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红莺荡剧团的淫乱变态秀】番外6 臣服女仆 作者:吴安

第一文学城 2022-11-0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trsmk2
作者:trsmk2 2021/07/29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5,714 字   绿水河北岸可谓目前奥鲁希斯大陆人类活动区域之中最为祸乱不断的地区。

作者:trsmk2
2021/07/29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5,714 字



  绿水河北岸可谓目前奥鲁希斯大陆人类活动区域之中最为祸乱不断的地区。
塞伦王国早在黑潮之前就已破灭,其旧都目前在黑泽教团控制下。特历斯王国这
个本应是属于绿水河中部的国家,目前已变成北接异族国度的前线,仅仅因为亚
人种所占国家并不稳定才能勉强维持和平。而有着黄金国美誉的雷伽德王国作为
绿水河北岸罕见的豪强也长年被内乱所消耗,在各方不怀好意势力的压力下,目
前国内更是暗流涌动。

  而远在人类诸国北方的魔都的粉红荡剧团内,这些绿水河北岸人类国度的贵
族女性们却聚在一起。不过既然是在魔族的地盘,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贵女们自
然不可能有体面的待遇。前塞伦王国王妃蕾菲尔和前雷伽德王国黄金将军薇拉就
并排跪在两个边州男人胯下,耸动着她们曾经高昂的头颅为她们现在的边州主人
们进行细致的服侍。

  也许是已经习惯了曾经高贵的女贵族和女将军,接受服侍的乌云会成员吴安
和吴平并不太重视自己胯下的女奴,他们谈论的话题是特历斯王国闻名大陆的皇
家战斗女仆。不过严格来说,他们谈论的其实是被黄鼬佣兵团俘获后改编而成
「皇家母猪女仆团」。

           ***  ***  ***

  「说到『皇家母猪女仆团』的成立仪式,我到现在还是印象深刻。」现粉红
荡剧团副团长吴平继续介绍特历斯皇家战斗女仆们在黄鼬佣兵团蹂躏之下的悲惨
命运。

  「当天所有被我们俘虏的皇家母猪女仆都身穿特制的黑白女仆制服,在母猪
团团长纱里奈的带领下整齐地跪下,向着我们这群嬉皮笑脸的下流佣兵们磕头宣
誓效忠。毕竟是正统的特历斯女仆出身,这帮婊子对这套臣服仪式还是非常熟练
的,只不过她们献上身心守护的对象已经从荣耀的特历斯王室变成了我们这些下
流边州平民。」

  「宣誓完毕后,母猪团团长纱里奈亲吻了我们团长大人的鸡巴证明了自己的
彻底臣服。其实按那婊子自己的建议是要当场亲吻团长鞋面的,不过团长大人要
求她改成亲吻臭屌了,毕竟性爱慰安才是她们之后最重要的任务。」吴平从胯下
的前圣骑士王妃口中抽出鸡巴,将臭屌顶在对方被口水涂得发亮的诱人红唇上,
指导着蕾菲尔像和恋人接吻一样吻住自己的马眼。

  看着同伴和前王妃的亲身示范,吴安的鸡巴又涨大了几分。不过他倒是没抽
出鸡巴,反而把胯下前黄金将军的头死死按在胯下,让自己的鸡巴深深刺入薇拉
的喉中。

  「王妃大人的表演真是专业啊。」吴安一边享受薇拉的深喉服务一边称赞着
吴平胯下的蕾菲尔。「干脆让我们的王妃大人扮演皇家母猪女仆,现场展示一下
你所说的臣服仪式?」

  「好主意!」吴平欣然接受了同伴的建议,吩咐正在轻吸马眼的蕾菲尔就地
进行现场表演。

  「谢谢主人赐予贱奴展示自己淫荡姿态的机会,但贱奴没有观摩过主人介绍
的皇家母……母猪女仆团臣服仪式,不知道能不能……。」前圣骑士王妃满脸羞红
地从吴平胯下抬起头,在两个边州人猥琐的视线中窘迫地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你个烂婊子当初加入黑泽教团性骑士团的宣誓仪式可是闻名整个绿水河流
域啊,现在居然告诉我你不熟悉臣服仪式?!」吴平无情地撕裂了蕾菲尔心中最
大的伤疤。

  「我也听说过性骑士蕾菲尔的臣服仪式,据说当时我们的王妃大人也是当场
亲吻了黑泽教团祭祀的鸡巴,怪不得现在吮地这么熟练!」吴安也在一旁添油加
醋地羞辱蕾菲尔。

  「还是说我们尊贵的塞伦圣骑士团长,王妃蕾菲尔殿下看不起我们这些下贱
的边州贱民,不屑为我们表演?」吴平紧接着吴安一唱一和,狰狞的鸡巴也顶在
了蕾菲尔的额头上。

  「求……求大人宽恕!塞伦圣骑士团早在归顺伟大的教团时,就,就有幸担
任过黄鼬佣兵团的战利品,用自己的下贱……,下贱的身体让边州主人们获得快
乐。这次贱奴又荣幸地回到吴平主人身边,更说明贱奴,贱奴命中注定是主人忠
诚的奴隶。」尽管已经被反复凌辱过多次,前圣骑士王妃殿下说出羞耻的臣服自
白时仍然不太流畅。但正是这种羞耻的态度,配上前王妃深深埋下身子的土下座
姿势,让两位围观的边州观众兴奋不已。

  事实上黄鼬佣兵团被黑泽教团雇佣时并没有与塞伦圣骑士团遭遇过几次,但
这并不妨碍佣兵团的猥琐男们在战后第一时间从教团手上包下被俘的塞伦圣骑士
们一周,让刚刚沦为性骑士的前塞伦名媛们好好地享受了一番边州佣兵们的臭鸡
巴。

  彼时的吴平只是黄鼬佣兵团的小队队长,并没有多少机会独享热门的圣洁王
妃蕾菲尔。如今,已饱受调教和奸污的蕾菲尔沦落到到魔主之国的粉红荡剧团,
作为荡剧团副团长的吴平终于有机会彻底凌辱前王妃殿下了。

  看着面前一边尽力自辱,一边努力端正跪好的「贱奴」蕾菲尔,吴平抖了抖
自己的鸡巴。「反省」后的前王妃熟练地仰起头,含情脉脉地吻住吴平的鸡巴尖
端,并轻柔地将马眼内外仔细扫除一遍。最后,蕾菲尔故意发出「啵」地一声结
束了臣服仪式的「亲吻鸡巴」环节,垂下头等待着主人吴平的进一步吩咐。

           ***  ***  ***

  表现异常乖顺的蕾菲尔让吴平没有了「发怒」的理由,前黄鼬佣兵团小队队
长继续向吴安介绍母猪女仆团的臣服仪式。

  「亲过我们团长的鸡巴之后,那位女仆长又重新跪回女仆的队列中,开始宣
读『皇家母猪女仆团』的纪律准则。这个准则据说是那帮婊子根据特历斯王室有
着悠久历史的『皇室女仆行为准则』修改的,可以说是非常专业了。当然,其中
最核心的『维护特历斯王室荣誉』变成了『维护乌云会和黄鼬佣兵团的利益』」。

  「据说黑泽教团的性骑士们也有『骑士宣言』,要不要让我们的王妃大人背
诵几条,和母猪女仆的『纪律准则』比较一下?「吴安显然不会放过眼前安静跪
着的性骑士蕾菲尔。

  「哈哈,这个主意不错,就让我们代替黑泽教团好好检查一下他们的性骑士
培训到不到位~」吴平的命令开启了蕾菲尔的下一个受辱项目。

  「我发誓……自愿地将自已的肉体献给黑泽神,成为教团的所有物。我将不
背叛,不逃避,恪守教团的准则。我,我的嘴唇将由教团来使用,亲吻每一根肉
棒。我的乳房将由教团来处理,让……让任何教团的男人来抚摸。我的子宫将为
教团来生育,产下信徒之子,我的阴道将为教团所占有,它将满足男人所有……
所有的空虚。」 虽然羞耻到颤抖,但前王妃蕾菲尔仍然陆续背诵着深深烙印在脑
中的性骑士宣言。

  「我们的母猪团的纪律准则里也有这些吗?」吴安一边蕾菲尔的自污,一边
询问身边的同伴。

  「咱们这边的纪律没那么强的宗教性,主要是为了让弟兄们爽,比教团的那
些形式主义条例具体多了。」吴平详细介绍了两份准则的不同。

  「比如在我们的纪律准则里,特历斯王室女仆条例里那些对女仆服务中性爱
的限制全部放开,而且我们的母猪团长纱里奈还详细规定了性爱服务的技术标准。
不得不说这些婊子一旦认真起来简直是慰安妓女的典范,连肏穴时身体摇动的姿
势,吮屌时舔吸臭屌的位置都有细致的规定。在拟定条例完成之后,那些『敬业』
的婊子们还『亲身』验证,广泛征求了团里兄弟们的意见。」

  「弟兄们体验了这些『专业服务』后,也简单地加上了几条,比如『肏穴原
则上必须中出射在骚穴里』,『口爆之后必须为主人展示口中白浊』这种,当然
这些建议在『专业程度』上当然是比不了这帮母猪女仆的。」吴平感叹着特历斯
皇家女仆的「专业」,不过这种评价只会为纱里奈等原皇家战斗女仆带来更大的
屈辱。

  「这样专业的性服务,团里的兄弟们太幸福了。」听着吴平的解释,吴安对
于能享用母猪女仆服侍的佣兵们羡慕不已。

  「既然是纪律,那自然也有相应的惩罚项目。」吴平接着介绍皇家母猪女仆
团纪律准则中的处罚方式。「不过咱们比特历斯王国仁慈多了,那帮母猪女仆犯
错误时,等待她们的不再是皮鞭惩罚,而是弟兄们的肉鞭抚慰。纪律准则中对于
违反条例的惩罚全部和性爱项目挂钩了。当然,惩罚的项目都比较重口,团里的
那帮贱人们永远不缺恶心人的项目,你懂的。」吴平向吴安眨眨眼,吴安马上回
想起吴平手下的那帮贱人团员,以及他们在帐篷中对送上门来的资深女仆们进行
的各种重口羞辱。

  「我记得教团对于性骑士的惩罚似乎有个『特别调教』项目,被惩罚过的性
骑士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我们对于这帮母猪女仆是不是太仁慈了?」吴安放松
了胯下,已经窒息到开始翻白眼的薇拉终于解脱出来,扶着吴安粗壮的大腿狼狈
地咳嗽。

  「咱们和教团不同,毕竟团里已经有药物和魔法晶石记录的双重枷锁了。我
提到的那些所谓『惩罚项目』其实也算是一种玩弄的借口。团里的兄弟们想玩重
口项目的时候,总能挑刺找到那些母猪的错处,然后名正言顺地玩一些重口项目。」
吴平解释了母猪女仆团所谓「惩罚」项目的奥秘。作为示范,吴平以蕾菲尔土下
座的姿势不标准为借口,让前圣骑士王妃大人接受惩罚,跪到自己身后进行后庭
扫除。

  感受着蕾菲尔的舌头尽力挤进自己早上大便后没有清理干净的屁眼,吴平舒
爽地吸了口气,继续向吴安介绍:「当然,对于背叛这种大罪团里实施的是连坐
制度,那些婊子们有相互监督的义务。臣服仪式上的这些宣誓内容都被我们用魔
法晶石记录下来了,是这些皇家战斗女仆们投降臣服的最有力证据。她们只要不
想这份耻辱的降服记录流出,就必须尽心尽力为我们服务。」正如吴平所说,宣
誓效忠仪式除了宣告皇家母猪女仆团的成立,也是乌云会控制皇家女仆们最新砝
码。

  「哈哈,听你介绍团里的规矩,这些魔法晶石记录其实更多是作为淫玩记录
吧?毕竟母猪女仆们背叛的可能性很小,而团里的小伙子们则可以用这些婊子发
骚的淫荡证据来为调教项目助兴。」吴安猥琐地笑着问。

  「呃,其实这些魔法晶石记录也不单纯是淫玩记录,它们作为战斗女仆们的
臣服证据已经起到一定的作用了。」吴平纠正了前同僚的说法。「事实上,早在
我们买下这帮皇家女仆的时候,黑泽教团就已经派遣专人将佣兵团当初在大黑塔
时轮爆女仆长的惨烈记录送到特历斯王室,狠狠地羞辱了那位懦弱的年轻国王。
而且按照我们在买下这帮婊子女仆时和黑泽教团达成的协议,会里会定期将皇家
战斗女仆的淫荡记录送到教团那边,帮助教团达成特定目标。例如她们向黄鼬佣
兵团土下座宣誓效忠的耻辱记录就已经落入黑泽教团手中了,随时可能成为让特
历斯王室蒙羞的铁证。当然,以上这一切我们可怜的纱里奈女仆长是不知道的,
她大概还在幻想特历斯王室将自己当成烈士永远铭记在心中吧?」吴平假装成祈
祷的样子,为悲惨的混血女仆长大人默哀。

  「嗯,这样一来特历斯王室也会以为他们的女仆长大人和被俘的女仆们一直
待在黑泽教团受辱,正好为我们遮掩一下转移仇恨。」吴安再次提到乌云会一贯
的隐秘作风,边州人和黑泽教团可谓是各取所需合作愉快。

  「其实这些所谓纪律准则都只是在常规状态下适用的,到了关键时刻还要是
看团里的实际情况.....。」吴平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同为乌云会成员的吴安完全
理解了同僚的暗示。

  作为乌云会下属的黄鼬佣兵团会暗中圈定一些可以被抛弃的成员,并有意无
意地将这些「待废弃品」作为乌云会药物研究的试药对象。显然,对母猪女仆们
的真正惩罚就是暗中沦为可随时抛弃试药对象;甚至在佣兵团遭遇危机时,这些
待废弃品还可能成为失去理性的狂暴炮灰。

           ***  ***  ***

  「对了,母猪女仆们的女仆制服也值得说一下。」提到黄鼬佣兵团的隐秘,
吴平马上转移话题。

  」其实现在荡剧团用的女仆装就是我根据那帮母猪的制服原样复制的。」为
了更好地介绍母猪女仆们的专属制服,吴平让蕾菲尔从自己肮脏的屁眼中解放出
来,吩咐后者去换上特制女仆装。前圣骑士王妃迅速起身,同时故意咽了几下口
水,向两位边州人展示自己已经将后庭扫除期间吸入的秽物全部乖乖吞咽下去了。

  趁着蕾菲尔换衣服的空档,吴平继续介绍:「当初关于母猪女仆们的专属女
仆制服,团里的兄弟们也好好讨论了一番。有的兄弟建议用裸体围裙样式,女仆
制服下要保持真空状态,这样母猪们干活的时候会非常诱人,同时也方便我们随
时揩油骚扰。还有的兄弟建议将女仆装的裙子裁短,这样既能方便咱们欣赏女仆
的长腿,又能让我们随时撩起裙子肏死那帮婊子..。」

  随着吴平的介绍,换好专属女仆装的蕾菲尔也出现在两位边州人面前。银紫
色光辉长发自然地披散在特历斯王国传统的黑白女仆制服上,配上蕾菲尔恬静的
面容,让前王妃殿下乍看之下完美地呈现出圣洁又高贵的气质,仿佛特历斯王国
又选出了新任皇家战斗女仆长。

  然而,吴平很快揭穿了这套看似正经的女仆装的奥秘:「咱们母猪女仆团的
女仆制服还是以特历斯王国传统的黑白女仆装为基础,毕竟女仆们要承担团里的
一切杂务,工作量还是很大的,不能光想着肏穴。当然制服还是有两个让大家JB
爽起来的改动。一个是胸部那里的完全打开,只是加了一层可掀起的布料做遮掩。
平日女仆们干活的时候布料遮住胸部,不过兄弟们可以随时把布料掀起来让肆意
女仆们的奶子。而到了晚上或者玩弄活动时,母猪女仆们会自觉把那层布解下来,
将自己的爆乳完全露出,她们挺着奶子穿行而过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要捏几把。」

  吴平一边「揭秘」,一边指挥着蕾菲尔将自己胸前的布料掀开,挺着一对被
女仆制服挤出的爆乳供两个边州猥琐男肆意玩弄。

  吴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着送上门奶子狠狠蹂躏了一番,亲身体会了
母猪女仆专属制服带来的绝妙手感体验。

  「另一处改动是女仆长裙。虽然这帮母猪女仆们保住了特历斯传统女仆装的
套裙长度,但是其实裙子前后都裁开了。我们现在不需要撩起裙子,直接将裙子
分开就可以插入她们的骚穴。当然,她们的内裤也是开裆式的,这样比下体真空
卫生,同时我们肏弄她们也毫无障碍。」吴平一边掀开了蕾菲尔的女仆裙,一边
将鸡巴直接塞进前王妃殿下的开裆裤里。虽然已经习惯了随时被侵犯,突然袭击
还是让蕾菲尔发出了短促的惊呼声。前圣骑士王妃的逼真反应让吴平尽情享受羞
辱贵女的快感。

  看着前同僚开始蹂躏「母猪女仆长」蕾菲尔,吴安也将正在胯下跪舔的薇拉
赶去换女仆制服。「你们这些伪君子还真是为那帮婊子女仆着想啊,要我说既然
是母猪了就该多露点,方不方便清洁打扫是那些婊子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吴安
倒是希望母猪女仆的制服更加淫荡。

  「用我们团长大人的话来说,我们要玩弄特历斯王国风格的女仆,而不是穿
着情趣制服的淫荡婊子。会里的兄弟们征服欲都很强不是吗?」吴平嬉笑着解释
道。

  「这样说也很有道理,像我这种『贱民』就喜欢『征服』那帮贵妇,比如我
眼前的这位。」看着换好制服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金发「女仆」薇拉,吴安狞
笑着扑了上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