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253章 一夜七次郎不够看

第一文学城 2022-08-1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310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310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许婷计划的目标并没有完全实现——6号男逃掉了。

  不得不说,有些男人在生命遇到威胁的时候抛下女人断尾求生的速度堪称电
光石火。为他压着猎物双手的女伴第一时间把枪掏出来瞄准,但当她搂下扳机的
那一刻,她的男友已经冲出了厨房——从那个锈迹斑斑的后门里。

  那门的情况很有意思,看上去生锈的铁链捆绑死了把手,但实际上,6号轻
轻一拉,就拽开门扇,得到了一条通道。

  许婷猜,屋里这个屁眼正在冒油的倒霉蛋,恐怕就是太相信那扇门看起来的
样子,才导致一枪没开就被男人按倒,冲着下体和嘴巴轮流射击。

  所以就结果而言,许婷干掉一个,放跑一个,颇有些沮丧。

  而韩玉梁从屋顶破板而下,轻轻松松就搞定了那两个拿出武器准备射击的女
人,成为有机会独享七洞的赢家。

  许婷很不高兴。

  她坐在两个还没轮到的俘虏身上,背靠出餐台,听半墙之隔的地方韩玉梁趁
着油润了肠子,将那个呜呜闷哼的少女屁眼都快肏开了花,忍不住说:“老韩,
你真要一夜七次啊?行不行诶?”

  韩玉梁捂住18号女的嘴巴,将它上身抬起,后脑压在自己胸肌前,继续对
着她几乎折断似的柔软腰肢从后噼噼啪啪猛日。

  “呜嗯嗯……”少女洁白的大腿羞耻地摆动,但再怎么拼尽全力,也已经成
了砧板上的肉,毫无反抗之力。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比起刚才的粗暴抢分型轮奸,这次的通道虽不同
寻常,快感却反而更强。强到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性癖是不是从本质上就不太
正常。

  韩玉梁捏着她乳头轻轻搓了几下,油津津的阳物向外抽出几寸,只留龟头卡
着紧缩的括约肌小幅磨蹭,笑道:“哪儿敢在这地方耽搁一夜,前后门通畅,房
顶还叫我弄了个洞,跟这姑娘似的,三路畅通,等拿了这点分,咱们就带那俩女
的走。”

  知道他在故意回避话题,许婷也不多纠缠,一脚踩在14号女的脖子上,压
住她不老实的脑袋,“那你快点。我也不喜欢这儿,满鼻子血腥气。”

  “马上,再等一下,我叫她也泄一遭就好。”韩玉梁绕手按住18号女阴核,
拿出绝活,顷刻就让那满是拳印的裸体一阵痉挛,攀上了情欲的巅峰。

  许婷望着手里还在滴血的刀,眉心缓缓聚拢,嘟囔说:“你这什么毛病啊,
人家名字你都不在乎,就在乎高潮了没?”

  “男欢女爱,只我一人享乐,可不是我的嗜好。”韩玉梁轻喘着将双手抚过
18号女背后红肿的几处,运功为她略略减痛,“而且女人高潮,里面会和平时
不同,我也能沾光快活,何乐不为。”

  “嘁,难怪刘莉莉不想玩了就专程来找你。”许婷用刀腹拍了拍另一个不老
实的女俘虏,尽管知道韩玉梁下手可以放心,短时间内她们不会有什么反抗的本
事,但心里不敢怠慢。

  游戏玩到这个时候,每一步都出不起任何差错。

  所以即便非常不愿意在这儿旁听,她还是选择了比较安全的处理方式,忍耐
着心里快掉到3以下的pH,听韩玉梁在那儿呼哧呼哧喘着气现场直播。

  他没再捂着嘴,18号女就立刻嗯嗯啊啊叫了起来,听着很想忍,但就是忍
不住似的。

  许婷马上就要过19周岁生日,而且性情和身体都是早熟类型,成长在黑街
那种地方,想装听不懂都不行,不一会儿,淡蜜色的细嫩面颊上,就染了一层仿
佛透明的嫣红。

  6号女气喘吁吁在下面骂了一句:“骚货,真不要脸……被强奸……后面,
都能发春。”

  许婷向后仰头,脑袋顶在硬梆梆的墙上,笑了笑,说:“别急着骂,为了逼
你男人回来,一会儿就到你了。小心打脸哦。”

  “打脸?用你男友那根臭老二吗?呸!”

  许婷摸了摸发热的面颊,笑着说:“老韩,你听见了吧?一会儿争口气哦。”

  “放心。”韩玉梁哈哈一笑,双手攥住18号女春笋尖儿一样的娇小乳房,
发力猛顶几下,掌上销魂蚀骨的房中秘术左右齐发,让她上直升机前,就先飞了
天。

  “嗯……嗯啊……呜啊啊啊啊啊——!”

  带着哭腔的绝顶尖叫,间隔了大约四十多分钟后,以相差无几的音色响起。

  地点换到了医院里面,而这次被爆了菊花的,当然就是嘴硬还要当诱饵的6
号女。

  她被按在妇科诊疗台上,以正面位置承受着娇嫩肛门中又涨又痛、又酸又麻
的狂野蹂躏。

  嫌太吵,14号女被打晕了过去,趴在地上继续当坐垫。

  许婷坐着她的后腰,这次没再躲去一墙之隔的地方。

  一个是气头上来,非要亲眼见6号女被韩玉梁弄到漫天喷汁呲哇乱叫不可。
另一个,也觉得,早晚都要体验的事情,见习见习,似乎也没什么。

  多了许婷一双眼睛在旁看着,韩玉梁精神大振,子弹眼儿都不觉得疼了。他
有心要好好炫耀一下自己到底是怎么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叫她知道什么叫百闻不
如一见,转移回医院后,先拿出十分钟跟6号女单纯较劲,活活把她累到浑身湿
透彻底没了力气反抗,才慢悠悠一件件剥光,赤条条抱到了方便旁观的诊疗台上。

  对这种二十四、五岁已经长成好些年依旧憋着没体验过人间极乐的女人,韩
玉梁了如指掌,一边调侃她连自慰都不会白活了这么长,一边就给她扩着肛玩到
了第一次高潮。

  鸭舌器拿来对付屁眼其实相当粗暴,但韩玉梁存心让她在许婷面前丢脸丢个
彻底,又用手指测试出这女人后门弹性相当不错,就抹够润滑油,给她来了个直
肠内部大展览。

  6号女啊啊叫喊着乱蹬,可不仅无法阻止冰冷的鸭舌器把肛门撑开,还没办
法抵挡那在阴蒂上灵巧弹动的手指。

  几分钟“销魂震”,伸进去对着G点一记“逍遥指”,一手给她冲洗着屁眼,
韩玉梁就先送她去了一次。

  如果说那种简单粗暴的蹂躏是对女性肉体的重大损害,那这种被迫高潮的另
类强奸,就是对心灵的彻底羞辱。

  不过区别是,前者只会让人痛不欲生,后者,却充满了成人电影风格的非现
实性愉悦感。

  浑身无力的6号女,对着韩玉梁又拍又打结果还不停呻吟的样子,透出一股
不情愿的撒娇味道。

  韩玉梁插入的时候,许婷不知不觉都放松了对外面的警惕。

  她的视线挪不开,注意力也分不出半点到其他地方,只能听着乳房下狂跳的
心脏,感受着脸皮表层火辣辣的烫,紧紧盯着那缓缓张开撑圆,被粗大男性器官
侵入的嫩肛。

  屁眼里的润滑剂被挤了出来,一股一股顺着腚沟往下流。腚沟也被扒开,抻
展,当中的肌肤透出鲜艳的红,把流过的粘液都衬出淡淡的娇艳。

  明明鸭舌器之前已经扩张到很夸张的程度,还以为应该可以很轻松容纳下那
根巨大的肉棒。可没想到括约肌的弹性相当强,仅仅是龟头进入,视觉上就产生
了要把那狭小通道撑裂的错觉。

  被压制的女人愤怒地叫喊,可那根鸡巴一动,就转成了苦苦压制的娇喘。

  许婷不是什么温室里的乖宝宝。

  她看过A片,帮闺蜜抓过奸,对这方面的原则极其保守但好奇心极其旺盛,
甚至把出色的打探能力用在了挖八卦上。

  林梓萌、岛泽莲、叶春樱、任清玉……从知道自家亲姐被要求过后门因为隐
疾没成开始,许婷就一直悄悄留意着这方面的情报,结果,一个个水灵灵娇嫩嫩
花一样的妹子,都被这个淫贼日了小菊花。

  她一度怀疑,韩玉梁是不是性取向上稍微有点问题,毕竟捅屁股加上古代人
这两个关键词很容易联想到娈童这个有着悠久传统的词汇。

  结果稍微扩大了一下A片的搜索关键词,才发现原来真是有很多男人喜欢干
那个臭哄哄的洞。

  而从叶春樱这个心底最大情敌那边,她听到了一个词,叫做“全面占有欲”。

  根据情敌在电脑上的搜索历史播放记录和一些学习资料的观看数据,许婷有
百分之百的信心判断,叶春樱已经用包括但不限于手、口、乳、足、肛和韩玉梁
做过。

  这让她在搜索过一些奇特性癖后忍不住猜测,叶所长该不会为了那个“全面
占有欲”,连头发啊腋下啊这些诡异的细分领域都奉献过了吧?

  乱七八糟的思绪,在写实感远超任何影视作品的画面中被清理,剩下的那一
线暖意,缓缓汇聚到少女最敏感的部位。

  许婷的喉咙蠕动了一下,忽然觉得14号女的腰坐起来真不舒服。

  噗,气音从屁眼和肉棒的缝隙间被挤出,黏液鼓胀出明显的气泡,在阴囊的
撞击下破掉。

  许婷舔了一下嘴唇,忽然觉得自己也不太对劲。为什么……后面会那么苦闷
啊?

  这世上没有看见什么场景就什么部位发情的道理吧?看女人口交她舌头也不
会发麻啊。

  她赶紧挪开视线,看向屋门。

  “啊!”6号女尖叫了一声,伴着诊疗台的吱嘎一响。

  那男人的壮硕肌肉,许婷非常清楚,不少地方还亲手摸过,可这力量如此直
观地体现在性爱上,所散发的深沉诱惑,让她出乎意料,措手不及。

  她有点后悔,想起来出去外面放风。

  可腿还没使劲,脑子就发起抗议,驳回了尚未下达的指令。

  都已经择偶不慎选了这个超级花心王,等心里醋劲儿不那么难受就该张罗着
把男女床上那点事儿办了,看叶所长那什么都能豁出去的架势,许婷寻思,自己
这保养健康常年风调雨顺的小屁眼,早晚也要过这一道龟门关诶。

  都见习到这个地步了,不看完露了怯,九成九要被老韩嘲笑。

  于是,那女的被爆菊到高潮,发出了性爱观被打烂重塑的哭腔尖叫时,许婷
一挺身站了起来,干脆大大方方绕去了她旁边,低头说:“哟,怎么嘲笑人18
号的?你真有本事,倒是别高潮得这么狠啊,骚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她本来就是嘴上不饶人的性子,这会儿又要转移注意力找靶子,只好来临时
充当一下A片恶女,对惨遭强暴的娇嫩美人冷嘲热讽。

  6号女大概还想要反击,气冲冲瞪着许婷。

  韩玉梁看在眼里,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讨许婷欢心的奇妙机会,一见她要说话,
就按住她阴蒂猛来几下销魂的,同时在屁眼里狠捣几下结实的,让她早被“情波
漾”玩弄得敏感无比的身子高潮到大脑空白,想说的话轻轻松松被绝顶快感切割
得支离破碎。

  直到最后在肠子里把6号女射晕过去,韩玉梁也没让她还嘴成哪怕一句。

  还好,射晕的不算晕,5分全额拿到。

  许婷在台子后面悄悄蹭了蹭大腿,抬起手腕看向表,“6号男就算为了保命,
也该过来试试吧?”

  没想到,这次换成了她被打脸。

  相隔挺远的另一处,传来了6号男得分的消息。

  看情况,那男的竟然在觉得救不出女伴的情况下,跑去强奸了之前被报过位
置的17号女。

  许婷靠在墙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忽然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本武侠小说,里面的配角被男主角问,如果还能
活三天,要干什么。然后,儒医想要杀人,仇恨到面孔扭曲;君子想要吃喝嫖赌,
召集全城婊子脱光了捉迷藏;老丫鬟想要嫁人再杀了尝尝做新娘和做寡妇的滋味
;而一个丑大夫愿意娶她。

  想完,她就觉得,这样的情形也不算太奇怪。

  死到临头的时候,谁也想不出人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许婷在心里问了问自己,如果我只剩三天好活,那么,应该干点什么。

  她瞄向赤裸裸坐在一边休息的韩玉梁,第一天,大概就是先跟他做爱,免得
带着遗憾离开世界。

  第二天……不行不行,老韩这家伙太能干了,万一舒服过头,后面两天不想
干别的了,还是把他安排到第三天比较好。

  可万一到时候离死太近没心情了呢?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6号男又得分了。

  他竟然比老韩恢复得还快,这算啥?死亡逼出来的潜力吗?就非要赶在女伴
被送走之前,来一发算一发?这到底是个人还是个行走的鸡巴啊?

  许婷皱眉站起,拿水泼醒了爽晕过去的6号女,在她打算趁能好好说话开喷
之前,将她自己表上的广播抬到了她眼前,“这是你男友吗?”

  没想到,6号女很干脆地摇摇头,“不是,我们关系是假的。我也没想到…
…他吓成这样,命都不要了吗?”

  “那就成全他。”韩玉梁笑了笑,手掌握着老二搓了两下,那玩意就跟吹气
一样变大翘了起来。

  6号女抬起脖子低头看了一眼,往后一靠,主动把刚才耷拉下来的脚踩回到
两边的架子上,“随便吧……反正我挺爽的,他爱死就死,怂货一个。”

  许婷却伸出了手,“等等,老韩,6号现在可是有121分,他要是因为这
女的离场而死,这些分数就打水漂了。”

  韩玉梁挠了挠头,“所以呢?”

  “所以暂时不行。你跟4号的差距太大了,咱们不能浪费这么大一票分。”
许婷的头脑清醒了很多,“那混蛋第一时间就跑,看来不一定是胆子太小……说
不定,是打算这样保住命呢。”

  韩玉梁垂手拨弄着6号女肿胀未消的阴蒂,皱眉道:“不差这么一百来分吧?”

  “怎么不差!”许婷盯着表,脑子里飞快地计算着,“125号女的已经死
了,男的那172分根本没办法找。6号的分如果不算,男的分数我还能拿到的
就只剩10号64、13号54和21号51这些分数,加起来都不到二百分。
一旦6号带着分死了,4号只要抢夺到一个高分女人,咱们的情况就很危险了。
3号和16号都没有男伴,都在死守一处,还记得咱们检查医院房间的时候发现
的那些暗门吗?还记得刚才那个看起来很安全的厨房一拉就开的后门吗?主办者
的恶意那两个人根本没注意到,我敢打赌,老韩,只要看到你袭击3号的信息,
4号就会立刻对16号下手。你不可能同时拿到她们俩的分数。”

  韩玉梁都已经把呻吟的6号女胯下爱液抹在了龟头上。小头充血的时候,大
头难免不太愿意思考。

  但他的小头也很愿意听许婷的,于是他考虑了几秒,转身过去拎起14号女
放在病床上,手脚麻利给她脱光,分开双腿抹润滑剂,一边把鸭舌器塞进她的屁
眼,一边道:“好吧,那我先尝尝这个新鲜的。她没什么用了吧?”

  “没用。你直接送上飞机吧。”许婷看了一眼6号女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
地拍了她一巴掌,“你羡慕个屁啊,被强奸出瘾头了?”

  没想到那女人竟然点了点头,“反正是赢不了了……刚才那滋味好爽,我想
……再来。”

  反正只要还有1分就不会出局,韩玉梁乐呵呵又走了回来,“很好,那我让
你张嘴的时候你就张,乖乖听话,我保证让你比刚才还爽,而且,不会晕过去。”

  “真的?”

  你惊喜个屁啊,有点失败者的样子行不行?许婷满肚子不爽,一脚踢在诊疗
台底座上,过去靠到了14号女身边。

  当观众的事儿吧,也是一回生二回熟。都已经这样了,她也再没什么好回避
的,压制好14号避免大意失荆州后,就光明磊落盯着看了起来。

  事先的铺垫已经非常充分,那小棒槌一样的鸡巴破掉6号女的处女膜时,她
都没怎么痛哼,反而舒服得脚趾头都翘起来蹬着架子哆嗦。

  流出的血丝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泼了蜜一样的淫水冲成了粉红色的稀汤。

  有分数为先这个原则在,韩玉梁没有耐下性子耕耘太久,二十多分钟,就在
爽到翻白眼的女人痉挛着握住他肉棒的蜜壶内部达到了顶点。

  他都不用下令,抽出来过去一拽头发,就把精液射进了声音已经发哑的嗓子
眼里。

  而许婷,在盯着6号女分开的大腿中间发愣。

  乱糟糟的阴毛被挤出来的爱液打湿成毡,黑乎乎贴在屄肉上方,黄豆般大的
通红阴核翘在顶上发颤,下面嘴巴一样张开的肉缝,整片向外突起,绽出赤色透
粉的内部粘膜,好像还在吞吐着什么无形之物一样,那片外凸的肉缓缓往回一缩,
将一大团淫蜜挤了出来。

  她忽然觉得有些口干,拿起瓶子,咕咚咕咚灌了一气。

  旁边的14号女刚才就已经醒了,也侧着脸在看那边的战况,听到喝水的声
音,咕哝了一句:“我也渴……让我喝口行吗?”

  可能是知道自己一会儿就要大量失水,接过瓶子之后,她一口气把剩下的全
都喝完,一抹嘴巴,认命地闭上了眼。

  为了暂且留下6号的分数,恢复一下之后,韩玉梁爬到了14号女的身上,
开始展现他身为专业淫贼精英种马吊打一夜七次郎传说的惊人本领——送14号
女上飞机后,他弄晕6号女,把她直接拿到了仅剩1分。

  五个多小时,累计射精十一次。

  期间6号男把17号送上了飞机,依然没有来救女伴,甚至,连通讯也没呼
叫过来。大概,是发现这边专门留下了1分吧。

  这一晚的观战下来,许婷不得不承认三件事。

  一个是如果一开始韩玉梁没被3号克制打击,这游戏交给他主导负责会轻松
得多。

  一个是淫贼的强奸真的有可能靠本事转成顺奸,虽然还是感觉很别扭,但相
比以前,对某人黑历史的敌视程度还是大幅下降了。

  至于最后一个……好吧,原来女孩子看这种东西真的会有反应,以前不觉得
还是因为不够刺激。

  另外,内裤湿了贴在身上走起路来真难受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