娜娜不再「爆菊」了,向梦梦
使了个眼色,后者取出火炮口中的毛巾丢进一颗药丸又马上堵住,裙子一撩便坐
下去,滑嫩的香肉紧紧贴着下面的脸颊。

  那是一颗进口伟哥,效果极佳,很快软趴趴的命根重新站了起来。娜娜背过
身也撩起裙子,腾出一只手将命根按住,两腿向前一蹬,娇臀准确无误地落在两
颗蛋蛋上。火炮的身躯顿时弯曲了一下,只不过头被梦梦骑在胯下并不明显,他
的闷叫也仅仅能回荡在臀沟之中,即便房间隔音很差都不会有人听见。那两颗蛋
蛋多亏了柔软的床才不至于被当场坐爆,不过这也是双胞胎姐妹要的效果,娜娜
的娇臀压着它们使劲碾了几圈后抬起来,随即故技重施一个自由落体再次坐下去。
这次比刚才要重,梦梦能感觉到私处被男人的鼻尖狠狠撞了一下,不由得皱起眉
头将其脸庞往里塞了塞再用大腿根部死死夹住,心里不忘抱怨那个比自己早几分
钟出世的娜娜。如此一着,火炮差不多半个鼻子都陷进私处之中呼吸不得,就如
同泥鳅似的左右扭动,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在自己淫威下「喜极而泣」的销魂洞
竟能这般可怕。而那头乐在其中的娜娜依旧一下一下地进行「娇臀压杀」,两颗
蛋蛋就像被充了气儿似的又红又肿。很快火炮憋不住了,肺部像是要炸开,挣扎
得很厉害,娜娜见状便喊道:「死梦梦,他不行了,还不快起来?」

  结果梦梦置若罔闻一点要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娇嫩的臀肉仿佛两座大山紧压
着,蜜穴在愈加强烈的挣扎摩擦下分泌出更多鲜美汁液,透过薄布灌入火炮鼻中。
火炮被呛了个正着,想要咳嗽却无法办到,时间一久便逐渐意识模糊,忽地光明
重现,原来那要人命的娇臀终于离开了。

  「哼,这不是还活着么?」梦梦朝娜娜吐了吐舌头,马上又将男人的脸坐在
臀下。

  「死梦梦,臭梦梦。」娜娜咬着牙瞪了一眼,望了望红肿的蛋蛋,决定暂时
放过它们,接下来轮到那一根玩意了。她踮着脚跪在火炮胯间,扶着那根在刚才
的「娇臀压杀」中又射了两次却仍然坚挺的命根,蜷腿对准根部,只听「咚」地
一声,膝间传出闷响,这一记强力夹击顿时把根部夹扁了。

  「嘻嘻,夹断你~ 」娜娜飞快地夹着,一下紧接着一下毫不停歇,而这个时
候梦梦突然呻吟起来,一边喊着让娜娜停下,一边却更加使劲夹紧腿间的头颅,
俏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了。其中的缘由是这样的:娜娜每夹一次命根,火炮就
会因为剧痛而想要抬头,但由于被娇臀骑着便无意间对梦梦的私处形成刺激,次
数一多自然就有感觉了。只是可怜了火炮,被窒息折磨,被蹂躏命根且不说,关
键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仇家派来这对姐妹花来报复自己,实在是死了都无法瞑目。

  终于,酷刑告一段落,火炮此时已两眼无神,连呼吸都显得十分无力,不过
双胞胎姐妹美妙的榨精时刻又到了。这次两人换了位置,由梦梦来进行榨取,娜
娜先将那口中的毛巾取出,多喂了两颗药进去,估计是打算让其精尽人亡。

  趁着这档口,火炮连忙问道:「告诉我吧,你们是谁派来的?」

  娜娜甜甜一笑,只是隐晦地答道:「反贼一般都没有好下场,下辈子要记得
做个好人喔!不过落入我们姐妹手里,至少可以死得很舒服呢!」

  此话一出,火炮心下立刻明了,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已经被堵住了嘴。很快药
物起了作用,下面阵阵火烧般的胀热,他能感觉到身旁的娜娜正在舔咬右边耳垂,
整个身体右半边全都酥麻起来,而梦梦那边也开始了——只见她坐在火炮两腿之
间,两只纤美的玉足分别踩着命根和蛋蛋,时而足趾叉开夹一夹冠状沟,时而足
尖朝下抵着蛋蛋上下前后地轻柔按摩。挑逗片刻之后又将命根像热狗一样整个夹
在足底中间前后推揉,同时还用足趾在头部挤压。等到命根冒出分泌物便夹在足
底又是揉挤又是套动,速度之快让人只能看到玉足的残影。

  一股股生命精华随即喷发,洒落在玉足上,梦梦将它们抹到命根上充当润滑
剂,随即又开始飞速套弄。俩姐妹配合默契,一个刺激,一个榨取,美妙的事情
多了最后成了折磨。据说火炮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下体已经渗出血丝,后来的尸
检报告也表明其乃是精尽人亡…

  ********************************我是分割线***********************************

  话说火炮惨死(爽死?)后,大熊直接带了几百号人分散开来攻向总部「燃
烧酒吧」。那晚家家户户都把门窗锁得严严实实,生怕被殃及到,也有人报了警,
抓了不少炎帮成员。最终大熊领着几十号直属小弟成功突入总部,所谓仇人相见
分外眼红,正待一声令下干掉对面站在小弟包围圈中的丧彪,一个熟悉的声音突
然响起——「都给老子住手!」

  且猜是谁?原来是那消沉许久的张卞泰。虽然看上去还有些憔悴,但身为龙
头的威严依然健在,他的出现令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就连刚才还
不可一世大声嚷嚷的大熊竟也不敢造次。

  「大熊,你他妈要干什么?」张卞泰沉着脸朝大熊走去,手中多了一把明晃
晃的砍刀。

  「老大…」大熊刚要说话便被刀面扇了嘴巴,一下没站稳跌倒在地,右边脸
颊顿时红肿了一大片。身后两个心腹见状连忙将他扶起,可没曾想才站起来又被
一脚蹬倒,这次干脆就不起来了。

  「干什么?想造反是吧?」张卞泰冷冷地问道,将砍刀往前一递,「来,给
你个机会。现在我站在这儿,把我干掉,你就是炎帮的老大!」

  「老大!」丧彪听了急忙向前跨了一步,被张卞泰伸手制止了。

  「拿着!」张卞泰厉声喝道,「你不是想当老大吗?怎么了,怂了?不敢了?
给老子站起来!」

  「老大,我不是想造反。」大熊指着丧彪说道,「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当炎帮
代理老大?当年是我们这些老部下跟着你出生入死,不是他!这个王八蛋昨晚还
派人杀了火炮,火炮是我多年的兄弟啊!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去?!」

  「他妈的老子就没派人杀火炮!怎么说大家还是自己人,老子会那么混蛋吗?!」
丧彪莫名其妙被扣了屎盆子也是一肚子憋屈。

  「等等,你怎么知道是彪子派的人?」

  「那些人轮奸了弟妹,当着弟妹的面亲口说的!」

  「说你傻真是一点都没说错,你他妈让人唬了知道不?!」张卞泰恨铁不成
钢地用指头点了点大熊,「闹这么大动静,明天老子还得去警察局捞人,真他妈
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的帐暂时搁着,等干了那群凶帮崽子以后再收拾你,现
在带着你的人滚蛋!」

  酒吧里很快就剩张卞泰和丧彪两个人。丧彪上了根烟,一边给点着,一边像
个怨妇似的一个劲儿埋怨。而张卞泰仿佛没听见闷头使劲抽着烟,很快便抽完一
根,又点着一根继续抽,最后他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彪子,你嫂子……她
还活着。」

  「老大,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凶帮那群狗日的欺人太甚,大家都等着你回
来主持大局…啊?老大,你说什么?」丧彪还在喋喋不休中,没有听清楚张卞泰
说的话。

  「你嫂子还活着,扬扬也没事。」张卞泰眼中带泪,也不知是为桃子还是为
张扬。

  「老大,这,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我一个在G市的老朋友说,你嫂子和扬扬曾经出现在太子妃家
中。」

  「太子妃?太子党的那个太子妃?」

  「除了她还有第二个太子妃吗?这件事有点复杂啊,难道当初是卡萨救了桃
美人?而且扬扬跟桃美人在一块,这么说萍萍一家失踪也跟卡萨有关?」张卞泰
自言自语着,这个问题他想了几天都没想通。

  「老大,别管那么多了。既然这样,咱就去要人。」

  「还有一件事,关于范健的死,知道是谁干的吗?」

  「这个…我查了,但是没查出来…」丧彪挠了挠头,以为张卞泰要责怪自己,
连声音都变小了。

  「根据我那老朋友的分析,有可能是太子妃。」张卞泰深深吸了口烟,回想
起那天跟老朋友见面的情形——那位G市的老朋友自然就是周伟岸了。当时周伟
岸见到他的模样不禁咂舌:几个月没见怎么变得这么颓废了?张卞泰无声苦笑着,
将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遍,这一说便从周伟岸口中了解到一些实情:桃子不仅还
活着,而且曾经带着张扬在太子妃家逗留过,虽然他只是远远地望了几眼,但基
本能确定。还有范健堂口被灭多半是太子妃所为。因为吴家两个千金都有超负荷
战斗体质(即暴走、黑化),而那天在卡萨,周伟岸明显能看出来,太子妃很虚
弱,完全是暴走后遗症所致,这点也被二小姐吴惜月证实。所以从事情发生的时
间和太子妃的身体状态来判断,有可能就是她杀了那百来号人,否则周伟岸想不
出来还有什么需要开启暴走模式来解决。当然,这也只是猜测,不过桃子和张扬
却是千真万确的活着。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