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JOJO

第一文学城 2021-02-22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烧烤摊 字数:8389 首发:PIXIV(id=14086696)   关于鬼怪的传说有很多,有些很惊悚,有些却很温馨。
作者:烧烤摊
字数:8389
首发:PIXIV(id=14086696)


  关于鬼怪的传说有很多,有些很惊悚,有些却很温馨。

  在某座小镇里,流传着一个「粉色幽灵」的故事:每当正午时,藏在阴暗小
巷里的女幽灵,就会穿着她淡粉色的连衣裙,踩着粉红的凉鞋,走到人群之中,
偷偷给过往的人们留下一枚祝福的亲吻。如果被她吻到,那就会交一整年的好运。

  她不惧怕阳光,因为她对这个世界,还有着一份奇异的眷恋。

  今天,这位女幽灵,杉本鈴美,又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走到了小镇的中心广
场上。

  似乎没有人看得见她,这让她有些寂寞,但又很兴奋。

  因为生前,她的内心里,一直寄宿着一个名叫「暴露癖」的恶魔。如今,这
个恶魔已经被释放了出来,杉本鈴美可以肆无忌惮的与恶魔共舞,在人群之中,
露出自己的身体。

  杉本鈴美躺在广场中央,石板被太阳晒得热热的,睡上去很舒服。

  「啊~ 今天要怎么玩呢?」

  杉本鈴美思考着今天的玩法,却迟迟没有结果,烦恼之余,索性先把那双粉
色的凉鞋脱掉,让自己的双脚贴在石板上。

  白嫩的脚背,能隐约看到几条青色的血管,微微泛红的脚底,应该会被石板
热的更红吧?一枚枚肉感十足的脚趾蠕动着,彼此互相挤压,如果有足控看到,
一定会冲上去,挨个舔个遍吧?

  「说起来……变成幽灵之后,还真没有自慰过呢……」

  虽然以前杉本鈴美也会悄悄躲在街角或是小巷里,把手伸进裙底偷偷抚摸自
己的私处,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慰,可是从来没想过的。

  「反正他们也看不到我,不如……嗯!……就这么办!」

  杉本鈴美站起来,解开腰间的裙带,又把胸前的扣子一颗颗的拆开,肩上的
肩带轻轻一拉,整件吊带裙就落了下来。

  现在,除了脖子上的项圈,就只剩手臂上那点可怜的布料还在遮挡着她的身
体。

  因为她,没有内衣。

  杉本鈴美捡起一根腰带,走到一条长凳旁,把绳子绑在扶手上,又系在自己
的项圈上。这样,当她躺在地上时,绳子就会拉住项圈,再紧紧锁住她的喉咙。

  「反正也不会再死一次嘛……嘿嘿嘿……」

  也许,不死之身,正好能让她愉快的体验窒息的快乐呢。

  「咳咳……」

  收紧的项圈刚好能让杉本鈴美获得呼吸的极限,脑袋里有些嗡嗡作响,双眼
的景色也被白光缓缓侵占。

  但杉本鈴美的身体还很敏感。她赤裸着躺在温暖的石板上,一只手揉搓着自
己的双乳,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阴蒂。

  「咳……好舒服……」

  轻微的窒息感,让杉本鈴美的身体变得敏感起来。即便她只是用指甲轻轻撩
拨了下自己的阴蒂,一股股的淫液也从她的淫穴里涌了出来,洒得满地都是。

  杉本鈴美分开双腿,让淫水顺着屁股,尽可能的流到地上。粉嫩的淫穴湿漉
漉的,宛如刚被浇灌过的花朵,微微绽放着。而淫穴下面,那紧闭的菊穴,竟然
也是诱人的淡粉色。淫液顺着股沟流到菊穴上,两瓣臀肉微微一缩,再放开,中
间就能看到些许透明的丝线。

  阳光落在杉本鈴美的淫穴上,淫液泛着晶莹的光,那微微张开的阴唇,也能
窥见里面些许。

  杉本鈴美的左手用力捏住自己的乳房,雪白的奶子上,印下了五根清晰的指
印,挺立的鲜红乳头从指缝间冒出来,轻轻摇晃着。浅红色的乳晕也慢慢从指缝
间挤了出来,如果有人看到,一定很想尝上一口。

  「唔……咳……为什么……你们……看不到……」

  杉本鈴美的脑子里慢慢浮现出自己被人们按在广场中间轮奸的样子:一根接
一根的肉棒插进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洞里,身上被各种大手覆盖,揉捏。自己香软
的身体也被各种气味的精液涂满,甚至还有人在自己身上尿尿,留下挥之不去的
气味……

  可是,杉本鈴美,她只是个幽灵,她只能孤独的在广场上不断的自慰。

  「小穴……呃……想要……」

  原本揉捏乳房的手,此刻摸到了淫穴之外。手指捏了捏湿透的阴唇,软软的,
热热的,滑滑的。双指分开黏在一起的唇瓣,试探着,扣弄了下淫穴的入口。

  「呃……唔……」

  被勒紧的脖子并不能发出太多声音,但身体能做的动作却不少。杉本鈴美的
手指慢慢深入淫穴里,原本分开的双腿,也慢慢收拢,紧紧夹住了手掌,似乎是
想阻止手指的深入。

  可是,手指已经钻了进去,指甲轻轻剐蹭着柔嫩的穴肉。肉壁上的凸起,被
指甲一圈圈地按下去,又倔强的弹起来。

  一根……两根……三根……越来越多的手指不顾双腿的挤压,努力钻进了淫
穴里,从各个方向,同时侵犯着柔软的穴腔。淫液从手指的缝隙间溢出,顺着手
掌,滴落到石板上。

  「咳……到了……要到了!……」

  一股剧烈的快感,蔓延到杉本鈴美的全身,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让双
腿强行分开,好让手指能完全探入淫穴里,用力的搅动。

  雪白的双腿,丰满,紧致,白皙的腿根早已泛上一层红色,淫液在腿根上泛
着光。杉本鈴美的手指不停地戳弄着淫穴,伴着咕叽咕叽的声音,淫液源源不断
地从涌出,穴口还布满了摩擦产生了白色泡沫。

  「天哪……这怎么会?」

  「太不知羞耻了,下贱的女人!」

  「什么时候来的,太淫荡了!」

  …………

  忽然,杉本鈴美的耳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她挣扎着睁开眼,短暂的白芒之
后,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四周……

  男人们的脸都露出亢奋的红色,女人们纷纷对她露出鄙夷的目光,嘴里咒骂
着她是下贱的母狗,败坏小镇的风气,围观的小孩子被父母赶紧带走,就连附近
的楼顶都趴满了对着她手淫的青年。

  「为什么……能……看到我……咳咳……」

  这时,杉本鈴美才明白,沉溺于快感之中的自己,早就实体化了;自己的下
贱的一举一动,早就被镇子上的居民们尽收眼底。

  看着楼顶的一根根肉棒,看着身边一个个凸起的裤裆,听着一句句恶臭的辱
骂……杉本鈴美,藏在深处的受虐之心,终于彻底解放了出来了。

  「我是……咳咳……母狗……求干我……」

  巨大的羞耻感冲击着杉本鈴美,似乎实体化之后,她的身体更加敏感了。全
身的肌肉都加倍的紧绷着,连膀胱都不停地颤抖着。

  「呜呜呜……呃……去了啊……!」

  杉本鈴美双腿弯曲,腰背拱了起来,双眼眼仁翻白,舌头也耷拉在嘴边。她
的身体抖动着,丰满的大腿上都能看到肌肉扭曲的痕迹,小腹一阵一阵的紧缩,
压缩着空间,终于把里面藏着的液体挤了出来。

  「呃啊!……」

  杉本鈴美浑身一软,整个人都摔倒在地。淫穴里的淫液像浪一般涌出,而尿
道也失去控制,潮吹像喷泉一样飞溅而出,淋在她的双腿上,慢慢流下,渗进了
她双脚的脚趾缝里。

  杉本鈴美吃力的解开脖子上的绳子,扶着长椅,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奶子还挺好看的……」

  「不准备!荡妇看多了要瞎眼!」

  「哦哟,看她的小骚逼,还在流水呢!」

  …………

  各种各样的话语钻进杉本鈴美耳朵里,一个个字就像是按在淫穴里的手指,
让刚刚站起来的她,又尿了出来,浑身瘫软,跪在地上。

  可是,附近的男人们已经渐渐朝着她围了过来,也许有的人是真的担心她,
但更多的人,估计已经快要忍不住,想要用她的身体好好发泄一番了。

  虽然杉本鈴美不止一次的想象过被无数人按在广场上轮奸,可那是因为自己
是个幽灵,可以肆无忌惮幻象的幽灵……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实体,
但她知道,现在的她,是不愿意在这里被陌生人轮奸的。

  「不……对不起……不要……让开啊!……」

  杉本鈴美抓起自己的衣服,朝着来时的小巷跑去。

  刚刚高潮过的她,下体依旧乏力,那丰满的屁股扭动着,一路洒下晶莹的痕
迹,直到杉本鈴美跑回小巷里。

  躲进小巷的阴影里,杉本鈴美心有余悸,脸色潮红。她蜷缩着,想要穿上衣
服。

  「好奇怪……好热……怎么会……怎么会还想要呢……」

  衣服捏在手里,身体却不停地抖动着,扭曲着……杉本鈴美感觉自己似乎变
坏了,被众人注目的感觉,又羞耻,又刺激,小穴抽搐的感觉……真的是……

  「喔?兄弟们,我找到她了!」

  忽然,一个粗野的声音打断了杉本鈴美的幻想,她赶紧往身上笼着衣服,却
被一只漆黑的大手给揽住了。

  黑人帮,这个小镇里唯一不和谐的因素。一群外来的黑色流民渐渐再次定居,
给小镇惹了不少麻烦。

  而现在,这群凶恶的壮汉,正围在杉本鈴美身边,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脱
衣服扒裤子了。

  「不要过来!……我……我是女鬼!会杀了你们……啊!」

  「嘿嘿嘿,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怕鬼?」

  「就是,像你这么骚的东西,要是不好好操一操,那死了多亏啊?是吧,弟
兄们!」

  淫笑着的黑人们拉拽着杉本鈴美,朝着巷子更深处走去……

  「嚯!居然没穿内衣,你比我想象的更骚嘛!」

  一个黑人抖了抖杉本鈴美的衣物,发现居然没有内衣,兴奋地用杉本鈴美的
连衣裙手淫起来。也许是憋了太久,那根又粗又大的黑色鸡巴,没两分钟,就把
黄色的浓精射在了连衣裙里。那个黑人把连衣裙搓了搓,直到搓出白色的精液泡,
接着,就把腥臭的连衣裙重新穿到杉本鈴美的身上。

  「干!你还是这么变态呢!」

  「嘁……这种婊子,不就该是满身精液味吗?」

  杉本鈴美的四肢被不同的黑人抓着,湿透的淫穴就这么敞开,让大家近距离
的围观着。

  「好骚的味道!」

  「呵呵,自己都尿出来了,等下干到你失禁怎么办?」

  「别拖了!赶紧的,我都快憋炸了!」

  黑人们的肉棒,一根比一根可怕,最粗的那个,都快接近杉本鈴美的手腕那
么粗。

  「不要……不可以……我不是那种人……」

  杉本鈴美的嘴里不停地冒着抗拒的字词,可是……她那双修长的玉腿,却早
已淌满了黏着的淫水,粉嫩的阴唇也早已悄悄敞开,狭窄的淫穴,正在迎接着被
撑大的宿命。

  「呃啊!……好痛啊……」

  「嘿!这臭婊子的骚逼可真是紧!不会是处女吧!」

  「做梦吧你,这么贱,没病你就偷着乐吧!」

  「快把她竖起来,屁眼也能用的!」

  黑人们一个比一个健壮,轻易的就把杉本鈴美抬了起来。

  「不可以!……那里真的不可以,很脏的,不要!啊……」

  撕裂的剧痛只是短暂的,两根粗大的一起插入身体的刺激,很快就把疼痛掩
盖了下去。

  淫穴里塞着肉棒,屁穴里也被肉棒填满,双手各握着一根火热的肉棒,嘴巴
也要轮流给不认识的人舌吻。那些还在一旁的人,就只能用自己的肉棒蹭一蹭杉
本鈴美的身子……

  屁股上,大腿上,特别是她的双脚……粉色的凉鞋似乎对黑人们有别样的诱
惑,他们轮流舔舐杉本鈴美的脚趾也就罢了,还把脚塞到鞋里,让杉本鈴美柔软
的小脚压住他们的肉棒。

  先走汁慢慢打湿了杉本鈴美的脚底,忍不住的人直接把浓精灌进她的鞋里。

  粘粘的,滑滑的,杉本鈴美挤了挤脚趾,趾缝里溢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

  不知过了多久,连这群身强体壮的黑人都觉得有些疲惫了。少的两三次,多
的七八次,杉本鈴美粉色的淫穴被操得发红发肿,屁穴都有些微微外翻。原本平
坦的小腹,现在也有些微微隆起,每每随着呼吸,就会从子宫里挤出些许精液,
顺着她满是精液与淫水的大腿,慢慢流到地上。

  尽兴之后的黑人们,把高潮到昏迷的杉本鈴美丢在小巷里,径直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黑夜的冷风把杉本鈴美吹醒。白天的事情,宛如一场春梦,
但下身的疼痛……和源源不断地骚痒,却在不停地提示她,这一切不仅是真的,
而且……

  她居然,还想要再要一次。

  「我说,白天那个婊子,不会死了吧?」

  「别乌鸦嘴!走的时候我看她还喘地欢呢!那小骚逼差点把我鸡巴吸断了。」

  「放心吧,我操过的贱货,比她玩得大的多了去了,死不了!」

  「请问……还能……怎么玩呢?……」

  在小镇的某个废弃仓库里,黑人帮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说着白天的欢乐。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杉本鈴美,似乎在被轮奸后,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力量,居然能从空气里闻到
男人们的精子味,一路追了过来。

  「喂,这不是白天那个骚货吗?她怎么知道这里的!」

  「谁让你来的!」

  虽然黑人们的鸡巴在看到杉本鈴美的那一刻纷纷硬了起来,但是,很明显,
他们对于杉本鈴美的警惕没有丝毫的放松。

  「我……我是自己闻着味道来的!」

  杉本鈴美的话并不能让黑人们满意,他们警戒着,向杉本鈴美慢慢围拢。

  「嘿嘿……真的,真的!……你的肉棒,是最大的!你的,最长,还有你,
龟头特别大,把我的屁眼都要操坏了!……」

  黑人们围的越拢,杉本鈴美就越是兴奋。因为那一阵阵浓郁的雄性气味,已
经让她的淫穴像涌泉一般,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你们看,这婊子,发情了吧?」

  「干,地上全是水,这么骚,不会真的能闻到我们的味道吧?」

  「我确实听说过女人发情时对味道很敏感,可能因为这家伙,特别骚吧?」

  「真的,真的!求求你们,再来干我吧!再干一次……不是,两次,三次,
无数次!只要你们干我,把你的精液都射给我!」

  杉本鈴美宛如一个免费的妓女,躺在地上,岔开双腿,用手抠弄着自己的淫
穴。一股股淫水喷涌而出,啪嗒啪嗒撒得满地都是。

  「干!我受不了了!」

  「让我先来!我他妈下午都没射两次的!」

  杉本鈴美的淫水似乎有特别的气味,让黑人们一闻到,就感觉肉棒快要胀爆。

  「对对对,大鸡巴!唔!……插烂了,小骚逼要被插烂了……呜呜!……」

  恢复了精力的黑人们,再度包围了杉本鈴美。汗臭味,精液味,包皮里发酵
的酸味,笼罩了杉本鈴美。闻着一股股交织的怪味,杉本鈴美化身成一个发情的
女怪物,用她身上的三个洞,不断地榨取着雄性的精华。

  「这家伙……骚逼比白天还会夹,学的这么快吗?!」

  「别说了,这屁眼比上午爽多了,妈的,顶不住了!」

  杉本鈴美趴在黑人身上,屁穴和淫穴里各插着一根粗大的肉棒,嘴巴里则被
人排队填满,双手也一刻不停地换着肉棒。一滴一滴的先走汁聚少成多,抹在她
的脸上,身上,手里。还没人射精呢,杉本鈴美的身体就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粘腻
的薄膜。

  「咳咳……射我……干死我……唔噜……」

  杉本鈴美的嘴巴一旦空闲下来,就必然会冒出各种下流的语句,她既是在刺
激男人们,好让他们的肉棒再大一些,也是在刺激自己,毕竟喷涌出淫水的感觉,
让她觉得无比的愉悦。

  终于,一个接一个的男人在她下贱的身体里喷射了。也许是经过白天的开发,
到了晚上,杉本鈴美的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好了很多。哪怕是小腹已经被灌精到
隆起,杉本鈴美依旧能清醒的淫叫着,催促着男人们把更多精液射入她的体内。

  「屁眼也要嘛……唔……快射我,快射我!」

  ……

  「小骚逼要,快,子宫射满,给你们生孩子啊!」

  ……

  「嘴巴!唔……」

  粗大的肉棒操得杉本鈴美的屁穴都翻开,喉咙上也被肉棒顶起个凸起,淫穴
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快感可言了,只有机械式的收缩,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压榨
着肉棒里残留的精液。

  比起白天,今晚,有更多的精液灌入了杉本鈴美的肚子里。热热的,臭臭的,
当杉本鈴美吐出肉棒时,还打了个嗝,一股的精液味。

  「看,这婊子吃精液吃饱了!」

  「胡扯,哦!……她还在吸我的鸡巴,这哪是吃饱的样子?是不是你不行了?」

  「滚开!老子还能再射几发!」

  渐渐的,杉本鈴美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黑人们比拼性能力的工具。哪怕是射不
出精液的黑人,为了向同伴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要让疲软的肉棒硬起来,争抢着
杉本鈴美的肉洞。

  沦为公用性器的杉本鈴美,却并不难过,她反而更加兴奋,更加激动。黑人
们越是羞辱她,越是物化她,她的淫穴就喷涌出越多的淫液,肉洞也会吸得更用
力。

  「快点……再快点嘛……嗝……鸡巴,肉棒,快,精液,给我啊,你们不要
丢下我嘛……」

  直到最后一个黑人摔倒在地,杉本鈴美的喉咙已经嘶哑了,肚子高高隆起,
屁穴和淫穴都肿的快要贴到一起。

  但即便如此,杉本鈴美,依旧像个不知疲倦的榨精机器,挨个舔舐着黑人们
肉棒上残留的精液。

  一根,又一根,脏兮兮的肉棒先在杉本鈴美的肉洞里,被肉壁做了初步的清
洁,然后现在,又被杉本鈴美的小嘴细致的清理着。

  「臭鸡巴,坏鸡巴,快硬嘛,快来插我……」

  可是,人类终究是有极限了。即便是强大如黑人,也只能哀嚎着,被杉本鈴
美榨光最后一点前列腺液了。

  这些……可怜的黑人,被发情的杉本鈴美折磨到第二天,也分不清,到底是
他们轮奸了杉本鈴美,还是杉本鈴美一个人,强奸了他们全部。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关于粉色幽灵的传说,彻底破灭了。

  小镇上的人们都知道了,那天在中央广场上,一个神秘的粉色女人突然出现,
带着她淫荡的叫声,下流的身体,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所谓的美丽幽灵,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罢了……

  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杉本鈴美彻底实体化——也许叫复活?——之后,
便成为了镇子上男人们公用的精液便器,你要是对着她尿尿,她也会毫不犹豫的
用任何一个洞喝下去。

  不过,仍然有人对她抱着一丝丝期望……

  今天,杉本鈴美依旧蹲在靠近小镇中心的巷子出口,向来往的人们炫耀着自
己淫乱的身体。

  自从和黑人们裹在一起之后,杉本鈴美就愈发的淫贱,不知道是不是黑人会
掉色,反正原本身体白皙的杉本鈴美,现在的皮肤也变成了浅褐色。

  当然,也有人说是因为杉本鈴美经常在大太阳底下,露天做爱太多,所以被
晒黑了。

  不过这一切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杉本鈴美,身上又多了些「装饰品」。

  「哟?杉本鈴美,逼环穿好了?」

  「哎呀,不要那么……嗯哼!……低俗嘛……那个……啊哈……那个叫,阴
环啦……唔!」

  杉本鈴美蹲在地上,身上几乎是一丝不挂:一双破破烂烂的粉色拖鞋——她
可真喜欢粉色,一条极为暴露的丁字裤,两枚只能遮住褐色乳头的乳贴,以及那
从头用到位的粉色项圈……差点忘了,还有刚刚穿上不久的纯金阴环。

  这些,便是现在的杉本鈴美,身上的全部家当了。

  杉本鈴美蹲在路边,手指一刻不停地戳弄着自己的淫穴,一股股的淫液喷涌
而出,顺着石板,流的满街都是。

  有些男人路过时,会顺便掏出自己的肉棒,凑到杉本鈴美的嘴巴。不管那根
肉棒是大是小,脏不脏,臭不臭,杉本鈴美都会笑着张开嘴,把肉棒含进嘴里,
认真的吮吸。

  「喔!……杉本鈴美,你口交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可怕了,我感觉……我感觉!
……啊!……嗨……」

  「唔……哈……嘿嘿嘿……谢谢款待哦!」

  杉本鈴美就像个吃不饱的饿死鬼,饥渴的看着来往的人群。现在的她,甚至
能靠嗅觉,发现那些对自己充满欲望的人,然后扑上去,把他们榨个精光。

  「喂喂喂!你……你这个荡妇!滚开!」

  「贱女人,你要对我丈夫做什么!」

  「嘻嘻,什么丈夫嘛,我都闻到他精液的味道了,好浓哦,你们很久没做了
吧?嘿嘿嘿,让我来吃一口嘛,就吃一口啦!」

  一对小夫妻路过,虽然丈夫一眼都没看过来,但杉本鈴美还是敏锐的察觉到
了他对自己的欲望,冲上去,把男人按倒在地,扒开他的裤子,掏出那根早就悄
悄勃起的肉棒。

  「嘿嘿嘿,你老公的鸡巴真不错。你怎么不多用用呢?」

  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杉本鈴美坐到鸡巴上,疯狂的扭动起来。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

  「为什么?嘿嘿嘿……这么好的鸡巴,就该大家一起分享嘛!对吧,啊?快,
射出来呀,快!」

  也许是被众人围观指点,让这个男人太紧张,杉本鈴美还没扭上几分钟,男
人就噗噗地射出了自己积蓄好几天的浓精。

  「嘿嘿嘿,真好吃,嗯,真香!」

  杉本鈴美的手伸到淫穴里,抠出精液,喂到嘴里,吧唧吧唧砸着嘴,甚至还
把精液摸到了那个可怜的女人的脸上。

  「荡妇!滚开!」

  「无耻!整个镇子都被你毁了!」

  「跟着那些黑鬼一起滚吧!垃圾!」

  市民们向着杉本鈴美投掷着各种垃圾杂物,想要把她驱离这里。

  「哎呀,好啦好啦,我走还不行吗?」

  杉本鈴美不仅不生气,看着大家生气的样子,反而还十分激动,甚至挑衅着
众人,向他们比了个V 字手。

  溜回小巷里,杉本鈴美的黑人男友们正聚在一起抽着烟,等着她回来。

  「怎么样?玩爽了?」

  「上别人老公爽吧?」

  「来,辛苦了,抽一支。」

  杉本鈴美接过香烟,在嘴里嘬了一口,吐出烟圈,然后把烟嘴插进自己的小
穴里,噗叽噗叽,用小穴抽起了烟。

  毕竟对她来说,下面这张嘴,才是最应该伺候好的。

  「哦对了,杉本鈴美,有个人来找你了。」

  杉本鈴美抬头望去,那个人,她可太熟悉了……

  是她生前的男朋友。

  「杉本鈴美……真的,真的是你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哦,你呀……嗨,还不是因为你的小鸡巴不能满足我吗?可给我憋坏了…
…」

  「不是的……你不是这样的……求求你……啊!……」

  一个黑人一拳挥到前男友脸上,他只能哀嚎着,摔在地上,看着杉本鈴美。

  「走吧,小宝贝儿,亲一个!」

  「mua~老公们,回去做爱啦!」

  「好哦!」

  「走啦!」

  在黑人们的簇拥下,杉本鈴美慢慢走向小巷深处。她的屁股一路被揉捏着,
屁眼里好像有什么流了出来。一个黑人从一地酒瓶里随手抄起一个,塞进了杉本
鈴美的屁眼。

  杉本鈴美笑了笑,从淫穴里摘下香烟,朝着那个男人丢去。男人一闪而过,
只不过是满地的烟头里,又多了一个罢了。

  「如果你能把这满地的避孕套舔干净,我就准许你加入我们的派对。」

  忽然,杉本鈴美的现任大男友停下脚步,转过头,对前男友说到。

  「可是,你~ 不~ 行~ 略略略~ 」

  哄笑声渐渐远去,留在前男友脑海里的最后记忆,是杉本鈴美和黑人,一同
对他竖起的中指。 这就是个套皮的约稿同人吧,除了名字和幽灵设定,其他跟原作完全没有关系
铃美是在十五年前被杀死的,还是个学生没有所谓的男朋友,关系亲密点的也就是邻家小弟的幼年露伴,结尾出现的这个前男友只能认为是作者为了有绿帽元素强行加上去的
可以说除了名字以外完全没有一点原作要素,就连“不能回头的小巷”还有杜王町都没提到,可见作者是真的一点都没了解过
也不知道那个花钱约稿的人会不会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 谢谢楼主的无私资源分享,好人一生平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