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鬼父与天师】第二章 (父女血亲文,不喜勿入,防止撕逼)

第一文学城 2021-11-1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最爱仙侠
作者:最爱仙侠 2021.11.1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389                 第二章

作者:最爱仙侠
2021.11.1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389

                第二章

  微步巧藏人,轻飞洛浦尘。

  贺三娘的金莲,小巧圆润,颗粒饱满,似如意,似翡翠,白中透红,红中带
粉,随着杨朗握在手中,淡香四溢。

  杨朗是习武之人,手中多是老茧,不似贺三娘的玉足这般,肤滑如凝脂,触
感如白玉,但硕大的手掌将这玉足握住,火热的掌心触摸着足底,反倒是别有一
番滋味。

  贺三娘双手撑着身子后仰着,随着杨朗张口含住了自己的大拇指,贺三娘只
感觉全身酥麻,似是老中医在针灸一般,一声嘤咛,下身已经是湿哒哒了起来。
她本便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但柳家三房,自己是年纪最大的,人老色衰,柳老爷
也看不上了,再加上新晋的五房是远近驰名的歌姬,自礼成之日,老爷日日夜夜,
皆往五房方向跑,芙蓉帐暖度春宵,可惜自己,青灯冷房,独自寂寞。

  煎熬数年,这才一朝功成,将主意打到了自家总管的身上。

  此刻被杨朗这般一撩拨,贺三娘只感觉全身的欲火都被点燃了,她媚眼如丝,
气吐芳兰,那玉足费了好大得劲才从杨朗的手里松了开来,随即就见她玉足轻勾
着杨朗的脖颈,搔首弄姿道:「来啊,上来……」

  说着,身子朝后挪了数寸,却是将身后的凤床让了一半出来。

  杨总管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登时如那饿急了的狼一般,眼冒绿光,三下五
除二将自己浑身衣物脱个精光,那下身的伙计,却是颤悠悠的露了出来,在空中
上下惦着,便像是那院落里的竹子,又细又长,竹子尖在空中晃晃悠悠着。

  那下身的活计儿果真不小,或者说果真不短,初步估算,也是有多半尺接近
一尺有余,末端杂草丛生,两颗卵蛋如倒垂的柿子,前端杀气腾腾,明亮的龟头
如锤炼的宝石,熠熠生辉。

  孰能想到,一个身如铁塔的管家,竟然会有这么一根细长无比的蛟龙。那蛟
龙张牙舞爪,气势恢宏。贺三娘看了一眼,只感觉心儿都要化了,这要插进来,
还不得搅个天翻地覆?

  只见她爱怜的伸出玉手,将那细长无比的蛟龙牢牢握在手心,五根纤细的手
指将龙身套弄,前后撸动了几下,上面滚烫的温度,让贺三娘差点儿便握之不住。

  随着三娘的套弄,龙身似乎又变长了不少,杨总管大眼圆瞪,气喘吁吁,低
头看着自己的下体被夫人套弄,一时也是忍受不住,满脸潮红,壮硕的胸膛上下
起伏,半爬着上了夫人的床,铁塔般的身子将柔弱的夫人整个压在了身下。

  「这就忍不了了?」

  感受着情郎如耕牛般的粗气声,三娘媚眼如丝,羞中带怯的白了他一眼,那
一双美腿,却是环上了情郎的腰身。

  而满面通红的杨总管,已经是哼哧哼哧的伸手解开了身下贺三娘的腰带,两
人早已经是天雷勾地火,一触即发,登时也没多少犹豫,杨总管低头撕扯着贺三
娘的腰带,不过数步,贺三娘的纱裙已经被解开,那根细长无比的蛟龙,整个抵
在了贺三娘的胯下。

  坚硬的龟头,足以让贺三娘丢盔卸甲,那本已经湿哒哒的蜜穴,此刻更是不
停地张合着。

  如扇贝般,湿哒哒的阴唇上下张合,静待来者。

  「夫人……」

  杨朗深情的看着身下的贺三娘,眼神中的温情,好似是要将满脸红云的贺三
娘融化了一般。

  「别叫我夫人……」

  贺三娘抬指,轻轻碰触杨朗的嘴唇。

  「叫我三娘!」

  「三娘……」

  杨朗眼神火热,仿佛下一秒便会将身前的美人吞下腹中一般,那抵在贺三娘
蜜穴处的蛟龙,还在使坏的左右磨蹭,紫红充血的龟头,带出了丝丝爱液,交融
缠绵,二人身下的床单,好似都湿了一大片。

  贺三娘微微欠着身子,寻找合适的角度,同时……也在以眼神回应着杨朗。

  好似春水般的眼神,与杨朗喷火的目光相对,水火两重天,彼此的情欲,在
空气与眼神交流间赫然爆发。

  「三娘,我来了!」

  下一秒钟,杨朗一声闷哼,腰身猛地一挺,噗嗤一声,细长的蛟龙撑开蜜穴,
一头扎进了独属于自己的温泉暖池之中……

  细长的蛟龙,如锋利的长枪,自贺三娘的穴中而入,滚烫的龙首,前后抽送,
一如他的一身武艺,大开大合,龙精虎猛,啪啪啪啪,不过数下,房间当中,已
然响起了密集的肉体撞击声,似狂风暴雨,穿林打叶,闷雷声之中,还有杜鹃般
的女儿啼叫声,宛转悠扬,在房间中响起。

  「嗯……哦……奴家,奴家受不了了!」

  贺三娘满脸红晕,罗裙半解,整个人瘫在床上,如盛开的牡丹,那环抱着杨
朗脖子的玉臂,也因为下身奋力的抽送而无力地垂落了下来。与玉臂相对的,那
一双美腿,此时也是如八爪鱼般的环住了身上杨朗的腰身,随着蛟龙的前后抽送,
轻轻晃悠着。

  杨朗自幼练武,身材魁梧不说,身体素质更是远超常人,那饱满的胸腔和肌
肉,更是让贺三娘欲罢不能。在杨朗铁塔般的身姿之下,三娘怜弱好似风中娇花,
再加上此刻那杨朗的动作一如往常般横冲直撞,大开大合,没几下功夫,三娘已
经是被弄得浑身虚软,无能为力,本就水汪汪的蜜穴,在一股气高频率的抽送之
下,已然白沫横飞,唇肉翻搅,黏糊的不成样子。

  杨朗的冲刺深而密,如同挥舞长枪一般,每一次突刺,都是不破敌军誓不回
还,那种已插入底的快感,让贺三娘为之深深地沉沦,甚至还会随着蛟龙的进出,
微微抬起自己的身子,熟练地迎合着。

  期间,杨朗那一双火热,砂锅般大的手掌,更是从三娘凌乱的衣领中探入,
轻车熟路的抓住了那衣衫当中的阳春白雪,肆意的蹂躏着,指尖还会刮过那已经
硬的如樱桃般的奶头,细细的研磨。

  熟练地身手,更是挑逗着贺三娘全身的敏感地点,在那蛟龙的加持之下,俨
然失了思考之力,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只能随波逐流、无能为力。

  「太深了……奴家,奴家要泄了……」

  强力的冲刺,不留丝毫余地,一如杨朗的武者精神,霍霍生风。哪怕身下的
人妻,已然是左右摇摆,强撑不住,那奋力抽送的蛟龙,依旧没有丝毫停留和疼
惜,不停的在贺三娘的玉体上进出着。

  这般不过数下,就见贺三娘眉飞色舞,身子紧绷,银牙咬唇,鼻尖泛水,却
是再也坚持不住,身子颤栗了几下,噗嗤噗嗤,一股股的热浪,自那蜜穴当中脱
颖而出……

  透明的花汁,浇筑着杨朗细长的龟头和棒身,那被蛟龙撑开的穴口,更是一
下接着一下的收缩着,粉红的嫩肉,从穴口翻涌而出,似乎也是在回应着身体的
主人,连带着身下的凤床,都湿润了好大一大片,空气中,更燥热的散播着体香
和汗液,以及无形当中,一股十分刺鼻的爱液之味……

  与此同时,柳玄音房中。

  送走了父亲,无所事事的柳玄音盘膝坐定,正要凝神修炼,外门突然传来了
敲门声。

  「柳师姐,在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今日晌午,替自己解围的师弟陆朝。

  「稍等……」

  柳玄音张开檀口,轻声回应着陆朝,听到师姐的回应,门外的杨朗登时兴奋
万分,他在门前来回踱步,紧张不安的等待着。

  昔年在龙虎山,师姐整日在自己的洞府当中,一月也只能见着一回,甚至有
些时候,四五个月不见其人,如今这一同下山的机会,也是陆朝厚着脸皮像自己
的父亲求来的,虽师姐这一路行来对自己依旧保持距离,可对杨朗来说,只要能
和师姐呆在一起,一切也都值得。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多了一个吊车尾王庸。
让这一路少了些许雪月风花,多了几丝陈腔滥调。王庸与师姐一般,性子也是略
显内向,不过他不像师姐那般秀外慧中,反而是个三句响话憋不出来一个屁的闷
葫芦,煞是无趣。

  而且更让陆朝不爽的是,师姐对于他,似乎格外的关照,反而是自己,显得
没有他和师姐那般亲昵,日常之余,总是多着几分生疏和距离。不过有志者事竟
成,陆朝也相信,终有一日,师姐能够看到自己的决心与真心。

  正在思索间,吱呀一声,身后的房门打开,陆朝回头的瞬间,只觉得以前豁
然一亮,仿佛有仙子,正从远方,翩然而来。

  只见师姐脱去了道袍,换了一身女子打扮,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
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
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
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
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只可
远观而不可亵玩。清新、灵动、高高在上,宛如画中仙子般的圣洁,在陆朝的面
前,几尺之地,油然而生。

  陆朝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竟是看得有些失了神。一双杏眼,
便是那般直勾勾的盯着,盯着柳玄音都有些无奈,微微蹙了蹙眉。

  本就性子冷淡的她,自然受不了被人这般看着,因此也便是神情尴尬的轻轻
咳嗽了一声,这一声,却是让陆朝猛地警醒过来,他也知道了自己失态了,连忙
开口道:「师姐,我此番前来,是想要问问你,掌教真人派我们下山,究竟是为
何?」

  茅山弟子,向来不会有太多下山的机会,即便是下山,也是跟着侍奉自己的
师尊,并且也不会来陇洲这般偏远之地。何况在下山之前,陆朝的父亲,偷偷塞
给了他一件五雷天师牒,这是茅山至宝,上有龙虎印章,可直达天听,请九天应
元雷声普化天尊降临相助,且凭借陆朝自己,莫说雷部正神了,便是蓬莱司左右
神将,都请之不动。且这等度牒,上可请六波天主帝君,玉府上卿五雷使。下可
召伏雷博士,掌善簿判官。非是天师神位不可用,明显自己的父亲将这等神霄、
清微二宗都心动的法宝交给自己,不是给自己用的,而是危机时刻给柳玄音所用。
但柳师姐,可是茅山天师,身居地仙神位,背靠道门正宗,又是茅山历代最为年
轻的天师,能遇到什么危险?还需要动用这等法宝?因此陆朝也着实是好奇,因
为单单通过父亲留给自己的这册五雷天师牒,陆朝就已经猜到了此行不简单。只
不过有何不简单的,陆朝却是想不通透。

  而听到陆朝这般说之后,柳玄音也是紧跟着道:「兹事体大,还是先去找王
庸师弟吧……」

  说罢,迈开步子,朝着王庸所在的庭院走去。

  陆朝见状狠狠地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迈开步子,跟上了柳玄
音。

  作为茅山弟子,柳玄音的同修,柳老爷子安排的院落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
虽然比不得京城那般繁华之地的大户人家,却也是这白鱼镇当中,数一数二的配
置了。

  柳玄音与陆朝二人穿堂过巷,不多时便来到了王庸的院子当中。

  此时的王庸正独自坐在院子的凉亭之下,凝神修炼,直到柳玄音和陆朝二人
推开院门走了进来,王庸才从修炼状态退了出来,他诧异的看着进来的柳玄音和
陆朝,开口道:「师姐,师兄……你们二位怎么来此了?」

  「有事相商!」

  看到王庸,柳玄音微微一笑,眸中神情,却是不似先前面对陆朝那般清冷。

  陆朝将这一变化看在眼里,心下登时便有几分泛酸,不过他脸上却是没有表
现出什么来,反而依旧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在院子的凉亭中坐定。

  三人刚刚坐定,柳玄音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册玉简。

  这玉简通体由翡翠所制,日光下烨烨生辉,非同凡品。

  柳玄音也知道二人心有疑虑,所以也便单刀直入,直点主题道:「二位师弟,
师尊……掌教真人让我此番下山,归乡探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便是为了这天
师功德簿!」

  「这是天师功德簿?」

  看到柳玄音拿出来的玉简,陆朝和王庸二人全都略微变了脸色,他们不是天
师,自然没有看过天师功德簿,但没有看过归没有看过,却是知道这东西的存在,
相传,每一位道教天师,都会随身携带一册天师功德簿,这天师功德簿由十二枚
玉简组成,每一枚玉简,象征的都是一个功德,或者说一只妖魔,可以和天师匹
敌的大妖!

  而天师功德簿出世,便代表着天师要下山,更代表着——要天下大乱!

  民间有一种说法,佛教盛世兴,道教乱世震,说的便是这佛教在盛世会兴旺,
庙火遍地,而到了乱世,则是道士提剑下山,护佑一方平安。其实此间说法,也
并非毫无道理,至少按照道教的惯例,每一次天下大乱,不论是宿土、麻衣,还
是众阁、茅山,都会派各自宗门的天师下山,非是救人,而是灭魔,这也算是道
佛二教,与天下龙庭三者当中的一种默契,佛教讲究慈悲,度众生于苦海,更适
合于统治手段,便是如同那朝廷的八股文一般,牢笼志士,以八股无形之力,让
天下聪明人都自愿钻进这牢笼当中去,为了读书、做官、光耀门楣,而发愤图强、
挑灯夜读,一门心思用在了读书上面,又怎会有心思造反呢?至于剩下的那些,
不过是莽夫之流,成不了气候。导人向善的佛教,不能杀生,不得嗔痴,自然也
是统治民众的好手段,而佛教,需要信徒,需要香火,与朝廷合作,更是互惠互
利,双赢的局面,因此在盛世,才会如此的兴旺。而道教,讲究自然,非是信神、
供神,而是天人合一,讲求修习自身,虽不能如佛教一般,背靠龙庭而立,但在
乱世当中,却也是朝廷所需。

  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旦一方失气,天下自然大乱。何为天下大
乱?自然是指朝廷夲坏,百姓水深火热,而一旦朝廷失势,那便代表着九州大地
的龙脉移位,无形的龙脉之气,普通人看不见摸不着,可对于一些妖魔来说,却
是大补之物,得龙脉者得龙气,得龙气者,更可脱胎换骨,羽化登仙。因此每当
天下大乱的时候,便是妖魔层出不穷的时候。这个时候,便是需要道教了。

  天师下山,提剑斩妖!

  看着面前的天师功德簿,陆朝和王庸二人眼中,都有震惊之色盘踞,二人显
然也清楚,天师功德簿的出世,大师姐的下山,代表着什么……

  「莫非……」

  陆朝咽了口唾沫,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天下要大乱了?」

  他惊骇的看着自己的大师姐,即便知道天师功德簿代表着什么,依旧有些始
料不及。因为……现今的天下,从龙虎山一路行来,各州的风土人情尽皆入眼,
锦绣江山、国泰民安,一些富庶之地,更是河清海晏、民康物阜,哪有半点儿天
下大乱的意思?

  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二人眼神当中的难以相信,柳玄音低头抚摸着手中的玉简,
神情动作,也有几分彷徨。

  这一次下山,需的将功德卷填满,简单点儿来说,便是要收伏最少十二只妖
魔,还得是那种惊天动地的大妖,道教能够上的了天师榜的,统共也不过二十四
位,若是这些天师同时下山,岂不意味着,未来的天下,将要更加的崩坏?想到
这里,柳玄音眼中,也多了一丝担忧……

  她转而看着自己的两位师弟,开口道:「掌教如此安排,想来也是有他心中
考量,这功德簿当中的十二只大妖若是收伏不齐,我便不得回去茅山,二位师弟
也请做好心理准备,趁着现下在家中停留,日日夜夜,多加修行才是!」

  「是!」

  听到柳玄音这么说,王庸郑重的点了点头,心里也在暗暗打气,不得给师姐
拖后腿。至于那陆朝,也同样应声说是,同时心里也在暗暗自喜。这般说下来,
自己……似乎还能和师姐多相处一段时间了?

  他这般想着,心里都快要乐出花来了。

  心中脑中,俨然没怎么关注柳玄音口中的十二只大妖,更没有概念,需要天
师出手的大妖,该是怎样的恐怖……

  与此同时,白鱼镇后山,山脚之下,有一湖泊,名曰清水湖,湖畔有一破旧
小屋,屋内是一孤独老汉,人称徐老汉。

  徐老汉今年六十有五,膝下无子,孤苦伶仃,常年住于清湖岸畔,一人一屋,
懒散度日。

  这白鱼镇本来是陇洲境内的一座小城,人丁稀少,贫苦非常,可随着薄云纱
的热销,白鱼镇百姓们的日子,也肉眼可见的渐渐好了起来。

  就拿那些寻常的百姓来说吧,起了房子,置了田产,也就徐老汉落拓,至今
没能续个女人。

  不过对他人来说,徐老汉一孤家寡人,半截入土的老汉,连个香火都没有,
又怎配有女人?

  而且再加上徐老汉性格孤僻,住所偏远,鲜有人问津,更不会有人在意,徐
老汉那破旧的茅草屋中,多了一个怎样的东西……

  时间,要从半个月前开始说起。

  那日,徐老汉梦中醒来,依照往常抹了把脸,打算起灶做个早饭,可谁知道
一抬眼,却是吓得跌坐在地,自家墙头上,不知道何时长了一颗美人脑袋。

  那美人头黑发如瀑。肌肤如脂,眉若轻烟,清新淡雅,杏眸流光,水色潋滟,
不知何时自那墙中长出,而且对着徐老汉轻轻低语,轻笑艳艳。

  经历最初的恐惧后,徐老汉出了屋门查看,发现那美人头就是如同蘑菇一般
自墙上生长,外面根本没有,只是从墙中长出,而且那美人头也没有任何古怪之
处,从未攻击过徐老汉,反而日日和徐老汉谈心说话,如人一般,吃喝玩乐,小
曲怡人。

  日子久了,徐老汉与这颗美人头倒是相处融洽,日久生情。而且徐老汉孤身
一人,未曾续弦,夜半时分,孤枕难眠,这美人头,倒也如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
一般,日日陪伴,夜夜笙歌。

  久而久之,徐老汉对于外人,便隐瞒了自己家中的这颗美人脑袋,而且常趁
四下无人之际,与美人头颠鸾倒凤、共赴巫山。

  这不,天色已晚,徐老汉居于家中,脱去底裤,露出了那根异于常人的硕大
家伙,青筋裸露,杀气腾腾。

  生于墙上的美人头巧目盼兮,脸颊羞红,面对徐老汉凑将过来的肉棒,细眸
轻眯,呼吸急促。

  「仙子……来……张嘴!」

  徐老汉撸动着自己的肉棒,吐气粗长。

  那美人头虽只有脑袋,但对于徐老汉而言,确实是如同那九天之上的仙子,
美的不似凡俗之物,比柳家老爷家新纳的那位歌姬云月儿还要美上数倍,对他而
言,就是仙子。

  那美人头闻言,虽然羞涩,但在徐老汉殷情期盼的眼神当中,还是慢慢的张
开朱唇,湿气扑打在龟头上的感觉,让徐老汉吸气连连。

  他低头细看,随着美人头朱唇轻启,徐老汉腰身前挪,那火热的棒身就抵在
仙子的朱唇前面,随着前者启唇,热气扑腾而出,一条柔软光滑的香舌,也是在
如玉的皓齿当中探出,卷着热气,点在了徐老汉的鹅卵石般的龟头前端,随后,
就着香甜的湿津,绕着徐老汉的龟头打转。

  老枪耐磨,本来从无用武之地的肉棒,经过这几天的磨合,已经初现锋芒,
此刻随着仙子香舌的旋转,更是粗大几分,热气腾腾。

  「仙子……含……含住!」

  徐老汉满脸的舒爽,褶子都叠在了一起。

  腰部前挺,粗长的肉棒大半截进了美人头的嘴中。

  佝偻的身子,在呼哧呼哧的出气声中,更加的卖力。

  那美人头柔软的舌头,红润的嘴唇,正含住徐老汉的肉棒,粗长的棒身与那
鲜红的嘴唇形成鲜明的对比,挺翘的鼻尖,正埋伏在那狼藉的「杂草」中。

  徐老汉吸着凉气,肉棒进进出出,整个身子紧紧地贴在墙上,双臂大展,人
字形紧贴。

  汗水顺着他的脑门、肌肤溢出,混合着那悉悉索索的口水声,钩织成一片杂
乱无章的淫靡乐谱。

  谁也没有料到,这么一座残破的茅草屋中,会有这么一副精彩的活春宫。

  随着徐老汉一次次的进出,那喘息声也渐渐地高昂,直到……

  「嗯!!!」

  徐老汉一声闷哼,佝偻的身子过电般的颤动,随即,那深入到仙子朱唇中的
肉棒跃动数下,噗嗤噗嗤,一股股的阳精,如火山一般在仙子的朱唇中爆发。

  老而老已,但那阳精的数量,却是比大半个混小子都要多了不少,咕咚咕咚
吞咽的声音,也是在整个房中响起。

  随着徐老汉将肉棒抽出,那美人头艳丽的朱唇中,淌淌往下流着白浊的精液,
整个房中,也弥漫着一股男性特有的气息,彰显着战斗的激烈。

  随着这一发过后,徐老汉也是生炉做饭,休息了起来。

  夜半,徐老汉入睡没多久,房屋当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那
声音,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般,徐老汉睡觉浅,登时便被惊醒,他起身
点了油灯张望,却是那长在墙上的美人头,这般功夫,竟然是大半个身子从墙里
钻了出来。

  深陷的锁骨、丰满的乳房,配上那没有丝毫赘肉,盈盈一握的柳腰,还有那
斜垂下来的,云鬓般的长发,真真一人间绝色的仙子,世间少有的美人。

  徐老汉像是供奉佛陀的信徒,端了把椅子,就近坐下,一对颤颤巍巍、满是
褶皱的干枯老手,带着满腔热泪的握住了仙子那对沉甸甸的乳房,蜡黄干枯的手
指,与那白皙滑嫩的乳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随着手指的揉捏,乳肉塌陷,樱红
的奶头,如那三春的红豆,硬核了起来。

  徐老汉激动地身子都在哆嗦,他捧着手里的这对乳房,像是饥不择食的婴孩
看到了母亲的乳房一般,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而那仙子,脸颊绯红,秋水映眸,
面对徐老汉这僭越之举,却是羞答答的做小女人样。

  既没有阻止,也没有全然享受,只是在徐老汉低头捧着抚摸那对乳房之际,
双手环住了徐老汉,如同娘亲搂着自己孩子般,将徐老汉的整个头部埋进了自己
的乳房当中。

  怪异而暧昧的姿势,配上那弥漫在风中的淫靡气氛,破墙而出的大半个身子,
还有那徐老汉肉眼不可及之处,顺着墙面快速生长的碧绿苔藓,全体搅和在一起,
说不出来的诡异妖邪……

  这般诡谲,徐老汉却是浑然不知,他那满是褶皱,沧桑无比的老脸埋进了美
人头丰满粉嫩的乳肉当中,香气逼人的乳味和滑嫩弹软的乳肉,让徐老汉为之深
深地着迷,他先是这般低着头,感受着乳肉的饱满和滑嫩,随后将头抬了起来,
一张老脸因激动而泛红,眼袋厚重的眼睛一下下的颤抖着,一双苍老的大手,握
着丰满的乳肉,轻轻地揉捏着,感受着乳肉与乳房碰撞的嫩滑感,张开了那满是
胡茬的大嘴,从未清洗过的压床上全都深黄色的牙垢,熏人的口气在空中飞舞,
伴随着,是徐老汉低头,含住了美人头那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带着腥臭口水的舌
尖在粉嫩的乳晕四周转着圈,将那份滑嫩和乳香全都吞入腹中,还有那十根修长
的手指,随着舌头的动作,狠命的揉捏着。

  「仙子……仙子……舒服,太舒服了,好软……好滑……」

  徐老汉病态般的呻吟着,一双大手肆意的将手中的乳肉变换着形状,粉嫩的
乳肉从十根手指的缝隙当中挤出,徐老汉甚至还会将一对乳房左右挤压在一起,
感受着乳肉的美好和湿滑。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癫狂的乞丐,在祈求着女神的
赏赐。

  「仙子……仙子……」

  徐老汉将头从美人头的胸中抬了起来,一张老脸因为过于激动,已经是通红
无比,只见他痴迷的看着面前从墙上长出来的半个身子,即便如此诡异,他依旧
是恍若未觉,面对美人头绝世的容颜和吐着热气的性感红唇,徐老汉沦陷般的将
自己的脑袋印了上去,舌头贪婪的撬开了美人头的银牙轻齿,进入到了那熟悉的
温香软玉当中,肆意的搅拌着,两人的口水,也随着这条舌头,在彼此的口中交
缠,变换着唾液。

  美人头满脸春情,脸颊生红,一双葱葱玉臂也是抬了起来,环抱住了徐老汉
的脖子,两人如同情意绵长的结发夫妻,尽情宣泄着彼此的情欲和爱意。这般拥
吻了许久,直到徐老汉舌根发麻了,才依依不舍得分开。

  只见美人头杏目流盼,呼吸急促,羞中带怯的看着徐老汉,这般姿态,更是
让徐老汉旺盛燃烧的欲火又飞涨了几分,只见他三下五除二的脱去了自己下半身
的裤子,那根伟岸的粗长肉棒,雄风阵阵,在半空中颤栗着,随即放到了美人头
檀口边。

  「仙子……含,含住……」

  徐老汉一脸火热的看着身下的美人头,那根肉棒颤颤巍巍的递到了美人的唇
边,马眼处分泌的爱液,更是顺着美人的肉唇流了进去。

  美人唇口喷吐的热气,肆意的扑打在徐老汉的龟头之上,温热的感觉,刺激
着徐老汉那颗活泛的心,他挺直了腰部,在美人唇张开的瞬间,噗嗤一下子没了
进去。

  「哦……」

  刹那间,精致温热的感觉蔓延全身,徐老汉仰着脑袋抬着头,一脸舒爽的呻
吟出声。熟悉的紧致,熟悉的温热,连徐老汉自己,都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和美人
头发生了多少次关系了。但是每一次,带给徐老汉的都是极致的舒爽,他这般痴
迷的嘤咛着,一双大手抱住了身下仙子的脑袋,十根颤抖的粗长手指顺着仙子的
头发插了进去,同时身子站着笔直,没有动作,静静地享受着。

  只见仙子温润的舌头,围绕着自己的龟头转着圈,将那马眼周围的皮肤全部
打湿,然后张开红唇,将那粗长的肉棒一寸寸的尽数吞下,柔软的朱唇,紧紧地
抿住火热的棒身,轻轻地前后晃动,吞入吐出、吐出吞入,如此反复,不多时,
整个房间中,已经是被徐老汉舒爽的吸气声所填满了。

  徐老汉满脸的享受,看其样子,已经舒爽的好似是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一般,
那一双大手抱着美人头的脑袋,被动化为了主动,挺着腰身,开始肆意的抽送,
肉棒每一次都可以轻轻松松的全根没入,然后满根抽出,美人头皮囊下的脖颈处,
随着徐老汉肉棒的进入,也明显的会鼓起一截,随着抽出,鼓起的那部分又会慢
慢的摊平。这般前后进出了数次,徐老汉的手,也紧跟着垂放了下去,将其中一
只玉乳握在了手里,肆意的揉捏着。

  「仙子……好深,好舒服!」

  徐老汉面色潮红,额头青筋暴起,那粗长的肉棒,没有丝毫停留,在美人头
的檀口中,尽情的释放着。

  一下、两下、三下……

  随着肉棒的进出,徐老汉爆发的欲望越加的强烈,胯下仙子紧致的温唇,毫
无阻碍便可以做到深喉的檀口,还有那香气四溢的乳房,饱满的乳肉,无一不是
刺激着徐老汉的精神,他一双老眼迷离且圆瞪,冲着身下的仙子,尽情发泄着自
己的欲望。终于,那粗长的肉棒伴随着一声闷哼,整个塞进了仙子的喉咙深处,
他要在仙子的檀口中,尽情的释放!

  「噗嗤……噗嗤!」

  精囊收缩,一股股的精液,从那好似下一刻就要爆炸的龟头当中倾泻而下,
咕咚咕咚,雪白的喉咙滚动,皮表下清晰的凸起部分一阵阵的收缩着,却是徐老
汉的阳精,带着滚烫的温度,在美人头的喉咙深处爆发,一股一股,粘稠腥臭,
被美人头全都吞咽了下去。

  「啵」的一声,心满意足的徐老汉将肉棒从美人头的口中抽出,那棒身在灯
光下闪烁着淫靡的光泽,上面漂浮着丝丝缕缕的热气,还有清晰地精液残留。美
人头发丝凌乱,满脸绯红,朱唇张合间,热气喷吐,同时自那鲜红的嘴角处,还
有一滩滩的粘稠的精液,混合着口水,滴落而下。

  房间当中淫靡的气氛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愈加的重了。

  半夜醒来的徐老汉,喘着粗气,那肉棒虽说已然发泄,但却没有丝毫的疲软,
依旧直挺挺的笔直竖立着。上面残留的口水和爱液清晰可见,他就站在那里,看
着美人头,直到身前的仙子渐渐地缓了过来,徐老汉才向前几步,将自己那没有
疲软下去的肉棒放在了仙子的面前。

  「仙子,帮我……帮我清理一下!」

  徐老汉喘着粗气,一脸淫荡的看着美人头。美人头没有拒绝,或者说压根就
不懂拒绝,她再次将徐老汉的肉棒含进了嘴里,前后的吞吐,然后贴心的用舌尖,
在徐老汉的肉棒棒身之上来回舔舐干净,随后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徐老汉阴毛丛生
的卵蛋之上,鲜红的朱唇亲吻舔弄,甚至于将徐老汉那龟头沟壑处的精垢都清理
的一干二净,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舌头……

  徐老汉看着自己面前长出半个身子的美人头,满脸欣喜,目光中,更是带着
浓浓的爱意。膝下无子,更无妻室的他,能够结实这般漂亮的仙子,已是此生无
憾矣,若是仙子有生之日当真从墙上钻了出来,自己得这么一个美娇妻,岂不比
那柳家的老太爷还要快活?

  心里这般想着,徐老汉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