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极品人妻之仕途通天】(第四十六章 让个小屁孩给硬上了)

第一文学城 2021-04-0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budalar
作者:budalar 2020/02/15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165 字           第四十六章:让个小屁孩给硬上了

作者:budalar
2020/02/15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165 字



          第四十六章:让个小屁孩给硬上了

  处理完公务,难得轻松一阵。打发了夏小青,我进了地铁,转乘二号线,上
到地面已是傍晚。这是一片小型商业区,人不多,三三两两开始休闲时光。

  我信步走着,前方一处新开张的茶社,胖胖的老板正点头哈腰应付着一帮难
缠的客人。

  我静静旁观,待那老板打发了客人,回头看见我,顿时面露喜色,就要叫出
来。我打个手势制止他,那帮客人还没走远,要是知道我在,又得耽误好一会儿。

  「徐书记,终于把你盼来了!」老板凑近我,搓着两手道。

  「江小鱼,安顿下来了?」我四下打量随意问到,茶社是仿明风格,古色古
香透着醇香韵味。

  「都是拜你的福,容我在月海安身。」江小鱼一脸卑谦神情。

  「这本是我们之间的协议,你现在有全新的身份,想在哪里定居是你的自由,
谈不上我容你不容你。」我淡淡道,「只要你不违反法律,没有人会找你麻烦。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赌船事件之后,江小鱼失踪一段时间,后来到月海找我,我依照协定给了他
特赦令和新的身份。江小鱼在月海安顿后,盘了个茶馆的生意,看来是要常住了。
最近一段时间,他几次给我信息,邀我去他的茶社见面。

  江小鱼见我问他,向里屋招招手:「小宝,出来!」

  几声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慢慢出来,身材单薄,面容与江小鱼几分相像,
只是神情呆板,大大的眼睛聚焦不清毫无神采。

  「过来,见过徐书记!」江小鱼拉过少年,吩咐道。

  我有些疑惑:「这是你儿子?」

  那少年抬头看我,轻轻叫了声:「妈!」

  我一怔,忙道:「孩子,别乱叫!」

  江小鱼满面激动,连声道:「好好,这孩子,果然跟你有缘份啊!」

  见我要问,江小鱼道:「徐书记,你坐下,我给你慢慢说。」当下打烊关门,
进到二楼隐秘包间,沏了店里最好的茶,殷勤伺候我坐下。

  一边品茶,一边听着江小鱼的故事。原来,这个孩子真是江小鱼的儿子。江
小鱼年轻时乃是一个诈骗集团重要人物,在东南亚国家一带捞偏门生意。该诈骗
集团当年策划一个活动,针对新斯摩亚国王室,制造机会,让江小鱼接近新斯摩
亚小公主。小公主出身尊贵,心思单纯,被外表英俊,谈吐不凡的江小鱼吸引,
坠入爱河,不惜与整个王室决裂,也要与江小鱼私奔。诈骗集团见事情闹大,行
骗目标已无法安全完成,遂令江小鱼人间失踪。

  江小鱼也没把这当回事,后来退出那个集团,开始独自闯荡江湖。十几年过
去了,最近才得知,那小公主已有身孕,偷偷生下孩子,却难产而死。孩子先天
缺陷,智力不足。后来国内动荡,王室被推翻,军政府夺权,一个同情她的哥哥
暗中派人把孩子送出皇宫,从此这孩子流落凡间,历经苦难,直到半年前江小鱼
找到他。

  江小鱼见到自己儿子呆呆傻傻,被人随意欺负,顿时心痛无比,内疚自责,
萌生了要好好补偿儿子的想法,第一步就是一个安全的立命之所。这才冒险到月
海投案,并交代出阿普杜拉一伙恐怖分子的行踪,与我合作将他们歼灭,以此换
取了我给他的特赦令。

  我满怀同情,拉过那孩子的手,柔声问道:「小宝,多大了?」

  小宝痴痴呆呆站在我身旁,看着我突然展颜一笑:「妈!」

  江小鱼斥道:「叫干妈!」

  小宝竟然听懂了,怯生生叫道:「干妈!」

  这哪跟哪儿,我断不答应,可一看到小宝痴呆的眼神中那份可怜兮兮的期待,
拒绝的重话一时说不出口,「小宝,我是徐阿姨,不是你妈妈!来,让阿姨好好
看看。」

  小宝「嗯」了一声,对我甚是信任和期待。

  哎,我一叹,这孩子太可怜了,生下来妈妈就去世了,父亲又是个不靠铺的
家伙,从小到大都不知所在,现在又突然冒出来。偏偏脑子有问题,智力只有三
岁儿童水平,真不知这么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品着茶我询问江小鱼将来的打算。

  「安了家,我就带小宝治病,不管任何代价,我一定要把小宝治好!」

  我点点头,「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的,告诉我!」

  江小鱼感激道:「徐书记菩萨心肠,我先替小宝谢谢你了!」

  我淡淡一笑,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

  江小鱼目光一闪,挽留道:「徐书记,再坐一会儿,我给你换杯新茶。」

  我婉谢,举步往外走,突然脚下一软,连忙扶住门框,自嘲道:「江小鱼,
你这茶比酒还醉人啊?」

  江小鱼似笑非笑,打哈哈道:「徐书记说笑了,定是你日常工作太多,太过
劳累。」

  我心生警觉,以我现今的体能,几天几夜连续工作也不会有丝毫疲倦,这茶
水恐怕有些蹊跷。

  脑子里没来由一阵晕眩,我扶着门框定定神,厉声道:「江小鱼,你对我做
了什么?」

  「徐书记,你一定是操劳过度,来,我扶你休息一下。」江小鱼伸手抓住我
的胳膊,我一甩竟然甩不开,顿时明白,着了道了。以我正常的力量,十个江小
鱼也抗不住。

  我一急,双手想把他推开,不料身子一软,竟绵绵靠在他身上。

  「小宝,快,扶你干妈坐下休息!」江小鱼一边架着我一边招呼儿子。

  「江小鱼!」我恨声道,「快放开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声音也是软绵
绵的,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消失了。

  江小鱼父子连架带拖,把我弄进一个隐秘的内室,靠墙一张结实厚重的木床,
上面皮带锁扣,竟然早有准备!

  我被架上木床,四肢摊开,江小鱼不紧不慢用皮带将我四肢一道道锁紧固定。

  我徒劳的挣扎,却动动手指的气力都没有。

  江小鱼嘿嘿笑道:「徐书记,知道你武功厉害,给你喝的茶下了加倍的料,
这些皮带都是特殊处理的,任你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挣开,你还是安心休息吧。」

  我想斥骂,嘴唇动动,却发不出声音。他还不放心,往我嘴里塞了纱布,系
上钳口球。

  江小鱼检查一番,确定我挣脱不开,眼睛顿时投向了我饱满的胸部,即使仰
面被缚在床上,黑色真丝衬衣也被撑起高高耸立的两座山峦。

  江小鱼解开我的衣襟,一对滚圆巨硕的雪白美乳顿时暴露出来,他把玩一会
儿,招呼小宝:「过来,摸摸你干妈的奶子!」

  小宝不明所以,呆呆了一会儿,爬上床来,两只瘦瘦的小手攀上我的乳房。
我又羞又急,心中大喊:「小宝,别碰我!不要跟你这个混蛋爸爸学!」

  江小鱼践见他儿子有样学样,满意地笑了。放开我的胸部,将我的短裙捋起
来推到腰上,手指拨开三角内裤。

  我闭上眼睛,一场奸淫逃不过去了,索性不去看他。这江小鱼色胆包天,竟
敢设下圈套禁锢凌辱我,枉我还以为他改过换新,洗心革面!

  江小鱼手指拨弄一会儿,说道:「小宝,你干妈下面湿了,该你上了!」小
宝呆呆的不知所措,江小鱼一把把他撤下来,半跪在我两腿之间,帮他把裤子脱
下。小宝脸红红的,似乎也知道羞耻。三岁孩子的智力却有了十几岁青春少年的
身体反应,小阴茎直挺挺的,又细又长,像手指一般。

  不要啊!我呜呜呻吟着。

  小宝在父亲的指导下,挺着夸下坚硬勃起的肉棒凑近我两腿正中,一股灼烧
的热力激得我身体一颤,腰部猛挺,吓得江小鱼连忙按住,加了一道皮带才放心。

  「徐书记啊,拜托你了!」江小鱼连连祈求,「我是不得已啊,只有你能救
小宝了。」

  下体突然一烫,我惨叫一声,堵着嘴都嗷的一声。

  江小鱼一边捏着我的乳房,一边继续说道:「小宝不是弱智,他是纯阳之体,
阳气太盛,身体无法负担,所以大脑就自动屏蔽了他的能力。可是他的年龄越大,
体内阳气就要冲破禁制,若没有极阴之体与之交媾,十八岁就会焚阳而死!」

  一派胡言,我愤愤然,无心纠结,下体传来的滚烫感令我浑身燥热不堪,仿
佛捅进来一根烧红的铁柱,不得不拼尽全力与之相抗。阴道环环收缩,大量淫液
分泌出来,喷薄而出,要将这引燃身体的火种熄灭。

  淫液喷到火柱上,顿时化为雾气,弥漫进蜜穴深处,被环环肉唇吸收,随着
气息在体内急剧循环,我浑身炙热,汗如雨下,衣衫尽湿,凸凹的身体显毫毕现。

  不知过了多久,下体的热力渐渐消退。小宝双目赤红,奋力挺动,突然大叫
一声,身体剧烈抖动,半分钟后,两眼一翻,向后仰面倒下。

  江小鱼大吃一惊,顾不得玩弄手中的一对巨乳,冲到小宝身边,连连喊道:
「小宝小宝!」

  我浑身汗水淋淋,躺在床上呆滞一会儿,试着动动手脚,感觉力气已经全部
恢复。当下深吸口气,力贯全身,蓬蓬几声,禁锢手脚的皮带断裂,有些还连着
木头被扯下来。

  江小鱼又惊又骇,扑通跪在我面前:「徐书记,全都是我的罪过,我的命赔
给你,求你救救小宝吧,求你了!」

  我抑制住一脚将他踢飞的冲动,看了看小宝:「他没事!一会儿会醒来。」

  江小鱼大喜,连连磕头。

  我整好衣衫,一跺脚,从他身边跨过离开。

  回到家里,王欢卓慧他们都在,一眼就看出我脸上的闷闷不乐。

  「嫂子,怎么啦?」卓慧接过我脱下的外套,帮我挂好。

  「哎,别提了。」我郁闷道,「让个小屁孩给硬上了!」

  大家吃了一惊,忙问我怎么回事。我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强调:「你们说
我冤不冤,好心去看看他,竟然给我下药,让他的傻儿子奸我!」

  王欢气愤道:「太过分了,咱们嫂子何等人物,女神级的存在,怎么能随便
什么人想奸就歼?」

  卓慧也道:「就是,嫂子,不能饶过他们!」

  我叹口气:「我也不想饶了他,可是那孩子却是太可怜了,我下不去手。」

  王动一直若有所思,插话道:「那个江小宝是什么纯阳之体,你们怎么看?」

  王欢犹豫一下,「胡扯吧!」

  王动又问我,我想想道:「小宝插进我身体的时候,下体真的烫得厉害,可
能是因为小孩子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纯阳之体这种说法太荒谬了吧。」

  王动摇摇头:「我们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了,徐薇你自己的境遇就是难解
之谜,那个惊神杵为什么会选中你,你的身体变得超级强悍,连我们跟你亲近的
人身体都有变化,这也难以解释啊。」

  我皱着眉,「这么说,你让我跟江小鱼父子继续来往?」

  王动笑笑:「为什么不呢?那孩子智力有障碍,第一次见面就叫你妈,也许
你们真有缘分呢。」

  「那肯定是他那个混蛋爸爸教的!」卓慧晃着脑袋,点破道。

  「人家还是王子呢!」

  「王国都没了,现在的王室不过是攥在阿摩萨将军手里的傀儡罢了。」卓慧
撇撇嘴。

  「小薇,你还记得那个惊神杵就是来自新斯摩亚的流亡王室?」王动拉着我
的手道,「小薇改造的身体救了他们王子的性命,也许这就是冥冥中天意的安排。
这些年我们都没有孩子,说不定这个江小宝是你命中的一劫,躲不过去的。」

  我神色一黯:「都怪我,一直不能给你生个孩子!」

  王动大手一挥:「别多想,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也许是你的身体还在进化
中,现在不适合怀上孩子,或者可能是我们还不了解的法则在起作用。现在江小
宝的出现可以填补你天性中母爱的部分。」

  王欢笑道:「咱们嫂子是圣母情怀,博爱天下!」

  我笑啧推他一下:「去你的!」

  王动正容道:「当然江小鱼今天这种做法是极端错误的,不管是什么缘由,
主动权都要在你自己手里。」

  卓慧插话道:「江小鱼这样做是没有办法,难道他求嫂子说,我儿子有病,
麻烦您徐书记让我儿子操一下?」

  大家都乐了,我笑啐她,「他要这样说,我一脚把他从窗户里踢出去!」

  王欢还愤愤不平:「这个江小鱼不是好东西,害了人家痴情公主,不管自己
傻儿子,还来祸害咱嫂子。」

  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厨房操持,卓慧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拿着勺子翻炒几
下,最后一个菜上桌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吃的开心,不愉快的事早就抛到脑后了。

  第二天,卓慧跑去偷偷看了下,回来说江小宝病了,发高烧,在家躺着。下
了班,我去江家茶社看了看,小宝烧的很厉害,浑身红得发烫,嘴里含混不清。

  我皱眉:「昨天到现在一直这样吗,怎么不送医院?」

  江小鱼噗通跪下:「徐书记,小宝的病只有你能治好啊!」

  「你先出去!」我板着脸命令道,「不许打搅!」

  江小鱼无奈退出去,我检查下门窗锁好,回头看着床上的孩子,叹息一声。
将他抱在怀里,像是一个滚烫的火炉,热力灼伤肌肤。慢慢脱去全身衣物,与小
宝肌肤相接,他胯下那根细长肉棒顶着我的小腹,硬邦邦烫的吓人。

  慢慢调整姿势,将火热的肉棒纳入身体,顿时感到热力散布全身,每一个毛
孔都在喷出热气。下体将那根小小肉棒紧紧包裹,尽可能吸纳所有热能,将这股
热能在全身引导,从雷阳那里学来的经络知识帮了大忙,从初始烫得我几乎承受
不住,一点点适应接纳这股热能的洗礼,慢慢的开始享受,狭窄而暴戾的能量渐
渐变得平和温暖,充沛而宽厚,浩浩然循环往复。

  我睁开眼睛起身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竟然已经一夜过去。身边的小宝
睡得正酣,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

  出门的时候江小鱼红着眼睛站在外面。

  我语气冷冷道:「晚上我再来看小宝。」说完离开。

  到了市委,一天的工作忙不停歇,跑了两个现场,出席了一个会议,心里不
停惦记着江小宝的情况。

  晚上下了班,我赶到江家茶馆,小宝的情况又有反复,江小鱼正焦急万分。

  又是一夜贴身厮守。

  三天后,江小宝烧退了,人醒过来。

  房间里,我板着脸,不露情绪。

  江小鱼想说不敢说,畏畏缩缩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

  目光扫过江小宝,突然发现孩子好像有些变化,眼睛里那种呆傻的神情不见
了,变得清清澈澈,像一潭清水。

  我心里微叹,伸手摸摸他的头:「小宝,你好些了吗?」

  小宝眼睛一红:「干妈,我都想起来了,我是谁。」看看江小鱼,迟疑片刻,
叫声「爸爸!」

  江小鱼顿时泪如雨下,「小宝,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

  我心里慰籍,这些天的工夫没有白费,小宝这孩子完全正常了。

  接下来,我帮着安排了学校,这些年孩子在外面流浪,吃尽苦头,该让他回
归正常的生活了。

  江小鱼对我感激涕零,我本不想理他,想想一个父亲为了孩子豁出去一切,
也是难得,算了,不跟他计较。

             *** *** ***

  韩雪莹一直跟我通报女干部联合会的情况,山庄正在装修,进展顺利,很快
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雪莹,你全权处理好了,以你们反贪局为主,有什么需要我协调的尽管告
诉我。」电话里我跟韩雪莹说道。

  「徐书记,有个情况还是当面跟你汇报好些。」韩雪莹欲言又止。

  「好吧,下午我三点到四点有空。」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呢,我倒有些好
奇。

  见了面,聊了几句最近的工作,转入正题。

  「徐书记,我们反贪局接到一份举报,你看一下。」韩雪莹递过来一份材料,
我接过快速过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

  「情况属实吗?」我问道。

  「据我们暗中调查来看,基本属实。」韩雪莹看着我回答道。

  「你们反贪局怎么看?」我不露表情问道。

  「这是一起渎职行为。」韩局长斟酌词句,「一家不具备资质的企业在开发
区政府的招标中入围,开发区英若琪主任的个人倾向起了很大的作用,她的哥哥
正是在那家企业里任职高管。」

  「立案了吗?」

  韩局长摇摇头,说道:「开发区在月海市很重要,对他的领导班子主要成员
立案一定会非常慎重。」顿一下又道,「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后果还没造成,还
有挽回的余地。我想就这个事情发挥我们女干部联合会的作用,对犯错的姐妹批
评教育,同时警示其他人。」

  「好啊!」我赞许道,「毕竟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把谁打倒。英小琪这个人
我是了解的,能力很强,干劲足,有时候风风火火的,是有原则的年轻干部。当
然,谁都会犯错误,性质如何,要区别对待。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办。」

  韩雪莹领了指示,满意地走了。

  晚上,打来电话,告诉我人已经控制住了。

  我叮咛几句,要注意分寸,不可过火。韩局长在电话里叫我放心。

  第二天一早刚到市委,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李重光推开门气冲冲
进来。

  「徐薇!你把英小琪弄哪里去了?」

  我被他气笑了:「李重光,你吃错药了吧?一大早跑进来对我喊。」

  李重光狠狠盯着我:「别不承认,没有你同意,反贪局的人不可能抓走小琪!」

  「笑话,反贪局独立办案,不需要事事经我同意。再说,你确定是反贪局?」

  「反贪局韩局长亲自带队,还说不是?」

  我冷笑道:「人家亮身分了吗?韩雪莹就一定代表反贪局啊?」

  李重光一时语塞,「那还能有别的?」

  哼,「你先了解一下你的小琪到底做了什么吧。」

  李重光颓然坐倒在沙发上,喃喃道:「我提醒过她的,她只是一时糊涂。」

  几年前我离开开发区去到省城担任组织部副部长的时候,英小琪一直是李重
光的助理,李重光对她非常器重赏识,在升任副市长后,向我推荐了英小琪担任
开发区主任,也算是传承我的作风。

  英小琪能力很强,几次见面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是个开朗热情的年轻女干
部,而且身材也是丰满火热型的,一身合体的职业女装绷得紧紧,包裹着凸凹有
致的妙曼身体。有人说,李主任是照着从前徐主任的模子找助理呢。

  「看来她的情况你很了解,说说吧,怎么回事?」我抱着胳膊坐在高背转椅
上,居高临下看着他。

  「她那个父母啊!」李重光叹口气,原来英小琪有个哥哥,三十几岁了一事
无成,父母重男轻女,从小就宠着,什么都紧着他哥哥,长大了还靠这个妹妹,
一家人带个小侄子就指望英小琪一个人。

  英小琪人前风光,那么大开发区主任当着,回到家里还要服侍父母连带哥哥
嫂子一家。

  她父母一直撺掇着英小琪帮他哥哥找个好差事,工作闲还要赚钱多,哪有那
样的好事,英小琪一直推托,直到最近,一家公司聘她哥哥作公司副总,说白了
就是要用英小琪这层关系。

  英小琪本不答应,怎奈父母不依不饶,又哭又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答应
给他们一个工程。

  「徐薇,你一定要帮帮她!」

  「帮什么?作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我板着脸不苟言笑,强调一句,「公
事公办!」

  「你!」李重光气的站起来,手指着我,「好!好!」说罢,摔门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轻蔑一笑,跟我吹胡子瞪眼,反了你!

  下午得空抽身到晚晴山庄看看,外部依旧如故,内部焕然一新,各种设施已
经按照设计构想装戏修完毕,功能上我还提了不少意见呢。

  一身笔挺制服的韩雪莹迎我进去,一边大步往里走一边我问道:「她招了了
吗?」

  「还在做工作。」韩雪莹摇摇头,「有抵触情绪。」

  进入内堂,下到地下一层,这里布置出几间特殊功能室。

  一号室中间竖立一根木桩直顶天花板,直径足有二十公分,月海市开发区主
任英小琪被直挺挺绑在上面,动弹不得。

  我看了韩雪莹一眼,她不引人注意对我笑笑,道:「英主任,徐书记来了。」

  英小琪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即紧张又羞耻,张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身
子不自然扭了两下,胸前被绳子勒紧的部位几欲爆衣而出。

  「雪莹,」我假意责备道,「怎么能这么对待英主任呢?快给英主任松绑。」

  韩雪莹答应着,却不动手:「徐书记你不知道,英主任刚来的时候情绪不稳
定,我们没有办法才把她捆住,让她冷静一下。」

  我走到绑得直挺挺的英小琪面前,和颜悦色道:「英主任,我们把你请到这
里,就是提供一个环境,希望你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有问题说清楚了,大家才
能帮你啊。」

  英小琪咬着嘴唇:「徐书记,我是犯了错,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可你们
不能这么羞辱人!」

  我严肃道:「知道自己犯了错,就好好交代,抗拒组织是没有出路的。」这
些话都是以前我被审讯时听到的,现在学过来买,感觉还不错。

  「我犯了错,撤我的职,判刑我都认了,可韩局长把我绑成这样,太羞辱人
了。」英小琪控诉着,强忍着眼泪。

  我一听来气了,这个英主任,这么就放弃了,组织上培养一个干部容易吗?
再说,我要真把你办了,李重光还不吃了我?

  「雪莹,你回避一下,我跟英主任好好谈谈。」把韩雪莹支走,我脸色就变
了。

  「英小琪,你还来劲了!」我训道,「一直在我面前装好干部,枉我这些年
这么信任你,把这么大的开发区就给你管理,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还羞辱你?
捆你一下怎么啦,我还想打你呢!」

  说打就打,我四下搜寻一番,果然找到了一根黑色多尾鞭,轮起来就抽在英
小琪身上。

  英小琪吓的脸色惨白,挨了两鞭就失声痛哭。

  我心里一赫,英主任太能装了,这鞭子是从周忠义那里要来得,轮起来呼呼
响,落在身上其实不疼,是夜场里专用于增加效果,提升情趣的。

  挨了几鞭,大概也意识到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英小琪慢慢止住了哭声,睁开
了眼睛。

  「看什么看?」我瞪她一眼,「我这里刑具多得很,要是不服气,一件一件
给你试。」

  英小琪默默抽泣,饱满的胸脯一起一伏,我看着眼睛一热,差点想把手按上
去。哎,这是怎么了,别人把我绑起来欺辱的时候骂人家变态,自己看到另一个
被捆绑的美女也产生了欺负她的想法,真是罪恶!

  可是,绳子勒绑下胀鼓鼓的胸部看起来手感很好的样子,捏一下应该很舒服
吧。

  压下去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语重心长道:「李重光来找过我,为了你跟
我拍桌子发脾气,他以前可从不敢这样对我,我跟他没完。」说完后有点心虚,
李重光这家伙更过分的事都做过。

  「李市长跟这事没有关系,他只是想帮我说情,徐书记,你千万别怪他!」
英小琪急道。

  「这种事能说情吗,还要不要组织原则了?」我继续拿腔拿调。

  「真的不管他的事,他叫我别作,可是没听他的。」英小琪真的急了。

  「他当然有错,明知道你要做错事,还不制止。你是他推荐上来的,他对你
负有领导责任。」

  「这是我一个人的错误啊,徐书记,要撤职,要判刑,都是我一个人啊。」

  我打断她,「只要你出了事,他一定跑不掉,除非……」我停了停,卖个关
子。

  「除非什么?」英小琪果然问道。

  「除非你肯戴罪立功,将功赎罪。」

  英小琪两眼茫然。我见火候差不多了,解开绳子,把她从木桩上放下来。刚
解开绳子血脉还不通畅,英小琪的胳膊一时不能活动,维持着背在身后的姿态,
羞愧不已。

  我扶她坐下,给她捏捏肩膀手臂,强行抑制住向下滑去的罪恶念头。

  「你利用职权为自己哥哥的公司谋利,把没有资质的公司列入入围名单,这
是严重的以权谋私,反贪局和纪委是可以立案侦查的。」我一边说一边观察她的
神色,「什么后果你做了这几年一把手应该很清楚。」

  英小琪神色黯然,低头不语。

  「不过事情并非没有挽回的余地。」我停了一下,英小琪果然抬起头,问道:
「徐书记,我该怎么办?」

  「要看你的态度了。」我慢悠悠道,「好在后果还没有造成,影响还可以挽
回。」

  英小琪一听还有希望,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徐书记,求你帮我,我好后悔!
这么多年的奋斗,我不想毁于一旦啊!」

  「那你必须配合。」我严肃道,一番话后,英小琪脸色绯红,用力点点头。

             *** *** ***

  两天后,市女干部联合会第一次在自己的场地举办活动。

  全市局以上单位担任一把手的女性大约二十人,市委专职副书记宫白云作为
常务副会长讲了话,接着我简短讲了几句,主要是鼓励把这个联合会作为一个平
台,促进女干部内部之间相互交流,提高个人风貌。

  具体今天的主题由反贪局韩雪莹局长主讲,重点讲了一些案例,领导干部的
腐败往往是从身边人开始的,如何防微杜渐,摆好亲情和职责的关系尤为重要。

  「下面,我们邀请一位姐妹现身说法。」韩大局长语气转严肃,「带上来!」

  两名身着笔挺深蓝制服的年轻女检察官押着五花大绑的英小琪走上主席台。

  台下一片惊讶声,「英主任!」「小琪!」「这是怎么回事?」

  英小琪面容绯红,勇敢地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环视全场:「同志们,各位
姐妹们,你们一定奇怪我为什么被绑起来了,那是因为我犯了错误,徐书记和韩
局长在帮助我认识错误。」

  台下嗡嗡嗡。

  我给英小琪一个鼓励的目光,她点点头,朗声继续说道,将她如何一念之差,
为自己哥哥谋取私利一事从头到尾仔细剖析,其间的各种忐忑和后悔,直到被韩
雪莹请到这里谈心。

  「同志们,姐妹们,我的错误已经铸成,请徐书记和各位姐妹们处罚我吧!」
说完,英小琪深深鞠躬。

  台下一片寂静,我轻咳一声,道:「联合会是我们自己的姐妹会,那些官样
套话就不说了。小琪犯了错,我们大家都有责任提醒她,帮助她,在重大错误无
法挽回前,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雪莹的理念我非常认同,不让一个姐妹掉队。
在这里我说两句心里话,做女人不容易,女干部更不容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
我们每个人都有难处,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总会有办
法的。」

  接着,韩雪莹大声宣布了对英小琪的处罚:「打屁股五十大板,关禁闭两天。」

  众目睽睽下,执法官解开英小琪的五花大绑,重新把她的双手在背后捆住,
吊在房顶上。英小琪叉着两条大长腿,撅着屁股反手吊着。我率先举起板子,啪
啪在她紧绷圆翘的臀部打下去,接着把板子交给韩雪莹,然后在场的每一位女干
部轮流,每人打英小琪两板子。

  英小琪脸涨得通红,不知是疼的,还是羞的。

  大部分女干部胆战心惊,从来没有打过别人板子,手里板子高高举起,轻轻
落下。市发展银行的何春丽行长,市建设局古恬局长平日里跟英小琪关系交好,
此时却笑嘻嘻使足了力气,打得英小琪眼泪汪汪,差点哭出来。

  打完板子后,把英小琪重新绑回木桩上示众。

  一群官场少妇围着直挺挺绑紧的英小琪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小琪,你这么绑着真好看!」

  「那是人家英主任胸部大,绳子勒着才好看,刘局你那个 B罩的,绳子都挂
不住!」

  「去!我听说有一家美体会馆,专门用绳子紧缚来美体塑型,效果很好呢!」

  何春丽跑到我和韩雪莹面前,眨巴着眼睛道:「徐书记,雪莹,我要向你们
汇报思想。我也会不时冒出糊涂的念头,想走个捷径什么的,很危险。所以我请
求对我采取预防性惩治措施,让我心里警钟长鸣。」

  古恬也凑过来,「我也要求,绑成小琪那样就行。」

  其他女干部们都围过来,满脸期待。

  我以手扶额,这联合会的初衷怕是要变了味。

             *** ***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