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常伦倒错】3 赎罪的公主

第一文学城 2022-11-14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trsmk2
作者:trsmk2 2021/04/25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6,933 字 有什么点子要加进去的也可以提出来哦

作者:trsmk2
2021/04/25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6,933 字

有什么点子要加进去的也可以提出来哦

  诺里斯与诺法里亚,位于绿水河西部的双子王国,相传他们最早是由一对兄
弟所建立的,然而本该是形同手足的两国,却在最近的几百年间反目为仇,互相
杀伐,甚至成为了一直较为安宁的绿水河西部最为冲突不断的地区。长年的战争
让这两个王国的仇恨一代又一代的延续,国力的消耗同时又加深了这种仇恨,在
负面的情绪漩涡之中,越来越扩大。两个王国的统治者从继任时期起就肩负着这
种责无旁贷的血仇,以至于就连他们的亲属也纷纷踏入战场,因为只有这样,才
能让各自的国民认同国王的统治。国王和他的亲人也在战场上,抱着这种极端的
思想,每一任的国王都会将自已的子女或是家人送往战场,激励着士兵。

  但是,战况千变万化的战场上,一切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儿子突然战死,女
婿被射杀,甚至公主和王后被俘虏,这样的事情在两国交战的几百年间,一直有
发生。

  「欢呼吧,诺里斯的市民们,今天我们勇敢的军队打败了可憎的敌人,他们
被我们追入深坑,屠戮殆尽。虽然这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冲突,但无疑也证明了
我们诺斯里的实力和勇气!」年轻的诺里斯国王杰西奥在广场上为首都的市民发
表战况,「但是,我们英勇的将士也有所牺牲,一共273名士兵死亡,让我们为
他们致敬。」

  由于两国常年交战,虽然并非每次都是大战役,但小冲突一直有发生。然而
因为仇恨和维持国民支持度的原因,两国的国王无论哪一方胜利,都会大肆宣言
战况,提升国民的复仇情绪,以及另一种狂热扭曲的病态。

  「敌国的公主,艾莉西娅就你们面前,一如既往,她将在这里为她父亲的行
为赎罪。所有战死者的家属都可以有一次机会,之后就如复仇之誓所说的那样,
库诺法那个家伙每杀我们一个士兵,就让他的女儿们被同样数量的诺里斯男人干
翻!父债女还,天经地义!」

  在广场上的英雄纪念碑前,一头淡黄色长发的美少女正身着敌国诺法里亚的
骑士服跪在地上。而这个美少女正是敌国诺法里亚国王,库诺法的女儿,有着光
耀之姬骑士美称的艾莉西亚。由于两国多年的仇恨,让敌国的公主理所当然的站
上了前线。美貌,正直,善良,艾莉西娅的存在的确激励了众多诺法里亚的士兵,
但也让诺里斯这边视她为仇敌。两年前的突袭战中,一年前的攻城战中,还有更
多的战役上,艾莉西娅都凭借着她的坚忍和激励让诺法里亚的军队撑过了一次又
一次的危机,同时也让诺里斯这边的士兵蒙受重大的损失,成为了他们眼中的死
亡公主。所以一旦艾莉西娅落入手中之后,面对美貌的公主,兽欲很快就在整个
国家肆虐开来。

  不仅是艾莉西娅,在她旁边还同样跪着其它同样高贵身份的女子,她们有些
是艾莉西娅的表姐妹,有些是其所属联盟城邦的女儿,但她们无一例外都作为民
众发泄的对象被绑在纪念碑周围,白花花的肉体跪成一圈,如此秀色可餐的盛况
很快就激起了人们心中的兽欲。

  以艾莉西娅为首的公主们被双手反绑跪在纪念碑旁边,用低矮类似猪圈造型
的围栏圈起来。所有参观者都可以轻易进入,对她进行辱骂、吐口水等行为,公
主们每天造型都可能变换,比如穿着骑士服或是公主服,囚服,带着项圈,全躶
体等等,经受着来自敌国民众的各种侮辱。

  一般每天固定时间早晚各一次,都由看护者对她们进行清洗,清洗之后则是
每日发泄时间,发泄期间人们会对公主们进行淫语侮辱,每次发泄直到艾莉西娅
等人高潮失神才会结束,因此特别是艾莉西娅到底能坚持多久才放弃尊严高潮投
降都是每天的看点。不过为了让敌国的公主们能长期被『使用』,看守者们会限
定每日的人数。

  而每当像这样的战报归来时,意味着针对公主们的凌辱大会就此开启了。以
艾莉西娅为首的诺法里亚联盟公主们将面对一共273个前来『复仇』的男人,立
刻英雄纪念碑广场变成了一个露天的妓院。

  「去死吧,诺法里亚的婊子公主,我的兄弟战死了。既然是你的人民杀的,
那你用身体来偿还我也是理所应当的吧?」一个精壮的男子站在被绑在中间的公
主面前,看着眼前凄楚动人的公主,眼神之中只有兽欲。

  「可,那不是我干的.......」艾莉西娅轻声抗议,但明显没有任何作用。
这些人早就习惯了将一切事情全部迁怒于她,只因为她是诺法里亚联盟的光耀姬
骑士。

  「既然你是他们的公主,那用你的身体来偿还有什么不对的?」男人强行拉
拖着艾莉西娅的头发,将她整个人头部按在地上,做出下跪的姿势,屁股高高翘
起。

  「是啊,国王已经下令,你们每杀一个我们的同胞,就要可以干你一次,还
不乖乖在跪在那里谢罪?」另一个同伴用脚踩着公主的头,让她保持着这样屈辱
下跪的姿势。那个兄弟战死的男人则走到公主的背后,掏出肉棒从后面进入公主
的蜜穴。

  「啊......」由于没有经过润滑,一下子插入其中让艾莉西娅忍不住呻吟起
来,却被前方的男子狠狠踩了下去,整个半边脸陷在泥土里。

  「求饶什么,乖乖地挨操就行了,罪犯公主。」在周围男人的嘲笑声中,最
先的那个男人在艾莉西娅阴道中不断抽插,而穿着娼姬一般的公主则被迫头埋在
泥土里,翘起屁股被那个男人从后面猛干,直到对方最后射精为止。

  然而,这才只是第一个侵犯者而已。

  「接下来,是我......我的儿子死了,我唯一的儿子啊,被你们这此恶魔杀
了。」一个老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年迈的老人看起来十分悲伤和愤怒,但胯下
的肉棒却在美貌的公主面前硬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让你先来吧,老人。失去儿子的愤恨,好好地在这
个婊子公主身上发泄吧!」踩着艾莉西娅头的男子在面对自已的同胞时却显得十
分绅士。「就这样跪着不要对,好好地用你那淫贱的身体为这个老人谢罪吧!」

  艾莉西娅当想抬起头,就被男人继续踩下去,双手也被其它人强行摆出了谢
罪的模样,让老人可以走到敌国的公主身后,掏出肉棒进入对方的身体。

  「一定要操死你,为了我的儿子,一定要操死你这个婊子,我唯一的儿子被
你们杀死了!」老子一边干着艾莉西娅的阴道不说,还一边狠狠地拍打着公主的
臀部,这不是那种调情式的拍打,则是带着恨意地抽打,虽然老人的力气不大,
但仍然打得胯下的公主娇喘不断,也不知道是痛楚还是快感。

  「干什么呢,屁股动起来,婊子公主,为这个被你们杀害儿子的老人赎罪啊!」
旁边的男人一边嘲骂着公主,一边帮助老人玩弄着可怜的公主。在艾莉西娅的周
围,其它姐妹也被以同样的方式为敌国的民众侵犯和赎罪着,这才只是开始罢了,
在她们的身前,排着长长的人群,每一个都是眼中透露出凶欲的野兽,不带一丝
怜悯。

  几轮过后,已近中午,但凌辱的人群这才只是开始。诺法里娅联盟的公主们
却丝毫得不到休息,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被男人侵犯,其间仅有的休息也只是人们
停下来清理一下她们被轮番玩弄的性器罢了。而在旁边休息排队的男人,也在一
旁评论着这几个敌国美人们的身体,的确有些人是失去了亲人,不过其实更多的
人则是被选中凑数,前来侵犯公主的。所以他们的神情要轻松很多,这些人在那
里对着艾莉西娅那饱经蹂躏的曼妙身材指指点点,眼神中全是嘲笑和戏弄,对于
大多数人来说,敌国的公主只是他们发泄的工具罢了。

  「婊子公主,都是你们,我的父亲死了!!」一个少年带着明显的恨意和哭
腔站在全身都是清液和污渍的艾莉西娅面前。

  「可是,这不是我干的.....」还没有说完,少年就一个耳光抽打了过去,
将公主的脸抽到一边,然后少年将艾莉西娅公主推倒在地上,强行分开她的双腿,
掏出肉棒插了进去。

  「干的好,少年!很遗憾你失去了父亲,至少在这个敌国的婊子身体上发泄
一下失去亲人的痛楚吧。」周围人感同身受地催促着少年在公主的身体里抽插,
只见那个少年将艾莉西娅按在地上抽插,一边还用手玩弄着她的乳房。诺法里娅
的公主,有着光耀的姬骑士之称的艾莉西娅公主,就这样毫无反抗能力,像一个
最低贱的婊妓一般被一个少年所侵犯。

  「坚持住,看着那个婊子公主的脸,她快不行了,想想你死掉的父亲,操翻
这个可憎的婊子公主吧。」旁边的男人们在一旁为少年打气,之前已经高潮过两
次的艾莉西娅现在明显体力已经不支,她气息紊乱,淡黄色的长发披散在地上,
很明显也已经被连翻的侵犯干得招架不住了。

  「杀死我父亲的婊子女人,去死吧,为我父亲谢罪吧!!」在少年的尖叫声
中,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被压在身上的艾莉西娅似乎毫无招架能力,柔美的肉
体像个玩偶一样随着少年的抽插而抖动,双眼也渐渐翻白。终于,伴随着少年的
尖叫,艾莉西娅仰起头,整个猛得像后弓,达到了高潮,而这在旁人眼里,则象
征着她被那个少年所征服。

  「干得好,少年,你操翻了那个婊子,也算是为你的父亲报仇了。」看着被
少年操翻在地上的公主艾莉西娅,旁观的男人摸了摸眼中还含着泪的少年,还有
人对着瘫软在地上的艾莉西娅吐口水,侮辱着为了祖国奋战而被俘虏的公主。

  「哈哈哈,高贵的艾莉西娅殿下被我们一个少年活活操到高潮,诺法里娅的
姬骑士都是这么容易操爆的吗?」对比着被操到失神的公主和站着的少年,人们
发出了哄堂大笑。

  只是轮奸这才只是开始,整个下午,以艾莉西娅为首的公主们就是被各种人
围着奸淫,侮辱和玩弄,高潮一次接着一次,丝毫得不到任何的怜惜。相比起寻
常的侮辱,这种带着强烈恨意的凌辱更加难以忍受,整个下午过去之后,几乎每
个人都奄奄一息在倒在地上。而周围的男人们则对敌国公主们的凄惨模样十分满
足,意味着对她们的彻底征服。

  「不,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下,我不行了.....」哪怕是其中最为坚强的艾
莉西娅公主,也在这种暴行之中失去了反抗能力,她蜷缩着向走过来的男人虚弱
地求饶,但对方却只是拉起她的一条腿,将她整个人拖到面前,掏出肉棒就刺了
进去,同时迎来了公主的哭叫声。

  「婊子公主,你哭叫什么,我的妻子上次被你们的士兵俘虏了,现在天天关
在笼子里被你们这些畜生轮着干呢,就在那个战场上,我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
办法救出她!你们这些恶魔,有什么资格向我求饶!!」妻子被俘虏和玩弄的丈
夫吼叫着,玩弄眼前的公主,眼神中全是兽欲,要知道在那个敌国,这边的俘虏
们也在遭受在着同样的待遇。

  ......................

  作为双子国,两国的实力大体相当,但诺法里娅集合了周边的小国组成了诺
法里亚联盟。于是诺里斯王国也选择和周边国家搞好关系,所幸两国周边都是一
些更小的城邦,不用担心被其它势力背刺。甚至诺里斯王国有时候会将抓到的敌
国女贵族作为礼物送给邻国,但出于对诺法里亚的怨恨,有些人物他们是绝对不
会送出去的,他们会尽最大可能地侮辱这些人,让敌人丢脸。

  诺里斯邻国,边境城市。

  当地一个最大的酒吧里,此刻正人声鼎沸,绿水河的西部相对来说一直比较
安宁,虽然双子王国长年交战,但一般也不会影响到周围国家,所以诺里斯周边
的城镇更喜欢像看乐子一样看着两国交战,因为他们知道诺里斯王国有一个保留
项目。

  「大家来看看啊,诺法里亚国王的王妃,母狗法瑞莎到这里来了。」一个王
国高级军官的男人带着一小队士兵,其中一个人牵着一条光屁股的母狗走进酒馆。
随后军官踢了一下母狗肥厚的臀部,让对方自已爬进去,「母狗,自已爬进去介
绍自已!」

  只见那个被铁链牵着,脖子上带有项圈,屁股上烙有诺里斯印章的贵妃屈辱
地爬进酒馆。然后一点一点爬到最中间开阔的地方停了下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
说,她都是极为上等的美人,无论是皮肤还是气质,都印证着她是个优越出身的
贵妇,有着一头青蓝色的头发,成熟的肉体就这样全身赤裸地暴露出来,只穿着
高跟鞋的样子很快就让周围的男人硬了起来。

  「各位,请转过身注视着我,我是母狗法瑞莎,曾经是诺法里亚国王的王妃。
过去我作为诺法里亚随军法师和策士,在诺里斯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于是在我被
俘虏后,诺里斯的国王杰西奥让我作为最低贱的娼妇和母狗来赎罪。」

  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法瑞莎双手抱在后脑,丰满的大腿向两边叉开,就好像
螃蟹一样踮起脚站在中间,其形象淫荡无比。全然让人想象不到这个女人是如今
敌国的王妃,显然已经被充分调教过了。

  「什么诺法里亚的王妃,其实是国王的情妇吧?」突然间有人认出了她,
「不过我还记得你,国王库诺法身边的魔法师,你的计策和魔法可是杀死过不少
士兵,是不是?蓝衣法师殿下?」

  那个人说的不错,法瑞莎其实更像是国王的情妇,公主艾莉西娅的母亲被俘
虏后一直下落不明,国王库诺法身后最亲近的宫庭法师就是被称为蓝衣法师的法
瑞莎。不过后者不仅仅是拥有美貌,同时也有着强大的魔法力量和诡诈的策略能
力,帮助库诺法在战场上多次力挽狂澜,所以深得国王的信赖,成为了他的情妇
和王妃。

  可惜正当这个法师以为可以依靠自已的才能和魅力在绿水河的舞台上功成名
就时,一场失败让她从王妃变成了母狗。

  「是的,我,是库诺法殿下的情妇,这里前来就是为了让这里的大家都享受
一下当国王的乐趣。」法瑞莎咬了咬牙,作为企图名利的宫庭法师,蓝衣法瑞莎
不像公主艾莉西娅这么坚贞,不过对于自已有知遇之恩的国王库诺法她还是有感
情的,所以脸上混夹着屈辱和屈服两种表情,既感到羞愧,但也不敢反抗换来更
大的惩罚。

  「哈哈,那个诺里斯的国王,看来是铁了心要让对方全大陆丢脸啊。」一个
佣兵模样的男子第一个站了出来,他走到法瑞莎的身后,从后面用手指伸进国王
的情妇身下的蜜穴,几番玩弄之下,法瑞莎就流下了淫水。

  「果然是国王的情妇,这么快就发骚了,你就是这么勾引那个国王的吧。」
男人将手指上的淫液展示给众人看了一下,然后将手指伸进法瑞莎的嘴里,让她
含下自已的淫液。

  「哈,说到底只是一条骚母狗,就是知道配合啊。」佣兵男子缩回手指,然
后掏出自已的肉棒,托着法瑞莎的双腿,将她整个人举在半空中,当着所有人的
面将肉棒插进王妃的肉穴之中,然后开始凶猛地抽插。

  「哈哈,看那个婊子的表情,这么快就有感觉了,真不愧是除吃饭睡觉就是
舔男人肉棒的职业啊。」酒馆里的人们围了过来,看着诺法里亚的王妃被公开侵
犯的春宫戏。

  「你们懂什么,这是老子的肉棒历害,说,我和你国王的肉棒哪个更大?」
一边抱着熟美的贵妇狠操,一边被人称赞,让佣兵显得春光满面,整个肉棒也更
加威猛了起来,不断地在对方的身下抽插,将国王的情妇法瑞莎插得不断呻吟。

  「啊,啊啊啊啊......好大,啊啊啊......你的肉棒比国王的大多了......
..好历害......」法瑞莎很快就被干得缴械,经被调教的肉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发
情,让她情不自已。

  「是不是和你的殿下完全没法比,想也是,那个老家伙已经开始老了,怎么
可能比得过我的肉棒,说,这里谁的肉棒让你更爽?」佣兵越插越畅快,肉棒在
宫庭法师的蜜穴里飞快的抽插,淫水不断地向外飞溅,国王的情妇被插得淫叫声
连连,整个酒馆很快就陷入一片淫乱的氛围之中。

  「当,当然是你......库诺法那个老家伙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啊啊啊
啊,好大,好历害,法瑞莎快要被插坏了啊啊啊.......」蓝衣法师,国王的情
妇法瑞莎就这样被一个佣兵当场干得娇喘连连,胸前的美乳激烈地起伏,她的双
手无力地抓紧佣兵,蓝色的长发随着每一次来自穴心的冲撞飞舞,宫庭贵妇那优
美的身躯和身后佣兵粗暴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引得众人欲火沸腾。

  「不要,不要插得这么深,库诺法的肉棒从来插不到这么深,啊啊啊。」佣
兵的肉棒插进了国王的尺寸插不到的深度,让王妃的理智越来越失去控制,每一
次撞击都仿佛将她越发减少的理性撞飞。

  「啊啊啊,喔喔喔喔......」被深深插入的王妃美目外翻,嘴唇大开着从嘴
角流出淫水,全然没有了作为宫庭贵妇的形象,只是发出一声声沉闷而狼狈的声
音。

  「看起来,完全被干翻了啊,她的国王不行啊,这是从来没让她这么爽过吗?」
看着被佣兵干得头颈上仰,双眼翻白,神情开始崩坏的法瑞莎,周围的男人眼中
显露出更大的兽欲。

  「这个婊子已经被我干服了,诺法里亚的国王不行啊,他的王妃这么容易就
被我干翻了。」将法瑞莎干到高潮之后,佣兵也射了精,然后就好像展示战利品
一样,将国王的情妇高举在身前,向众人展示着从她蜜穴中流出的精液和淫液。

  「接下来是谁,今天直到夜里,每个人都有机会当一次国王,把库诺法的情
妇王妃骑在身下。」之前将王妃牵进来的队长开始吆喝起来,同时向店主下令,
「拿着清水过来,让这婊子自已洗干净。」

  店主点了点头,吩咐店员很快就取了一桶清水过来。随后队长将水桶踢在法
瑞莎的身边:「母狗,自已用水把你下面的洞洗干净,快点。」

  高潮过后还没有喘上几口气的法瑞莎被强行拖起来,屈辱地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勺一勺用清水清干净自已蜜穴中的淫液。

  「接下来是我,库诺法那个老家伙的情妇,给我自已爬到桌子上去。」第二
个男人走了上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桌子,命令法瑞莎,「对,就这样,双手撑
在桌子上,一条腿跨上去,自已把你的骚穴露出来,恩,这样姿势不错,看起来
很骚,果然是国王的情妇,看来你很懂啊。」

  「嘿嘿,母狗就是母狗,什么蓝衣法师,战场上的女策士,还不是像条母狗
一样让人随便玩。」其它人看着王妃法瑞莎现在的模样大笑起来。而饱经调教和
凌辱的女法师现在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只能颤抖地以无比屈辱的样子撑在桌子
上,等待着第二个男人的侵犯。

  然而,这场淫宴只是开始而已。作为敌国的王妃,法瑞莎被要求被带到周边
的国家,一个城镇一个城镇,每到一处就要自已爬进那里最大的酒馆,然后向当
地人介绍自已的身份,接着主动掰开肉穴,让那里的男人免费玩弄。之所以诺里
斯的国王要这么做,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王后同样也被诺法里亚所俘虏,此刻正光
着屁股在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游街慰军,无法救出王后的国王只能用更加仇恨的
方法对待对方的妻女,变本加历,一报还一报。

  仇恨的连环还在继续扩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