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60章:阻杀

第一文学城 2021-04-1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霸道的温柔
字数:10448 作者:霸道的温柔   弦月当空!   高达扶着醉熏熏的林动走在苏州寂静大街之上,正准备赶回客栈。

字数:10448

作者:霸道的温柔

  弦月当空!

  高达扶着醉熏熏的林动走在苏州寂静大街之上,正准备赶回客栈。

  在凌府上,有凌天南的存在,林动有如老鼠遇着猫一般!平时那张贱嘴像是
被封上一般,全程下来只在喝闷酒,不敢多发一言。现在离开了凌府,醉意熏熏
的他就如同出笼之鸟,吱吱歪歪说过不停。

  高达微笑在旁边听了半天,林动大多之语都在说自己志向,日后如何出人头
地,如何衣锦还乡,要让这个看不起地自己未来岳父刮目相看;另一方面就是说
凌清竹跟他的感情有多好,分别了好几个月,她又漂亮不少了。

  林动说了半天,见高达不搭话,也只感无趣,打着酒嗝说道:「嗝……大师
兄,你一定帮帮我……我真的很喜欢清竹的,我一定重振林家……帮帮我……第
一次见到清竹……的时候……是六岁那年……父亲带我来定娃娃亲……我第一眼
就喜欢上……」

  高达看着林动醉得要跌倒,连忙伸手将其扶住,听着他对凌清竹的绵绵情意,
心里一阵酸酸的感觉:「林师弟,真对不起我也很喜欢清竹的。不过,你放心。
我不会让其他人抢走她的,我一定会将她从那两个丑八怪手里夺回来。」

  「唔……」林动突然捂嘴,脸色极其难看,一把手甩开高达冲进旁边的小巷
里去,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高达正想跟进去,就听闻里面传来阵阵干呕之声,
他轻轻一笑,望了一下还好四周没有人,要不然堂堂『青云门』掌门弟子在大街
呕吐成何体统!

  「嗯?!」高达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这股异样的感觉自他离开凌府后
便时有时无地出现,好像是一种敌意。可当他深究时,却什么发现也没有,起初
还以为是错觉,现在他确确切切到是敌意!

  高达猛地一回头,在前方十丈外的一幢三层楼的房子上,正迎风站立着一道
绝世人影。那人灰衣麻布与黑暗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凌利眼神一扫,那目光仿佛
如有形的杀意透人心神,高达竟禁不住退后一步,心中大震:「隔着这么远,杀
气还如此之强,这是何方高手?」

  灰衣人身影晃动,竟有缩地成寸之效。高达甚至连他的动作都看不清,对方
已经来到其身前一丈之外。高达心脏狂跳,眼前此人的武功实在太强,凭着感觉
他几乎断定即使是其师萧真人,恐怕也要在年轻全盛之时,才能与之比肩。

  灰衣人冷冷地说道:「你就是高达?」

  高达此时方看清来人相貌,大约四十来岁,刚毅不凡,剑目眉星,留着四道
小胡子,实乃江湖上难得一见的帅气大叔。高达一时间想不起自己在何时得罪过
此人,点点头:「正是!」

  灰衣人语气中难抑兴奋:「很好!就让我见识下『青云门』绝世名招『剑二
十一』吧!」

  对方的杀意有如利刃般,高达只觉得自己四面八方皆是剑,稍举妄动就会招
至无情杀招,此战避无可避,淡淡问道:「请问前辈尊姓大名!」

  「待你死在我剑下时,我会告诉你的……」

  快,实在太快了。纵然高达一直全神留意着对方,但是对方的一剑仍是快得
让他有些招架不及。空中只见一道淡淡红光抹过,有如一道赤红色火焰般。

  『当』高达横剑架挡,赤热的气浪扑面而来,虎口剧震,整个人不由自主跌
飞出去,不单止如此,连同他三丈之内的事物都皆一分二。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来人的实力再次超出了高达的估计,可他却不是弱者,
吞气吐纳,足尖凌空一踏,转以『仙风云体术』借力转向,一点寒芒直指来人眉
心而去,速度之快较之对方不遑多让。

  「有点像样,但还不够!」灰衣人微微一笑,脚下踏步竟是天山派的绝顶轻
『萍踪侠影』,反手一剑直撩高达腹腔而去。

  『丝』两人错身而过,高达右手按住右肋受伤的地方,刚才要不是自己闪得
快,仅仅只是划破皮肉。不然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但他却不在意,因为对方也
挂彩。果然,灰衣人微微发出『咦』一声,回转过来,对方左侧漂逸长发少了一
截。

  「这剑有古怪!」高达只觉得伤口传来阵阵烧伤之痛,再看到灰衣人手中的
长剑乃先秦时期古剑之状,剑身通红,远远望去就像上面覆盖着一层火焰般。

  「不差!」灰衣人举剑遥指着高达由声称赞:「你可算得上当今武林年轻一
辈中最强之一,也算配得上她。」

  高达奇道:「嗯?前辈此话何意?」

  灰衣人自顾自说:「但,过早夭折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哼!」高达冷哼一声:「前辈,似乎认定能胜过晚辈似的。」

  「我在你这个年纪不如你,你在这个年纪不如我!」灰衣人冷冷说道:「我
在二十岁时,并不曾习武,乃是一位官宦少爷,权力,财富,美女我全部都拥有,
那时我认为什么都不缺。」

  「直到一日,我外出游玩时,遇到打劫的江湖大盗,他们不但劫财,还要夺
命。就在我快被一剑刺死的一刹那,我恍然感到,我所拥有一切如财富,权力,
女人,可能会这一刻化为乌有,而夺走我一切的正是武功。」

  「就在千钧一发间,幸好有人拔刀相助。正因为这次经历我深深体会到,只
要有剑,只要我会武功,我就能掌握自己的生命,保全我所有拥有一切,于是我
便拜救我的人为师!」

  「嗯?他的杀意变淡了!」高达忽然觉得到对方杀意变淡了,而且好像在说
自己身世,好奇之心之下便静静细听。

  「我的师父是江湖上一名很有名的大侠,他的武功非常之高。在江湖上有不
少仇家,很多人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要他死,但大部分都死在他手上。直到他收
我为徒之后,方被打破……!」

  高达心里一震,脱口而出:「弑师?!」

  灰衣人仍是古井不波:「也可以这么说,他是第一个死在我剑上的人,不过
非我所杀,他是接受不了失败,愤而撞在我剑上自杀的。」

  高达说道:「他输给你?难道青出于蓝,胜于蓝不能让他感到骄傲吗?」

  「如果是我苦练十数载,将他的毕生本领学去,他当然会感到骄傲!但他却
是败我这个学剑不过十日,他用心教导的时间都没有,仅仅只是我在旁边观看,
便将他毕生所学尽到,再以自创之剑法胜之!」

  「这个……」高达惊得说不出话来,如果这个人非言所虚,那他当真是旷世
奇才啊。只是这样一位奇才,他实在想不出江湖有谁啊?

  「自此之后,我一直沉迷于剑道,创出不少武功,将其门派发扬光大。他收
徒如此,死得其所。但是我并不感到满足,随着我武功的精进,我对外界的事物
的情感也越来越淡,即使是新婚娇妻也冷落了。」

  「直到我找它!」灰衣人将手中古剑放在到眼前,眼神中露出一种近乎痴狂
之色:「只有这样的剑,才配上我,才让我发挥出全部实力。但此剑已有几百年
不曾饮血开锋,所以作为第一个让它见血的人,也必须是人中龙凤。」

  高达心中一凛:「前辈,你已入魔道!」

  「出招吧!你若想保着性命就尽情出招,我可不会因她对你手下留情!」灰
衣人横剑一挥,杀意再生,较之先前更强更猛。狂风大作,四周细小杂物卷上空
中,有如像有生命般,如蝗射向高达。

  「好强!」一粒细小的沙石,撞在高达手腕上,登时被划出一道口子,殷红
鲜红溢出。他知道对方的剑气已经布满此地,在无形中将自己锁定住自已,对方
一旦出招,便有无穷无尽之势。

  「前辈,得罪了!」为其自保,高达唯一抢先出招,『圣灵剑法』中『剑十
三』的判杀之招,直夺对方眉心而去;赫然人剑合一,化为一把擎天巨剑怒劈华
山。这一剑不但急、快,且功力亦在途中不断加强,功力前后叠加,威能更添百
倍有余。

  「好招!」『剑十三』之快,纵如眼前这位不知名强者也只来得轻吐两字,
剑尖已然杀到眉心之前。灰衣人面对如此凛洌剑势,始终没有半点退避的意思,
在这千钧一发间,仅仅突然将脸一偏,『寒渊』便擦着头皮刺过。

  「怎么可能?不好!」高达脸上露出极度震惊之色,也顾不得改剑横削,如
是飞身抽退出数丈之外。再看『寒渊』剑身,这一把名动江湖的神兵利剑,竟然
拆短了一大截,断了,真的断了!

  高达看着手中断剑,内心中百感交集,此乃亡父一生所追求的神兵,更是他
唯一留自己的东西。现在竟然断了,是被对方用头发拗断的,除了惊叹对内功修
为已达天人之境外,还有就是哀痛。

  「老匹夫,你惹怒了我。」高达淡淡地骂了一句,却无伤无痛,冷淡地平静。
剑一抖,手中断剑已刺出万千光点,密密麻麻,不可明状,将对方浓厚的剑意活
生生破开一个口子,一股至哀至悲的情绪取而夺之。

  灰衣人睛中露过欣赏之色,大是赞扬:「『圣灵剑法』里第九式『病树前头-
哀莫心死』!传闻乃青云先祖伤其父亡故所创之剑法,果然有其门道。但仍然…
…不够……不够……」

  『不够』两字犹在耳,高达却是觉得失去对方身影,对方消失了。不,对方
仍在眼前,只是他感觉不到对方,因为在他的观感中被一股『愁』意完全充斥着,
也在此时,灰衣人出招了。

  「小子,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不传之秘』。」古剑一挥,愁意更盛百倍,
灰衣人一剑刺出百剑之多,剑路杂乱无章,似是坐困愁城,偏偏却是将高达连绵
剑路一一破去,反客为主。

  悲痛与愁困两种异由同功的剑招硬拼,登时纠缠不清,难分你我,兵刃交击
之声密集如雨。对手功力胜过高达一筹,偏偏他此刻的心境正值人生快意,『愁』
之一字,难得尽意,纵然剑路优势已显,却是难尽其功。

  高达被震退十余步,剑招被破,却是败象不显。「『圣灵剑法』传承千载,
经历代改进,果然有门道。」灰衣人挺身追上高达,当胸一剑刺来。

  高达此刻心境极其平静,不慌不忙举剑一架,跨步迈进,拉进两人之间的距
离,转而以近身肉搏。剑路一改先前的『圣灵剑法』,使出在开封城时从未婚妻
张墨桐处学来,短剑之法。

  「这小子好机灵啊!」灰衣人连闪开高达数记短刺,却是失机已失,被连绵
攻势迫得连连后退:「我的古剑,宽、长、大走得的是大开大合的剑路,这小子
的神兵被我拗成一半,反而走起近身战,使得我剑意难施!」

  高达一招得手,深知此人武功之高,实乃自己难以项背,若然给其发挥出剑
意来,此战必败。为必生机,为了一报断剑之恨,他绝不能停。虽说一寸长一寸
强,一寸短一寸剑,但此刻『寒渊』已断,让他的速度更快,有了险中求胜之机。

  「这是蜀中唐门的『浮光掠影』短剑之招,以快剑暗袭享誉江湖,却想不到
被小子配上青云门的『仙风云体术』,再容入『圣灵剑法』的剑意,剑势变得婉
转低回,飘渺难测,真有点头痛了,呵呵……」

  初会唐门与青云门两在门派融合之招,灰衣人一时也有点手足无措。虽然如
此,他反而觉得喜悦,这不正是他要找对手?只闻他沉声怒吼:「小子,玩够了。」

  剑刃相交,高达只觉得对方古剑之上突生出一股巨大吸力,心知对方想以办
取胜,急忙收剑。然而他却惊觉,对方古剑如同粘住『寒渊』一般,无论他剑到
何方,古剑始终紧贴着『寒渊』不放,最后反被对方带动,双双脱手飞出。

  「小子,逼得我使出『不传之秘』第二式,你剑上修为不差,那我们再试试
掌上功夫。」灰衣人一掌照着高达面门劈来,竟然是『天山派』的『须弥神掌』。

  「怎么可能?」高达震惊不已,语言犹在耳,对方重掌已经杀到跟前。无奈
之下,只得沉步一立,毅然重掌挡下这一记『天山派』绝学,跟对方拼掌劲,斗
内力,内功修为上见真章。

  「砰」一声巨响,掌劲四扫,遇物即毁。『青云门』乃以剑法闻名江湖,若
世人便以为其拳脚功夫不行,哪就真的大错特错。在千年建派至今,青云先祖们
经历大大小小战役不计其数,早知自身拳脚不足,便有不少先人集百家之长,创
出一套名闻天下的拳脚武学『道经』。

  「嗯?他的掌力似虚似实,竟有化有为无之效。」两掌相接,并没有出现想
像中力强者胜的现况,灰衣人只觉得自己掌力,有如泥牛入海转眼消失无影无踪,
心里一凛:「这是『道经』?!」

  果然,灰衣人有所惊觉之时,高达亦同时变掌,掌腕扭转,一式道经中的招
式『天下之弱莫于水』,铁掌有如游鱼一般荡开,已避过与灰衣人正面交拼,身
随掌走,右掌斜出,万分巧妙压着灰衣人的掌侧。

  这一压使得灰衣人的『须弥神掌』所有后续变化得到不施展,反连消带,借
着灰衣人欲震开之力,重掌直其面门而去。正是『道经』中招式『大拙若巧』,
高达虽不曾修练过『道经』内功心法,但粘着百草真人长大的,自然在其学到几
式拳脚功夫,正是百草真人担心高达在与人交手中吃了拳脚上之亏。

  灰衣人脖然大怒:「臭小子,真以为这点技两伤得到我吗?」快手奔若矫龙,
在高达掌缘离自己面门一寸不足时,紧扣住高达的脉门,正是『天山派』绝学
『天山折梅手』!

  「老匹夫,你与『天山派』到底有何关系!」高达脉门被扣,全身功力受制,
却已猜到此人与『天山派』有关系,只是他实在想不出『天山派』里何时有这样
一位惊世练武奇才,还是弑师之徒。

  「嗯!等你死在我剑下之时,自然会告诉你!」灰衣人却是冷冷一笑,又是
一记『须弥神掌』击向高达面门。

  「休想!」高达岂是这么轻易能杀之辈,一式『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反转其掌截下对方自己的一击。

  『咔』一声轻脆的骨拆之声,灰衣人自己拍拆其手,在其惊讶声中不得不抽
身倒退,眼神之中露赞许之色:「小子不差,再来。」一手骨拆,他已经无法再
跟高达进行肉搏,唯有将抛离古剑隔空取回,同时也将断了一大截的『寒渊』抛
还给高达。

  古剑在手,灰衣人气势再增:「小子,你能让我动用『不传之秘』第三式,
在年轻一辈中你是第一人!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若然此招你不死,就留你一
命!」

  「哼!」高达冷哼一声,提剑一式『剑十八』攻上去。眼前灰衣人武功虽高,
但也不是任意玩弄自己的人,再者弄断『寒渊』就想这样拍拍屁股走人,没门!

  「啊!太慢了!」灰衣人哈哈一笑,随手一剑刺出:「『一式留神』!」

  就在这一瞬间,高达忽然惊觉,眼前所有事物,包括自己全部静止了。天地
之间,唯一还能动的就是灰衣人,他正慢吞吞地一剑刺过来,慢到连蜗牛一般。
放在平时,这样一剑绝对刺不中自己,偏偏此刻自己却是动不了。

  动不了,动不了!这是怎么回事,是诡术?是幻觉?或许是……高达想不出
所然来,但是他的『心眼』却告诉他,这一剑会要了他的命,偏偏他就是动不了。

  「我不能死在这里……」就在古剑刺入胸膛入肉的瞬间,高达脑海中掠过生
平所有记忆,他爱的人,爱他的人,还有师父殷殷期望,还有百草真人爱恋与纠
结的眼神,还有自己未出世的孩儿。

  「给我滚!」高达爆出一怒吼,生死关头,爆发前所未有之潜能,体内『淫
元』激发无穷精力,功力增数倍,身体奇迹一般往旁边一移,避开了致命要害,
古剑却在其胸部掠过,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也在这一瞬间,两人错身而过,四周景象恢复动态,高达此时才发现四周时
间只过了一息左右,按住血如泉的伤口,他全身再也无力支持,跪坐在地上回想
刚刚一剑,忽然有了感悟:「不是时间停止,而他的动作太快了,快得让我的身
体完全跟不上,所以有了一切停止的错觉!」

  「你果真没让我失望,能在我神速一剑之下逃生。」灰衣人气息有些急速混
乱,能使出这样神速的一剑,对他消耗也不少:「今天就不杀你了!」说罢,飞
身消失在夜空之中。

  此时,林动刚好从小巷出来,刚刚他吐完的时候因酒醉小睡了一会,因而错
过一场惊天动地大战。只看到高达一身血迹斑斑跪在地上,惊得他的酒醉也没了:
「大师兄,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受伤了,流了这么多血……」

  看着冲到自己跟前,急得手忙脚乱的师弟,高达轻轻一笑:「没事,致命要
害我避开了……死不了……」

  ………………………………

  夜色下,苏州城外的燕子坞。

  慕容世家,其祖上乃鲜卑人士。五代十国乱世纷争,大燕曾一统天下,慕容
这个姓氏天下敬仰,虽然乱世当中大燕国已灭,但是慕容世家却一代代的传了下
去,不凡的来历以及玄奥的武功吸引了相当一部分武林人士拜在慕容门下。

  慕容世家弟子传承悠久,风度翩翩行为潇洒,行走江湖总能引起阵阵热议。
当代最出名便是慕容明,武林三大公子之首,长得玉树林风,貌若潘安,还与
『离恨阁』的首席弟漂渺有段旷世之恋,可谓当下武林万千少女的男神。

  但是慕容世家真让人江湖人士佩服的还是当代家主慕容墨,他十七岁行走江
湖,以一人单山西七十二寇,二十时岁东瀛武林世家柳生家中高手柳生剑影前来
中原证剑,挑战天下高手,他三十招将便其击败;二十三岁更是闯过少林十八铜
人阵与武当的北斗七星阵,三十岁时已济身天下前五的位置。

  虽说时已过迁,此时的慕容墨已经五十多岁,无论精力与体力都已下降,其
武学已难达全盛。但他的声望与人脉却是江湖上少有人能项背,江湖曾有传闻,
慕容墨只要登高一呼,几乎可以召集出一支江湖义军,造反勤王皆是不在话下。

  有这样的一位大神坐阵的慕容世家,今晚偏偏就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拍苍蝇。
黑夜中有两道人影凌空飞跃,掠过慕容世家的明哨与暗哨如入无人之境,直往慕
容世家后山慕容家禁地而去。

  慕容世家禁地,乃慕容世家绝密之地,平时皆由慕容家十三位忠心不二的家
族子弟护持,这十三人个个武功一流绝顶,在江湖上皆能成为一方霸主。但他们
此刻甘愿在慕容家中默默无闻守护,被称为『十三太保』!

  但今天直属慕容墨的「十三太保」,人人脸露惊惧之色,身上多处负伤,看
得出来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合十三太保之力,也要败下阵来的敌人,不是别
人,赫然正是『潜欲』四大使中,最强的死使:萧潜!

  萧潜!他这样一个邪魔外道,因何会出现白道四大世家之首?难道他是来刺
杀慕容墨?

  不过慕容墨对此并不奇怪,在看到十三太保与闯入者的实力差距之后,前者
就做了一个明确的决定:「住手,让他进来见我吧。」

  主子有令,十三太保只有乖乖依旨让路,萧潜两人也不为难他们,负手旁若
无人的直驱密室之中。密室中央一张古旧龙座之上,慕容墨正以手支额,面无表
情的迎接这意外之客的来到。

  「老友二十余年不见,你还是那个老顽固,这张破龙椅坐得真的有这么舒服?」
萧潜一上来就一副老相识之姿,难道自道中四大世家之首的慕容墨竟与有他交情。

  慕容墨冷哼一声:「想不到你这厮还未死?看来当年那一剑还未让你见识到
谁才是强者。」

  萧潜晒道:「真是狗咬吕洞宾啊,当年可是我助你练成了『道心种魔大法』,
没想到事成之后,你反手给我一剑,真是伤我的心啊!」

  慕容墨脸色变得极度之难看,脸上青筋暴起:「你这是自寻死路!」

  萧潜笑道:「若在二十年前你『道心种魔大法』初成之时,此话还没几分杀
伤力。可惜你在功成那刻,急于杀我,留下了永不可愈合的伤患,二十年下来相
信这伤痛一直折磨你,你还能剩多少?」

  「有我在,动手起来,你绝难逃出生天!」

  悦耳好听的成熟男音从慕容墨身后的廉幕内传来,跟着廉子被掀开,走出一
个身穿灰色麻衣之男人,一双有如鹰目中射出不可测的锋芒,和饱经风霜的历练,
正是先前在苏州大街阻杀高达的灰衣人。

  灰衣人一现身,他那两道不受时空限制的目光,就落在萧潜背后的一个人身
上,这个人一直也跟在萧潜三步之处,只是萧潜的霸气太盛,遮盖了这个人刻意
收藏的锋锐,但随着灰衣人的现身,此人的真正身份,也随着呼之欲出。

  那人终于抬起头来,让场中人见到他的真面目,年约三十来岁,气宇轩昂,
天生一副贵气。

  「果然是你,我的好兄弟!」灰衣人冷笑道:「真正的逍遥岛主,朱宁!不,
该叫你『宁王』朱宸濠才对。」

  此话一出,慕容墨心神一震,虽然他知道当代宁王自幼习武,在武林上搞了
不小动作,但他实在想不到此人居然跟灰衣人有关。甚至还跟一直企图谋反的
『潜欲』搭上关系,而且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宁王笑道:「好久不见了,霍兄。本王所增你的『离火古剑』,用得还合手
么?」

  灰衣人冷哼一声:「遥记当年初遇你之时,还以你只是一个富家官宦子弟!」

  宁王说道:「是啊!本王还十分怀念那时日,与霍兄把酒言欢,纵论武功。
本王能今日一身武学,还多赖霍兄的指导,你于本王而言,亦师亦友!」

  「是吗?」灰衣人淡淡地说道,他对宁王所说之话全然不信,因为当初他可
因此吃过大亏的。他那杀人般的眼神,自现身以来,就没有离开过宁王的身上!

  同样,宁王的目光,也是一瞬不眨的,注视在灰衣人身上,两个人的视线,
就像锁死了一样,黏住不放!

  反观慕容墨与萧潜这一边,虽然自始至终,萧潜足以令人血液冻结的冰冷目
光,就没有离开过龙椅之上的慕容墨。但后者就像是一泓深不可测的潭水,半开
半阉的双目,不透露出一点感情的波动,若让不知情的外人见到,还会误以为慕
容墨是睡着了。

  萧潜嘴角逸出一个微不可察的微笑:「好!果然没让本使失望。就是要如此,
才值得本使对你恨足了二十年!」

  「嗯哼!」慕容墨忽然一声清咳,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潜欲』
死使,竟然跟朝庭的『宁王』勾搭一起,这似乎有些不对路啊?」

  萧潜淡淡道:「本使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合作而来,再说咱们之间那点恩怨
也是放下了。」

  「合作?」慕容墨冷笑道:「老夫没有听错吧?你辱我在先,害我在后,如
今却来说要和老夫合作,你凭什么认为老夫会接受呢?」

  萧潜的语气,甚至比慕容墨更冷:「就凭你和我是同一类的人,不要玩花样
了,慕容墨!什么夫妻情深,在绝对的利益之前只是粪土不如的东西,你我都清
楚这只不过是用来试探人心的借口而已!听完我们的提议,如果你还是没有兴趣,
届时要战要和,悉听尊便。」

  「嗯!」慕容墨沉吟不语,但瞳孔中,却有一丝被挑起兴趣的目光。

  宁王此时也说道:「慕容老先生,萧前辈说得在理,女人不过是件衣服而已。
成大事之人,何必计较这个小节。」

  慕容墨将目光转向这位藩王,说道:「不知殿下此行何意?」

  宁王眼神透露出炙热之色:「自是为成就大业而来!」

  慕容墨呵呵一笑:「殿下之大业,与草民有关系?」

  宁王一脉素有谋反之心,人皆尽知。慕容世家这样的武林大势力,尤其是慕
容墨名望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自然是宁王一脉长期拉拢的对象,只是慕容家深
知朝庭得位极正,与神州百姓而言有救国之恩,在此等太平盛世之下造反是不可
能成功的,因而多以回避之姿。

  宁王笑道:「看到慕容老先生仍坐先祖所留之龙椅,便知老先生雄心未衰!」

  「既知老夫雄心,殿下岂能容老夫?」

  宁王信心满满地道:「因为老先生此刻的雄心不在此?」

  慕容墨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宁王:「哦?!」

  「长生!」

  「你!……」

  ………………………………………………

  当高达醒过来时,已是第二日的中午了。在他床边守满了女人,水月真人,
路雪,公孙月她们的脸上都挂着淡淡地泪行,一看到高达醒来,个个都如释重负。

  路雪抽泣道:「太好了,大师兄你终于醒了,昨晚你回来的时候全身是血,
可把我们吓死了。」

  有这样几位大美女关心着自己,高达直觉得心里暖暖的,不光为了自己,就
是为了她们,自己也得活下来。看到路雪哭着鼻子,轻声安慰:「傻丫头,你大
师兄这段时鸿福齐天,不会有事的,大师兄还等你的答复呢!」

  路雪知道高达所指的是,她在未婚夫与他之间的选择,不由脸上一红:「大
师兄,你别说了……」

  高达忽然发现林动与路雨不在,路雨不在还情有可愿,毕竟她对自己不满,
但林动不在,就让高达有些不满了:「林师弟呢?」

  路雪说道:「林师兄跟姐姐去找女神医洛丹了,早上凌家派人出来传信,说
已经有了女神医的消息,所以他们出去寻找,希望能带回来给你治伤。」

  「哦,太好了!我要亲自去请她!」高达高兴之极,连身上的伤都不在乎,
他们此行不正是为了女神医而来呢?

  公孙月连忙按住高达:「高郎,别乱动,你伤口很大,若乱动的话就会裂开
的。」

  水月真人瞪了公孙月一眼,开口说道:「好了!高达失血过多,需要真气调
息。你们出去一下,我需要给高达运功疗伤,你们得需为我护法。」

  「是!」路雪不敢违背,虽然她有很多话要跟高达说,但还是依言出去。

  「好的!」公孙月暖味地笑了一下,水月真人与高达之间关系,她已经猜得
七七八八了。

  两女出去后,水月真人将高达扶起来,两掌按着后背要穴缓缓地输入真气。
自从上次在山洞中水月真人强夺一次高达的功力之后,便发现两人的功力有互补
的功效,虽不知之同修之术的存在,但不妨他们自个摸索。

  高达乃先天纯阳之体,水月真人乃先天纯阴之体。当水月真人助高达功行三
十六周天后,两股真气在高达体内水乳交融之态,失血过多的他脸上恢复不少血
色,两人皆在此次中受益少浅。

  高达感激地说道:「谢谢,音姐,我现在好很多了。」

  『啪』!谁料迎接高达的却是一记耳光,高达一脸不解地望着水月真人。水
月真人双眼一红,紧紧将抱其抱入怀里,抽泣道:「你这个浑蛋东西,你知道我
有多担心你,好好的人出去一趟变成个血人回来,我的心都碎了……」

  「是我的不好,让音姐挂心了。」高达方明白,这是水月真人关心自己的方
式,心里暖洋洋,双手回抱着,此时不需要言语相哄,只有用动作来表达,表达
自己对其深深爱意。

  良久,水月真人哭够了,恨恨地问道:「到底是谁伤了你,我一定要为了你
报仇。」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人武功之高当世罕见,与天山派有渊缘……」高达
详细将昨晚遇到灰衣人经过与交手说出来。

  「学武十日便青出于蓝胜于蓝,弑师成功。天山派何时有这样的高手?」水
月真人也一时间想不出天山派有这样一号人物来,再者高达是朱竹清的未婚夫,
算得上『天山派』的女婿,而且以『青云门』的势力,它们绝无伤害高达的可能。

  高达说道:「我也为这个犯愁,要说『天山派』有这样奇才的人是有,就是
『天山派』的前掌门霍天都前辈。虽说我不曾见过霍前辈,但霍前辈在江湖德高
望重,他的师父张凤府前辈可是病逝的。」

  水月真人脸色一变:「不对,霍天都拜入『天山派』十三天之后,前前任掌
门张凤府就病逝了……」

  高达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这是怎么回事?」

  水月真人说道:「霍天都出身官宦之家,他在二十岁时拜入『天山派』前任
掌门张凤府门下,十三天之后张凤府病逝。霍天都以一人之力挫败了『天山派』
十多位长老高手夺下掌门之位,当时在江湖上成为一段佳话。」

  「那时的『天山派』在江湖上的地位并不高,在霍天都执掌掌门之后,在
『天山派』原有武功的基础上推阵出新,自创出十多套名震天下武功,他本人还
在武林屡屡挑战天下高手,从无败绩!自此『天山派』就从一个二流门派,一举
成为江湖上一流大派。」

  高达还有些不甘心,不相信:「音姐,你见过霍掌门?」

  水月真人摇摇头:「没有!霍天都为人比较孤僻,在江湖极少走动,甚至连
本派事务都不怎么上心,一直都他的师弟在主持,他其实就是一个名义上的掌门!」

  两人沉默了,久久不说话,直到路雪的声音在房外响起:「师父,大师兄!
林师兄已经将女神医请来了!」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