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锦绣江山传】第一卷 混沌阴阳(第二章 神功)

第一文学城 2021-02-2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killcarr
作者:killcarr 2018/7/24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5482   沐兰亭七岁学剑,十一岁便随姑姑脚步拜入武林圣地天元宗中的扶云殿,豆

作者:killcarr
2018/7/24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5482

  沐兰亭七岁学剑,十一岁便随姑姑脚步拜入武林圣地天元宗中的扶云殿,豆
蔻之年时同门师兄弟中已没人能挡她五剑,十七岁时就在武林群英会中一战成名,
生生和当时望重江湖的老剑客厉千行打成平手,惭颜无地的厉老爷子羞的从那之
后封剑归隐,时至今日她也不过十九岁,但在当今六大圣地、四大家族、魔道妖
门中已属准一流人物,身份极是尊崇。

  可如今任凭她剑碎飞雪、狂风呼啸,就是奈何不了这个不久前远不是她对手
的殷中玉。

  「当初在波旬教总坛除了那个姓聂的就属你这小骚蹄子最嚣张,后悔没全力
杀我了吧,哈哈哈,今晚你会求我宰了你的。「殷中玉越战越强,内力充沛,甚
至能有余力开口说话,但他本来白净的脸上却一片血红,旁观者无不触目惊心。

  姜云书看得惊佩不已,暂不讲输赢,单单是沐兰亭处在如此奇诡的境地,面
对如此诡异的对手,竟然没有出现哪怕一丝慌乱、一点恐惧,甚至表情都没什么
变化,一个年轻少女恁地有这等惊天胆量,将来恐怕还真能和神武殿众人一争雄
长。

  又斗了一盏茶的时间,沐兰亭一声清啸,剑法从威猛刚烈突然转为轻灵柔美,
犹如白云清风,这一变招连旁观者看的都要难受得吐血,殷中玉身在其中更是被
剑气带的一个咧嗟,沐兰亭看准时机,闪电一剑快疾绝伦的刺中殷中玉咽喉。

  「好!」这次就连叶尘都忍不住和扶云殿众人一齐大声喝彩,心道沐师姐这
几年名气比师父那个所谓的殿主还要响亮,看起来真不是光靠脸蛋和她姑姑,这
武功还真比师父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洪兆虎看的惊心动魄,忙赶到近前,「师妹你没受……」他话还没说完,只
见本该被一剑封喉的殷中玉凄厉地狂吼一声,猛然斜过身子,全身筋肉骨骼拧得
噼啪作响,沐兰亭心中一凛,心知这厮不仅刀枪不入,这蓄力一击也定排山倒海。

  果然凭空一个惊雷轰鸣声中,殷中玉扭曲歪斜的身子悍然崩开,方圆俩丈的
积雪都被震得飞起,伴随暴雷似的吼声一拳抡出,洪兆虎脑袋登时脑浆迸裂被其
打爆,漫天雪花卷着鲜血,沐兰亭帽子都被余劲震飞,立刻长发披散迎风飞舞,
但她顾不得哀悼师兄,胆气再度激发,不退反进,剑尖轻颤,直取殷中玉眼睛。

  目睹洪兆虎身死,姜云书也是悲愤交加,悔恨生死时刻竟还在讲什么江湖规
矩,多半是被诡异的殷中玉骇得失去往日的冷静,他身为沐灵妃首徒自然武功不
差,一飞冲天,双掌直取殷中玉头顶,角落运气调息的方楚倩也自知挺不过去今
晚肯定乾坤难回、万劫不复,瞄准殷中玉肋下心窝,凝聚全身气力掷出流星赶月
的一剑,早就吓傻的余少英此时也清醒过来,绕到殷中玉背后,双手握剑,闭眼
疯狂插下!

  面对扶云殿诸人全力围攻,一直以来凶悍绝伦的殷中玉也是毫无办法,他侧
过头避开沐兰亭利剑插眼,耳朵却结结实实受了一剑,只觉剑气入脑头疼欲裂,
姜云书双掌火上浇油,殷中玉七窍迸出鲜血,但还是有余力震飞背后的余少英,
再鼓残劲硬挨了方楚倩的飞剑。

  姜云书落地后拾起方楚倩的长剑,大吼:「别给他喘息的机会!」语毕,化
剑为刀,使个力劈华山,再斩殷中玉头颅。

  此刻的殷中玉鲜血满面犹如真正的地狱修罗,他伸手一把握住长剑,运劲一
摧,长剑粉碎,反射的碎片和机括暗器发射般瞬间把姜云书射得和烂肉口袋一样。

  「鬼啊!」余少英扔下长剑,发疯似的狂奔而逃,他吓得肝胆俱裂,再顾不
得什么武林圣地、绝色师姐、扬名立万之类的东西,只想逃离此地回到燕城,从
今往后再不踏足江湖半步。

  殷中玉脑部重伤,目光呆滞,似已神志不清,听见余少英没出息的边叫边逃,
他浑身微颤本能似地正要追赶捕杀,忽的一盆滚烫冒油的鸡汤迎头洒将下来。

  洪荒野兽般的怪啸声中,这个魔头……应该是魔神般的怪物终于倒地。

  方楚倩娇躯一软,也跟着坐在冰冷的雪地上,只见叶尘手持铁锅大口喘着粗
气。

  叶尘见二女都古怪的看着自己,他擦了一把冷汗,强笑道:「趁你们围攻时,
我在汤里下了牵机散、腐心草、赤蛇丸,不烫死他也毒死他了,如何?我说铁锅
比宝刀好用吧。

  沐兰亭适才和殷中玉交手最久,耗力甚巨,但她性子高傲,不肯在人前示弱,
回想起今夜真是生平未遇的险境,折了两位扶云殿精英,姑姑那里是很难和宗主
交代了,谁又能信区区一个殷中玉短时间内竟厉害到这种地步,难不成过去他一
直隐藏实力不成。

  余少英已经跑远,幸存三人相对无言,就在叶尘默默收拾洪兆虎尸体时,殷
中玉再次发出那种类似野兽的声音爬了起来。

  方楚倩吓得花容失色,简直也想学片刻前还在鄙视的余少英,跑得越远越好,
沐兰亭虽惊不乱,暗运真气再做图谋。

  可殷中玉目光彻底涣散,浑身鲜血混着鸡油,表情时而狂喜,时而恐惧,猛
地飞也似的奔了出去,嘴中大呼:「老祖宗救我!再教我啊……再教我『混沌阴
阳道』啊!我还要做天下无敌啊!」

  「别再动手,跟着他。」沐兰亭听到「混沌阴阳道」五个字,亏她高傲深沉
也掩不住目中的震惊狂喜,说罢飘然跟上狂奔的殷中玉。

  叶尘对武林掌故所知不多,边跑边问:「方师姐,什么是混沌阴阳道?听上
去是一种武功?」

  方楚倩受伤很轻,本能更快的跟上去,但他感激叶尘适才机智的行为,故意
放慢脚步,闻言后答道:「你听没听过江山七杰这七个人?」

  叶尘道:「聋子才没听过吧,芷青殿的师兄师姐们经常提起他们,应该算是
当今天下的七大高手吧?」

  方楚倩道:「差不多吧,这七人天各一方,性子各异,但每人都身负惊天动
地的绝世神功。」

  叶尘笑道:「都绝世了还能现世让大伙谈论,也挺有趣来着。」

  「贫嘴,温雪师姐那文静的性子竟能容你这种小子,」此刻殷中玉应已发疯,
前去追击威胁不大,方楚倩也能说两句闲话。

  两人展开轻功跟在沐兰亭身后,叶尘斜眼瞥见方楚倩胸前两团丰腴的双乳一
晃一晃,晃得有点晕晕乎乎,忙打个哈哈道:「嘿,刚才说到混沌阴阳道了。」

  方楚倩道:「江山七杰中有一人名叫叶商,修为深不可测,用的就是混沌阴
阳道!」

  「哦,还是本家……殷中玉似乎才练了十几天吧?就能有那种可怖的不死之
身,那个叶商岂不是要翻天了。」

  方楚倩摇摇头,「我也是听殿主师尊说起过几句,和人家地位层次都不同,
所以我充其量也就是知道那是一门厉害至极的神功,具体多厉害可就不清楚了。」
她顿了顿又道:「看起来,沐兰亭师妹似乎知道得更多呢。」

  叶尘忽的想起什么,顾不得再欣赏美女胸前美妙,「刚才殷中玉口中说什么
老祖宗,弄不好就是那叶商,我们现在岂不是自投罗网?」

  沐兰亭顺风向前,声音却逆风向后飘来,「第一,叶商为当代大侠,义薄云
天,绝不会和殷中玉为伍,第二,混沌阴阳道的名字在咱们藏经殿的古籍中有记
载的,取自远古天地未分,盘古天雷炸开混沌之拳意,威力滔天,即便真有什么
老祖宗,这种天之重宝也绝不可能外传。「

  叶尘迎风道:「谁知道有没有第三个人会这门武功,然后传给殷中玉呢」

  沐兰亭淡淡地道:「看看就知道了。」

  方楚倩和叶尘异口同声地问:「你不怕吗?」

  沐兰亭头也不回,「如果害怕你们回去就好了。」

  叶尘心道我想回去,有神功也轮不到我来练,而且看你这口气就算真找到什
么秘籍,也不像要让出这所谓的天之重宝大家平分,但回望一瞧,四人前后不知
不觉早进了玉龙雪山,身后风雪磅礴苍茫,山神庙已经完全看不见,凭自己的三
脚猫功夫,想回也回不去了,只能硬着头皮道:「神功不神功没要紧,重要的是
杀了殷中玉,为姜师兄和洪师兄报仇。」

  方楚倩略生好感,点头道:「你有心了。」

  再跑片刻殷中玉停了下来,噗通跪在雪地上,嘶声道:「老祖宗!求你再传
神功啊……哈哈,老子神功练成也能和叶商、万天兵、姬流光他们齐名啦……再
干得沐兰亭还有她姑姑哭爹喊娘……咦?老祖宗哪去了……我在哪?……」

  叶尘见他越说越不成逻辑,显然是疯了,四顾望去,只见连峰耸立、峻壁千
仞,嵌奇突兀,风雪席卷的天气更显得此处雄奇瑰丽,可任凭殷中玉鬼叫嘶喊,
四周连个鬼影都没出来。

  方楚倩劝道:「这魔头神智已失,说话颠三倒四,胡言乱语,我们回去便是。」

  沐兰亭眉头一皱,「但他短时间内脱胎换骨做不得假,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东
西。」

  叶尘很想说你自己慢慢找好了,我和方师姐先走了,但见沐兰亭白衣如雪,
秀发迎风飞散,冷若御仙,被她气势所摄,实在说不出丧气话,同时也激起男儿
豪气,不想让两个女子小瞧,壮起胆子道:「这种环境,枯草都长不出来,显然
没什么传说中暴涨几十年功力的仙草,也住不了老祖宗小祖宗,我觉得殷中玉早
先是不是为了躲你追杀,想横穿亘古冰原?」

  方楚倩对他再次刮目相看,问道:「然后呢?」

  「然后走到这附近躲避风雪……山洞……应该是有山洞石窟之类的,里面囚
禁着什么几十年前称霸天下的魔头,或者山顶有什么神秘宫殿,内住仙人,殷中
玉和他们虚与委蛇,得授神技,他又不敢到天元宗找你们报仇,所以到城中频繁
活动,引你过来……大概如此吧。所以这附近多半有山洞之类的东西。」

  方楚倩忍不住笑道:「你哪里听来这种骗小孩儿的玩意?」

  叶尘不好意思道:「师兄们喝酒时都这么说过,江湖奇遇,有缘者得之吧。」

  他二人方自说话,山顶上轰鸣声起,如同霹雳雷震,三人仰头一望,只见天
边暗黄,再往山上注视,经年积雪似已垮塌,居然引起雪崩。

  更遭的是殷中玉让惊雷似已震得清醒几分,他扭头盯住叶尘,隐约记得是这
小子使诈下毒,风驰电掣般的冲过去。

  沐兰亭注意力被雪崩吸引,反应过来时已然不及,叶尘心中只剩一个念头,
早知留在那破庙。他身旁的方楚倩不忍这时而机灵多智时而又保留少年人纯真的
弟弟丧命,忙推开叶尘,可自己肩膀也挨了殷中玉一拳,登时浑身散架般的跌在
雪地,叶尘死里逃生极是感动,心道原先倒是看错人,真是日久方见真性情,但
不被疯子打死,雪崩一到谁也活不了。

  就这兔起雀落的工夫,大片积雪铺天盖地下滚,轰鸣声都能让人魂飞魄散,
天地之威实在是人力不能抗拒的。

  天威盖顶下,叶尘如蝼蚁般搂起受伤的方楚倩,紧靠山壁,默念清心诀,手
指死扣缝隙,祈祷这雪崩不如肉眼看上去那么厉害。

  沐兰亭想高呼「能跑多远跑多远」,但此时任凭功力再深声音也传不出去了,
而且积雪甚深,轻功无法达到巅峰状态,不及细想,沐兰亭飞速接近殷中玉,一
剑刺入这魔头的口中,反手斜撩,立时将其绞杀,再纵身一跃,一脚拼尽毕生之
力在尸体上蹬踏,借着这股力量如强弓硬弩般向山下弹射而去,汹涌的暴雪近在
脚下,沐兰亭只要稍有下落便会堕入雪中,如果被卷进其中千钧之力重压翻滚下
绝无生还可能,她空中抖起衣袖,运劲一震,双袖如帆,又多能在空中飘荡片刻,
在这种神功加应变,再加这次雪崩果然并不是什么大规模,沐兰亭死里逃生,跌
在山腰,浑身酸软乏力,想起因为自己贪图混沌阴阳道,又害了方楚倩和叶尘两
命,加上余少英懦弱叛逃,洪兆虎、姜云书被杀,这次任务竟落个几乎全军覆没
的下场,回山后宗主、姑姑那里不知如何交代,芷青殿众人也必然追问叶尘…
…她怕再次雪崩,顾不得再后悔自责,稍微恢复体力就下山而去。

  谁都想不到的是,叶方二人非但没死,反而真应了那句「江湖奇遇,有缘者
得之。」

  暴雪压下时,叶尘感觉倚住的山壁微松,他抬肘狠撞但求一线生机,就在手
肘欲裂,积雪降压未压的刹那,那层薄脆的山壁果真被撞开一片,叶尘抱住方楚
倩不要命的往里挤去,多亏清心诀定住心神,以及这后面的天然山道极深,二人
侥幸逃过劫数。

  原路被雪封堵,当然是回不去的,叶尘担心这一片山壁厚度禁不住大雪重压,
不敢多做休息,扶着昏倒的方楚倩摸黑前往更深处寻找生路。

  走了一炷香时间,叶尘暗道这不会就是殷中玉获得奇遇仙缘的魔宫神殿吧?
谁知魔宫没见着,前面却开朗起来,是一片空间更大的山洞,山缝渗进的阳光总
算让人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叶尘放下方楚倩,发现这山洞存有几张兽皮棉被,角
落堆放大量风干的兽肉腊肠,五六捆干柴,还有几块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黑色石板,
显然是有人居住的。

  此时方楚倩悠悠醒转,她不知雪崩巨变,打量一下山洞说道:「这是殷中玉
藏身的地方,被子上那件黑衣和短刀,我在波旬教见他穿过。」

  叶尘将她扶到兽皮那里躺下,把一把脉搏,摸摸她的肩膀后松口气,「骨头
没断,脏腑也没什么问题。」又脱掉她的棉靴白袜。方楚倩秀足一缩,「你…
…你干嘛?!」

  「我……我没别的意思……想让师姐你先躺下,我去生把火……」叶尘也有
点脸红,心想我真是只想让你躺下歇着,不过这脚儿还挺好看,在天元宗药田农
干活时也见过温雪师姐赤脚,相比下方师姐这脚丰腴了一点儿,摸摸应该很是舒
服……咳咳,环境恶劣,生死未卜,我还真是够无聊了,意淫一阵后便收拾一点
干柴,打着生火。再摘下应该是獐子腿的兽肉考上,不一会肉上就留出油脂。

  方楚倩看叶尘窘迫的样子也是好笑,肩膀一阵酸痛,内伤却是不太重,多半
因为殷中玉疯疯癫癫劲力不足,否则肯定筋骨折断,呕血身亡了,可是被火一烤,
衣服上的冰雪消融,湿湿的很不舒服,她不敢脱衣,又怕湿寒入骨,这山洞不大,
也不可能让叶尘出去等着,只得趁叶尘观察出口时,偷偷地在棉被里解开扣子,
飞快地褪下外衫罗裙,贴身内衣亵裤肯定是不敢脱了,最后磨磨蹭蹭的脱去裤子。

  正巧叶尘回头惊喜地道:「西北角山壁和我们进来时的差不多,过些时日,
冰雪……」这惊喜的语气还没过去,眼睛又惊喜上了,因为回头正好看见方楚倩
从棉被中伸出一条雪白柔嫩的手臂,手上竟然是她适才穿的绸裤……他小小年纪
哪里见过如此旖旎至极的风情画面,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

  后记说下,也回复下首章支持的朋友,个人口味较轻,SM、NTR、绿油
油的夫目前犯、乱伦之类的都不会有,也不太喜欢那种百字描写下姓名、身材、
相貌就开始H的粗犷作品,所以自己准备写个勉强还算清新的武侠故事吧,这章
写得仓促,也许晚上再改一改,至于第一场肉戏还需斟酌,希望精致一点,明后
天再见了。再次多谢朋友支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