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明日方舟同人】(02)【作者:维娜的利刃 塔露拉的剑鞘】

第一文学城 2021-02-22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维娜的利刃 塔露拉的剑鞘 字数:8676 首发:PIXIV(id=14091457)   随着整合运动对龙门第一阶段的行动与任务结束和塔露拉雇佣斯克林袭击克
作者:维娜的利刃 塔露拉的剑鞘
字数:8676
首发:PIXIV(id=14091457)


  随着整合运动对龙门第一阶段的行动与任务结束和塔露拉雇佣斯克林袭击克
里斯的事情也已经过去四五天了,凭借着鬼族强大的自愈跟回复能力。现在的克
里斯已经能够自由地活动着筋骨与下床行走了,望着窗外随着渐渐升起的夕阳而
逐渐从沉睡里苏醒的龙门,又看了看趴在床边还做着美梦的维娜,克里斯的脸颊
上露出了些许欣慰的笑容。

  但克里斯没什么闲情坐下来欣赏着夕阳缓缓升起和等待着维娜睡醒,看了眼
将他调到二线负责安保以及将预备队暂时交给维娜管理的任命书后,克里斯露出
了一脸无奈且又心痛维娜的笑容,轻轻地吻了一下小狮子的额头。

  利索的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灰色兜帽上衣以及一条蓝色休闲牛仔裤带上黑
色口罩跟墨镜在近卫局负责安保警卫的眼皮子下走出了医院的大门,拿出手机拨
通了一个他已经很久都没拨通过的电话号码。

  「喂!劳伦特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方便跟我去一个地方嘛?」

  「克里斯!你这么久都去什么地方了?听说你在龙门混的很不错,我现在正
好也在龙门了。」

  「太好了!你到我家门口来接我吧,我把地址发给你,至于我这么久都去干
什么了,等到见面了在给你说。」

  「好!我现在就开车去你家门口接你。」

  打完电话的克里斯便回到现在已经属于他跟维娜共同的家,走进了只有他自
己才知道的地下室,昏暗且布满了许多灰尘跟蛛网的房间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
跟一些关于克莱尔失踪之前留下来的物品,只不过克里斯再一次走进地下室的原
因并不是为了回忆或是思念自己失踪许久的克莱尔,而是为了取回一样属于他自
己的东西。在地下室尽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被红布包裹着的长匣,匣中存放着克
里斯之前使用着的武士刀,此刀是克里斯成年的时候父亲送给他的,后来跟克莱
尔在莱塔尼亚的威廉大学读书时一直都是由克莱尔保管跟清理,在克莱尔失踪以
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了。

  此时克里斯选择将这把刀重新拿出来佩戴在身边以及使用的原因和目的,并
不是为了向已经成为整合运动佣兵团队长的斯克林跟塔露拉复仇或是理论,他只
是想以身为整合运动前首领徒弟的身份回到据点向塔露拉明确自己的观点以及立
场,在一切都准备和收拾妥当后克里斯转身离开了这间放着自己艰辛过往跟经历
的地下室。而劳伦特早已在克里斯的家门口等待着他了,不同的是克里斯此刻的
头发早已从绿色转变成为了银色,而他也不在是近卫局中级警司克里斯而是整合
运动的「银色死神」理查德在整合运动里面的地位仅此于塔露拉跟艾雅斯特,不
仅仅因为理查德是前任首领彼得的徒弟,更为重要的是他跟塔露拉的关系一直都
让外人或是其他干事们都有些捉摸不透,只有身为塔露拉闺中密友的艾雅斯特知
道塔露拉心里面对待理查德(克里斯)的态度跟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而身
为萨卡兹族的劳伦特跟理查德的关系算是拜过把子的兄弟了,而且二人也算是威
廉大学的校友了,只不过毕业以后的二人刚开始联系还比较密切跟常有往来,但
自从理查德加入到整合运动跟克莱尔失踪以后的联系就很少了,不过这些小小的
问题并没有让他们的关系淡化跟不再联系,反而是劳伦特这些日子一直都等待着
理查德可以再次联系自己,让他知道自己的好兄弟还是安然无恙。

  「好久不见!劳伦特近来过的还好吗?」

  「还不错!倒是你这个混蛋失联了这么久,怎么突然给我打打电话了?听说
你在龙门近卫局当上中级警司了,不过你的头发什么时候染成银白色了。」

  「这个路上慢慢给你解释吧!你开车把我送到离龙门不远处的曼恩就好,然
后在市里面的酒吧或是什么地方等我处理完一些事情以后,我们在回来慢慢的闲
聊。」

  「行!我听你的克里斯」

  「嗯!对了劳伦特你要是没什么正规职业跟稳定的收入话,要不你来龙门近
卫局跟我一起在预备队里面当警察吧,我这里还缺一个可以帮我出谋划策的助手。」

  「当然可以了!不过克里斯你知不道在罗德岛医疗组工作的丽兹这位女生吗?
在岛里面的代号叫做夜莺。」

  「略知一二!在龙门跟罗德岛还没正式合作对抗整合运动之前,我就听说过
这位女生而且她还是罗德岛内部一个名为使徒的团体中的一员。劳伦特你怎么突
然提起丽兹小姐了?」

  「没什么!其实丽兹小姐跟我是恋人的关系,而且我们也有一些时间没见面
了,况且她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的。」

  「小子混的不错呀都有我堂姐给你当女朋友了,你又跟丽兹小姐谈起来恋爱
了,回头我跟罗德岛的博士商量一下让丽兹小姐也加入预备队好了。」

  「那我就替丽兹谢谢克里斯你了,不过你可别让你堂姐她知道了,不然我感
觉我要被她乱棍打死的。」

  「放心吧!不过今天的一切事情你都要向维娜以及其他任何人保密,不然我
们都会有生命上的危险。」

  看着坐在副驾驶坐上望着车外景色的克里斯,也没再多说些什么而点了点头
后,便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朝着曼恩市驶去。一路上克里斯将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
切以及从威廉大学毕业以后他所遭遇的种种事情以及他头发的颜色到底是怎么一
回事,包括他是如何感染上原石病跟因为什么而加入整合运动的一切因果缘由都
告诉了劳伦特,但前提就是劳伦特要死守这些秘密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否则
他们两个人都会引来杀身之祸。当随着汽车缓缓驶进曼恩市区的弥漫酒吧后克里
斯便在店门口下了车,让劳伦特找个停车场将车停好以后在对面的咖啡厅等着他
就好了。

  克里斯刚踏入酒吧大厅里面就看见了穿着一身黑色长风衣的艾雅斯特坐在吧
台手拿着一杯血腥玛丽等待着他的到来,而艾雅斯特才将身子面朝向克里斯没多
久,塔露拉便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而跟着她走出来还有刚刚晋升成为佣兵队长的
斯克林。

  「来了?怎么来找我复仇了吗?还是说你是来找斯克林的?」

  「克……不!理查德你的身份真的暴漏了吗?如果真的是塔露拉姐姐说的那
样,我会亲手了解你的。」

  艾雅斯特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刻,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着的细剑拔了出来对准
理查德的喉结处冷冷的说道。但理查德的嘴角微微上扬地移开了对准着自己喉结
的剑。

  「塔露拉、艾雅斯特如果我真的背叛或是暴露了身份的话,我此刻应该在龙
门的监狱里面,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那可未必吧!理查德你连之前使用的刀都重新拿出来了。我们这些罪大恶
极的通缉犯可不会轻易就相信你说的话。」

  「哼!龙门整个高层是个什么情况,塔露拉你可比我清楚的。」

  「塔露拉姐姐跟他废话什么,先把这个叛徒抓住在慢慢审问他不就好了。」

  「首领先抓了他在慢慢审问岂不是更好,何必跟他废话这么多呢。」

  「慢!你们都退下去站在一边看着,这件事情由我来亲自解决。」

  「怎么塔露拉要亲手送我下地狱吗?」

  面对着理查德的质疑与问题,塔露拉直接拔出她的十字细剑刺向了理查德,
不过对于理查德来说塔露拉此刻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出于整合运动的利益而做出
的正确决定,再加上自己资金方面被监控了,加大了他身为整合高级间谍这个身
份让龙门高层知道的风险,但理查德今日甘愿冒着当场被塔露拉杀了的风险也要
向她表明自己的坚定立场。哪怕塔露拉步步紧逼着理查德且一个不留神都会对他
造成致命伤的情况下,依旧没有拔出武器迎战。

  理查德毕竟伤势才刚刚初愈跟加上之前身体四五天已经没有活动过了,面对
着塔露拉持续不断的施压以及越来越犀利的进攻克里斯不得不拔出了鬼切有些吃
力且艰难的接住一次又一次的攻势。

  「不还手?那你的命我就收下了。」

  「塔露拉!我死了你怎么向我师父交代?」

  但理查德的一句话让塔露拉停下了攻势,手握着十字细剑静静地站在他的面
前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且一脸平静内心毫无波动的理查德,之前内
心毫无波澜且出手果断的塔露拉停下自己的攻势跟放弃了杀掉理查德的念头,如
果理查德不是彼得徒弟的话她塔露拉觉得毫不留情地铲除掉这个随时都有可能暴
漏彼得身份的定时炸弹。

  「哼!看在主人的面子上饶你不死,但倘如我发现你有一丝异样,我一定会
亲手铲除掉你的。」

  「放心!我绝不会出卖整合的,毕竟我们有个共同的身份且这个身份是我怎
么着也抹除不掉的。」

  「感染者!如果让我察觉到你的一丝异样的话,我会把关于你的一切都让人
交给龙门高层的。」

  理查德没有回应塔露拉的话而是一脸面无表情且内心毫无波动的点了点头就
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在一旁站了许久的艾雅斯特将两个密封完好的信封交到了理
查德手中,便头也不回便跟着塔露拉离开了,理查德将两封密信塞进自己兜帽上
衣的口袋里,也离开这家作为整合在曼恩市秘密据点的酒吧,刚刚走出门便看见
了劳伦特坐在路对面的咖啡厅靠近大门的位置等待着他。

  「事情办完了?想喝点什么就点吧,今天我请客,知道你这段时间的财务出
了一些问题。」

  「嗯!你怎么知道我最近的财务出问题?」

  「你堂姐星熊告诉我的!我们刚刚才通过电话她很担心你的,问我是不是跟
你在一起了。」

  「这位先生你要喝点什么呢?」

  「一杯卡布奇诺跟一份提拉米苏就好,看来维娜跟堂姐都已经放心我偷偷摸
摸离开医院的事情了。」

  「好的!请稍等。」

  「嗯!不过我都替你圆好了,我跟星熊说是我主动邀你出来聚一聚的,克里
斯你放心就好。」

  当克里斯非常绅士地向服务员点了自己需要的咖啡与甜品以后,便跟等候自
己多时的劳伦特闲聊了起来且知道了维娜与堂姐星熊正在龙门焦头烂额的寻找着
自己,毕竟自己的伤势刚刚伤愈跟本身还处于龙门高层的监视跟怀疑对象,若不
是劳伦特替他圆了个谎跟说是他主动邀请克里斯出来的话,回到龙门以后的他肯
定少不了龙门高层以及近卫局主管的一番审问跟搜身什么的。

  二人在咖啡厅闲聊将近一个半小时以后,才由劳伦特驾驶着汽车离开曼恩市
返回龙门,虽然曼恩市位于炎国乌萨斯的交接处,属于感染者或是整合运动以及
正常人都可以活动与生活的地区,但克里斯出于安全第一的原则,走出咖啡厅的
时候依旧带上了兜帽以防止自己被隐藏在此的炎国影卫看见,就算被乌萨斯的人
看见也会引来一些此刻克里斯不想面对或是根本没法面对的麻烦,直到车子驶出
了曼恩市他才将兜帽取了下来,而原本银白色的头发也慢慢的变成了之前的绿色,
将武士刀装进带来的剑袋里之后,打开车窗从口袋之中取出来刚刚才买来的香烟
叼在嘴里,用随身携带着的火机将香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后,就静静的看着车
窗的风景思索着艾雅斯特在他临行前给他的两封信里面究竟都写了什么或是交代
了些什么。

  就在克里斯坐在车上思索着信封里面的内容的时候,回到整合总基地核心城
里面的艾雅斯特跟塔露拉就显得轻松许多了,在将斯克林安置妥当以后且给他分
配完接下来的任务后,塔露拉便牵着艾雅斯特的手来到了她在核心城的卧室之中。

  「塔露拉!你又想跟我那个了吗?」

  「嗯!怎么斯特你跟我都搞了那么多次了,不会还害羞吧?」

  「哪有!我是怕你的身体吃不消。」

  「哼!我身体吃不消?是你这个恶魔的身体吃不消吧?」

  艾雅斯特看着对自己一脸坏笑的塔露拉,脸颊不由得红了起来,虽然内心里
面对于百合这种事情不抵触,况且她跟塔露拉之前也没少做这方面的事情,但面
对着塔露拉此时这么直白的话语跟回答,艾雅斯特的心里还是多少产生了一些抵
触情绪以及脸颊跟耳根子越来越红了。但是艾雅斯特双手却格外真实地褪去着塔
露拉身上的黑皮制礼服与黑色的领结以及那件白色的贵族衬衣和里面包裹着坚挺
圆润乳房的黑色蕾丝胸罩,黑色皮质材料的百褶裙也缓缓地被艾雅斯特从腰间褪
去,露出了那整洁的连体白丝和从小腿处逐渐变成黑丝的丝袜以及里面那件遮挡
着塔露拉私处的黑色蕾丝花边的内裤。塔露拉也不甘示弱的褪去着艾雅斯特身上
的衣物,进入房间还不足半刻钟的时间两人都只剩下贴身衣物以及还穿在下身的
连体丝袜坐在床上嬉笑打闹着,平日里在部下眼里都是冷酷和高冷代名词的艾雅
斯特以及塔露拉在这一刻就跟平常人家的小姑娘一样有说有笑的。

  「怎么平日高冷无比的龙女居然脸红了?」

  「闭嘴!你个恶魔快点吻我,不然我今天让你下不了床。」

  「哼!你个淫龙口气不小。」

  「啊!艾雅斯特你居然掐我的胸,看我今天不把你这个恶魔搞得欲仙欲死。」

  面对着脸上挂满着淫荡与调侃表情以及隔着胸罩掐捏着自己那坚挺圆润乳房
的艾雅斯特,塔露拉也不甘示弱地将这头淫荡无比的小恶魔推到在了床上,用娇
躯死死压住艾雅斯特的身躯后吻住了她那还想说些什么的小嘴,伸出了一直藏匿
在自己洁白双齿之下的香舌亲吻着艾雅斯特那诱人般的红唇以及精致美丽且洁白
光滑如玉的脸颊,被塔露拉压在身下且动弹不得的艾雅斯特只能紧闭着眉目享受
着香舌在取着自己脸颊上每一寸肌肤以及肆意妄为的亲吻着自己红唇时带来的思
思快感和舌头触碰皮肤时的酥麻感。面对着艾雅斯特的就范和满脸享受着亲吻和
舔弄的恶魔,塔露拉一脸淫笑的看着艾雅斯特,并伸手缓缓解开了束缚着艾雅斯
特饱满圆润玉兔的蓝色蕾丝花边乳罩。

  「嘻嘻!斯特妹妹不论外表再怎么坚强威风,你的内心依旧是那么的娇羞可
爱。你的蕾丝乳罩款式从我们相识相遇以后就没改变过呢。」

  「塔……塔露拉!姐姐别这样,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娇羞。啊~ 啊~ 啊!不要
不要。轻点……我的角。」

  「还是那么的敏感呀!我记得斯特一直都害怕我咬这里呢。」

  「停……停下!好姐姐!别咬那里……啊~ 」

  「真是个娇羞可爱的恶魔。」

  塔露拉将手探入乳罩之中肆意揉捏把玩着艾雅斯特胸前的一对玉兔,手指更
是时不时的夹捏搓揉玉兔顶端小巧的乳头。在塔露拉的挑逗和攻势之下一阵阵比
刚才更加酥麻的快感扩散开来让在百合这方面身经百战的艾雅斯特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艾雅斯特就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塔露拉的搓揉下渐渐坚硬挺立起来快感也越
发强烈并开始不自觉的发出求饶的喘息。在感觉到艾雅斯特乳头变化的塔露拉轻
笑着微微轻身一边调笑一边用舌头轻轻舔舐和吸吮着艾雅斯特的玉颈。艾雅斯特
只觉得一股强烈汹涌的快感从玉颈上传来让她有些惊慌尖叫起来,原来艾雅斯特
的玉颈不似其他卡普里尼或是别的种族女子那般毫无感觉或平淡无奇相反这里正
是她的敏感点之一而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塔露拉跟艾雅法拉,看着因为敏感点被
袭而方寸大乱的艾雅斯特,塔露拉脸上的笑容是越发淫荡的继续挑逗并调笑着加
大力度的用牙咬着艾雅斯特玉颈上最敏感的地方吸吮啃咬起来。

  如此强烈的刺激让本就有些乏力的艾雅斯特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在象征
性的呼喊之后艾雅斯特放弃了抵抗。只见艾雅斯特的双眼渐渐被肉欲填满,一双
红唇变得干燥饥渴。而此时在塔露拉因为吸吮脖颈而将自己还被奶罩所束缚的胸
部完全暴漏在了艾雅斯特双手的可触及范围之内,在肉欲的推动下艾雅斯特解开
了塔露拉身上的奶罩搓揉起来,只见塔露拉胸前有着完美桃子的形状,乳晕嫣红、
乳尖粉嫩的玉乳是那么诱人。于是艾雅斯特情不自禁的用玉手揉捏着自己手掌之
中的那对玉乳不断挤压,同时用指尖轻轻触摸着挺立的乳尖,在轻轻碾搓的同时
更是用指甲盖不断戳刺撩拔。塔露拉没料到艾雅斯特会如此反击一时措手不及发
出阵阵娇喘,不想这更加刺激了对方,艾雅斯特在发出示威式的鼻息之后更是加
大了力度愈发用力的挑拨搓揉起来。塔露拉见状一边娇喘着引导艾雅斯特让自己
更加舒服一边更加卖力的刺激起艾雅斯特,房间内立刻回想起二人欢愉的喘息和
娇喘。

  「啊~ 啊~ 你……啊~ 轻点……乳头好敏感……身体越来越热了……啊!」

  「哼!呼……呼……唔……」

  「啊~ 啊~ 你……斯特你又欺负姐姐我……啊~ 不行……我~ 啊~ 看我的…
…」

  「唔呜呜……哈……哈……」

  「知道我的厉……啊~ 啊~ 你这……啊~ 你这好色……就像以前一样……看
……看谁先认输吧……啊~ 」

  「呜呜呜……呜……呜呜……」

  「怎么样……看来是……我……啊~ 啊~ 斯特你这样太卑鄙了……啊~ 不行
……看我的……」

  「呜呜……」

  「啊~ 啊~ 啊~ 忍……忍不住了……就跟之前一样子……啊~ 一起……一起
去吧……啊啊啊啊」

  「呜呜呜……啊啊啊啊……」

  终于在塔露拉的挑逗和艾雅斯特的反击下,两人激吻在一起颤抖这高潮了。

  「哈……哈……哈……塔露拉姐姐你……慢点我们才刚高潮完……不要那里
……啊~ 」

  「声音又颤抖了呢。斯特妹妹还是之前娇羞羞的淫荡恶魔呢。」

  在艾雅斯特无力的劝阻声中,塔露拉的缓缓褪去了自己剩下仅剩的连体丝袜
和内裤将手伸入艾雅斯特早已经湿透的内裤之中。艾雅斯特只感到塔露拉的手指
在肆意抚摸着她沾满爱液的私处,而随着塔露拉手指的动作快感也源源不断从艾
雅斯特的小穴中涌出,刚高潮完身体还无比敏感的艾雅斯特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
余地只能发出颤抖愉悦的喘息。看着娇喘不断犹如鱼肉的艾雅斯特,塔露拉在肆
意亵玩了一会后就褪去了她身上的连体丝袜和湿透了的内裤后轻轻搂着她侧躺在
床上,将头靠在艾雅斯特耳边轻柔的说。

  「让我们开始更加舒服的事吧……」

  「更加舒服的?男人的肉棒吗?」

  「真聪明……斯克林别躲着偷窥了,想爽就老老实实的出来站到我和斯特面
前。」

  「首领……斯特姐我不是……」

  「好你个斯克林才加入没几天,就色胆包天的偷窥我跟塔露拉?我一点要好
好惩罚一下你这头好色的熊。」

  「别害怕……我和斯特不过是榨取一些你的精液,正好把在龙门发生的事情
一笔勾销了。」

  「不……首领……斯特姐……不要……」

  「求饶太晚了!而且斯克林你的肉棒那么粗壮坚挺,要不是因为塔露拉姐姐
也在,我真想把你榨干到一滴不剩。」

  「好紧……不……不要……求求你艾雅斯特不要……」

  「好大……啊!好充实……不过跟克里斯比还是小了一些呢……噢噢噢噢噢
……」

  就在斯克林欲哭无泪的求饶之时艾雅斯特将他推到在了地上,望着自己身上
的衣物被艾雅斯特一件一件的褪去着的斯克林喘着粗气看着艾雅斯特肆意亵玩着
自己早已青筋暴起且挺立无比的肉棒,此刻艾雅斯特身后侧躺着的塔露拉则是一
脸淫笑地欣赏着艾雅斯特和斯克林的性交。看着此刻充满着肉欲且无比渴望性交
的艾雅斯特,斯克林瞬间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想要挣脱逃走却被艾雅斯
特牢牢按住,在不断的刺激与挑逗之下斯克林体内的生理反应愈发强烈,斯克林
将坐在自己身下的艾雅斯特压倒在了身下并将巨大肉棒贴在了艾雅斯特颤抖的小
穴上,小穴传来的炽热融化了艾雅斯特最后的矜持,她带着空腔向斯克林祈求到。
但得到的却是斯克林兴奋嘲讽的话语,终于在艾雅斯特颤抖吃痛的叫声中,娇嫩
的肉穴被肉棒生硬的打开填满。可不等艾雅斯特说完斯克林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抽
插起来艾雅斯特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被翻搅撕裂。

  「啊……啊……痛……好痛……身体……身体要被撕裂了……啊……啊……
慢点……斯克林你慢点……轻点……啊……」

  「哟!斯特姐刚刚你还说要榨干我呢?怎么现在就开始求饶起来了呢?好好
感受老子肉棒的厉害吧。」

  「这……这感觉……啊……啊……轻点……轻点斯克林……啊……姐姐我快
要……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啊……」

  「斯特姐怎么?这就不行了?你刚刚那副气宇轩昂的样子呢?」

  「哈啊……好……好满……好大……好胀……肚子里面好难受……啊……明
明肚子在被翻搅着……但……啊……但这源源不断的快感……啊~ 啊……好舒服
……好棒……好爽……啊……脑子……脑子要一片空白了……啊……要疯了……
要死了……啊……」

  在斯克林毫不讲理疯狂抽插之下,开始的痛苦逐渐平复。一种原子本能的充
实与愉悦随着时间变得愈发强烈,艾雅斯特的叫声也从开始时求饶的叫声慢慢变
成了娇喘与呻吟并最终顶个成欢愉的浪叫。终于被斯克林抱住的艾雅斯特完全沉
浸在肉欲的漩涡之中,只见艾雅斯特在浪叫之余更本能扭动这身体来迎合斯克林
的动作,谁也不会想到此刻在斯克林身前如同妓女淫妇般淫荡的卡普里尼族少女
就是那位令人胆寒的白色死神艾雅斯特。而在艾雅斯特身后注视和观赏着这场性
交的塔露拉此时也按耐不住内心的饥渴,从床头柜里面拿出一个巨大震动的自慰
棒在将它塞进自己饥渴的小穴并不断用手握着尾端快速抽插之时,斯克林让艾雅
斯特如同母狗一样的趴在床上被他肏弄。双手恢复自由之后艾雅斯特一把搂住塔
露拉将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亲吻起来。而随着两人十指相扣的热吻香诞不断从两
人交织的红唇间渗出流淌形成晶莹的拉丝,而两人身前的饱满玉乳亦被香诞打湿
变得格外油亮诱人,此刻两对玉乳正不断相互挤压摩擦带起阵阵乳浪,炫目洁白
的乳浪之中不时发起乳晕的嫣红诱人。随着摩擦两人青春结拜的胴体变得绯红诱
人,塔露拉望着艾雅斯特充满着欲火的双眼欣喜的说道。

  「接下来……斯特你又一次品尝到了那个味道,你和我之间无论发生什么,
我们都是好朋友以及好闺蜜。」

  「啊~ 啊~ 哪个?塔露拉你说的是热乎乎的精液和内射中出吗?」

  「当然是……你个小傻瓜……那种快感和炽热实在是……啊~ 要忍耐不住了。」

  「啊~ 啊~ 嗯?哦哦哦……要来了……斯克林热乎乎的精液要来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

  就在艾雅斯特和塔露拉闲谈之际斯克林猛的全力抽插几下,并将艾雅斯特用
力压好让肉棒渠道更深处接着便嘶吼着射了出来。艾雅斯特只觉得肚子里仿佛出
现了一团火下一秒无法抗拒的快感沿着脊髓冲入大脑,如同海啸般将所有其他感
觉理智全都摧毁吞噬。艾雅斯特因为高潮发出高亢欢愉尖叫的同时整个身体也颤
抖着潮吹了。不一会斯克林乏力的向后倒下,塔露拉则将脱力的艾雅斯特一把抱
住跌坐在床上,看着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艾雅斯特,塔露拉一边帮艾雅斯特将
白浊从其小穴内抠出一边轻轻亲吻着她那还泛着红晕的脸颊。一会艾雅斯特缓过
神来幽幽说道。

  「塔露拉……塔露拉……」

  「无需多言……我都懂的艾雅斯特……」

  「嗯!你我永远都是好闺蜜……好朋友……」

  「当然……我会把你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对待的,休息一会吧斯特妹妹你做
了这么久累坏了吧。」

  听着塔露拉的话,艾雅斯特微笑着点了点头将头倚在塔露拉的肩膀之上睡着
了,而塔露拉笑着抚摸着艾雅斯特秀美的白色长发渐渐的这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的姐妹花就这样赤身裸体地睡着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