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嫐】 第二部彩云追月 47几度风雨

第一文学城 2021-08-0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voxcaozz
字数:11135 右上点赞,手上余香                47几度风雨   哄哄了一段时间的小道消息终于在月初开始执行,也就是说,大小礼拜轮休

字数:11135

右上点赞,手上余香

               47几度风雨

  哄哄了一段时间的小道消息终于在月初开始执行,也就是说,大小礼拜轮休
这个新政策并非小道消息,从这个礼拜起真的开始实行了。而面对此情此景,初
二的蛋子们开始还嚷嚷了一气,后来见初三的连周六下午的半天都给揉进去,不
免又兴奋起来,叫嚷着欢呼着——起码我们还有半年以上的时间可以用来潇洒用
来挥霍,那就利用这半年的时间好好玩玩喽。至于说怎么玩,除了学习,初二三
班每个人心里的想法都不一样,他们潜意识里认为,年轻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所有的年轻人也应该都是这个样子,在这豆蔻年华把青春释放出来,无谓、无惧、
无所顾虑,谱写一曲属于他们自己的年少轻狂。

  赵伯起知道庆功时来家那么多人冲的是谁的面子,所以,在得知杨刚搬回老
家暂居的消息后,趁着还没完全动工私下里他又单独去了趟东头。一来是为了答
谢人家这么多年照顾自己、照顾自己家庭的恩情,于情于理都要主动走动走动;
二来是替自己的老兄弟答谢人家,再意思意思;三来,五一书勤要在老家结婚,
他和马秀琴合计着反正盖房时得请人帮着披盖屋子,索性一就手给杨刚老家这边
的房子再翻新翻新,也算是略表心意。

  「小前儿去你们家,我还就爱喝月如婶儿熬的粥,刚出锅的粥锃黄透亮,黏
糊糊的喝到嘴里那叫一个香,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怀念那个时候啊。」从屋子外面
把赵伯起让进屋里,杨刚一边说一边把烟扔给他,「从我爷那开始咱两家几代交
好,你跟小伟又不分彼此,我这当哥哥的略尽绵力照顾一下不也应该吗。」哥俩
在那说话,陈云丽已经动作起来,手脚麻利,没一会儿就把沏好的茶端上来:
「盖房是大事儿,操心费力。」赵伯起躬身把茶接在手里:「嫂子你别照顾了,
快歇会儿。」陈云丽指了指茶几上的香烟:「跟你哥还客气?见外了不是。」

  「嫂子你不来一支?」赵伯起从烟盒里抻出一根,递给陈云丽,拿出火来给
她点上。「你咋这客气,行啦行啦。」又被陈云丽推让到座位上。要说服谁,在
赵伯起的眼里杨刚夫妇绝对算得上头一号,而且现在又把杨刚的两个儿子也列入
在自己的心里。他把烟点着了,理了理思路,平时高攀不上,逮着机会可就不撒
手了:「这也快后晌儿了,我请客,晚上嫂子就甭起火了。」听他把话说完,杨
刚呵呵笑了起来:「你盖房得用钱,都是哥们弟兄甭跟哥哥见外,钱不够你言语,
哥哥给你拆的。」赵伯起摇了摇头,一脸感激:「钱早都打好了,图纸也都画出
来了,过些天填地脚我就没工夫过来了,今儿我叫人炒了菜,说啥晚上兄弟得跟
哥哥喝口。」

  「填地脚确实得专门着人盯着,防不防小人是一回事儿,真要是一不小心谁
在里边落个瓦刀提篮子啥的,不也晦气吗!」这话是杨刚从父亲嘴里听来的,关
于下镇物之说在解放前确有不少事例,兴灭之间可说是不露痕迹就办了,不过关
于这点他倒是不怎么在意。于他来说,历经生死之人怕啥?啥都不怕!「不打无
准备之仗,做好准备是再好不过了。对了,永安叔怎么安置?岁数也大了,这盖
房挺折腾人的,跟内哥仨商量没?」

  「他非说要从厢房盯眼儿,我也跟仨兄弟碰了头,暂时让我爸先跟老二住,
倒也都没意见,要是实在住不惯的话,就先轮班住,等到时候我这边归置利索再
接他搬回来。」

  「孝子!月如婶儿若是泉下有知的话,心里不知得多高兴呢。」杨刚冲着赵
伯起杨刚挑起了大拇哥。关于自己烧香还愿的事儿,那纯粹是在寻找个人的精神
依托才走的下策,然而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话到底是不能使在家人的身上,至于
说跟赵伯起他们家,除了交好这层关系,另一个实打实的原因就得说赵伯起的母
亲唐月如了——这是一个令杨刚由小伙子变成男人的女人,鱼水之情、露水之情,
人家儿子有事儿需要帮着,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曾「夫妻」一场过,多少不得
搭把手:「你看我,说着说着又想月如婶儿了,哥跟你把话撂下,有难处就跟哥
哥提,但凡是哥哥能办到的,不让你嘬牙花子。」

  「哥,兄弟知道。」

  个把小时候后,菜来了,主家自然要有所表示,「药酒」就在情之所至的情
况下被端上了酒桌。酒上来时,赵伯起主动交代出「家」那边——杨老师的家—
—也给安顿好了,这个安顿好了自然也是不用再开火,所以除了酒,东西两边吃
的都是一样的,所以柴灵秀再三叮嘱马秀琴以后吃饭可不许再这样破费,所以在
酒桌上杨刚又问了问内天晚上的情况。

  「内天晚上都不知你们啥时回去的。」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杨刚是这
样问赵伯起的。关于马秀琴进招待所的事儿,赵伯起在头几天也问来着,再次听
杨刚提起便没再卡壳:「十点来钟回去的,我家里的没见过啥世面,带出来转转。」
杨刚点了点头,那个时间点他早已躲在衣柜里正忙于窥视,此时了解了情况,不
见赵伯起追问自己又没在兄弟脸上看出异常,便端起了酒杯:「这酒咋样?」
「挺有劲的,还有股子汆味儿。」辛辣的酒水入肚,赵伯起的脸就有点红。「这
就对了。」杨刚的脸也微微有点红,他趁着媳妇儿端汤的空儿,捅了捅赵伯起:
「前一阵又走一波。」

  同样都是敞亮,怎么就对了赵伯起实在接不上话,不过杨刚提到又走一波的
事儿他还是清楚的,同时以过来人的身份也能把自己在国外内三年的生活一一叙
述出来:「夜不闭户是真的,摊位上摆放的水果也不像咱这边到点就收,可没少
吃便宜货。」杨刚「哦」了一声,脸上的笑意见浓:「不止吧。」他边说边笑,
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赵伯起有些不好意思,反正回国时也曾跟杨刚提起过,身边
又没女人,便秃噜了两句:「到内边之后女人都倍儿开放,临回国时,后来去的
那些个娘们也都跟着开放起来。」「这酒助兴,鹿鞭泡的。」在笑声中,酒杯相
碰,杨刚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赵伯起。赵伯起站起身子,让烟点烟一气呵成:
「笑贫不笑娼嘛,灯一关就放开了。」「解决生理需求很正常,嗯,踏实地把房
子盖完,要是再有心气出去溜达,你跟哥哥说。」在陈云丽端着汤碗走进来时,
赵伯起胯下的鸡巴已经有了感觉,而杨刚的心里也在这个时候起了波澜……

  「哥,你还不出来。」在媳妇儿轻轻的呼唤下,杨刚就从衣柜里变了出来。
这一晚的后半夜,他从头到脚把陈云丽舔了个遍,在她含羞带怯中,他擎起她的
脚踝,把她的双腿举到了半空。「都看半宿了哥你就别看了,」媳妇儿用手蒙住
脸,从指缝里漏出了醉人一般酥软的声音,听得杨刚心里醉醺醺的:「妹的骚屄
都给三儿肏翻了。」目光转向身下,杨刚看着媳妇儿又红又肿的下体,嘿笑着颤
抖起身子:「肏翻好,肏出种更好。」说时,从心田里涌出一股醋意,这醋意比
上次隔墙窥视来得还要强烈还要凶猛,直到此时都未能平息半分,然而醋意大发
的同时,亢奋之情也运生出来,浪涛一般从他的心底里翻腾起来。

  「哥你来吧,里面,里面可都是三儿的种。」

  媳妇儿的外科手段一出,杨刚紧绷的身子绷得更紧了,他喘息粗重,他觉得
此时自己要是不插进去,真的会废的。低头看着自己比前几次还要坚挺的阳具—
—已经被淫液覆盖得折射出一层亮晶晶的光芒,挺起鸡巴便来个直捣黄龙,齐根
没入插进媳妇儿褐嫩色的身体:「滑溜,真滑溜。」幸好第一次是被捋出来的,
不然的话,恐怕插进去就得当场丢盔弃甲。

  「回来了,回来了,我的小白杨终于回来了。」

  距离如此之近,隔着玻璃现场去观摩媳妇儿和侄儿之间的精彩肉战,苦尽甘
来,哪怕是铁打的汉子也禁不住被感动得湿润了眼角:「好,太好了,哥感激你,
哥要好好疼你。」实打实完成了彼此的初愿,开花结果,所有的付出在这一刻都
得到了回报,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趁着热乎劲儿来肏我吧,给三儿刷锅。」

  「呃~啊」夫唱妇随,长吟一声过后,杨刚又把鸡巴缓慢地拔了出来:「我
要你永远记着哥,哥又回来了。」驻足在陈云丽的屄门,他运着气,在她的注视
下,鼓足了劲儿猛地肏进了她的体内,在她的呻吟中,大开大合肏干起来:「呃,
呃,三儿肏你前儿,呃啊,呃啊,哥看得是热血沸腾,啊呃,这么美的身子,这
么美的屄,不分享出去简直暴殄天物!」手抓着陈云丽的脚踝,杨刚便置身在当
间儿用鸡巴狠狠地劈开了她的身子,他一边兴奋地劈肏朝里猛杵,一边意犹未尽
地倾诉着自己的观后感:「呃啊,当时你表现得太好了,呃啊,当着哥的面让三
儿把鸡巴插进去,啊呃,哥全都看见啦,」动作持久而又快速,喘息连连仍旧去
诉说着当时自己的心里感受:「看着你的屄给三儿的鸡巴肏进去,哥生气哥吃醋,
但哥又兴奋又惊喜,比看六子…还刺激,呃啊,下回你还给三儿穿开裆裤,呃啊,
你不知道,你说,你跟三儿说孩儿他爸时的模样,呃啊,啊,啊呃,哦啊,快馋
死哥啦。」这种感受喷将出来,就跟打破了杂货铺——酸甜苦辣咸一起搅合起来,
百般滋味简直无法形容,激烈程度上比上一次窥视还要强烈百倍千倍。

  「孩儿~他爸……」看到了身下气若游丝被高潮冲击的玫瑰,杨刚玩了命似
的动作起来:「呃啊,哥还要,呃啊,让你美,啊呃,呃啊,让你享受,啊啊,
享受快乐。」

  「好刺激,啊,好舒服……小白杨,为了你……干啥我都乐意」

  这一刻,仿佛回到多年前的政府路上,他牵着她的手,在别人羡慕和嫉妒的
眼神中并肩而行。他喜欢她看着自己,更喜欢她享受自己身上的那股霸道劲儿,
在霸道中他趴在她身上尽情折腾征服着她,在快感中满心欢喜地把她肏上天去…


  从杨刚家出来时,赵伯起确实喝美了,他顺着胡同溜溜达达,不知不觉就来
到了喝酒时让他起性的女人家的门外。门关着呢,里面却亮着灯,他推了推,却
没推动。隔着门缝朝里看了看,模模糊糊看不太真,可能是躺下了吧。心里痒痒,
赵伯起很想喊两声景林,咂么着嘴又觉得这前儿跑过来已经有些唐突,再要是喊
人家出来开门,会不会太折腾人了?当然,如果条件允许——可以进到屋里,他
认为今儿个自己在面对褚艳艳时完全可以自由发挥一下,比如上炕搂着她,又比
如钻进她的被窝里,他相信并且信心十足——在十五分钟内自己绝对能够忍住射
精的冲动,给予弟妹褚艳艳这个娇小玲珑的女人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而且在他
看来,景林也具有这个实力,只不过景林气管炎,怕这个怕那个比缩头乌龟还不
如。这样想,赵伯起有了尿意,他拐了个弯来到东面灰坡子上的厕所,掏出鸟来
把尿滋进了景林家的茅坑里,心道,不如先给老哥们来点甜头,就跟在国外前儿
似的,一回生二回熟,做着做着也就把心敞开了、也就敢做了,到时候等艳艳生
完孩子,不就可以……顺着胡同下去,拐过了枣树扎进另一个胡同,推开杨老师
家的门,他小心翼翼地把门顶上,搂着老婆发邪火去了。

  发邪火可是发邪火,但赵伯起不敢大声白气可着性子来,毕竟东屋住着兄弟
媳妇儿和侄儿呢,就递给马秀琴一块毛巾,然后搂住了她肉淘淘的身子,一边推,
一边压低声音:「艳艳,艳艳快生了吧。」

  马秀琴给赵伯起这般推来顶去,若不是嘴上捂着毛巾,她都担心喊出来的声
音惊到对面屋子里睡觉的人,多难为情啊,也不知老爷们嘴里哼唧着说得又是什
么不着边的荤话,喘息着,把气倒匀了,才搂紧赵伯起的脖子:「你不会少喝,」
哼唧着又把腿搂在男人的屁股上,缠住了他,「又叨咕啥呢?」看他着急麻火的
劲儿,脸早臊得红透了,「我不依,不依,哪有小叔子困嫂子……」

  「瞅你,又不是亲小叔子。我就说你见识忒断,啥思想?这年头还有谁敢瞧
不起咱?」嘿呦嘿呦地捅着马秀琴,赵伯起把个身子一趴,贴近她的耳朵:「凭
心说,呼,我疼不疼你?」马秀琴跟着「嗯」了一声,搂在赵伯起脖子上的手往
下一滑,抠在了他的背上。

  「我媳妇儿戴着金项链也不比别人次。」这回他的声音明显清晰了很多。被
插得深了,叫唤过后马秀琴蹭着爷们的胸口,喘息道:「咋又说这个?」「杨哥
的媳妇儿都四十多了,比你还大好几岁呢,你看人家穿的戴的多洋气,啊呃,比
不了杨哥,呃啊,那咱这脑袋也得活分不是,长得又不赖,咱凭啥要埋汰自己?
呃啊……」

  「又来?咋还有脸,」马秀琴眼一闭,抱着男人脊背的手挪了下来,掐住了
他的胳膊,「干那个以后还咋处?」五指深陷,霎时间脖子颈了起来。「呃啊,
咋就不能,咋就不能啦?啊,你还当你的嫂子,他还当他的小叔子,呃,里面太
滑溜了。」忍着胳膊上的痛给媳妇儿的嘴捂上,赵伯起又是一阵吭哧,还别说,
今儿个他状态特别好,干了十多分钟一点射意都没有,伏起身子时就把马秀琴拉
了起来:「以前说怕那是没法子,现在?咱该直起腰了,对不?」马秀琴说不清
对与不对,反正在她看来做那事儿抵触心理更大,就把脑袋扎进赵伯起的怀里不
言语。搂住了马秀琴的屁股,赵伯起出溜着鸡巴在她的屄里抽来插去:「呼,这
前儿的人啊,都他妈的红眼病,嗯,气人有笑人无,看看,你翻身了他们就一个
个的上赶着来舔你,嗷哦。」这话马秀琴可是深有体会,拜年时,村里的一群妇
女围在她的身边叽叽喳喳,问的不外乎就是自己戴在耳朵上、脖子上的金货,换
做前几年,她们可是连搭理都懒得搭理你。

  「呃,咱们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呃,可不能还是以前那个活法,懂不?」
除了日子好过了,哪不一样马秀琴同样说不清楚,她心想,不都一个脑袋一个嘴,
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吗,难道做那个事儿就换了个活法?她看着老爷们的脸,从眼
神里她又看到了四年前他出国时的模样,有执着,有兴奋,有势不可挡之态,还
有她读不懂的东西。

  「秀琴,咱后面享福的日子长着哩!」教导着,赵伯起捅起来更加舒展。床
铺咯吱吱响动不停,咕叽咕叽声从身下交合的部位传了出来,他越捅越高兴,越
捅就越有劲,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在国外生活的那段日子:「呃啊,你这胯是越
来越大了,呃啊,夹得我好舒服,啊,到时,到时,呃啊,我和景林俩人一块伺
候你,啊哦秀琴,秀琴,呃啊,你,你喜不喜欢。」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马秀琴搂住赵伯起的脖子,她紧紧咬
住了自己的嘴唇,摇晃起脑袋时,脑子里如同划过一道闪电。四年前她就被伺候
了,到现在整整被赵永安伺候了四年,这才过几天消停日子,竟又要回到从前那
没羞没臊的日子。

  「呃啊,你就甭嘀咕,啊哦,国外早就开始性解放啦,啊呃,到时,哦,到
时我跟景林见天给你,啊,你就不嫌我给的少啦,啊,水儿这么多,是不是倍儿
刺激?」赵伯起反手扳住了马秀琴的脆生生的肩膀,把嘴贴到了她的耳朵上:
「秀琴啊秀琴,试了你保准喜欢,啊呃,答应我,你答应我,到时咱戴着避孕套
来,啊啊,你倒是答应我啊。」

  赵伯起忙得不亦乐乎时,东头的杨刚和陈云丽也已经脱得光溜溜了。陈云丽
踩着一双高跟鞋骑在杨刚的身上,扭起大胯晃动柳腰一上一下吞吐着杨刚的性器,
杨刚往炕上一趟,惬意十足地任由媳妇儿在他身上不停晃扭着。

  夫妻房事,有言语疯狂逮着什么就说什么的,必然也有不言不语默默无闻从
那低头苦干的,形形色色嘛。但性交时不管是说还是不说,事儿做的其实都是一
件事,话说得也基本上没什么分别,万变不离其宗。不过,生活还真就缺不了那
点事儿,就跟吃饭喝水似的,一顿不吃不喝能忍着,时间长了保不齐就会往那方
面想,想着想着心思就活络起来。

  「你说三儿玩没玩过别的女人?」托起陈云丽的奶子,杨刚把玩她的奶头,
问道。陈云丽把手撑在杨刚宽阔的胸脯上,白皙般藕段似的胳膊这么一夹,奶子
挤得肥丢丢,奶头早已被摸得又大又圆,酥痒无比:「我,我也怀疑过,嗯,只
不过没法问。」见媳妇儿脸上一片红晕华彩,嘿笑着杨刚朝上耸了耸鸡巴:「他
要是想说不用你问,要是不想说就算打死他也不会秃噜半个字来。」女上式的体
位基本上不用他怎么费力,交合的功夫也长,也乐得变主动为被动,把操作权和
掌控权交到媳妇儿手里:「硬度还行吧!」

  「嗯,完事儿之后我特想要,也不知这身子咋就那么馋,」陈云丽坐在杨刚
的肚皮上,大腿敞开又尽力向当间儿并拢着,平滑的小腹在伸展时,奶子随着胸
口的起伏而震荡着,而收缩时,奶子也在乱抖,褐嫩色的屄夹住了丈夫的鸡巴在
那摩擦,若算上左右摇摆,这种清晰的感觉就更强烈了。无所顾忌地呻吟和摇摆,
短短三五天的等待,人就跟抽疯似的,如她所言,月经之后脑子里就只想着这个
事儿,只想着搂住了男人好好干上一回,陈云丽都觉得自己越来越骚了:「嗯,
恢复得好厉害,硬,哥啊,啊,等过一半天三儿来了,嘶啊,你就躲起来,嗯,
我跟他在这边做给你看,嗯啊,嘶哦啊,一跟你说我这骚水就哗哗的,嗯,换一
下,你爬上来肏我,肏你娘娘。」

  此时的彼此二人像极了浴火中的凤凰,在洗礼中得到涅槃,熊熊烈焰的燃烧
催发各自心底里的情欲,随之又在涅槃中获得重生。

  于男人而言,女人的屄虽千差万别但实际根本脱离不了本质,说糙话只是一
块肉罢了——肏熟了肏久了自然会腻,唯不同的只是脸和心,不过话又说回来,
金屄银屄哪个也不如自己老婆的屄肏得熟悉,肏得坦荡,而在经历了曲折、考验
和取舍后,杨刚对这片热土更痴迷了。

  「嗯,这大屁股。」给予肯定的同时,夜空把赵伯起和杨刚不约而同连接在
了一处,话也同时出现在他俩的嘴里,分别说给了他们各自胯下的女人。不言而
喻,生完孩子之后,女人发育成熟起来,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女人的胯也愈加肥
硕,骨盆自然而然变得硕大无比,给紧身健美裤一包,折射的光线在上面哗啦啦
一胡撸,浑圆饱满,看着就更加让人起性了。「妹儿,还是你这肥屄肏着舒坦。」
翻身之际,杨刚把陈云丽的屁股推了起来,拔出鸡巴,他跪在她的屁股下面,痴
痴地看着。

  水汪汪的屄因充血而变得更加喧腾,刀切开时可能不小心晃悠了一下,层儿
难免就多了一层,朝着里面陷进去,屄唇秃噜着搭在一起,而喘口气又能看到里
面蠕动的粉肉。

  陈云丽也在痴痴打量着杨刚,见他低着个脑袋就跟没见过女人身子似的,她
就把自己颀长的双腿一蜷,打了个扣,勾在了他的脖子上:「哥你别看了,怪臊
人的。」人到中年还能保持着一副「疯丫头」般年轻的姿态和心态,实属难得,
而炕头上出现的这点矜持和含蓄仅仅一闪而过,却让她有种回到过去女儿身前儿
的感觉。

  杨刚抬起头来,看到媳妇儿含羞带怯的模样,为之一愣,继而用手又把她腿
分开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屄和脸蛋儿一样还这么美,这么俊。」说话间,杨
刚擎住了陈云丽的脚踝,跪着蹲起了身子:「脸给他们看了也就罢了,这里(屄)
只能由哥来享受,还有,嘿嘿,」霎时间,不等话说利索了就朝前拱推着陈云丽
的屁股,嘴巴一张,顺势低头含住了她褐嫩色油亮的肉屄。

  「哥啊,」长吟着,双手抓在床单上,陈云丽就拱起了背:「咋还嘬上了,
要不我再去洗洗。」叼住媳妇儿的屄唇,杨刚晃悠着脑袋来回嗜咬着,涩咸的滋
味混合着荤腥落入他的嘴里,被舌头一乱,被喉咙放大出来,噗孜孜的声音可就
荡漾而起。「我再给你洗洗。」随着呻吟的声起声落,杨刚探出脑袋:「哥喜欢
吃这口,原汁原味的话就更好了。」乍一听这话竟如此熟悉,熟悉得令人心如鹿
撞,尽管已婚生子历经人世,女人该有的羞涩还是从陈云丽的瓜子脸上攀升出来:
「你坏,成心挑逗我。」她扭捏起身子,媚眼如丝,「骚吗?」拿捏着男人的心
理,陈云丽又把双腿勾在了男人的脖子上,「三十晚上那么多男人色眯眯盯着你
媳妇儿看,那眼神恨不得都快把她吞了。」

  看着身下千娇百媚的女人,杨刚瞪大眼珠的同时,朝前靠了靠,以迅雷不及
掩耳就把鸡巴揣进陈云丽的屄里:「呃,馋死他们!呃,呃,我还要看,呃哦,
哦,看三儿爬你,看三儿崩锅儿,用鸡巴满足你。」他这吭哧起来的样子返璞归
真,倒像个孩子从那跟家大人索要东西似的,不依不饶。「娘娘在这呢,」如狼
似虎的身体沾火就着,何况情欲已经透体而出,岂能灭了人欲没有感觉?缠绵悱
恻之下,陈云丽自然而然释放出自身的母性情怀,同时把妻子的风情也展现出来,
眼神里荡漾出欢喜和迷离,淋漓尽致中死死地缠住了杨刚的身子:「啊,给你,
啊,娘娘给你做媳妇儿,跟儿过乱伦夫妻生活。」

  「好,好呃,给我们爷俩当媳妇儿,呃云丽啊,我要亲眼看到三儿把鸡巴肏
进你的屄里,啊,把娘娘肏美了。」话被媳妇儿炒出来,杨刚怒吼着,抓在她脚
踝上的手放了下来,迎合过去。四只手两两相扣,就紧紧握在了一起,身下成熟
的性器快速摩擦着,从嗓子眼挤出的声音低沉而又急促,又从身体的激情碰撞中
转化成为感激:「还是媳妇儿疼我,呃,还是我的云丽娘娘懂我,呃啊,呃啊。」
「小白杨又回来啦,好好疼疼你的女人。」这一刻,男人雄壮有力,女人明艳娇
媚,男人在女人温柔的抚慰下变得豪迈纵横,女人在男人亢奋的冲击下,身体呈
现出一层粉红色的光芒……

  万物复苏,又到了发春的时节,伊水河畔所有人似乎都忙碌起来,忙碌着耕
地,忙碌着播种,忙碌着他们认为应该忙碌的事情,无声无息而又真真切切肉眼
可寻,在肥沃广袤的大地上,伸手迎接着盎然中的绿色,脸上带着笑。美术课的
老师不知何种原因迟迟未到给三班的学生带来了一片比「写生」更为有趣的生机,
几分钟过后,喧闹声四起,因隔着玻璃不见老师的人影,众兄弟便登梯上高——
从天花板的窟窿里把足球和鞋一一卜楞下来。

  「嗨,嗨。」正当这群二八孩子吵吵嚷嚷聚在教室后头准备跑到操场上提前
以欢迎之态和初三的学生聚齐时,随着敲击门板,敲击讲桌发出来的刺耳之声,
一道颇不和谐的声音瞬间就把教室后头众人愉悦的心情给搅烂了:「还有点组织
性纪律性吗?美术老师没来,都给我老实地上自习。」听到这声音,连同坐在课
桌上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嘟噜起脸。

  「吃错药了?」一看是班主任李学强,陈浩天撇了撇嘴,心道,哪他妈屄都
有你一脚。他这一嚷嚷,王宏也跟着嚷嚷起来:「美术老师说要带着我们去外面
写生。」

  李学强又敲了敲讲桌,眉头隐然皱了起来:「写什么生?昨儿说的话都就饽
饽吃了?」这说话的语气和嘴脸立时引来众怒,哄哄起来七嘴八舌说什么都有,
趁着乱乎劲儿焕章也囔了一嘴:「美术老师没来就不能写生了?谁定的规矩?」

  李学强的双手撑在讲桌上,俯视着台下的这群学生:「再嚷嚷放学都别走!」
见李学强又来这一手,赵焕章心里的火腾地就点着了:「不走就不走,有个鸡巴
新鲜的?」声音传至李学强的耳朵里,他鼻子都快给气歪了:「你再说一遍?」
晃晃悠悠走回到自己的桌子前,赵焕章一搂头发:「我说什么啦?我什么都没说!
不信你问问大伙!」这么一说,台底下的学生们「哦」的一声,起开了哄。

  插着腰,李学强把眼一立,手指头就伸了出来:「你给我出去!」

  ……开学调桌时焕章就一肚子气,完事儿他追出门外,把情况暖声和气讲了
出来:「李老师,坐第三桌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我跟王宏都说好了。」「调座前
儿要不是杨书香央求着我让你坐他后面,我早就把你调最后一桌了。」

  强压着怒火,赵焕章点头哈腰道:「是是是,这不合计跟您说一声吗。」
「看不清黑板去配眼镜啊,坐第一桌就看见啦?」李学强扫了一眼赵焕章,冷笑
道,「要不把吴鸿玉调过去好了,你看怎么样?」

  「李老师,咱一边说。」左右看看,赵焕章又拽了拽李学强的衣服,搓着拇
指和食指示意他,「暂时先调着,等我配完眼镜,我再另行安排您。」不看则以,
见学生都敢在自己面前摆谱——拿钱说事儿,李学强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赵焕
章,我可告你,少给我弄这套。」头几年前儿,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托门子调
到了梦庄中学,也不比别人教学次到哪,可这鸡巴工资别说没卖茶叶蛋挣得多,
就连帮教的民办老师都比不了,什么玩意!见赵焕章戳在自己眼前,李学强是越
想越气,越气就越窝火:「回去上课介!」这年他过得并不太愉快,奖金不知给
谁领走了,这且不说,媳妇儿那边又等着往回调,见不着面就甭说了,见着面就
是吵就是催,他脑瓜子都大了,还别提孩子,一天大着一天,物价又蹭蹭往上涨,
而且还得仰人鼻息过活,天差地别的生活让他如何面对?如何能够撑起腰板呢?

  不给换也就罢了,还给没鼻子没脸数落一通,气得焕章在回去道上跳着脚骂:
「肏你妈李学强,是人揍的吗?」为此事他心里窝着火,昨儿自习课上正玩着,
又给李学强拿来找乐:「你们仨一个大眼儿(赵焕章),一个中眼儿(杨书香),
一个小眼儿(王宏)。」见杨哥耷拉着脑袋没言语,焕章把座跟同桌女生换了回
来,闷着头喊了一声:「李老日,没事儿赶紧家走吧,别车袋再让人给扎了!」
结果…昨天推车家走时,车胎无缘无故就瘪了,回家之后李学强思来想去越咂摸
越不对劲,他说不清这是不是赵焕章干的,不管是不是,反正话曾从对方嘴里说
出来过。今儿又给撞见赵焕章卜卜楞楞不服管教,老师的威严被学生挑战,而且
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又吼的一声嚷了出来:「赵焕章你听不见是吗?」「听见
啦,我耳朵不聋。」随着赵焕章这皮里阳秋的话声,教室里又传来了一片哄笑声。

  教室外面探头探脑,教室里又哄哄嚷嚷,怒火冲天之下李学强的眼神就扫到
了杨书香的身上,他克制着自己暴怒的情绪,敲着板擦喊了一声:「杨书香,自
习课溜号你也有份吧?!」

  看着李学强老羞成怒的样儿,杨书香忍着笑,站了起来:「李老师,上次美
术老师确实说过这节美术课要带我们出去写生,再说他没来我们哪知道。」从杨
书香的嘴里挑不出错来,李学强把话一转,颇有针对性地说了起来:「不知道就
不管了?就带头哄哄?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儿了?」

  「李老师,要说带头吧,上午体育课种树我倒是带头来着,」杨书香把手一
背,也看到窗子外面别的班的同学,他一脸严肃不想让事态发展下去,就咳嗽了
一声:「上自习上自习,我们上自习。」朝后面直摆手,示意着焕章赶紧坐下。

  台阶有了,李学强点了点头,他缓和着情绪:「不要看着人家初三跑出去就
活心了,人家五月份要体考。还有,明儿上午照常上课,后儿上午八点去县礼堂
听法制报告,到时候点名儿。」说完话,他冷笑着剜了赵焕章一眼,出门朝左一
拐,顺着柏油小路朝学校后身儿的德育处方向走去。

  「就得找人打屄养一顿。」李学强一走,赵焕章就吵吵了一句。把书包收拾
利索,杨书香回头瞪了焕章一眼:「别废话。」「这怎么叫废话,明明就是他屄
吃错药了。我跟你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碰上顾哥试试,不给屄尿吓出来
算我栽!」赵焕章往后一靠,颤起腿来,「麻屄的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人要是怂
了逮谁谁欺负。」说能说什么呢?这回轮到杨书香不言语了。他认可焕章说的这
后半句话,也从心里腻歪李学强,但却没法表态,他知道跟班主任对着干的结果,
闹来闹去对谁都没好处。果不其然,周日县礼堂的法制教育报告会上,梦庄中学
校方领导上来就点名批评了赵焕章,而且责令其下周一上午务必把家长叫到学校
来,直说得赵焕章瞪大了眼珠子,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骚动中看眼儿的就甭
说了,三班这几排的同学也都懵鹰似的,不知道焕章又得罪谁了,议论纷纷,问
长问短。

  「妈屄的我招谁了?」绞尽脑汁焕章也想不出自己得罪谁了,再说这段时间
也没干啥:「杨哥,你说这事儿咋办?」杨书香也不知道这事儿从何说起,这不
莫名其妙吗:「回头咱找张主任问问情况,看到底咋回事!」一头雾水之下他安
抚着焕章,也只能暂时先这样儿了。

  礼堂的主席台上亮着灯,戴着大沿帽的警察端坐在桌子前,对着话筒「咳嗽」
了两声之后,列标题似的开始把近二年泰南发生的盗抢、杀人、强奸等等犯罪事
件依次分说了出来,像什么大学生强暴八十岁老太太被判十年以上徒刑啦,抢劫
一毛钱被判处死刑啦,入室盗窃不成改为伤人被判无期啦,连沟上村头二年一个
年满十八周岁的杀人事儿都给搬了出来,还列举了周边夏天发生在地头里的强奸
案。

  至于说的都是什么,赵焕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从一开始他就把大衣蒙在了
脑袋上,直到被杨哥卜楞醒了,才揉起眼角的眵目呼,问了句:「不会是李学强
给捅的吧?」是不是谁都不知道,三步并作两步冲出礼堂大门,手搭凉棚杨书香
三两步就追上了张文江:「主任主任,赵焕章同学怎么了?」

  「哦,」张文江呵呵了声,面色变得凝重:「你们班主任叫人给打了。」杨
书香皱起眉头来:「您听我说,那没报派所?」张文江瞅了瞅杨书香,拍了拍他
的肩膀:「这事儿学校压着呢,周一核实完了再说。」再说?等赵焕章跑过来,
杨书香又确认着问了一遍,拍着其胳膊:「又不是咱干的,行的正走的直也不怕
查,甭往心里去。」朝着班里要好的这班人一卜楞手,「走,上我们家吃焖子介。」
最初的想法是掂着招呼这群人去工商局,可一想礼拜天指不定有没有人,便打消
了念头,早上妈这边跟着来了,他也把话提前告诉给了柴灵秀,就带着这班人马
「浩浩荡荡」朝着文娱路的一中方向骑了下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