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萧齐艳史】第七章 深入虎穴(十二)(十三)(十四)

第一文学城 2021-04-10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云渐生
字数:7307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18                (十二)   后入的姿势比之方才更容易发力,云知还一口气狠插了数百下,次次露首尽

字数:7307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18


               (十二)

  后入的姿势比之方才更容易发力,云知还一口气狠插了数百下,次次露首尽
根,直捣花心,伴着粘腻的浆水,当真是爽利无比。

  萧棠枝上身衣襟大开,露出秀颈到肚脐的大片雪玉肌肤,一对沉坠如瓜的嫩
乳上抛下荡,迷人眼目。下身裆间片布不存,两瓣雪臀向后高高翘起,被撞得啪
啪作响。晶莹粉嫩的花唇间,一根粗长坚挺弯翘的肉棒,正以惊人的速度飞快进
出,棒身上盘绕的血管、棒端处浮凸的沟冠,每一次有力的刨刮,都会从里面带
出许多清粘的蜜液。两条修直美腿紧绷着不断颤抖,小腿向后斜斜翘起,一条还
裹着杏黄娟裤,穿着长筒马靴,另一条却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殿中灯火经过
多次反射,仍很明亮,照在裸露的左腿肌肤上,耀眼生辉,犹如冰雕雪砌。

  云知还看得眼馋,便空出左手来,不断抚摸她雪滑的大腿、修长的小腿、蜷
起的玉足,最后干脆右手也离开了她的腰臀,拿着她纤细的足踝,左手则插进她
粉嫩的趾缝,捏着嫩笋似的足尖,提缰执辔一般,尽情驰骋。

  萧棠枝修长曼妙、仿佛羊脂白玉的身子被撞得前摇后晃,只能凭着手臂和膝
盖勉强维持着平衡,嘴里呜呜叫着,胡乱摇着螓首,眉眼晕润如化,满脸皆是难
耐的春情。

  云知还见她一身英气被自己插得荡然无存,柔媚得像要滴出水来,心里又爱
又怜,「啪!」一下刺到最深处,顶压着她娇嫩的花心,俯身抱住她,在她耳边
轻唤了一声:「萧姑娘。」

  萧棠枝从迷迷糊糊中醒转,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表现实在太不堪,不禁大为吃
羞,勉强开口道:「怎么了?」清冽如泉的嗓音,柔媚得不成样子。

  云知还在她绯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你还没说你喜不喜欢我。」

  萧棠枝贝齿轻咬下唇,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云知还道:「当然重要了。」

  萧棠枝想了想,道:「我有点拿不准。」

  「这是什么意思?」云知还不满地狠顶了一下。

  萧棠枝不由扬脖呻吟了一声,缓了片刻,微微白了他一眼,说道:「第一次
见到你的时候,你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是那时候我应该还没有喜欢上你。」

  云知还伸手到她胸前,发泄似的乱揉着她两颗绵弹嫩乳,「这也太不公平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可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萧棠枝微微一笑,道:「那不得怪你没定力么?可不关我的事。」

  云知还叹了口气,道:「你既然不喜欢我,那为什么还要跟我发生关系?」

  「我只是说拿不准,也没说不喜欢你啊,」萧棠枝道,「你离开以后,我每
天没事干,有时候便想起你来了,想着要是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身边,跟我说说
话,聊聊天,似乎也很不错。」

  云知还道:「你这是寂寞了。」

  「嗯,的确是这样,但是想一个人想得多了,那个人在心里的分量自然也就
会变重。」

  云知还听她这么说,心里顿时高兴起来,掰过她秀脸,亲了一会儿嘴,道:
「不管如何,有萧姑娘这句话,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萧棠枝笑道:「你还真好哄,好像小孩子一样。」顿了一下,接道:「那我
接下来的话,你听了一定会更高兴的。」

  「那你还不快说?」

  「就是前几天,魔尊派人看住我,说要纳我为妃,我左思右想,怎么也找不
到脱身的办法,就又想起你来了,」萧棠枝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那时候我就
在想,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答应你,嫁给你算了。毕竟你这人虽然轻浮,滥
情,油嘴滑舌,但内心还是挺真诚的,如果嫁给你,你一定会待我很不错。」

  云知还又好气又好笑:「萧姑娘这话,可真听不出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自然是夸你了。」萧棠枝道,「接到魔尊命令的第二天,我找了个借口外
出,表面上是去射箭,实际上是想等你,看看你会不会突然出现,把我带走。」

  她叹了口气,接道:「我还年轻,这种充满少女情怀的想法,在那个时候,
不可避免地冒出头来。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不去试上一试,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我就去了,而你来了。」她的眼睛里闪着动人的光,「你说过我们是天
生的一对,在那一刻,我真的信了你的话。」

  云知还心中涌起一阵感动,把她抱得紧紧的,温柔地蹭磨着她的脸颊,说道:
「那你还说拿不准?你这分明就是喜欢上我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只是觉得跟你在一起很愉快,很安心,」萧棠枝
道,「我没有恋爱的经验,不知道应该怎么命名这种感情。」

  云知还按着她的心口,凑到她耳边,轻轻地喊了一声:「萧姐姐。」

  萧棠枝心中一颤,只觉得一股欢喜甜蜜到极点的暖流从心口涌往全身,不由
小嘴微张,像出神像发愣,久久没有动作。

  云知还感觉到她的心怦地跳了一下,跟着脸上浮起一抹娇艳绝伦的晕红,不
由欣喜若狂,一边叫着「萧姐姐,萧姐姐……」,一边疾抽狠刺,猛插着她的小
穴。

  「啊啊啊,啊啊啊!弟,弟弟,你、你慢一点……呜呜呜,太、太深了……

  呜呜呜,你、你要插死姐姐了……」

  萧棠枝似乎格外喜欢「姐姐」这个称呼,被云知还一边叫着「萧姐姐」,一
边猛插小穴,很快就浑身痉挛,到了泄身的边缘。

  云知还忽然感到殿外吹进了一股暖风,再看到底下也到了爆发边缘的魔尊和
叶染衣,心中一动,抱起萧棠枝,借着微风轻轻一跃,无声无息地到了他们头顶
上方。

  萧棠枝本已将要泄身,云知还动作一停,便不由从巅峰降落下来,她看到底
下失去水雾遮挡的两人,一个趴伏,一个跪立,正在忘我地激情交合,不禁大羞,
想到自己之前也是这个姿势,被云知还从后面猛插着身子,一时心都酥了,身体
软得好像面团,瘫在云知还怀中,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

  云知还伸臂勾起她的膝弯,把她整个人悬在半空,两条美腿大大分开,一抛
一落地猛插着她的玉穴。

  萧棠枝反手搂住他脖颈,身子腾云驾雾一般,上下起落,嘴里呜呜哀鸣,底
下花浆如漏,两条纤细匀称的小腿一甩一甩,无法着地,显得无助又可怜,裸着
的那只玉足雪白纤巧,脚趾紧紧蜷起,软得仿佛没有骨头,甩起来格外勾魂夺魄。

  极度的刺激让云知还几欲发狂,「啪啪啪……」狠干一阵,不到十息时间,
便在她紧窄如箍的小穴中进出了上百次,插得她哀叫不绝,身子乱挣乱扭,粉嫩
晶莹的穴口微微泛红。

  「呜呜呜……」萧棠枝已叫得没声了,娇躯寸寸酥软,仰靠在他的肩头,星
眼迷蒙,雪白的鼻翼一张一翕,娇弱无力的模样分外迷人。

  云知还感觉到她紧窄异常的玉穴收缩得更加厉害,像要把他的肉棒给掐断似
的,知道她的高潮就要来了,便加紧了攻势,对着那朵软嫩花心一顿疾突狠刺。

  「啊啊啊啊!」萧棠枝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亢声呻吟了几句,便全身颤抖着,
大丢起来。

  云知还察觉到她的粘暖花浆一下喷了出来,急忙一抽肉棒。玉穴失去肉棒的
阻塞,丰沛的浆水决堤而出,往底下的三人喷洒而去……

  萧棠枝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正在薛湛和另两人的头顶泄身,羞得玉脸通红,
偏偏身体不受控制,越是羞涩泄得越是厉害,花穴急剧痉挛着,喷出一股又一股
蜜液,空气中顿时充满了如兰似麝的浓烈气息。

  云知还抽出肉棒之后,在她庾软圆弹的雪臀间磨了几下,便一跳一跳地,对
着她的腿心乱射起来,只一会儿功夫,就把她的圆臀、粉菊和玉穴射得一片狼藉,
乳白色的精液粘在她的下体,慢慢地拉长滴落,画面看起来淫靡无比。

               (十三)

  这一次,萧棠枝花了更长的时间才从巅峰处降落下来。

  云知还把她放下,搂着她坐在半空中,左手五指梳玩着她纤长黑亮的阴绒,
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可惜,底下的魔尊大人是看不到刚才的美景了。」

  萧棠枝想起刚刚自己狼狈万分的模样,脸上不禁微微发烫,「怎么,你很想
我的身子被别人看了去?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怎么可能,」云知还有些哭笑不得,「我这是假遗憾,真得意好吧。」在
她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现在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萧棠枝道:「那你就错了。」

  「什么错了?」

  「我是我的,不是你的。」

  云知还眼珠一转,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干脆利落地倒在她怀里,搂着她腰
肢道:「那我是你的。」

  「啐,我要你干什么。」萧棠枝笑着推了推他的头。

  云知还拉起她的一只玉手,圈握住自己胯下的阳物,揉摸了几下,阳根重新
站立起来,「我能干的事情可多了,而且保证比别人干得都要好。」

  感觉到手中之物的火热坚挺,萧棠枝脸上微红,正想着怎么转移话题,忽听
底下传来一阵争执声,便竖指唇上,嘘声道:「听听他们在吵什么。」

  云知还垂目看去,只见叶染衣以手掩臀,正满面惶急地向薛湛求饶:「陛下
就饶了臣妾吧,这、这里真的不行……」

  「哦?为何她可以,你却不行?」薛湛指了指一旁的秦蕊仙。

  「这……」叶染衣显然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薛湛冷哼一声,道:「大战将起,你身为女子,却连一个屁眼子都不愿意献
出,难道是想叛国吗?」

  他这话说得让云知还十分费解,不明白每一句之间有什么关系,叶染衣却被
吓得全身一颤,玉脸苍白,忙俯首道:「臣妾不敢。」

  薛湛嘴角微翘,道:「以你的修为,在大战中起不了什么作用,不如放松下
来,好好服侍君主,等朕玩得高兴了,替你上战场多杀几个敌人,才不算北朝白
白养活你一场。」

  叶染衣迟疑再三,无话可说,只得乖乖挪开了手掌。

  薛湛微微一笑,在她臀上扇了一巴掌,道:「这才乖么。」掰臀,挺枪,在
一片呼痛声中大力操弄起来。

  云知还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中大为不忍,但是他知道自己此时救不了她
们,忍不了也只能强行忍下去了。

  萧棠枝感觉到手中的肉棒慢慢软了下去,知道他没了干那个的心思,便顺势
抽回了手,叹道:「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位新魔尊虽然不是老魔尊亲生的,
某些方面却跟老魔尊很像呢。」

  云知还道:「萧姑娘是指什么?」

  「他刚才说那番话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一种促狭的笑容,」萧棠枝道,
「这说明他并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只是觉得为难、操纵别人这件事很好玩。」

  云知还回忆了一下方才薛湛的表现,点了点头,道:「果如萧姑娘所说。」

  「这种人挺可怕的,自觉看透了世间一切,行事随心所欲,人情礼法拦不住
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云知还目光在吱嘎作响的象牙床上扫过,见床边摆着两张素锦手帕,上面血
梅宛然,鲜艳夺目,不由心中一动,道:「萧姑娘把他说得那么可怕,但是依我
看来,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罢了。」

  萧棠枝也看到了,摇了摇头,道:「无聊的男人。」

  薛湛可不知道头顶上有人正骂自己无聊,狠干猛耸了一刻多钟,痛痛快快地
射了出来,才放过了已泪痕满脸的叶染衣,摊在床上闭目歇息。

  过了好一会,云知还见他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不免心生焦躁之感:「他不会
就这么睡着了吧?」

  仿佛听到了他的怨言,薛湛缓缓睁开了眼睛,对两女柔声道:「你们过来。」

  两女柔顺地爬到他身侧,垂首听令。

  薛湛伸手抚摸着她们的头顶,轻声叹息着:「好好睡一觉吧。」也不见有何
异状,两女一声不吭地软倒在了床上。

  云知还见他掌中多了两颗豆子大小的光球,吃了一惊,道:「他这是干什么?」

  不等萧棠枝回答,薛湛已经用行动告诉了他:只见他随手把光球丢到手帕上,
与女子的落红混到一起,很快,水蓝色的光球就变成了血红色,仿佛活过来了一
般,忽扁忽圆,不断变化着形状。待光球完全平静下来,薛湛张嘴一吸,把它们
吞进了肚子里……

  云知还不由感到一阵恶寒:「这人好恶心!」

  萧棠枝道:「那两颗光球包含着那两个女子的全部修为,以及一些无法形容
的东西,也不知道他这是在练什么诡异功法。」

  云知还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两个女子,担心道:「她们不会是死了吧?」

  「没有,只是非常虚弱,大病一场恐怕是免不了了。」

  「这么说,他还手下留情了?」

  「我也不知道,也可能是不需要。」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薛湛已穿好衣服,步出大殿,消失不见了。

  云知还道:「我们要跟上去么?」

  萧棠枝想了想,道:「我们先去找叶师妹吧,汇合之后再做打算。」

  「不知叶姑娘现在在哪里?」

  「永巷。」

  两人招来清水洗净了身子,换上新衣,便悄悄往永巷而去。

  云知还好奇道:「叶姑娘怎么会在那里?」

  「你等下自己问她。」萧棠枝显然不愿意多谈。

  两人运气甚好,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一会儿功夫,便到了一条幽暗狭窄的
巷子里。巷子里有十间居室,皆屋漏墙圮,破败不堪,只有一修为低微的内监看
管。

  云知还和萧棠枝大大方方地依次找过去,很快便找着了叶流霜。她显然十分
无聊,正倚靠在窗前,看着远处的夜色灯光,怔怔出神。

  云知还有两个月没见过她了,觉得她似是清减了不少,神色间有些疲倦、寂
寥之意。于是他拉着萧棠枝,一下子跳到了她面前,笑着道:「叶姑娘,好久不
见,你这是在想我么?」

               (十四)

  叶流霜被吓了一跳,见是云知还,不由大感讶异:「你怎么来了?」又看了
看旁边的萧棠枝,脑海中掠过一个模糊模糊的影像,迟疑道:「这位是……?」

  云知还笑道:「她是你师姐,我们是来救你出去的。」

  叶流霜再看了萧棠枝一眼,脑海中的影像忽然变得清晰起来,惊讶道:「原
来你就是萧师姐,你怎么也来了?」

  「这说来就话长了,」萧棠枝拉着云知还从窗口翻进去,牵起叶流霜的手,
微笑道:「师父跟你说起过我?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

  「嗯,他跟我描述过你的长相,不过你比我想象中的可漂亮得多了,」叶流
霜想到师父,脸上露出难过之色,「他的腿一直没有好,这次下山,我本来想
找到龙骨星兰,带回去给他治伤的,没想到……唉。」

  云知还道:「这可真是对不住了。」

  「跟你没关系,你先发现的,又抢赢了,那自然就归你。」叶流霜微微叹
气,「这东西确实不好找,分开之后,我又回了妖族旧地,结果灵石补给都耗光
了,也没找着第二株。」

  萧棠枝道:「师妹别急,这事可以从长计议,我们还是先考虑考虑眼前的问
题吧。」

  「嗯,」叶流霜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云知还便把这几天的经历跟她略说了一遍,最后道:「叶姑娘怎么被关到这
里来了?」

  叶流霜难得地流露出一丝扭捏之色,咬了咬唇,道:「他们见我漂亮,就把
我抓进来了。」

  云知还笑道:「这我当然知道,我是想问,为什么你被打进冷宫里来了,照
理说,以叶姑娘的姿容,怎么也能捞个贵妃的位子坐坐才对啊。」

  叶流霜不由自主地看了萧棠枝一眼,犹豫片刻,才道:「因为那位魔尊大人
不喜欢被别的男人碰过的女人,觉得她们很脏。」

  「呃……」云知还一时无语,「他这是什么毛病?女人被男人碰过就变脏了,
他这不是歧视男人吗?」

  「我哪知道,」叶流霜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这样不是更好?

  他要没这毛病,有人头上就要多上一顶绿帽子了。」

  云知还不由摸了摸鼻子,嘿嘿笑了两声。

  萧棠枝适时插进来:「师妹,你来这里之后,有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叶流霜知道她想问与魔尊相关的消息,想了一想,道:「我自己没发现什么,
倒是听别的被抓进来的女子说过,有一次魔尊在行房的时候,突然吐了几口血,
把她吓了一跳。」

  云知还问道:「你平时还能出去?没人看住你吗?」

  「没有,反正我也出不去,他们没必要费那个劲。」

  萧棠枝沉吟少顷,「你觉得他这是受伤了,练功走火入魔,还是境界不稳定
导致的?」

  「现在信息太少,我还不能确定。」

  「怎么样才能确定呢?」云知还问。

  「如果让我藏在暗处,运起望气之术,把他好好观察一番,也许可以确认。」

  云知还道:「那简单,我们现在一起去瞧一瞧他不就行了?」

  萧棠枝道:「他修为那么高,主动去找他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暴露行踪,我
觉得我们可以先去另一个地方看看,如果没有什么发现,再去找他也不迟。」

  「去哪里?」

  「太极殿,老魔尊生前从没有想过身后之事,现在刚去世不久,皇陵肯定没
有修好,他的灵柩应该还停在那里。」

  「有道理,他和燕姬都死得那么突然,是该去探一探情况。」云知还对她们
两人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趁她们还没反应过来,迅速出手,一边
夹着一个,从窗口飞了出去。

  两人被他搂得紧紧的,脸颊几乎贴到了一起,不由羞恼起来,齐齐出手,在
他腰间用力拧了一下。

  云知还哎呦一声,仿佛被两只蜜缝蛰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的,赶忙放开了
她们。

  萧棠枝没好气道:「别动手动脚的。」

  叶流霜忍笑看着他,道:「怎么,你还想享齐人之福啊?那得我师姐同意了
才行。」

  「不敢,不敢。」云知还忙摆手求饶。

  萧棠枝哼了一声,伸出一只手,道:「抓着。」云知还抓住了。叶流霜也把
手伸过来,他也抓住了。

  于是,由萧棠枝带头,一行三人往太极殿飞去。

  宫墙巍峨,殿宇重重,三人虽有天机符护体,仍然颇为小心,飞的速度不快。

  但是与一般的刺客杀手不同,他们没有选各种阴暗角落潜行,而是专挑开阔
明亮的地方走,因为他们怕的只是突然撞上潜伏的暗桩,普通的宫女太监,却是
不需要担心的。

  花了一刻钟左右,三人来到一座构造宏伟的大殿之前。

  萧棠枝道:「这张符纸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动作要快一点。」

  三人走近殿门观察了一番,里面烛火摇曳,白幡晃动,冷冷清清的,并没有
人看守,便缓缓走了进去。

  云知还看着殿中摆放的格外巨大的金丝楠木棺柩,问道:「我们是要直接开
棺验尸吗?」

  萧棠枝道:「这里既然没人看守,那我们可以简单粗暴一点,你用羲和剑把
棺盖切掉一块,我们看完之后盖回去就行了。」

  云知还嗯了一声,取出羲和剑,嚓嚓切了横竖各一剑,然后小心提防着,把
一块磨盘大小的棺盖取了下来。

  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投了进去。

  然后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魔尊薛殷和一个极为美艳的女子并肩躺在一起,神情恬淡,仿佛只是睡着了
一般,栩栩如生。

  但是任何人一看到他们此时的样子,都会立即意识到,他们已经死了。

  这不仅是因为散落在他们四周的金银玉器,提醒着人们他们死者的身份,更
重要的是,他们给人的一种空洞感,仿佛一对蝉蜕,整个人的生命、意志、情感,
皆被瞬间抽空,只留下了两具完美的壳子。

  这种古怪的,似死又生的状态,看久了,会让人头皮发麻,脊背隐隐发凉,
好像有什么极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并且再也无法挽回。

  云知还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邪门,他练的究竟是什么功法?能把人变成
这个样子?」联想到薛湛在秦蕊仙两人头上的那一拍,云知还几乎立刻就认定了,
肯定是他干的好事。

  PS:以后恢复正常更新。特殊情况我会说明。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