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善良的美艳教师妻】(108——113)

第一文学城 2021-02-21 18:47 出处:网络 作者:磕磕绊绊
作者:磕磕绊绊 首发:首发 时间:2019.11.22 字数:12369               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磕磕绊绊
首发:首发
时间:2019.11.22
字数:12369

              第一百零八章

  漆黑的房间中,两条肤色相差不多的肉虫一上一下的纠缠着,室内微微打开
的窗户缝隙中,一阵阵的微风透过缝隙吹了进来,窗户边的窗帘随着微风的吹拂
轻轻摇晃着,略显圣洁。

  而与轻纱窗帘相对的,躺在大床上的两条肉虫,却是尽显无边奢淫。尤其是
那半坐在曲鑫胸口上的刘默,此刻两只手扶着面前的床头,脸上的表情舒爽无比,
好似就快要升仙一般。

  在他的下方,那早就已经粗长起来的阴茎,此时此刻正有大概三分之一的长
度在曲鑫鲜红的双唇当中进进出出,每一次进入,曲鑫的脸颊都会微微鼓起,而
每一次抽出,那紫红紫红的龟头上面都会沾惹着洁白晶莹的口水,捎带着曲鑫鲜
红的嘴唇会微微张开,从那张开的细微幅度当中可以看到白净的玉牙,而那柔软
滑嫩的丁香小舌,也在刘默阴茎抽出的时候舌苔会刮过刘默的龟头沟壑,舒爽的
刘默浑身抽搐。

  随着刘默屁股的微微欠起,那本应该进入曲鑫嘴里三分之一的肉棒,此时此
刻却已经有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长度进入了,而且随着肉棒的进入,曲鑫的脸颊明
显的鼓起了一大块儿,不过此时此刻满脸舒爽的刘默压根就没有考虑过曲鑫的感
受,至少,正在持续不停将自己的肉棒塞进自己老妈嘴里的刘默,已经可以算是
顾不上自己老妈的感受了,只要自己爽快了就行。

  那根粗长的肉棒,随着刘默鼓足了力气持续插入,早就已经不再局限于三分
之二的长度了,基本上,大半个阴茎都已经完完全全的插入到了曲鑫的嘴里,甚
至连刘默阴茎周围浓密的阴毛,此刻也碰触到了曲鑫的红唇,或者可以说这些阴
毛已经完全的遮挡住了曲鑫的嘴唇四周。至于曲鑫那雪白的喉咙,此时此刻也微
微地鼓起了那么一小块儿,隐约可以看出那正插在曲鑫嘴里乃至已经深入到曲鑫
喉咙里的阴茎的形状。

  说实话,曲鑫的口交技巧和李医生相距甚远,至少,曲鑫还远远不会深喉。

  而李医生,带给我的感受和体验却不是曲鑫能够比拟的。

  不过此刻,曲鑫已经昏迷,对于自己儿子刘默的行为,曲鑫完全就没有知觉,
再加上刘默是第一次感受口交,恨不得把自己的肉棒整根全都塞进曲鑫的嘴里,
完全就没有考虑过自己老妈的感受。因此,在刘默仰着头忍不住发出呻吟的时候,
另外一边被刘默深喉的曲鑫,皮肤开始渐渐红润,呼吸也越来越浅。

  说实话,深喉虽然爽,那喉咙里面左右四周的嫩肉挤压肉壁的感觉无法比拟,
可毕竟深喉是一门技术活,大多数的女人都不一定能够做到深喉,更不用说是曲
鑫了,从来没有做过深喉的她哪里能够承受的住此刻的刘默,随着刘默肉棒的完
全进入,曲鑫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浅了,不过刘默虽然是处子,但这点儿常识在那
些小黄书当中刘默还是知道一点儿的,所以在进入曲鑫喉咙深处片刻之后,刘默
就慢慢地将自己的肉棒退了出来。随着肉棒缓缓抽离曲鑫的喉咙,曲鑫那雪白的
脖颈间本已经鼓起来的皮肤,开始缓缓地消减,那包裹着的阴茎的皮肤渐渐消减
下去的画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渐渐地,刘默的肉棒从曲鑫的嘴里完全的抽离,啵的一声,那粗长的紫红色
龟头像是塞子一样的从曲鑫的嘴里拔了出来,在月光的映照下,上面反射着淫糜
的光泽。而那肉棒的主人刘默,在将肉棒从曲鑫嘴里拔出来不过两三秒,就随即
又将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或许是第一次,也或许是迷恋口交的快感,随着第一
次深喉之后,刘默重新插入曲鑫嘴里的肉棒就继续开始了深喉,一边将自己的肉
棒往曲鑫的喉咙里面深入,一边控制不住的传来舒爽的吸气声。

  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没几下功夫,就已经不再局限于刘默的龟头了,而是
整个棒身,全部都被曲鑫喉咙里面的口水浸湿了,随着肉棒的抽出,那涂抹在棒
身上面的口水,亮晶晶的就像是涂了一层油一般。

  插入抽出、抽出插入,来来回回穿插在曲鑫嘴里的肉棒,就像是打桩机一般,
不停地在曲鑫的嘴里输出着,浑身赤裸的刘默,此时此刻额头上已经密密麻麻的
爬满了汗水,那不停在曲鑫身上来回起伏的身体,皮肤已经变得通红,瞪大的眼
珠满满的都是红血丝,作为处男,作为第一次感受女人的处男,刘默在前前后后
感受着深喉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那本就已经憋闷的快要爆炸的阴茎,此时此刻更
加的粗大,而且还轻微的颤抖着,同时从刘默此时此刻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已经
快要坚持不住了。

  果不其然,在来来回回抽插了数下之后,刘默猛地一下子将自己的阴茎从曲
鑫的嘴里拔了出来,然后从曲鑫的身上快速的起身,当转身到了床边的刹那,那
颤抖不停的阴茎再也承受不住,噗嗤一下,像是水龙头喷射一般,一股股白浊的
精液,噗嗤噗嗤的从刘默颤抖的龟头当中射出,甚至刘默还来不及下地,那白浊
的精液已经水龙头般的一股股的喷出,大半个喷在了床边的衣柜上,也有一小股,
落在了洁白的瓷砖上面。

  当然,那一大滩喷在衣柜上的精液,在射中的四五秒之后,就一股股的顺着
衣柜的柜面流了下来,带着淡淡的腥臭和淫糜的气息,挥发在整个房间的空气当
中……

              第一百零九章

  「呼……呼!」

  射了精的刘默,肉棒并没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疲软下去,相反,在他握着的
手里,那根微微发红,散发着热气的肉棒还以一个极其「壮年」的长度拖拉着,
并没有软下去,只是低下了头去。

  手里握着自己阴茎的刘默坐在床边,一声接一声的喘息着。

  看得出来,第一次经历口交及深喉的他脸上还残留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只不
过因为身后曲鑫的缘故,这个表情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歇息了好一段时间,刘默才渐渐回过神来,那根软下去的阴茎,也逐渐的慢
慢缩小到了正常的长度,棒身上面还残留着曲鑫的香津,摸在手里有些黏糊糊的。

  歇了一会儿之后,反应过来的刘默急忙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然后回到
了自己的房间,从床头扯出了卫生纸,开始仔仔细细的擦起了自己残留下来的精
液,尤其是那射在衣柜上面的精液,被刘默小心翼翼的用卫生纸擦拭了好几遍,
直到确定了没有味之后才罢休。

  至于躺在床上浑身赤裸的曲鑫,自然也是刘默重点关注的对象。

  说实话,像迷奸这种事情,不论是心理素质多好的人,到头来都还是很慌的,
而刘默也是如此。

  冷静下来的他,心里已经有些慌神了,甚至还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用药,万
一第二天自己老妈有感觉,那自己绝对是完了。

  想到这里,刘默就不由得一阵后怕,不过后怕归后怕,事情已经做了,刘默
没有多余的选择,只好小心翼翼的挨着自己老妈坐了下来,然后用卫生纸仔仔细
细的将老妈嘴角的痕迹擦干净,然后将解开衣带的睡衣重新穿好,费力地又保持
回原样。

  说实话,脱衣服虽然轻松,可给一个没有知觉的人穿衣服,却可谓是难上加
难。

  刘默费了吃奶的力气,才好不容易的给自己老妈穿上了衣服。

  重新穿好睡袍的曲鑫,乍看之下和最开始没有什么不同,或许,唯一的不同
只有当事人刘默才能知道吧。

  临关门之前,刘默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边房间,确定真的没有留下丝毫的
痕迹之后,放下心来的刘默这才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回到房间的刘默,像是虾米一样的蜷缩在被窝里,一整个晚上,刘默都没有
好好地睡过觉,每次闭眼,脑海当中出现的都是自己老妈浑身赤裸的样子,当然
……其中必然还有刘默阴茎插入曲鑫嘴里的画面。

  一想到那个画面,刘默就浑身难受,像是火烧一样,恨不得现在下地继续再
来上一回。

  但是理智告诉刘默,今晚,有且只能有那么一回!

  这一夜,在不安和忐忑当中,就这么漫长的渡过了。

  直到第二天早晨,一晚上没怎么睡得刘默几乎六点就睁开了双眼,他并没有
下床,而是一直在房间里竖着耳朵,大气也不敢喘的倾听着曲鑫那边的动静,可
是直到七点半,曲鑫那边依旧是没有什么动静。

  上学就要迟到的刘默再也等不了了,他干脆从床上翻了起来,自己洗漱了一
番,临出门前还轻手轻脚的走到曲鑫的房门前面,将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听里
面有什么动静。

  可听来听去,里面依旧是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刘默没办法,只好从冰箱里拿了几片面包,背着书包去向了学校。

  而在刘默出了房门足足三个小时,也就是差不多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曲鑫方
才睁开朦胧的睡眼。

  如果不是外面的太阳透过窗帘晒到了曲鑫的眼睛,刺目的光芒让她的表情有
了些许的变化,曲鑫还不会清醒过来。

  哪怕是短暂的睁开了眼睛,曲鑫都只感觉自己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浑身上
下的酸疼难受,尤其是那一双眼皮,像是挂了几百斤重的铁一样,睁开了合上、
合上了睁开,废了好大的力气视线方才聚焦到了一起。

  随着视线的慢慢清晰,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日上三竿的太阳,尤其是那通过
窗帘照射进来的阳光,恰好的落在了曲鑫的双眼之上。

  后者一个激灵,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糟了,几点了?」

  曲鑫第一时间想的就是不要耽误了自己儿子的早餐,可当她慌神的将手机拿
过来的一瞬间,曲鑫却是猛地愣住了。

  上面显示的时间很清楚——十点二十!

  已经快要十一点了,别说早饭了,中午饭都该做了!

  曲鑫伸手将额头垂下来的秀发拂到了脑后,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

  不需要多想,都这个点了,自己儿子肯定已经去学校了。

  一想到自己儿子极有可能饿着肚子去学校上课,曲鑫心里就忍不住一阵自责,
她懊恼的皱了皱眉头,心里也有些想不通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往日的曲鑫,
生物钟总是在那个点就自然叫醒了曲鑫,可今天……却是足足睡到了十点多才起
来,莫非……是这几天太累了?

  可不应该啊!

  曲鑫一边皱眉,一边歪着脑袋回想着,可不论怎么想,对于昨天晚上自己几
点睡的,以及今天早上有没有醒来又睡着曲鑫却是没有一点儿记忆,仿佛这一段
时间就是无形当中自己跳过去一样,没有一点儿印象。

  更主要的是,也不知道是睡多了还是什么原因,刚刚清醒的曲鑫有着一点儿
头晕脑胀,昏昏沉沉的四肢酸软,看房间里的东西都有些模糊不清。

  坐在床上歇息了好一阵,曲鑫方才回过神来,她紧了紧身上的睡袍,掀开被
子穿着拖鞋下了地,一番洗漱之后,时间已经是十一点整了。

  曲鑫没有耽搁,立马给刘默做起了午饭,本来每天中午刘默是不回来的,在
学校食堂里面吃,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微信告诉曲鑫他要回来,曲
鑫自然也十分高兴,立马下厨给刘默做起了午饭。

  善良的曲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昨天晚上究竟对自己做了
什么……

              第一百一十章

  「妈,我回来了!」

  一如往常,推开门的瞬间,刘默就故作开心的和曲鑫打着招呼。

  只是让曲鑫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却一直躲躲闪闪的有着难以言
喻的锋芒。

  「回来啦?饭马上就好,你先去洗手!」

  曲鑫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一边炒菜,一边好似往常一般说了一句。

  看到曲鑫的表情,刘默心里绷紧的那根弦总算是松了下来,他无声的叹了口
气,一溜烟的跑进了卫生间里,洗手之余,心里也在默默窃喜。

  看来……自己买的那袋迷幻药确实管用,至少自己的老妈并没有发觉有什么
不对之处。

  「妈,你今天几点起的?」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刘默就看到了曲鑫端着菜放到了餐桌之上,那厚重的围
裙围在曲鑫的身上,非但没有给人一种家庭妇女的感觉,甚至还给人一种仙女下
厨的错觉。

  看着曲鑫那包裹在围裙当中的不平凡的苗条身材,刘默脑海当中不由自主地
就浮现了昨天晚上那脱光了衣服的曲鑫,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好似凝固起来的牛
奶一样,散发着白皙的光泽以及迷人的芬芳,尤其是那一对大奶子,有着令人手
软的弹性和力道,摸在手里软乎乎的,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意犹未尽。

  其实,从昨天晚上刘默回到自己房间睡觉开始,他就一直有些后悔,后悔自
己射的太早,后悔自己不够尽兴,尤其是自己老妈的那一对大奶子,自己根本就
没有把玩过多少。每次想到这里,刘默就一阵后悔,现在又看到了自己的老妈,
眼前一亮的刘默脑海当中再次浮现了昨天晚上的场景,鬼使神差的,自己的下体
竟然有了一丝的反应,开始慢慢地挺立了起来。

  这尴尬的一幕让刘默脸色一变,急忙坐到了餐桌旁边,用凳子掩饰着自己的
尴尬。

  而另外一边,将饭菜全部端上桌的曲鑫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刘默的表情
变化,虽然他看到了刘默急不可耐的跑到了餐桌边坐下,但她还以为是自己儿子
今天早上没吃早饭到现在饿了,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自然也没有看到自己儿
子那早已经竖立起来的肉棒。

  「我今天早上起晚了,睁眼都十点多了,对不起哈,明天妈妈起早点儿,一
上午没吃早饭饿了吧?」

  善良的曲鑫满脸歉意的回应着刘默,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份善意对于
面前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儿子根本没有半点儿作用,哪怕是此刻坐在
餐桌旁,自己这个儿子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转,脑海里面想到的都满满的是龌
龊,而不是感激和感恩。

  或许,是青春期的性冲动害了他,也或许是,那日积月累的黄网站和小视频
害了他,现如今的刘默,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曲鑫险些被强奸的时候奋不顾身
救他的「傻儿子」了,至少……现在不是!

  「妈……你是不是太累了?昨天晚上睡得安稳吗?」

  刘默装模作样的把曲鑫夹到自己碗里的一块鸡肉放入嘴里,一边美味的吃着,
一边试探性的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

  说到这个问题,曲鑫也是皱了皱眉头,往日的她很准时,还从来没有像今天
这样的睡过懒觉呢!而且……这也不能算是懒觉了吧?一觉都到中午了……

  曲鑫揉了揉眼角,不以为意的开口道:「或许是真的累了吧,今天起晚了!」

  说到累,曲鑫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关于我和李医生的事情,近日来
接二连三的打击,对于曲鑫来说,或许真的是沉重。

  而另外一边,刘默从始至终都在观察着曲鑫,那一双眼珠子在问出那句话之
后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曲鑫的面庞,极尽可能的捕捉着曲鑫脸上的每一处表情变化,
和他想象的一样,自己的老妈根本就没有怀疑自己,对于昨天的事情,她也完全
都不记得了,就像是卖药的人说的那样,只要服下了药,就可以任由人摆弄,而
且还不会有记忆。

  「真是好东西!」

  想到这里,刘默脑海里不由得由衷蹦出了这一句话。

  这句话出现在脑海当中,刘默自己都有些诧异,但是下一秒,当他与自己的
老妈曲鑫目光对视的时候,这种诧异就瞬间烟消云散,转而变为了留恋和回味。

  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像是梦魇一般,一直在刘默的脑海里面盘旋不散,哪怕
是今天上午,整整一晚上一上午的时间,刘默都完全没法集中注意力,上课不是
走神就是恍惚,想到的都是自己的老妈,包括昨天晚上,自己的阴茎深入到自己
老妈喉咙里面被深喉时候的快感,那种肉壁蠕动挤压,以及舌头湿滑柔嫩,舌尖
扫动龟头每一寸肌肉时候的销魂感觉,直到现在想起来刘默的肉棒都忍不住立起
来致敬谢意。

  甚至当看着面对面自己老妈的容颜的时候,刘默就恨不得再次体会一下那柔
软紧致的感觉。

  一整桌的午饭,对于此时此刻的刘默来说,完全就没有吃进去的心思,刘默
全程的目光,基本上都在自己老妈的身上转悠。神游天外,心魂早就回到了昨天
那个销魂的夜晚。

  中午的午饭吃过之后,刘默在家歇息了一阵,随后便去了学校。

  至于曲鑫,则是一如既往地在家里午睡着,睡梦当中,曲鑫仿佛又回到了那
个夜晚……

  在发现了自己老公和李医生有一腿之后的那个夜晚……自己喝了很多酒,醉
了……然后……

  「嗯……」

  迷迷糊糊中,曲鑫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的睡衣因为汗水而紧紧地
与皮肤粘粘在一起,粉嫩粉嫩的肌肤微微有些泛红,额头上的流海也与皮肤贴在
了一起,整个人眼神飘忽,显然是从噩梦当中突然惊醒的。

  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感受诺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寂静,曲鑫一边喘着粗气,
一边用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低头一看,满手心的汗水……

              第一百一十一章

  噩梦中惊醒的曲鑫,只感觉浑身上下被汗水包裹着,窗户外面的微风吹打进
来,像是一层刀子在皮肤上刮过,冷冷的寒彻入骨,曲鑫不由得抖了抖身子,紧
了紧身上的睡衣。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下午五点半了。

  再有半个小时,自己的儿子刘默就要放学了。

  曲鑫看了眼手机,随后又打开了微信,当她熟练地找到我的时候,那打算按
下去视频通话的手指,却是在半空中停止了。

  原因无他,或许在她的心里,我和李医生的事情永远的都是一道坎,无论怎
么样都过不去了吧?

  似乎是想到了我和李医生的事情,曲鑫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那原本
按压在视频通话位置的大拇指,却也慢慢地放了下去。最终,她选择了没有联系
我。而按照时差来算,这个时间段的我还没有起床,怀里搂着浑身赤裸的李医生,
感受着她胸前的一对大奶子挤压着我的胸腔,沉沉的陷入睡梦当中。

  当时的我一门心思的都在李医生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发现,在曲鑫回国的那
几天里,她根本就没有一次主动找过我,都是我一直在联系她。单单这一点儿,
就可以看出曲鑫的不对劲之处了。可是……那个时候的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李医
生,什么时候想起过曲鑫啊!

  男人或许就是这样,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

  没有和我视频的曲鑫,默默地裹紧了睡衣,下了床,去到了卫生间里简单的
冲了一个澡,然后就来到了厨房,开始给不久之后就放学的刘默做起了晚饭。

  从美国回来到现在,曲鑫似乎还没有出过家门,每天不是睡觉,就是无神的
盯着远处发呆,然后到了时间定时定点的给自己儿子做饭,每天的生活很有规律,
也很朴素,似是经历了大风大浪后的宁静,也或许是失望之后的返璞归真,总之,
现如今的曲鑫生活重心基本上都在自己的儿子刘默的身上,很少再考虑其他。

  在她看来,生活、丈夫,没一个不是让自己失望,也没一个不是伤害到了自
己,这当中唯有自己的儿子,是真心为了自己好,也唯有自己的儿子,在最危险
的时刻,可以不顾自己性命的救助自己。

  这样的对比,怎能不让曲鑫感动呢?

  其实她没有发现,在潜移默化之间,她的生活里似乎已经充满了儿子刘默,
这几天以来,早就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或许我的背叛,对于曲鑫来说,是永远
无法弥平的伤痕吧?

  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两面三刀,已经远远不是之前那个心智不成熟
的「傻儿子」了……

  随着儿子进门,曲鑫的晚饭也做好了,像是平常一样,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吃
着晚饭,其间自己的儿子还贴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曲鑫没有多余,心怀感
激的喝了下去。

  洗过碗后,曲鑫打算去卫生间泡澡,但是当走到自己家卧室门前的时候,曲
鑫的脑海突然嗡的一声响,随后便感觉一股股的眩晕袭上了自己的脑海,强烈的
睡意像是潮水一般的朝着自己涌来。再也坚持不住的曲鑫,只好放弃了泡澡的打
算,推开了自己卧室的房门,刚刚躺在床上头挨着枕头,随后便没有知觉了……

  而房间里,刘默早已经将这一切通过微微打开的房门缝隙看在了眼里,随着
曲鑫进屋,刘默慢慢的打开了自己的房门,悄无声息的朝着曲鑫的卧室靠了过去。

  当来到曲鑫卧室房门前面的时候,刘默隔着差不多有一米多的距离,满脸紧
张的站在了门后面,距离曲鑫进了屋子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刘默也不知道药效到
底上来了没有,所以也就没敢多做动作,愣愣的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差不多有
十多分钟的时间,刘默方才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似的超前迈了一步。

  「妈……」

  隔着房门,刘默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但是随着声音落下,房间里面没有一点儿动静,就像是昨天晚上一样,格外
的安静。

  心里有些打鼓的刘默不得不再次抬起了手,敲了敲房门,叫了声妈。

  咚咚咚的沉闷敲门声响起,刘默心里清楚,凭借这个分贝,如果曲鑫没有睡
着的话,肯定就会醒来,但是敲门声落下足足有一二分钟,曲鑫的卧室里面依旧
没有丝毫的动静,这一点,就完全可以说明问题了!

  站在房门口的刘默,整个人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像是即将吃到羊的狼一样,
急切的搓着双手,眼神当中冒出了绿光。

  他伸出手握住了曲鑫房门的门把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便猛地推开了
房门。

  房门打开的瞬间,还是熟悉的位置,还是熟悉的大床,床上躺着的,正是刘
默想了整整一个白天的苗条倩影,虽然裹着被子,但是那苗条的背影还是一览无
余,引人遐思。

  看着躺在床上熟悉的身影,刘默的脑海中再次浮现了昨天晚上自己骑在上面
口交时候的画面,不由得浑身燥热,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猫着腰,缓缓走到了曲鑫的面前。

  和昨天一样,做过一次的刘默完全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他先是将曲鑫身上的
被子拉了开来,随后便坐在曲鑫的床沿边,开始解起了曲鑫身上的睡衣。

  不消片刻,曲鑫身上薄薄的一层睡衣就被刘默轻轻松松的解了下来,解开睡
衣的同时,那一对白皙丰满的大奶子,再度暴露在了刘默的面前。

  还是熟悉的形状,还是原来的位置,刺激着刘默的大脑,沾满了他的视线,
这一秒,好似刘默得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面前这对白皙丰满的大白兔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

  随着睡衣扣子的解开,那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如同困在笼中的兔子脱困了
一般,从睡衣的束缚当中弹了出来。

  虽然昨天就已经见过且把玩过这对奶子了,但如今再次见到,刘默还是感觉
十分震撼。

  他不由得双手一左一右握住了这对奶子,抬着手,毕恭毕敬的像是捧着一对
圣物一般将曲鑫的这对奶子捧在了手里。随着视线对焦,刘默的两只眼睛就仿佛
是胶水固定在了上面一样,完全就挪不开了。

  在刘默的视线当中,曲鑫的这一对奶子好似陶瓷娃娃一样,白皙光滑,神圣
丰满,握在手里有着紧致和沉淀,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芳香。

  再一次的握住了这一对乳房,刘默脑海当中不由得浮现了今天中午的遗憾,
现在遗憾可以弥补,刘默自然是抓紧了时间。

  只见后者两只手握住了曲鑫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对着左边的乳房慢慢低
下了头去。

  当头低到一定角度的时候,刘默轻轻抬眼看了一眼睡梦中的曲鑫,确定后者
没有醒来之后,刘默这才放心的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学着视频和小说里描述的那
样,刘默带着热气的舌尖慢慢地覆盖在了曲鑫的奶头上面,那粉嫩粉嫩的奶头还
没有变硬,与周围的乳晕连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已经干瘪下去的黄豆一样,
不怎么起眼。

  随着舌尖的伸出,那散发着热气的舌尖先是舔住了曲鑫的奶头,在奶头上面
呈顺时针画着圈,随后,又将厚重的舌头从曲鑫的奶头上面逐步转移到了整个乳
房上面,就像是那些电影里演的一样,刘默用舌头在曲鑫的乳房上面画着不规则
的圆圈,舌头带着口水,侵占着本应该属于他老爸的每一寸领地,在上面标注了
自己的味道。

  随着刘默舌头大面积的舔弄,不过片刻间,曲鑫的乳房就变得湿哒哒了,上
面亮晶晶的像是涂抹了一层油渍,隐约反射着淫糜的光泽。

  刘默的舌头,就像是一条水蛇,在曲鑫的乳房上面灵活的游走着,而另外一
只握着右边乳房的手,却是一刻也没有闲着,虽然一只手完全覆盖不住曲鑫的乳
房,可这并不能妨碍刘默对于曲鑫乳房的痴迷,这种痴迷,不单单是刘默,基本
上蔓延到了所有男性的血管、灵魂深处,毕竟每一个男人的成长,都离不开母乳
的哺育。而这种乳房的神圣和迷恋,也随着乳液蔓延到了每一个男人的灵魂深处、
骨髓里面,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乳房,往往是不可言喻之地。

  此刻的刘默就是这样,在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刘默就懊恼自己没有摸够老妈
的乳房,如今这对乳房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里,刘默自然是想方设法的弥补遗
憾。舌头舔着一只乳房,另一只乳房也舍不得放过,五根手指像是揉捏面团一样,
一刻也不停的揉捏着曲鑫的乳房,当舌头将另外一只乳房舔了个干净之后,那另
外一只乳房被刘默的五根手指牢牢地攥在了一起,然后朝着当中挤压,就像是气
球一样,曲鑫的那只乳房在刘默的五指当中不停变换着形状,最终奶头被刘默的
五指挤压了起来。

  而刘默的视线,在舔弄了曲鑫的左乳一会儿工夫之后,就转而又将阵地转移
到了曲鑫的右乳上面。

  随着刘默五指的揉捏,曲鑫的右乳渐渐挺立了起来,刘默转移视线的同时,
一口就照着曲鑫右边的乳房含了下去,那被挤压的挺立起来的奶头,瞬间就被刘
默含在了嘴里。

  不过这一次刘默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的用舌头舔弄,相反在含住曲鑫的奶头之
后就大力的吸了起来,像是测试肺活量一般,刘默紧紧地吸扯着曲鑫的奶头,头
像是拔塞子一样不停地往上升,当升到一定幅度的时候,啵的一声,刘默将奶头
松了开来,那已经被吸扯的立起来的奶头立马脱离了刘默的嘴唇朝下跌落,激起
乳波阵阵。

  随着乳头自嘴中脱离,刘默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随即又将视线注意到了曲鑫
鲜艳的红唇上面。

  就是昨晚,这个地方带给了自己前所未有的体验。

  也就是昨晚,自己差一点儿就射进自己老妈的嘴里。

  一想到昨天晚上所感受到的温热和紧致,刘默就感觉自己的阴茎粗硬的就好
像是要炸了一样,他三下五除二的脱去了自己的裤子,迫不及待的上了床,懒腰
坐在了曲鑫的身上。

  说实话,经历了昨天晚上的实验,今天此时此刻的刘默,心态已经与昨天晚
上第一次的紧张忐忑截然不同,这一次的刘默,只想要快速的体会自己老妈那红
润紧致的樱桃小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浑身上下脱了个精光的他,就像是一只憋了很久的公狗,快速的靠到了曲鑫
的身边,一如昨日,刘默一只手握着自己的阴茎,半跪在了床头,也就是曲鑫头
部的位置。

  随后,就见刘默一边盯着曲鑫,一边不停地撸动着自己的阴茎,随着阴茎的
前后撸动,不消片刻,刘默的阴茎竟然再次增大了几分,同时那不停兀自张合的
马眼里面也是分泌出了一股股的爱液,顺着马眼滴落,当先的一两滴全都滴在了
曲鑫旁边的枕头上。

  看着自己老妈熟睡的侧颜,刘默再也忍受不住,吞了口口水的同时,慢慢地
往前挪动了挪动自己的膝盖,随着身子前倾,那粗长的已经青筋可见的阴茎就这
么直勾勾地呈现在了曲鑫的面前,紫红紫红的龟头基本上已经快要挨住曲鑫的嘴
唇了。

  如果此刻曲鑫睁开眼睛,必然能够看到那近在咫尺的紫红龟头,同时也会发
现,在自己鲜红的嘴唇上面,有着一丝温热且略显粘稠的丝线,那正是自己宝贝
儿子马眼里面分泌出来的爱液!

  现在,这丝爱液已经浸湿了曲鑫的红唇,并且有着几滴已经从曲鑫的红唇当
中滴了进去,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轻轻松松地顺着曲鑫的红唇滑了进去,经过
牙床,与温热的嘴腔融为一体!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样,在这丝爱液流进口腔里的同时,曲鑫的红唇,轻轻
地上下动了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妈……」

  看着近在咫尺,浑身赤裸的曲鑫,一只手扶着自己阴茎的刘默,跪在床上往
前挪动着身子,一点一点,慢慢前行。

  最终,那已经发紫的龟头来到了曲鑫鲜艳的红唇外面,还是和昨天一样,曲
鑫的柔软的红唇与刘默的龟头接触到了一起,那自马眼当中分泌出来的爱液,也
是一点一点的粘粘在了曲鑫鲜嫩的红唇上面。

  刘默一只手扶持着自己的阴茎,在自己马眼上面分泌出来的爱液粘粘在曲鑫
红唇上面的时候,刘默把着阴茎的手开始来回的左右摆动,让自己火热滚烫的龟
头能够一点一点的碰触到曲鑫的红唇。这样,一如昨日,刘默的龟头在曲鑫的红
唇四周摆动,感受着那嘴唇的柔软和火热,刘默心里忍不住深深地吸气。

  此时的他,属于跪在曲鑫的床头,以这样的姿势,正好能够看到自己手把着
阴茎在自己老妈红唇四周摆动的画面,这种阴茎在嘴唇四周摆动的画面,格外刺
激着正值壮年的刘默。后者呼吸逐渐加重之余,开始挺动着自己的腰身,让自己
那早已经坚硬的不像样的肉棒开始慢慢进入曲鑫紧闭的红唇当中。

  有了昨天的经验和教训,此时此刻的刘默并不着急,相反,他格外的气定神
闲,那紫红紫红的龟头并不着急一下子就插入曲鑫的嘴里,相反,那硕大的龟头
一点点的往里挤压着曲鑫的红唇,每当进去一部分,刘默又会将那一部分抽出,
然后再进去一部分,总之是一下接一下,反反复复的抽插,一刻也没有消停过,
就这么来来回回的试探了几次之后,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什么,曲鑫的双唇竟然
慢慢地张开了,换言之这也让刘默的阴茎进入的过程更加的顺利。他的龟头随着
腰身的前倾挤压慢慢往里深入,像是进入一个外紧内宽的隧道一样,随着阻力松
懈的刹那,刘默那硕大的龟头,再次进入了那个他心驰神往了一白天的柔软温热
之地。

  那嘴唇里的紧致和温暖,像是一块海绵,瞬间包裹住了刘默的整个龟头,同
时随着刘默龟头的插入,曲鑫的嘴腔立马鼓起了一大块,从刘默的角度可以清晰
无比的看到自己的龟头进入自己老妈嘴里的场景,那种别开生面的香艳和冲击是
刘默看那些母子乱伦小说所提供不来的。

  「嘶……」

  刘默吸着凉气,慢慢地仰起了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股舒爽到极致的呻吟。

  自己美艳动人的老妈,此刻就在自己的身下被自己的肉棒插入了嘴里,还有
什么比这更香艳更刺激的吗?

  想到这里,刘默只感觉自己进入自己老妈嘴里的阴茎不自觉的又增大了几分,
他慢慢地挪动着膝盖转移着位置,最终来到了自己老妈的身上。

  似乎是有意的,刘默特意看了看曲鑫的一对大奶子,随后便浑身光溜的对着
那对大奶子坐了下去。

  随着屁股坐在自己老妈奶子上的瞬间,那挺立的圆润巨乳,立马就从包子形
状变成了大饼,而坐在上面的刘默,也不由自主的晃动了晃动自己的屁股,感受
了感受大奶带来的快感和舒爽。

  而另一边插进曲鑫嘴里的阴茎,刘默也没有刻意的转移注意力,相反他全部
的心神都集中在了上面,看着自己阴茎上面略显凹黑的皮肤与曲鑫鲜艳的红唇之
间颜色的差距,刘默只感觉更加的刺激,那巨大的龟头不再局限于塞满自己老妈
的口腔,相反,似乎是想要感受那天晚上的深喉一样,刘默开始一点一点的将自
己的龟头往自己老妈的喉咙深处推进。

  随着刘默的用力,阴茎似乎已经挤压开了曲鑫喉咙的肉壁,朝着最深处而去。

  过程中那肉壁的湿滑和紧致,无孔不入的包裹着刘默的阴茎,那种刺激着全
身上下的舒爽感,无法用任何笔墨来形容,仿佛就像是灵魂升天了一样。

  说实话,深喉的快感,往往只有被女孩子深喉过的人才能理解,而此时的刘
默,在插入自己老妈喉咙深处的瞬间,那里面的火热和紧致就让刘默再也不想出
来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母亲呼吸的问题,说不定刘默会一辈子都呆在里面,
那种喉咙里肉壁包裹蠕动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技师给你全身上下的按
摩一样,他能够深刻地了解到你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穴位该受的力度和挤压。此
刻自己老妈曲鑫的喉咙就是如此,那紧紧包围着自己肉棒的嫩肉像是无数双小手,
一刻也不停地按压着自己的肉棒,同时那喉咙深处还隐隐约约有着一股吸力,像
是一个黑洞,不停地往里吸扯着自己的肉棒,乃至于恨不得要将自己的肉棒整个
扯进喉咙里。

  虽然这种吸扯不强烈,但是刘默还是隐约可以感觉到,那进入喉咙深处的肉
棒,就好像是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探测器,任何一丁点儿细微的动作,都能够通
过阴茎传递到刘默的全身上下,那种感觉,简直是绝了。

  感受着那股轻微的吸扯力道,刘默有那么一瞬间更不想要拔出了,但是当看
到自己老妈逐渐呼吸不上来的难受之感,又怕老妈难受又怕惊醒老妈,所以即便
心里再三不愿意,刘默还是慢慢地将自己的阴茎从自己老妈的喉咙深处拔了出来。

  其实这也是刘默的迷幻药对曲鑫起到了效果,如果是清醒阶段的曲鑫,未必
能够做到深喉。而且曲鑫也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丈夫深喉过,如果刘默知道这个事
情,说不定会更加的兴奋,毕竟……这可是只有自己才能享有的究极待遇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