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寻秦密辛】 第一部 嫣然梦醒红尘劫(二)(已整理)[土郎五五五阅]

第一文学城 2020-05-26 04:10 出处:网络 作者:leiying
              寻秦密辛(二) 作者:雷影( leiying) 2008/04/26发表于:SexInSex

              寻秦密辛(二)


作者:雷影( leiying)
2008/04/26发表于:SexInSex


  (所谓地狱,就是像自己现在这样吧!)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一个人骑在马
上,身边伴着自己的是新近拥有自己肉体,甚至妄想连心灵一并俘虏的男人。

  丈夫生死未卜,联同致致的下落也不知道,倾城倾国的才女却成了男人的奴
隶,这样的遭遇对向来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绝代红粉来说可是异常讽刺。自己的美
貌成了男人俘虏自己的最佳理由,这样的感觉令纪嫣然分外讽刺。

  虽然讽刺,可是丈夫的安危却成了自己心中的一根刺,让纪嫣然就算要一死
保清白也不禁万分犹豫。因为她要活着见自己的夫君。更要活着看着这些行刺自
己的敌人,尤其是杜壁死去,才能雪清自己的耻辱。

  但她真的撑到那一天来临吗?

  就在十天前她服从了,白飞!

  所谓的服从是指自己必须放下女性的哀羞,人妻的坚持来服侍害得自己家破
人亡的敌人,可耻的是在血浪的证明下倾国倾城的才女只能任由男人的摆布,做
着违背夫纲的可耻事。

  在献身白飞的那晚,她内心泣血却不得不服从男人的指示将自己的清白断送
予他。

  在白飞的连续奸淫下纪嫣然不仅一次达到高潮。通过亲密的接触白飞迅速察
觉以什么姿式、何种体位能令纪嫣然在她的胯下婉转呻吟,成为自己的俘虏。

  这样的感觉令纪嫣然害怕、不安。仿佛这个男人在拥有自己身体的同时进一
步的打算腐蚀自己的身心,让自己成为他忠心不贰的女人。

  可是事到如今她有拒绝的权利吗?

  在白飞的监视下纪嫣然每三天将瓷瓶内药液均匀的涂在自己身上,据说除了
养颜美白的效果外,还有改变女人体质的神奇效果。

  从最初的入体冰凉到现在的温暖舒服,药液只要接触在嫩滑的玉肌,瞬息涌
起异样的快感和冲动,娇躯发颤的她无助的渴望男人来抒解迅速膨涨的欲望,就
算是对象是她所厌恶的白飞也不例外。

  「记得,只要我想我要,在任何时刻、场合,你都不能拒绝。」

  白飞的话言犹在耳,却令纪嫣然毛骨悚然。

  除了控制自己的肉体,白飞更限定了纪嫣然的衣着,甚至如厕……

  衬托曲线无限美好的武师服被白飞强行设置贞操带,紧密相扣的贞操带锁住
了女性的隐私,在某方面更标示了名闻天下的纪才女至今已是他白飞的所有物。
没有锁匙,纪嫣然休想打开白飞的禁锢。

  而这可怕的刑具更堵住了她的后庭,使得纪嫣然每次排泄都必须经由白飞解
开枷锁「才能顺心如意」!

  「记得,在要方便时通知我。」

  白飞的马儿越过纪嫣然的乘骑,肆无忌惮的在丰臀大力一拍,惟有在享受过
眼前的绝色美人后方知隐藏在武士服的丰满肉体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纪嫣然倔强的别过头不去理睬白飞的羞辱,坚强自信的她此刻只能以这种方
法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虽然她明白到最后屈服的还是自己。

     ***    ***    ***    ***

  深夜,白飞的帐蓬内。

  「怎么,终于肯开口求我了?」

  脱下紧身的雪白武士服,任由美不胜收的赤裸娇躯呈现在这个男人眼前,纪
嫣然感觉耻辱。

  「求主人解开束缚。」纪嫣然红着娇艳,忍着屈辱的向白飞说道。

  拘束着自己身子的贞操带是白飞用来限制自己的淫具,没有白飞的锁匙来解
开下半身的束缚,就算她想要逃跑也会因为无法方便而崩溃。何况自己并没有逃
跑的心思,为了项少龙,再大的牺牲和屈辱也要忍受。

  「你说错了,再说一次。」藉着大好良机他要粉碎这绝色娇娆的理智,让她
成为心悦诚服的绝美奴隶。

  纪嫣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白飞,其中隐含了复杂的情绪,但她只能选择
屈服在他的淫威下,「请主人解开嫣奴的束缚。」

  「说得好,说得好……」白飞大力的拍着嫣奴的粉臀笑道,他满意纪嫣然的
屈服,更高兴这位绝色才女渐渐的以奴隶的身份臣服在自己的调教下。

  白飞灵巧的取出锁匙,却故意在纪嫣然已经躺平的娇躯上对着锁孔仔细的磨
磳着,直到看着纪嫣然脸红过耳的模样,最后满意的解开那位于蜜穴的禁制。

  趁着纪嫣然尚未反应的瞬间,白飞以姆指和食指轻易的捉住敏感的阴核肆意
的挑逗着笑道,「现在的感觉好不好?」

  微热的娇艳早已变得通红,在那熟悉的触感下纪嫣然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她
明白自己的坚持只会带来更大的屈辱,但是随着敏感带被白飞不停的挑逗,理智
逐渐崩溃的她很快就发出甜美的呻吟。

  「原来绝代风华的纪才女也有发情的时候啊!」得了便宜的白飞仍然不放过
羞辱这绝代佳人的机会,尤其是在她身心尚未臣服前他绝对会好好的让他感受身
为女人的悲哀。

  纪嫣然的不敢反抗给了白飞更大的发挥空间,肉体和心灵所承受的耻辱在刹
那间涌现,经过滋润的肉体火热的蜜汁大量渗出,粉嫩鲜艳的私处泛滥成灾,羞
辱中夹带着莫名的兴奋,让逐渐丧失的理智出现一股莫名的恐慌。

  (难道自己已经屈服在白飞的淫威下了?)

  「嫣奴,还不随着我的手指好好的自渎一番。」

  白飞握着纪才女的纤纤玉指沿着曲线动人的赤裸娇躯不住滑落,最后停留在
芳草萋萋、散发无限诱惑的阴户上。身不由己的绝色佳人在白飞的操控下先是温
柔的梳理着自己的阴毛,再将火热诱人的玉门打开,使得早已兴奋多时的阴蒂淫
糜的暴露在两人面前。

  在白飞的指引下,纪嫣然的纤纤玉指不停的压迫这颗如红豆大小的敏感带,
以熟悉流畅的姿式为自己进行爱抚,随着手法的轻重、节奏的变动,明媚的娇艳
此刻变得满面通红,散乱而迷离的眼神显示纪才女已经进入状态,在娇喘的低吟
下美妙的身子不住的颤抖,如痴如醉的浪叫着:「……好热……好痒……」

  看到那淫媚且兴奋的模样,白飞明显失去了克制能力。面露淫笑的男人伸出
魔掌紧紧报着纪才女纤细的腰枝。

  「让我来帮你吧!」

  一语未毕的他迅速解开自己的裤裆,释放出早已变得火热通红的阳具顺利的
撑开湿润的蜜穴,一下变冲刺到底部的花心,凌辱着受万人敬仰的绝色才女。

  「啊……好充实……」在刹那间,纪嫣然发出舒服的低吟。接着动情的才女
疯狂的扭动身体,双手也随之摇摆。

  「……舒服……真……真的……好……好……舒服……」

  晕红过耳的淫态让人联想到绝代风华的纪才女的竟然也会流露如此淫态,而
且还是在一个杀害自己夫君的仇人面前。

  「嘿!果然是天生的性奴,现在应该明白性交的滋味有多么美好吧!」

  面露邪笑的白飞继续用力的抽插。

  这几天来白飞挖空心思的想出各种令这位绝代红粉身心皆降的方法,得到的
结论是让纪嫣然逐渐得走向堕落是最理想得方法,何况他发现只要以项少龙为藉
口往往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虽然在真实情况中项少龙早已死在自己箭下,但是一把血浪就能让纪才女束
手就擒,想起来不禁让他得意万分。

  白飞将纪嫣然轻轻提起,舌根顺着美妙的裸体往下舐,经过腋下、浮出的肋
骨、弯曲的柳腰、大腿以及大腿上方的私处,一一留下了印记。

  「……好痒……」面对无法反抗的屈辱,她惟有徒劳的挣扎着,苦苦压抑情
欲火焰的绝代才女渐渐成了男人的禁脔。

  白飞快意搔着她的耻毛,并将手指挤入那湿润多汁的蜜穴之中,舒缓着强烈
的冲击不让这位当代才女得到高潮。

  手指开始抽送;另一只手指则挟着阴蒂,把上层的包皮剥开,更刺激、充血
的让淫荡的阴蒂不断地流出蜜液来。满意自己表现的白飞看着纪嫣然天仙般的绝
色,欣赏那紧闭的睫毛不停地颤抖着以及性感嘴唇更是不停地喷出热气来,像是
不堪挑逗的淫荡女人。

  他把脸埋在丰满的胸部开始吸吮着情动至极的敏感椒乳,并用另外一双手去
揉着另一只乳房。

  「……不要……」纪嫣然发出动人的呻吟,扭动的娇躯依稀可以听得到股间
所发出的浪荡之音。

  「我们的才女是不是无法忍受了?」

  纪才女整个人被白飞折磨得快要疯狂了,滑腻的肌肤使白飞感到入手舒适,
他毫不留情地在她双峰上搓揉,双倍的快感使纪嫣然更是无法自拔的在白飞的掌
控下发出动情的邀请。。

  电波似的快感围绕着才女全身,白飞的手指在她那狭小的细缝中犹如穿花蝴
蝶的挑逗她的官能极限,纪嫣然也感到体内的情欲正点滴的被白飞诱发转动着,
那是一种很痛快的感觉,愧疚的负面情绪越来越模糊,渐渐地沉溺在这种原始的
男女关系。

  身体的敏感让纪嫣然不仅一次的享受高潮,甚至在筋疲力尽后倒在男人的怀
中,在身嘶力竭下颓然睡去。

  「真爽!」同样达到高潮的白飞看着蜜穴内流出的精子,满意的点了纪嫣然
的睡穴,使得这位当代才女睡得更香、更沉。

  藉着月色他从包袱中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精品」仔细涂抹在纪嫣然的下体
及椒乳说道:「真傻,只要每达到一次高潮,心中的欲望就益发炽烈,抵抗力也
越来越弱,从这里到楚国看你的理智还能坚持多久?」

  ……

  再次的,纪嫣然从那漫无边际的欲海中清醒,陪伴着她的是强烈的失落和辛
酸。香肩微露的绝代佳人,身无寸缕的躺在帐中,一时间风光明媚动人。

  为了生死未卜的丈夫她忍受着任人奸淫的屈辱,却不知道是否能有相见的一
天,这样的牺牲值得吗?

  但随着贞节的身子被敌人肆意的奸淫,她惟有坚持到底。

  望着毫无顾忌踏入帐篷的两人,纪嫣然只觉得心灰如死。

  左右脸各挂着一道伤疤的孙风和林火是白飞手下亲卫,身为白飞心腹的他们
更有着「奸淫双丑」的称号。以往在多次的打家劫舍中他们往往将掳获的美女奸
淫调教,往往将他们弄成淫娃荡妇,无性不欢的任男人采摘。

  望着一脸嫌恶的纪才女,双丑毫不掩饰的在她丰满的肉体浏览一番,露出丑
陋的笑容说道:「老大要你去见他。」

  「我知道了,换了衣服就过去。」纪嫣然目无表情的回应着,同时将被褥拉
近自己怀中,勉强掩饰外泄的春光,想要杜绝这两人的猥亵目光。

  而这样的举动显然引起了反弹。

  双丑之一的孙风踏步向前说道:「还是让我们来帮你吧!」

  行动敏捷的很快的他很快就捉住纪才女的纤纤玉手,至于一旁的林火自然也
不会闲着。知情识趣的他拉开那张遮住无限风光绮丽的美丽肉体说道:「才女还
是别太客气了,就让我们兄弟两来为你服务。」

  面对两人的侵犯纪嫣然想要反抗却力不从心。昨天和白飞的大战连场已经耗
去了她太多的精力,以至于今早起身玉腿还有些酥软虚浮,一身的武功更是剩下
不到三成,导致轻易的被这两个丑男捉住。

  「放开我。」纪嫣然玉腿一踢,想要摆脱男人的魔手,却没想到林火顺势的
箝制了她的玉腿。

  眼见应该任人渔肉的角色佳人却胆敢反抗自己,孙风拉起纪嫣然的玉手,魔
掌直接涵盖了纪嫣然那丰满的乳峰,笑道:「纪才女还以为自己是名闻天下的才
女,惟有项少龙才能一亲芳泽吗?」

  敏感的玉峰经过男人的抚摸竟然涌起麻痹似的快感,使得纪嫣然动作不禁心
神一荡,她很快的问道:「项郎究竟怎样了?」

  「他的情况不是很好,再加上沿途遭到我们一些兄弟的严刑逼供,伤势越来
越重了……」林火识趣的顺着纪嫣然的问题回答,在这位当世才女看不见的地方
与孙风交换了一个眼神,显然对方也心领神会。

  「……那……能不能请你们交待那些手足善待他一些,毕竟他是杜将军的要
犯……」

  「那可难说,毕竟他和我们非亲非故,何况若不是老大力保说不定现在运送
过去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人头。」

  「求求你们帮帮他……」难得厚下脸皮恳求别人的帮忙,而对方竟然是把自
己推入万劫不复深渊的男人,纪嫣然感觉心正被千刀万剐似的难受。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林火不在意的应道,事实上他的心理和孙风般兴
奋极了。

  「我知道了。」纪嫣然放松自己的身体,对于两人的侵犯采取放任的姿态,
显然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难得能获得项郎的消息,她的牺牲也有了价值,哪怕再苦。再难捱、她也
会咬紧牙根的撑下去。)

  所谓的聪慧和武艺在此刻显得无助而乏力,不堪的是因为美丽而苟活下来的
自己必须承受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蹂躏,在欲海中苦苦浮沉。

  看见这位当世才女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显然默许了两人的侵犯。孙风和林火
显然也是知晓精调眼眉的角色这位绝代美女的放任态度显然是对自己的侵犯的默
许,让他们放心的浏览美不胜收裸体的同时,并不时的上下起手的挑起纪嫣然的
欲念,将这位绝色佳人就地正法。

  双手一挥的孙风赫然抓住了纪才女那无法覆盖的丰满玉乳大力的揉搓着,大
嘴则印向纪嫣然丰润的的朱唇,想要一亲芳泽。但是羞耻中保有三分理智的纪嫣
然默然的别开娇艳使得孙风只能吻上她的侧面。

  初尝甜头的孙风怎会轻易放弃,他湿吻着佳人的粉颈、香肩、咬噬着纪才女
的耳垂,让这位当代才女很快的进入状况。

  一旁的林火不甘示弱的抬起佳人的玉腿,伸出手指挑起粉红的肉缝在柔滑的
阴唇边缘阵阵抚摸,再用手指夹住蜜裂处的阴核,不可思议的是隙缝随着男人的
玩弄很快就审出透明黏稠的淫液。

  「看来你嘴里说不要,身体倒是挺享受的。」

  微闭秀目的当代才女,娇艳流露出若有所失的迷惘,间中发出段段续续的低
吟像是回应两人的侵犯。

  娇嫩的玉乳在林火的反覆抚摸下很快变硬,由于身上经过秘药的改造身体变
得相当敏感,加上白飞这些日子不断的开发她的欲念使得身体很快就随着男人的
挑逗做出最忠诚的反应。而为了打击这位当代红粉,林火不失时机的赞叹:「果
然是相当敏感的肉体。」

  男人的调笑是对纪嫣然除了肉体外最直接的打击,这些日子他们打击的不仅
是她的自信,还有身为女人的自尊,同时也提醒着她此刻身为男人奴隶的事实。
而身为两人玩物的纪嫣然很快的无法压抑潮水般汹涌的快感,男人的侵犯像是水
中涟漪的身体各处燃起熊熊火焰与每况愈下的理智进行着拉锯战。孙风和林火表
现出的野蛮直接像是昭告对自己的拥有权,同时也为纪嫣然的人生再添污点。

  (这是轮奸!)纪嫣然告诉自己绝不能有快感,也不能让他们以丑陋的笑容
表达对自己肉体的征服。

  可是,她……快支撑不住了。

  晶莹剔透的香汗自身体不停涌出,秀目含春的媚眼分不清是喜悦还是痛苦,
红唇烈焰发出自缓而急,由低而高的的娇吟。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绝不能被男人征服,可是荡魂蚀骨的呻吟所交织成的乐章
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入万丈深渊。而对孙风及林火来说只要让石女失去羞耻的在自
己的胯下一而再的达到高潮,才可一劳永逸的掳获纪嫣然的身心,让她死心塌地
的成为己方的奴隶,全面接收项少龙留下来的妻妾。

  秀眉紧蹙的绝色佳人苦苦的忍受着孙风和林火挑逗的苦闷表情让两个男人加
紧力道的趁胜追击,而可怜的纪嫣然小巧粉嫩的奶头已经硬挺到极致,修长光洁
的美腿开始无意识的摆动着,显然情难自持,逐渐的陷落了。

  孙风咬着纪嫣然耳垂,煽情的在她耳边蛊惑道:「放松你的身体,追寻你的
感觉,既然项将军无法满足你,就让我们一齐追寻快乐吧!」

  「……不……不行……」意识模糊的纪嫣然想要坚持着她以项郎之间的山盟
海誓,却渐渐失去了坚持的意志。

  孙风将粘稠腻滑的淫液抹在纪嫣然嘴边,邪笑道:「尝尝你自己的味道。」

  淫精秽物入口的纪才女感觉到强烈的羞耻,然而面对如此鲜明的羞辱娇躯却
不能自控的涌起莫名的快感。。

  男人抚摸着自己细腻光滑的肌肤,在高耸挺拔的玉峰上尽情玩弄,甚至隐秘
的草业以及女性最后堡垒的桃园深处更留下了男人的痕迹。

  「啊……嗯……嗯……不……不要……再……再……折……折磨……我……
我……了……了……」

  失去理智和坚持的当世才女终于难以自拔的娇喘,发出诱人的呼唤,妙目紧
闭的绝色佳人朱唇微启的惹人垂涎。

  随着纪嫣然的求饶,两个男人更是自得意满的先后将自己的凶器插入令许多
男人朝思暮想的蜜壶内,成为白飞及项少龙以外占有这个绝色丽人的男人。

  他们以自己的经验和丰富的性技不停的变化体姿,同时探索着绝色才女的敏
感带,找寻一举突破她心神的机会。

  在男人乐而忘返的奸淫下纪嫣然已经一泄入注了好几次,达到了令人欲仙欲
死的高潮。就在她数度攀至情欲的巅峰时,娇躯乱颤的流露出不知是喜悦还是悲
哀的娇吟。孙风和林火的凶器轮流贯穿了她的蜜穴,坚持不懈的在她阴道深处挺
进,磨插着令自己敏感非常的花心。

  纪嫣然在男人的尽情奸淫下已经是娇慵乏力,更何况无法兴起反抗之心的绝
代佳人只有任由男人肆虐,在男人的胯下婉转娇吟在筋疲力尽下由得男人火热滚
烫的精液注满自己的小穴。

  绝望中她放任自己达到了高潮,男人的精液注满了自己的子宫,自尊遭到男
人的摧残这点远比肉体遭到男人侵犯更为难受得多。

  她恨不得咬舌自尽免得自己今后必须承受这些男人的蹂躏,但是为了被杜壁
的擒获的项郎她忍了下来,纪嫣然明白自己就是能够让项郎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而虽然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挽救夫君的性命,但是在接连达到高潮的
洗礼下她开始领略其中滋味,慢慢的从贞节走向堕落,这刚好迎合了白飞预期的
计划。

  孙风将沉醉在高潮余韵的纪嫣然抱入怀中,与一旁玩弄纪嫣然丰臀的林火说
道:「好好整理整理,主人要你待会侍奉他。」

                (待续)

***********************************
  先回答几个问题吧!

  故事中的女性角色(也就是调教人物)不止一位纪嫣然,至于还会出现哪位
大家不妨推测按照寻秦原文中「楚国之行」将会偶遇哪些人物。

  至于更新时间暂定在星期六凌晨。而因为《寻秦密辛》是几年前的创作很多
地方将进行修改,再加上要将稿纸中的内容输入电脑需要大量的时间,因此第三
次更新以后很可能会改成每个月进行一次到两次的更新。

  至于有读者怀疑项少龙的生死,为了避免混淆小弟在文中直接设定项少龙及
赵致宣告死亡,以方便故事的后期制作。

  最后主要针对风月及其他读者。《寻秦密辛》只是抛砖引玉的文章,希望能
吸引更多寻秦或黄易迷踊跃投稿,因此在风月币上小弟将至设定为零。对小弟来
说,风月币可以不要,但是小弟更渴望看见各位的留言。虽然《寻秦密辛》以及
有了后续的发展,可是各位的建议往往能刺激小弟的笔锋,寻找更多的灵感,丰
富下个故事的发展。

  因此小弟衷心的希望各位留下宝贵的流言和建议,或许能够接受的不多,但
至少也能让小弟争取进步,谢谢。
***********************************
[/size][/font]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