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19章 网瘾青年韩玉梁

第一文学城 2022-08-1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342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字数:6342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二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送到门口,李曼曼又忍不住踮起脚尖勾住脖子,缠着韩玉梁好好亲吻一番。

  等他下楼,拿出手机看看,已经是将近深夜一点。

  夜风微凉,远比白日清爽,换做从前,这正是他精神抖擞四处寻芳的好时辰,
可如今,他却只是略感疲倦,想要回到诊所,钻进那个充满女人气息的卧室,打
开电脑,享受那渐渐习惯了的宁静。

  抬头望着周围的高楼大厦,他缓缓迈步,心中轻叹,也不知多久之后,他才
能真正融入到这陌生世界之中。

  把他逼到绝境的那些仇家,心心念念还没到口的美人,怕是也没有机会再遇
到了。

  他从网络学习到了所谓的历史,并从那巨大到令他惊愕的差异中,额外摸去
学了什么叫做平行世界和异世界。

  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仅仅是穿越到了未来。

  他虽未从文科举,但行走江湖多年,对中原朝代还是能数出一二的,尧舜禹,
夏商周,秦皇汉武三国晋,都没有分毫差错。

  可自八王之乱向后,他就完全陌生。

  在他原本的认知中,八王之乱后蛮夷趁机入侵,便是永嘉之乱,其后多国兴
亡交替,先后有三家外族入主中原一统天下,朝代更迭到了他行走江湖的时候,
已是被称为天璧的第三个蛮夷朝廷,其将功臣广封八方,尚武抑文,导致朝廷危
机四伏,江湖纷乱频起,安宁盛世享受不足百年,便已飞速走向败亡。

  韩玉梁机缘巧合拿到的藏龙宝居,其实便是皇族龙氏为子孙留下的退路之一。

  他若仍在那个时代,怕是能活着见到真正的乱世。

  可他来了这儿。

  这个世界的历史上,并没有那三代他熟知的蛮夷王朝,纯粹的外族入主中原
并一统天下,要到许多年之后才会出现。

  他不仅离开了原本的时代,也离开了原本的世界。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也不知道谁能给他答案。

  苍穹广阔,玄天神奇,他只能选择,将过去忘记。

  转过路口,韩玉梁正要去掏钥匙,方才的迷茫彷徨,却陡然削减了几分。

  只因他已看到,诊所的侧门开着,门内亮着温暖的灯,门外,一个熟悉的身
影穿着长袖睡衣坐在凳子上,手里攥着手机,盯着屏幕也不知道在犹豫什么。

  “春樱,你怎么在外面呢?还没睡?”

  韩玉梁压下唇角勾起微笑的冲动,快步跑了过去,“就算有雪廊护着你,你
这也太大胆了吧。还是你跟我说的黑街有多乱呢,自己记不住么?”

  叶春樱一见到他,明显吁了口气,浑身的紧绷都跟着松弛下来,但起身拎起
凳子之后,神情却又变得有些不悦,语调别扭地说:“我也不是想等你,雪廊来
人给家里换了锁,你没钥匙,我怕你进不来。”

  她说着递过来一串新钥匙,也不看他,撩开防蚊子的纱窗门帘,就往里走去,
“拿着吧,以后用这个。”

  嗅着她身后浓烈的花露水味,韩玉梁心中一暖,跟进去关好房门,笑道:
“那也不用在外面喂蚊子吧,在屋里等我多好,我开不开门,难道不会敲么?”

  “新安的锁有个什么最新的防盗功能,插不对钥匙硬扭会放电。”叶春樱打
了个巨大的呵欠,揉着眼说,“再说,我要不在外面,估计就顶不住睡了。你回
来得也太晚了……”

  说到这儿,她似乎才想起韩玉梁是去做什么的,微微撇了撇嘴,小声说:
“今晚,一切还顺利么?你……没受伤吧?”

  “没有,沈幽挺有本事,安排得妥妥当当。那个冲咱们开冷枪的,已经死得
透透的了。”韩玉梁心里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老王那条命,还是当成他自己
的秘密,妥善收藏起来的好。

  叶春樱站在储藏室外扶着门框,犹豫一下,低头问:“韩大哥,杀人……会
难受吗?”

  “第一个的时候会。”韩玉梁回想片刻,微笑道,“可我是大侠啊,除恶才
能扬善,等到第二个第三个,就好多了。”

  “你杀过很多,对么?”

  “对。”韩玉梁点点头,并不否认,“我虽然具体的想不起来,可我知道,
自己的手上沾过不少血。”

  “那……都是罪有应得的吧?”叶春樱望向他,眼底浮现出几分恳求。

  韩玉梁知道她在期待什么答案,但他不愿意给她超过能力的预期。

  他摇摇头,较为委婉道:“春樱,我不是衙门的老爷,行侠仗义,也是刀口
舔血的行当。生死之间,你难道要我先去判断对手是否其罪当诛么?若是罪不至
死,手下留情,被他杀了呢?”

  看她脸色略微发白,韩玉梁走近半步,柔声道:“就拿今天我杀的这个杀手
来说吧。假如,他这是第一次出来杀人,上次那颗子弹没能打中,至今还是没杀
过人的,那我杀他,他算不算罪有应得?”

  叶春樱点点头,“算。”

  韩玉梁微笑道:“那若是有人几次三番想要害你,一旦成功就能让你遭受百
般凌辱生不如死,可他没成功,我杀了他,算不算罪有应得?”

  叶春樱咬牙又点了点头,“算。未遂,一样有主观恶意。”

  韩玉梁略感惊讶,挑眉道:“那若是有人偷偷跟踪你,不知道目的,反正是
不怀好意,具体无从判断的时候我出手,算不算?”

  “在黑街的话,算。”叶春樱竟不似他猜想的那么愚善,神情紧绷,严肃地
说,“这里不太平,不太平的地方,就不该做容易惹杀身之祸的事。”

  韩玉梁笑了起来,“那么,至少我认识你后,杀的,就都是罪有应得之人。”

  叶春樱也露出了一个微笑,似乎对什么事情暗暗放下心来,“不早了,韩大
哥,我先休息了。我知道你不怎么睡觉,我就……先睡了。晚安。”

  “晚安。”

  “对了,嗯……”叶春樱走进去后,又探出头来,犹豫片刻,小声说,“韩
大哥,那个……呃……我知道你最近在学习电脑知识,你可以先学习一下怎么分
辨网站是不是有病毒吗?那台电脑坏掉的话,我还要花钱买新的。还有……那台
电脑我偶尔也想用一下,你可不可以不要下载的到处都是……嗯……那种片子?”

  韩玉梁脸上一热,忙道:“好,我今晚就学。”

  可他没想到,电脑知识原来是如此的博大精深,引人入胜。

  这一晚要不是他及时悬崖勒马,意识到自己并不打算以此为业,而且搜索到
了程序员不太讨女人喜欢,还容易秃头的说法,赶忙关掉了编程入门的教学页面,
那这世上,怕是从此就要多一个武功高强的码农了。

  韩玉梁这人,有个不好说是缺点还是优点的习惯。

  他不论新学了什么本事,或是旧本事进步到了新的层次,总会按捺不住急忙
找个法子实际演练一下。

  当初在藏龙宝居,他就是因此,在房中术略有小成后发现了人生的新境界,
往采花贼的康庄大道上一去不返。

  问题是,今晚叶春樱特地叮嘱他的,是让他注意电脑病毒。

  所以,他很认真地四处搜集资料工具,重点攻克了一下杀毒技能。

  学会了,就要实际演练。

  很快,电脑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韩玉梁却还不满足。

  人生,就是要保持旺盛的学习精神,才能不断进步。

  于是,他又钻研一番后,删掉滋儿哇乱叫了好半天才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杀毒
软件,兔死狗烹,着手实践如何手动查杀病毒——因为论坛上都说这样才是高手。

  查杀病毒,自然就要有病毒。

  别的电脑知识韩玉梁可能还不太熟,但找黄片和中病毒这两门功夫,绝对都
已登峰造极。

  弄几个小的,顺利杀掉。

  弄几个看起来挺厉害的,折腾一下也顺利解决。

  他踌躇满志,果断继续向下一步实践过去,准备挑战一下传说中的病毒……

  “抱歉,对不起,斯密马森,骚瑞。这就是电脑坏掉打不开机的原因。我真
的是为了磨练自己,我不是有意的,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也没想到突然就
爆发山洪了啊。闻到焦糊味真的没救了吗?”

  哭笑不得的叶春樱一边把冲干净的盘子收进狭窄的橱柜里,一边无奈地说:
“韩大哥,你从起来就追在我屁股后面解释,整整一早晨了,我不是说过,这几
天一有空就带你去买新电脑吗?”

  “可你看起来……挺不开心的。”

  她叹了口气,挤出一个微笑,“韩大哥,你最近帮诊所赚了不少,我很感激
你。可……毕竟是要买一台新电脑,你要允许我心疼一下吧。幸亏诊所那台用来
申请药品的不和这台连在一起,不然我才要崩溃。”

  “允许,允许。所以,咱们今天就去吧。”

  叶春樱一怔,“你一直缠着我原来是急着买啊……今天不行,今天有两个病
号输液最后一天。回头有空闲了吧。”

  “就今天。”韩玉梁浓眉紧锁,很严肃地说。

  “韩大哥,就几天晚上不能用电脑而已,”叶春樱拿起白大褂,往诊所那边
走了两步,“你该不会是有网瘾了吧?你这学会用电脑才多久啊。”

  “春樱。”韩玉梁一本正经道,“我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这世界对我而言实
在是太过陌生了,就算我过目不忘,网络上一样有浩如烟海的信息需要我慢慢学
习消化,你和这世界很融洽,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惶恐。我只有不停学习,才
能有一点点回到尘世的感觉。”

  叶春樱眉心微蹙,脸上泛起一层薄红,“那……你为什么不把整夜时间都用
到学习上?我后半夜起来上厕所时侯老听到你屋里有怪声,我知道你功夫好,身
体和一般人不一样,可能多休息一下总是好的吧?你老是……”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不过毕竟是学医的姑娘,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你
老是这样用手……解决生理需要,对身体也不好啊。”

  用手?韩玉梁心里一阵不屑,他从藏龙宝居里小有所成起,身边就没缺过女
人,来了这世界后,起初是过得憋屈一些,但那时一来有伤在身,二来还要观察
了解周围环境,等到后来,许娇顺利到手,李曼曼也将文君新寡,那未亡人免不
了要成他一个定期享乐的销魂窝,何必再劳烦伍姑娘大驾。

  但他阅女无数,心中知道此时此刻对上叶春樱这样的姑娘,该怎么说,当即
作出十分忍耐克制的表情,柔声道:“春樱,这不都是为了遵守对你的承诺么。
我正当壮年,练功所致情欲又极为旺盛,就是性好女色,你如此美貌可人,我心
里无比喜欢,我……总要想办法让自己不至于失控,作出惹你伤心难过的事情来
才好。”

  看叶春樱神情一动,他知道选对了话,跟着又道:“再说了,我也不是真只
惦记着那些色情片,我昨晚就没看。”

  叶春樱叹了口气,轻声说:“好吧,那上午给病人输完液,咱们中午出发去
买新的,好吗?”

  “就这会儿去吧。”韩玉梁急切道,“春樱,你这儿网速又不快,我一下载
就得一整个白天。”

  “啊?”叶春樱瞪圆了眼睛,“你白天……都不关机断网的?”

  “没啊,我就关了屏幕。怎么了?”

  她一个趔趄,跟要摔倒一样,欲哭无泪地说:“韩大哥,我……我这儿没办
包月,是按时间计费的啊。你……二十四小时都开着吗?”

  韩玉梁沉默了几秒,正色道:“抱歉,对不起,空门纳赛伊,非常骚瑞。”

  “算了,走吧,咱们这就去给你买台新的,我顺便把业务改成包月。”叶春
樱摇了摇头,白大褂挂了回去,拿出一张写有手机号和“有事外出”的纸,过去
夹在诊所窗玻璃内侧,“那就早点出发吧。”

  韩玉梁精神一振,麻利换了衣服,跟着叶春樱从侧门出去,陪她推出有一阵
子没骑过的电动车,坐上后座往外驶去。

  刚到路口,一辆殡仪馆的灵车就开了过去,看方向,应该是李曼曼终于发现
自己成了寡妇。

  叶春樱停下看了一眼,颇有些感慨地小声说:“不知道哪家的谁没了……”

  韩玉梁正盘算着回头怎么炮制一下那个娇嫩多汁的新寡妇,随口应道:“生
老病死,都是常事。”

  叶春樱点了点头,转动车把,往远处驶去。

  被称为黑街的南城区,当然也有卖电脑的地方,不过那里奸商云集,门口拉
客的还都是些纹身大汉,购物体验极差,再加上韩玉梁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彻底摆
脱了狙击,雪廊承诺保护的只有叶春樱自己,所以她宁愿多费些时间,穿越大半
个城市,赶去北城区的电脑城。

  韩玉梁坐在后面,心情一片大好,不光单薄夏装中叶春樱的胸罩带子若隐若
现十分撩人,他双手扶着后座前面的铁杠,距离坐在车座上的饱满屁股不过星点
之遥,一旦车子碾过什么东西颠簸一下,叶春樱的臀尖就会随之上下起伏,往他
手背上微微一碰。

  他悄悄拱高巴掌,悠然享受着偶尔碰触一下的小小暧昧。

  这种感觉对他而言颇为新鲜,毕竟过往的世界,大家闺秀不会轻易迈出家门,
而江湖侠女既没空,也没意愿与他如此相处。

  等坐过了足足十几个大十字路口,韩玉梁忍不住皱眉问道:“春樱,还没到
么?”

  叶春樱嗯了一声,回答:“还得半个多小时吧。”

  “怎么去这么远的地方?”他大感不解,“这转眼太阳就上头顶了,你就不
怕晒着?咱们打车或者坐公交多好。”

  “不怕,我从小禁晒,晒不黑的。你……不是晕车么。这么远,这个点儿北
边又容易堵车,怕你难受。”她说完自己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没事儿,我骑
车骑习惯了,就是电池可能顶不住,到了找个充电的地方充上就好。”

  韩玉梁心中微微一热,一直抬高的手背,笑着放了下去,落到了一个叶春樱
再也碰不到的地方。

  大约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打心底爱上了这个还无比陌生的世界……

  当驶出黑街能够影响辐射到的范围后,韩玉梁眼中看到的城市,明显热闹了
不少。

  新扈位于华京东南与海湾港口之间,交通发达多少算是一个枢纽,所以比起
世联东亚邦其他中心城周遭的卫星城市,新扈算是其中数一数二的繁华,被华京
的精英们不断吸血,仍然保持着充分的活力与向上的势头。

  与其他非中心城一样的是,这里充满着缺乏监管而滋生的阴暗角落,不见光
的生意与上不得台面的势力比比皆是。

  但与其他非中心城并不类似的是,这里在十几年的时光中,将整个南城区变
成了黑街。

  黑街就像是一个旋涡,把新扈的肮脏和扭曲全都吸引聚拢过去,最终,在那
三分之一的地界,形成了自己的秩序。

  明明没有实际分界的城市,却有了一堵无形的墙。

  北边住的人,甚至都不太瞧得起住在南边的。

  就像华京那种中心城的居民,也必然瞧不太起周边卫星城的人。

  到达目的地后,叶春樱先给已经在苟延残喘随时要断气的电动车找了个续命
的充电桩,塞足硬币一口气充电一个小时,这才引路在前,带韩玉梁往电脑城所
在的步行街逛过去。

  这里距离北边才投入运行两年的新火车站不远,涌动人潮的密集程度让韩玉
梁都有些吃惊。

  他忍不住想,周围到底要多少农户,才能养得起城中这许多人。

  同样是交通便利的地方,南城区的老火车站附近满是骗子宰客店,妓院小旅
馆,几个网吧平均每天要打两次群架。

  而北边新车站的附近,比如这条步行街,尽管也有些小偷小摸小混混,但明
显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黑街那边常见的警惕神情,看上去放松而愉悦。

  走进电脑城,韩玉梁忍不住问道:“春樱,你那协议也就五年吧,五年后,
你不考虑从黑街搬到这儿吗?”

  叶春樱楞了一下,跟着目光黯淡下去,轻声说:“哪儿搬得起啊。除非我去
干我不想干的事。”

  韩玉梁柔声道:“我这么帮你赚钱还不行吗?”

  她扭头看他,微微一笑,“韩大哥,先不说你能不能一直帮我五年,就是能,
咱们一直能这么赚下去,不吃不喝存钱,也买不起这边的房子的。估计连按揭的
首付都不一定够。”

  “按揭?那是什么?”

  “就是从银行借钱出来先把房子买了,然后……”

  “哦哦,我知道了,就是借印子钱。”

  “印子钱?”

  之后,直到选好装机的店,两人才完成了让彼此金融知识互补的讨论。

  韩玉梁若有所思,等叶春樱仔细挑好清单,让那个有礼貌的小哥开始装机,
和她一起走到门口等着,问道:“春樱,你说,咱们是不是可以找点别的赚钱买
卖做做?”

  他本来就存着让叶春樱改行的念头,诊所里行医治病,免不了她得和男病号
有所接触,他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

  “做什么啊?”

  “我一身本事,又是在黑街那种地方,难道……还能不好使?”

  叶春樱眨了眨眼,跟着有些惊慌地说:“韩大哥,你……你可千万不能去做
劫别人富济自己贫的事儿啊,那是抢劫,很不好的。”

  韩玉梁一寻思,“那咱们也作雪廊那样的买卖行不行?咱们自己干,也搞一
个小雪廊。”

  “韩大哥,我……我不希望你老是去杀人。当大侠,也有很多种的。”叶春
樱想了想,“你这么说,那咱们还不如搞个小万事屋。”

  “什么东西?”

  等叶春樱解释完,韩玉梁皱眉考虑一下,觉得这啥都干未免也太掉价了点,
而且赚不到大钱,便道:“你说的那法子也行,但我对接的工作有两个要求。至
少要满足其中一个。”

  不自觉被他带进了助手一样的角色里,叶春樱看着他,问:“什么要求啊?”

  “要么价钱足够高,要么,能让我和漂亮姑娘一起呆着。”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