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逍遥闲鱼】(三)

第一文学城 2021-08-0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longlvtian
字数:10234 逍遥闲鱼 作者:longlvtian 2020-06-11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三

字数:10234

逍遥闲鱼

作者:longlvtian

2020-06-11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三

  萧羽虽然懒散,但是对自己的要求却是不低的,亦或许是因为初临此地时便
遭遇了山贼洗劫,两年过来了他一直未曾放弃锻炼身体,那火红的喜袍之下是一
块块健壮有型的肌肉。

  世事无常,曾经那如同骄阳般的英武少女将军,竟落得如此下场。哪怕他今
日位居朝堂之上,如一颗新星冉冉而起,而圣眷亦是反复无常,也不知他是否也
会有一日落成那般模样。

  若想在这时代中生存下去,须得步步谨慎啊。「哎,」萧羽长叹了一口气,
趴倒在了床上,见了梁秋月后,他有些多愁善感,晚上喝的酒也有些上了头。

  「谁!?」萧羽突然一个激灵,他感觉到了被子里似乎有些许的动静。

  萧羽伸手探去,却摸到了滑腻而又柔软的肌肤。便,便像是女子的乳房一般
的触感。

  「嘤咛,」那边传来了一声娇吟,萧羽却是分辨了出来女子的身份。

  萧羽连忙抽回手来说道:「小婵姑娘?」

  「你,」小婵强壮着胆子说道:「我,我说话算数!」

  说着萧羽便感觉到了一具赤裸的身体扑进了他的怀中。

  小婵也算是梁秋月的陪嫁丫鬟,按照这边的风俗,未来也是他的通房丫鬟。
今夜的萧羽也有些多愁善感,正所谓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萧羽便也不再去思索那
许多了。

  一把将小婵拉扯了过来,那娇小而又稚嫩的娇躯便入了他的怀抱,一对娇嫩
的乳鸽顶在了他的胸前,从略微有些颤抖的身躯中,萧羽可以感觉到她的不安。

  低下了头去,趁着小婵未缓过神来,大嘴便捉住了她的幼唇,夺走了她的初
吻。

  或许是还有些不安,小婵的身体有些僵直,唇齿之间也僵硬地丝毫没有动作。

  萧羽的大手顺着小婵那纤细的腰身向下,再轻抚着她的腰肢,向背后抚去。
嘴巴轻轻吸允着她的红唇,让她的呼吸逐渐地沉重了起来。

  随着萧羽的手逐渐抚过后背,小婵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但她的口中贝
齿却依然轻咬着,不肯放松。

  萧羽放开了小婵的嘴来,舌头沿着她的脖颈向下,一双大手亦然,逐渐摸向
了那娇挺的翘臀。

  「嘤咛!」大手擒住了她那充满力量的翘臀,轻微一捏,便让她有种异样的
感觉,同时胸前失守,那湿润的舌头竟舔弄起了她敏感的乳尖。

  「呃啊,不,不要那里!」萧羽一只手从她的身下抽了出来,抓住了另一只
未被照看到的娇小乳房,而另一只手上的手指竟从她那极少触及的股间擦过。

  「咿啊,我,好奇怪,啊,呃。不行呀,啊,」

  手指抚过股间,在那紧窄的股间来回穿行,不时还在那羞人的排污口上轻柔
按压,给她带来了奇怪的感觉,同时身前那娇嫩的乳尖竟被他含在了口中,那舌
头绕着乳尖一遍遍的打着转,另一半边的乳房被大手完全掌握,两根手指不规律
地拨弄着。

  「啊,姑爷,快放开我,我要尿出来了,不要啊,」

  萧羽又怎会在这个时候松手呢,自然是加大了刺激的幅度,两指绕着后庭外
的褶皱绕着圈,胸前手口的动作愈发快速了起来。

  「咿呀呀啊!」小婵的口中传来了一阵娇吟,理论经验丰富的萧羽自然知道
她是到了高潮,而此时更加不能松懈下来,手中的动作丝毫不停。

  只见小婵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小腹也是一下下向上顶着,股间的爱液缓缓流
了出来。

  高潮过后,浑身无力的小婵瘫软在了床上,两眼朦胧,对刚才的高潮还有些
迷茫,还有些羞涩。

  将丝毫无力反抗的小婵揽了过来,再次擒住了她的小嘴,轻松的占据了她的
口腔,那柔软的丁香小舌根本无处可逃,便被萧羽牢牢地吸住舔弄着,而大手则
一路向下,来到了那水润的帘洞之前。

  「嗯,」小婵琼鼻之间的呻吟逐渐变得娇媚而诱人,萧羽虽是初次实际操作,
但也是看过无数影片学习过的,用那春水沾湿指间,两指交叠,顺着那小穴口上
绕着圈,不时再在那敏感的肉豆上轻磨一阵,更能让小婵不可抗拒地发出呻吟。

  萧羽的另一只手轻揉着胸前乳肉,指间轻捏着如初笋般娇嫩的乳首,几般交
替玩弄之下,很快再次将小婵送上了高潮巅峰。

  窗外的夜色渐浓,自然也无人看得到萧羽将头埋在了小婵的身下,将她再次,
或者是再再次将她送上了高潮。

--------------------

  旭日东升,萧羽看着怀中可爱的少女微张着小嘴,竟还有些口水从口中缓缓
淌出,睡得可正香呢。伸出了手来,轻轻地替她拭去嘴角的口水,而她却丝毫没
有反应。

  并不是没有反应,萧羽仔细地发觉了怀中少女的身体略微有些僵硬,眉下的
睫毛也微微颤抖着,显然是在装睡呢。

  「别装睡啦!陪我去吃早点。」

  少女如同受惊的小鹿般推开了萧羽,拉起被子遮掩住了自己那赤裸的娇躯。

  「你,你先出去!」

  萧羽笑着爬下了床,慢慢地穿上了衣服,那一块块鼓胀而又有型的肌肉逐渐
被宽大的袍子遮住,束好了腰带后,萧羽转回了头来,便看见了梁小婵正看着他
发着呆。

  「别看咯,准备起来了!」「呀!」

  看着梁小婵惊叫着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萧羽微微一笑,便走了出去。

  听到了外边的关门声音,梁小婵才将脑袋偷偷伸了出来,俏丽稚嫩的面容上
已经是满是红霞。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萧羽才借着新婚的由头请了七天的假期,可要好好享
受一番,这古代的公务员竟然连日常的休息都没有,除了节假日竟然要真正做到
了七五七,若是早朝的日子,便是五五七。

  思索了一番,最终萧羽没有叫上梁秋月,待到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一点吧。

  有了漂亮的小丫鬟伺候,大黄和二狗便被赶到了楼下去吃了,雅间中便只有
他们两人。

  「姑爷,这个好吃呢~ 我还要,」

  却没想到这小丫鬟不仅没有当丫鬟的自觉,饭量还真不小呢。萧羽还未吃上
两口,桌上便被扫荡地一干二净,她甚至还举着蒸笼说道。

  萧羽对自己娘子的家中自然有些了解,梁家本就不是什么奢靡贵族,若非如
此,也不会让小婵这个孤女来做梁秋月的丫鬟,实际上两人的关系却更像是姐妹
一般。

  反正这怪味轩也是自家开的,做些早点也不要什么成本,萧羽便让厨房又多
做了不少各类吃食呈上来。

  「怎么不吃啦?」萧羽指了指小婵身前蒸笼里的虾饺,说道:「刚才可还特
意要这个的呢,」

  「我,我要带点回去给我家小姐吃,」

  「呵呵,」萧羽揉了揉小婵的脑袋说道:「吃吧吃吧,你家小姐的等下走的
时候再让厨房做过就好了,」

  萧羽刚说完,小婵便夹了个虾饺塞进了嘴里。

  这古代其他的不说,这食材确实是比现代的要新鲜可口不少,足量的虾饺比
起现代的可要饱满不少。

  这不,一个虾饺便将小婵的小嘴装得满满的,看着便像是只小仓鼠一般可爱。

  一个吃完,再夹一个,小婵夹起了第二个来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羞涩
的转过了头来,说道:「姑爷,你要吗,」

  「你吃吧,」看着小婵可爱的模样,萧羽笑着说道。

  萧羽早上倒也吃不下多少东西,约莫有四人份的早饭大多进了小婵的肚子里,
不过看她瘦小的身材倒真有些看不太出来这么能吃呢。

  拎着新鲜打包来的早点,萧羽与小婵两人便回府去了,大黄跟二狗每日都要
替萧羽去巡查一番,倒是没有跟来。

  萧羽拎着食盒走在了前面,小婵蹦蹦跳跳地跟在身后,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是个丫鬟。

  回到家时,梁秋月正坐在后院的石桌旁看着书,远远望去,温婉而又娴柔,
让人不忍上前惊扰。

  这都是萧羽的感觉,但一旁的小婵却快步跑了过去,嘴里喊道:「小姐!我
们回来啦!」,萧羽只得在心里苦笑着快步跟上了前。

  梁秋月将手中的书合上,缓缓站起了身来,微微屈膝行礼道:「夫君,」

  「昨日夜里睡得可好?」萧羽走了过来,坐在了梁秋月的对面,将手中的食
盒放在了桌上,问道。

  梁秋月的脸色微红,答道:「好的,」

  「府内可还缺些什么物件,说与我来,我去采办。」「现时不缺,」

  「好吧,那若是有事可与我讲,先吃些早点吧,」萧羽说着已经将食盒中的
吃的拿了出来,一个个精致的小碟放在桌上,让人食欲大振。

  梁秋月点了点头,便吃了起来,动作轻缓而又优雅,令人赏心悦目。但这般
一直看着也不甚好,萧羽随手便拿起了刚才她所看的书来。

  一时间两人之间安静了下来,时间也不早了,梁秋月也稍有些饿了,吃得愈
发快了起来。一旁的萧羽看着书,眉头却慢慢皱了起来。

  「啪!」萧羽越翻越快,突然将手中的书合了起来,说道:「这本书,以后
不必看了,真是一派胡言。」

  「知道了,」梁秋月轻声应道,心底却有些欣喜。

  书名女戒,乃是赵国传统中女子嫁人后的必修之书,便是教人三从四德,如
何服侍丈夫,孝敬公婆之类的事务。

  不过对于接受现代教育的萧羽来说,这简直就是物化女性,有违社会主义核
心价值观。

  「你在家中休息吧,我带小婵去采买些东西,」

  梁秋月也吃完了饭,萧羽将碗碟收拾好,放回了食盒中,等下还要带回怪味
轩去,她本来也想帮忙的,不过明显在家便没做过家务,就被萧羽拦住了。

  起得早倒也还有些好处,从怪味轩出来后也方才早晨约莫九时许,若是快些
采买还能赶回家烧中饭吃。

  「哇啊!」进了成衣店的梁小婵瞬间被里边琳琅满目的新式成衣晃花了眼,
想长安城中的成衣店都是店家仿制萧家的,工艺用料皆不能与之相比。

  最重要的是,卖衣服重要的是衣服吗?

  自然不是,全玻璃制成的房屋明亮通透,再加上新潮的装饰风格,让古代人
首次感觉到了逛街是一种享受,而不只是买些东西回去便可了。

  「姑爷!好好看哦!」「喜欢哪件去试试吧,」

  古代的女子身高普遍不高,且都喜欢穿较为宽松的款式,故所有的衣服都只
有一个尺码便可。

  梁小婵的身材娇小,穿这个尺码自然不成问题,听到萧羽这般说来,兴奋地
便跑去挑衣服了。

  「将我之前订做的衣服拿出来吧,」「好的,少爷,」

  店面的销售员也是靓丽的小姑娘,大多都是萧家土地中农户的女儿,一番打
扮以后便十分顺眼了,最初培训的时候都是由萧羽自己教导,一点点培养出了她
们的能力跟自信,让她们可以赚取比家中长辈还要多上些许的例钱,让她们对萧
羽都是崇拜万分。

  这些衣服都是为梁秋月订制的,她的身材高挑,比起这边寻常的男子都不遑
多让,自然穿不了那常规的尺码。

  「少爷,这是衣服,还有一封长安捎来给少奶奶的信。」「哦,谁捎来的?」

  「是少奶奶娘家人托商队带回来的,」「好的,知道了,」萧羽将信件塞进
了怀里,说道:「衣服你先放着,等下一起找人拉到箫府去吧,」

  「好的,少爷,」

  见梁小婵还未出来,萧羽便随口问道:「对了,女戒你们有学过吗?」

  那少女脸色微红,说道:「前两年及笄之时,父母就找先生来教过,」

  「有何感想?」

  「女子嫁人了都是这般,也,也可做得到的。」

  「哎,都被洗脑洗成这样了吗,」

  萧羽常常说些她们听不懂的话,少女也见怪不怪了。

  「姑爷!」梁小婵喊着跑了过来,说道:「这两件哪件好看呢?」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深衣,款式不算新潮,但这颜色在古代可不容易
调出来。手中则提着一条粉色的长裙,裙摆褶皱的设计便是萧家独有的了。

  「都好看,还看上哪件了?」

  「唔,」梁小婵指了指远处的小凳子,上边摆着不少衣物,说道:「都在那
儿了,但我觉得这两件最好看了,姑爷帮我挑一件嘛,」

  「有什么好挑的,」萧羽笑着说道:「都包起来吧,跟那些衣服一起拉到箫
府,然后换下来的那件不要了,」

  「啊!」梁小婵惊呼了一声说道:「那件衣裳是在长安新做的,还能穿呢,」

  「新衣服多的是,素衣又不好看,有什么好穿的,」

  「哦,」梁小婵害羞地搓着衣角,轻声应道。

  「走吧,去买其他东西,」萧羽揉了揉梁小婵的头,便拉着她走了出去,梁
小婵感觉到了手上传来的温度,红霞爬上了面容。

  梁家是与宋家一同起事方才发的家,与长安城中的那些老牌士族来比,财力
上那是不及其皮毛,可在长安城中的那些富贾中,梁小婵却也从未见过有哪家的
人如此大气。

  香皂香水饰物,这些女子用的物件哪个不是她要省吃俭用许久才能买得起的,
更何况那些特殊的香味,限量的款式,如今却是想要什么便拿什么,想要多少就
有多少,让她感觉仿佛活在了梦中。

  可直到回到了家中,那一个个齐整的木箱上工整地雕刻着『萧』字,打开来
里边每一件商品都有着崭新的独立包装,连闻声而来的梁秋月都被这场面惊住了。

  本来还在担心如此重的木箱,要怎样搬回后院去,却见得梁秋月轻松便单手
提起了一只箱子,便将心放回了肚子里去。

  让她们自己折腾吧,出门逛了一圈的萧羽也有些饿了,便躲到后院的小厨房
中烧饭去了。

  「吃饭咯!」

  话音落下,萧羽的目光便望向了后院的院墙处,按往常惯例来说,不出五息,
那边便会翻过来一道倩影。

  或许是太久没在府中做过午饭了,隔壁竟然没了动静,也不知道宋瑶做什么
去了。

  「夫君,」「姑爷!」

  过了一阵,才从连接前面的拱门处传来了声音,两人的额上还挂着些细汗,
梁秋月也换上了新衣,一袭白色的长裙将她修长的身材衬托得十分完美,也惊艳
到了萧羽。

  「来,坐下吃吧,」几道家常小炒被熟能生巧的萧羽炒得十分漂亮,再加上
一旁开胃的鲜榨酸梅汁,让有些劳累的两女食欲大开。

  常年在外征战的两女本身也不会做饭,在军中也没有那般讲究,向来便对食
物的要求并不算高。

  「好吃,好吃呢!」跟萧羽有过了一番亲密的接触,又与他出门了一趟后,
对他有了些了解后的小婵也便没有了那般的拘束,边吃边赞叹道。

  一旁的梁秋月虽是因为与萧羽同席,还有些拘束,但从未停下的筷子却也证
明了她对这小炒也是极为满意。

  不过数分钟后,石桌之上便如同被秋风扫过落叶,一干二净,那酸酸甜甜的
酸梅汁更是得到了两女一致的认同。

  「秋月,」

  「嗯,」还有些不适应萧羽略显亲昵的称呼,梁秋月低头轻应道。

  「有你家中的来信,」萧羽说着将上午的信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啊,」梁秋月轻呼一声,似是没想到这么快便能收到家中的来信。

  让两女自己回房间看信去了后,萧羽洗了碗,躺在了躺椅之上摇摇晃晃着,
也是许久没有这般惬意了。

  恍恍惚惚渐入梦乡,半梦半醒之间,一双小手摸向了萧羽的肩膀,轻轻揉捏
了起来。

  小手从肩膀到脖子,一路按压到了头顶,让萧羽舒坦地发出了声音,然后慢
慢沉入了睡眠。

  午后倒也睡不了多久,很久萧羽便醒了,但身体却感觉十分舒服,让他不由
伸了个懒腰。

  「姑爷,」身边突然传来了小婵地声音。

  「嗯?」「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小婵说着俯下了身子,在萧羽的嘴上轻
啄了一口,便羞涩的跑了开去。

  入了夜,梁秋月早早便回了房间休息,还是在那正房内。萧羽清楚地知道她
的意思,若是他有需要,她便会履行作为妻子的职责,但是萧羽不想。

  心理上不想,对于他来说,两人还未到那一步,而且梁秋月也肯定没有真正
地准备好。生理上也不想,或许应该有其他人陪他进去?

  「呼,呼。」萧羽深吸了两口气,才将那个淫邪的画面从脑海中脱离了出去。

  躺在了西厢房的床上,萧羽的脑海中有些乱。

  「吱吱,」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朦胧的月光下,娇小的身影从外面摸了进
来。

  伸出了手来,那娇小的身躯便钻进了他的怀中,檀口轻启,红唇向他口中献
来,娇柔的手指亦在他的身上轻抚。

  「姑爷,我喜欢你,」少女的动作愈发主动了起来,衣衫飞舞之间,两具身
躯赤裸相对。

  「小婵,」黑暗之中,萧羽突然停下了动作,声音有些粗重地叫道。

  「姑爷,要了我吧,」小婵的臻首靠在了萧羽的肩头,凑到了他的耳边娇声
说道。

  「小婵,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萧羽说着凑到了小婵的耳边,轻声说了起
来。

  「唔,啊,」萧羽的话说到了一半,小婵竟伏在了他的肩头,到了高潮。待
到萧羽说完之时,小婵伏在了他的肩头,呼吸沉重,眼神迷离,竟有些失了神。

  「小,小婵都听姑爷的,」

  「那小婵自己愿意吗?」

  「唔,」小婵的头埋在了他的怀中,不肯答话。

  「愿意吗?」萧羽低下了头,凑到了小婵的耳边,柔声再次问道。

  「嗯,」小婵声若蚊蝇地应道,若不是房间中除了两人的心跳再无其他声音,
都不一定能听得见来。

  「那小婵可真是淫荡呢,」

  听着萧羽的话,小婵的身体颤抖了起来,随着萧羽大手的动作,紧闭着美目
再次攀上了巅峰。

-------------------

  很快,假期便过去了五日,那天过后,小婵每天夜里都会来萧羽的房中,言
语间小婵倒是放开了许多,但是却始终没有迈出那最后一步。

  下午时分的萧羽并没有出门,坐在了主屋的桌上,手中拿着一张请柬,二皇
子建王宋熙已经回到了京都,今夜将在建王府内宴请宾客,作为如今朝堂之上的
红人,萧羽自然也收到了请柬,同时还邀请了梁秋月一齐赴宴。

  「夫君若是想要在朝堂之上有所建树,这些应酬之事便是缺席不得的,」

  「哎,那便去看看吧,」可不知是为何,萧羽对于两位皇子都有些抗拒。

  他也曾看过不少的历史的故事,这夺嫡之事却不是外臣所能参与的,更何况
当今圣上还未到大限之时,可建王刚刚临京,若是便如此不去,亦绝非良策。

  夜幕刚刚降临,几人便驾着马车向建王府去了,宋熙虽是今日方才到洛阳,
可他的府上却早有人替他重新装潢过了一番,如今看去倒是十分气派。

  建王府外院中,摆着齐齐整整三十余桌,除去了最前方的几桌外,剩余的桌
席倒是随他们坐。

  男女宾客是分席而坐,大多的官员都是没有携带女眷的,少数被邀请的女眷
也是去了内院与建王的生母卫淑妃同席。

  「萧院士,你怎么坐在这儿呢?」这桌上的山珍海味虽不是炒菜,但早已吃
惯了炒菜的萧羽倒是觉得这蒸煮的味道却是并不逊色,他正在大快朵颐之时,耳
边却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来的两人正是工部尚书陈清,户部尚书白令辉,这绘图与书写之法的神奇之
处两人均已领略到了,萧羽休假之前,两人还常常来翰林院中请教萧羽,故也算
得上熟悉。

  「唔,见过陈尚书,白尚书,」萧羽将口中的饭菜咽了下去,连忙起身说道。
对于熟络的人,萧羽都是十分客气,更别说两人虽是身居高位,在他面前却丝毫
不摆架子。

  「哎,萧小弟,这不在工作之时,我们便不以官职相称了!」白令辉也客气
的说道。

  「好吧,白叔,陈兄!」

  「呃,你,哈哈哈!」可事实便是如此,白令辉已年逾四五,再叫兄长却是
不合适了,可陈清方才三十五上下,唤作叔来也不合适。

  「对对对,咱们各论各的,哈哈,」陈清揽着萧羽的肩膀,向前面走去,说
道:「咱去前面坐,」

  两名当朝尚书带路,却是也没人不识相来问萧羽的身份,三人坐的位置与那
主桌仅隔着一桌。

  主桌之上倒也有些熟人,正北位上的青年必然是那宋熙了,长相还算周正,
但说话动作却显得有些张扬,让萧羽一看便有些不喜。

  两边分别是卫家家主右相卫绩,左相白建廷,再往下是卫绩之子,兵部尚书
卫泽宇,另一边白建廷的身边则坐着一名年方二八的少女,在下面的人也都是朝
堂上站在前面的熟面孔,但萧羽却有些叫不出名字了。

  「喂,白叔,你爹怎么会来呢?」陈清浅饮着果酒,轻声笑问道。

  「陈侄儿,你要晚我一辈,我可不在意,」白令辉不甘示弱地回应完后,说
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来,我也是知道他会来才过来的。」

  「好了,那咱们还是各论各的吧,」陈清说完转头看向萧羽问道:「那萧小
弟今日又怎会过来呢,」

  萧羽双手一摊,说道:「咱只是个五品小官,建王殿下相邀,我岂有不来的
道理。」

  「哈哈,喝酒喝酒,」三人相视一笑,碰杯继续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席上便没有人吃得像他们三人这般自在洒脱。

  「萧院士,那边建王殿下有请,」突然来了一名家丁,走到了萧羽的身边说
道。

  「那两位兄长先喝着,我去拜见一番建王殿下,」萧羽说着站起了身子,
「哎,我等两人也还未去见过建王殿下,便一道吧,」白令辉拉着陈清也站了起
来说道。

  「老白,你爹也在呢,」「我去见下建王殿下,管他作甚,」

  「见过建王殿下,」「嗯,」两人也未喧宾夺主,便让萧羽先上前觐见,而
建王轻声应了一声后,也未看来便继续吃了起来。

  萧羽也不好起身,便只得弓着身子保持着作揖之态。

  「咳咳,」过了一阵,右相卫绩轻咳了两声,说道:「殿下,萧院士乃是陛
下亲封的翰林院院士,提出马蹄铁与新式绘图书写之法,」

  「嗯,萧院士免礼,」建王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说道:「萧院士可知为
何本王让你作揖许久吗?」

  「下官不知,」

  「山水履乃是本王麾下工匠钻研数年之久方才得出的成果,意为能让马匹跋
山涉水如履平地,却不知你从何窃取,还将它更名马蹄铁呈给陛下,夺取功劳。」

  「但本王仁慈,只要你肯效忠本王,此事本王便不再追究,」

  在座的人除了宋熙萧羽白建廷还有他身边的少女以外,皆变了脸色。

  卫绩连忙站了起来,举杯对萧羽说道:「哈哈哈,萧院士莫惊,建王殿下只
是玩笑之语,不可当真,不可当真,」

  「下官惶恐,若是此物确是殿下钻研所得,那下官须禀明陛下,此非下官之
功,不可受赏。」

  宋熙正欲说话,却被卫绩牢牢按住,倒是看不出来他一把年纪竟有如此劲道。

  「殿下只是替萧院士这马蹄铁取了个更加合称的名号,更显威武,方才开此
玩笑,当不得真。取用与否,萧院士做主。」

  「那下官谢过殿下,」

  「来人,看座,」

  卫绩方才说完,便有人在席上填了个座位,便在唯一较为空阔的位置,那少
女的下席。

  宋熙似乎没了兴致,随意应对完了陈清与白令辉后,便将目光放回了桌上,
其次便是偶尔将目光看向那少女。

  「爹,」两人刚在萧羽的身边坐下,萧羽便听到身边少女甜美的声音。

  「如仪啊,」白令辉还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轻声应道:「在爷爷那儿可有
好好读书?」

  「有的,」

  「睡得可好,吃得可好?」

  白令辉刚一说完,便感觉到了一束要命的目光。

  「老夫可会怠慢孙女?」

  一旁的少女捂嘴轻笑了起来,萧羽也不知为何自己会掉入了这家庭战场的中
央。

  桌上的氛围略显得有些诡异,白家三人将萧羽夹在了中间,低声私语着,正
席上的宋熙也没有理会他人的意思,另一边卫绩铁青着脸,坐在那儿,下席众人
也只得自顾自地吃着。

  宴席在这诡异的氛围的渐渐结束了,而宴会之后自然还有其他节目,席前临
时搭建了一个戏台,亦会有城内知名的戏班前来。

  后院中才是年轻人交流活动的地方,本便对戏曲没有喜好的萧羽便也趁这由
头离席了,而在他的身边,与他一道的正是那名为白如仪的少女。

  亭廊纵深,青石铺就的羊肠小道尽头,些许年轻人站在小湖边,望着依旧绽
放的桃花,吟诗作对。

  湖的另一边,不小的亭台四周,帷幔轻摇,借着明亮的烛光可见当中皆是女
子的身影。

  左边都是那些自诩斯文的年轻读书人,相比与他这个商人也聊不到一起去,
白如仪去了右手边,那儿都是些女子不知在谈些什么,他也不好凑上去,便坐在
廊边,看着那平静的小湖面。

  「你这翰林院院士,怎么不去与他们吟诗作对?」熟悉的声音让萧羽转头望
了过去,果然是她。

  「诗对亦不可换钱财,与我何用?倒是你呢,怎不与她们讨论琴棋书画?」

  「棋画亦不可治国,与我又何用?」

  两人说着相视一笑,沉默了下来,一同望着前方,思索着接下来的话语。

  「啪!」右边亭台,掌掴声后是一片寂静,萧羽的眉头一皱,便走了过去。

  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正抚面站在那儿,眉目之间略有些阴狠,但却不敢有动作,
而她身前的那名娇小的白衣少女却是面无表情,轻轻掀起的袖口却证明了刚才的
巴掌是由她出手的。

  而在远一些的地方,梁秋月戴着面纱,坐在那儿,臻首微低,好似受了些委
屈,一旁的梁小婵忿忿不平,但却也没有说话。

  「何事?」宋瑶跟在萧羽的后边走了进来,一目扫过亭内的情景,冷淡地说
道。

  「殿下,方才是卫姐姐与我们正在切磋书画,那新式的书写绘图之法是萧院
士所创,想必萧夫人也是精通书画,我们便邀她一同切磋,」

  说话的女子正站在了那被打的女子身边,那话中的卫姐姐想必便是被打的女
子了。

  「可我们也不曾想萧夫人却并不善于书画,她身边那丫鬟便口出狂言,卫姐
姐不过是争论了几句,」女子指着那白衣少女便说道:「她便冲上来打了卫姐姐。」

  「如仪?」宋瑶转过了头,有些疑惑地唤道,不过声音倒比之前柔和了几分。

  「梁将军勾引太子殿下,以致太子殿下遇害,这也是可以乱说的吗?」打人
的少女正是白如仪,她此时说话的声音却不像此前显露的那般柔弱。

  说话的女子这时才知道白如仪的身份,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了。

  白如仪乃是左相唯一的孙女,而她的卫姐姐卫艳乃是右相卫绩的孙女,且不
说她还有弟弟,就是在朝堂之上,右相的地位便是不如左相。

  而且谁人不知白如仪早已被陛下内定成了太子妃,若是卫艳知道她也在场,
也定然不会提起太子之事的。

  「好了,」宋瑶的目光扫过了卫艳,还有她身边的几女,说道:「大哥的事
朝廷早有公文定论,任何人也不可妄自猜测谈论,下不为例。」

  宋瑶说完后,便拉着白如仪坐到了萧羽的身边,而他的另一边则坐着梁小婵
与梁秋月两女,一时间竟像是左拥右抱一般。

  「姑爷,」另一边的两女正讲着悄悄话,这边梁小婵却突然转头说道:「小
姐不善于琴棋书画,你娶了我们小姐以后不会觉得无趣吧?」

  虽然看不到梁秋月面纱之下的神情,但萧羽也可以明确地知道她正期待着他
的回答。

  「不会!在我心里,梁秋月就是梁秋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失
去了自我的躯壳,」

  「现在的社会以男人为核心,女人就像是男人的附属品,为了取悦男人而活,
如此被物化的女性,不是我所想要的。」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都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都应该要有自己的思想,
自己的爱好,为了自己而活着,而不是活成了别人的提线木偶。」

  萧羽说着也有些莫名的情绪,来到这里已经两年的时间了,他所拥有的财富
早已让无数年轻貌美的女子蜂拥而上,但他却无一动心。

  按他的想法来看,那样的女人给他戴绿帽子,跟他开一间青楼又有何区别呢。

  好看的皮囊与有趣的灵魂,他全都要。

----------------

  最近工作比较忙,码字的时间不多,更新的稍微慢了一些,接下来的话应该,
也一样,还是比较慢~ 肉戏还没到~ 我都觉得有些墨迹,扛不住了,多谢还在关
注的朋友的支持,下章一定~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