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第三十六章

第一文学城 2022-11-2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一只软泥怪
字数:10406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21年7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六章坦白

字数:10406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21年7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六章坦白

  第二天中午,林家家中。

  「阿姨,梦曦,我们来打扰了!」

  夏明开门后,雷强笑道,身后跟着雷大俊和白梅。

  「哎哟来啦?快进来坐吧!」胡慧笑着迎道。

  「明明刚才到我们那,说今天中午梦曦下厨,邀请我们,我们就来了,没有
冒昧吧?」雷大俊笑道。

  「怎么会?就是我让明明去请你们的。」胡慧说着,一边给三人倒茶。

  「谢谢。」

  「今天梦曦请我们来做客,她女儿家有心了,呵呵。」雷大俊说。

  「雷强他爸,倒不必这么客气,不过梦曦确实贤惠,知道对长辈好。」胡慧
说。

  闻言,雷强偷偷一笑。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知道,梦曦此番之所以会邀请
他一家做客,是因为之前他提过想尝梦曦手艺的要求。眼下看来梦曦心中确实足
够有他,不然怎么会满足他的要求呢?

  双方家长又聊了会,雷强说,「我看梦曦一个人在厨房只怕忙不过来,我去
打个下手吧。」

  「哎!客人怎么能进厨房呢?」胡慧拦道。

  「这……」雷强。

  「明明,你妈一个人在厨房忙不过来,赶紧进去帮她。」胡慧对夏明说。

  「好。」胡慧话刚落,夏明就应道,跑进了厨房。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
缺个契机。

  来到厨房,林梦曦正在忙着切菜。今天的她颇有贤惠少妇的气质,乌黑柔顺
的秀发放了下来,身上只穿了一件简约的居家裙,腰间系了个围裙。明明是个让
人闻风丧胆的冷艳女王,但现在却全身上下充满着平易近人,而也正是这种反差,
才最迷人。

  夏明看得有些心动,裤子里的肉棒都不禁跳了跳,他走上前,「妈,我来帮
你。」

  「你去看电视吧。」林梦曦说。

  「外婆要我来的。」夏明说。

  「把这些菜洗一下。」

  「好。」

  夏明拿菜端着盆子到一边去洗,「妈,你今天好美。」

  林梦曦置若罔闻,但嘴角微微一笑。

  半小时后,林梦曦和夏明将做好的饭菜呈到桌子上。

  雷家三口看着桌上的菜品,赞不绝口,尤其雷强,看着林梦曦的双眼中闪着
亮光。

  「呵呵,梦曦的手艺真好,这排骨好香。」雷大俊笑道。

  「那是,爸,今天有机会,得多吃点!」雷强笑说。

  「唉……」白梅叹气。

  「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你叹什么气啊?」雷大俊皱眉说。

  「我是感叹,没别的。梦曦一个女人家,把一个大公司弄得这么好,性格也
好,又这么能做饭,太林就是命不好,不然谁娶到梦曦,都是天大的福分。」白
梅说。

  胡慧也是一叹气,接着说,「吃饭,不聊其他,免得破坏气氛。」

  三人立即应道,「好好好,吃饭!」

  吃着,雷大俊问,「胡妹,梦曦单着那么久了,就没给她找个?」

  「找啊,」胡慧说。

  「哦?那可是有人选了?」

  「有啊,强子不挺好的吗?」

  「这……」雷大俊嘴角抽搐。

  「咋了?你不乐意?」胡慧说。

  「那当然不是,」雷大俊忙摆手,「只是……梦曦那么优秀,我们雷家也只
是个小户人家,虽然平日里走得近,但要真谈婚论嫁,老实说,确实有点门不当
户不对。」

  「现在都改革开放了,崇尚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你那思想,得改改,他俩
在一起挺合适,再说了,莫非你觉得我们林家是那种势利眼的人?」

  「那当然不是,林弟、胡妹,都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

  「那不就得了。」

  「不过,这事还得看他们自己啊,光我们做长辈的同意,不作数啊。」

  「不用了,总之挺合适的,感情嘛,处着处着就有了,何况他俩从小到大认
识了那么久,肯定是有感情的。」

  听胡慧这么说,雷大俊看向了林梦曦,林梦曦没有什么表示,但暗地里的夏
明,却是握紧了拳头。

  「这事啊,也不必决定的那么快,就让他们俩自己处着吧,能成就成,不成
也没关系,反正不管怎样,我们雷林两家都是不会散的。」雷大俊说。

  一顿饭吃完后,雷大俊三人在屋里坐了会,便也回去了。

  傍晚。

  「梦曦啊,饭也吃了,你跟强子没啥事,一起出去走走呗?」

  「嗯。」

  「我也去。」夏明说。

  「你去啥啊?人大人的事。你在家陪外婆看看电视,最近那个节目老好看了。」
胡慧说。

  夏明看向林梦曦。

  「听外婆的,」林梦曦说。

  「……好吧。」

  林梦曦走后,夏明就老老实实陪着胡慧在客厅看电视,但一直心念着母亲和
雷强的「约会」,而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了一个小时,有人敲门,以为是母亲
回来了,兴高采烈去开门,结果却是一位身穿花衫的中年妇女,「赵婶。」

  「哟,这是明明吧?好久不见,长这么高啦?」赵越笑说。

  「小赵啊?你怎么来啦?」看电视的胡慧听到声音,转过头来,说。

  「没,我就道上逛逛,路过你们家,就顺道看看。」

  「咋了,这么高兴?是有啥喜事啊?」胡慧问。

  「没……我刚不瞧见梦曦和强子了嘛,看他俩你侬我侬、腻歪得不行,想着
他俩都单了那么久,总归要成了,是件喜事,我就过来说说,哈哈。」

  「是么?成了?」胡慧双眼瞪大。

  「嗯,我都看到了,还能有假?」赵越说。

  「可以啊,梦曦这丫头在我这正正经经的,没想到心里早就有了强子。看来
今晚给他俩二人世界,果然没错。这不,一没人,这丫头的心不就自己爆出来了,
咯咯。」胡慧笑说。

  「那行,成了就是好事,我也不多说了,先走了啊,胡姨。」

  「好。」

  赵越走后,胡慧正要看电视,却看到夏明双眼无神的站在门边,问道,「咋
了?明明?」

  夏明没有回应。

  「嗯?明明?」胡慧起身,朝夏明走来,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夏明才回过
神来。

  「咋了?怎么失魂了?」胡慧问。

  「没事……」夏明摇摇头,眼中有着无以复加的沮丧,像丢了魂一样,踉踉
跄跄的向房间走去。

  「这是病了?」胡慧说,「明明啊,外婆给你叫医生去,村里开诊所的那个
王医生懂治病。」

  「不用了,外婆。」夏明的声音有气无力。

  「那你早点休息吧,今晚早点睡,外婆等你妈回来。」

                ···

  夜色渐渐暗了,随着钥匙的声音响起,屋门被打开,一个身穿雪白连衣裙的
漂亮女人走进屋里。

  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那梦曦,你先回吧,我也回了。」

  「嗯,再见。」林梦曦点头回道,便关上了门。

  屋里灯光明亮,客厅电视机还在放,胡慧躺在沙发上,人已经入睡。

  「妈,去屋里睡吧。」林梦曦摇醒胡慧,说道。

  「嗯……哦?去、去,哎?回来啦?」胡慧看到是林梦曦,眼睛放出亮光。

  「嗯,在这躺着容易着凉,去屋里睡吧。」林梦曦说。

  「不急,说说,你跟强子咋样了?」

  「没什么。」

  「咦……」胡慧撇撇嘴,「赵越都告诉我了,你就别瞒我了。跟强子到哪一
步了?是不是……嘿嘿。」

  「您别胡思乱想了,我先去洗澡了。」林梦曦拿起换洗的衣服要走。

  「哎!怎么还害羞了?」胡慧拉住林梦曦。

  「妈,您要做什么?」

  「妈这不就是想打听打听情况嘛,你跟我说不就完了。」

  「和阿强散了会步,聊了会天,阿强挺好的。」

  「还有呢?」

  「没有了。」

  「就这?」

  「嗯。」

  「你是不是有什么在瞒着妈?」胡慧问。

  「赵越都跟您说了什么?」

  「她说看见你和强子已经好上了,成了。」

  「那她可能看错人了。」

  「这怎么能呢,赵越眼睛好着呢。」

  「可能有点误会吧,我和阿强只是正常散了会步,妈,您别乱想了。」

  「好好好,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就算现在你跟阿强不来电,等你要
回市里,你还是得给我个交代。不然你妈我可不乐意了。」

  林梦曦犹豫了会,没有回答,胡慧也没有缠着,她便拿着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了。

  夜半。

  「明明,睡了吗?」

  「没呢,妈。」

  「……那睡吧。」

  过了许久。

  「妈,你是不是跟雷叔……那个了?」

  「是赵婶跟你说的?」

  「嗯。」

  「没有。」

  夏明没有再问,即便他不相信母亲的这个答案。虽然这是他想要的。赵越并
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相反,她很公正,村里不少事,碰到双方意见不一、谈
不拢的,最后都愿意让她来裁决。所以既然她说母亲和雷叔有事,那就指定有事。
而眼下向来也同样不喜欢撒谎的母亲也开始了撒谎,这事情背后的真相,更令他
好奇、心痒了。

  接下来的两天,日子正常的过着,林梦曦还是会照常出去和雷强散步,越来
越多的人开始议论起林梦曦、雷强的事。说是散步,大家都知道两人是在「约会」。

  胡慧每天笑容越来越多,夏明状态越来越不好。

  许多次他都想陪母亲一起出去,看看村里人讨论的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外婆
胡慧总是说「大人的事小孩别乱掺和」,让他留在家里。

                ···

  这天,林家一家三口收拾行李。

  「梦曦,过来一下。」胡慧对女儿说。

  两人来到房间。

  「你回来那天,我就跟你说过,等你回市里,就得给我一个答复,现在,告
诉我吧。」胡慧说。

  「我还没想好,过后再说吧。」

  「这怎么行,不说好的你回去前,给我一个答复。」

  「再等等吧。」

  「不行!」胡慧一把拉住林梦曦,「你要是不说,我不会放你回去。」

  「你想要什么答复?」

  「你跟强子到底咋样了?」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行了,你就别骗我了,村里人哪个不知道你俩已经好上了啊?」

  「流言蜚语而已。」

  「我不管,总之,你赶紧准备准备,最迟下月底,你就跟强子去把证领了。」

  「我跟阿强不可能,您不必再想了。」

  「那你自己有对象了吗?」

  「没有。」

  「那不就行了,强子那么好的一个人,就摆在面前,不用再去找了,也未必
比强子好,你要是觉得没感情,处着处着就有了,当年我跟你爸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会再找一个的,但不会是阿强,您不必再说了。」

  说完,林梦曦留胡慧一个人在屋里,走了出去。

  出来后,林梦曦看到夏明坐在客厅沙发上,双目无神,并没有在收拾行李,
上前问道,「怎么不收拾东西?」

  「嗯,好。」夏明呆呆的应着,又回到了房间。

  这时,有人敲门,林梦曦去开,外面是雷强。

  「梦曦,你今天走,我给你带了点东西,里面有一些村里的特产,到时你在
家也可以做着吃。」雷强笑道。

  「谢谢。」

  「你收拾好了叫我一声,我送送你。」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

  「不是,我也正好想上市里玩玩,这不正好有你的顺风车可以坐嘛,嘿嘿。」

  「嗯,那你等会。」

  「那好,谢谢你啦,梦曦。」雷强笑道。

  「不用。」

  回到客厅,夏明站在客厅,问林梦曦,「妈,雷叔也要去我们家?」

  「他去市里玩玩。」

  「那他住哪里?」

  「他自己处理。」

  半小时后,一行人收拾好,准备出发。

  临走前,胡慧拉雷强到一边说话。

  「强子啊,阿姨多的也不说了,总之,阿姨挺看好你跟梦曦,你自己要好好
把握机会,阿姨只能帮你到这了。」

  「阿姨,说什么呢……」雷强脸红。

  「好了,总之,这是个机会,你自己机灵点。行了,去吧!」

  「好,阿姨再见。」

                ···

  两小时后,一行人抵达市区。

  「阿强,我公司附近有酒店,你住那吧。」

  「好,梦曦,都听你的。」

  开车带雷强到酒店楼下,这家酒店位于夏时大厦附近,是近期夏时与魔都一
位酒店大亨所合作创立的。过去这位大亨并不屑于与夏时合作,可随着夏时与江
南集团的联手,在魔都的影响力日渐提升,这位大亨也是主动向夏时抛出了橄榄
枝。

  林梦曦召来一个酒店经理,吩咐他把雷强安顿好。

  雷强问,「梦曦,你不上去坐坐吗?」

  「公司还有事。」

  「……那好,我收拾完后,给你电话。」

  「嗯。」

  交代完后,林梦曦便开车带着夏明回家了。

  进了家门,母子俩都在鞋柜旁换鞋,林梦曦忽然惊呼了一声——夏明从她身
后抱住了她。

  「妈,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夏明泣不成声。

  「你在说什么?」

  「你不要嫁给雷强好不好……」

  「你怎么了?我没嫁给他啊。」

  「你不要再骗我了,你是不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最后再通知我?」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你还不承认,你还要这样装到什么时候?」夏明大吼。

  「夏明!」林梦曦叫出了儿子的大名,「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夏明被林梦曦这一下镇住了,一时怔怔无言。

  「松手!」林梦曦又说。

  夏明乖乖松开。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几天状态都不对?」林梦曦问。

  「你每天都和雷强去约会,村里的人也都说你们在一起了,外婆也撮合你俩,
那个赵越也说看到你俩卿卿我我。我……我不能接受。」夏明说。

  「农村人喜欢嚼舌根,你不用管。」

  「赵越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我怎么知道她?」

  「那你可以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正常的散步,能有什么?」

  「不,你再仔细想想,一定有什么事让她误会了,不然她也不是那种空穴来
风的人。」

  闻言,林梦曦思索了会,「那天,我和他在村里散步,后来他摔了一跤,我
从赵越家里拿了点药,给他涂上,其他没有了。」

  「那肯定就是这个!」

  「嗯?」林梦曦不解。

  「妈,你给雷强涂药,还亲自到赵越家里取,所以她就认为你俩好上了,原
来是这样。」

  「这么牵强么?」

  「不牵强啊。」

  「受伤了,我给他涂点药,为什么会觉得我和他在一起了呢?」

  「妈,你可能当局者迷了。」

  「什么意思?」

  「你在外界眼里,是独一无二闪耀的存在,从来也没什么绯闻,更是没人看
到你和任何一个我之外的男人有过独处的经历,所以你和雷强散步,又给他涂药,
大家便理所应当的觉得你们之间有事了。」

  「换做是别人,我也会这样,他们真的是很无聊。」

  「但除了雷强,没人有这个机会啊,你平时也不和其他男人一起出行。」

  「那现在,问题算是说清楚了。」

  「嗯。」

  「那么,换我来问你了。」

  「嗯……等、等下,什么?」

  「我和雷强散步,你为什么激动?即便我真的和他在一起了,你当儿子的,
不应该祝福你妈么?」

  「呃……我。」

  「什么时候,你也能对我上手上脚了?刚才你敢那样抱我?」林梦曦眼光凌
厉。

  「我……我不是激动嘛……」

  「行了,刚回来,我事很多,我去忙了,你去把饭做了。」

  「好。」

  话落,林梦曦换完拖鞋,便向楼上走去。

  「妈,等下!」

  「嗯?」林梦曦转过身来。

  「嗯……我……算了,没事。」

  「有什么就说吧。」

  「没什么,你去忙吧。」

  林梦曦犹疑的凝视了夏明一会,把夏明看得有些发憷,见夏明没什么反应,
便上楼了。

  一段时间后,夏明正在厨房做饭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头也不回
的说,「妈,快好了,等会就能吃了。」

  哪知对方直接抱住了自己,这一下直接把他惊到了,「妈,你做什——」

  话没说完,便看到肩膀上来者把头磕在上面对他嘻嘻笑着。

  「小、小姨?!」

  身穿OL制服的林梦莲双手很熟练的顺着夏明的身体摸到他的腿间,抓住那条
东西,经过短暂的把玩,直接在她手里就硬了起来。

  「小姨,你干什么?我在做饭。」

  林梦莲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她模仿的是林梦曦的风格,
林梦曦是丹凤眼,小琼鼻,小樱唇,林梦莲便通过化妆,让自己的五官也无限的
向姐姐靠近。

  「你做你的,我吃我的。」

  「吃什么啊?我饭都还没做完——唔!」

  不等夏明把话说完,林梦莲就蹲到夏明身前,手脚麻利的脱下夏明的裤子和
内裤,抓着那根大东西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你、你干嘛?妈妈在家……」

  敏感的要害被含,夏明整个人半凝固住。

  林梦莲非常干脆,直接手口并用的服侍起夏明。短短一会那根大东西就撑得
她嘴巴快含不下。

  「呃……嘶……你……你别这样……嗯……」

  虽然口上说着不要,但夏明身体的反应还是很真实。

  没过多久,夏明也就不反抗了,手上炒菜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投入到小姨给
自己的口交当中,然而就这短短一会的功夫,外面客厅的楼梯就响起了脚步声。

  家里除了潜入的小姨和他,便只有母亲林梦曦了,这个脚步声除了她,还能
是谁?

  「唔……小姨,你快停下!妈、妈妈来了!」

  夏明伸手去推林梦莲的头,奈何林梦莲脑袋的力量巨大,根本推不动,她的
嘴就像咬住猎物要害的豺狼一样,紧如枷锁,根本挣脱不开。

  但是其对他阴茎的服侍,非常的舒服、刺激,但眼下母亲就要到来,他根本
不敢投入到其中的享受当中,于是在这纠结无比的情绪当中,没过几秒,他就
「呃呃」的抽搐起来。

  含着他鸡巴的林梦莲感受到嘴里的巨物猛烈的跳动,随后一股股滚烫的液体
像重炮一样重重的打在她喉咙上,腥浓的味道一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

  「唔……唔……射吧、都射吧……射出来吧!」林梦莲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
「榨汁姬」,任由外甥将精液全部射进她嘴里,然后毫不保留的全部吞下。

  当射精结束的时候,夏明还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哪知这时身后的厨房门
「砰砰」的被敲响了起来,吓得他整个人一机灵,腰腹不自觉的往前捅,于是便
听到一道「噗呲」的声音响起,本来就顶着林梦莲娇嫩喉咙疯狂爆浆的硕大龟头
直接在这一下突然而猛烈的挺进中撑开了林梦莲的喉咙,进入到了她的口腔深处
当中,原本还剩三分之一在外面的部分,也都不出意外的全部塞进了林梦莲的口
腔当中。

  「夏明,饭做好了没有?」厨房外,响起林梦曦的声音,但不知为何,这声
音带着一种不冷静,并且素来不会直呼夏明大名的林梦曦,此时叫的却是夏明的
大名。

  「唔……唔……在、在做呢!」

  说完,他就听到厨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马上低头说,「小姨,快停下!妈
妈进来了!」

  「唔……嘻嘻……不要!」

  「你——」

  碰!

  门彻底被打开来。

  「夏明,你在做什么?!」

  身后传来林梦曦的喝声。

  夏明感到自己整个头皮都要炸开来,「妈,唔……我没在做什么。」

  这时夏明感到自己鸡巴上的湿润温暖的感觉消失了,低头一看,小姨林梦莲
不知何时消失了,同时「唰」的一道风声响起——林梦曦快步走近,仿佛若有所
知般直接朝夏明身下看来,然而夏明里里外外一切正常,只是锅里的菜糊了。

  「她——你在干什么?菜都糊了!」林梦曦冷道。

  夏明正费解着,听林梦曦这么说也只好回说,「对不起,妈妈,我这就重新
炒。」

  「到处都是焦味……」林梦曦说着,在厨房里走走看看起来,每一个内部有
空间的东西,比如盒子、箱子,甚至冰箱,她都打开来看。一切正常,她的眉头
越皱越紧。

  看了一遍后,她看向夏明,上下打量,眼珠子溜溜的转了几下,咬咬牙,离
开了。

  林梦曦离开几分钟后,夏明放下锅铲,在厨房里四处翻寻起来,一边小声喊
道,「小姨,小姨。」

  无人回应,也没找到人。

  「走了么……」他嘀咕。

  十几分钟后,饭菜上桌。

  吃着,林梦曦说,「小姨来过我们家了。」

  「嗯,是——啊?没、没有。」

  「我刚才听到她的声音了。」

  「啊?没、没有啊,她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在撒谎。」

  「妈,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厨房油烟机没关,我去看看。」林梦曦起身往厨房走去。

  「妈,不用,你坐下,我来关!」

  林梦曦并不理会,径直来到厨房,先是看了眼里面,然后将油烟机关掉,接
着把四处的排气扇打开,余光时不时向厨房里的每个角落看去,像在找寻什么。

  完事后,她盯了夏明一眼,回到了客厅。

  吃了会,有人按门铃。

  「我去开。」夏明来到玄关,看了眼监控里呈现的门外情况,愣了下,「小
姨?」

  夏明正犹豫着,客厅里传来林梦曦的声音,「是谁?」

  「是小姨。」说着,打开了门。

  「明明,哈喽呀,姐,我来看你们啦!」身穿红色毛线衫搭配二分热裤的林
梦莲笑说。

  看着林梦莲截然不同的装束,夏明愣了愣。

  林梦莲来到玄关,开始换鞋。

  夏明正要往客厅走,忽然下体一紧。扭头一看,小姨林梦莲笑容戏谑的看着
他,手上正握着他的要害。

  「小姨,你还来?!」

  「嘻嘻,」林梦莲松开手,往客厅里走去。

  「姐,这么早就吃饭啦?」林梦莲说。

  「今天不上班么,这么闲?」林梦曦冷冷的说。

  「唔……好不容易来姐姐家一回,姐姐就别挖苦妹妹了嘛。」林梦莲嘟嘴说。

  「你还不清楚自己干的好事?」林梦曦秀眉微蹙。

  「不就请个假嘛,姐姐犯不着这么大发雷霆呀!」

  「哼!」林梦曦。

  林梦莲坐下来,「明明,麻烦帮小姨拿副碗筷,谢谢啦!」

  「嗯。」夏明朝厨房走去。

  「姐,你也单了那么久了,就没想过再找一个?」林梦莲问。

  「不要和我谈论这个问题,」林梦曦冷冷的说。

  「干嘛这么凶嘛,不聊就不聊呗。」林梦莲撇嘴。

  「小姨,碗筷来了!」

  「好,谢谢啦,我的好外甥。」林梦莲在夏明的脸上「啵」了一下。

  「小姨,你干嘛?!」夏明吓了一跳。

  看到这一幕,林梦曦银牙紧咬,手中捏紧了筷子。

  「姐,听说最近你和村里的雷强在处?我觉得他挺好的,要不就他吧!」林
梦莲说。

  闻言,夏明握紧了拳。

  「不想吃饭就出去!」林梦曦斥道。

  「姐!发那么大火干嘛,妹妹不也是在为你的人生大事着想嘛……」林梦莲
嘟嘴。

  「你把你自己的事搞好就行了。」

  「我就拿死工资,没啥压力,现在姐姐的幸福才是妹妹的头等任务。」

  林梦曦不说话。

  「姐,最近你和雷强的事可是在不少小道新闻和报纸上都出现了,你在魔都
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不了多久,只怕整个魔都的人都会知道,那时你要是不
和雷强结婚,只怕是下不来台了。」

  「一些流言蜚语。」林梦曦说。

  「姐,我觉得雷强真挺不错,虽然是出身农户,但咱们也是爸妈也是白手起
家,我知道姐也不是那种势利的人,要不就雷强吧,真挺好。」

  「吃饭,这件事不要提了。」

  「明明,你觉得你妈嫁给你雷叔叔怎么样?」林梦莲问。

  林梦曦也看向夏明。

  夏明握了握拳,「不知道。」

  「行吧,那不说了,吃饭!」

  「你以后能不能专心上班,不要老把时间用在这些闲逛上?」林梦曦说。

  「姐,妹妹到你家吃个饭也成闲逛了吗,你就这么不欢迎妹妹吗?」林梦莲
拉拽夏明,「明明,你看,你妈都不欢迎你小姨,小气死了!」

  林梦曦看着拽着夏明的林梦莲,眼神冰冷。

  吃完饭后,林梦曦回二楼房间忙工作,林梦莲则跟夏明一起在厨房洗碗。

  「明明,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我俩刚才正玩得尽兴,你妈突然就来了吗?」

  「你怎么还提这事啊,别玩了,等会妈妈又来了。」

  「嘻嘻,你怕什么啊?有小姨保护你,你妈动不了你。行了,我告诉你,你
妈前段时间在家里装了针孔摄像头,其实呀,刚才我们在厨房里做的……咯咯,
剩下的也不用我说了,你自己懂。」

  「什么?!」夏明差点跳了起来,「针孔摄像头?!」

  「你那么激动干嘛?说不定这摄像头还能录音,让你妈听去了,咯咯。」

  夏明赶紧捂住嘴,「小姨,你说的是真的吗?」

  「骗你干嘛?」

  「这……」夏明脸色逐渐苍白。

  「不用怕啦,反正她也不会对我们怎样。」

  「小姨,你知道有摄像头,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这不是为了帮你嘛?」

  「帮我?你这是害我!」

  「哎,你不懂,以后你会懂的。你知道你妈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在家里装摄像
头吗?」

  「为什么?」

  「为了防贼。」

  「贼?别墅区安保很好,我们家又有专门的更高级的防护措施,没必要呀。」

  「这是当然,但安保只能防外贼,不能防内贼。」

  「内贼?」夏明犯迷糊。

  「你猜猜,是谁?」

  夏明思索着,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向林梦莲,「难道是你……小姨?」

  「答对啦!」

  「什么意思?」

  「我说假如你妈一直喜欢你,你会不会很高兴?」

  「小姨,你、你在说什么啊……」夏明眼神躲闪。

  「在小姨面前就不用撒谎了,你的一切假装在我眼前都原形毕露。」

  「呃……」

  「其实,你妈很喜欢你,注意,不是母子之间的那种喜欢,当然也有,但更
多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我相信以你细心的性格,也多多少少能发现一点,
只是你也比较害羞,不敢跟你妈当面确认。但小姨可以肯定,你妈对你完全是我
说的这样。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知道,你对你妈,也同样有这样的男女之情。」

  「胡说!」

  「行啦,跟小姨就不用假装啦,小姨看得透着呢!」

  夏明默不作声。

  「小姨就跟你明说了吧,小姨根本不在乎这些世俗观念,人生在世,自己幸
福才是最重要的。你跟你妈既然互相喜欢,那就应该在一起,不应该因为其他人
的偏见而怯缩。当然,在某些方面上,近亲确实存在着一定的不合理,但是……
如果你们双方都愿意,那这些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若是强行把你们分开,那才
更痛苦吧?」

  「我看出你俩之间的猫腻后,就决心要撮合你们。你知道那天在咖啡厅里,
我和你妈都谈了什么吗?」

  夏明看向林梦莲,眼中充满好奇。

  「你妈那天其实已经知道桌底下我俩的小动作了,表面上她在呵斥我生活言
行上的不规矩,实际上她在愤怒我对你的戏弄。当然,你会说,她就算对你没有
那种感情,碰到这种事情,也会发火,但是,后面我把话明说后,她表现出的,
却是那种面对男女之情时才会有的慌乱和害羞。那彻底让我坚信了你俩之间的猫
腻。」

  「我告诉她,我很喜欢我的外甥夏明,而且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这种喜
欢从我十几岁开始抱你时就开始萌芽了。不管她愿不愿意,我都不会压抑我对你
的情感,会永远爱你,保护你。人生在世,自己活得快乐最重要,我不希望我和
我的宝贝外甥受苦受难。我告诉她,我知道你们母子间的那份禁忌之情,如果她
退缩,那么我就会把你抢走,听到我说这句话时,她当时格外的愤怒。」

  「话到这我就说完了,其实对于她到底会怎么抉择,我也猜不透,但如今来
看,她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主动,但也肯定没有退缩,再加上我的撮合,你俩,最
后指定能成!」

  林梦莲话说完,夏明已经完全愣住了,这番话对他来说,无疑太震撼了。但
想到小姨刺客出身,过去常年在悬崖边上游走,他就释怀了,这样经历过无数次
生死之间考验的人,又怎会在乎那些世俗的流言蜚语呢?她们连死都不怕,还会
怕人的七嘴八舌?大不了,亮出自己的刺杀暗器,快意恩仇。

  「所以,告诉我,现在你知道你妈其实对你也有同样的情感,今晚,你要不
要行动?小姨,会在你身后帮你。」

        ——————————————————

  写这本书有些日子了,开头还有些热度,最近我是啥热度都没了么,敢情越
写越差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