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公子绿】第30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4-0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linshaoye
书名:【公子绿】第30章 作者:linshaoye(林少) 首发:龙坛 sis001

书名:【公子绿】第30章
作者:linshaoye(林少)
首发:龙坛 sis001

  

  29章发太快,结尾几百字不对,第二天改了,第一天就看的回头补补。

------------------------------------------------------------------------

  诗雪二女俱是一惊,分别向暗处望去,果然从中走出一人,腰悬铁剑,高阔
魁梧,竟是守将徐刚将军。

  雪儿暗道一声不妙,此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依他几日前言行,对品性贞
洁之事看的极重,只怕这事掩不住了。

  果见那徐刚沉声骂道:「本以为你是一个古道热肠,行事分明的女中豪杰,
原来你与那些淫娃荡妇也没有什么分别。」

  徐刚双拳紧握,显是愤怒之极,话语中竟透着一股失望与悲凉。诗儿不做辩
驳,却是韩沐风长臂一抖,手中赫然多了把明晃晃的银剑,怒道:「是我痴缠于
她,你若敢再胡言半句,定叫你喉里多个窟窿。」

  徐刚冷哼一声,向前一步道:「我有说错吗?看似耿直仁善,美名在外,暗
地里却背夫偷汉,不知廉耻,满庭豪杰皆赞林少主娶妻如此,福享今生,不想却
是后院着火,门楣不幸。

  韩沐风眼中杀气越为凌厉,只见虚影一闪,剑尖已抵在徐刚喉前,不过毫厘
之距,三人皆是一惊,雪儿早已料想此人绝非凡者,不想剑法竟如此迅疾。

  诗儿忙上前,扯着韩沐风衣袖轻声道:「你快走吧,徐将军不是坏人,我们
不能乱杀无辜。」

  韩沐风双眼不离徐刚,冷冷道:「此人不杀,你我今后休想安宁。」

  徐刚冷笑一声道:「我徐刚最是不齿伤风败德之人,要杀就给我个痛快,若
不然我定将今日所见一五一十告知林少主,免的他日传扬出去了,毁了他半世英
明。」

  韩沐风嘴角微微上扬,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阴邪:「将军好气概,沐风甚是
钦佩,便给你留具全尸吧。」

  诗儿慌忙拉住,将韩沐风向后扯了两步:「你别胡来,你先走,莫要多生枝
节。」

  韩沐风不解道:「这就是个榆木脑袋,此事若抖将出去,我自是无碍,可你
的名声你想过吗?」

  诗儿小脸一红,嗔骂道:「我本就和你没什么,全怪你在这胡搅,你快走,
我自会与他解释。」

  诗儿见韩沐风仍有些踌躇,小脚一跺,微怒道:「你怎这么不听话,你若再
缠着,我便自个与相公说去,看他削不削你的皮。」

  韩沐风无奈,只好将手中长剑放下,冲徐刚冷冷道:「他日我若听见半句有
坏诗儿名节之语,必取你项上人头。」

  临别又瞧了诗儿一眼,见她桃腮杏脸,美艳绝伦,心中更是怜惜,暗想道:
「只要别叫我离开你,什么我都听你的,真要传出去也不坏,那林轩若是不要你
了,我还稀罕着呢!」

  银剑一卷,也不知藏于何处,身形一闪,人已越墙而去。三人心中皆是一赞,
暗道这般俊的身法,只怕师承来头不小。

  场间顿时静了下来,雪儿心中正自焦急,不知这等丑事该如何解释,倒是徐
刚耐不住,先开了口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枉我一直…哼…」

  不想诗儿却对徐刚甜甜一笑,美目中艳色盈盈闪动,正一步步向徐刚走去:
「没什么好解释的,人家就是淫娃荡妇了,徐将军想要怎么揭发呢?」

  徐刚顿时哑口,他还道诗儿定要痛哭求饶,不想竟说出这般无耻言语,不禁
怒骂道:「好不要脸,你这样对的起林少主吗?」

  诗儿步步向前,毫不停顿,徐刚见她丽色,面容姣美似仙,几日来她仁厚慈
爱,对人对事皆是真挚热忱,心中本就仰慕已极,但深知此女已是有夫之妇,无
奈只能将这一爱慕之情深埋心中。他本就将世德伦理看的极重,此刻知晓她淫行
浪荡,当真万念俱灰,随诗儿步伐,他亦一步步向后退,一张黑脸已涨的通红,
终于退至墙边,不想诗儿竟将柔躯投入他怀中,娇滴滴道:「就是对不起了,要
不我们也一起对不起他,好不好?」

  徐刚血脉膨胀,他万想不到堂堂南盟少夫人,医神李德中之女竟是这般的妖
娆滥情,分毫不知检点为何物,喉头早已沙哑难言,但三十多年来的识理识德,
恪守不渝,堂堂男子汉的忠义赤诚不容自己被蒙上半点污尘。感受着诗儿一对肥
乳在胸口磨蹭,看着她如仙娇颜,胯下阳具早已硬挺如钢,可心中仁义仍叫他骂
出声道:「你这淫妇,休想我会与你同流合污,我徐刚一生坦荡,从未做过一分
亏心之事,更别说淫人妻女这等下作之行。」

  诗儿见他义正言辞,不禁娇娇一笑,雪手下抚,竟已伸进他裤裆一把将肉柱
握在了手中,坏笑道:「少说漂亮话了,那你推开诗儿上外头喊去呀,底下这根
坏东西又是怎么回事?」

  徐刚阳具方叫诗儿握住,满脑的礼义廉耻顿时便空白了一片,支吾间仍想说
些什么,两片厚唇却已被柔柔盖上,紧跟着便是一条滑腻带着丝丝蜜香游进了嘴
里。

  徐刚心门巨跳,胯间纤指轻揉,裹着龟头卵蛋缓套慢抚,唇间甜香暗度,滴
滴蜜液被不自觉的允入口中。这是自己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情景,半生军旅,一心
只想建功立业,自二十一岁那年后便从未再将一点思绪放在儿女私情上,不想又
一次打动自己心扉的竟是一名有夫之妇,这样的疯狂徐刚岂能容忍。

  狠狠把心一横,头脑上仰,迫使自己离开诗儿双唇,妥协道:「我们不能这
样,今日之事全当没有发生过,徐某绝不向外吐露一句,还请李姑娘自重。」

  诗儿依然俯在他胸膛,看着他仰起的下巴痴痴笑道:「好吧,这才乖嘛。」

  徐刚心中闪过一念惋惜,但终究是松了口气,不远处的雪儿更是如释重负,
暗骂这丫头胡来,才说她韩沐风那样的俊俏痴男她都懂的拒之门外,恪守自爱,
怎可能为了徐刚这样的一个大老粗坏了身子,原来却使了一招釜底抽薪,逼得徐
刚保守秘密,正说了一句古灵精怪,不想那处诗儿竟突然蹲下身子,一把将徐刚
裤子拨下,细指轻点着圆润的龟头笑道:「可是你家老二好像不太乐意呀,人家
惹的祸,可不能委屈了它。」

  说着红唇一张,竟将整根肉柱含进了嘴中,两人俱是一惊,雪儿更是险些喊
出声来。徐刚倒抽数口凉气,双手死死按在身后墙面上,一阵电流随胯间传遍全
身,双脚险些立足不住,脑中一眩,阳精竟狂涌飙射进诗儿嘴中。

  一连数发方止,诗儿抬起俏脸直直的看着他,眉眼中满是笑意,允吸着缓缓
将肉柱退出,张开粉唇,任满口的白浊现在徐刚眼中。

  徐刚心跳顿止,如此绝美纯净的女子,怎会做出这等淫秽之举,可就是这样
的反差,刺激的他胯下肉柱丝毫未软,反又硬上了几分,而胸门一口气更觉的喘
不过来。

  可诗儿却不给他任何缓冲的机会,一咕噜,竟将满口白液全吞下肚去,看着
徐刚一脸错愕的表情,嘻嘻笑道:「好臭,你怎么能射这么多。」

  徐刚额前细汗密布,他万万也想不到诗儿能为他做到如此地步,还未晃过神
来,已见诗儿徐徐站了起来,笑吟吟的将一只皓臂挽住徐刚脖颈,另一手在裙下
拉扯了一番,随即一片湿淋淋的软肉已裹在了爆挺的龟头上。

  因裙摆遮掩,雪儿瞧不真切,但依诗儿的动作,雪儿多少能猜到几分,不禁
心门剧跳,花穴竟隐隐作怪起来:「当真不明白诗儿所想,为何那韩沐风她懂的
推拒,而这徐刚其貌不扬她偏要往上贴,真要选,以韩沐风的俊朗不是更好吗。」

  心中绮念随着思绪游走,良久后方大吃一惊,都是对不起相公,长的好与不
好又有什么区别,可随即又想到半月郎君,暗道他亦生了一副好皮囊,即便韩沐
风与之相较只怕亦要稍逊半分,尤其那眉眼鼻梁,敢问又有几个女子见了能不动
心。

  越想花户越是作怪,藏着一枚球丸本就难挨,此刻竟如蚁虫爬咬,麻痒难当
起来,终于忍不住,只好将一手捂在穴口,轻轻揉推按压,可这不揉本还好,一
推抚,蜜户便如决了堤的水坝,瞬息已将亵裤打湿浸透。

  雪儿连呼不妙,忙伸出一手掩住膻口,深怕走漏了一丝声音,心中亦是波澜
四起,诗儿已如此不检点,我若再这般朝秦暮楚,那相公岂不是太可怜了,他惜
我与诗儿如宝,而我们却一再背叛于他,敢问天下又有几名女子会如我们这般不
洁,思虑越发坚定,事后必将此事与诗儿挑明,相公身世显贵,仁善大度,不该
活的如此窝囊。

  雪儿这边暗自忏悔内疚,而诗儿那边却桃色春艳,娇媚的理所当然,一手把
着龙枪,扶着龟头不住在蜜缝处厮磨,淫液顺着马眼而下,已将整根肉柱连着玉
袋一起打湿。

  徐刚虎躯连摆,脑中嗡嗡作响,十五岁便已随何大人征战四方,千军万马前
亦毫无惧色,此刻却拿一个娇滴滴的柔弱女子毫无办法,终于放下架子,向诗儿
求饶道:「李姑娘,今日全当是徐某的不是,这等背德叛义之举万万不是我堂堂
男儿所为,你与林少主人前如神仙眷侣一般,你心中当真对他无愧吗?」

  诗儿遭他一说,不禁有些羞怒,她自知深爱林轩,又岂能无愧,可往往就是
管不住心中欲念,见到如周子鹤、韩沐风这般俊逸英少,难免有些招架不住。而
几日前在河边见徐刚满口的仁义道德,对那笼中妇女所言便好像在说给自己听一
般,本就脑他至极,而此刻见他蜷缩的模样,又怎肯轻易放过他。

  把着肉柱轻轻在穴口来回顶着,越发的娇腻道:「好一个堂堂男子汉呀,那
刚才你射的人家满嘴又腥又浓的是什么东西,这回抵着人家抓牙舞抓的又是什么?
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整日的只会说道别人,其实你最坏了。」

  徐刚不停的摇头,心中连骂自己畜生不如,可如此绝色当前,温柔满怀,又
叫他如何舍得离开,几番纠结,终于还是开口道:「李姑娘,还请悬崖勒马,你
我这般必遭世人所不齿,今后我徐刚又有何颜面正对林少主。」

  徐刚话音刚落,却听诗儿甜腻腻的「啊」了一声,雪股一沉,已将整根阳具
揉进了穴中,蜜口紧紧抵着肉柱根部,两人阴毛相互蹭着,随着淫液拍打,已刺
挠挠的磨在了一块,诗儿雪躯一颤,轻摆着肉臀喘道:「啊……你偷了人家的娘
子……,再见他时……啊……还……还指不定怎笑他绿毛龟呢,最得意便是你了
……,嗯……却苦了我那相公,叫你给他……

  啊……给他戴了这么一大顶绿帽子,啊……,还要被你笑他傻子。」

  徐刚闷哼一声,只觉肉柱进入了一处滑腻紧实的所在,层层软肉剐蹭着自己
浑身鸡皮疙瘩连起,尤其是龟头的位置,当真叫人欲仙欲死。可让诗儿一讽刺,
对林轩越发的羞愧难当,追悔莫及,脑袋略一清醒,对着诗儿泣声骂道:「都是
你这淫妇,若不是受你勾引,我如何能做出这等泯灭人性之事。」

  诗儿娇娇一笑,却不搭理他,双手紧紧搂着他脖子,一脚已缠在他虎腰上,
轻扭的翘臀亦越见痴狂,雪胯下肉柱忽隐忽现,却是次次尽根而没,渐渐清晰的
交合水声纵是不远处的雪儿亦听的清清楚楚。

  看着两人淫行,雪儿此刻五味杂陈,暗怪诗儿终究还是让他进去了,心中虽
唾弃,可身子却越发的滚烫,轻揉的雪手亦随着密集的拍打声越为的快速起来,
蜜液早已渗出亵裤,正顺着细腿滚滚而落。

  正不上不下之时又听诗儿呢声呢气道:「嗯……你…你的太短啦……

  ,还不如人家相公的呢……,像你…啊……,像你这样小的家伙哪会有姑娘
愿意跟着你…啊……,便是嫁给了你,也……也势必要去外头找姘头厮混,啊
……到时你的绿帽,只怕不比人家相公的少。」

  徐刚连招诗儿冷嘲都还能保存理智,但听了诗儿这番话后却似着了魔一般,
怒喝一声,双手捧着诗儿雪臀,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腰股奋力抽插,速度比之方
才诗儿挺耸只怕快了一倍不止,双眼煞红,喘着粗气狠狠骂道:「我插死你这淫
妇,你们这班贱人,看着都是天真纯净,心底却最是滥情多变,一见到更好的,
当初的海誓山盟又有哪句顶用。」

  诗儿赶忙抱紧他,将俏脸埋进他脖颈,双腿齐齐勾住熊腰,在他怀里得意道:
「哼……,终于像个男人了…,啊……刚才那义正言辞的大将军哪去啦?不是
…不是要去人家相公那告发吗?啊…你…你倒是去呀……,好让世人都知晓人家
的真面目,嗯…也好立立您徐大将军的威风…,啊…

  …,可这回抱着人家拼命插人小穴的又是谁呀……,受着别人的恩德,却偷
着他家的媳妇,当真好不要脸。」

  徐刚仿若充耳不闻,肉柱抽耸力度丝毫不减,水腻腻的拽着花汁飞溅,两人
胯间俱是蜜液点点,淫香四溢,诗儿正美,却听徐刚闷哼一声,不过短短数十插,
竟双掌搂紧诗儿雪臀,激射了起来。

  诗儿雪颜如染彩霞,轻扭了几下细腰,舌尖挑着徐刚耳垂笑道:「短也就罢
了,却还这样快,当真没用,徐大将军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

  怔怔瞧着诗儿红扑扑的脸蛋,比起往日更多添了几分媚色,当真美的婉如那
画中仙子,娇艳欲滴,惹人垂怜。可偏偏就是眼前的仙子,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
自己着了魔一般,十数年来深埋心间的积怨与柔情,仿若老树剥皮般被揭开。

  一翻身,已把诗儿美背抵在墙上,抓紧弹润紧实的丰臀,挺着肉柱,又再飞
速抽插起来。

  诗儿双手慌忙拽进,靠着冷墙抚着徐刚黝黑的脸庞急喘道:「啊……

  连射两回了怎还能这般硬……啊……好爽……你的肉棒磨得诗儿好舒服呀
……啊……太厉害了,诗儿……诗儿要来了,你快再加把劲……狠狠的插人家
……啊……」

  诗儿不想他竟能连战,磨了一夜的淫性也越为的癫狂,虽无法顶到最深处,
但这来回的飞速抽插,滋味倒也不坏,渐渐便要到那美处,却听徐刚哼声道:
「我……我又要来了。」

  诗儿连忙摇头,焦急道:「不行不行,啊……人家还没来呢……你得等人家
……啊……」

  还未说完,却感一股激流涌入阴道,已是噗噗射了起来,花底一阵炙热,虽
说自有个中的快美,但终究离那极乐还是差了分毫。诗儿秀眉一蹙,撅着小嘴,
一脸埋怨的看着徐刚,模样煞是娇美可人。

  正待说些什么,却见徐刚把着阳具,对着浆液满溢的粉嫩花户又再抽插了起
来,双眼死死盯着自己胸前波澜起伏的巨乳不放。

  诗儿惊喜交织,万没料到他竟有这般能耐,穴中龙柱连射三回竟不见一丝疲
软,先前射入的阳精随着抽插慢慢倒流了出来,沾着两人性器俱是白花花一片。

  诗儿喘息渐又浓烈,望着他平平无奇的脸庞心中却觉顺眼不少,暗想他倒也
有些本事,见他仍是不住在自己胸前流连,知他定是馋的紧了,这对丰乳本就是
她最得意之处,莫说韩沐风、周子鹤,又有哪个男人不是叫她迷的五迷三道,便
是相公最宝贝的也是她这处地方,不禁又想起曾经答应过相公这对豪乳便只允许
他一人看一人摸,脑海中又闪过相公当日那真诚渴望的模样,雪颜不禁一阵羞红,
但嘴角却是坏坏一笑,纤手轻按着砰砰直跳的心门,花底一股暖液涌出,竟是起
了个坏心思。

  左右瞧了一眼,此处虽僻静阴暗,但毕竟置身园林之中,稍不慎便要叫人抓
个正着,若在此处解衣露乳,当真有几分凶险,可便是在这露野的地方,间中的
刺激又岂是往日可比,看着徐刚那痴迷的眼神,竟有些不管不顾起来,一手拖住
丰乳,看着徐刚轻轻推挤道:「老实说,是不是早就想看人家这了?几日里就你
眼睛最坏,一个劲的偷瞧,现在是不是还想撕开人家衣裳,扯下人家的肚兜儿好
好看个究竟?」

  徐刚此刻想看她雪乳自是不假,如此极品世间仅有,敢问又有哪个男人能不
为之着迷,可他素来严格律己,虽对诗儿有非分之想,但又如何敢造次,以致数
日来无时无刻不在克制着自己,此时却叫诗儿冤枉,不免有些愤然道:「我没有,
我没有,我徐刚若乱瞧上一眼,定叫我五雷轰顶。」

  诗儿雪胯不住扭摆,暗暗配合着他的抽插,嘴上却是娇哼一声道:「啊…
…还说没有,一副贼眼最是无礼,我看你呀不止想看,指不定……指不定还想摸
人家这呢……」

  说着竟轻轻将衣襟一拉,赫然一边巨乳合着圆润香肩一同现于眼前,虽仍有
一件月白肚兜掩着,但又岂能盖的住她的豪巨,乳根处那白如凝脂的丰嫩饱满肆
意裸露着。

  徐刚双目一怔,便连抽插的动作亦随之停止,肉柱死死顶向蜜穴深处,诗儿
盈盈一笑,顺着他的眼神又将一指在乳头处轻轻扫着,虽叫肚兜遮着,但那挺起
的凸点却彷如有着魔力一般,神秘的叫徐刚丝毫不能移开眼睛。

  诗儿越发得意,娇呢着用两指在那乳尖处轻轻拧了一记道:「说,是不是还
想把人家的奶子放进你嘴里舔吃,啊……人家的相公也最爱吃诗儿的奶了。」

  徐刚稍一停歇,经诗儿这一挑逗,立时又如疯了一般抽插道:「是,是,我
想摸,我还想吃你的奶,我做梦都想。」

  诗儿嘻嘻一笑,满头秀发已随着男人的抽插纷纷散落,青丝飞舞间伴着她的
绝美笑颜,当真娇媚妖娆,震慑心弦,再与平日的婉洁端庄,纯美灵动相合,任
谁只怕也抵受不住这惑人的小妖精。

  而此刻诗儿雪臀亦已扭摆的越为用力,满满媚汁洒落一地,便是菊眼处亦厚
厚堆了一层白浆,也不知是自己的淫露还是徐刚的精液,刚被打断的高潮竟又隐
隐有了苗头,双眉一蹙,越发用力拧住乳头道:「还说没有瞧人家,啊……是不
是每时每刻都在偷瞧诗儿奶子,是不是就你最坏?」

  徐刚此刻犹如着了魔一般,双眼中血丝满布,略一犹豫,还是粗喘着气慢慢
说道:「是,我偷看了,徐某自第一眼见到你时就已为你着迷了,你不止貌比天
仙,还锄强扶弱,医德双绝,若能让我看一眼你的乳房,徐某便是做鬼也愿意。」

  诗儿一脸喜色,却仍有些不满,水灵灵的双眼一转,调皮道:「人家真有那
么好吗?那你说,你是奸夫,你无耻下流,你最爱偷别人家的小娘子了。」

  徐刚一愣,随即一咬牙仿若癫狂道:「是,我是奸夫,我畜生不如,我最喜
欢操别人的娘子,我这种人便是死了也是下那十八层地狱,我枉为人,我枉为人
……」

  诗儿自知不敢玩的太过,伸手在光洁的修长雪颈后一抹,终于朝他甜腻腻一
笑道:「真乖,奖励你的。」

  说着将那肚兜一翻,一只丰润如雪的肥硕巨乳瞬时现于眼前,嫩如腐块,白
若凝冰,承着那峰顶处一点嫣红,完美的竟不似人间之物。

  诗儿快美将至,便想趁热打铁再惑他一把,不想还未开口,那混人竟已抵住
蜜穴,第四次射了出来。

  诗儿叫他阳精一烫,却只小小丢了一回,正自不满,那徐刚已不请自来,张
口将雪峰上那一点红艳乳头含进了嘴中,而肉柱竟仍能不软,裹着层层淫浆,继
续向着诗儿粉嫩欲滴的娇柔蜜户开垦着。诗儿满眼不可置信,忙双手搂紧他脑袋,
挺起雪乳,不住的往他嘴里推。

  雪儿不远瞧着,双膝早已跪地,不知何时雪手亦已伸进裙内,撇开亵裤,在
那水满成灾的蜜口狠狠揉着,不自觉间一指竟已顶开花户,闯了进去,雪儿嘤呢
一声,恰好指间触到那球丸上,整个阴户随之一颤,竟叫那淫物给弄麻了,雪儿
不想竟还能有这等快美,忙又用细指去勾那球丸,圆球在穴中连番滚动,酥麻如
电流般炸开,几许把玩后却感滋味虽妙,但终究不如那阳具抽送来的畅美,看着
不远处两人如火如荼,自己亦只能加快指尖,助其翻滚,淫液自是款款而下,在
双脚间汇了一地,可花户却依然如隔靴挠痒,不能尽乐。

  而此刻雪儿对那徐刚亦是刮目相看,不想他数回下来,竟能不做任何休息,
相公一夜间至多不过两回,更别说那停歇的时分,若他能有此能耐,何愁满足不
了我与诗儿。

  正自胡想,却听那边诗儿哑着声媚吟道:「啊……太棒了……好爽…

  …快……快用力吸人家奶头……对……狠狠的插人家……诗儿就要来了,啊
……再狠点……操死诗儿吧……啊……」

  一声快美绝伦的娇啼过后,诗儿突的扬起脖颈,勾着花鞋的修长美足一并绷
紧,一双美目竟是白眼微翻,喉头犹如卡住一般,呜呜的半天发不出声来,而雪
躯便如打摆子一般,一阵一阵的剧烈颤抖着,显是已到了极美之处。

  诗儿虽刚习得玄女经不久,但她体质独绝,阴精更是不凡,稍一修炼便已具
有麻人精髓的作用,虽与雪儿之精仍有天壤之别,但这等精进,纵是置身美女如
云的玄女门,只怕亦无几人可比。

  而徐刚虽也天赋异禀,但与诗儿国资天色相较,亦不过如蝼蚁一般,龟头被
那绝美阴精一淋,顿觉酥美难当,浑身经骨亦跟着发麻起来,嘴上仍舍不得放开
那美乳,粗腰狠狠抵住雪胯,已一股一股的射将起来,此番竟连绵不绝,数发后
仍无止意,诗儿喘息连连,不住将阳精吸入穴中,又是数发连射,徐刚面上已微
露苦色,两人皆沉沦于快美并无所觉,而徐刚更是大难临头却不自知。

  反是不远处的雪儿瞧出端疑,暗呼不妙,可人命观天,她也无从顾及,一个
飞身窜出,雪手在徐刚颈处一切,他此刻本就虚弱,虎躯顿时应声倒地,人事不
知。

  阳具随着他卧倒跟着弹出蜜户,纵是此刻仍是硬如铁柱,脱出那一刹汁液翻
飞,竟有几滴洒落在雪儿唇边,雪儿顿觉几丝温腻洒在脸上,不待多想,忙伸手
抹去,却觉滑滑黏黏,淫腥不已,花底顿时又是涌出一股水来,忙止住绮念,上
前将诗儿扶起。

  诗儿这一惊非同小可,朝四周慌慌张张瞧了一遍,见来人只有雪儿并未见相
公身影,心中顿时安定不少,忙伸手将肚兜系好,又将外裳穿戴齐整,也无暇顾
那青丝散落,低垂着头不敢再瞧雪儿一眼,只轻轻唤了一声:「雪儿姐,我…
…」

  雪儿努力稳定着自己的情绪,她不知自己是否有资格去责怪诗儿,但自己失
身终究是事出有因,岂是如诗儿这般滥情。

  诗儿等待良久,却仍不见雪儿说话,心中不免越发慌乱,抬起头偷偷去瞧她,
刚一对上雪儿双眼,便忙把视线移开,壮着胆子心里发虚道:「雪儿姐,诗儿再
也不敢了。」

  雪儿怔怔看了她一会,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在与相公初遇之时,我确实有
想过,他所做的一切会不会都是因为我的容貌,以至我也曾做过一些傻事。可在
进了杭州后,他的温柔真诚,他的奋不顾身,他为我们所付出的是以生命为代价
的爱,他甚至可以原谅一个女人最为不堪的过去,他用他的包容掩盖着他撕裂的
心脏,掩盖着我的肮脏,为的只是我们曾许下的幸福。想想他的好吧,那个为了
我们拼尽一切的男人,每当你被欲望侵蚀时,他能让你变的坚定。别让雪儿姐瞧
不起你,这也是最后的忠告。」

  诗儿听着,心头亦是一痛,滴滴泪水不住滚落,想着相公往日的迁就与爱护,
越发的悔恨交加,再抬头时却已不见了雪儿踪影,想着雪儿方才留下的每一句话,
诗儿心中越感难受,终于抱膝而坐,埋首暗暗啜泣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听见身旁声响,抬头一看却是徐刚已转醒过来,呆呆坐
着,一手扶着后腰面露疲色,显示泄精过度,仍为缓过来。诗儿缓缓站了起身,
正不知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徐刚冷冷道:「今日全是我徐某的不是,所有过错我
愿一人承担,我徐某枉为人。」

  说着竟将腰间铁剑拔出,径直向自己喉头砍去,诗儿大惊,忙伸手在他肩上
中府穴一点。徐刚本就气虚,此刻更觉手臂酸麻,铁剑顺势掉落于地。

  诗儿本就不快,看着他微怒道:「一个大男人,一点亏没吃便要死要活,这
事不是应该我们女人做的吗?」

  略一停顿,却听徐刚道:「这已是徐某第二次寻死了,当真无颜苟活于世。」

  诗儿心中好奇,便脱口问道:「那……第一回是为了什么?」

  徐刚悠悠叹了口气,闭起双眼道:「我自小有一青梅竹马,若不是遇见你,
我定会觉的她必是我今生所见最美的女子,十五岁那年我两私定了终身,她说她
最是钦佩军旅之人,为国效力,踏马杀敌,我便答应她入军为伍,待他日某得一
官半职再将她明媒正娶。转眼六年春秋,我奋勇争先,终于深得何大人赏识,可
待我回乡之时,才知她早已嫁与镇上首富之子,而我数年的拼死努力,也不过一
场空罢了。」

  诗儿方知他还有这般苦涩回忆,但仍有一些不解道:「纵是如此那也不至寻
死觅活吧,或许你那相好是叫人强抢去的呢,以你的功力,再把她夺回来便是了,
还是你嫌她已非处子之身?」

  却见徐刚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深爱于她,又岂会拘泥这些。到了最后我方
知原来她早已移情,更在我离乡之前便已把身子给了那人,她怕我闹事叫那富商
家人知道我们的过往,便假意要我充军入伍,更巴不得我战死沙场,却没想到有
一日我竟可衣锦还乡。」

  诗儿顿时哑然,良久方缓过神道:「所以……所以你便揭发了她的真面目?」

  徐刚摇了摇头道:「我知道真相后自是不甘,终于觅得机会私下见了她一面,
六年的时间她依旧美艳不可方物,相比当年反而越为的成熟动人。她说她还是爱
我的,不过是过怕了苦日子罢了,要我千万别张扬出去。

  哼,我又岂能信她,但要我破坏她的一切,我又于心何忍。凄然离开,本该
一人自葬江底,却不想被一云游道人所救。」

  诗儿徐徐喘了口气,暗想这人当真不坏,便又道:「过往已成云烟,依你如
今地位,还怕找不到一个正经人家吗!」

  徐刚自嘲一笑道:「一场心灰意冷,早已情熄爱灭。」

  不想诗儿却噗嗤一笑道:「所以你真是第一次呀?那是不是得怪诗儿坏了你
的贞操呀。」

  徐刚顿时哑口,老脸却已涨的通红。诗儿盈盈而笑,拍了拍他肩膀道:「好
啦,今夜之事便此翻过,他日好好娶个媳妇才是正道,虽说短了点,倒也不是一
无是处,起码它还够粗。」

  说着已笑呵呵的跑开了,看着她渐去的苗条身影,徐刚不禁想起几日前终于
答应何大人迎娶宁波府副将张康呈之女为妻,可如今满脑子里都是诗儿的倩影,
又如何装的下别人。

  夜幕渐深,酒过三巡,院中空坛已满满当当摆了两排,各路豪杰亦皆尽兴,
而我、沈印石、月古醉却都只浅尝数杯便止,虽未明言,但我们都知道半月郎君
并未落网,此刻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相互道别后我亦回了溪柳小院,进门后却见诗、雪二女皆不在屋内,后脑突
的一炸,忙向屋外跑去,刚出了院门恰好看见二女并肩走来,鬓发微湿,双颊水
嫩娇艳,想来是刚沐浴完毕,不由松了一口气。

  雪儿见我候在院门,忙加快步伐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笑道:「秋夜渐凉,怎
不在屋里等着。」

  我拉起她手笑道:「本想去寻你们的,好在你们也回来了。」

  诗儿挺着酥胸,双手挽住我一臂娇声道:「这里叫徐将军守的连只苍蝇也飞
不进来,你还怕我两叫人拐去了吗?」

  我连连点头道:「徐将军忠诚本分,对事对人一丝不苟,有他看着我自当安
心,前几日一时冲动责骂了他,至此心中仍有些不安,也不知他是否还怪我,改
日需向他陪个不是。」

  诗儿雪颜一红,秀眉轻挑,靠在我肩头调皮笑道:「要陪不是也是他陪,你
就放心吧,过了今晚他才没有胆责怪你了呢。」

  雪儿娇颜亦是一红,狠狠瞪了诗儿一眼。诗儿却将身躯藏到我身后,眯眼甜
笑,偷偷向雪儿吐了吐舌头,模样甚是娇憨可爱。

  我心中疑惑,正要细问,却听雪儿道:「林盟主有意避忌太子党,但何小姐
之事你既已答应何大人,又该如何妥当?」

  我领着二女进了屋内,心中虽有不舍,亦只能叹气道:「我已假意迎合何大
人,父亲既有此顾虑,为了南盟上下我自当遵从,而何小姐本就无意于我,只需
装模作样几日自可不了了之,想来何大人到时亦不会勉强。」

  雪儿轻轻点了点头,以示赞同,诗儿却将一指点在我下颚,怪里怪气道:
「呀,那可当真可惜,多好的冰山美人,就这般放弃了,你不心疼啊。」

  不知为何这几日见这丫头总觉的她越发的娇媚可人,无论言语动作,无不撩
人心扉,此刻看着她这般楚楚模样,心中淫火又再燃炽。

  正要扑上,却被她一把推开道:「自个上外头睡去,今晚雪儿姐陪人家睡,
昨晚折腾了一夜还不够吗?」

  我得意一笑,原来我的宝贝诗儿也有怕的时候,方在外屋躺下,便听见二女
微微细语,但她们刻意将声音压的极低,以致我只能勉强听见诗儿说:「对不起
……诗儿……今……不敢了……」

  我微一思量,猜定她必是在为今日险些于酒桌上发脾气而道歉,心中越发欣
慰,在雪儿的引导下诗儿真的越来越乖巧守礼了……。

-------------------------------------------------------

  希望大家对剧情可以多多发表评论,谢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