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无限淫神恶堕系统】斗罗篇第二章 柔骨销魂之舞

第一文学城 2021-11-30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小狮
原作者:小狮 2021年10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374             

原作者:小狮
2021年10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374
            
                            斗罗篇第二章 柔骨销魂之舞

  清晨时分,星斗大森林外沿的一处民屋中,罗宣迷迷糊糊的在一阵阵旖旎淫
靡的水声中睁开了眼眸,在又是一夜通宵连续射精后,下体传来了的缕缕抽搐的
阵痛和某种千萦百绕的舔吮感,他有些困倦的捂住额头,缓缓的将视线下移,却
只看到自己小腹处的被褥高高隆起了一块,那下面的事物反反复复的上下微微起
伏蠕动着,发出一阵阵沉闷的柔软碾磨声,他难得有些被动的粗重呻吟几声扶着
那处棉被下的事物全身狠颤了几下,才咬着牙揭开了被褥。

  「老公…咕滋…咕姆…咕哈…早安哦/// ~」

  被掀开被子后,全身赤裸的阿银俏皮的在窗外的阳光映射下微眯起一双翠绿
眼眸,微微吐出被舔吮吸扯到发亮的晨勃性器,舌尖轻轻将几丝从尿道中新扯出
的浓精卷入口中吧咂回味着,十指还紧紧的握着主人空空的精囊摩挲把玩着,她
披着薄薄棉被的美躯看起来就像是被精液反复浇灌过无数次的艳丽仙草般显得越
发挺拔娇美,本来胸型就异常漂亮饱满的淌奶双乳更是刻意诱惑如今的爱人般沉
甸甸的挤压起了他整个性器,如兰清香的炽热吐息也丝丝诱惑的吹在棒身上,在
宣誓彻底放下过去,嫁给自己后的一整夜中,过去罗宣大半个月内对她施加的各
种淫乱调教的成果都被成倍体现反馈了出来,这只淫美艳妇的上下两只口都开始
饥渴的索取起精液,像是一只不知疲倦的吸人精气的妩媚妖怪般缠着男性紧密性
交了一整夜。就算是罗宣被第一魂技强化过的性能力也被榨的有些苦不堪言,一
晚上整整泄到了主仆都精疲力尽才收场。

  「行了行了…阿银也早就累了吧…休息会儿,主人有事做了。」

  看到如此敬业的给自己早安咬的蓝银娇妻,罗宣颇有些苦不堪言的揉捏了几
把她的爆乳,哄了这只像是新婚蜜月一样孩子气黏人的成熟美妇许久,才让她在
系统帮助下刚刚重获血肉的娇躯一点点的再次化为了肉棒根部的第一魂环,似乎
是因为完全缔结了誓约的关系,阿银的环变成了郁郁葱葱的青绿色。武魂技能上
的说明也发生了少许的变动。

  【武魂觉醒:肉棒。

  武魂效果一(镌刻精神奴役印记):受到淫神赐福的本体武魂肉棒能在侵犯
女性时,在她们的子宫中烙印下近乎永久精神奴役的淫纹诅咒,被镌刻者会下意
识永久服从目标的一条指令,该武魂会随着获得的魂环而升阶解锁新的效果。

  武魂效果二(蓝银花嫁之妻):彻底奸爆主角生母阿银后所获得的第一魂技,
其上的魂灵已经自愿永世作为武魂主人的泄欲性伴侣,将能够大幅度加快男性精
力恢复速度和自我修复能力,以及独属于蓝银皇的植物亲和力,内侧的魂兽阿银
为具有肉体和魂灵双态的十万年魂兽。】

  「肉体和魂灵双态…大概就是说能放在环里,也能随时拉出来作为誓约灵性
交,想要让她受肉实体化战斗也没问题…不过我倒是觉得淫神系统设定这个…是
方便给魂灵怀孕吧。」

  「就算透爆了阿银也还是只有一千多的点数,商城里随便一件好东西也过四
位数了啊……不过确实,只要找得到位置和时机,是个拿系统的人都能奸到她。」

  罗宣自言自语着关掉了自己的属性栏,视线扫过主界面,多半的模块都晦暗
着无法使用,上面的字倒是清晰可见:【世界线越行】,【位面调制权限】,【
陈列馆】等……亮着的还是只有自己穿越时初始的四处:【系统商城】,【任务
列表】,【个人界面】,【时间跳跃(未解锁回溯,仅能往后跳跃)】。

  而在自己不断侵犯阿银的过程中,就像是通关了教学关一样,几道新的任务
也被刷新了出来,看起来像是结束了新手指引一般,一一被标红在了任务栏中,
当时的自己一心只想着在这只蓝银人妻身上泄光欲火,并没有心情仔细查看。

  【主线任务:在斗罗世界线生存,尽可能的侵犯淫堕该位面的女性,最后击
杀唐三获得这片位面的掌控权,系统会视受侵犯的女性身份以及实力给予点数奖
励。】

  【可选任务一:在重要的剧情转折时为小舞破处,和她不间断的性交直到淫
堕(允许催眠),系统会视剧情重要程度评级结算给予淫堕点数。评级为A额外
奖励祭炼模块开启。】

  【可选任务二:不借助任何道具和能力的情况下,在唐昊面前完成一次完整
的夫目前犯。奖励能力:爱憎之枷。】

  【可选任务三:与三位封号斗罗级别的女性性交,并使她们自愿受孕。奖励:
陈列馆权限开放。】

  「我大概明白了…这个淫神系统只会发布少许的主线任务,而且看起来也比
较随性,大多数任务都是隐藏需要触发的,就像我侵犯阿银时跳出来的任务提示
一样,它会根据我的一些行为刷新新的可选任务…灵活度倒是挺高,可能是尊重
每个穿越者自由的XP吧。」

  暗自吐槽起这任务系统的冷淡谜语人风格后,罗宣仔细思索了起来几条任务
的可行性。依照自己顶多催眠魂圣的二三流催眠术,要透到封号斗罗属实做梦,
更妄论让她们自愿受孕了。能在唐昊眼皮子底下淫堕阿银也完全仰仗隐身光环和
无声区,如果那时候稍稍玩过火一点,让阿银在无声区外喊出声,或者自己主动
攻击了唐昊,只怕马上就会变成一具被锤爆颅骨的牛头人残骸。

  所以,眼下唯一有希望的,要么是到处透些散碎的配角,要么就只有……罗
宣的视线最后缓缓落到了那个最靠近主线任务的可选项上。

  「重要的剧情转折…那就不能抓单小舞了…多半是在唐三面前…但按照唐三
那作者赋予的bug气运来说…依靠微薄气运发动的【无存在感】多半是会穿帮
的…催眠术的效果肯定也不会很大…就算阿银帮忙我也没太大把握…」

  罗宣的视线落在了任务栏上,良久的纠结了会儿后,想象着那只粉裙白丝袜
的长腿少女娇声在自己胯下淫叫挨操的姿态,最终还是舔了舔嘴唇,将手指挪向
了商城,陷入了思索。

        「兑换了这个来保底的话…加上阿银在森林的主场优势,我足够催眠魂圣的催眠
术…在那个“重要的节点”…也许真的能成…」

          罗宣忧虑了许久后,四处游走透些散碎配角的想法,最终还是被“把小舞收到胯
下变成第二魂环,把这对婆媳轮流干的发狂骚叫”的欲望压倒了。

  「既然是简单难度的灵活可选任务…总不至于难到这样,跳跃去那个节点前一段时间,侦测好地形等待时机…哈啊…赌一把,干!」

                       ———————————————

  「小舞。魂骨技能飞行,快走——」

  星斗大森林,面对武魂殿众人的疯狂围剿下,唐三竭尽了全力抵抗斗争厮杀,
甚至自愿斩断了自己的右腿魂骨,嘶吼着向武魂殿的几位魂圣追兵泼洒暗器,想
要让小舞逃走,而小舞也坚定的开始了燃烧,想将自己的生命燃尽献祭给唐三,
一时间兔耳少女的整个娇躯都逐渐的散发出代表献祭的红光,就像是快要燃烧起
来的火星一般。

  然而,正当娇俏温软的兔耳少女正打算将全身的魂力和生命力都献祭出来时,
周围的世界却开始在视野中快速的褪色,静滞,凝固,准备通过接吻将生命献祭
给恋人的兔耳少女,被重创委顿在地濒死的蓝发青年,武魂殿的数位追兵,都陷
入了某种诡异的凝滞中。

  【时间停滞卷轴:将自身以及周边几十米内的一切概念拖入一处主观精神时
空停滞场中,被使用者触碰到的活物会被被暂时解除这种精神凝滞,该卷轴的效
力持续三十分钟,结束时停后静滞场内的所有人不会意识到发生过什么,靠近场
域的生物会被一起凝滞陷入恍惚,对神袛,极限斗罗,超出二十万年的魂兽无效,
售价:一千淫堕点数,限购三次,第二次购买为两千淫堕点,第三次购买为五千
淫堕点】

  在这静止的领域中,一名陌生的青年像是从虚空中凭空出现般靠在了兔耳少
女的背后,粉裙下紧凑的白丝美腿被他的一双大手肆意的摩挲爱抚着,还没从静
滞中解脱而出的娇躯毫无意识的靠在了对方的怀里,连雪白的侧颈也被陌生的男
人轻轻吻住,像是品尝甜美的糕点般咕滋咕滋的吸吮舔舐起来,直到小舞缓缓的
恢复神智再次活动,这种恶劣的亵玩也没有停止。

        「走不了的~我在这里久候多时了。」

          罗宣颇有感慨的呢喃着,小口小口啜吸吻过小舞的锁骨,雪颈,脸颊,像是
猎人把玩终于捕获的猎物般双手肆意的伸进她的裙底爱抚起两条紧实娇柔的白丝
兔腿。自从转移后,整整数周的时间,罗宣都在星斗大森林大明二明巢穴的周边
活动,倚仗着「无存在感」的被动,不断的熟悉着地形,反复的研究着阿银赋予
他的近似「蓝银领域」的被动,不断的和树木沟通,试着汲取自然的气息让自身
在森林间越发隐秘,越发精力充沛,更加自在的在林子中快速穿行。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在武魂殿的追杀行动中,赶上原作中小舞
对于唐三的献祭,将这只一生中最璀璨时刻的恋爱脑小兔子操死献祭在自己的肉
棒下,截胡唐三,把他的恋人变成魂环和永久的性玩物!

  「你是谁……在干什么?为什么,呜…是怎么回事////…这又是那个什么武
魂融合技?」

  兔耳少女不安的转眸,忸怩着想要躲避开背后抱紧自己的男性,她粉裙下的
白丝双腿本能的察觉到危机而绷直,一对兔耳警惕的竖直起来,尽管只是某种玄
乎的直感,她也察觉到这个男性的身上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十万年魂兽气息,加上
周边诡异的凝滞现象,让小舞整个娇躯都狠狠的嫌恶颤抖起来,忸怩着想要挣脱
男性的擒抱。

  「我是你将来的主人啊~这么淫乱的小兔子,就这么献祭给这个自私的人类,
真是太可惜了…不如用你那副娇媚的身躯来永世侍奉我吧~」

  罗宣痴迷的盯着她的脸颊,毫不掩饰自己强烈的欲望的舔舐起对方的侧颈,
一手爱抚着她打颤的白丝美腿,另一只手则转而抚摸上了她短裙下挺翘的娇臀,
喘着粗气揉捏起小舞的臀肉,轻轻拉扯起亵裤下的兔尾感受着这只位面初代女
主的青涩颤抖感。

  「第…第三魂技…瞬移…」

  在几次旖旎的挣扎和被再次抱紧的对抗后,兔耳少女的全身酥软,不愿与对
方近身缠斗,满脸涨红的发动了魂技,整个娇躯像是空间弹射一般迅猛的消失,
再次出现时已经轻巧的舞鞋嗒嗒响了两声落在了五米外的一处树梢上,不安的屈
蹲下来查看着刚刚猥亵自己的男性,可让她料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在离开了
对方后,再度瞬息之间褪色,被凝滞在了时空中。

  「你当然是跑不掉的,怎么就不长记性呢~?我可是为了你押上了大半身家
呢~」

  罗宣再次不紧不慢地踏步走到她栖身的树下,只是抬起脚踹了一记树身,阿
银所赋予的植物亲和力就让小舞蹲伏的树枝剧颤,将她抖落了下来,下坠的娇躯
呈现出蹲姿径直落在了自己的怀里,这一次的罗宣更加肆无忌惮,将她的一双白
丝长腿毫不掩饰的分开后,将小舞薄薄的亵裤撕扯了下来,指尖不断的沿着她微
红的娇穴来回摩挲起来,让这只兔耳少女再次缓慢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毫无察
觉的双腿分开被人抱在怀里,像是含春花瓣般的樱色的美穴被陌生男性的粗糙指
尖肆意的撩拨摩挲剐蹭。

  「呜咿咿/// …嘶…你到底是…是什么怪物…」

  恍惚之间被脱下亵裤的小舞察觉现状后羞耻得脸庞绯红,本能的夹紧一双漂
亮匀称的白丝兔腿,她再次打量几遍起背后抱着自己肆意猥亵的男性些许后,也
发现完全看不清对方的底细,语气顿时逐渐变得软化了不少,怯生生的呢喃起来。

  「这位…先生/// ?…小舞应该没有冒犯过您吧…」

  她有着长长眼睑粉红色的美眸眨了眨,似乎像是卖萌一样打算求饶,却在无
声无息间发动了第二魂技,某种无形的迷情精神暗示沿着视线传达过来。

  「但是…我打算现在,在这里,好好的冒犯很多次小舞呢~」

  罗宣的眸子先是安静的注视着这只小兔子楚楚可怜的粉眸,在她求饶之时就
发动了催眠能力,与她红色的双瞳对视,那孱弱的第二魂技传递过来的精神操控
被远胜于此的淫神催眠轻易覆盖逆流,直接冲击得她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让小舞
的瞳孔再度开始涣散;在她的精神防御尽数被摧毁的瞬间,青年的声音开始娓娓
响起,为她描述一幅虚假的记忆。

  「过去的十万年,在你没有化作人形的时候,你是只天生下流的色胚雌兔,
终年都在发情,整个森林里的兔子或多或少都是你和各种公兔野合的后代,到后
来,正常的公兔已经难以填满小舞的欲望了,你甚至开始喜欢上和见到的一切性
能力强大的雄兽性交,每天都沉浸在无休止的淫乱做爱中,星斗的每个魂兽其实
都操过你,包括大明二明,柔骨兔小舞,你其实是用穴榨到他们两只魂兽听话叫
你姐姐的……和唐三欢好只是顺水推舟,你淫靡的内心依旧疯狂渴望屈服于性能力
最为强盛,最能填满你空虚感的男人…」

  「咕呜////…呜/// …欸欸…!!!」

  小舞粉红色的漂亮美眸在深刻的反催眠诱导下恍惚的涣散起来,本来一直夹
紧的一对白丝长腿下意识的互相磨蹭起来,被编织的虚假记忆反复冲刷着她对于
唐三的爱意,兔子魂兽渴望性爱的本能前所未有的高涨起来,在嗅到男性身上越
发浓郁的精臭味和雄性荷尔蒙,感受到他颤抖身躯下无比旺盛的性欲正在不断的
高涨后,小舞的意识开始越发糟糕的期待甚至渴望起「作为人形和强大的男性性
交」这个事实,只是在催眠过程中,从幽穴口淌出的淫水就缓缓濡湿了大腿的内
侧白丝。

  「下面都湿成这样了,还装什么矜持呢~?哦…我知道了,你这只骚兔子是
想看这个对吧~?」

  罗宣吹了一声口哨,把自己的腰带解开,粗大的黝黑鸡巴就这么硬邦邦地显
露出来;在武魂现身后,黝黑的鸡巴更加鼓胀一圈,红色的魂环虚影也显现出来,
蓝银发的婚纱美妇眉目含情的慵懒打着哈欠实体化,骑在他的臃肿肉棒下半身不
断的用淫穴润湿着这根狰狞的性器,看起来像是刚刚睡醒般的娇吟了一声。

  「这份气息…很眼熟吧~?这就是你中意的那个三哥的母亲,在了解了我鸡
巴的雄伟后,她很干脆地把自己献祭给我,永久自愿的成为了我胯下挨操的淫奴~」

  「主人/// …欸…这是您新找到的魂兽性奴么?」

  像是从慵懒长眠中苏醒的阿银娇艳的扭动腰身从罗宣的肉棒上啵的一声拔出
自己已经被注满的下体,转着眼角打量着小舞的身姿,转而俯下身子蹲伏在罗宣
的胯下撩起发丝大口大口的吞吐清理起肉棒上的精丝和淫水。而当着小舞的面,
罗宣抱着阿银的臻首惬意地享受她纯熟的口交;粗大的黝黑鸡巴在她美艳的小口
中进进出出,淫靡的景象刺激得眼前的小兔子脸红心跳,不断暗自吞咽着口水。

  「这可是和你那个便宜儿子很亲近的发骚兔子哦~现在已经是只见到鸡巴就
走不动路的小淫兔…嗯嗯…」

  「三哥的/// …妈妈…?欸/// …呜…好…好厉害/// …」

  兔耳少女娇羞的用纤指捂住脸颊,视线却难掩的从指尖缝隙中看着男性胯下
大口卖力吞吐着阳具,娇艳欲滴的少妇,她身上散发出的异常熟悉的温婉魂兽气
息让小舞很快确认了这个事实,让这只兔耳少女的美眸越发恍惚发情起来,意识
到眼前的男人将自己恋人的母亲彻底的奸到献祭,小舞也无意识的用指尖伸进裙
底的双腿间,迷迷糊糊的轻轻刮擦抠弄起自己可怜的娇小骚穴。

  「咕滋/// …咕滋/// …唐昊那种/// …咕姆…连妻子都被人抱着操死的绿
帽男…咕叽…小三也是个被人操老婆也反抗不了的孬种…来…主人…给我们改善
一下基因吧?」

  阿银越发卖力的伏在男性的胯下,在罗宣的眉眼示意下幽幽的垂下眼帘淫欲
起来,红唇紧紧的啜吸吞吐着粗壮发烫的肉棒,咕滋咕滋的卖力清扫干净之余,
不断的轻声呢喃着,时不时的被奸开喉咙口塞进咽喉中狠狠的搅动几圈。

  「咕/// …咕嗯…明明三哥的妈妈是这么棒的女人…却还是生下这种…这种
只能看着咱挨操的废物呢…确实是…确实是需要更优秀的种了…」

  已经被催眠术彻底浸透心灵的小舞低低的呢喃着,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一样,
娇躯越发绵软松垮,连被男人搂进怀里接吻也没有反抗,只是软趴趴的依偎着,
罗宣一边感受着下体阿银那边传来的娴熟舔舐声,一边搂紧了怀中娇艳欲滴的小
舞和她极其响亮激烈的接吻,让小舞一双修长娇软的白丝长腿紧紧夹紧恍惚的磨
蹭起来,兔耳朵也羞得半耷拉下来,漂亮娇艳的脸庞骚浪的绯红发烫着。

  「来~阿银~来舔我的屁眼……我要好好给这只小兔子开苞,让她体验一下
被真正的鸡巴配种性交的感觉…」

  罗宣被眼前这对魂兽发情的淫戏撩拨挑起了性欲,拍了拍正在胯下披散着长
发卖力吞吐鸡巴的美人妻的俏脸,让她乖巧地绕到自己身后;然后把表情有些恍
惚的兔耳少女裙摆卷起的压在一旁的树上,刻意抱起小舞的一只白丝长腿让她像
是练舞般高高抬起,看着这只兔耳少女满脸旖旎潮红的最大程度敞开了自己湿漉
漉淌水的淫美樱穴,露出了里面色彩玫红的处女花径,硕大的龟头沾满了阿银的
唾液,一点点地压进小舞青涩的还未被侵犯的人形美屄。

  「咿咿咿咿////!!!…咕滋…好…好粗…呜呜//…啊啊…嘶呜…」

  紧实圆润呈现芭蕾舞般一字马张开的白丝兔腿被这一记狠奸顶的直直打颤,
娇俏的兔耳少女脸颊滚烫的呜咽着随着身后男人的狠狠痉挛尖声呜咽了出来,连
一双粉眸里都被干的满溢出大量爱心,小舞的骚穴柔媚入骨,紧凑骚浪,交合处
只是刚刚缓速深入抽送起来,那股吸吮绞榨的淫水声响的两人都能清晰听见,紧
致闷骚的阴道死死黏着罗宣的棒身吸扯绞紧忸怩起来,柔嫩的阴道像是有着若干
淫靡软骨般紧紧的箍紧咬住棒身上下吞吐刮擦。

  【已篡夺的位面气运:(14/ 10),(18/ 10)……】

  「啊啦啊啦/// …主人的精囊都被这只小兔子的骚屄夹的绷紧了呢~」

  蹲伏在罗宣背后的蓝银发色美妇温润的娇笑着,舌尖抵着罗宣的肛肉卖力的
来回扫动舔舐起来,像是和恋人接吻一样紧实的用舌尖刺激着自己主人的菊穴,
微微冰凉的柔嫩纤指更是狡猾的握紧了他绷紧打颤的精囊开始了无师自通的爱抚
摩挲。

  「哦嗯嗯~好嫩…好紧……这次真是来对了,这么淫贱的婊子兔娘,人形的
处女要是被这个小绿帽拿了,可就亏大了…喂…小舞…我是你哥哥的母亲的丈夫
…你要叫我什么?」

  罗宣黝黑粗大的鸡巴一寸寸埋进那仿佛有自主意识般缠着鸡巴绞紧的魅惑美
屄,整个棒身都被那股爆涌进自己体内的强大气运刺激的发狂震颤,小舞那柔媚
紧凑的窒息吸吮感加上阿银咕滋咕滋的后庭舔舐和精囊揉搓,刺激得他的鸡巴比
平时粗壮了数圈,轻而易举就插到她那层象征纯洁的薄膜上,像是,深吸了一口
气后,龟头毫不客气夺走了这站着一字马的柔骨魅兔的处女,像是在使用便宜的
少女娼妓一般,毫不怜惜地把整根鸡巴埋进这只刚刚破处的婊子魂兽的最深处,
顶得她稚嫩的花心都往里收缩。常年练舞的柔软魂兽娇躯让男性的阳具就算是给
她初次开苞也能异常轻松的一路径直插入,一直奸到小舞的子宫口,把这只兔耳
美女操的一双长耳朵都狠狠绷直竖立,努力踮起的脚尖更是糟糕的踮起反复打颤。

  【已篡夺的位面气运:30/ 100……】

  「咕…啊啊/// …爸爸…嘶!!!…爸爸好大哦哦…呜咕/// …下面要坏掉
了/// …」

  小舞粉裙下诱人的小娇臀青涩而白嫩,随着罗宣的不断挺腰一下一下的激烈
娇颤,紧凑柔韧的兔娘娇穴无比淫靡的狠狠吞吐起粗胀发烫的鸡巴,几道鲜血沿
着交合处噗嗤噗嗤的溅满濡湿了大腿内侧的白丝,让小舞娇艳可爱的呜咽起来,
阴道樱肉不断的咕滋咕滋绞缠着男性无比兴奋震颤着持续往内狠奸的性器。

  「咕滋~咕滋~咕滋~咕滋~」

  于此同时,阿银艳丽的娇唇也紧紧的印上了罗宣的菊穴,一边毫不嫌弃的激
吻着他的后庭,一边用绵软舌尖恶劣的钻入整个肛门的深处来回刮蹭搅动着,像
是和情郎接吻般无比淫媚的吸吮钻凿着主人的菊穴,想要让他获得至高的极乐。

  「哦哦哦哦哦……给小舞开宫了哦……」

  「咕啊啊啊……爸爸…嘶…咕…」

  在阿银越发深入的毒龙和小舞骚浪兔屄吸榨下,罗宣粗壮狰狞的滚烫鸡巴深
深的奸入了这只樱穴薄软柔韧的白丝兔娘的子宫颈中,径直一次次撞击着小舞幽
闭娇小的子宫口,将她的上半身紧紧的压在树干上,感受着这只小兔子狠狠绞紧
自己龟头的子宫颈,罗宣近乎发狂的抽送了小舞上百下,一直将她娇小玲珑的子
宫颈奸到微微撑开些许。小舞努力单腿站立的一字马姿势也随之激烈的反复打颤
起来,看起来随时都会瘫软。

  看着那诱人心荡的高高抬起的白丝美腿贴在自己的脸颊旁边不断随着撞击而
颤抖,罗宣的心底涌现出了更加淫乱的野心,娇软柔韧的身躯若是不好好做成各
种体位奸淫,岂不可惜?念及至此,他松开了紧紧抱着小舞美腿的手掌,示意阿
银让开后席地而坐,抱着小舞让她变换姿势跨坐骑在肉棒上,坐在罗宣的怀中白
丝双腿锁紧男性的后背,不断扭着腰甩着蝎尾辫子上下起起落落,纤细柔韧的魅
腰似乎被强烈的快感刺激得弓起,腔道内又酥又麻,直让她浪叫不断;阿银则乖
巧地俯在两腿之间,不断从交合的缝隙间舔舐着鼓胀的阴囊。

  「哦嗯嗯~哦嗯…很会扭嘛…哈…不愧是柔骨魅兔…哦哦…?骑在鸡巴上跳
舞扭腰的本事…嗯嗯…阿银也比不过你……?」

  「咕/// …哈啊……嘶/// …好…好的…呜呜?…爸爸…爸爸…爸爸的鸡巴
好…好粗好涨…比整个林子里那些动物的鸡巴都要大…」

  「来…把你的那些魂技…都对爸爸用几次…我想看看小舞这只骚儿媳都会些
什么…」

  随着一次次起落的撞击声,邦硬发烫的肉棒径直的狠狠操穿了小舞的子宫颈,
彻彻底底的塞满了这只兔耳尤物的子宫,一枚被巨兽压在胯下狠狠爆奸的兔子淫
纹缓缓成型,小舞的眼眸也被反噬的魅惑也随着淫纹的烙印彻底染上了一片迷惘
的樱红,眼角流下欢欣的泪水,她穿着高跟舞鞋的白丝双腿再度紧紧缠绕上男性
的后腰,顺从的一次次小幅度起落腰身,玲珑娇媚的少女幽谷被彻底的撑满奸透,
粗重爆鼓的肉棒把小舞奸到可爱的呜呜呻吟着,玉臂紧紧搂着怀中男性的脖颈更
加卖力的摇晃起腰身,像极了一只趴在狗熊怀里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一样上下激烈
的起起落落,娇臀反复的下压,整个子宫媚肉死死的缠着男性的龟头吸吮到近乎
真空一般。

  「嗯…腰…腰弓…嗯…嗯…嗯呜////…嘶…柔骨锁…咕…魅惑/// …哈啊
……」

  在连绵不断的激烈性交声中,小舞嘤咛着大口娇喘,反复发动着自己各种的
魂技,娇媚绵软的兔屄随着越发有力的腰身上下起落不断的自动激烈吸吮起罗宣
的粗壮肉棒,像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一样在他的性器上不断的上下起落纤腰
甩着长鞭,过于媚态的柔骨娇躯像是不知疲倦般的白丝双腿锁紧罗宣的后背腰身
几乎带着残影的摇曳吞吐着粗长滚烫的棒身,魅惑的粉眸更是让男性受到刺激的
性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的进出自己娇嫩的处女子宫狠狠搅动剐蹭,把这只兔
耳白丝娇娘奸到莺声燕语的可爱呜咽。

  下方的阿银则是紧凑贪婪的舔舐吸吮着罗宣被小舞起落撞击的狠狠打颤不断
瘙痒着的精囊,轻轻的玉齿啃咬激烈的舌尖舔舐着精囊的每一寸,甚至咕滋咕滋
的将大半精囊含入口腔中激烈的吸吮着上面的腥臭味和淌下的淫水和血丝。

  「像你这种…嗯哦哦…发骚的淫贱母畜…遇到老子的鸡巴,根本就抵抗不了
吧~?等爸爸内射满你的发骚子宫,你就会彻底对我的精液上瘾,和其他雄性
做爱都不能满足你的性瘾骚奴屄了哦…」

  肆意让粗大的鸡巴反复抽插操干着这只兔耳少女紧致的美屄,子宫甚至不需
要过分顶撞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垂下分开,主动迎接龟头的进入;阿银的小脑袋在
自己的胯下蓊动,发出喜悦的轻哼舔舐着淫液;小舞清纯的脸上娇媚的神态,发
动魂技之后柔若无骨缠上来的躯体和不断扭动的腰肢,加上阿银美艳的娇喘和熟
稔的口技,组合起来让罗宣的性欲前所未有的暴涨,只想操死这只欠操的淫堕兔
性奴,将精液狠狠地射进去;强烈的射精欲望再次不断上涌,让鸡巴已经打着颤
地剧烈痉挛滚烫,如同打桩般的持续扎入小舞娇绵的子宫壁中,开始了让她大口
喘息的一圈圈的搅动。

  「呜啊啊啊/// ?…爸爸…哈啊/// …爸爸…小舞要坏掉了…小舞要被操死了啊啊啊////…」

         「那就被操死在爸爸胯下做一辈子挨操母畜吧…小舞…咬紧牙关…」
      
         「呜咿咿咿咿————!」

  粉眸中满是桃心的小舞被罗宣鼓胀了数圈满是青筋的狰狞阳具彻底奸透了整
个子宫,薄薄粉裙下的白皙小腹上高高隆起了糟糕的轮廓,她一边尖声呜咽着白
丝双腿再度夹紧罗宣的腰身一边再度全身渐燃起来,整个柔嫩薄软的子宫死死裹
着龟头千萦百绕的来回吸榨碾咬着,在阵阵的子宫痛奸中恍惚开始着献祭仪式,
被持续内射到下体狠狠喷溅淫水的娇躯一点点化作了一枚鲜红色的魂环,鲜红的
血色魂环携带着玄妙的位面气运注入感无比淫靡的箍上了罗宣的肉棒根部。

  即使已经把这发情的催眠淫兔操到主动献祭,强烈的交合仍旧没有停止;红
色的第二魂环一闪而过,兔耳少女就再次现身,硕大的龟头每次顶到子宫内的淫
纹上,都让她柔韧的娇躯快意地颤栗;每次拔出甚至能感受到来自子宫腔内的吸
力,仿佛缠绵的情人依依不舍,每次鸡巴稍有抽出的动作就被饥渴的小舞微沉娇
臀再次吞吸回去,鸡巴像是收到挑衅似的,操干的力度愈猛烈,直像是要把那娇
艳的子宫刺穿;这样狂抽猛插地和怀里的发情兔娘不住地交合,让她那对红色的
美眸都上翻起来,最后噗嗤噗嗤地爆射出滚烫的精液,全部灌进这只魂灵娇艳的
青涩美屄,精液喷到子宫壁上倒卷回来,让她的子宫反复体验灼热的喷涌,在献
祭之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高潮。

  「第二魂技,柔骨销魂之舞……」

  随着罗宣低低的呢喃声,第二枚深红色的魂环调皮的跳动一下,那具粉裙白
丝的娇躯缓缓的具象化依偎在男性怀里,无比娴熟的用纤指将小穴掰开,沿着男
性刚刚射完精的肉棒坐下,一双穿着水晶舞鞋的纤长白丝美腿紧紧绞上了罗宣的
后腰,像是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上下轻柔起落着,任由粗长的肉棒一次次的贯
穿自己的娇美兔屄,在小舞的魂环加持下,罗宣感到自己的棒身带上了某种致命
的魅力,甚至有了短暂性物理性无敌的权能。

  「三五之间这种幼稚可笑的工具人恋情…就此结束吧~」

  【可选任务一:在重要的剧情转折时为小舞破处,和她不间断的性交直到淫
堕(允许催眠),系统会视剧情重要程度评级结算给予淫堕点数。评级为A额外
奖励祭炼模块开启。任务已完成,评级A,奖励淫堕点数7000点,祭炼模块
开启。】

  【第二魂技,柔骨销魂之舞:催眠淫堕献祭主角爱妻小舞后获得的魂环,其
上的魂灵已经被淫堕奴役在武魂主人的肉棒下,将能够大幅度提升男性的性魅力,
同时给予武魂主人免疫一切伤害一段时间的能力。】

  【已篡夺位面气运:36/ 100……】

  【警告!位面叙事偏转值:………】

  【祭炼权限开启……】

  【时空停滞结界剩余时间:0:11,0:10,0:09……】

  察觉到时间已经所剩不多的罗宣喘着粗气抱着怀中上下起落的兔耳娇女交掉
了任务后,无视了系统探出的诸多鲜红醒目的弹窗,血气上涌的花费两千淫堕点
数兑换了第二张【时间停滞卷轴】后,当即使用了它,将时空停滞结界的到期时
限重新设置成了三十分钟。然后将怀中旖旎春吟的兔耳少女狠狠的压在了身下,
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抽送,一边再度咬住小舞甜美的樱唇和她接吻,一边一次次
的撞击起她子宫尽头的淫纹,镌刻下无比深刻的淫乱本能,像是急于配种般开始
了新一轮的授种性交。

  「老子…老子今天要彻底射爆这对婆媳…喂…小舞…小舞…老子在和你做什么…」

      「咕欸…哎嘿嘿…咿咿…爸爸…爸爸在…操小舞的子宫…给小舞配种…嘶…嗷呜…要把每天
都发情…都想交配的骚兔子…射到变成大肚子怀孕的小舞妈妈呜呜////… 」

       身下的小舞在越发粗暴直接的示爱性交下,就像是一团情欲化作的兔耳精灵
一般哎嘿嘿微笑起来,罗宣肆意嗅着小舞发情时散发出的淋漓香汗味,无比惬
意的搂紧身下呜咽的乖巧兔妻,一次一次的蓄力贯穿她的美穴,像是使用乐器
一样享受的聆听起身下他人爱妻的淫叫,把她的子宫口来来回回的顶入,奸穿
,撑开,逐渐的让身下的娇小少女开始变得只能呜呜啊啊的本能呻吟,兔穴也
开始拼命的绞紧狠榨,整个子宫像是尽力挽留恋人一样病态的缩紧,近乎把罗
宣的鸡巴扭到彻底融入自己的子宫内般激烈狠绞猛扯着。

  如此激烈的阵阵性器撞击声让脸颊潮红的小舞不断的发出可爱的淫叫声,娇
小玲拢的柔骨兔屄已经随着一记记的腰身下砸被扩充成了彻彻底底的肉棒形状,
娇柔红嫩的子宫却始终本能的紧紧吮吸着粗暴侵入着自己的硕大龟头,情热敏感
的娇红子宫在小舞的神经中近乎被黝黑的粗壮鸡巴完全捣碎,猩红的龟头死死的
抵住了肏得向后凹陷的软糯宫蕊,污浊的精液噗嗤噗嗤的再度灌满了胯下兔耳娇
娘的卵巢,把小舞内射到高仰起螓首一双白丝美腿近乎将罗宣的腰身绞到刺痛,
下体像是泄洪般喷泄出大量的滚烫爱液,然后用纤手手背遮住了粉眸,精神恍惚
的吐着小舌头表情喘息起来。

——————————————————————————————

  约摸五分钟后,凝滞结界中,星斗大森林的一处树荫下,披散着湛蓝绸缎般
如瀑长发的婚纱美妇和摇曳着长辫的白丝兔娘一起蹲伏在男性的胯下,隔着一根
肉棒黏腻的左右吸吮接吻着,两个螓首被罗宣一左一右的双手揽着按在胯下一起
口交着,两人的裙底双腿间都在滴滴答答的淌着淫靡的白浊液。

  「咕滋/// …咕滋/// …咕滋/// …」

  阿银的吸吮细致而温柔,总是像贤妻一样尽心尽力的舔舐着每一寸棒身,反
复的吻着龟头亲吻着,熟媚的红唇紧紧的吸扯着右边的棒身,仿佛幽兰般清香的
绵舌来来回回的细致剐蹭着棒身上凸起的每一根青筋。

  「姆滋/// …咕…姆叽?」

  小舞的侍奉则要显得俏皮活泼许多,她的粉舌尖锐的抵着棒身上最敏感的冠
沟和青筋来回撩拨刮擦,薄唇时不时的裹着龟头像是吸吮糖球一样很响的啵唧啵
唧吸扯,像是一只反复作弄恋人的小兔子一样狡黠的用口舌反复的试探着他。

  在极度响亮黏腻的阵阵啜吸声中,这对魂兽婆媳的娇唇反复的舔舐吸吮着棒
身和精囊上的每一处,将罗宣的整具性器清扫侍奉到再度高亢的鼓起,直直的挺
在了两位美艳女性的脸前。

  「如果这发射精一滴都不漏出来的话…我就把你们这对婊子婆媳…彻~底~
操~烂~哦~」

  罗宣无比惬意的宣告着,看着身下媚艳的蓝银人妻和柔骨兔娘无比贪婪的一
左一右紧紧吸扯着龟头接吻,然后彻底松开精关狠狠的爆射了出来,一发接着一
发的巨量精液被噗嗤噗嗤的灌满了两女的口腔,此起彼伏的吞咽声不断的响起,
当阿银吞咽困难时,小舞就会紧凑的含住马眼大口吸吮,当小舞气塞哽咽时,阿
银就会抢回来再度异常乖巧的吸榨,两人娇软的嘴唇轮流黏绕在一起将马眼喷溅
出的一股股浓精尽数吞咽干净,让罗宣连续爆射了数分钟,也没有流出一滴精液。

  「好吧/// …真是的…小舞////…阿银////…今天,我要把你们内射到,彻
底变成孕肚为止哦?」

  伴随着罗宣微微打颤,近乎病态的呢喃,刚刚吞咽完海量精液的阿银和小舞
的喘息声很快变成了此起彼伏的激烈淫叫声,这对婆媳被罗宣一下一上的叠放在
一起,两人一侧熟艳鲜红,一侧娇嫩樱粉的媚穴被紧紧的贴合起来构成了一处绝
美的婆媳屄口,兴奋到近乎每时每刻都在打颤的巨大肉棒直挺挺的轮流刺入着这
两处桃源乡中,阿银半羞半娇的媚态呻吟和小舞越发崩坏的淫媚欢叫交织在了一
起,往上狠顶就能透穿小舞柔骨销魂的青涩兔屄,往下猛钻就能透爆阿银熟透
娇软的花嫁骚穴,如此完美的绿爆唐三和唐昊,将他们的爱妻压在胯下狠操的快
感让人像是上瘾般的深深陷入进去,罗宣的脊背畅快到像是发了狂一样的打颤,
活塞式的轮流操干了几千下,气喘吁吁的上下耕耘撞击搅动穿刺不止,轮流将
两女的花径和子宫彻底的奸开顶穿,让小舞和阿银的浪叫声高亢的此起彼伏,
用力的扎入她们的淫穴尽头无数次,才大脑空白的松开精关,彻彻底底的把剩
下的几十发存货都轮流爆射灌进了这对骚货婆媳的子宫内,滚烫的精液浇灌到
两只美妻都嘤呜呻吟着短暂失去了意识。只剩下罗宣一直打着颤内射到阿银白
纱和小舞粉裙下的小腹都微微鼓胀起来,让她
们本来漂亮平坦的紧实小腹此
刻像是受孕一样糟糕的隆起,他才恍惚的从这两堆让自己销魂蚀骨的瘫软媚肉
身上滚下,视线像是巧合般无意间落到了视野角落里淫神系统的警告窗口上。

  【警告!位面叙事偏转值:71,鉴于阿银小舞已经被你侵犯献祭,今后的
主线中她们将处于失踪状态,斗罗大陆的剧情线会发生极其深远的偏转】

  【包括但不限于:唐三全面黑化发疯,斗一剧情线崩坏,唐舞桐剧情线断线,
唐舞麟剧情线断线。】

  【补救和调整措施方案:………】

  P。S,诸位,上班时三天三更,我尽全力了……之后真的要歇好几天,热
情用光了,码字码的脑壳大了一圈。小舞造成的时空悖论我打算用虚环来弥补,
大概就是接受淫神的弥补方案,花费高额的淫堕点,给小舞再做一个肉身,十万
年修为大多数都填进去,献祭给唐三的原定故事线不变。(毕竟小舞真死了,就
操不到唐舞桐,也绿不了唐舞麟,斗二斗三斗四全断线故事无趣的很)

  不过好消息是……可以考虑把小舞的灵魂本源做成一个虚环放在肉棒上,没
有任何技能和加成,只能拖出来操,这么一想,唐三和原剧情一样努力复活媳妇
的时候,大概想不到媳妇正在别的男人胯下挨操吧~小舞复活后也是那种「清醒
时灵魂回到肉体毫无记忆的陪伴唐三,昏睡或者恍惚时还是可以被召唤到肉棒上
挨操……」,总之希望大家喜欢这种奇怪的鬼点子。晚安,祝好梦,我明儿个还
得上班。如果觉得文笔糙可以拓展的话……我回头有空再改改这几章吧,毕竟确
实都是几小时手机赶工的粗制品,没特别上心。

  P.S小舞沦陷这么快是因为野爹被动和催眠的双重叠加,后面她还有挨操
戏份,阿银之所以表现的很婊是因为都答应宣誓约驯服放下过去的一切了,知道
主人喜欢这样她就会去做……总之我就是这种「先上,透爆拖回去,再慢慢攻略
的类型」,总之狼友有想法,可以在下面说出来,我虽然不一定听但是一定都会
好好看的,第三章会是个中转章节…淫戏不会很多…不过,突然想问下大伙,能接
受戏份不多的一些女配被草草吃掉么(学院选拔那些)

        P. S 顺带提一下,罗宣的魂环大致都预订好对象了,第十环的对象如果有人能猜
到的话……我可以给他单独写一个间章,要做什么剧情都可以。(重要我能写)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