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浪人与姬】1(相遇)

第一文学城 2021-05-14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trsmk2
作者:trsmk2 2020/03/24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8,316 字   这文是这样来的,当初想写个武侠类的文,但最近武侠看的很少了,正好就

作者:trsmk2
2020/03/24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8,316 字


  这文是这样来的,当初想写个武侠类的文,但最近武侠看的很少了,正好就
在steam 上买了个太吾绘卷玩然后太吾绘卷还不是完成品,但玩法太像太阁了,
就玩了太阁,于是有了这么一篇短文。

  原本设定是比较清淡类的纯爱(我自已也不信),但这样写太麻烦,对我本
人又没有太多的兴奋点,于是继续把主角改成这种浪子。不过女主角不太会被轮,
顶多被摸摸这样吧,但其它女角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其实这章应该是恶大名的续章,不过和前三章有点割裂,就分开了。

  白日飞翔,青翠的田野之上,七个黑影正在追逐着两个俏丽的人影。七个黑
影乃是外鬼里的忍者,所谓外鬼里,是服侍于大名松永长恶的忍者军团,在如同
他们所服侍的大名一样,外鬼众忍者哪怕是在忍者这样一个生存于阴影中的集团
来说,也是极恶非道的存在。他们精通暗杀的同时,还擅长掳掠和人口贩卖,外
鬼忍者在长恶的指示之下,曾经不止一次用下毒或是放火毁灭过多个村庄,是名
符其实的邪道之忍。

  而被追赶的则是两个美艳的女子,其一头戴竹笠,身着青服,眼神却如剑一
般的女性剑豪。另一名则是戴着有纱巾的帷帽,身着白色和衣的高贵女子,女子
虽有公主之姿,但也腰配长刃,颇有武士之风。两个女子虽然竭力奔跑,但渐渐
的被七名脚力更快的忍者追上。

  「姬殿下,这样下去马上会被追上的,准备好迎战吧。」奔跑之中,剑豪对
着高贵的少女低声说道,而后者只是冷静的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同时放慢脚
步,使得身后的忍者可以更快的追上。

  「嘿嘿,姬殿下终于累了吗,能在外鬼众的追击之下逃这么远也辛苦你了,
姬殿下。」追行者一共七人,一名上忍,两名中忍和四名下忍,其中下忍追的最
快,已经赶到两个人的身后,正当最前方的忍者离姬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突然
间那个下忍发现那个有着白色纱巾的帷笠飞向自已,让忍者措不及防,一时间眼
前只有白色的帷纱。

  「可不要小看了武家之女!」只听到少女的厉喝之下,眼前的姬已经拔出手
中的武士刀,一刀砍在下忍的腰上,当场将忍者砍倒在地上。

  同时,跑在另一边的剑豪也潇洒地进行了一个急转身,抽出手中的长刀,双
手高举,然后对着另一个忍者直接劈下,惨叫声之下,那个忍者当场毙命。

  「区区忍者,怎么可能是剑豪的对手。」女剑豪斩杀一人之后,趁着气势冲
向另一个忍者。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只要剑豪能一对一的接近对手,普通的忍
者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女剑豪径直拦腰斩杀了另一名下忍之后,面对是站在前方
的中忍,不过对方是一个中忍,他警觉地向后跳跃,躲开了女剑豪的攻击范围。

  「现在是二对四,或许还有机会。」女剑豪紧盯着眼前的忍者,虽然斩杀三
人,但只是区区下忍,对方还有一名上忍,两名中忍和一名下忍存在。上忍手中
挥舞的锁镰,一种忍者使用的忍具,类似于锁链的末端加上镰刀,在上忍的挥舞
之下,宛如大蛇一般伸缩自如。

  更麻烦的是,上忍攻击的对象是姬殿下,受了伤的姬殿下是不可能应付的了
这名上忍的。作为高手的女剑豪立刻就明白了这一点,她唯一的机会,就是迅速
斩杀眼前的中忍,赶到姬殿下的身边去。

  「嘿嘿,姬殿下看来已经负伤了,是被枣的苦无所伤吗?那个女忍还是有点
用处的嘛。」强大的上忍舞动着锁镰攻向少女的同时,另一侧的中忍也利用手上
的苦无进行牵制,虽然第一次少女躲过锁镰的扫击,然后用武士刀的刀柄和刀刃
两次弹开了中忍的苦无,但因为肩部伤情的原因,终于被上忍的锁镰卷住身体。

  「姬殿下。」剑豪想要上前,却被眼前的中忍和下忍用苦无牵制住,但她不
得不冲上去用刀驱赶两名忍者时,身后已经响起了公主姬的惨叫声。

  姬殿下作为武家之女,虽然对武艺颇有心得,但在肩部和腿部都受了伤,同
时长时间奔跑的疲惫之下,渐渐地开始力不从心。尽管她很努力地对抗眼前高大
强壮的男人,但当身边的中忍用苦无让她分心的时候,那大蛇般的锁镰突然间卷
住了她的身体。

  「终于得手了,让我看一看,果然是天下五美姬之一的枫殿下,仅仅只是看
着就让男人垂涎欲滴啊。」上忍拉扯着锁镰,将枫姬抱在怀中,感受着这个有着
天下五美姬之一的南条枫的美丽容颜。所谓的天下五美姬是指下樱地区内最有名
最美的五位美女,南条家的姬殿下,枫就是其中之一,而整个南条家也是对抗拥
有下樱地区五国之大大名的恶大名——松永长恶最大势力,这也是侍奉松永家的
外鬼众忍者追杀南条家公主的最大原因。除此之外,松永长恶素来喜欢高贵之女
子,恶贯满盈的松永长恶喜欢收集天下之美女,下樱五美姬其中的杏姬和雪姬已
落入其手,另外信姬目前位于北边的帝国的雄鹿大公国内作为客姬,于是枫姬也
理所当然成为了松永长恶最想下手的目标。

  「住手,不要碰我!」虽然枫姬努力想要挣扎,但柔嫩的身躯仍然被巨熊般
强壮的上忍所提了起来,那个上忍将枫姬的和衣拉扯下来,露出了光滑白嫩的双
肩,仅仅只是这白玉般的裸肩和不屈的俏脸,就足以让男人动容。

  「哈哈哈,真是好闻的香气,枫殿下果然名不虚传,香玉美人,实在是让人
忍不住啊。」强大的上忍将美姬的俏脸拉到自已的脸前,伸出舌头就舔了上去,
而枫姬双手被锁镰绑住,无法动弹,只能徒劳地扭动身体,但这样的魅态反而让
男人更加兴奋。

  「住手,放开姬殿下。」一旁的女剑豪想要上前,但却被两名忍者拦住,不
敢轻举妄动。

  「声势倒是很历害,不过如果你敢上前的话,枫殿下可就香消玉陨了喔。」
上忍一边用舌头舔着南条枫的俏脸,一边伸出手伸进衣服,开始玩弄美姬的玉乳。
无力反抗的枫在屈辱之下只能坚闭双眼,但就是这种凛然不屈的样子反而更让人
怜爱。

  「不要管我,杀了他,绝不能让我落在松永家.......这样的话,父亲大人.
......啊!!!」枫姬突然发出一声娇喊,原来那个上忍玩弄她的乳房还不够,
竟然将她的和衣下摆也掀开,露出了枫姬高贵的下体,同时残忍地将锁镰的刃部
插入了枫姬的阴道。虽然他有意控制了力道让镰忍没有割破枫姬的下体,但哪怕
仅仅只是一种威吓,就足以让美姬全身发抖,女剑豪也不敢贸然上前。

  「畜生,放开姬殿下。」女剑豪历声大喝。

  「这可不行,剑豪阁下,你的利剑可是可怕的东西啊,要不然你先把剑放下
吧。」上忍一边威胁女剑豪,一边腾出一根手指,一下子插入了枫殿柔软的肛门,
后庭被突然侵入的不适感让枫殿娇躯一颤。

  「哦,小心点啊枫殿下,如果你动的太历害,我的锁镰可是会割到你的哦。
如果不想被我的锁镰割到的话,就乖乖地不要动。」这简直是最混账的威胁,让
枫殿既害怕又羞耻,在男人的玩弄之下绷紧身体,不敢动一动。

  「仔细看下来,剑豪姐姐也是个美人啊,把剑放下来之后,把你的衣服也脱
下来吧。」上忍看着一旁的女剑豪,这个女剑豪正值妙龄,虽然只是浪人打扮的
素衣,但仍然可以看到其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非常不错的容貌,让外鬼众的忍
者也心生歹念。

  「这们这些外鬼!!」女剑豪咬着银牙,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剑。

  「不要听他们的,真弓姐!!」枫姬急忙挣扎着示意女剑豪不要听他们,但
当上忍将手中的锁镰微微一动之后,枫姬就不敢挣扎了。看到此情此景的女剑豪
不得不慢慢地,一点一点褪下了身上的和衣,露出了雪白光滑的裸体。虽然不是
武家之女,但白木真弓是白木流剑道大师白木宗严的独生女,也是道场的剑术师
范代,相对宽裕的生活环境也让真弓长的有如武家之女那样秀丽,在外鬼众忍者
的眼里,这名女剑豪的裸玉有着有别于枫姬的另一种风味。

  「真是没想到,白木流那个老头的女儿竟然长得这样淫荡的身材啊。」一旁
的另一名中忍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慢慢地逼近女剑豪。而已经和赤裸无异的白木
真弓也只能恨恨地看着慢慢逼近的中忍。正在两个女人陷入绝境的时候,一个身
影出现在上方的高坡之上。

  「光天白日之下,区区忍者为何如此放肆?」一名青年浪人站在高坡之上,
和真弓一样头戴斗笠,身着素服,身为浪人却腰佩利刃,宛然一幅浪人武者的形
象。

  「嘛,是我傻了,如果是松永家的外鬼众的话,当然会如此了。」浪人青年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慢慢向上忍逼近。

  「枣,快点拦住他!!」白木宗严是南条家的剑术指南,所以白木真弓会顾
忌南条枫的安危,但如果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的浪人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正说
间,那名有着枣红色忍服的中忍就拦身出现挡在浪人面前,她迅速的扔出两枚苦
无,却被浪人只是轻轻地上下移动刀刃就弹开了,其间浪人整个前进的步奏却几
乎没有停下过。

  「这个男人,是个能手。」枣虽然是女忍者,但至少也是一名中忍,她扔出
的苦无拥有极高的命中率,但就是这样却被男人轻易地打飞了出去,这让女忍者
忍不住流下冷汗。同时浪人转变了持刀的架势,然后开始助跑,枣几乎是在同时
高身跃起,然后一连掷出三枚苦无,分三个点攻击浪人的身体。

  「果然,哪怕是你剑术高超也不可能同时挡下这三枚苦无的攻击。」正当枣
看着其中一枚苦无击打在男人的手臂之下时,却没有想到浪人无视手臂的创伤,
径直冲向她就挥出一剑,女忍者堪堪避开了这一击,但整个人还处在空中没有来
的及调整体势的时候,浪人就已经快速接近,对着女忍者的腹部重重地一击,将
枣直接踢飞了出去。

  「该死,那个没用的女忍。」浪人的动作不带任何迟疑,踢飞了女忍之后就
径直冲向上忍。

  「喂,姬殿下在我手里,继续冲过来的话她就没命了。」上忍急忙将枫姬朝
向浪人,但浪人却仍然没有停顿,同时嘴我还露出一丝不屑。

  「哦,那样的话,松永长恶那个家伙可会要了你的命喔,黑蛇丸。」浪人轻
轻地低语让名为黑蛇丸的上忍吃了一惊。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你难道说是......少......」正当上忍吃惊
的时候,浪人已经挥剑砍了过来,黑蛇丸擅长的锁镰还绑在枫姬身上,让他不得
不用锁链的另一段进行防御,但同时,身后女剑豪看准了时机,不顾身上不着片
缕的样子提刀直接切了过来,前后被夹机的上忍只得放开绑住的枫姬。

  「这次是我们失败了,枣,都是你没用,没有能拦住那个浪人。」黑蛇丸收
回锁镰。

  「真是对不起,黑蛇丸大人。」被踢飞出去的枣捂住肚子站了出来,然后四
名忍者转身消失在树林之中。

  .......................

  附近的废弃茅屋之中,受伤的枫姬正坐在地上独自一个人处理伤口,她用清
水擦洗了受伤的部位之后,从衣服内侧撕下布料进行包扎,枫姬的整个动作迅速
而冷静,让人想象不到这是一位高贵的公主。

  虽然眼神之中有所敬佩,但浪人的眼睛不由得放在美人露出的那白玉般的香
肩之上,透过锁骨以下,可以隐约看到那埋在衣服之下的深沟。因为茅屋很小的
关系,枫姬也只能就地进行包扎,但香枫美人的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一种她本人
察觉不到的妩媚,而这种媚态和枫姬那凛然不屈,自立更生的武家之女气质糅合
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让人钦佩又爱怜的姬武者形象。

  不过虽然美人在眼前,但整个茅屋的气氛却显的太过于冷淡了。枫姬只是一
个人清理着伤口,女剑豪则是倚在木墙边上,警惕地看着虽然救过她们,但来历
不明的浪人。

  「喂,怎么说你们对救命恩人也太冷淡了吧。」浪人虽然穿着非常朴素和简
陋,而且头发只是随意地扎了起来,脸上还有一点没弄干净的胡子,不过除以之
外,应该算是一个长的还算不错的男人。他的眼神就好像一匹孤狼一样不羁又放
荡,但就是这样的男人,眼神仍然被美丽的枫姬所吸引,这让他自已也有点苦笑。

  「我们很感谢你的拔刀相助,无名的浪人,在这一点上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女剑豪叹了口气,眼神中变的温柔起来,但随后又转换成警惕的神情,「但是,
这位殿下是你无法触及的人物,也请你自慎。」

  当女剑豪的语气逐渐变得如利剑一般时,就连浪人自已也摇头苦笑,周游下
樱各地锻炼武艺的浪人自认为见识过不少女人,其中不乏美艳的妇人和武者,也
进过不少花柳街,阅女无数。但没有想到竟然就这么轻易被眼前的女人夺去了注
意力。南条家的枫姬,的确就如传闻中的一样是一个绝世美人。

  「剑豪殿下见笑了,遇到天下五美姬之一的枫殿下,恐怕天下没有男人会不
动容吧。」浪人大笑着说出了对方的身份,这让女剑豪不禁用手指推开了佩刀。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也是,看来之前那个忍者的话被你听到了。」稍稍吃
了一惊的枫姬重新整理好衣服,从容地站起来,走到浪人面前。就像个大家闺秀
一样向浪人行礼感谢。

  「刚才我们被外鬼众围攻的时候,承蒙阁下拔刀相助,枫在这里感激不尽。
本应以厚礼相待,但如今我们逃亡在外,无礼可赐。」枫姬微微地行了一下礼,
然后从怀中取出贴身的守护符,「这是我的御守,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入作为赐
礼。」

  虽然礼数周全,但枫姬的语气十分冰冷,这让浪人不禁哼了一声,但又情不
自禁地收下了对方的御守。

  「包扎好了就赶快离开吧,外鬼众很快就会重新找到这里的。」浪人别过头,
故意不去看眼前的枫姬。

  「那自不用说,我们也很清楚这一点。」枫姬点了点头,正准备和女剑豪两
个人离开时,她走到门前,回过头突然问道,「请问浪人阁下的大名,是否是松
永家的.......」

  这句话就好像惊雷一样,女剑豪真弓和浪人两个人几乎同时拔出佩刀,进入
临战姿态。

  「枫殿下,你是说这个人,是松永家的.......」真弓有些不敢相信,南条
家一直是松永长秀南下扩张的最大敌人,而作为天下五美姬之一的枫姬更是松永
长秀一心想要抓获的对象。之前的外鬼众就是明显受松永家的委托,那么为什么,
松永家的儿子会救她们呢。

  「果然是枫殿下,真是有一双他人所有没有的彗眼。」浪人不禁失笑,「的
确,我是松永长秀的儿子,松永黑元......」

  「人斩的黑元,竟然是你。」松永黑元是一个在下樱国为很多人所知的名字,
他是大大名松永长秀的次子,但同时也是一名浪人。据说松永黑元非恶非善,既
做过除暴安良之事,也做过恶行非道之事,作为一名浪人剑客,这个男人只忠于
他自已的本能,可以说是凭借本性而为的男人。

  「那么,黑元殿下救我们是为了什么?」枫姬的语气之中没有一丝慌乱,反
而带有些许的威压感。

  「可不要搞错了,要抓你们的是我的父亲,但我并没有这个想法。」浪人似
乎被和他对视的枫殿所吸引,他径直走上前,抬起了枫姬的下巴。

  「住手,放开枫殿!」真弓在一旁厉喝。

  「我只是看到你忍不住有点心动,枫殿下,可不想看到你被外鬼众那些人糟
蹋。」黑元松开了枫姬的脸,然后挥了挥手,「走吧,难得是和枫殿下相遇的日
子,可不想被玷污了这份美兴,我们早晚会有再相遇的那一天的。」

  枫姬的脸上又羞又怒,但对方又的确救了她,一番复杂的挣扎之后,枫姬还
是欠身行礼,最后带着真弓一起离开,消失在浪人的视线之中。而浪人看了看心
中的御守,自嘲一般地将其收入怀中。

  .....................

  外鬼里的首领屋里,失败的女忍者枣正跪在中间,面对外鬼众的首领,周围
则是一些来参加的同里忍者。他们的首领鬼太夫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但犹如
壮年一样有着常人之外的威严,以及和外鬼众恶名相匹配的恶人之气,是一个恶
名在外的首领。

  「这么说,是因为松永长秀的儿子,你才失败的?」鬼太夫看着眼前的女忍
者,用冷酷的声音询问。

  「是的,属下技不如人。」女忍者垂下了头,愿意接受惩罚。

  「如果是那个松永黑元的话,或许这也是必然的结果。然而,枣,失败毕竟
是失败,你可知道外鬼众对失败的忍者的处罚?」

  「属于......知道。」女忍者低下了头,修长的身体微微发颤。外鬼众作为
恶名的忍者里自有其原因,除了擅长暗杀,偷盗,刺探等忍者常见的行为之外。
人口贩卖也是其主要的行动。外鬼众虽然不是最强大的忍者里,但可能是人数最
多的忍者里,除了贩卖人口之外,他们还会将童男童女带回忍者里进行从小开始
的训练,让他们成为合格的忍者。而那些失去双亲的孩子除了成为忍者没有其它
生存的办法,最终都会被迫或自愿成为外鬼里的忍者。其中就有不少女忍者,而
外鬼里的女忍者往往都被进行了色诱术的训练,成为了才色兼备的女忍,但同时
在这个忍者地址都相对低下的时代,一介女忍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很多失败的
女忍往往成为了整个忍者里的玩物和发泄工具,失去了双亲的女孩被迫训练成为
女忍,在黑暗中生活,为了主命不惜自已的生命和肉体,最终等待她们的不是失
败后的处死,就是成为他人的玩物,这就是外鬼众女忍的命运。

  「知道就好,念你是一名中忍,这次就小小惩戒一下。枣,就这样趴在地上,
把裤子脱下来,然后屁股翘起来,面对所有人。」首领无慈悲的命令下,女忍者
只能垂下头,颤抖地照着首领的命令在众目的视线之下脱下裤子,然后赤裸在趴
在地板上,女忍者羞耻地分开双腿,将女性的阴道展现在所有人的视奸之中。

  「喂喂,真是走运,竟然可以看到枣姐被惩罚啊,那可是枣啊。」有着一头
枣红色头发的女忍者在外鬼众里非常有名,不仅是少有的能成为中忍的女忍者,
而且还是整个里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同时也是少有的,几乎不曾使用色诱术,只
是靠忍者技能提升到中忍的女忍者。性格认真有些刻板,所以也时常被其它同僚
所嫉妒。

  「枣,请首领惩罚。」女忍者屈辱地闭上美目,对于失败者,外鬼里的惩罚
绝不轻松,女忍者更是如此,这一点枣早就有准备。但竟然让她在公开场合暴露
下体,女忍者并不明白首领为什么要如此惩罚她。

  「既然你技不如人,就去想别的办法来完成主命,当这次惩罚完了之后,我
会再给你一次机会。」首领鬼太夫一边说,一边飞出一根细针,径直打在女忍者
的蜜穴褶皱之中,敏感的肉壁被飞针刺入,让女忍者仰起头,发出一呻吟声。

  「首领,这是为何......」本来以为只是当众鞭打屁股这样的屈辱刑法,但
没有想到首领却是用的是淫针之术,接下来一共六针,分别打在女忍者的蜜穴花
瓣之上,大腿上和小腿处,每一针都刺入女忍者的敏感点,虽然几乎不见血,但
激痛仍然让女忍者忍不住颤抖的同时,又有一种难以克制的淫欲涌了上来。

  「让南条家的枫姬逃走,对松永家来说可是一件难以容忍的失败,仅仅只是
针刑已经是宽大处理了,枣。作为忍者,这种失败本来是要让你们自害的。」首
领残酷地说出了忍者世界的铁律。

  「可是,这,这.......」更让枣惊谎的是首领将一整盒的淫针分放给了其
它忍者,不仅有上忍和同级别的中忍,更有地位低于她的下忍,几乎每一个人都
会分到了淫针,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漂亮的女忍者光着屁股跪在地上。

  「这就是失败者的惩罚,感谢首领的仁慈吧。」嫉妒枣的中忍开始一个一个
将手中的淫针投向枣的屁股,他们的投掷手针的手法属于中等,目标都是女忍者
那敞开的蜜穴,但往往都打在那两边的花瓣之上,但每一针带来的痛楚和快感都
让女忍者全身发颤。但在首领的威严之下,枣只是跪在那里,不敢动哪怕一动。

  「区区女忍,竟然当上了中忍,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身为女流但能当上中
忍,但其它同级别的中忍十分嫉妒,每一根针都打在女忍者的敏感部位,没有过
多久,枣就疼地汗如雨下了。

  「接下来是我们吧,枣姐.....」接下来是较为年轻的下忍,这些人之中,
有人视枣为漂亮的小姐姐,也有人垂涎她的美色,但碍于她的身份不敢有非份之
想。但如今当这个忍者里的名花就这样光着屁股跪在地上受罚的时候,男人嗜虐
的本性都涌了起来。

  这些下忍的手法较差,很多都打在女忍者雪白的臀肉上,更有人觉得击中穴
心已经无望,就转而将淫针打向女忍者的大腿和小腿内侧。下忍的数量最多,又
是一个人投完再投一个,可怜的女忍者只得跪在那里,忐忑地等待不知道会扎向
哪里的淫针。

  「啊,啊啊!!」当又有淫针扎向她的臀部时,女忍者全身香汗淋漓,枣红
色的头发纠结在一起,紧紧咬着牙,承受着每一根针的扎入。每刺入一根,女忍
者就不有自主地发出呻吟声,但就是这种呻吟,让年轻的忍者下面都硬了起来。

  首领满意地看着年轻一辈忍者的表现,对于外鬼众来说,女忍的地位不值一
提,但他们需要激励那些年轻的忍者来进行忍者的工作,就必须有所褒奖和威压。
对枣的惩罚,让下忍们意识到了失败的惩罚同时,也让他们有所激励,刺激他们
更亢奋地完成任务。

  被中忍和下忍扎了一圈之后,枣已经体力不支地半倒在地上,整个肥美的屁
股扎满了各种淫针,这种特殊处理过的淫针几乎不会对女体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但带来痛楚的同时也会让女体欲望难填。但就是这样美人虚弱又发情的样子更能
激起男人的嗜虐心,看着漂亮的美人忍者跪在地上,胸膛剧烈地起伏时,突然间
两根淫针,一根扎入她的肛门,一根扎入她的脚心,让几乎没有防备的女忍者突
然仰起头,整个人绷紧身体产生痉挛,喉咙不由地发出混夹着激痛和快感的呻吟
声。

  「首,首领,属下,不......不行了......请,啊啊啊啊啊啊啊!!」正当
枣气息沉重地想要求饶的时候,一根飞针精准地刺进她因为高高翘起臀部而只露
出一个点的阴蒂。难以忍受的快感如电流般扩散到全身,在女忍者的悲鸣声中,
尿液从失禁的下体喷了出来。作为外鬼里的中忍,枣就这样被淫针当场扎到高潮
失禁,整个人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真是不像样啊,枣,就这么容易就失禁了,可当不上我们外鬼里的女忍。」
作为首领的鬼太夫将最后一根淫针含在嘴里,看着倒在地上失声的女忍者,然后
吐出了口中的飞针,径直刺向了女忍者因为失神而完全没有保护的蜜穴穴心。

  顿时,女忍者猛然仰起头,整个屋舍响起了女忍者惨烈的尖叫......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