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268章 飞上天的归途

第一文学城 2022-09-2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925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925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我说,婷婷,你不是为了干掉那些大混蛋,连自己的命都肯豁出去么,怎
么事务所欠债,让你气成这样?”结束一次灌功,韩玉梁将手掌从许婷发热的后
背拿开,“我还一直提醒你,平心静气,瞧你刚才,差点走火入魔。”

  “我能不气吗?”许婷一骨碌转过来,双手扶着他的膝盖,瞪大眼睛很不满
地说,“咱们为了谁欠的债啊?咱俩在前面拼死拼活,差点命都没了,叶姐在后
面废寝忘食,呐,汪督察也说了,叶姐这会儿还每天去输液呢,伤身不说,还欠
了这么大一笔钱。老韩,你对钱没概念,你不知道……这……这命咱们有办法豁
出去,这钱还不上,那是真还不上啊。8400万,半年,天哪。我连8400
块都不愿意欠。”

  “婷婷,春樱这次违背原则,不惜欠债,陷害,为的是什么?仅仅是这个委
托?不,是为了咱们两个能平安回去。”

  “是你才对。”许婷酸溜溜撇了撇嘴,“我可不值这么多。”

  “你身陷险境,春樱在后方也会这么做的。”他摸了摸她的头,轻轻握住了
她摇晃的马尾辫,望着她的眼睛,“你不信?”

  许婷躲不开视线,只好小声咕哝:“好吧,我信。等回去,咱们仨就好好商
量,这半年怎么玩命还钱吧。8400万……这可真是四舍五入一个亿咯。人大
老板能当个小目标,咱们一个没什么名气的侦探事务所,要怎么赚哟……老韩,
咱们得每个月至少黑吃黑一笔大的才行。不说咱办不办得到,哪儿有那么多黑给
咱们吃啊?”

  她越说越激动,最后比手画脚抱怨,“汪媚筠不帮忙解决,你都没意见的?”

  “她没说不帮忙啊。”韩玉梁笑道,“她不是说了,这个委托还没有完全结
束,她还会再想想办法。”

  “S·D·G都接管了,怎么想办法啊。我说去跟那个小姑娘攀攀关系,你
还不让。”许婷叹了口气,下床走向舱门,“我去甲板逛逛,透透气。”

  “走,我陪你。”

  这船的舱房很紧张,的确挺憋闷。

  穿好救生衣上去,甲板上已经没什么人,风浪不大,天气晴朗,景色还算不
错。

  韩玉梁跟许婷一起在栏杆边深吸了一口海风,笑道:“你先前答应的愿望,
还算数么?咱们……这就算是平安回去了吧?”

  “算。”许婷没回头,背靠着他的胸口,很干脆地说,“不过,得等你子弹
取出来了,养好伤,再兑现。”

  “我身体好着呢。”

  “不是最好。”她笑了笑,“咱俩现在这什么样子啊,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夜,
你得最好,我也得最好,不留一点遗憾。”

  他凑近她耳朵,小声嘀咕了一句。

  她脸上一红,用手肘顶了顶他没枪子儿那一边的胸口,“那也一样,我都是
第一次,没区别。你、你要非选那边,我还得多准备几天呢,不做足心理建设,
你小心我赖帐。”

  “你要赖账,我就把你脱光了打屁股。”他低沉笑着,在她后脖子上轻轻吮
了一口。

  很享受这种暧昧的亲昵感,她轻轻呻吟了一声,交叉双臂握住了他搂着自己
腰的手,笑着说:“你打我,我就咬你。看谁倒霉。”

  调笑了几句闲话之后,许婷忽然想起来什么,说:“老韩,我没记错的话…
…之前咱们去乐园的路上,坐了一个小时观光飞机,你一直攥着我的手,掌心全
是汗,难受得跟要死一样。你该不会……恐飞吧?”

  韩玉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低头轻声道:“我不信任那种高高飞到天上的金
属壳子。那种观光飞机勉强还好,底下是海,飞得也不算太高。”

  “那咱们明天要坐正经的大飞机回家啊,你行不行?要不还是坐船?S·D
·G调动的海警船挺快,估计十多天咱们就到家了。”

  “早点回去吧。要处理的事情还多呢。而且……”韩玉梁没有隐瞒什么,轻
声道,“我放心不下春樱,她这人总是会逞强,清玉告诉媚筠说是每天输液,实
际情况……应该只会比这更严重。”

  他笑了笑,拉起许婷的手,凑到嘴边轻轻一吻,又道:“再者说,这次和你
一起坐过了观光飞机,发现还能忍。之前跟汪媚筠一起行动的时候能解决掉晕车
问题,说不定,我跟你飞这一趟,就发现不怕上天了呢。”

  “汪督察还有治晕车的本事?”许婷狐疑地看着他,“她怎么办到的啊?喷
了晕车药稀释成的香水吗?”

  韩玉梁在她嘴上啄了一下,凑到耳边说了当时的诀窍。

  “少来!”许婷笑着拍了他一下,“你晕车时候没劲儿恶心,叫你摸摸分心
一下也就得了。你上飞机紧张得浑身使劲儿,差点给我把手捏碎,我要抄汪督察
的作业,给你摸大腿你能给我捏残废,给你摸……摸胸你非给我挤爆一边奶子不
可。我才不上你的当。”

  “那怎么办,不坐飞机的话,旅程起码延长十多天啊。”韩玉梁故意做出夸
张的担心表情,“到时候咱们回去,春樱都好了。而且,这么久不见,你姐不着
急吗?万一S·D·G动作快,咱们到时候一上港口,你就该往西岸区出庭了,
怎么办?”

  “那我明天在机场买个毛绒玩具,你呢,抓着好好捏,捏个够。”

  “唉……”韩玉梁低头叹了口气,“看来,我只能跟媚筠坐一起,让她帮我
想想办法咯。”

  许婷一抬眼,瞪着他,明知道他是故意在撩她心窝里的醋坛子,还是没忍住,
让他给掀翻了……

  2020年3月22号午后,在海岛上的的一座军用基地中,韩玉梁一脸苍
白地登上了S·D·G专门调动的一架飞机,踏上了划过苍穹的归途。

  其实,韩玉梁对飞行器的恐惧,并不是来源于高。

  他这种轻功超绝的采花贼,城市的万丈高楼攀爬起来如履平地,纵跃如常,
丝毫不慌,之前观光飞机造成的紧张感,根本和高度无关。

  他打心底畏惧的,就是飞上天空,且不受控制的那种感觉。

  那是他濒死之际强运十重玄天诀,离奇穿越的过程中留下的阴影,甚至可以
说,叫做心理创伤。

  突破重重时空的过程中,他作为通道的开启者,所品尝到的滋味,根本无法
用言语来详细形容。而其中最鲜明的初始,就是拔地而起,无法控制地飞向云层。

  那种被拉拽的失重感,那种浓烈到令人绝望的无力感,交织成了复杂而难忍
的一切穿越体会的开端。

  他旁敲侧击问过任清玉,那女人并没有和他类似的经历。看来,那种感觉是
作为开门者的专属体验。

  “老韩,你还好吧?这就开始了吗?”许婷坐在靠窗的位子,握住他的手,
很担心地小声问,“咱们才刚起飞啊。”

  韩玉梁挤出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但实际上,他已经气血沸腾,胸口发闷,背后全是冷汗。

  这不是闭上眼睛就能逃避的感受。

  轻功过人的他,对自己的位置非常敏感。晕车、晕船,就是这种敏感性的体
现。

  所以就算他闭目冥想,专心运功,一样无法避免脑海里涌入此刻的状态。

  他正在飞上天空,高高的,布满云层的天空。

  这飞机比乐园之前的那架飞得高,高得多,他的手无法控制地用力攥紧,久
违地体验到心跳如高速擂鼓一样的感受。

  许婷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后脖子,倒抽了一口凉气,“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汪媚筠不在飞机上,同机的,只有S·D·G的工作人员,都在驾驶舱。

  不是因为许婷心里泛酸,而是汪媚筠要去西岸区跟进后续处理,根本就不和
他们一起飞,让她白吃了一晚上醋,本来打算去韩玉梁舱房帮他纾解一下的计划
都气得取消了。

  这种时候,叫停飞机是不可能了,这么丢人的情况,估计韩玉梁也不会答应。
许婷抽回手,看着那一片冷汗,咬了咬牙,抓住他的胳膊,拉到了自己热裤下面,
“给,大腿,这样好点儿没?你、你可别给我捏断了……”

  韩玉梁勉强笑了笑,色欲稍微有了一点效果,让他多少把心思,放在了掌下
的大腿上一点。

  肌肤滑嫩,骨肉匀称,充满弹性,曲线诱人,色泽恍如凝蜜,触感好似温玉,
这的确是许婷身上最值得骄傲的部分,不需要任何修饰放上网,就能收割一批玩
年舔断之类的评价。

  晕车的情况下,抚摸一会儿这样的美腿,应该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但现在发作的,是内功精深的他怎么也无法清除的阴影,几乎算是心中的魔
障。

  他越是畏惧对如今所拥有的一切的失去,这魔障就越发明晰。

  他不想再穿越到任何时代的任何地方,他只想留在这儿,过如今幸福而不失
刺激的生活。

  所以这创伤,就让他更加恐惧。

  他当然不舍得把这样的大腿捏伤,在颤抖的手指控制不住之前,他向后一缩,
再次紧紧攥成了拳。

  呼吸加快了,肩膀和手肘,仿佛也开始了颤抖。韩玉梁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
自诩神功盖世天下无敌,怎么能连这种莫名其妙的恐惧都赢不过?

  他长吸口气,一身真气高速运转,强行镇定下来,转过头,越过许婷的身前,
望向窗外。

  晴空呈现着宝石一样清澈的蓝,云朵像是少女裙边的轻纱,丝丝缕缕飘在远
方,午后的阳光正好,苍穹如镜,却丝毫不显耀眼。

  “好些了吗?”许婷双手握住他的手腕,“再坚持一下,一会儿咱们升空结
束,开始平稳飞行,就没什么感觉了。你睡一觉都可以,真的。”

  “嗯。”他抿着唇点了点头。

  男人,在心仪的姑娘眼前逞强,早已成了刻进骨子里的本能。

  许婷依旧目不转睛打量着他,驾驶舱那边没有开门的意思,不算太大的机舱
里没有别人了。她咬了咬唇,伸手拉开了旁边放着的行李包,反手在背上捏了一
下,然后从短袖衫的领口伸手进去,左扭右扭,一顿操作,把胸罩脱下,从里面
抽了出来,随手一团塞进了包里。

  “这边不许捏啊,疼着呢。”她红着脸叮嘱了一句,抓起他的手,很认真地
一根根掰开指头,放到唇边,吻了几下,然后,从安全带里抽出上衣下摆,把他
的手,放了进去。

  想想也挺可笑,为了不让高涨的性欲失控,即使是在穿着超暴露的比基尼让
他给抹防晒油、只穿内衣趴在他腿间口交的时候,许婷也没有让他直接抚摸过自
己的乳房。她发育结束后就知道,自己的胸部非常敏感。

  所以,在舌吻过不知道多少遍,吞下的精液估计能装一茶杯的情况下,第一
次让他毫无阻碍随心所欲地抚摸胸部,她总感觉,好像顺序有些错乱。

  哎呀,无所谓了,反正跟这个男人谈恋爱,本来就哪里都乱七八糟的,能让
他好受点再说。

  她带着那只手往上一伸,就把娇俏坚挺的乳房,送到了他的掌心。

  随便什么比基尼都敢往身上套的身材,乳房虽然不是很大很丰满的尺寸,但
胸型很美弹性很棒,手感上,还是有自信不会输给那些大奶牛的。

  许婷观察着韩玉梁的表情,忍耐着那点已经不值一提的羞涩,强笑着调侃:
“干嘛没反应啊,嫌小?C罩杯诶,比叶姐大一个码呢。”

  韩玉梁笑了笑,情欲的确被引燃了,裤裆里的空间被迅速挤压,但难受的感
觉只是被稀释,并未真正减少。

  这感觉的扭曲滋味就像快溺死的人勃起后把鸡巴伸出了水面,性欲的的确确
转化为了生理反应,但龟头并不能呼吸。

  他的鼻子,还在水里。

  幸好,就在他快要抵受不住爬升的恐惧感时,飞机终于进入了平稳的状态。

  盘旋的阴影还在,但压力减少了很多。

  窗外偶尔飘过的云变到了机翼的下方,青空的颜色变得更淡,更亮,也更美。

  韩玉梁暗暗松了口气,觉得鼻子终于露出了水面。

  那么,既然新鲜空气已经能够进入憋闷的胸膛,已经勃起的阴茎,终于有了
余力去尝试支配身体。

  他缓缓收紧五指,握住了许婷的乳房。

  这是左胸,掌心能感觉到,她的心跳也很快,靠近乳沟的细嫩肌肤上,微微
有着汗湿的水润。

  “好点了吗?”她依然关心地问,丝毫不介意自己的上衣被胳膊掀起,大半
段性感的小蛮腰裸露在外。

  “嗯。”他靠在椅背上,神情恍惚,手指轻柔地拨弄着娇小的乳头。他发现
了许婷的敏感,想试着给她一点回报。

  之前的那些天,几乎一直是她在单方面满足他的性欲,一直没允许他来给她
高潮。

  现在,敏感的乳房赤裸裸紧贴在他掌心,散发出想要把手顶开的弹性,他有
什么理由不拿出自己的本事,让她体验做女人的快乐呢?

  “你稍微轻一点……”许婷轻轻呻吟了一声,“我胸口挺敏感的,你转移一
下注意力就行,别一直……乱动。”

  “让你也舒服一点,不好么?”韩玉梁看了一眼指示灯,解开安全带,往她
那边靠了靠,“你帮我挺过去最难受的时候,多谢你。”

  “真挺过去了?”许婷也解开安全带,摸了摸他的后脖子,“怎么还一直出
汗?”

  “总要过一会儿的。”他轻轻捏住乳头,试着运起“吮春芽”,开始温柔刺
激。

  “别别。”结果她触电一样往后一缩,抓着她的手又拉了出去,“你好了就
行,可别让我在飞机上丢人。”

  “婷婷,这是很快活的事,你怎么这么排斥呢?”

  “我这叫保留新鲜感。”她拉下衣服,笑眯眯地说,“之前就让你十八般武
艺都在我身上用了,等真做爱的时候怎么办?你这些本事啊……好好留着,等办
该办的事儿时,我一并收下。”

  其实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她有点担心自己的欲望失控。大概是残樱岛和乐
园的饮食影响,她觉得自己正处于无比烦躁的贪婪状态,她不想在最重要的步骤
之前,就让自己落入对他的饥渴之中。

  “这样我真有点不习惯。”韩玉梁苦笑着摇摇头,“从来都是我让女人舒服
的次数更多,到你这儿,全反过来了。”

  “这才显得我特别啊,都跟她们一样,怎么显得出我?”许婷低头看了一眼,
伸手在他裤裆上捏了捏,“啊哟,硬邦邦啦?”

  “你是在小看自己胸部的魅力么?”他笑了笑,心里的确舒服了很多,“没
事,一会儿就下去了。”

  许婷抿着薄薄的小嘴儿笑了笑,从包里拽出防晒衣,递给他,“喏,拿着。”

  “嗯?干什么?”

  “盯着点儿舱门,”她露出偷腥猫儿一样的眼神,灵活的指头一扯,就给他
拽开了裤子拉链,“要是有人出来,赶紧给我盖上,就说我晕机在你这儿趴会儿,
反应快点儿啊,可别让我把脸丢到S·D·G总部去……”

  絮絮叨叨说着,她那张因为之前的改扮而稍微起了点红疙瘩的可爱小脸,就
慢悠悠凑了下去。

  硬挺的男根被掏了出来,那温暖而湿润的小口,轻柔罩住膨大的龟头,蠕动,
向深处吞没。

  “哎呀,忘给你擦了。”她一抬身,吐出舌头用指尖蹭下来了点东西,弹到
地上,重新低下头,这次先用指肚把棱沟藏着的少量污垢擦掉,故意蹭在他裤子
上,跟着才重新含入,迅速开始了口唇摩擦的吞吐。

  毕竟,飞机上可能遇到的情况太多了。突然的气流颠簸,机舱的人出来看看,
都是麻烦事,她只能一上来就施展所有技巧熟练度全开,希望尽快给他吸出来,
解放掉欲望和精液,盼着他能在不应期的倦怠中打个盹,不用再受恐飞症的折磨。

  这种大胆直白的体贴,傻子才会感受不到。

  韩玉梁抚摸着她因为用力而肌肉弹动的后颈,留意着机舱那边的动静,稍稍
运力,让龟头更加充血,比平常更加敏感,回应着她的努力,打算尽快射出来。

  然后,就装作被这快感治好的样子,闭目养神,好让她别再担心了。

  在对身体的严密保护下,许婷还保持着对性爱的旺盛好奇心,这种非常有反
差感的探索欲,真切体现在了每一次为他口交的过程中。

  她总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新鲜法子,能让他更加舒服。尤其是在屡次尝试深
喉都失败之后,她恨不得连牙齿都开发出用法帮忙给他增加快感。

  不过暂时她还掌握不好牙齿的刺激力度,目前主要的花样变化,还是集中在
舌头与腮的配合。

  韩玉梁总感觉,她这么探索下去,早晚有一天要走上叶春樱的老路,尝试一
下用指头捅他屁眼。

  那种感觉不能说不爽,但他不想再来一次了。

  嘶噜嘶噜的声音越来越快,韩玉梁的喘息也越来越粗,单纯为了解放而积蓄
起来的欲望,很快就达到了迸发的边缘。

  “婷婷,要来了。”他握住她的马尾,轻哼着挺起了腰。

  在这件事上的默契已经非常不错,许婷马上单手握住阴茎的下半,把微微红
肿的唇瓣后撤到龟头伞棱的位置,一边快速摩擦,一边做好吞咽的准备。

  “哈啊……”满足的吐息声中,龟头跳动着开始了喷射。

  “嗯……嗯唔……”许婷也满足地轻哼着,享受着让他达到极乐的微妙愉悦,
一边将浓稠的液体咽下,一边用舌腹继续对龟头施加后续的刺激,高兴地欣赏着
他快感升级的呻吟。

  后续扫除了几分,她才意犹未尽地抬头起身,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擦嘴,给他
整理好裤子,笑着在裤裆上拍了拍,“呐,这下老实了。”

  “嗯,暂时老实了。”

  “拜托它老实到下飞机吧。”许婷伸手揉了揉他乱糟糟长长了不少的头发,
“哎,老韩,回去我给你剃头怎么样?”

  “洗头时候让枕胸么?”他笑着回了一句曾经的吃醋点,靠在后面放松下来。

  “不让。”她做了个鬼脸,跟着笑了起来,“不过万一剃不好,允许你摸一
摸作为赔偿。”

  两人闲聊一会儿,许婷正准备说服他闭眼小睡片刻的时候,安全带的指示灯,
忽然变成了红色。

  这不是民航的班机,没有声音甜美的空姐提醒大家该干什么。全靠自觉。

  他俩马上扣好安全带。许婷气得拍了一下窗子,“怎么搞的啊,又出什么事
了?你这才刚看着舒服一点……”

  话音未落,外面的视野,就被浓白的云层所遮蔽。

  紧跟着,机舱也出现了明显的颠簸感。

  许婷转头看向韩玉梁。

  双手紧紧攥住安全带的他,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差,这次,豆大的汗
珠甚至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一颗接一颗。

  许婷犹豫了几秒,大声说:“老韩,一会儿抱紧我,不要撒手啊。”

  “嗯?”韩玉梁楞了一下,混乱的脑海有些茫然。

  但下一秒,许婷解开了安全带。

  她一转身,在颠簸的机舱中分开腿坐在了他的膝盖上,往他身上一趴,把他
紧紧拥抱住,按住他的头,埋在自己柔软的胸膛中央。

  “没事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陪着你!绝对没事的!抱住我,我就在这儿
陪你,一直在这儿陪你,咱们一直在一起!”

  那响亮而清脆的喊声,一字字震入他的耳中。

  他在恐惧的漩涡中挣扎了一下,终于感受到穿越过程中所没体会过的,那填
塞在胸膛的暖暖体温。

  飞机依然在颠簸。

  但他紧紧抱住了她。

  他的力量很大,手臂就像是变成了锁,把她绑在自己的怀中。

  仿佛想要这样,与她一起飞向世界尽头……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