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89章 吻与吻的不同

第一文学城 2021-05-0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657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字数:6657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比较,是男人本能会忍不住去做的一件事。

  和许婷那次的主动献吻相比,叶春樱更加生涩,也更加拘谨,从动作中就能
感觉出,还努力掩饰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恐惧。

  可尽管如此,韩玉梁依然比那次满足得多。

  唇瓣贴合在一起的刹那,他的身躯就热到发烫,血液奔流,气息急促,心脉
涌动着狂猛的欲望。

  但当叶春樱笨拙地用舌尖贴在他唇线上滑动的时候,高涨的欲望之上,因渴
求而生的贪婪,却渐渐消逝不见。

  一种并非占有了什么的陌生满足感,让他体验到了新奇的愉悦。

  那让他克制住了所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那么轻轻拥着她,微微偏头,方便不
太熟练的她寻找最合适的角度。

  “可、可以了吗?”叶春樱稍微往后拉开一些,垂眸望着他说。

  不知道吻了多久,听水声,好像岛泽莲快要洗完澡了。

  但韩玉梁觉得并不太够,如果条件合适,他愿意这么陪她吻到明天早晨。

  而且,什么其他的也不做。

  “如果我说不可以,你还愿意继续吗?”他舔了舔唇,意犹未尽地开口,嗓
音变得低沉浑厚了几分,渗透出欲望的味道。

  叶春樱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既然是报酬……总要韩大哥
你满意才好。”

  说着,她重新凑近,抬起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

  她的手掌比从前少了几分柔软,指节根部多了几块微微发硬的皮层,大概是
紧张过度,掌心渗出些细汗,微凉,滑津津的。

  她的唇也一样柔软而湿润,象是沾了露珠的初绽花瓣,让他情不自禁想起了
她的名字——春日叶间初萌的樱花。

  韩玉梁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尝过百余朱唇后,竟还能在这种撩拨手段中找到新的趣味。

  而且,还颇乐不思蜀。

  奇妙的是,比起这种愉悦,叶春樱能在和他接吻的过程中表现得越发自然这
件事,竟然更让他欣喜快活。

  可惜,就在他已经忍不住想搂紧她一口气吻到天荒地老的时候,浴室那边传
来了岛泽莲的开门声。

  这边,叶春樱的门也随之关上。

  不过看得出,她也有些依依不舍,刚一退开,就满面绯红地低下头,抬起手
指轻轻蹭了一下唇瓣,很小心地藏住了那一丝羞涩浅笑。

  “以后还有机会么?我真有点后悔只要了一个吻。”他伸出手,轻轻揉了一
下她小巧的耳垂,眼里的欲望懒得再多掩饰,他想让她知道,自己正在渴望作为
女人的她。

  “一定会有的。”她轻声说道,语气坚定,没有害羞,也没有犹疑,“韩大
哥,我相信你。”

  她的用词很有趣。

  她说的不是“我相信”,而是“我相信你”。

  换言之,将来会如何,对她来说,已经是全部取决于他的事情。

  韩玉梁露出了微笑。

  他熟读这个世界的各种恋爱经验,甚至捏着鼻子飞快扫完了《怎样征服美丽
少女》和《迷男方法》两本风格迥异的当代教材。

  他吸收了许多讨好女孩子的方式,但真没哪一个教过他,玩命做和目标无关
的好事来提升好感。

  幸好此前没有真穿越过来一个大侠被叶春樱收留,否则,他大概只能强行采
花才有机会得到她了。

  而那是他越了解叶春樱就越不愿意动用的手段。

  “那,晚安。”他望着她,柔声道。

  “晚安,韩大哥。”叶春樱脸上绯红稍退,轻声说罢,转身离开,和裹着浴
巾头发都没顾上吹太干的岛泽莲走了个擦肩。

  交错而过的那一刻,她的眼神,闪过一丝略复杂的羡慕。

  岛泽莲没看到。

  一进屋里,她的视线就全部集中到了韩玉梁那健硕而充满雄性诱惑的身躯上。

  东瀛女孩对待性的态度似乎天然就很坦率,羞涩和大胆在她身上有着微妙的
融合统一。

  韩玉梁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想,她能把这种自然而然的坦率分给林梓萌三分之
一,他就有希望在林大小姐移民前体验一把双飞的美妙滋味。

  这会儿,他对另一件事更期待一些,拉住岛泽莲的手,抱她坐在自己腿上后,
便柔声道:“莲,愿意吻我吗?”

  “当然。”她点点头,马上起身跪坐下去,就伸手去扯他短裤的腰绳。

  “等等,不是不是,等等。”韩玉梁哭笑不得,急忙拉起她,矫正这次沟通
失误,“我是说,接吻。”

  “啊……”岛泽莲瞬间胀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地说,“梁酱,你这种时候还
问这个干什么啊,我又不是那种背着男友做援助交际、只肯sex不肯kiss
的怪女孩。”

  “那,来吻我,就把我当成你的男友那样,让我体验一下。”

  她稍微撅了撅嘴,“人家是你女朋友的呀……”嘟囔着抱怨了一句,她还是
马上扑进韩玉梁怀里,微微抬头,闭上眼睛,软软红红的嘴唇微微翘起,不动了。

  “莲,我是说,你来吻我。”

  “啊……可、可我是喜欢让男友很霸道吻过来那一派的呢。”

  “快点。”

  “哦。”她点点头,伸长胳膊勾住他脖子,仰头从下面凑过来,吻住了他。

  那是个充满情欲味道的吻,岛泽莲清纯的相貌在这种湿漉漉的吻中碰撞出迷
人的反差,让韩玉梁知道,其实比起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更有味道的,是天使面孔
魔鬼淫荡。

  哪个男人能抵挡住这种让纯情少女在自己怀抱中扭动呻吟渐渐放浪形骸的诱
惑呢。

  他抵挡不住,也没兴趣抵挡。

  但他明确意识到,这和刚才的吻不一样。

  不考虑叶春樱和岛泽莲之间表现的差异,光是韩玉梁的个人感受,就截然不
同。

  性欲更旺盛,激情更澎湃,但和叶春樱吻过来的时候相比,似乎少了点什么
涌动自灵魂深处的东西。

  那东西之前许婷吻他的时候仿佛出现过,却远不如这次捕捉到的清晰,浓烈。

  他隐约明白,自己渐渐变得心慈手软,变得乐于行侠仗义,都是因为那东西。

  他笑了笑,低头用嘴巴解开岛泽莲的浴巾,吻向她酥白透红的双峰,解放了
早就在周身流窜的情欲。

  为了将来能好好体验一下带着那东西与女子交欢的滋味,他必须得更珍惜叶
春樱才行。

  那么,这些多余的纯粹欲望,就还是交给比较“能干”的女孩子来好好接收
一下吧。

  岛泽莲从晚上九点多开始接收,凌晨一点左右,才算是接收完毕。她小小的
身躯的确有着惊人的包容力,当热情高涨的时候,就算韩玉梁完全放开自我,让
怒涨的肉棒彻底进入最愉悦却又最巨大的状态,她依然能呻吟着享受,被挤出体
内的淫汁在光滑无毛的耻丘上恣意奔流。

  他本来都做好让她的后庭小花分担一些责任的准备,但到最后,他也就往小
菊穴里来了一次——还是因为他自己的兴趣,而不是岛泽莲不堪承受。

  愉快的一夜之后,就是个不那么愉快的早晨。

  叶春樱临去训练前,过来给韩玉梁检查了一下伤口,结果,几乎三分之二的
绷带和纱布都重新进行了包扎,有几处结痂甚至不得不再次清创消毒。

  岛泽莲的确很努力地想要让韩玉梁不动,但她在女上位的活动时间仅有短短
的二十分钟,就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软绵绵宣告投降,和蜜汁一起摊在了床上。

  “韩大哥,算我求你好吗?”叶春樱带着几分无奈,望着他说,“三天,你
身体恢复得很快,就三天,这三天……不要和岛泽同房,行吗?”

  这次还算尽兴,韩玉梁对着叶春樱那关切的神情,也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好,这三天……就让莲跟你一起睡吧。”

  “你的定力对她不好用吗?”她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问,“今天林梓萌应
该就回来了。”

  “不好用。”韩玉梁点点头,“大概,也有不想用的原因。我只愿意为了你
忍耐,其他人最好还是别给我机会。”

  觉得脸上又有点发烧,叶春樱点了一下头,“好吧,林梓萌要是回来,我们
三个横过来躺,一张床也能睡下,你好好休息吧,我去上课了。”

  “沈幽那边的课你还要训练多久?”

  她收起药箱,微微一笑,“没有固定时间,我转成按月缴费了,就算将来没
什么可学,至少还可以去练枪练车。沈幽说,那些不怕练得多。”

  “很辛苦吧,一走一天,我看你手上都有硬皮了。”略显心疼,他柔声道,
“春樱,你还是放心交给我吧。”

  “我已经很放心交给你了啊。”她浅笑着说,“但我就算做不到成为你的后
盾,至少,也要成为你一个可靠的后援吧?”

  还不如成为后宫……这句话韩玉梁没说出来,只在心里转了转,就柔声道:
“路上小心。”

  “嗯,晚上见。”

  约莫日上三竿的时候,岛泽莲打着呵欠起了床,睡眼惺忪忙活着收拾起来。

  韩玉梁到叶春樱的诊所住下之前,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偶尔住客店,
也有小二跑堂负责收拾打理,他是想不出,就这么四四方方一个石头屋,到底有
什么好每天打扫收拾的。

  但岛泽莲很习惯这种起居日常,地板砖拖布过一遍后,就拿着柔软的抹布趴
在地上仔仔细细擦拭起来。

  那屈膝拱臀,低眉顺眼的俏模样,登时就让韩玉梁想到了“XX家政妇”系
列的东瀛好电影。

  左右家里没人,他寻摸一圈,搓搓手,跑去卫生间洗了洗屌,笑着从背后悄
悄包抄过去。

  可他还没如愿一个恶虎扑食把岛泽莲摁在地板上先这样再那样,就听到门铃
响了。

  扫兴。

  他皱皱眉,过去问:“谁啊。”

  “我啊,还能有谁,我不是说了最晚今天回来吗?”外面传来林梓萌没好气
的回话。

  这丫头,嘴里跟叼着枪一样,一张口就走火。

  还是叼老二的时候看起来可爱一些。

  打开门,韩玉梁马上就是一怔,没想到,眼前的林梓萌竟然好像变了个人似
的。

  一头火红的长发虽然还是没染回成黑色,但烫了渐变尾卷,斜斜搭在一边肩
头,细长的脖子上戴了一根短款珍珠项链,和项链同型的珍珠耳环在鬓角垂落的
发丝间若隐若现。酒红色的礼服短裙下,裸露着健美修长的曲线,紧凑的小腿下,
一双细高跟凉鞋将她身姿托得格外挺拔。

  这样的打扮,加上面孔一看就是专业人士打理过的裸妆,的确让林梓萌的美
貌程度直线上升。

  但是,透着一股奇妙的违和感。

  韩玉梁毫不怀疑,这身东西如果是套在汪媚筠身上,那散发出的风情恐怕能
让男人硬到头部缺血。

  而林梓萌这样打扮,虽说也多了不少性感的味道,但看上去就是有股小孩子
在玩家家酒的错觉。

  林梓萌走进门内,单手卡腰,微微抬高下巴,带着一股努力做出的不屑口吻,
说:“怎么样,好看吗?”

  就好像潜台词是“你觉得好看不好看并不重要但我既然穿来了那么就姑且一
问吧”。

  “很漂亮。”韩玉梁诚心诚意赞美了一句,转身进屋让开了房门,“但进门
还是换拖鞋吧,莲刚给地板打了蜡,小心扭到脚。”

  “嘶……她可真勤快。”林梓萌眉头皱了皱,反手关上了大门。

  韩玉梁往里走去,还没走到卧室门口,就听到后面传来哎哟一声。

  他扭头一看,林梓萌扶着鞋架边的墙,抬着一只脚正在那儿揉自己跟腱上方
不远处,看上去像是擦破了一点油皮。

  “怎么回事?”他转身又迎过去,侧头看着,“这是怎么伤着的?”

  林梓萌一脸窘迫,“我……一不小心而已,不用你管。”说着换上拖鞋,一
溜烟跑进了屋里,一副要挖个地缝钻进去的样子。

  韩玉梁一头雾水,这时刚才在旁边洗抹布的岛泽莲站起来,小声解释了一下
:“萌酱刚才脱鞋,她平常可能穿软底凉拖穿习惯了,用这只脚的脚后跟蹭另一
只脚的鞋后面,可那个高跟鞋鞋跟又细又硬,她看着你发着呆一蹬,就自己给自
己踩破了。”

  好吧,这还真是充满了林大小姐风格的小失误。

  不一会儿,韩玉梁就听到林梓萌在屋里喊:“岛泽,我想吃北城区德福记的
醉仙鹅,我给你钱,你去打车帮我买一只回来好不好?”

  难得林梓萌说话这么客气,岛泽莲都有点不习惯,一溜小跑就进去连声说好。

  林梓萌拿出好几张百元大钞塞给她,报菜名一样又说了一串。

  “萌酱,你……你要吃这么多啊?”

  “我都要移民了,不赶紧记住点家乡的味道怎么行。岛泽,帮帮忙嘛,打车
钱我也给够你了啊。你记不住不要紧,我这就发信息列给你。”

  “喔,好吧。”

  韩玉梁在电脑前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这间出租屋的网速堪称老牛拉破车,
他有的是闲心没处可用。

  不太意外的,等岛泽莲匆匆收拾一番穿戴整齐带着钱包啪嗒啪嗒跑出门去后,
都没等超过一分钟,林梓萌就进来找他了。

  脚后跟那里匆匆包了张创可贴,踩着洗澡用的大塑料拖鞋,和身上的精致装
束完全不搭。

  “怎么,有事?”韩玉梁随便瞥了一眼,明知故问。

  “有。”

  “说。”

  “我移民的时间提前了。”

  “哦?”韩玉梁略显惊讶,“何时?”

  “三天后。”她绷着脸,眼底尽是不情愿,“我爸说要和黑星社干一场大的,
不想有后顾之忧,机票给我买好了,那边也打点好了。”

  “那,我的任务可以提前结束了,是吧?”

  “嗯。委托费不会少你的。”林梓萌把手放在他面前的桌面上,“毕竟,你
工作做得很好,挺……不错的。”

  “那个和春樱谈就好。你知道我对钱没多大兴趣。”韩玉梁把椅子往后拉开
一些,跷起腿笑眯眯地打量着她裙摆下露出的那一段大腿,紧致光滑,青春逼人,
连毛孔都渗透出一股弹性。

  “我知道,你就喜欢玩女人。”林梓萌撇了撇嘴,“除了这个,我看别的你
就没什么上心的。”

  “仅限漂亮可爱的女人。当然,除此之外,我还比较上心我的工作。”

  话题似乎无以延续。

  尴尬的沉默保持了几十秒后,再次由林梓萌打破,“喂,我还有三天就走了,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一路顺风,到了新地方好好生活,好好学习,努力变得成熟点。”韩玉梁
随口敷衍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江湖别过,后会有期。”

  “我还没走呢!后会有期个鬼啊。”

  “到时候我多半不会去送你,提前说了就是。”

  林梓萌抿紧了嘴,瞪着他,瞪了一会儿,突然说:“你夺走岛泽处女那天晚
上我也在。”

  “哦?”韩玉梁懒得装出太惊讶的样子,挑眉道,“你在?做什么?”

  “因为给你下药这个主意就是我出的!”林梓萌大声喊了出来,“我要给你
下药,然后迷奸你,我是因为不会,才叫岛泽给我帮忙的。”

  韩玉梁点下关机,在椅子上转了九十度,正对着她,“所以那天晚上给了我
处女的其实是你,不是岛泽?”

  “不,是岛泽,也是我,不对……也不是我……”林梓萌组织不起有效的发
言,急躁地抓了抓头发,“你……你那天晚上发神经,把我……把我……”

  “把你怎样了?”

  “把我屁眼给干了!”恼火到了极限,她用可能被隔壁邻居听到的音量叫了
出来,之后窘得满脸通红好像要渗出血来,气得连拍了好几下大腿,才盯着自己
脚尖说,“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你不能当没发生过,你……你得有个说法。”

  韩玉梁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迷奸了我,还要我给你个说法?嗯……那我能
不能问一下,你想要怎么样的说法?是要我找林强登门求亲么?”

  “不是。”

  让他很有点意外,林梓萌竟然用力摇了摇头,“我现在不想那样了。没意思,
你又不喜欢我。”

  “其实还好,起码你长得挺漂亮。”

  “反正,我没准备给你的地方,被你强上了,你得有个交代,就算是赔礼道
歉。”

  “你先说说看,要我怎么样?”

  她快速深呼吸了几下,大声说:“我要你直到岛泽回来之前,都不许说话,
一个字也不行,而且,我让你做什么,只要你没意见,就得照做。”

  “这是什么意思?”韩玉梁皱了皱眉,“要我对你言听计从?这可恕难从命。”

  “我不是说了,前提是你没意见吗!你有意见的话可以不做。但不许说话,
岛泽回来,一切结束之前,一个字也不许说,别的声音随便你,就是不能说话。”

  “还挺有趣,好吧,那从说完这句话开始,到莲回来之前,我就是个哑巴了。”

  林梓萌点点头,“对,就这样。你现在开始就不许再说话了。”

  “嗯。”他也点点头,用鼻音回答。

  林梓萌松了口气的样子,关上屋门,坐到床边,抬头说:“我喜欢你。比我
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个男生都喜欢。你不用做表情,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反正不
是我那种喜欢。我要走了,一去至少两年,说不定之后都不回来了,你不喜欢就
不喜欢吧。我从小到大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偶尔吃个瘪,也算老天有眼。”

  韩玉梁不能说话,也不让做表情,只好微笑。

  “不过我这人吧,越不给的,就越想要。贱骨头也好,属驴的也好,反正就
是这么个德性。”她站起来,走到桌边端起韩玉梁的杯子猛喝了一气水,然后指
了指自己沾着水珠口红依然鲜亮的嘴巴,“吻我,这个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韩玉梁没有意见。

  他抬起手,托住她的后脑,把她缓缓按向自己,像是她主动一样,轻柔地吻
在一起。

  又是一种味道的吻。

  林梓萌努力装出熟练老辣的样子,努力想要主导一切,努力证明自己已经是
个成熟的女人。

  然而,缺什么才喜欢强调什么,这种强装背后的笨拙,成为了一种有趣的诱
惑。

  韩玉梁想,也许以后他该学着这个时代人品酒的样子,研究一下品吻的技术。

  耐心品了林梓萌几分钟,她用力一挺,站了起来。

  韩玉梁没有说话,摊开手,静静等着她下一个指示。

  他能预感到那是什么。

  林梓萌,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她反手扯下背后的拉链,拨开肩带,光滑柔顺的礼服短裙立刻顺着她同样光
滑的肌肤坠落下去,袒露出仅剩下一套性感内衣的青春娇躯。

  和上次装作被迷得时候见到的那套同款,但不同色,这次是粉的,偏桃红一
些的粉,让蕾丝花边中耻丘上残余的毛茬分外显眼。

  “不许说话。”她又强调了一遍,然后,一字字说,“现在,来和我做爱。”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