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The CHIM·番外】【作者:忘却之人(planetkiller2)】

第一文学城 2021-11-07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忘却之人(planetkiller2)
  用最合适的方式来形容现在的柳凌的话,就是「泳装尼禄本人登场」这句话

  用最合适的方式来形容现在的柳凌的话,就是「泳装尼禄本人登场」这句话
了。

  金色的长发扎成了发髻,呆毛随着海风的吹拂摇摆着。她的脸上带着高贵而
又有些傲气的笑容,但那奢华的面容,那翡翠般的双眸,还有那股气质,都让她
的高贵显得理所当然。

  能以现实中的人的面容还原一个虚拟的二次元人物,能做到这一点恐怕不得
不依靠化妆和修图,柳凌身边的其他Coser 大多都是这样的类型。在这个海边的
盛会之中她们明明穿着泳装却不太敢下水。但只有她,那容貌就仿佛是尼禄本人
一样。甚至她的身材,要比尼禄本人更加诱惑。

  相对于纤细的的尼禄,柳凌的女体更加丰满,肉感,胸口的两团乳肉足足有
D 罩杯,然而那自然的胸型说明这是没有经过任何调整。她的臀围也和尼禄的截
然不同,也许有人会更喜欢纤细的肢体,但她肉感十足的大腿,带来了浑圆的臀
瓣,在这样的臀肉下,泳装仿佛变成了丁字裤一样被吞没掉。然而柳凌的身体依
然在该纤细的地方纤细,她的手臂没有一丝赘肉,腹部竟然还能看到马甲线,腰
肢也是不盈一握,在D 罩杯的乳球和丰满的臀肉的对比下,纤细的触目惊心。红
白条纹的泳装,仿佛随时都可能被这样的女体撑爆一样。而更加难得,更加让柳
凌显得如同梦幻的是,她那洁白柔嫩的肌肤,竟然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

  这样的少女刚出现在沙滩上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这片沙滩举行的派对可说不上什么正规派对,无论是Cos 成动漫人物的,
还是直接穿着性感泳装的女性,其实都是来这里寻刺激的。在这个沙滩,身份,
地位,名誉,都不重要,没人会说出这里发生的一切,所以这里,上至身份高贵
的女贵族,社会名流,下至没钱没势的女学生,应召女郎,只要是有姿色的女人,
就绝不会被拦在门外。而同样,只要是有「本钱」的男人,也不会被拦在门外。

  柳凌感觉得到自己的子宫滚烫而疼痛,空虚的渴望被填满,但这欲望却并非
是单纯的被填满就能满足的,她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结局……而这个结局,现
在就在那篇海滩等待着她。

  她被人买下来了,用一个很高昂的代价买下来了,那可不是要豢养她,把她
当成美女犬那么简单,也不是要和她来个一夜情那么简单。她相当清楚那一笔钱
的意义是什么,在这片海滩上等待着柳凌的是一场终极的淫乐,是一旦踏上就无
法回头的一步,她知道开头,但不知道过程,只不过她相当确认结果到底会是什
么——她将会被残酷的刑虐,折磨,在欢愉和痛苦之中咽下最后一次呼吸,而后
彻底的消失在海底,这世界上将再也没有她的存在,而她在性虐和折磨中死去的
视频将成为某些人娱乐的道具,只不过……柳凌心想,如果那些人知道,到底是
谁出了那么大一笔钱,来买让人拍摄她这样一个着名Coser 的死亡AV,他们到底
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无法回避的,却又是亲自选择的结局,让柳凌变成了发情的雌兽,让她就如
同投入狼群的肉块一样吸引了男人们的注意,男人们贪婪的目光,如同要将她剥
干净一样,本就轻薄的泳装似乎已经被视线穿透,这女人的呼吸也变得更加混乱,
面色也戴上了潮红,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花蜜,已经流了出来。

  「这位小姐,要来一起玩玩吗?」酒气熏熏的男人一边说着,粗糙的手掌已
经抓住了少女浑圆的臀瓣,柔软的雌肉顺着指间的缝隙,被男人粗暴的挤了出来,
当看到隐藏的摄像机的时候,她扬起了嘴角对上了男人的视线,轻笑着说道:
「哎呀呀,就这么渴望余的肉体吗?余的花园可是非常贪婪的哦!啊!」

  故作高傲,模仿着真正的尼禄的柳凌被粗暴的扇打了臀瓣,柔软的美肉泛起
一阵波浪,骤然的刺激让她身子一软。不仅如此,那人还顺手撤掉了柳凌泳裤上
的系带。也许他更想要扯掉柳凌的内裤吧?但未曾想,这却是一件真正的系带内
裤!

  「哈哈哈,竟然是真的系带?你这婊子怕不是早就想要被艹了吧?」

  「真是有趣呢,不只是余,来这里的哪个女人不是想要尽情享受肉体的欢愉
的?」被这样的醉汉缠住,哪怕不用看剧本柳凌都已经看得出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了,不如说她根本就是向这个沙滩上最混乱淫靡的中心前进的,这些醉醺醺的男
人肯定会把她曼妙的女体,彻底变成沾满白液的肉玩具吧?

  「只不过想要让余这件乐器奏出迷人的音色来,代价可不小呢?」柳凌挑逗
的说着「啪!」

  猛地,少女白嫩的臀瓣被什么东西扇了,那是绿色的一打钞票。

  「装什么清高啊,不过是个着名的婊子罢了。」男人呵斥着,抓住柳凌的肩
膀将她转了过来,粗暴的动作甚至差点激起了她本能的反抗,但是那男人说的没
错……她这样着名的婊子,很难在这种事情上反抗。

  虽然并非是那种打扮成Coser 的鸡,但拍摄色气系的写真,偶尔进行一些援
交,甚至被人圈养一小段时间,都是柳凌曾经做过的事情。圈内的人虽然不全知
道,但知道了也不奇怪。只不过对方派来「接头」的竟然是这样粗暴的男人,确
实有一些扫兴呢她,其实还是挺喜欢扮演一些角色的,但看来在这个男人眼里,
柳凌就只是一块用来发泄欲望的美肉。但是那种贪婪的眼神,纯粹将她视作玩具
的眼神,轻蔑的眼神,那充满欲望的雄性气息,也确实让这个淫乱的少女浑身颤
抖。

  她渴望被蹂躏,渴望被虐待……渴望……

  「唔!」

  丰满的乳肉突然被男人粗暴的抓在手中,绿油油的钞票直接被塞进了乳沟之
中,沉浸于欲望,又被这份美丽迷惑的男人,拉扯着柳凌,把她推倒在了沙滩上,
柔软的细沙垫在身下的触感尚未来得及品味,那男人粗大的肉棒就已经从胯下跃
出。

  粗暴的将少女压在身下,肆意的玩弄着柔软的女体,虽是爱抚,却没有任何
爱意,只有单纯而狂暴的淫欲,摧残着柳凌「啊……太急躁了,余……」

  「噗呲」

  肉棒插入了阴道将柳凌的话语打断,变成淫靡的呻吟声。

  「急躁的不是你这个婊子吗?」

  「啊,轻一些……不要……子宫!啊啊啊啊!!」

  早已充分润滑的阴道,贪婪的挤压着,吸允着肉棒,不管柳凌嘴上怎么说,
她淫乱的女体都本能的渴望着残酷的蹂躏,甚至嗅到了雄性的气息,子宫就主动
降了下来,瞬间被粗壮的肉棒贯穿。

  「婊子!」

  重锤。

  「贱货!」

  重锤!

  「谁不知道你这个所谓的Coser 只是个高级妓女啊!」

  「唔噢噢噢噢!!!」

  高潮。

  淫水被从蜜穴中榨出,乳汁被从乳孔中喷出,粗暴的奸淫,甚至要将柳凌的
圣水撞出来,她翻白了眼,空虚的子宫,被粗糙火热的肉棒灌满,让她陷入了失
神。

  「余……啊!!」

  她被翻了过来,姿势被强行摆成了母狗一样的趴在沙滩上。尽管是这样粗暴
的动作,柳凌依然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这样的体位,这样被当做雌犬来对待……

  「啊啊!!」

  她发出了尖叫,肉棒再一次将她贯穿。醉酒的男人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感觉,
也没有任何保留,直接奸淫少女的子宫,双手抓住她纤细的腰肢,让少女的臀肉
一次次迎接自己有力的撞击「哈哈哈,臭婊子,这不是自己在动吗?」

  「唔……啊,因为……大肉棒……好厉害……肉棒……肉棒」

  太过激烈的奸淫,让柳凌无法维持尼禄的外壳,现在的她只是穿着尼禄的衣
装,很像尼禄的一块雌肉,一只雌犬。

  「啊……肉棒……子宫,唔……哦哦……」

  她她倒在了沙滩上,伴随着冲击,丰满的乳肉在细腻的海沙上摩擦,红白相
间的泳装很快被蹭的脱离了位置,殷红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

  粘稠的淫液,滴落在了沙滩上。香甜的乳汁,流进了海沙中,陷入癫狂的男
人,一把卡住了柳凌的脖颈!

  「唔!」

  她发不出声音,窒息的痛苦灼烧着她的肺脏,可是淫乱的肉体根本不会考虑
缺氧,只会一味地迎合男人的奸淫,柳凌根本不会去考虑到底是不是会被杀死,
只是沉浸在窒息的快感中,一只手拨弄着那压在沙滩上的乳饼,另一只手玩弄着
自己的阴蒂。面对男人粗暴的蹂躏,没有一丝的反抗。

  「哈哈哈,就这样装什么尼禄,什么Coer,只不过一头母猪罢了!」

  「唔……唔!」

  说不出话,说得出,也不会是反驳。是的,她,柳凌,就是一头母畜,一头
渴望被奸淫的雌兽,下贱淫乱的痴女婊子,就算是被杀,只要是被干死那就毫无
怨言。

  肉棒……肉棒,要被肉棒一边插一遍窒息了……

  柳凌逐渐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她仿佛觉得自己真的死掉了,子宫传来的快
感灼烧着大脑,窒息传来的快感折磨着她的思维,死了,要死了……肯定已经死
了!

  迷乱的雌肉放出了金色的圣水……

  「贱畜,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死了,老子还没玩够呢!」

  并不是怜悯雌兽的生命,而是觉得死了就不好玩,男人因此松开了卡住喉咙
的手,转而将柳凌一把抱起。

  双臂架住膝盖,环抱她的大腿和腰部,将柳凌如同一个飞机杯一样抱起来,
然后男人又一次开始了冲击。

  「咦啊啊啊!!」

  半昏迷的少女,立刻被肉体的快感惊醒「唔……好棒……肉棒好棒!!加油
……加油,啊啊,干死……干死我这头母畜吧!」

  柳凌由衷的呼唤着,虽然以男人的角度看不到她淫乱的表情,但那迷醉的声
音已经是最好的催化剂。

  「唔……啊,灌满……灌满我……把我淫乱的子宫……咦咦咦!!灌满啊啊
啊!!」

  仿佛能从子宫感觉到那份炽热一样,柳凌发出了狂乱的哀鸣,而后整个人瘫
软了下来。发射过的男人也无力的坐回了椅子上,接着就仿佛是要清理垃圾一样,
把柳凌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这一块淫乱的美肉,就如同垃圾一样掉在沙滩上。

  「真是个婊子荡妇,哼!」男人轻蔑的一脚踩在了柳凌的小腹上。

  「噢噢噢噢!!」伴随着尖叫声,还留在体内的精液瞬间被挤了出来,这样
的蹂躏甚至让淫水也随之喷了出来。

  「精液……精液……啊!!还……还想要!唔……流出去了……」

  恍惚的少女,迷茫的伸出手,手指抓弄自己的蜜肉,就仿佛是要阻止精液外
溢一样。

  「哈哈,真是个婊子,喂,你们要不要灌满这婊子?钱算在我身上哈哈哈,
反正是低价贱卖的臭婊子!」刚刚发射过一次的男人,大笑着从一旁保镖一样的
人物身上掏出一叠钞票,狠狠的砸在了柳凌的奶子上。

  「说啊,婊子,你想不想要被轮爆?」

  「啊……啊……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嘻嘻嘻……」

  免费的肉玩具,又是柳凌这样如同梦幻一般美艳的少女,当她摆出这一副淫
乱痴迷的模样时,周围的男人们蠢蠢欲动。

  反正在这片海滩上,轮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是把她奸淫到脱阴
而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管理这片海滩的吕佐夫财团,轻易就可以掩盖这里发生
的事情。所以柳凌感觉到了,男人们在向自己靠拢,她的大脑在颤抖,子宫在痉
挛,她期待的一幕终于要发生了。

  到底会怎样,今天之后的自己会变成怎样?

  被灌满精液,如同垃圾一样扔到一旁?

  突然猝死,被扔进焚尸炉毁尸灭迹?

  被陌生的男人捡走,然后再一次开始被圈养的生涯?

  不不,当然不会,自己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未来,她非常的清楚这次轮奸之后
等待自己的就只有那最后的演出,以她的肉体和生命为代价交换的极乐的演出,
他们最后到底会把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到底……

  她的思考被打断了。

  粗长的肉棒直接插入了她的口中,直达喉咙。同时,另一根肉棒则毫不留情
的插入了子宫,两个男人同时奸淫起她上下两张嘴,仿佛要将她贯穿一样疯狂的
抽插着。

  「唔……唔噜噜……唔……」

  肉棒,性交,高潮,快感,柳凌的脑海中,终于不再剩下其他任何思想,她
只是单纯的渴望更多的蹂躏,更多的精液,单纯的渴望用自己的魅力,换取更多
的快感。

  「呜呜呜!!」

  精液的味道灌满了柳凌的口腔,雄性的气息直达她的脑髓,让她的蜜穴痉挛
着达到了高潮,正在奸淫小穴的男子也忍不住,立刻放出了精液,灌满了她的花
园。

  但是,既然说是轮奸,那就不可能只有两个人,还未等柳凌将口中的精液咽
下,就又有人插入了她的口腔,插入了她的蜜穴。她也立刻用自己的舌头和蜜肉,
忠实的服务起那两根肉棒来「唔……唔!!」

  又一跟粗长的阳物入侵了柳凌的女体,她柔嫩的菊蕾被撑开,薄薄的肠壁被
冲击着,和子宫撞在了一起,「哈哈,看着婊子在干嘛?」一个男人指着柳凌说
道,原来在这种三穴齐开的情况下,柳凌的双手竟然在玩弄自己的双峰!那一对
D 罩杯的乳球在少女的素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粗暴和熟练的玩弄手法甚至胜过
了大多数男人们能做到的限度,在这挤压之下,乳汁如同水箭一样四溢而出。有
个好事的男人趁机叫到:「喂喂,再用点力啊,你们看这婊子还有心情自己玩自
己啊,哈哈」

  听到这句话,柳凌的双眸中闪过了兴奋的神色,这样的刺激已经让她如此沉
迷,如果继续,如果更加激烈……啊,这样,不行……这样无法思考了,这样下
去……这样下去这样下去她柳凌就要被变成只会淫叫发骚的雌犬,离不开男人们
的肉棒了!

  「唔唔唔唔!!!」

  口腔,被灌满,不,不是口腔,精液被直接灌入了食道,当肉棒推出的时候,
柳凌迫不及待的发出了浪叫「啊啊,肉棒,给我更多的肉棒,大肉棒主人,艹我,
艹死我这只贱畜,唔?!」

  「闭嘴,婊子,好好给我口,别多嘴!」

  然后,她的最再一次被堵住了。

  「唔嗯嗯呃嫩!!」

  菊穴也被灌注了,而后是蜜穴,而后又是菊穴,接着到底是不是又是在嘴里,
柳凌已经记不住了。

  她有被人按在地上,骑在腰上,因为她那对D 罩杯的美乳也着实迷人,起先
她还会用手夹着自己的双峰服侍男人,但很快快感的潮水就将柳凌变成了不会动
的雌肉飞机杯,只能任由男人用真正粗暴无情的手法玩弄自己的双峰。

  「他妈的这都多少人了怎么这女人的骚穴还这么有力气?」

  「哈哈,不会是吸精的魅魔吧?」

  「不不,你看着眼神,明显是昏过去了啊,只不过是这女人天生就是贱婊子
一个,就算昏过去也会继续榨汁啊,简直是榨汁姬!」

  男人们指手画脚的谈论着,全然不顾已经神志不清的柳凌,继续奸淫这具柔
美的女体,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阴道,菊蕾,甚至当新的肉棒插进去的时候都
会挤出来旧的精液。也有男人射在了她的乳沟内,也有男人一定要射在她的脸上。
发髻被解开,然后又被什么人扎成了双马尾,方便抓着头发抽插她的蜜穴。有人
无套中出,也有人把用完的保险套扔在柳凌的肚皮上,灌入她的口中,而柳凌的
女体就仿佛是灌满的水袋一样,灌入的精液,仿佛都变成淫水和蜜汁喷洒了出来。
她朦胧的意识,会想到了曾经被活活干死的女人们,让她意识到,说不定自己也
会这样死去了……

  啊,就这样被干到精疲力竭,满身精液,伴随着最后的高潮咽气,然后被当
成生鲜垃圾装进垃圾袋,和所有的垃圾一样被焚烧填埋……就这样死去……死去!

  那对死亡的幻想,让这淫乱的蜜肉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然后她隐约听见了有人在说

  「好了好了,这婊子在玩下去怕不是要玩死了?不如带回去慢慢玩吧?」

  是接头的那个男人的声音。而在其他男人的眼中,这是出钱的金主叫停的信
号。既然是被人出钱让大家享用这具美肉,当金主叫停的时候,玩的差不多尽兴
的男人们也识趣的去寻找别的猎物。况且,就算是柳凌这样的美人,被蹂躏玷污
到现在这样,不清洗一下怕是也无法让人提起兴趣。

  「欧……肉棒……大家……快来……啊……」

  趴在地上的柳凌,撅起臀瓣,乳球压在沙滩上,失神的喃呢着,一张一翕的
菊蕾和花园,是不是溢出一股混杂着淫水的精液,至于身上其他部分,更是不用
说的都被白液沾满了。

  「真不愧是会接下这种单子的贱畜婊子,都这种时候了还想要被插,哈哈哈
……」

  男人笑着,将一个闪烁着电光的电击器顶在了柳凌的后颈,伴随着一阵噼啪
声,柳凌凄美的尖叫起来「唔啊啊啊啊啊啊!!!!」

  她虚弱的女体被电流刺激的痉挛起来,那股痛苦让着受虐狂的肉体又一次攀
上了高峰,淫液潮吹而出,旋即少女撅起的臀瓣落下,她的小腹拍在平沙滩上,
让潮吹的蜜穴又喷出一股汁液,这一次柳凌彻底没了声息,昏死过去……

           ——分割线————————

  「嗨~ 正在看视频的朋友们你们好,这里是大家的柳凌,在此献上最后的终
极演出!」

  视频之中的少女毫无疑问是柳凌。

  依然是泳装尼禄的样子,身体已经清洗的很干净,完全看不出之前被轮奸过
的样子,只不过这具女体却看起来要比之前更加迷人,大概是因为……死亡的迫
近,让这淫乱的少女陷入了无法抑制的发情之中吧?

  「虽然承诺过要参加接下来的漫展,但是很抱歉恐怕无法完全兑现诺言了呢,。
然间竟然有豪客出钱要我拍摄死亡AV什么的,哎呀呀……真是连拒绝的机会都没
有呢!」柳凌笑着说道,算是故作无奈的样子,但是看着那副神情,任何观看者
都不会觉得那是真的无奈。她就仿佛只是被亲近的人拜托了一件有些令人困扰的
小事一样。

  「实际上我身边的一些朋友都有接到过死亡AV的邀请,只不过这样强硬的邀
请,诶嘿嘿,或许真的像大家说的一样,美丽是有罪的呢~ 」柳凌说道。

  死亡AV的拍摄数量并不多,柳凌之所以这么说,实际上是因为物以类聚人以
群分,她的闺蜜们都是和她类似的人……所以今天轮到柳凌,其实并不太出乎观
众们的意料之外。

  「实际上我还是会参加漫展的,只不过形式会有点不同,本次拍摄的写真,
一部分将作为我的遗作出现在漫展上,想要观看完整版的请通过相关渠道购买…
…嘻嘻,不过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呢!」说着,柳凌拿起了一根注射器。

  「如果……有看过死亡AV的人,应该是认得这种由吕佐夫财团开发的烈性春
药的,在让使用者的女体变得极度敏感的同时,它同时也会激发女体的生命力,
使我能承受更多的淫虐,如果只是少量那么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不过……嘻嘻,
反正我也活不过今天了,所以我准备了三倍的标准计量,哎呀呀,这样下去,我
到底会变得多么变成怎样一副淫乱的样子呢?」

  银色的针头缓缓地刺入了颈动脉,而后紫色的药水被少女注射进了体内。她
的娇躯颤抖着,伴随着血液循环,这一针还没有打完,柳凌的身体就已经有了反
应,浓稠的蜜汁顺着大腿根流淌,到底是药效太快还是柳凌自身的刺激,已经不
得而知了。

  接下来是第二支。

  「啊……第二支……据说会极度刺激使用者的生命力,导致药效结束后极度
虚弱……唔……哦……」柳凌呻吟着,又拿起第二个针筒,注射。

  「第三只……啊……第三只会有很神奇的功效……唔噢噢噢噢!!神经敏感
度会急剧上升,人家只要被干高潮,脑子就会被一点点烧坏……啊啊啊!!到底
是被干死,还是脑子被烧毁而死,还是被处死……我……啊……」

  第三支还没有注射完毕,柳凌就已经忍不住开始自慰起来了,「唔……接下
来,就是要由这边的几位假面先生们负责将我……啊……活活干死,嘻嘻,如果
没有被干死的话,人家可是会被用更凄惨的方式处死呢,是不是啊,假面先生?」

  随着柳凌的话语,镜头转向了旁边的一个男人,熟悉这类死亡AV的人,可能
会发现这个男人的体型有些熟悉。

  「像柳凌小姐这样主动配合的女优,肯定能进行到最后一步。呵呵,这次投
资者也算是下了血本了呢,因为这个原因才表现得这么顺从吗?柳小姐?」假面
男说道。

  「诶,是呢,是足以独占首都的高级公寓顶层的价格呢,老实说我还无法相
信呢,明明其实只是一只雌肉的说?」柳凌故作天真的说着,她笑着对镜头伸出
手比出了V 字,仿佛是在说着她人的事情,然而脖颈上的项圈却证明了她才是这
场表演中的受难者。

  此时镜头对准了假面男和他身后的几个同样带着假面的队友。这些男人都赤
裸着身躯只带着面具,而且每一个人都有着大的不正常的肉棒。

  「嘻嘻,看来那位不知名的买家,真是下了血本呢!」

  「呵呵,我猜柳小姐是知道这一幕才决定接受邀请的,毕竟你可是一头雌肉
啊!」面具中的变声器让男人的声音模糊不清,但语气中的一丝轻蔑却还是听得
出来的。

  这些男人们当然不是生来就有这样统一的尺寸大的不像话的肉棒的。毕竟那
长度,说是马的肉棒都不足为过了。就和柳凌注射的药剂一样,他们也是通过服
用吕佐夫财团生产的药剂来短时间内强化性能力的。而这种药剂,价格不菲。

  但现在这些价值不菲的药剂,被一位有钱的豪客砸下来,用来让他们将眼前
的少女摧残致死!

  如果是有常识的,正常的女性,看到这么多粗大的肉棒,恐怕会吓得浑身发
抖。根本不用有任何医学常识,仅仅是对比一下就知道那是一步到胃的长度,这
样的肉棒……轮奸……那么结果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死亡。就连柳凌自己都知道,
倘若自己撑过了轮奸,所谓的死刑也不过是处理一块还未咽气的畜肉而已。但是
柳凌浑身发抖的理由却并非如此她在兴奋。

  不光是药剂的作用,雄性的气息,挥发的前列腺液,粗壮的肉棒还有必死的
结局都在让她兴奋不已,她怎么会恐惧呢?这可是她期盼已久的啊!这怎么让她
能做到不顺从呢?

  「啊啊,肉棒!太棒了,大肉棒就要操死小贱畜了!」

  柳凌跪倒在地,如同雌犬一样爬向了最近的那个男人,纤纤素手握住了肉棒,
轻轻地摩擦起来,而后用嘴唇亲吻那根肉棒,用舌头仔细地舔舐,把龟头后的缝
隙都舔舐一遍,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含住那根肉棒。

  太粗了,粗大到根本吞不下去!

  柳凌用双手握着这根肉棒,激动的喘息着……既然根本无法用上面的嘴吞下,
那么就用下面那一张吧!

  于是她虔诚的跪下,压低自己的身子,五体投地,土下座在男人的面前,充
满渴望的说道:「啊……请主人,请主人用大肉棒把贱畜柳凌艹杀吧!请主人把
我操死!!」

  「贱畜。」男人轻蔑的说着,抬起脚踩住了脊背,把她的上半身彻底的压在
地上,她的连贴着晃动的甲板,她的双峰被冰冷的钢铁压成乳饼「啊啊啊!!」

  她兴奋的尖叫着,被这样残酷的对待,她嗜虐的女体立刻用潮吹做出了反应。

  然后她被拉了起来,她看到了一个男人平躺着,粗长的肉棒如同铁塔一般立
起,她立刻就明白了男人们想要自己做什么。

  「啊……啊……」

  无意识的呻吟着,柳凌跨坐在了男人的身上,缓缓地落下臀瓣,小心翼翼的
用自己的阴户对准那异常硕大的肉棒,药剂的作用已经在影响她的娇躯,龟头刚
刚顶在肉棒上,柳凌的蜜汁就已经沾满了男人的肉棒。

  「好粗……人家……人家肯定会坏掉!啊,人家就是想要被玩坏掉……死了,
死了……死定了!!」

  她呻吟着,缓缓地坐下。虽然女人的阴道也是产道,但是对于柳凌这种没有
生产经验的少女来说,男人的肉棒实在是太过粗大了,每一寸都让她感觉到被撕
裂的痛苦,也让这渴望被虐的女体更加夸张的反射出她所承受的快感。她本来还
想慢慢品味这份快感,可很快,一双手压在了她的肩膀上「诶?」

  只来得及轻轻地疑问一下,瞬间,柳凌就被按了下去!

  粗长的肉棒,完全刺入了少女的体内。

  「啊!!!!」她发出了尖叫。

  仿佛是漫画一样的场景出现在了现实之中,肉棒刺入阴道,直达子宫,粗暴
的拉扯将子宫脱离了原本的位置,变成了套在龟头上的肉袋,一路顶开她的各种
内脏。少女平坦柔软的腹部清楚地反映出了这残暴的一幕,她的腹肉被撑起,隔
着自己的皮肉,她感觉到肉棒顶在了自己的下乳。

  死……

  柳凌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一个简单的插入,就让柳凌的脑细胞侵蚀度变成了6%,也造成了内出血。这
根本不可能活下去了,到底是先被快感烧掉脑细胞,还是先因为内脏破碎而死?
如果不是打了那个药这一瞬间自己一定已经死了吧?但是正因为有这种药,她才
能体会这不可能的快感。

  啊啊,这样被活活干死……太棒了!

  有人托这柳凌的腋下,要将她提起,渴望被虐的雌肉顺从的站起来,她当然
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根本等不及了……

  不等男人使力下压,柳凌就自己主动的坐了下去。

  「唔哦!!」

  她发出了哀鸣,内脏挡住了肉棒的进一步插入,但是她对男人们摆了摆手,
她想依靠自己,完全吞下这根肉棒。

  「啊!」

  缓缓的下降,扭动身躯,让顶着子宫的肉棒拨开内脏,然后继续深入。

  「唔!」

  闷哼一声,柳凌终于再一次被完全插入。不需要什么动作,淫乱的女体就喷
出了乳汁和淫水……还有,鲜血。

  要死了……

  脑细胞侵蚀度12%

  她感觉到自己被男人按住,压向那结实的胸膛,高潮的余韵让她浑身无力,
明明男人还没有开始抽插就已经这个样子了呢,看来自己真的是要不行了啊……

  然后她感觉到,另一根粗大的肉棒顶在了自己的菊蕾上「不行……那里不行
……太粗了啊……」

  但是不管怎么听,这样无力的拒绝,都更像是故意的引诱,于是理所当然的,
男人毫不顾忌的直接将肉棒刺入了她的体内。

  「啊啊啊啊!!!」

  又一次吐出一口鲜血,柳凌感觉到自己的肠子被撕裂,被撑开,被贯穿,她
不用猜也知道自己的内脏现在是什么样子,完全是靠这药里,自己才能活到现在
吧?啊啊,看来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要在今天告终了。不光是要以凄惨淫乱的方
式死去,死后还要被更加残酷凌辱……这真是太棒了!!

  她又一次达到了高潮,项圈上显示的侵蚀度达到了14% 一上一下,两个男人
同时开始用巨大的肉棒奸淫柳凌的小穴,那有力的冲刺下,她仿佛觉得有两根巨
大的搅拌器在自己的体内搅动一样。

  「哈哈,不过是一只雌肉,被这样虐还有感觉啊!舒不舒服?舒不舒服啊小
贱货!」

  「噫!!舒服!好棒,被大肉棒艹杀,好棒啊啊啊啊!!!」

  「屁股动起来,婊子!」

  「是!是!!!啊啊啊!!」

  男人们说着羞辱的话语,同时也用鞭子,针刺或者巴掌蹂躏着柳凌的女体。
她洁白的肌肤上留下了鲜红的鞭痕,柔软的乳肉被粗暴的揉捏,刺入皮肤的针刺
虽小却让她痛苦不堪,但对于这样淫乱的雌兽来说,虐待也只能带来快感。这快
感不断地侵蚀她的大脑,毁坏这她脑海内其他的部分,柳凌很清楚,再过不了多
久自己就会变成直至到高潮和淫叫的美肉飞机杯,但更可能的是自己根本活不到
那一刻!

  抽插着柳凌的身体的早就不是最初的两个男人了,现在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
男人了,他们的精液射出量被药物增强到了不科学的地步,每一次灌注,不仅仅
会射满柳凌的子宫,还会让多出来的精液从交合的缝隙一出来。而她饱受折磨的
菊蕾也已经无法合拢。不仅如此,她还感觉到自己的肠子一定有部分破裂了,精
液已经直接就进入她的腹腔,浸泡她的内脏。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每一个
细胞都在被奸淫。

  「唔噢噢噢,有什么,有什么要出来了!!!要从胃里面挤出来了,啊啊啊,
轻一点,不要!!」

  柳凌狂乱的嘶吼着,突然哀鸣变成了呕吐声,她为了今天的演出,肠子早已
被彻底的浣肠清洗,而这段时间也只吃流质食物……或者说的更清楚些,这两天
她的吃的只有精液而已柳凌一张嘴,从口中溢出的就是白色的粘稠液体……不,
那甚至不是之前灌下去的精液!

  「哈哈,这婊子看来被我艹穿了!」一个男人喊道。

  是被从菊蕾灌入胃脏的精液,现在被肉棒挤压胃部逆流出来了。

  「这贱畜的肚子看起来要装满了,我门给她开个口子吧!」

  「诶!」

  听到了预定的台词,柳凌又一次兴奋起来她挣扎着转过头,看到了那闪亮的
刀锋。

  「啊……啊!」

  「啪」

  她丰满的臀瓣被鞭子抽打了一下。

  「臭婊子,别挣扎了,你现在这样已经根本活不下去了,乖乖的做一个肉便
器让大家好好玩就行了……」

  「啊……是……是,母狗……非常高兴,能成为主人们的……肉玩具,啊啊
啊,进来了进来了!!好棒,母狗被刺入了,被剖开了!!哦哦,要死了,太棒
了太棒了,要被主人杀死了诶诶诶诶!!!」

  她尖叫着,期待的看着利刃刺入了自己的腹部,然后慢慢地向上剖开,从她
的侧腹切出了竖起的一条刀口。当银亮的刀刃退出的时候,她淫乱的女体受到的
摧残,终于显露出来。

  白色的精液被鲜血沾染成了暗红,顺着伤口流出,偶尔还有被击碎的内脏碎
片。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但是此时此刻柳凌更加明确的看到了,自己已经
是只靠药剂维持生命的破麻袋,用坏了的飞机杯,即将死去的雌兽罢了……

  什么着名的Coser ,什么吕佐夫财团的白领,什么美貌惊人的气质美女……
都没有意义了,她现在只是一块即将死去还为死去的肉玩具而已,男人们根本不
必顾忌,只是继续的抽插,继续的奸淫,不断地将白液灌入她的体内,不断让快
感侵蚀她的脑海,让她一步步逼近死亡。

  「坏掉了……要坏掉了,小贱畜的脑子……要坏掉了!!」

  「啊啊,唔噢噢噢噢,死了死了死了!!小母狗要死了!!」

  她狂乱的哀鸣着,思考越来越模糊,脑海中的思绪只剩下被艹,被玩,被处
死那么简单的回路,只剩下对淫虐的渴求,因为侵蚀度正在不断上升,每一次高
潮,每一次浪叫,都在让她的脑细胞大规模的成为药剂的俘虏,让着淫乱的女体
彻底变成母兽的雌肉!

  40% ……50% ……60% ……70% ……

  好像有什么断掉了,好像有什么碎掉了,好像有什么忘掉了。

  柳凌被扔在了地上。

  她被蹂躏的两穴已经无法合拢,其中流出的已经不是红白的混合物,而是彻
底的精液,仿佛这少女的体内已经没有鲜血了一样。她如同肉虫一样倒在地上,
颤抖着,思考……不,柳凌已经无法思考了。

  项圈上清楚的记载着侵蚀度,已经达到了98% ,这意味着她已经无法进行任
何正常思考,她除了活着,就只剩下被奸淫而已,其他的已经无法思考了。与其
说她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件人形肉玩具,而现在这具肉玩具也已经被玩坏了。

  玩坏的玩具,当然要销毁了……

  柳凌的脑海中还剩下的意识,就只能想到这些了。

  她爬了起来。

  反复被蹂躏的下体,被残酷的撕开,破裂,连带着让她的双腿也无法自由的
移动。柳凌的生命也已经如同风中残烛,现在就算爬行,就算是思考,都已经很
勉强了。但她依然记得自己给自己安排的结局。

  那台绞肉机。

  「啊啊……绞碎,坏掉的玩具,要被绞碎,嘻嘻嘻,嘻嘻嘻……」

  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只剩下了痴傻的笑容,她挣扎着爬向绞肉机。

  「虽然肯接拍死亡AV的婊子大多都不会反抗,打了药之后也没法反抗,但是
像你这样听话主动的贱畜还真是少见呢,柳凌小姐。」男人既是嘲弄,也是赞许
的说道。然后他挥起了鞭子,啪的一声抽打向了柳凌丰满的臀肉。

  「啊!」柳凌发出了魅惑的哀鸣,她的蜜肉一张一翕,灌满了的精液也溢出
到了地上,和她的淫水混合到一起。她继续爬向绞肉机,每当她的脚步稍微慢了
一些的时候,男人都会用鞭子催促她继续爬向绞肉机。当她好不容易到达绞肉机
的时候,地上已经多了一条精液,淫水混杂出来的轨迹。

  「不用爬了,贱畜婊子,这里就是你人生的终点了。」

  「诶嘿嘿……」而柳凌的笑容,无法让人分清她是不是真的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男人拉起她沾满精液的女体,扔进了绞肉机的进料口。柳凌
没有挣扎,反而配合的将双脚塞进了刀口,用脚趾试探那并不锋利的刀刃。

  「虽然估计你这样的肉便器已经不会说话了,不过姑且还是走一下形式吧,
柳凌,来和大家道个别吧。」

  「啊……呜……」

  但是柳凌已经无法回答了,她的脑细胞已经完全被快感侵蚀了,现在这个女
人已经仅仅是一块沉迷于快感的美肉,就算是处于濒死,她的反应也只是用自己
的双手,玩弄那一对柔软的乳球,拨弄着充血的阴蒂,让这具连血液都要流干的
女体继续喷出蜜汁和乳汁。

  「啊,要坏……坏掉了,绞碎……销毁,柳凌……唔噢噢噢,要死了!!」

  开关被按下了,镜头仔细地对准了柳凌,从多个角度捕捉,将这具美艳的女
体最后的结局完全记录下来。

  白皙的玉足瞬间就被绞碎,没有多少鲜血,因为她的血液已经流干了,但是
她的阴肉却做出了反应,抓拍的镜头被喷上了一股蜜汁,镜头继续拍摄,她的小
腿被吞噬,大腿也被吞噬,手指疯狂地刺激自己的阴阜,而后连同右手一起,被
吞没。

  「啊啊啊啊啊!!碎掉了碎掉了,小贱畜的子宫……子宫!!!唔噢噢噢噢!!!」

  她发出了凄厉的哀鸣,子宫,卵巢也被粉碎了,从出料口已经可以看到她被
绞碎的血肉和骨头,落入了一个桶中。

  「别担心,就像事先说好的一样,你的绞肉会被扔进精液桶里面混合到一起,
哈哈哈!」

  「唔啊啊,碎掉了,小母畜……碎掉了,要被绞碎了啊啊啊!!!」

  承接柳凌的血肉的桶是装满了之前交合时射出的精液的桶,从柳凌的角度看
得到自己的血肉落入白液之中的过程,在她还清醒的是时候,她曾经幻想过这样
的场景,自己美艳的女体被如同垃圾一样倒进白液之中,变成一团模糊腥臭的混
合物,仿佛每一个细胞都被精液强奸了一样,这让她这个痴女感到异常的兴奋。
但是此刻的柳凌……真不知道她的脑海还能不能回想起自己的兴奋点呢?

  「唔……啊……」

  那对丰满的D 罩杯也被撕碎,脂肪,乳腺,乳汁,也被吞没殆尽,揉着乳球
的另一只手自然也被粉碎,柳凌仿佛回光返照一样,那对翡翠的双眸又一次恢复
了神智一样。

  「啊……真满足啊……」

  噼啪。

  金属的项圈,绝美的容颜,柔顺的长发,还有她最后的笑容,都随着这一声
脆响彻底消失。下一刻,名为柳凌的少女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一团鲜红的肉馅,
被混合在淫水,精液的混合物中。

  「这下可算完成了……哼哼,那个有闲钱的富豪付的钱还算不少,这视频要
能多卖出点,就算我们的外快了。」面具男说道。

  付钱给他们的肯定是一位出手大方的富豪,说不定也是这团烂肉熟悉的恩客。
其实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假面男觉得那位富豪搞不好和柳凌有仇也说不定。因为
他不光要求处死柳凌,接下来还要把柳凌的写真集拿到CM上贩售,处刑和虐待的
部分都会被说成是特效。同时视频也会被拿到柳凌的个人网站上作为谢幕演出贩
售。这样一来等于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位着名的Coser 就是一只淫乱的贱畜母
狗。而且,虽然大家不一定会相信,但是柳凌确实是放出了自己在谢幕视频之中
被宰杀了的消息。

  在那场CM的会场上,最后会有人发现在阴暗的角落里用暗红色的气味难闻的
的涂料画出了尼禄的画像,恐怕不会有人想到,那些涂鸦就是柳凌最后的归宿。
至此,柳凌可以说是彻底的死亡,彻底的消失,吕佐夫财团将会负责最后的善后,
只要他们将柳凌被虐杀的无修正原版视频邮寄到一个指定的地址就可以了。

  只不过这些男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订购这分视频的那位少女,已经再也收不
到这份视频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