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权欲的征途】 (第27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2-21 18:47 出处:网络 作者:闲庭信步
作者:闲庭信步 2019/12/3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73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作者:闲庭信步
2019/12/3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73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巨大的羞辱感令李妮几乎快晕厥过去,这一刻她只觉自己比站街的妓女还不
如,已经没有一丝做为人的尊严了,她的心在滴血,而泪水更是模糊了她的双眼,
同时模糊的还有她的意识,一刹那间她仿佛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一头母犬,一头等
待交配的母犬,她自觉不自觉的抬高了屁股,并且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摇晃。

  乐欢天满意的笑了,他一手扶着自己那青筋浮凸的赤红阴茎,一手将李妮的
短裙向上一推,再将内裤的裆部向旁边一拨,龟头抵住那褐红色的肉缝,也不稍
加停留,屁股直接向前用力一耸,随着「滋溜」一声轻响,他整个阴茎全部隐没
在肉腔之中。

  「啊——」李妮雪白的玉颈猛然向上仰起,犹如一头受伤的雌兽发出一声悲
鸣。

  「叫什么叫?好好挨操!嗷……」乐欢天兴奋的直喘粗气,腰部开始前后耸
动起来。

  「轻……轻点……太,太快……快了……痛,痛……」

  李妮双眉紧蹙,嘴里不断的哀求着,刚才乐欢天那一记的全根而入简直让她
魂飞魄散,她感觉自己的下体似乎裂开了,强烈的胀痛把她的意识拉回到现实当
中,她知道自己终于失身了,她的身体有了第二个男人的烙印,她不再贞洁,这
种心理上的冲击再加上生理上的剧痛让她几乎陷入崩溃之中。

  然而接下来紧跟而至,乐欢天那如暴风骤雨般的抽插让李妮完全顾不上心理
的冲击了,身体上的疼痛才是她一时无法承受的,那东西实在是太大太硬了,完
全超乎了她的想象,以至于她不得不强忍住巨大的羞辱感瞥了一眼胯下,眼睛蓦
然瞪大,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身体上那最娇嫩,最敏感的部位已经完全变形,那原本肥厚的肉唇被那根侵
入者撑的只剩下一圈薄薄的皮肉,仿佛成了皮筋,俨然已经到了极限,只要再撑
出那么一点点,崩裂就不可避免,难怪她感受到一阵阵撕裂的剧痛。

  如果说这个李妮还能咬紧牙关勉强承受的话那么乐欢天接下来的快速抽插就
让她再也无法保持这样的姿态了,肉棒的快速进出令她就感觉好像有一把烧红的
钢锉在她那最娇嫩的花腔里刮擦,痛的她眼泪又一次涌出,撑在地上的两只手紧
紧捏成了拳头,嘴里是本能的发出求饶哀吟之声。

  「靠,没想到还够紧的啊,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和你老公干啦?或者是你老公
那鸡巴太小?嘿嘿……」乐欢天嘴里调笑着,腰上的力道更加迅猛有力了。

  的确,李妮阴道的紧实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他原以为李妮年龄摆在那,而
且又生过孩子,自己抽插起来应该非常容易,也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才
狠狠的一惯到底。

  不料,肉棒刚一挤入乐欢天就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好像有一只小手紧紧握
住了他的肉棒,其紧实程度相比方姨也不遑多让,要知道方姨可是以大龄处女之
身被他破身,更没有生育,纵然经过了他这些日子的开发,其紧实程度依旧可想
而知。

  强大的阻力反而激起了乐欢天的好胜之心,他不顾李妮的痛吟哀求,加大了
腰上的力道和频率,每一次只将肉棒退至一半,然后再狠狠的全根而人,其力度
之大以至于那肥硕的阴囊每一次都狠狠的拍打在李妮的阴阜上,与此同时,她整
个身子都被顶的向前,眼看就要倾倒就又被乐欢天扶住腰身给拉了回来。

  「呜呜……轻,轻点……啊……混……混蛋……你这……这恶魔……不……
不得好……好死……啊……」

  李妮泪流满面,她时而求饶,时而咒骂,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到底在想
什么,那里一片混乱,有羞愤,有怨恨,有愧疚,亦有悔恨,种种感觉交织在一
起,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她好想自己此刻能晕过去,甚至就此死去,这样她就可
以逃避眼下无尽的羞辱和摧残,简直如地狱般的境地了。

  随着乐欢天一下接着一下的奋力抽插,他感觉李妮的肉腔开始越来越顺滑了,
每一次深入和退后都带的肉腔里那层层叠叠的媚肉卷入翻出,丝丝粘液一点点从
里面溢出,没一会工夫就汇集成一缕涎液从两人的结合部位晃晃悠悠的悬垂而下,
与此同时,那「噗滋噗滋」的抽插水渍之声也越来越明显,直至成了这个小小的
卧室里最大的声音来源。

  「嘻嘻……水还真多,刚才还装模作样假正经的说不要,现在你自己看看,
你下面这张嘴都馋成什么样了?哈哈……」

  「不……不是的……你……你这恶魔……呜呜……」

  乐欢天调侃中带着几分奚落的言语在李妮的耳中无异于是一声霹雳,使得她
蓦然惊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一开始那撕裂般的剧痛现在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饱胀中带着几分空虚,
麻痒中又带着几丝刺痛,这个感觉对她来说有点难受,但更多的是一种异样的舒
爽。

  这样的变化让李妮完全接受不了,她宁愿此刻还像之前那样身受剧痛,只有
那样才符合她眼下的遭遇和处境啊,毕竟这和强奸无异,一个正经的良家女子怎
么可能在强奸之下还有快感?

  「嘿嘿……如果我是恶魔那你就是女妖,一个淫荡的女妖,不过你这个女妖
总是喜欢化成正经女人,现在我就让你现出淫荡的原形。」说着,乐欢天抱着李
妮腰一下提了起来。

  「啊……你……」

  感觉整个身子都被提了起来,李妮不由吓得一声惊叫,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本
半跪半蹲在自己身后的乐欢天竟然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她也被强迫着拉提起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乐欢天的阴茎一直留在她的体内,随着两人身形的移动,阴茎不
停的在她的体内刮擦磨蹭,令她一阵心慌气短,身酥体软,几乎站立不稳。

  站起来的乐欢天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李妮也随之被拉的背靠着他用力坐在了
他腿上,也就在这时,她的身子蓦然剧颤,眼睛瞪的老大,浑身肌肉绷的像拉满
弦的弓,嘴里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嘶喊:「不——」

  原来,当李妮坐下去的时候由于乐欢天拉拽的力量过猛,再加上她身体的重
量,陷在她花腔里的肉棒一下顶在了更深的地方,那是她感觉从来没有被侵入过
的地方,仿佛插进了子宫里,剧痛,奇痒,还有止不住的酥麻,让她控制不住的
大叫了起来,叫声凄惨中又带着一丝隐隐的荡意。

  「靠,叫的这么大声这么浪,你想让楼上楼下的人都听见吗?」

  说话间,乐欢天双手穿过李妮的腋下来到她的胸前,粗暴的一把扯下那件抹
胸短裙,顿时两只丰硕的乳房就像两只大白兔欢快的蹦跳而出,但随即就被他握
在手里,五指肆意的揉捏,充分感受着那里的绵软和弹性。

  「呜呜……没,我……我没有……啊……轻,轻点……疼……」

  对李妮来说,此时此刻女人身上最娇嫩,最敏感的三处地方都沉底的沦陷了,
下面的阴道被对方的肉棒塞的满满当当,不仅被撑的极度的胀裂,更是达到了前
所未有的深度,而胸前那一对她最引以为傲的乳房则是被对方紧紧抓在手里,粗
暴的揉捏着,她根本不用低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白腻的乳肉在对方指间肆意变幻
着形状,同时传来一阵阵仿佛要爆裂的剧痛。

  这一刻,李妮只觉自己完完全全被占有了,其程度之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老
公,这也让她一下放弃了所有的抵抗,自暴自弃般的昂首倒靠在乐欢天的怀里。

  「呼……怎,怎么样?是不是很爽?」乐欢天在李妮的耳边喘着粗气道。

  李妮羞耻的闭上眼睛,一排贝齿死死咬住嘴唇,同时转过脸去,尽管她内心
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一种久违了的快感正逐渐在身体里弥漫
开来。

  尤其是眼下,由于坐姿的关系,体内的肉棒达到了一个对李妮来说前所未有
的深度,一个在阴道深处从未被开垦过地方,并且身后的乐欢天也停止了像先前
那样剧烈抽插,就这么从后面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这样不仅使她下体一开始那
撕裂般的剧痛大大减少,而且也给她心理上带来一丝微妙的感觉,像是安全感,
又像是依赖感,还有一丝逃避感。

  可以说心理上的松懈愈加助推了快感的滋生,不知不觉间李妮的呼吸开始渐
喘,脸上像是涂抹了一层胭脂,连雪白的身体都染上了一层玫瑰般的晕红。

  迟迟得不到李妮的回答,乐欢天一直把玩李妮美乳的双手蓦然狠狠捏住乳头,
然后带着一丝恼怒和威胁语气道:「怎么?还不够爽?」

  「啊——」李妮发出一声痛呼,接着几乎是下意识道,「爽,爽啊……呜呜
……爽……」

  话一落音,李妮不由再一次痛哭流涕,不过这一次的眼泪却不是因为屈辱,
而是为自己的软弱,无能,如此轻易的就屈服在了乐欢天的淫威之下而痛哭。

  这时,乐欢天忽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声音蓦然提高道:「咦,我靠,怎么
胀成这样?」

  原来,乐欢天刚刚在捏李妮的乳头时手感很不对劲,那里又大又硬,捏在手
里简直就像是在捏一个小小的鹅卵石,于是忙将头探过去,目光从她的肩头掠过,
顿时惊奇不已,只见她那两颗乳头异常的勃起,粗如拇指,长若半段小指,颜色
加深呈褐红色,和先前相比简直有脱胎换骨的大变化。

  乐欢天当然知道女人的乳头在性兴奋时会有变化,就像方姨,在和他做爱的
时候两个乳头也是变得又硬又挺,但可没像眼前李妮有这么夸张的变化。

  此时的李妮是羞愧欲死,对于自己的乳头有这样惊人的变化其实她也是始料
未及的,她了解自己的身体,只有在极为兴奋的情况下乳头才会有这样的变化,
而事实上这种状况非常罕见,就是她自己都没见过几次,并且那屈指可数的几次
都是在她月经要来的那几天,情欲莫名高涨的时候然后忍不住自慰的情况下出现
的,所以连她的老公费文都从没见过。

  乐欢天看的是啧啧称奇,同时像一个贪玩的小孩见到极为新奇的玩具一般不
住的把玩着李妮胸前这一对乳头,时而向前拉拽,时而上下轻弹,弄的她是娇啼
不已,有心想抬手拨开那一对作恶的手,可浑身上下根本是提不起一丝力气,只
能眼睁睁的看着,美眸中满是羞耻和迷离的光芒。

  「嘻嘻……你看看你这一对奶头像不像两个小鸡鸡?」乐欢天调笑道。

  还真别说,眼下李妮这一对异常勃起的乳头有小半截手指长,看起来还真有
点像两三岁婴儿的小鸡鸡,只不过颜色上要更深,触感上要更硬。

  「如果要是能喷乳那就是活脱脱的小孩撒尿,哈哈……」一边大笑着乐欢天
还一边狠狠捏了一下乳头。

  「呜呜……求你,别,别说了……呜呜……啊……」

  李妮被乐欢天无耻和下流的语言刺激的浑身颤抖乃至肌肉都出现了一阵小小
的痉挛,同时一种释放的快感在体内蓦然炸裂,她情不自禁的在哭声中发出了饱
含快乐的嘶吟,她竟然在羞辱中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乐欢天也感觉到了李妮的异样,特别是下面深埋在她体内的肉棒,感到一阵
强似一阵的收缩,弄的肉棒是狂跳不止,差点当场泄了出来。

  「靠,这就高潮啦?」说话间,乐欢天探手摸了一下两人的交合部位,只觉
满手滑腻,抬手一看,只见手上一片晶莹之色。

  此时的李妮已经顾不上羞耻,更顾不上回答,她脑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恍
恍惚惚的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直到她忽然感觉身子悬空,像是随时会摔下
来时她才一下醒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乐欢天从身后抱了起来,他两手托
住自己的大腿向两边分开,简直就像是小孩把尿一般。

  「你……你干什么……放,放我……我下来啊……」

  李妮吓得尖叫起来,她没想到乐欢天还有这般力气,更被自己被摆弄成这样
的姿势感到异常羞耻,她实在是低估了身后这个大男孩的性爱技巧和无耻程度。

  「哈哈……干什么?让你看看你自己是多么淫荡啊,几句话就能让你高潮,
也不知道是你太敏感呢还是你是一个饥渴依旧的旷妇?」

  「啊……不,不要……」

  李妮不住的摇头,发出羞耻的哭泣,她知道了乐欢天意图,他是要抱着自己
到镜子前,让自己看看自己现在的丑态,这无疑是一种对她肉体和心理上的双重
摧残。

  乐欢天根本不理李妮的哭求,三步两下便来到放置在衣柜边上的穿衣镜前,
然而李妮这时却是转过头去,死死的闭住眼睛,嘴里发出呜咽的低泣声。

  「把眼睛睁开!」乐欢天命道。

  李妮不说话,只是不住摇头,眼角的泪水不断划过脸颊,乐欢天见状眼珠一
转道:「不想看是吧?那好,你不看那我就让别人看看,你觉得阳台那里怎么样?
我们就去那,既能晒太阳还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或许还能让对面的欣赏一下我
们的活春宫呢,嘿嘿……」说着,他转身就要朝小阳台那边走去。

  「啊!不要,不要……」李妮吓得大叫,她毫不怀疑乐欢天的举动,因为这
个人实在是太无耻下流了。

  「那就老老实实听话,睁开眼睛看看你的淫荡模样。」乐欢天沉喝道。

  李妮心中一颤,不敢再违抗乐欢天的命令,她有些艰难的转过头,慢慢的睁
开眼睛,顿时身子剧颤,那一双美眸里除了极度的羞耻,更多的是一种不敢相信
以及一丝茫然!

  镜子里的自己是李妮从来都没见过的样子,她背靠在乐欢天的怀里,原本精
致的抹胸短裙此刻皱巴巴的堆积在腰部,两只乳房颤巍巍的露在外面,上面布满
了红红的指印,两只腿被他托住向两边分开,对着镜子毫无廉耻的大张着,彼此
的性器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大量的淫液从结合处的缝隙里溢出,将大腿处的丝袜
完全浸湿,裆部破损的丝袜更显一片狼藉。

  事实上对于这些李妮尽管羞得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其实也在她的
意料之中,真正让她感到不敢相信直至迷惘的是她脸上的表情,那在她看来自己
的脸上应该布满痛苦之色,显得扭曲乃至狰狞才是,可是镜子里的人儿哪有一丝
这样的表情?那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的脸蛋娇艳欲滴,比她平时涂抹的昂贵的化
妆品的效果要好上太多,完全不见一点痛苦,有的只是满足,迷离,其中所散发
出的媚意是她从来不曾感受到过的!

  「不——那……那不是我……镜子里那淫荡的女人不是我,不是我……呜呜
……」李妮无声的嘶喊着,头无力的摇着,泪水不断划过脸颊,泣不成声。

  「看到你的样子了吗?平时装成端庄高雅的样子,装着装着装的连自己都信
了,但其实你骨子里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只不过披着的这一层外衣以前没有人
能撕的了,现在嘛,就让我来给你撕掉这一层虚伪的外衣吧。」

  说罢,乐欢天蓦然一声低吼,双手牢牢的把握住李妮的两条大腿,如给小孩
把尿一般上下抛动起来,胯下的赤红阴茎随之便在她那湿漉漉的阴穴里快速的时
隐时现起来。

  「啊——啊,啊……」

  李妮先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吟,被高高抱起的两只长腿倏然伸的笔直,裹着
黑丝的脚尖犹如弱风扶柳般的上下摇晃,划出了一道道诱人的弧线。

  紧接着便是一声声饱含快感的呻吟从她嘴里倾泻而出,她真的是克制不住了,
尽管脑子里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这样的大声呻吟有可能会让楼上楼下的人听见,
但她完全顾不上了,这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以至于感觉呼吸都有些喘不过来了,
下体像是有无数道细小的电流窜过,继而极度酥麻,里面的每一块媚肉仿佛都在
痉挛,抽搐……

  李妮第一次知道做爱竟然会如此快乐,刹那间,她迷迷糊糊生出一丝感觉,
那就是这么多年来和老公做爱都白做了,和眼下相比,以前那根本不能叫做爱,
充其量只能叫爱抚和繁衍。

  「啊……不,不行……行了啊……」李妮发出的声音听上去高亢而又饱含着
痛苦,尖利的嗓音带着哭腔,可是深谙其中之味的人都明白那都是太过兴奋所致。

  乐欢天当然心如明镜,他不禁得意的喘着粗气道:「说,是……是不是很爽
……」

  李妮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下意识的哭泣着摇着头,乐欢天不禁怒道:「还
跟我装正经,你这个虚伪淫荡的女人,我让你装,让你装……」

  乐欢天咬牙切齿的说着,双手抛动的幅度不但更大,而且腰部还用力的向上
挺动着,在这一上一下的撞击中那赤红的阴茎就如同一把利剑刺进了阴穴的最深
处,而巨大的力道也让他胯下的阴囊疯狂的拍打在李妮的阴阜上,并且不偏不倚,
每一次都重重的甩在阴蒂上,与此同时,两人的结合处是汁液飞溅,不断的滴落
到地板上。

  「啊……」

  李妮声嘶力竭的呻吟着,两眼翻白,她只觉心脏都要快被顶出来了,整个人
完全陷入肉欲旋涡之中,不到片刻工夫,那熟悉的感觉又一次涌了上来,她知道
自己马上又要迎来攀上欲望最高峰的那一刻。

  然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乐欢天忽然停了下来,李妮顿时感觉就像是在高处急
速跌落,令她脱口发出一声绝望的闷哼,继而焦急而又不解的看着镜子里的乐欢
天,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一丝丝乞求。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啊?」还沉浸在肉欲中没能自拔的李妮露出一丝茫然。

  见状,乐欢天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他轻轻扭动着腰部,使得深埋在李妮阴穴
里的肉棒研磨着深处花感觉心,然后道:「我问你感觉爽不爽?」

  中断高潮的感受本来就已经让李妮难受万分了,这时再加上乐欢天有意的挑
逗,她只觉阴穴深处有无数道蚂蚁在爬行,在啮咬,酸痒酥麻的她恨不得自己拿
手塞进去搅弄,然而被抱在半空中的她浑身毫无着力之处,根本是连动弹一下都
不得,只能用两只手向后死死揪住乐欢天两边肩膀上的衣服,嘴里颤抖的哭泣道:
「爽……爽啊……求,求你……」

  「求我什么?」乐欢天还是不依不饶道。

  「呜呜……插……插我……」李妮泪如雨下,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真的堕落了,
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乐欢天满意的笑了,他不再耽搁了,毕竟这样的姿势很耗费体力,就算他身
强力壮此时也有的吃不消了,他要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怀里的女人送上
高潮,他要彻底的征服她。

  「好,我就答应你,不过在答应你之前先更正你一下,不是插,是操,操,
明白吗?」

  说着,乐欢天腰部开始疯狂的挺动,双手更是剧烈的上下抛耸着李妮,顿时
间,那赤红的肉棒就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在阴穴里高速的抽插,大量的淫
液不仅是四下飞溅,大部分就是这么直接被挤压而出,犹如打开的水龙头从两人
交合处流淌而下。

  「啊……啊……」

  李妮情不自禁的失声浪叫起来,她只觉自己快飞上天了,兴奋的火花点燃了
她身体的每一处,仿佛要将她全身都燃烧起来,这种极致的快感在她老公那里是
完全体验不到的,没一会,快感的浪潮就淹没了她的思维,她的理智,那一刻她
脑海蓦然生出一丝念头:真好!终于体验到了做女人的真正快乐!

  「操……操死你……」

  乐欢天咬紧牙关,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凌厉攻势,直杀的李妮是丢盔弃甲,放
浪形骸的淫叫不止:「啊……操,操死我……我吧……啊……死……死了……」

  李妮嘶喊着,身子剧烈颤抖,胸前那一对酥乳随着身体的抛耸疯狂的上下甩
动,一双黑丝美腿时而蜷曲,时而伸直,脚尖和脚踝几乎呈一条直线。

  「不……不行了……真……真的不行了……饶,饶了……了我吧……」

  李妮泪流满面,这一波高潮刚至,另一波高潮随即又来让她真的无法承受了,
巨大的快感让她喘不过气来,如同一条被抛上岸的鱼,嘴巴张的老大,但却什么
也吸不进去,肺部好像被一块巨石压住,这种近乎窒息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己快死
了。

  「操……操死你这个假正经的淫荡女人,操死你……」乐欢天汗如雨下,激
动与兴奋让他脸红脖子粗,眼睛里更是透着一丝血红,仿佛是一头嗜血的狼,在
不断扑咬着自己的猎物。

  蓦然,乐欢天感觉腰间像是一道电流蹿过,接着尾椎一麻,下面的肉棒随之
膨胀一大圈,而这时李妮也一下觉察到了什么,迷迷糊糊的大脑忽然闪过一丝清
明,随即惊慌失措的大叫:「不要啊——快……快拔出去……」

  乐欢天恍若未闻,抱着李妮的身子又重重的捣弄数下,然后将肉棒死死抵在
她阴穴的最深处,随即精液喷薄而出,一股,两股……结结实实的打在穴肉里。

  肉体撞击之声,呻吟声,嘶吼声,抽插的水渍之声……所有不寻常的声音在
这一刻都戛然而止,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着,似乎是在无声的诉说着
刚才的战况之激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