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新春贺文】【血雨沁芳】 第二十七章 一台戏

第一文学城 2022-12-0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216 啊……果然变老的标志就是觉得过年好累……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字数:6216

啊……果然变老的标志就是觉得过年好累……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哎哟……嘶——!啊!哎哎哎……雨儿妹妹,雨儿好妹妹……啊!我、我
的亲姑奶奶,我这伤口……被你洗得快能下锅啦。啥时候是个头啊?”

  听着任笑笑满眼泪花的哀号,骆雨湖面不改色,用缝衣针从她凝结血痂里挑
出两根碎线,拿来烧酒,往棉布上一浇,擦两下伤口,热水冲净,低头将蜡烛摆
近,继续给那一条没仔细处理的血缝挑拣杂物,淡淡道:“等找不到脏东西,给
你包扎好,就完。”

  任笑笑靠在床头,瞄一眼自己被人家夹在腋下的腿,唉声叹气道:“我都说
了,就是想看看你防得住我么,不是为了偷你东西。我还寻思着,雨儿妹妹长得
楚楚动人,兴许那姓叶的还给了你了什么定情信物,想看看呢。哎,我听这儿住
的人说,你俩晚上……哎呀呀呀呀呀——疼、疼!疼疼疼……肉皮,别掀开啊!”

  骆雨湖用针尖分开切口,仔细观察里面一番,道:“还好,里头挺干净。这
个算是处理好了。你还有别的伤么?”

  “没没没没没,再不敢有了。”任笑笑哆哆嗦嗦抽回腿,“不敢有了。”

  骆雨湖把她腿拽回来夹住,“还没擦洗,没包扎呢。再等等。”

  “甭、甭洗啦,洗那么干净干啥啊……不干不净,吃了没……啊啊啊啊——!”
五根脚趾都张开了花,任笑笑后脑勺邦的一声撞在床头,眼冒金星。

  等用干净的布缠紧裹好,她摸着小腿,一头汗津津两眼泪汪汪,疑惑道:
“雨儿,我……我寻常自己弄个小伤小痛啥的,没这么疼过啊,你……你家男人
的剑那么锋利,切着我的时候我都没啥感觉,咋让你一弄,我疼得浑身出汗,衣
裳都湿透了。”

  骆雨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微笑道:“主君的剑很快,切口锐利,里面若是
有了脏东西,一不小心会连腿都烂掉。”

  任笑笑眨巴两下眼,“啊。所以呢?”

  “所以我往烧酒里加了些盐,如此搓洗,脏污定能去除干净。至于稍微痛些,
笑笑姐是老江湖,五门家的手艺无所不精,岂会跟我一般娇气呢。”

  她单脚立地,陪着笑脸道:“好妹子,别跟我一个混不吝置气啊。我这人嘴
上就没个把门儿的,整天瞎说八道,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张嘴啊,那就是腚
眼儿漏气,整天放屁,真不是有意针对你。你宽宏大量,甭跟我小鼻子小眼的小
人儿一般见识,成么?”

  骆雨湖瞥一眼旁边桌上放着的《女论语》,对先前家贼的调侃还是有些心绪
难平,至于后头那些夹枪带棒的讽刺,她反而不怎么放在心上。

  跟叶飘零出来之前,她的确是个在家待嫁的娇小姐,细皮嫩肉一看就不像江
湖人。

  可像江湖人又有什么好处?

  这叫任笑笑的女人倒是像,手脚都有茧子,说话没轻没重,跟外面闲汉搭话,
都好意思问些闺闱秘事。

  那些不知羞的事,怎么能给外人乱嚼舌根。

  不过骆雨湖心中虽有不满,但看在叶飘零没有否认那句“家贼”份上,不愿
真闹得太僵,清理收拾完,将垫血布一卷收好,微笑道:“你今后别随便动我东
西,我也没什么好跟你为难的。主君喜欢你,我便拿你当姐姐看待,主君不喜欢
你,我和你非亲非故,想来,也没什么好谈。”

  说罢,她揣好那本书,将东西往木盆里一丢,端起往外走去,“你身上那么
多伤,早些歇下吧。”

  任笑笑眼珠一转,道:“我晚上睡觉轻,你俩要是准备闹啥动静,是不是给
我找个棉花套子,我扯点塞住耳朵比较好?”

  骆雨湖扭头看她,淡定道:“你可以等我不叫了再睡。放心,不会太久的。”

  任笑笑顿时来了兴致,脸蛋都比刚才红了几分,“不会太久是多久啊?叶飘
零是挺快的么?跟他的剑一样快?唰唰进去两下,就完事儿啦?”

  骆雨湖的手指顿时在木盆边上捏紧,挤出个笑,道:“也就一两个时辰吧。”

  任笑笑的猫儿眼瞪得溜圆,“啥?我说妹子,牛不是这么吹的啊。本姑娘虽
说肉身还是个雏儿,可天南海北积累的见识那绝对是身经百战的等级。”

  她压低声音,道:“跟你说个悄悄话儿,你可别让我哥知道。”

  骆雨湖眉头微皱,不想跟她牵扯太多,又不好直接走开。

  任笑笑却自顾自说了下去,贼兮兮道:“我二哥跟我嫂子办那事儿的时候,
我还偷偷看过呢。我哥一身横练功夫,那肉跟铁打的一样,给我嫂子弄得那一通
乱叫啊,最后也就半个时辰多点儿。我知道你把你男人当天一样供着,咱翻一番,
算他比我哥强双倍,也就一个时辰嘛。”

  骆雨湖摇摇头,“强不出双倍,但和你哥哥不一样。和你知道的其他男人,
应当也都不一样。”

  她知道,叶飘零每次交欢,宣泄的并不只是情欲。

  一次出精的欢喜,远远不够。

  但这种事,她不会对任笑笑讲明。

  之前她费尽心思展现情意,说动主君不再顾忌,放开手脚尽情“用”她,那
一身激情余痕,此刻还没恢复过来。

  而她看得出,叶飘零今日的连番苦战,造成的影响若不及时清除,留在身上、
血肉中、骨子里,八成会叫她那些微小助力前功尽弃。

  因此,若这咋咋呼呼的女人明刀明枪要来缠着她的主君,她不介意诱她今晚
就先捐出身子,雪中送炭。

  她抬手阻止任笑笑好奇追问,故作不耐,道:“主君什么情形,我比你清楚。
你信不信,与我无关。你愿当他的家贼,早晚便有机会知道。你不必浪费心思讨
好我,我要去擦洗一下,侍奉主君,你请自便。”

  任笑笑面色绯红,斜眼瞄她,扶着墙追到门口,小声问:“你今晚……还真
要和他日屄啊?我瞧你……看着也乏得很嘛。”

  骆雨湖微笑道:“主君为了你们大开杀戒,需得放松一下。这不仅是我分内
之事,我也十分欢喜,心甘情愿。为了主君不太操劳,我要节约体力,就不在此
与你絮叨了。失陪。”

  任笑笑没再追出去,留在屋内转了两圈,活动活动大腿,确认疼劲儿过去,
能跑能跳能施展轻功,眼珠一转,禁不住盘算起来。

  她越想,心里越是纳闷。怎么这雨儿不仅一点儿不妒忌,还一副想要算计她,
让她今晚忍不住去偷看,送羊入虎口的样子呢?

  莫非……叶飘零真是个活牲口,拿剑杀人的时候刷刷刷洒一地下水,拿屌肏
人的时候啪啪啪干一片尿水?

  任笑笑本就是给淫贼都能下迷药想要试试看的性子,如今眼馋叶飘零的“姿
色”,又被骆雨湖勾起了心里的好奇,当真是心痒难耐。

  下五门的女子谈起房事本就百无禁忌,日常叫骂中更是屄不离口,屌不离舌,
任笑笑就是从她们骂人的话里猜测,也知道男人那根鸡巴绝不能细短快软,就是
要粗长慢硬,金枪不倒,才可引以为豪。

  叶飘零生得好看,身段壮实紧凑,那肌肉铁皮涂色似的,让她光想摸摸舔舔,
要真还是个金枪不倒的驴宝贝,那她岂能错过?

  这一番尝足了滋味,回头见了那帮骚娘们,吹牛都有底气。

  她思来想去,摸摸身上伤口,应当不碍事,一咬牙,吹了蜡烛悄悄溜去门边。

  可刚打开一条缝,就发现,骆雨湖都还没走出多远,就站在篱笆门边,看着
外头另一个面沉如水的标致女郎。

  任笑笑记得,外面那个跟捉奸夫人一样表情的娘们是百花阁的林梦昙,明日
要跟他们一起上路——这个“他们”本没有她,可她都成了家贼,自然要跟着家
里的主子跑,二哥什么的,不要也罢。二哥有了嫂子后,不也老对她横挑鼻子竖
挑眼么?

  她竖起耳朵听,外头两人却好一会儿没说话。

  等到任笑笑都有点着急,骆雨湖才开口道:“林姑娘,深夜到访,是有要紧
事么?”

  林梦昙调整气息,顺便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柔声道:“药师妹……死了。”

  骆雨湖心里一惊,面上却无甚变化,只道:“我听主君说了,分舵出了内贼,
消息提前走漏,对方,可能会趁机杀人灭口。”

  林梦昙凄然道:“真是如此么?药师妹……是被、被十几个又脏又臭的流民
乞丐,活活奸死的。如意楼抓来几个,那些人都一口咬定,把药师妹送去的人,
说那是你们如意楼惩恶除奸,专门送来的,可以随便他们泄愤出气,只是决不能
留活口。”

  她面上滚下一串泪珠,也不知是惊是怕,颤声道:“那……那几个人招供得
事无巨细,我听到方才……恨不得将他们都毒死!”

  骆雨湖平静道:“林姑娘,信谁不信谁,是你的选择。我的事情你应当清楚,
若那天没有我绞尽脑汁拼命逃出来,机缘巧合被主君救下,带在身边,那么,卧
虎山庄的惨案,恐怕也成了如意楼伸张正义的行为。孟总管说,那边被主君杀掉
的人,有一个揣着朵银芙蓉,做工精细,几乎可以以假乱真。那是如意楼的印记,
只要在凶案那边留下,主君他们就算有千万张嘴,也说不清楚。对么?”

  她不等林梦昙开口,又道:“我知道,生了疑心病的人,怎么都找得到法子
怀疑。你也许想说,若一切都是如意楼的安排,连我最后被救也是,又该当如何?”

  “那么,便还是我最初那句话。林姑娘,信谁不信谁,是你的选择。我信主
君,这是我的选择。”

  林梦昙捂着臀尖,先前走来太急,那边又渗出些血来。她面上神情越发复杂,
心绪一片混乱,一时无话。

  骆雨湖又道:“药红薇乃是你要回师门报告的敌人帮凶,她如今被杀人灭口,
你怎不想想,要是如意楼所做,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将你杀了,不是更轻松?
让药红薇回到百花阁,罪名往你头上一推,还动她作甚?林姑娘,我说句不中听
的话,你即便武功比我好些,用药比我强得多,可以你所思所行,实在不该出来
行走江湖。这次回去,就早早找个合适的婆家,相夫教子吧。”

  林梦昙目中含泪,踉跄退后半步,委屈道:“可什么是合适的婆家,我哪里
知道?女人一交,便是此后大半生,我……”

  她明显不甘不愿,却连句狠话都不敢说,转而道:“你倒是轻松,不必……
有那么多考量,只要跟着叶飘零,他说东就东,他说西就西。我比你貌美又如何,
他还不是连正眼……都不肯多看几次。你瞧他今日招来的那个小婆娘,疯疯癫癫,
满身血还跑来跑去找人闲聊,开口都是些粗俗不堪的话。这样的女人,他反倒…
…不说什么。”

  骆雨湖在心中叹了口气。她早说先把任笑笑收拾妥当,再去吃饭,谁知道那
女人性子古怪根本不听人说话,非要先逛一圈填饱肚子。方才收拾伤口她故意加
盐,也有这股气在。

  但再有气,内外还是要分得妥帖,主君回房前的安排,足以说明哪边才是自
己人。她岂会拿捏不定,当即便道:“笑笑姐是主君新收的帮手,家养的贼,她
办事机灵,脑子活络,还有一套妙手空空的好本事。主君既然准她跟着,必有道
理。明日上路,要去的是你们出了岔子的百花阁,帮手理当越多越好,你那些不
合宜的想法,还是莫要让她知道得好。”

  “什么叫家养的贼啊,听着跟要给我搭个窝,叫我卧里面下蛋似的。”任笑
笑哪里忍得住,一推门迈了出来,走到篱笆边上,故意分个亲疏远近似的站在骆
雨湖身边,笑眯眯道,“雨儿妹妹不必替我出头,我这人啊,最不在乎就是旁人
的闲言碎语。我是什么货色,自个儿最清楚不过。但我有个好处,是林姑娘这样
矜持自重的人,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林梦昙皱眉盯着她,上上下下仔细瞧,仿佛在拼命找出什么可取之处,来让
自己输得服气。

  任笑笑拉开领子,小手往里扇风,炫耀般露出那没了束缚后深可埋人的白腻
乳沟,道:“我是下五门里头混大的,不懂啥礼仪廉耻,三从四德。我就知道,
看上的男人不下手,肯定要被别的小骚蹄子抢了先,我相中了叶飘零,嘿,那就
死缠着他,好女怕缠郎,反过来不也一样。我半夜摸到他屋里亮大腿,往他手里
塞奶子,他只要长着鸡巴,本姑娘就非给他笑纳了不可。”

  林梦昙被噎得面皮通红,张口结舌。她自小在百花阁长大,长辈慈祥温柔,
同门通情达理,即便规矩所致需得学不少讨好男人的活计,也没什么婚后才准用
上的床笫之事。真叫她去死缠烂打,就算她拉得下脸,也不知从何做起。

  若让她按任笑笑说的去屋里亮腿送胸,明知男人不动心还硬上,那还不如叫
她一头撞死在树上。

  “她的伤,还没处理好么?”

  叶飘零从屋中出来,手里端着碗酒,瞥一眼篱笆门前,淡定问道。

  不需要称呼,骆雨湖也知道问的是谁,立刻转身道:“处理好了,我在这儿
跟她们说了几句话,耽搁了。”

  “我看你不想说,进来吧,陪我喝酒。”他举碗遥遥一敬,面上笑容温柔,
恍如春风拂过。

  骆雨湖看着他,心里的某处和身体的某处,好似一起融化。

  莫说是两个有所图谋的女人,此刻就是玉皇大帝下凡要找她商量去天庭当官,
她也懒得再多留一霎。

  “嗯,我这就来。”她飞快将一盆东西送去柴房,走得足不点地。

  叶飘零已有几分酒意,斜靠门框,衣襟半敞,裸着精壮诱人的宽阔胸膛,对
剩下两人道:“你们若还有话说,另寻个地方吧。这里过会儿的声音,我怕你们
听不惯。”

  说罢,他转身进门,毫不掩饰意图。

  任笑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腿上的粗布裤子,先前因痛而湿了裆的那条已叫她
换了,此刻,那馋男人的倒霉地方,竟又有些黏糊。

  骚货,发什么倒灶春,人都没说请你喝酒。她暗骂自己一句,看骆雨湖一溜
小跑进了屋,心里禁不住盘算起来,该怎么混进去,才不会脱光之后被拎着后脖
子丢出来。

  她找男人不怕丢脸,但丢了脸都搞不定,可就面上无光得很。

  不行,就扔个进去帮忙试探的?

  林梦昙哼了一声,讥诮道:“你相中的男人,正跟别的女人喝酒呢。我在千
金楼院子听过他们的房角,等让雨儿喊起来,起码一两个时辰不消停。你什么时
候去亮你的大腿啊?”

  任笑笑抱着手肘,足尖轻轻拍地,道:“我个头小,除了奶子比雨儿妹妹大
那么几两,别的都不如她,我这会儿进去,那不是自找没趣么。叶飘零狠起来能
吓得我尿裤子,我可不敢随随便便就去勾搭,起码要等他出出火,心情正好,再
上。”

  “男人出了火,就对女人没兴趣了。你进去做什么?帮他俩收拾床么?”

  “你懂个屁。一两个时辰不消停的男人,绝对是要出好几次的。你当他胯下
生的是根棒槌啊?掐准时候进,免得他正肏得爽被人打扰,回头唰唰几剑,给我
切成能装盘的小块儿了。”

  一想到那一剑,任笑笑就面热心跳,屄里发骚,恨不得叫他把自己捆上按住,
狠狠打几下屁股。

  她都有点搞不清,自己打定主意缠上他不放手,到底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还
是被那一剑夺去了魂。

  林梦昙见激不动她,不知如何继续话题,又不舍得走,不知不觉扶住篱笆,
和她一起看向窗中摇曳的灯烛微光。

  两个负伤的女人,就这么拖出长长的影子,沉默旁观,仿佛都在等待,那不
会有意外的声音。

  约莫一刻过去,屋里传出了一声细细的呻吟。

  那当然是骆雨湖的呻吟。

  娇媚,愉悦,满足,比喝了最好的酒还要心醉。

  林梦昙咬了咬牙,心头气苦,禁不住讽刺道:“你能掐准时候,想来……也
是风尘老手了吧。”

  “没,叶飘零是本姑娘相中到这个地步的头一个男人。我的落红,非要洒在
他鸡巴上不可。”

  她气得笑出了声,“闹了半天,咱们这是俩黄花闺女,在听人叫床?”

  任笑笑靠在篱笆上,一侧脸,“怎么啦?我不光听,一会儿还要看呢。我倒
要看看那姓骆的小娘们是不是在吹牛,一两个时辰,用屌和用指头差别大了。千
金楼的老嫖客变着花样都玩不了那么久,清明节烧树叶儿,搁这儿骗鬼呐?”

  “那……那你看吧。我走了。”林梦昙捂着伤臀,黯然转头。

  任笑笑眯了眯眼,摆摆手,讥笑道:“走吧走吧,省得我进屋时候你碍事。
我要得手,叫得准比那小骚蹄子大声,你这样脸皮薄的娘们啊,受不了。我看,
你将来最好嫁一个私塾先生,他给你扒衣服前能背段儿道德经,你叉开腿叫他肏
时候记得念叨叮嘱他保重身体。他捅你三下完事儿,你就当被绣花针戳了,回头
再给他纳两房小妾,那叫一个贤惠。”

  林梦昙捏紧拳头,豁然转回,骂,骂不过,走,不甘心,脸上青红交替,话
也不会说了。

  “不舍得走啊,那给你个好东西,熏熏脖子,回头男人闻见,一准儿春心萌
动。”任笑笑一瞥她,递过去个绣工差劲的破香囊,暗自得意,想,骆雨湖啊骆
雨湖,你那点儿小心思,还能瞒得过本姑娘?想勾我进去给你推屁股,从此认了
矮你一头?

  想得美!

  看我撺掇个替死鬼,给你好好添点乱。

  她看林梦昙颇为谨慎将香囊味道先嗅了嗅,捏着掌心先前用剩的迷药,得意
一笑,像极了夜里准备偷腥的猫……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