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萝莉文之收服淫奴】6

第一文学城 2022-08-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廉访使
字数:6768 作者:廉访使 2021年4月23日首次发于第一会所   此文所有出场角色均已超过18岁

字数:6768

作者:廉访使

2021年4月23日首次发于第一会所  

此文所有出场角色均已超过18岁
啦啦啦我又回来啦。https://www.pixiv.net/users/33064613 这里可以联系我
==========================================
                第六章

  「现在说的这么认真,昨天晚上不是一直在求着我干你么?」

  「你···你胡说···主人···这种事情当着夫人的面不要乱说···」

  听到杰尔斯忽然这么说,芙乐儿缇夜雪白的脸蛋上马上涨得通红,带着气鼓
鼓的神色矢口否认着,小手拽着自己的裙子,拼命地在摇头,看着芙乐儿缇夜娇
憨可爱的模样,梅尔露卡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没关系啦,这种事情我又不会生气。」

  「不是的···夫人,昨晚我真的没有,是主人让我来洗脚,趁着这个时候
奸污我的。」

  「喂喂喂,缇夜酱,不是你在床上昨晚拼命夹着我的腰,说让我反复干你的
么?怎么到了白天就不认账了?」

  「你···你胡说,主人又欺负我了···」

  小萝莉听到杰尔斯居然把昨晚的情话都说出来了,完全忘记自己往日要矜持
的说法,跺着脚,扭捏着娇小的身子,面红耳赤的掩着脸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看到这里梅尔露卡赶紧上来抱住了可爱的小萝莉摸着她的翘首安慰的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缇夜酱不会是那种不知羞耻的女孩子的,老公你也是,这
种话不要再说了。」

  「我又没有乱说啊,昨晚确实缇夜酱的白丝腿都要把我的腰夹断了,不过缇
夜酱你的蜜穴还真的很紧啊。」

  听到杰尔斯这么说,这次梅尔露卡怎得有些生气了,那边芙乐儿缇夜已经臊
扭头跑出了卧室,后面传来了杰尔斯一阵淫笑,梅尔露卡忍不住用小拳头轻轻捶
了一下杰尔斯说道:

  「笨蛋老公,你这么取消那孩子,难怪她平日里总是那副态度对你。」

  「我真的冤枉啊,梅姬,你不知道缇夜酱在床上特别的浪,你见过那种景象
就知道我不是在胡说了。」

  「我可没见过。」

  「因为你俩一直不同意同时侍奉我啊,明明双飞很好玩的。」

  「越来越没正经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公你身为领主不要乱说话啦。」

  娇嗔了杰尔斯一句,梅尔露卡也羞的雪颜的上红通通的,她并不是讨厌杰尔
斯和自己打情骂俏,只是当这么多人的面总说这些,自己可是贵族家出身的小姐,
现在还是领地领主夫人的正妻,要是不好好以身作则,传出去就让人家笑话了。

  「如果你喜欢缇夜那孩子,不如就直接把她收在身边吧,不要总当女仆了,
反正你不是有了妾室了么?多收几个我也无所谓的。」

  听到梅尔露卡的话,杰尔斯也不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在真心的,现在
他还有一个妾,就作为领主来说,杰尔斯身边的女人并不能算多,有好多没有他
领地大的领主身边三妻四妾都很正常,这一方面也是杰尔斯考虑到梅尔露卡的感
受不愿意多找女人,再有就是,身边的一妻一妾还有这个吸精女仆芙乐儿缇夜都
够自己收的,再来多了怕自己受不了。昨晚就是例子,和芙乐儿缇夜做了一晚上,
第二天自己起床都晚了。

  「这样不好吧,我身边的女孩子都够多了。」

  「是吗?既然这样那就按照老公的意思办吧。」

  梅尔露卡的性格就是这样随和贤惠,这也是为什么就杰尔斯这么宠爱她的缘
故,一般来说贵族的正妻虽然地位高,但很多人对自己的的妻子都是敬而远之,
这也是男人的天性,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嘛。

  让身边的女仆将杰尔斯伺候起床,两个人吃了点午餐,一直到下午都没有看
到芙乐儿缇夜,也不知道这个小萝莉跑到哪里去了,大概是中午那一阵因为杰尔
斯的话害羞的不敢再出来见梅尔露卡了吧,吃过中饭,杰尔斯才去办公室处理政
务,而梅尔露卡自己亲自去了芙乐儿缇夜的房间,一敲门,果然她将自己反锁在
里面。

  「缇夜酱,你把自己反锁在自己屋子里干什么呀。」

  「没什么,夫人···」

  听到是梅尔露卡在外面叫自己,里面芙乐儿缇夜才不情愿的坑吭了一声,不
过还是没有开门的意思,于是梅尔露卡只好继续的敲门说道:

  「我都到了你房间门口了,缇夜酱你开门呀。」

  「夫人,我身体不舒服···」

  「怎么不舒服呢?中午不是还好好的嘛?要是不舒服不更得开门了么?你今
天要是不开门我就不走了。」

  听到梅尔露卡这么说,芙乐儿缇夜这才有些不情愿的将门打开,都到了这是
她白净的脸蛋还红的和一个苹果似的,看到了梅尔露卡就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低着头摆弄着自己女仆裙的衣角,不敢抬头看向对方,梅尔露卡见状掩着小嘴忍
不住偷笑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走进了她的房间,因为芙乐儿缇夜是杰尔斯身边
的贴身高级女仆,所以有自己的房间,房间里的条件也不错,位置也很好,就在
杰尔斯的楼下,两个房间有一条直线挂着铃铛,只要杰尔斯有需要拉动铃铛,芙
乐儿缇夜就能马上上楼。

  其实原来这个房间还有一条暗道直接通向杰尔斯的房间,出口就在面向床头
的墙壁后面,后来芙乐儿缇夜为了防止梅尔露卡怀疑自己勾引主人,主动申请将
这个暗道堵上了,但其实杰尔斯一直没让工人施工,所以芙乐儿缇夜以为堵上了,
其实一直都是通着的,这也是杰尔斯为了以后偷偷夜袭芙乐儿缇夜耍的花招。

  「你刚才跑什么啊,你侍寝老公的事情全家上下也不是不知道,也不是背地
里勾引主人什么的,甚至在我嫁进来之前你不就是一直侍寝老公么?都这么多年
了,怎么还怎么害羞啊,好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没有,只是主人那么说,我有点不好意思。」

  芙乐儿缇夜一向是一个矜持的女孩子,大概老公那么个说法太直白了吧,梅
尔露卡心里也责怪老公口无遮拦,再说也太能编排芙乐儿缇夜了,看这个可爱的
小萝莉平日的稳重高傲的行事作风也知道不会在床上什么浪叫,被他这么一说,
芙乐儿缇夜肯定没办法在大家面前呆了,也难怪她跑。其实这里梅尔露卡还不知
道芙乐儿缇夜在床上的表现,毕竟她们没有在一起是秦国杰尔斯,杰尔斯提过好
几次了,都被芙乐儿缇夜拒绝,梅尔露卡也觉得这样做太淫乱了,所以也没答应,
这才作罢,不然的话她可能早就发现在这件事情上,其实自己的老公反而没说谎。

  「老公说话的确让人家很下不来台,以后我要告诉他,别轻易打趣了,这种
话身为领主本来就不该随便乱说。」

  听到咩梅尔露卡的话,芙乐儿缇夜更加不好意思了,这位领主夫人自从嫁到
杰尔斯身边来,一向贤惠大方,和芙乐儿缇夜相处的也很好,缇夜从心底也比较
佩服这位高贵的大小姐,和一般的目中无人的贵族女性不同,她知书达理,而且
两个人也比较能聊得来。

  「是啊,主人有些时候实在太不注意了,而且和那个讨厌的王子,名字叫做
艾德兰的家伙,也走得太近了吧,干什么对那种人那么好,明明就是一个无赖。」

  说起主人的事情,芙乐儿缇夜不经意就把艾德兰昨天来找杰尔斯要钱的事情
告诉了梅尔露卡,梅尔露卡听到后微笑着说道:

  「你不知道,那个艾德兰王子是我们国家的盟友杜尔卡派来的人质,帝国在
杜尔卡为了扩张政治影响力,支持了他的父亲,因此在杜尔卡获得了经济特权,
这次把那个人派到我们的领地来也是皇帝亲自给的命令,老公也是没有办法吧。」

  「我又不懂那些政治···只是我觉得这种人还是少理会的好。」

  皱了皱清秀的小鼻子,芙乐儿缇夜雪白可爱的脸蛋上漏出了不屑一顾的神情,
做事认真的小萝莉最讨厌的就是这样油嘴滑舌的家伙,尤其是总是找自己主人要
钱,简直和无赖一样。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也是政治任务嘛。」

  「什么都是政治,所以我才不喜欢。」

  「嘻嘻,缇夜酱难道说以前还有从政的志向吗?看不出来哦,不过你这么可
爱,如果从政的话也许会让人忍不住同情吧。」

  「夫人真是的,居然还在嘲笑我。」

  看到梅尔露卡微笑着说出这番话,脸上还带着促狭的笑容,芙乐儿缇夜一下
子明白了对方是在开自己的玩笑,哼了一声装出生气的样子跺了一下自己的白丝
小脚,转过去不理对方,梅尔露卡看到对方真的生气了,笑着从背后抱住了芙乐
儿缇夜,嗅着黑长发双马尾漂亮萝莉身上软腻的香气,从背后轻轻亲吻了一下她
的小巧可爱的耳朵说道:

  「嘻嘻,缇夜酱不要生气啦,人家只是在说笑而已。」

  「但是这样的方式人家不喜欢哦。」

  「缇夜酱你真是的,就是太认真了,这样的性格可不好哦。」

  被梅尔露卡从背后抱住不住地亲吻,让芙乐儿缇夜觉得自己的耳根痒痒的,
扭过头想要说话,结果自己红嫩的小嘴被软乎乎的一张唇瓣给亲吻到了,芙乐儿
缇夜睁大了漂亮的大眼睛露出惊讶的神色,轻轻发出了呜呜的哼吟声:

  「呜呜···哼···唔···」

  「嗯···哼···」

  梅尔露卡的个子和芙乐儿缇夜差不多,两个人再身材上相差无几,但是梅尔
露卡在力气上其实比对方大一点,所以在亲吻住对方的小嘴之后,趁着对方还处
在慌乱中,梅尔露卡将芙乐儿缇夜直接推到在了床上,用自己的黑丝美腿分开了
对方的白丝美腿,膝盖插在中间,压住了芙乐儿缇夜的娇躯。

  「夫人···你在干什么啊···」

  「缇夜酱这么可爱,昨晚都服务我老公了,不如现在来好好服务我一次吧。」

  第七章。

  「哎?夫人···你在说什么啊···」

  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梅尔露卡压倒了,芙乐儿缇夜有些惊讶的长大了小嘴,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带着迷惑不解的目光看着对方,清澈的眸子里与其说是害怕,
更多是不解,因为之前梅尔露卡一贯都是稳重大方的,从来不会对自己做出这样
的事情,她有些闹不住对方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可以侍寝老公,难道就不能侍寝我吗?虽然是我老公的女仆,但
是缇夜酱也算是我的仆人吧,我的命令也要遵守不是吗?」

  「是倒是···可是夫人···你这样做···」

  芙乐儿缇夜发现梅尔露卡说着说着忽然雪白的媚脸上带着娇羞的红晕,娇小
的身子压在自己的身体上,虽然梅尔露卡的身体并不沉,但是芙乐儿缇夜的力气
也太小了,所以试了试,还是没能推开对方,等都爱对方的黑丝美膝已经撬开自
己的双腿抵在自己的美胯里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妙,她有些慌乱说道:

  「夫人,请不要开玩笑了···」

  「缇夜酱,你看我这样是在开玩笑嘛?嗯···说起来,缇夜酱你的皮肤很
好啊,又白又滑···和绸缎一样。」

  用自己雪白的小手抚摸着芙乐儿缇夜白嫩的脸蛋,梅尔露卡忽然直接递出了
红嫩的小嘴,靠近了芙乐儿缇夜,芙乐儿缇夜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在这里躲开
的话,对于夫人来说太失礼了吧,可是自己对夫人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啊,今天到
底怎么回事,感觉好奇怪。

  就在芙乐儿缇夜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梅尔露卡甜丝丝的小嘴已经亲吻下来,
柔软的触感好像要融化了自己唇瓣一般,芙乐儿缇夜皱着娟秀的柳眉,小手原本
想要推开梅尔露卡的,可是因为这个吻实在太舒服了,推到一半居然变成了主动
搂着对方的脖子,两个可爱的小萝莉交错着她们黑丝和白丝美腿,居然在床上拥
吻了起来。

  「呜呜呜···嗯···哦···」

  两只可爱的小萝莉滑腻的小舌头互相缠绕着,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吮吸谁的
口水,房间里只剩下湿吻的嗯嗯声,芙乐儿缇夜有些惊恐的想要推开梅尔露卡,
可是自己的身子被亲吻的软乎乎的根本使不出力气,只觉得甜丝丝的小嘴让自己
感觉挺舒服的,下体的那个小洞变得也越来越湿润,摩挲着自己的白嫩的黑丝美
腿,小萝莉感觉这自己逐渐要融化在梅尔露卡的湿吻里了。

  「嗯嗯嗯···哦···哼···唔···不···不要···夫人···
这样的话···」

  「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缇夜酱哦···就是你太一本正经了···其实有时
候轻松点也不错嘛···」

  「夫人,不要拿我开心了,人家不是这样的···做这样的事情···」

  大概被亲吻的有些激动,芙乐儿缇夜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一双漂亮的大
眼睛也带着羞涩的目光看着梅尔露卡,她并不讨厌夫人,但是从来没想过要和夫
人发展成这一层的关系。

  「和我做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吧,还是说,你因为只是老公的女仆,所以对
于服务我有抵触?」

  「当然没有了···我很喜欢夫人···」

  「那不就好了。」

  「可不是那种喜欢啊···」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故意的,很明显的无解了自己的意思,芙乐儿缇夜也不知
道该怎么向对方解释,看到黑长发双马尾漂亮萝莉居然这么一本正经的焦急,梅
尔露卡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小嘴吃吃的笑起来:

  「缇夜酱你可真有意思,我是在开玩笑啦,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夫人刚才的事情是开玩笑?这种事情···」

  没想到梅尔露卡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芙乐儿缇夜又羞又臊,明明自己一本正
经的当真了,还在苦恼着怎么回应对方,如果说重了的话伤害到夫人的自尊就不
好,没想到对方只是在开玩笑,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嘛?

  「夫人真是的,每天就会拿我寻开心。」

  看到梅尔露卡一双美目里还带着看好戏的笑容,芙乐儿缇夜一跺脚,干脆又
跑出了自己的房间,到后花园自己闲逛去了,本来作为杰尔斯身边的贴身女仆,
往常这时候都是她在巡视家中纪律的时候,但现在出了这种事自己也没办法直接
面对大家了,尤其是主人和夫人,自己见到那个都觉得气氛不对的样子,先跑出
去自己冷静一下好了。

  到了后花园,这里几乎没什么人,现在还是下午,家里的人都在主楼里忙活
自己的工作,杰尔斯的庄园内女仆都有自己分担的工作,尤其是下午,大家都在
忙,有的在酿酒,有的在打扫屋子,有的在制作点心,还有的在忙于针线活什么
的,所以后花园虽然很大,但却没有什么人,在下午如果想要独自投篮的话,芙
乐儿缇夜也会自己独自到这里散心什么的。

  跑到了这里,芙乐儿缇夜还觉得脸红红的,都怪夫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做那种
奇怪的事情,害的自己现在心头小鹿还在乱撞,她还以为之前都不知道夫人还有
那么方面的癖好现在终于觉醒了,原来只是和自己开玩笑,明明梅尔露卡平日里
是一个很正派的大家闺秀,总是带着温婉的笑容,在家里对下人也很和气的,从
来不见她开奇怪的玩笑啊。

  雪白的小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芙乐儿缇夜坐在了花园的秋千上,心里想着
是不是昨晚和主人在一起被夫人厌恶了,所以才和自己开那种玩笑?不然的话为
什么要对自己做这样奇怪的事情?这都怪主人,自己昨晚都说了不要趁着夫人不
在家的时候做这样的事情,在各个大家族里,对贴身女仆夫人都是当着半个情敌
来防备的,毕竟这类贴身女仆很早就跟了男主人,有的其实比老公的宠妾还要得
宠,如果和自己的老公生了孩子虽然无法得到继承权,但是作为庶子可以分到很
多的财产,这在正妻来看也是一个巨大的危险,梅尔露卡会不会以为昨晚是自己
勾引主人,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想要赶紧和杰尔斯多做几次好早点怀孕什么的?可
是自己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啊。

  心里越想越乱,芙乐儿缇夜胡乱地用自己穿着高跟鞋的黑丝小脚来回在乱踢
着,自己一向在梅尔露卡面前谨小慎微,如果因为这件事被人厌恶,以为她是一
个有心机的孩子而疏远的话,实在太得不偿失了,芙乐儿缇夜对梅尔露卡一向是
忠心耿耿,并没有想过取而代之,或者和杰尔斯生个孩子来保障自己地位这类的
打算,她想的只是尽好自己作为女仆的职责,只要能伺候好主人比什么都强。

  「这不是缇夜酱吗?下午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在这里发呆可不太好吧?」

  还在胡思乱想着,忽然背后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一个金长
发可爱小萝莉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笑吟吟的看着她,芙乐儿缇夜一见到这张可爱
的脸蛋眉头就忍不住紧蹙起来,这个人可是整个家里对自己来说最麻烦的人了。

  「原来是芙兰朵娜夫人···」

  「别叫我夫人了,我只是老公的妾室罢了,缇夜酱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啊。」

  芙兰朵娜有着一张精致的椭圆鹅蛋脸,白嫩的肌肤犹如汉白玉一样,一双翠
绿色的大眼睛犹如绿宝石一般迷人,嘴角总是带着嘲讽人的微笑,如果说芙乐儿
缇夜真的觉得家里有哪些人难对付的话,那么芙兰朵娜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

  「呐···缇夜酱,往常这时候作为家里最认真的你不是应该检查各个地方
女仆的工作吗?怎么独自一人跑到这里发呆了啊?」

  「我心情不好,在这里休息一会。」

  「嘻嘻,心情不好倒也不奇怪,毕竟昨晚和主人大战那么长时间,结果居然
到了今天早上还被夫人捉奸在床,这样的事情谁经历了都会觉得很尴尬吧。」

  「捉奸在床什么的,这种用词也太过分了吧?」

  果然说话就是带着刺,芙乐儿缇夜雪白可爱的脸蛋上带着愠怒的表情盯着芙
兰朵娜,没想到对方反而笑嘻嘻的,好像激怒自己是一件很快的事情似的:

  「别生气嘛缇夜酱,你这个人就是太认真了才没趣的,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啦,谁都知道你平日里最得到老公的宠爱啦,就算夫人在家,你被召唤去侍寝也
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嘛。」

  「你这样阴阳怪气的,到底有什么要说的。」

  「真是的,人家是关心你嘛,何必说话这么难听呢?」

  芙兰朵娜看到芙乐儿缇夜带着厌恶的表情,嘻嘻的捂着自己的小嘴笑了,今
天的金长发可爱小萝莉穿着白丝吊带袜和一件淡蓝色的吊带连衣裙,白丝小脚上
还穿着松软的漏趾高跟软鞋,指尖则涂着淡蓝色的指甲油,从薄薄的白丝袜上看,
芙兰朵娜的足尖也应该是一个颜色的趾甲油,即便是讨厌对方的芙乐儿缇夜角度
看,芙兰朵娜的美貌也是无可挑剔的。但这孩子的性格,芙乐儿缇夜实在是欣赏
不来,尤其是在主人面前撒娇争宠,背地里争风吃醋,还习惯揶揄人这几点上。

  「好啦好啦,不要这么生气,我来告诉你你喜欢听的事情吧,老公让我找你,
赶快回去见他,说夫人只是和你玩笑,你别在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