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江湖】 第19章 戏辱仙子

第一文学城 2023-05-25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gejianyunice
作者:古鱼 首发:第一会所 日期:2020/7/3 字数:10028 喜欢本人作品的兄弟,还请多点红心,多多回复!这本书会一直更新!

作者:古鱼
首发:第一会所
日期:2020/7/3
字数:10028

喜欢本人作品的兄弟,还请多点红心,多多回复!这本书会一直更新!
---------------------------------------------------

  一路上,张昭远各种耍怪逗梅绛雪开心,不久之后,也「梅姨」叫上了。路
过一家首饰店,张昭远便领着她进去,挑了一对最贵的手镯,轻佻地握住她的玉
手,便要帮她戴上。

  正在此时,一位身背长枪,手中握剑的沧桑男子走了进来,哼了一声,一把
扯开张昭远,他手劲极大,将张昭远摔成滚葫芦状。

  「哎呦~~」,张昭远像个圆冬瓜般,连滚几圈,等回过神来,便怒瞪小眼向
这位男子看去。

  来人双鬓斑白,一脸沧桑模样,但长相却极为英俊,他身材瘦削,眼神凌厉,
仿佛一把出鞘长剑。

  张昭远怒视着他,大声骂道:「哪来的恶徒,竟敢对你家张爷出手,找死是
吧?」

  男子不理他的叫嚣,凝起双目痴痴地朝梅绛雪看去,仿佛这里间除了这位仙
子佳人,其他东西都不存在一样。

  「绛雪,终于又见面了,我一直......」

  他话还未说完,我就走到梅绛雪面前,一把搂住将她搂进怀里。开什么玩笑,
梅姨可是我的女人,怎可让别人窥视?

  在我将她紧紧搂住时,梅绛雪俏脸一白,面上顿现尴尬之情,同时娇躯也开
始轻微挣扎起来。我不禁大怒,刚才她和张昭远腻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我
就已经很不爽了。而这次她见到这位男子后,竟变得失魂落魄,妄图睁开我的怀
抱,这如何能忍?

  我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眼前这位沧桑男子,寒声道:「阁下是何人,
为何无故对我兄弟出手?」

  男子见我搂住梅姨,仿佛觉得最珍视之物正被人亵渎,顿时气得怒目切齿。
而我感到梅姨在我怀中挣扎,便故意加大力气,将她半个身子拉靠到我的怀里,
同时手上也不老实,竟隔着衣服把住了那圆润饱满的乳房。

  店铺里的人顿时生出古怪的感觉,一个少年竟然将一位中年美妇搂在怀里调
戏,而美妇的男人正在旁边发怒,于是都觉得我是一个恶少,正在调戏良家妇女。

  男子对我怒目相视,口中冷冷地说道:「我只说一次,放开她。」说罢,就
要拔出长剑。

  店铺掌柜见男人要动手,连忙上来阻止道:「二位慢来,有什么恩怨还请店
外解决。」

  我的手开始加大力道,手指深深陷入那圆润饱满的乳房中,梅姨痛得娇吟一
声,凝起媚眼幽怨地看着我。我凑到她晶莹的耳朵旁边,淫声道:「梅姨,本少
主不许你心里有别人,你整个身心都是我的,明白吗?」

  我当着许多人的面,玩弄她的乳房,早就让她羞不可耐,她红着脸对男子冷
冷地说道:「岳子木,你走吧,我们缘分已尽!」说完之后,她心痛如绞,连眼
眶多湿润起来。

  我明白她对岳子木还有很深的感情,时刻想着破镜重圆,但我哪会让她如愿?
既然已认我为少主,还补全了采补功法「阴阳采战功」,自然已算我「阴阳宗」
的门人。现在我必须做这个恶人,拆散这对情侣,如让他们破镜重圆,双宿双飞,
那宗门规矩何在,以后我还如何约束门人?

  想到此处,我狠下来心来,大声斥道:「贱婢不知死活,竟敢对一个野男人
眉来眼去的,你把本少主至于何地?」说罢,我运起「先天一气纯阳功」,瞬间
便钻进她的经脉。

  梅姨大惊失色,感觉自己的纯阴真气要被这纯阳功力给化掉了,她看向我,
直感觉我是她的主宰一般,形象越来越高大,直到占据了整个心灵。

  这先天一气纯阳功乃「阴阳圣功」的一部分,还有就是「玄阴嫁衣」,非得
女子才能修炼,梅绛雪修炼的「阴阳采战功」,沈如壁修炼的「碧水决」,和我
娘修炼的「千阳化阴决」都是以「玄阴嫁衣」为底子创造出的采补淫功。其中以
我娘的「千阳化阴决」最为高明也最为淫邪,非得化入千名不同男子的阳精,才
可修炼大成,梅绛雪的「阴阳采战功」也非常不凡,修炼后能成为春帐悍将,在
床上极为耐战,而沈如壁的「碧水决」则要差了许多。这门功法估计是龙虎山的
前辈为了配合修炼「先天一气纯阳功」而创造的,多少也有点「玄阴嫁衣」的底
子,比原版的阴阳宗功法可要差远了,甚至连古蜂传给我的一气功,也少了许多
秘法,比如方才我用一气功控制梅绛雪,这一点古蜂就做不到。

  「阴阳圣功」以阳气为主,阴气为辅,男子修炼「一气功」,女主修炼「玄
阴嫁衣」敷衍出来的功法,在男女双修时,男方主动吸入女子的纯阴真气,周天
循环后再返送回去,如此双方都能得到好处,当然男方获益更大。

  如今梅姨已经把「阴阳采战功」练得入门,我更没有理由放过她了,修炼此
功后女子性欲大增,凭岳子木这副小身板根本满足不了她,不如让我代劳,好好
慰藉她。

  梅姨一边看着我,一边又瞟向岳子木,一对美目尽是哀伤之情。

  我见她还对老情人恋恋不舍,一股强烈的戾气瞬间狂涌上心头,脱口怒骂道:
「贱人!」猛地一下把她转过来,抬手就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梅姨痛苦的尖叫一声,浑身巨震,没想到一向温和的我竟突然如此粗暴,经
脉中的纯阳真气把她烫得浑身激灵,转眼间又见我目中寒光暴涨,凌厉闪烁,充
满着主宰她生死的霸气,不由心中一突,颤声道:「奴婢知罪!少主......你莫
要生气......」

  我几乎被这股暴戾之气控制住心神,不由汗流满脸,大力喘息,慢慢压下狂
怒,稳住心神,心中后怕不已,暗道:「这一气功不愧为魔道功法,差点走火入
魔。」

  岳子木见我如此对待自己心上人,不由得狂怒,拔出长剑就向我刺来。我在
梦中练得了「阴阳交互感应大法」,五感敏锐无比,在拔剑之时就感应到了,于
是便放开怀中仙子,长衣一振,便向店铺外面飞去。

  岳子木一声怒吼,人剑合一向我当头劈去,我夷然不惧,待他长剑劈到头顶
才一掌击在剑刃上,炎阳掌果然不畏刀剑。只听「叮」的一声,我们两人身形俱
是一震,而我则凌空飘退,竟好似被岳子木一招劈飞。旁侧观战的众人不由大声
喝彩,为岳子木加油,刚才我一副恶少的形象以深入人心,大家都希望岳子木能
好好地教训我一顿。

  我不理他们喝彩,身形一矮,「呼」的一腿向岳子木扫去,一手握爪擒剑,
一手黑虎掏心。张昭远大叫了声好,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们两人,挥拳舞腿,上蹿
下跳,就好似亲身应敌。岳子木不慌不忙地迈出圆步,身形一转已避开我上下三
招齐攻,旋腕绕了个剑花划向我的手臂。我的武功乃阴阳宗失传绝学,颇为奇特,
此时左肩一缩,悬肘就势抓向单剑,右肘击向对方前胸。岳子木错步拖剑,由下
往上划向我的胸腹。我抬腿踢剑,双手抓向岳子木胸前。岳子木变招极是迅速,
刷刷两剑劈向我双肘关节,我只好回招挡开。

  我们两人势均力敌,岳子木胜在境界高深,已是二品圆满,而我只将将够到
三品境界,差距还是极大的,但我习得「阴阳交互感应大法」五感敏锐,炎阳掌
法更不惧刀剑,因此与他斗得有来有回。

  岳子木以为我是一名豪门恶少,仗着家族势力为所欲为,却不想我年纪轻轻,
竟有如此身手。这几年,他到处痴缠着梅绛雪,但仙子怕他引得淫道之人注意,
便故意躲着他,却不想让他误会成梅绛雪受制于人,所以才避而不见。今日他见
到梅绛雪和我们走在一起,而且张昭远这厮还举止轻薄,便认为我们是胁迫仙子
的元凶。刚才我搂住仙子揩油,并且扇她耳光,也不见她反抗,甚至还自称奴婢,
不由更加坚定了猜测。只是奇怪一个年轻恶少,却有何手段能胁迫一位中年妇人,
令她有如奴仆一般?

  岳子木凝起眼神,仔细打量着我,见眼前少年英俊不凡,嘴角挂着一丝邪笑,
心头不禁泛起一股憎恶的感觉。他把长剑挂到身侧,从背后缓缓地解开了乌金长
枪,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不仅是名剑客,还是一位用枪高手,家传「岳家枪法」
的造诣更在天山剑法之上。

  岳子木大吼一声,一枪就向我刺来,凛冽的寒光让人分辨不清这一枪到底是
从哪里刺来的,端的是诡异至极。

  但就在此时,我却屈指一弹,只听「铮」的一声,岳子木的枪尖竟被直接弹
飞上去。

  身形再度变化,他双手握枪,凌空飞起,全身力量都集中到枪尖上,在我眼
中那泛着寒光的枪尖越来越大,我竟来不及躲闪,只得再次一指探出,弹在枪尖
上,这次我连退几步,气息竟有些不稳。甩了甩手指,不仅发麻,更感觉到疼痛,
抬眼看去只见右手食指已经乌青发黑。

  岳子木再次怒吼一声,使出了岳家枪法最强一式,只见那寒光的枪头,就像
是射出去的利箭,扎、捅、戳、点、切、划出五道寒光,竟是一式五枪,且各得
技巧,贯穿着每一道枪。

  我大惊失色,想不到他的枪法竟如此奇妙,在旁侧观战的梅绛雪也惊呼一声,
想不到岳子木这么快就使出了杀招,当年和凶岭七恶大战时,岳子木就以此招连
伤数敌,她怕我有失,便揉身而上。

  我试问挡不住此招,便使了一招懒驴打滚,在地上连滚几圈后,异常狼狈地
滚到梅姨脚下,正好那枪尖也刺了过来。

  众人见我连滚带爬,狼狈异常,都纷纷叫好起来,气得张昭远在一旁与他们
对骂起来。

  梅姨终于把剑拔了出来,竟是把精光闪烁的宝剑,一边说道:「子木,不可
伤了少主!」说罢「嗤嗤...」便连攻五剑,这五剑出招极快,剑势甚是凌厉,
正好迎住岳子木的五枪,瞬间便「当当...」连响五声。

  岳子木向后退了两步,收枪望着她,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哪想得到
梅姨竟会维护我。

  「绛雪,这恶徒那般对你,你竟还护着他?难道你忘了我们多年的感情....
..」

  梅姨收剑护到我身边,眼神哀伤道:「子木,回不去了,自我失身后,就以
非从前的我......现在...现在我是少主的女人......」

  岳子木指着我,怒道:「你说是这个恶徒,他有什么好,我们一起杀了他,
然后远走高飞,一起隐退江湖。」

  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脸得意地看着他,心中暗笑:「她会答应才
怪?如果和你睡在一起,估计不到一个月,你就会精尽人亡,也唯有小爷才能和
她双宿双飞。而且她的「阴阳采战功」已经补全,还练到小成,自身纯阴真气甚
足,如果不与人交欢,迟早会做火入魔而死,所以这个痴情男注定永远和梅姨有
缘无分。」想到这里,我竟忍不住想要大笑起来......

  张昭远见梅绛雪已经出手,知道不会有危险,便跳将出来,指着岳子木,骂
道:「老乌龟王八蛋,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哪点比得上俺云哥?瞧你一副怂样,
悲悲切切地像个老娘们。俺云哥不但年少多金,英俊潇洒,而且......」

  他故意卖了关子,嬉笑着,朝梅姨看了两眼,才贱声道:「而且还器大活好,
哪个怀春女子不对俺云哥青睐有加?」

  岳子木气得满脸发青,举起长枪对着张昭远,便要刺过来。张昭远吓了一跳,
叫了一声「妈呀」,便急忙躲到仙子身后,一双肥手还乘机抱住她的细腰,鼻子
也凑到亮丽的秀发上,用力吸着上面传来的清香味。

  为了激怒岳子木,我并不介意张昭远乘机揩油,反而走上前去,一把搂住梅
姨。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们两个少男紧贴着仙子般的绝色美妇,手上动作不断,
我不时地摸她的玉乳,张昭远更是抓住她的翘臀,手指往股沟里伸去。

  梅姨羞得脸颊通红,不禁恼怒地白了我一眼,同时想要挣开张昭远那可恶的
肥手。

  我冷冷地看着他,低声道:「贱人,给老子安分点,不许动,明白吗?」这
几日的变故,令我脾气越来越大,这次看到梅姨对老情人竟然恋恋不舍,让我更
是怒不可遏。做为我的女人除了个别几个,不管她有多少男人,哪怕当着我的面
与别的男人交合,我都可以忍受,但我也是有底线的,就是不能对别的男人产生
感情。这次我必须给她一个教训,让她斩断情丝,从此一心一意地待我。

  看热闹的人群,见两个恶少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一位中年美妇上下其
手,抓臀摸奶,而美妇却安静地站着,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不禁纷纷骂了起来。
虽然有一些人骂我和张昭远,但大多数人的骂声却朝着梅姨而去。

  「淫妇,当着自家相公的面,与人苟且,不知廉耻!」

  「不要脸的骚货,这两少年当你儿子还嫌小,竟然有脸和他们搞在一起!」

  ......

  「呸!我看她就一臭婊子,无非看着这两个少年有钱,就勾搭人家,竟连自
己相公多不认了,这种贱货就应该抓去浸猪笼。

  听到众人骂声后,我嘻嘻一笑,有力抓了两把玉乳,凑到她耳边,淫笑道:
「嘿嘿...梅姨咱们玩个刺激的!」说罢,放开握住她玉乳的手,抱拳道:「诸
位婶婶伯伯,大哥大姐,这位女子嫌她相公太过穷迫,于是便求我们二人包养她,
在付出不菲金钱后,她才答应与我等交往。现在她相公既然寻过来了,我等也不
便痴缠,只需将后续的包养费用还给我等便罢了。」

  听到此言后,张昭远佩服地竖起拇指。梅姨则惊慌失措,她有些恼怒地看着
我,随即眼神哀伤地望向岳子木,痛苦地摇了摇头。

  岳子木痛苦地望着梅姨,心道:「难怪她要避开我,原来竟是被别人包养了!」
他为人较为迂腐,不知变通,想到一个较弱女子独自行走江湖,没钱没势的,找
一个有钱的靠山也不奇怪,竟没想到我是在耍他玩。

  他叹息一声,脸色似又苍老了几分,随即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

  梅姨望着他那落魄的背影,不禁喊道:「子木...子木...不是这样的......」
不觉泪水洒落,娇躯竟微微颤抖起来。

  我强行拉住她的手,不待她挣扎,就往马车走去。

  ......

  来到春香阁,张昭远招呼老鸨一声,不久便见沈如壁便微微扭着腰肢迎了上
来,一见是我到了,便连忙靠了上来。

  她放浪的舒展了一下腰肢,双手前伸,勾住了我的脖子,让自己的那对饱满
挤到我的胸口上。

  「爷,好久不见,相死奴家了。」说罢,嘟起丰润红唇朝我脸上吻了一下。

  我见她衣裳不整,不禁皱起眉头,说道:「我来帮你把衣衫整理好。」

  沈如壁一听,在我的怀里扭着,用那双硕大的乳房摩擦我的胸口,说道:
「不嘛,人家就要被你抱着。」

  这时一个中年员外,挺着大肚子,边穿衣服,边从里间走了出来,他看到沈
如壁靠在我怀里,不由怒道:「臭婊子,有你这样待客的吗?弄得老子不上不下
的,就跑出去会情郎,真是操蛋!」

  老鸨连忙迎上去,抬起涂着厚厚脂粉的脸,嬉笑道:「吴员外莫生气,今日
少东家过来,特意让如壁作陪,还请原谅则个!」

  吴员外一听,抬起浑浊色眼瞪着我,冷笑道:「你就是少东家,难道这就是
你们待客之道?」

  我顿时无语,真没想到这青天白日之下,竟然有客人点沈如壁,不是说晚上
妓院才开张吗?显然这次是我做得不对,搞得这胖员外不上不下的。

  老鸨走过来,低声说道:「两位小东家,这吴员外可是我们春香阁的贵客,
自如壁母女来后,吴员外天天都来光临,还介绍了不少客人,万万不可得罪啊!」

  我点点头,心想:「以后成立阴阳宗后,自然少不了花销,张府的财政大权
以被娘掌握,可以说这生意就是我的,当然要好好经营一番。」于是推开沈如壁,
抱拳道:「吴员外得罪了,小子不知如壁被您点了,还请赎罪!」说罢,对沈如
壁使了眼色,道:「如壁,还不快去伺候吴员外!」

  沈如壁幽怨地看了一眼,扭着腰肢走到吴员外身边。这胖员外急不可耐地一
把搂住她,淫笑道:「老婊子,看你往哪去,还不快跟爷回去乐呵!」

  说完,使劲扇打她的屁股蛋儿,将她浑圆的肥臀打得乱颤,方才她急忙跑出
来,只披了一件半透明的轻纱,身上妙处毕落,这一番扇打,将她肥臀上打得全
是手指印。

  「爷...奴家...快受不了了...奴家的这两个...骚屁股蛋儿...快被你打肿
了...啊!...爷!...奴家...骚屁股好疼啊!...啊!......求求你别打了,奴
家知错啦!」

  沈如壁故意扭着身子浪叫着,我知道她这是做给我看的,不禁暗骂一声,
「欠肏的骚货!」

  听到美人浪叫求饶,胖员外更加兴奋,竟当着大家的面,一下子就扯开了轻
纱,让一只硕大雪白的豪乳露了出来,那乳头黑得发亮,显然不知多少男人玩过,
才变得如此模样。胖员外捏了黑色乳头,淫声道:「老婊子,来日等你那小婊子
回来,一起伺候爷,可好?」

  沈如壁媚笑一声,挺起酥胸,让他更方便玩弄,同时嗲声道:「奴家和女儿
都是爷的玩物,随便爷怎么玩!」

  她知道我喜欢风骚女子,于是故意淫骚给我看,想得到我的宠爱。沈如壁平
常也不太在嫖客面前表现得太过骚浪,只是今日见我背后的绝色仙子,想要争宠
罢了。

  梅绛雪微微皱起眉头,眼前这美妇模样温柔端庄,想不到竟如此骚浪,就连
她们花仙也自愧不如。

  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接她们母女回去,自然不想耽搁功夫,见她还不忘勾引
我,便笑骂道:「你这老骚货还赶紧领着吴员外回去,好好伺候着,如果员外不
满意,我定不饶了你。」

  吴员外满脸肥肉笑作一团,竖起拇指赞道:「小兄弟够意思,来日老夫必多
带几位好友来捧场,他们见到如壁母女也定会满意的。」

  我眉头一皱,暗道:「原来他是冲着如壁母女来的,如果我带走她们,这生
意必然一落千丈,这如何是好?」

  等沈如壁带走吴员外,我问老鸨,道:「今日怎未见如诗?」

  老鸨躬身道:「回禀小爷,如诗去清风楼参加花魁大赛,估计还要过几天才
回来。」

  我微微一叹,看来今日带不走这对母女花了,只有再等几日,但可以先将沈
如壁带走,于是便向老鸨说明了意思。

  老鸨一听,不由得苦笑起来,她叹道:「小爷,这万万不可,如今我们春香
阁就靠这对母女花撑着呢!如果您带走她们,这客人可要全走光了。」

  张昭远也反对道:「不如让如壁母女再撑几日,等寻到合适人选,再换她们
也不迟。」

  我心想:「这也不是办法,如今这春香阁是我的产业,不可任由它败落,但
一直让这对母女花从事此业,对她们来说也不公平,但哪有合适人选来代替她们?」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梅姨正寒着脸站在一旁,心中不由得一怒,「她这是不爽
我刚才所为,因此摆脸色给我看。」我冷笑一声,有了一个主意,但此时来做,
显得不现实,需得好好筹划一番。

  我眼中寒光一闪,看得梅姨吓了一跳,我冷哼一声,心道:「听古叔说,梅
姨是个闷骚的女人,平常装得跟仙子似得,只要在床上征服了她,比谁都要骚浪,
她就是放不开脸面,这样可不行,这「阴阳采战功」需得和男人不断交合,才能
进阶,是要好好调教她一番,让她放下廉耻之心。」

  想到这里,我吩咐老鸨安排一个房间,再摆下酒席,不到片刻,老鸨就来禀
告,说是酒席准备好了,要不要找几个姑娘作陪。

  这些庸脂俗粉,我哪会看得上?于是摇头拒绝,张昭远倒是叫上两个花魁来
陪他,走进春香阁,听到里面一阵莺声燕语,夹杂着女子淫叫之声,听上去甚是
淫靡。老鸨带着我们走到最里间的包厢,只见里面装饰得金碧辉煌,但看上去非
常土气,我暗自摇头,心想这设计太俗,看来需得重新装修一番,增加一些我梦
中的装饰,这样估计更能吸引客人。

  酒席摆在包厢中间,旁边则有一张大床,估计同时睡上四五个人,也不显狭
窄。

  我们坐下,梅姨坐在我旁边,张昭远则搂着两个花魁,在一旁逗乐,他们三
人淫语不断。酒过三巡后,两个花魁的肚兜竟被张昭远解下,露出两对雪白的玉
乳,张昭远命令两个花魁用双乳夹着酒杯向他敬酒。

  我也看得意动,便开始向梅姨动手动脚,我要她放开廉耻之心,便在人前故
意暴露她,在喝酒时,手放在桌底下逗弄着她的骚穴,接着又将裘裤撕开了一个
洞,拿起一个小酒杯用内力将酒吸住,往她骚穴塞去。

  梅姨羞红着脸,美目求饶地看着我,微微摇着头。我不管不顾,将小酒杯连
带酒塞进了她的骚穴里,那酒液冰凉异常,刺激得她连连颤抖。她美目泛着水光,
樱唇半张半合,似想要吟叫出声。

  张昭远正舔弄着两个花魁的乳沟,玩得正嗨,自没有注意到我们,这偷情的
感觉,让我兴奋不已,而梅姨似乎感觉上来了。我乘机站到她背后,用双手抚摸
着她的玉臂,肩膀,最后猛地一下扯开她的雪白衣服,就连兜肚的吊带也被我扯
下来,只见她玉藕般的嫩臂,圆润的肩膀全部露了出来,甚至连那堪可一握,饱
满圆润的乳房也露出一半。

  这时,张昭远已经朝我们看过来了,他瞪着绿豆小眼,猛吞口水,梅姨羞得
连忙捂住脸,但心中竟有些为自己的美色而自豪,尽管已经四十好几了,但能让
眼前的年轻男人如此失态,证明自己的魅色未减,进而开始一点点兴奋刺激....
..

  我坐到椅子上,故意装作无事,用手掀开她的白色罗裙,按照梦中得授的淫
技,在她大腿,阴唇上抚摸着,而她骚穴正紧紧地夹住酒杯,刺激得开始痉挛起
来,那淫水混着酒液,如泄洪般流过不停,竟在地上洒下一滩水迹。

  张昭远的筷子突然掉了,他蹲下身去捡......

  我眼睛朝下一憋,便看见他像肥猪一般爬在地上,缓缓地朝梅姨行去。梅姨
警觉到了,她想紧闭双腿,伸手抽出我在她两腿之间作恶的手......但我却毫不
理会,手指更加灵活地爱抚。

  梅姨全身酥麻,双腿在我的爱抚下又缓缓张开,等她想到不对时,那骚穴已
经被张昭远完全看光了,只见她骚穴上纹着一朵雪白的梅花,那穴口就像花蕊一
般,看上去栩栩如生,竟感觉不出淫靡。被一双色眼盯在最私密处,加上我的淫
技太过厉害,她感觉我太会弄了,只觉得浑身发软酥麻,心中欲望大起,竟然好
想男人来肏弄她。她对我暗示眼色,让我快点结束,好把她抱到床上去操弄她的
骚穴。

  我哈哈一笑,走到她背后,双手探到肚兜中,摸向她圆挺的乳房。梅姨惊了
一下,不仅玉乳受到袭击,就连大腿也被人抱住了,张昭远用肥手抚摸她的双腿,
她刚想踢开这厮,被不想张昭远已钻到她胯下,让她双腿无处着力。

  梅姨羞涩地憋了身后的我,发现我好像并未察觉,还变本加厉地用嘴亲吻她
的脖子,脸蛋,双手还微微加力搓揉乳房。

  她羞得连连摇头,但欲望竟开始升腾,她想告诉我,她被我的好兄弟侵犯了,
不但大腿被摸了,就连骚穴也被看光了......但在我又摸又吻之下,实在太舒服
......

  忽然,一条柔软的舌头,轻轻朝她骚穴舔了一下,紧接着一张肥厚的大嘴,
便朝上面覆盖下来,再一阵猛吸,那酒杯竟被大嘴吸了出来,随即那柔软的舌头
便钻进她的骚穴,在里面四周搅动......梅姨失神了,在舌头搅弄之下,她的双
腿在张昭远发力之下,柔顺地向两侧打开。

  两名花魁吃惊地看着这一切,她们哪想得到,这位淡雅如仙的美妇,竟然自
愿让两个少年如此玩弄,竟丝毫不反抗。

  张昭远变本加厉,抬起她的美腿驾到脖子上,一把将她裘裤全部扯破,这样
她的下身两个私密处全部暴露在眼前。张昭远掰开她圆润的臀瓣,那微褐色的菊
花便显露出来,张昭远闻了闻,见一点异味也没有,便伸出柔软的长舌轻轻舔了
一下。

  「啊~~!」梅姨轻轻叫了一下,张昭远这厮太变态了,舔她小穴也就罢了,
竟连肛门也不放过,我害羞地捂住嘴巴,不想叫声引起别人注意。

  两位花魁被冷落在一旁,早就看她不顺眼,她们自诩年轻漂亮,竟然被一个
中年妇人抢得风头,心中自然不痛快,不禁暗骂道:「欠肏的老骚货,装得一本
正经的样子,做得给谁看?还不是被两个做你儿子还嫌小的少年,玩得春心荡漾?」

  我紧紧抓住她的乳房,搓成各种形状,心想:「梅姨这双奶子圆润挺翘,握
上后不大不小,感觉真是美妙。」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慢慢地竟开始粗鲁起来,梅姨痛得连皱眉头,与我动作
相比,张昭远则温柔异常,他用舌头上下扫弄股沟,慢慢地又添向肛门,舌头轻
柔,且灵活至极,那舌尖上下飞舞,打着圈在肛门四周砥舔,最后向微褐色的菊
花进发,连舔十来下,便挤开了菊口,朝里面探去。

  「啊~~!」这次梅姨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叫了出来......这时我也不装了,
那两位花魁更是鄙视地看着她,她见众人都发现了,竟害羞得捂住脸,低声呜咽
起来。

  我装作大怒的样子,一把揪出张昭远,骂道:「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竟
对梅姨做出如此无耻之事。我...我恨不得...一掌劈死你!」

  张昭远竟然被吓住了,他惭愧地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故意抬起手掌,张昭远一个激灵,吓得跪了下来,他抱住我的腿,求饶道:
「二哥,我错了......饶了兄弟这次吧!」

  我撇了梅姨一眼,见她还在哭泣,便冷声道:「求我没用,除非梅姨能原谅
你。」

  张昭远爬在地上,又转向梅姨,连磕了几个响头,痛哭求饶道:「梅姨,我
错了......我该死......我色迷心窍......求求你原谅我吧!否则...否则...二
哥会打死我的。」

  梅姨恼怒着哭道:「呜呜呜......你们两个兄弟......坏死了......就知道
羞辱人家......流云......我要告诉你母亲......你欺负二姨......呜呜呜....
...」

  我装作无辜的样子,讶然道:「梅姨,你可不要胡说,侄儿哪敢欺负您啊!」

  梅姨羞耻道:「那...那你...刚才还摸我...还有在大街上...你打我耳光..
.还说...我被你们包养了...故意气走子木......」

  我嬉笑了一声,柔声道:「我摸你,是因为喜欢你,至于在大街上打你,是
为了点醒你......」

  梅姨哼了一声,道:「小东西,梅姨活了一大把年纪,还要你点醒?」

  我摇摇头,叹息道:「你是身在局中,拎不清自己啊,试想你还有可能与岳
子木复合吗?修炼「阴阳采战功」后,再就也回不去了,如果你和岳子木在一起,
他那小身板经得起你采补?但若不采补,你的纯阴真气得不到中和,必会走火入
魔,所以小侄劝你断了此念,否则害人害己。」

  听了我这番话,她脸色好了点,也不哭了,但任然嘴硬道:「那你也不必气
他啊,子木已经很可怜了......」

  我哼了一声,鄙视道:「你和他的事,我听说过了,可以说是他害了你。当
年他自不量力惹上凶岭七恶,事后又没能力保护你,害你受辱。而在你受到伤害
后,竟然顾及家族面子,让你一人去承受这份羞辱,就算他对你痴情又如何?这
样的男子,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梅姨哼声道:「小东西,你知道什么?当年子木有难言之隐,之后他不是又
来寻我了?辗转流落,找了我好几年,难得天下有这般痴情人!」

  我知道她还对岳子木不死心,再劝她也没用,只能靠在生理上征服她,慢慢
地让她身心俱服。」

  这时跪在地上的张昭远,正向我使着眼色,我哑然失笑,他这二百多斤的体
重跪在地上着实难受,真是难为他了,于是踢了他一脚,笑骂道:「还不滚出去,
别在这丢人现眼。」

  梅姨白了我一眼,嗔道:「你们两兄弟都不是好东西,在我面前唱双簧,当
你梅姨是傻子吗?」

  我和张昭远相视一笑,尴尬至极......竟想不到被她看穿了。

  这时楼下传来动静,我运起「阴阳交互感应大法」,一个沧桑异常的中年男
子形象,跃然在我脑子里出现,原来他还不死心,又跟上来了。

  我淫笑一声,看向梅姨......突然心中冒出一个淫邪的想法......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