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128章 更将金蕊泛流霞

第一文学城 2021-09-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52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字数:652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为了不再出现浪费东西的情况,韩玉梁决定进入之前再把那层薄膜套上。

  也就是说,可以开始采菊东篱下了。

  杉杉提前做好了承受的心理准备和知识储备,她趴在床上,面朝大绵羊那边,
上身伏低,屈肘撑住,膝盖打开,丰美的臀部以骨盆略微后倾的角度抬高,柔软
的腰肢稍稍提起,原本在最佳高度的小穴,就这样顺利被近邻取代。

  购买的时候考虑的大概就是肛交使用,润滑剂的瓶口带着一个细长的尖嘴,
韩玉梁先在括约肌周围涂抹了一圈,跟着缓缓刺入,一边挤出一边伸向内部。

  “嗯嗯……好凉。”杉杉呻吟一声,轻轻咬住了下唇。

  估摸着进去了不少,韩玉梁拔出尖嘴,先用一根手指,压在已经湿润发亮的
菊芯上轻轻运力。

  指尖毫不费力就滑入到温热紧缩的肛门内,内部的润滑剂已经非常充足,串
珠和灌肠的锻炼也让屁眼附近的肌肉变得柔软而富有弹力,很快,他就增加到两
根指头,旋转着搅弄内部娇嫩的肠壁。

  从指头的缝隙间,可以清楚看到肛穴入口处的内部,艳红的肉壁呈现出比牝
户更深的色泽,粗糙感和收缩的力度皆远远超出。

  稍微深入一点,收缩的力度变弱,但蠕动的包裹感随之传来,本能想要排出
异物的谷道在润滑剂的干扰下摩擦着手指的周围。

  不错的收束感,韩玉梁舔舔嘴唇,抽出手指,拆开一个新避孕套,略微运功
把阳具收细,边戴边道:“杉杉,我要来了。”

  “嗯。”她点点头,伸手从床下掏出一个黑色袋子,打开口,从里面摸出一
根大绵羊送她的仿真鸡巴——韩玉梁把情趣玩具当报酬带走的时候,唯独抛下了
这三根生日礼物。

  她用湿巾擦了擦,挤上润滑剂抹匀,打开开关,咬唇伸手到胯下,把已经在
摇头晃脑的橡胶棒子一寸寸塞进空虚的肉缝中。

  这是担心半路忍不住后悔换洞钻么?他一声轻笑,运功捏住阴核,导下三四
股真气刺激同时,握住那根假鸡巴一阵猛戳,三分钟不到就把她玩泄了两次。

  他这才不紧不慢挺直身躯,扒开因为高潮而夹紧的屁股沟,把顶着捏扁储精
囊的硕大龟头,缓缓挤入到滑溜溜的肛门中央。

  隔了一层薄膜,触感上确实有所不同,硬要说快感没有减弱那是自欺欺人,
但比起正在占有人妻肛门初次的心理快感,这点生理上的损失完全不值一提。

  最粗大的部分通过菊轮后,绷紧了后背的杉杉长长吐出口气,看着已经擦洗
干净的飞机杯里大绵羊又一次兴奋起来的肉棒,伸长胳膊,为他推动了开关。

  飞机杯摇晃着蠕动起来的同时,韩玉梁向前一挺,彻底侵占了她初遭开发的
屁眼。

  毕竟有着超过串珠的可怕长度,还不像串珠那样由小到大渐变,刚被塞满的
杉杉觉得一阵胀痛,屁股像是要裂开一样,脚尖不自觉抠紧,喉咙里发出忍耐的
呻吟,“呜……咿……咿嗯……”

  拧掉润滑剂的尖嘴盖子,缓缓抽出肉棒,在后半截上补了一圈油,韩玉梁再
次插入时,总算顺畅了许多,不费什么力气,就让紧缩的阴囊贴住了还在小穴中
搅拌的假阳具尾巴。

  那根玩具隔着一层肉不停地扭动,给他的小兄弟也带来了颇强的刺激。他愉
悦地喘息着,弯腰捞住她挺翘的乳头,缓缓以厮磨身躯的幅度在她的肠腔中奸弄。

  后庭花不比正路,再怎么喜欢狂风暴雨的成熟美妇,也不能真跟前面一样操
作,啪啪啪恨不得把花心碾碎似的猛戳。

  这地方一个不小心出力过头,可就要一辈子守着马桶生活了。

  他在深处小幅磨弄一阵,抽出大半,卡着肛口再摇摆几百回合,补些润滑,
略微加大幅度,三段循环往复,不紧不慢享受着已经绽放的娇嫩菊蕊。

  “玉梁……不、不能再用力点吗?”有假鸡巴在前面搅拌机一样卖命,杉杉
并没有在肛交的不适中徘徊太久,就体会到了混杂着排泄快感的后庭愉悦,她自
己用指尖揉着肿胀的阴蒂,语气满是急切。

  “这边可急不得。裂伤是个大麻烦。”韩玉梁喘息着答道,扶住臀尖挺直身
躯,再次加大几分幅度,但速度反而缓了一些,“你一点点适应,觉得只有舒服
不会涨痛的时候告诉我,我再快些,大力些。”

  “嗯。”杉杉点点头,挪了挪膝盖抬高屁眼配合着他的位置,马上就说,
“这会儿……就不涨痛。”

  “好。”他加快几分,龟头刮出的润滑剂沿着她微微颤抖的大腿根流下,黏
乎乎地垂落。

  “啊……昂嗯……不……不痛,再……再用力。”

  “真的不涨么?”韩玉梁有些惊讶,初开苞的屁眼就有这么大胃口的他可没
怎么见过。

  “涨……但是不痛。进来的时候……浑身……发麻,出去……出去的时候特
别爽……深些……求你……”杉杉弓起背,手掌握住假阳具的底座,通过固定尾
端来增加内部摇摆的幅度,才一握稳,就倒抽一口凉气,呻吟着泄了一次。

  既然适应良好,那就给这又软又白又肥又嫩的屁股蛋儿,来一场清脆敲打吧。
韩玉梁抬腿换成马步深蹲的姿势,从上而下的角度,因为快感而不自觉撅起屁股
的杉杉就能避免被他不小心捅伤肠子,而且,抽出的老二,还能让大绵羊看得更
加清楚。

  他先适应性地缓缓大起大落了几个回合,杉杉没有表示难受,呻吟的声音反
而更大,侧脸贴在床上,唇角的唾液都染湿了床单。

  要不是她屁眼太紧,韩玉梁早就被这媚态撩得猛干起来。如今见她适应良好,
嫩肠子跟要给他老二倒模一样紧紧嘬着,也就放宽了心,骑在她屁股上泰山压顶
似的啪啪下撞。

  直肠几乎被填满,连带着压迫了相邻通道的空间,这间接加强了蜜壶收缩的
力量,随着又一次更上一层楼的高潮来临,赤红色的媚肉猛烈地痉挛夹紧,竟然
把那根假阳具推挤出来了大半根。

  杉杉一边咬牙呻吟,一边急忙伸手过去捞住,用力一按,噗滋一声,水淋淋
地塞了回去。

  这边塞回去,肠子那边登时窄了半寸,热乎乎的肉壁裹着龟头就是一夹,舒
服得韩玉梁一个哆嗦,差点这就射了。

  他稳住精关,在肥美臀肉上拍了一掌,粗喘道:“好,就这么里外动着点。”

  杉杉嗯了一声,抓住底座主动往外一抽,再用力压回。

  韩玉梁大乐,配合着她的动作进出交错,真假龟头隔着一层肉壁往来寒暄,
格外亲热。

  按说菊蕾初绽,不该折腾太久,可他外面套了一层,又担心不够润滑一直往
里加油,咕叽咕叽干起来,摩擦在深处并不算强,只有抽到靠近外侧的地方被括
约肌吸吮的时候,和深入过程中与假阳具交错的时候能积蓄射精所需的快感。

  他要是不主动运功就这么顺着她的意思啪啪猛干,那完全可以套一句知名电
影里的台词,拿块盾牌摆出深沉脸说:“我能像这样干上一整天。”

  “玉梁……你……你还没好吗?”杉杉抓着底座抽插的手交换了四五次,终
于还是累得两边胳膊都抬不起来。

  而隔着床边不远的大绵羊,已经射过一次后又被飞机杯一下一下吮硬,通红
的眼睛盯着妻子白里透红的浑圆屁股,一副只恨角度不好看不到屁眼被撑开全貌
的神情。

  “那我快点。”韩玉梁喘息着揉了揉她的臀尖,将粗长的阳物抽到龟头后棱
稍稍退出菊穴的地方。

  已经肿起的屁眼微微收拢,小嘴一样嘬住前端。

  他往龟头上挤了些润滑剂,双手一抱让珊珊的两条大腿并拢到一起,跟着浅
浅插入,让龟头被那一环菊轮紧紧一吮,便往后抽出,集中在肛口飞快摩擦。

  杉杉已经没力气再插拔那根假鸡巴,索性往深处一推,让假龟头贴着子宫口
搅来搅去,沉迷到肛门与子宫口同时被猛烈磨弄的混合快感之中。

  就在韩玉梁后腰酥麻,快活的眯起眼睛挺身压住肉滚滚的屁股射精的同时,
杉杉双手攥成拳头,满是汗水的裸体越绷越紧,直到大腿根一阵密集痉挛,忽然
软瘫下来,微微张开的双股中央,淡黄色的尿液哗啦啦流了出来,被假阴茎的底
座挡住,淅沥沥落在床上。

  照以前的经验,这么失禁程度的高潮一次,杉杉起码得喘息个七、八分钟才
能动弹。韩玉梁抽出之后,长吁口气,就准备下床自己清理。

  没想到杉杉拿起床单塞到胯下胡乱一擦,就颤巍巍爬下床,绕到韩玉梁面前
蹲下,嗓音都有点沙哑,“我来,我说了让我来的。”

  她用了三四张湿巾,把包着他的避孕套擦到焕然一新,才伸出手捏住精囊,
神情恍惚的望着里面那一大堆白浆,小心翼翼压下前端,一寸寸扯脱。

  腿还有点哆嗦,但她马上站起来,转身往外走去,“我去扔了,你休息会儿
吧。”

  韩玉梁皱起眉,看着她急匆匆差点被凳子绊倒的背影,心想,这女人这么紧
张那一兜精,该不是打算拿他的亿万子孙借种吧?

  他扭脸瞄了一眼大绵羊,挪挪屁股坐过去,轻声问道:“杨兄,你连娃儿也
舍得替别人养么?”

  大绵羊的眼里浮现出鲜明的痛苦,但就像是精神上的受虐癖一样,微微摇晃
的飞机杯里,他的阴茎又膨胀到了极限。

  仿佛在想象着杉杉挺起浑圆肚皮,在产床上声嘶力竭哭喊着诞下韩玉梁孩子
的场景,大绵羊的视线微微失焦,在精神受到的鞭笞与肉体品尝的快感中,射了。

  抖动的龟头已经吐不出什么液体。

  他已经干涸。

  另一间卧室传来冰箱关门一样的声音,很快,杉杉拖着发软的腿走了回来,
脸上透着一种仿佛完成了什么使命一样的轻松。

  如果猜测是真的,最后她还如愿以偿的话,那算起来,她可能是自祖先把泄
殖腔功能进化分离后,靠屁眼怀孕的历史第一人……

  不过韩玉梁并没兴趣聊这些,被橡胶制品束缚了近一个小时的他这会儿更愿
意跟她肉贴肉好好用身体沟通。

  前面一发,屁股一发,第三发最后他理所当然灌进了杉杉的嘴里。

  只不过折腾太久过于疲倦的缘故,她的事后清扫都没怎么做,舌尖顺着龟头
舔了几下,脸上沾染的精液都没擦,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大绵羊还被绑着,韩玉梁当然不能就这么扬长而去。不然,眼看着妻子先后
被肏到高潮、潮吹、失禁、昏迷的大绵羊,估计会被飞机杯榨干脱阳。

  飞机杯下死,做鬼太丢人。

  韩玉梁没兴趣帮男人收拾,让大绵羊用眼神指示出钥匙位置,就给他打开手
铐,懒懒道:“你自己清理吧,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大绵羊呻吟着拿开飞机杯,捡起地上团成一堆湿漉漉的床单,找出干点的部
分擦了擦胯下,摘掉口套,揉了揉发红的嘴,小声说:“我以为你有兴趣和我聊
会儿呢。”

  “不。没有。”韩玉梁干脆地摇头道,“我并不想知道你的心路历程,也不
想知道你为什么能从这样的事里得到快感。我现在知道的这些,就挺足够。我没
兴趣了解男人的内心世界。你要是变性……呃……不行,还得整容,我才舍得拿
出宝贵的时间听你啰嗦几句。”

  大绵羊一时无语,看着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穿好衣服,才挤出一句:
“你……你一直都活得这么……呃……这么随心所欲吗?”

  韩玉梁把痔疮膏放在杉杉身边,大步走向门口,扭头笑道:“不然,我辛苦
学一身本事,为了什么?”

  临走前他瞄了一眼隔壁房间,里头桌子上果然摆着一个看起来有些门道的金
属箱,接着电源,大概是为了控制温度。

  真要能这么制造出个孩子,他挺乐见其成。

  回去路上摸出手机瞄了一眼,三个定位器都已经回到事务所,韩玉梁挑了挑
眉,顺道买了点水果,慰劳一下辛苦的姑娘们,也给自己补充补充这一通折腾的
消耗。

  不料进门之后,才发现人员构成和他以为的并不一样。

  易霖铃不在,看来追踪器已经交回来了。

  但等着他的,依然是三个女人。

  多出的那个,是汪媚筠。

  大劫难之后,整个东华特政区的气候都发生了巨变,春秋两季大幅缩短,冬
季变得寒冷而漫长。

  过往秋老虎还要甩尾巴回头发威一阵的日子,如今已经迅速变得凉爽。

  叶春樱当然早早换上只能穿一个月左右的秋装,许婷也拿出了比较厚实的七
分裤,短袖衫加了件运动外套。

  但汪媚筠大概是开车较多对气温变化不太敏感,那凹凸有致的曼妙娇躯,依
然包裹在修身对开衫和足足露出至少七成大腿的超短裙中,单薄的丝袜,也像是
一层光润的皮肤附在她修长双腿上,一路隐没进看上去就行动不便的亮色高跟鞋
里。

  看了一眼韩玉梁那透着一股淡淡疲倦的满足神情,许婷撇撇嘴轻哼一声,起
身钻进厨房去了。

  汪媚筠笑着说:“与燕雨杉幽会结束了?我还以为你要回来更晚一些呢。”

  “有事找我?”韩玉梁坐到叶春樱旁边,选择了一个比较防御性的位置。

  他对这只狐狸精有着一定的戒备心理。因为她几乎毫不掩饰打算利用他的念
头。

  “没错,你不是说我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么。”

  “那怎么不打电话?”

  “怕打扰你的雅兴啊,”汪媚筠眸光流转,丝毫不介意在叶春樱眼前展现出
风情万种的撩人神态,“不然惹你不高兴,我还怎么找你合作。”

  “你找我合作,我暂时也没空。”韩玉梁略一沉吟,理智地先展示出了排斥
的态度,“我是承诺过优先级的问题,但这次是我家所长自己的事,我得先跟春
樱去办,办完才能做你的委托。”

  汪媚筠跷在上面的腿晃了晃,高跟鞋的后半截滑落下去,露出因丝袜而格外
圆润光滑的足跟。她充满暗示意味地抚摸了一下短裙与双腿之间的交接处,用她
那仿佛舔过耳孔一样的低柔嗓音说:“我用你最喜欢的报酬来委托也不行吗?”

  行字差点冒出口来,韩玉梁急忙清清嗓子,沉声道:“不行,我答应了春樱,
就要先帮她办好。”

  叶春樱之前神情看起来有些黯淡,这会儿总算精神了些,挤出一个微笑,柔
声说:“汪督察,别逗韩大哥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汪媚筠一笑,一脸风情眨眼间收敛得干干净净,“好好,那就说正事。阿梁,
我要预约你下一个委托。”

  这没有拒绝的道理,韩玉梁只好点头,问道:“你跟春樱谈好了么?咱们当
初谈的,可是需要她审核同意才行。”

  “嗯,我已经了解完毕了。是需要韩大哥你出手帮忙的任务,我非常希望你
去做。”

  “那,具体内容呢?需要我做什么?”

  汪媚筠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说,因为具体计划直到执行前都存在变数。
不过你放心,不需要你做什么准备,只要你本事还在就OK。硬要说的话……我
只有一个要求,调查圣心的时候认真点,尤其是关于L- Club的部分,查得
越清楚越好。这一点我已经跟叶所长商谈过了,她会给我准备一份任务报告的副
本。”

  “你的委托也是和露杜斯有关?”

  “没错。”汪媚筠并不绕弯子,“Ludus的人必须死,把他们一个个揪
出来,为所有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是我还在特安局系统里拼命往上爬的唯一动
力。”

  韩玉梁淡淡道:“你就不怕查到你的上级么?”

  “所以我才要借助雪廊和你这样清道夫的力量。”汪媚筠微笑着说,“在脱
下特安局督察那身皮之后,我从不排斥法律外的手段。”

  “好吧,那我忙完春樱这边的事,就去帮你。你们谈好报酬了么?”

  叶春樱点点头,很委婉地说:“钱的部分已经谈好了,但……汪督察可能会
提供让你给她大幅减免费用的额外报酬,具体给多少折扣,就等最后再定吧。”

  韩玉梁望着汪媚筠涂着莹润口红的饱满唇瓣,不禁回想起了这张销魂小嘴的
美妙技艺。

  啧,这狡猾的狐狸精。

  “既然阿梁已经答应,我就没什么其他事情要确认的了。祝你们这次行动顺
利,早去早回。我还要加班,先走了。”

  叶春樱有点惊讶,“汪督察,不留下吃饭了吗?”

  “不了,”汪媚筠摆摆手,“大厨不太欢迎我,我还是别自讨没趣的好。”

  等那摇曳生姿的曼妙背影消失在关上的房门外,许婷探头小声说:“我表现
得很明显吗?这么容易看出来?”

  叶春樱无奈地说:“婷婷,你连待客拖鞋都没帮她拿,只放了我换的那双。”

  许婷耸耸肩,“嘁,看来我还真得补补课。演技不过关可出不好外勤。”

  “你那不是演技问题。”韩玉梁笑道,“是醋劲儿太大。”

  “呸,我是担心你吃闷亏。那女人一看就是耍男人专业八级以上,备胎利用
水准绝对黑带,就你这色迷迷的德性,今后少不了给她免费打工。”

  叶春樱无奈一笑,“婷婷,韩大哥也没找我要过工资。”

  “那不一样,老韩明显把你当自家人了。对她可是纯好色。好啦好啦不说了,
我起锅去了。”

  叶春樱稍有一点忸怩,小声说:“她就知道取笑我。”

  韩玉梁微笑着柔声道:“她也没说错什么,起码我对你,并不单单是因为好
色。”

  叶春樱噙着笑微微低头,“韩大哥,我知道的。”

  “对了,今天在沈幽那儿不顺么?”韩玉梁皱眉道,“回来时候看你好像心
情不佳啊。”

  叶春樱轻轻叹了口气,从背后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解绳打开,从里面掏出几
张纸,放在韩玉梁手中。

  “这是沈姐帮忙搜集的一部分情报,来自暗网的地下情报黑市,全都是……
和圣心可能有关的案件。范围仅仅锁定在东华特政区,数量就已经这么惊人。”
她迷茫地看向窗外,口吻都有些恍惚,“韩大哥,我现在有种很难形容的感觉。
就好像……就好像我一直生活在一个温暖的房子里,有喜欢的玩具,有慈祥的阿
姨,可以吃爱吃的东西,可以学想学的本领。但突然之间,有人告诉我,这房间
下面其实……塞满了骨头。”

  “一根根,一段段,都是……和我一样的孤儿们的……骨头。”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