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重生诡情之D男复仇计】(八)

第一文学城 2021-02-21 18:47 出处:网络 作者:楚生狂歌
八 (15250字)   青华很想装作他喜欢方达明的样子,但看到方达明站在眼前,青华还是拉着

(15250字)

  青华很想装作他喜欢方达明的样子,但看到方达明站在眼前,青华还是拉着
个脸,在方兰再三要求下,青华才叫了声爷爷。以方达明如今的地位,估计没几
个人能给他摆脸色,但青华这般模样,方达明却没有一点不开心。正因为傻孙子
开窍了,知道爱与恨了,才会对不喜欢的人这样,只要相处多了,这些问题都可
以解决。

  刘婶准备了很丰盛的晚餐,很多菜肴都是青华喜欢吃的,夏竹衣早上就打电
话通知刘婶准备什么菜式了。席间的时候,青华才跟方达明说了几句话,话虽不
多,但逻辑清晰,可把方达明乐开了花。方达明问方兰怎么会想到重新装修房子,
方兰说有一个水管坏了,地板受潮要更换,顺便就重新装修一下。

  方达明的别墅比方兰的别墅要小上很多,楼上只有三个房间,方达明夫妻一
个房间,方兰和方樱姐妹一个房间,青华只能单独睡一个卧室。这样的安排对于
这两个月来几乎无女不眠的青华来说还真有些不适应。在这幢小楼里,这一家人
似乎又变得正常了。

  几天后,方樱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天要上课,而方兰因为公司的事情出去了。
家里只剩下青华和方达明夫妻。本来方达明白天是很少在家的,青华想趁机跟夏
竹衣上床,没想到这天方达明没出去。一早上有好几拨人来见方达明,可能是有
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对于方达明的事情,青华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所以有人
来他就只能待在楼上。

  到了下午,青华上了会网,准备到阳台上透透气,出房间的时候听见卫生间
里有放水的声音,知道是夏竹衣在用卫生间,青华心里一动,方达明在楼下的书
房会客,刘婶已经打扫过楼上,这时候应该去菜市场了,正好给了他和夏竹衣苟
合的机会。青华一直想在方达明面前狠狠奸淫方家的女人,但时机还不成熟,眼
下虽然不是这种情况,但至少是在方达明的别墅里,而且方达明就在楼下书房会
客。

  卫生间里,身穿着黑色大花边衬衣和紫黑花色直筒裙的夏竹衣正对着镜子盘
头发。每个人都有固定的社交圈子,与夏竹衣相交的,都是在省城有身份地位的
贵妇,这些女人在一起自然很注重仪表。夏竹衣准备外出,所以要精心打扮一下。
夏竹衣左看右看,觉得满意了,才打开卫生间的门。猛然看到青华站在门外,夏
竹衣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青华推进了卫生间。夏竹衣顿时明白青
华想干什么,大惊失色,嘴里有些结巴地说道:“小龙,你……他在下面呢。”

  夏竹衣本就漂亮,这一精心打扮,更显得妩媚动人。青华盯着夏竹衣诱人的
红唇说道:“他在下面会客呢,哪有时间上来。这几天可憋死我了,难道夏奶奶
你就不想?”青华说着一把抓住了夏竹衣的乳房。绸质的衬衣没有挡住夏竹衣那
对大乳房的柔软感觉,反而让青华摸起来觉得更加滑爽。青华抓着那对丰乳,立
刻把玩起来。

  在湖山别墅住了一个多月,夏竹衣早就沉迷在青华强壮身体冲击带来的快感
里。被青华捏住了乳房,夏竹衣就觉得全身酥软,好像身体的某些部位已经做好
准备,等待着强壮男人的插入。不过这不是在湖山别墅,是在省委大院,方达明
就在楼下,夏竹衣还是有些理智的。“小龙,我已经和别人有约了,等我们回到
你妈那里再玩吧。”

  青华那肯轻意放手,方达明还在家,夏竹衣这身打扮,肯定是约了某位女士,
也许就是像她这样呆在家里无聊的官太太,能有什么重要约会。“你约了谁啊,
打个电话推掉就行了。今天小樱和我妈妈都不在家,刘婶现在也去买菜了,没人
会来打扰我们,难道夏奶奶你要放弃这样的机会?”青华说话的时候,一只手已
经伸进了夏竹衣的衬衣。

  夏竹衣知道傻小子肯定不会轻意让她走的,再说傻小子说的没错,方达明在
楼下会客,家里又没别人,她跟傻小子发生些什么也没人知道。一想到傻小子坚
硬的肉棒插在她蜜穴里的样子,夏竹衣的内心就动摇了。反正她的约会也没什么
要紧的,就是约了人一起去做SPA ,随便找个借口推掉就行了。

  跟夏竹衣通话的应该是个年轻女人,叫夏竹衣夏姐,听声音大约三十出头。
青华猜测是某些人想走夫人路线,来巴结夏竹衣的。听夏竹衣说家里来客人,对
方就明白了,笑着约夏竹衣以后有空再一起出去。

  夏竹衣打电话的时候,青华倒是没出声,但他的两只手可没闲着。夏竹衣通
话没有一分钟就挂了,这时候她衬衣的扣子全被青华解开了,就连裙子都被青华
翻了起来,黑色的紫色的内裤一直拉到了膝盖处。夏竹衣穿得是到膝盖的半裙,
虽然有些弹性,但毕竟是直筒裙,夹在腰间并不怎么舒服。

  “小龙,要不我们去房间吧?”夏竹衣觉得在房间里更安全一些,房间门关
上后隔音效果要比卫生间里好多了,就算不小心发出点声音来,楼下也听不见。

  “不要,我觉得在这里有趣,还可以照镜子。”

  “那我们把门关上吧。”青华进去的时候只是顺手拉了下移门,雕花玻璃移
门并没有关上,还留着巴掌宽的一道缝。

  “关不关还不是一样。我等不及了。”青华说着把夏竹衣压在了洗手台上,
顺手拉下了自己的裤子。青华穿的是松紧式的休闲裤,这一下连内裤一起拉了下
去,早已勃起的肉棒一下子就弹了起来,不用青华手扶就顶在了美妇人那丰满的
肉臀上。

  啪!青华轻轻拍了下夏竹衣的肉臀,发出一声脆响!“别拍!”夏竹衣惊叫
一声,她既怕傻小子拍疼了她,又怕拍打声会传到楼下去。青华知道这时候不能
弄出大动静,他只是习惯在这种时候拍打美妇人丰满的肉臀,轻拍一下过过手瘾。

  “夏奶奶,你的屁股真软,我都有些忍不住了。”青华说着掰开了夏竹衣的
大屁股,一根食指准确的插进了美妇人的肉穴。只来回抽送了几下,青华就感到
夏竹衣的肉穴已经做了迎接他鸡巴的准备。

  “夏奶奶,你真骚,刚才还说不要呢,一会儿已经湿了。”青华把那根沾着
淫水的食指凑到了夏竹衣的红唇上,让夏竹衣尝尝她自己淫水的味道,夏竹衣并
没什么报怨,很识趣地舔了舔青华的手指。青华对夏竹衣的表现很满意,终于扶
着鸡巴插进了美妇人的肉穴。突然被男人塞满了肉穴,夏竹衣兴奋得想要大叫,
但又不敢,咬着自己的红唇,只是从喉间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

  因为方达明还在楼下书房会客,青华和夏竹衣都很小心,抽插的时候尽量不
发出声音来。即便如此,在卫生间里还是有咕唧的水声和肉体撞击发出的拍打声。
青华一手抓着夏竹衣的大乳房,一手托起了夏竹衣的下巴,这样他就能从镜子里
看到夏竹衣的脸。不知道夏竹衣是太兴奋了,还是有些羞愧,闭着眼睛不敢看镜
子中的自己。

  镜子里,黑色的衬衣遮住了美妇人的大部分身体,略显丰满的身体若隐若现,
散开的衣襟中间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耷拉在胸前的乳罩似乎遮住了丰满的乳房,
但在男人大手的拨弄挤压下,那白花花的乳肉和紫红的乳头不时从罩子间露出。

  青华干得性起,抱着夏竹衣微微身后退了下。这样他可以透过镜子看到他和
美妇人性器相交的地方。没有了洗手台作依靠,夏竹衣不得不双腿用力踮着,以
支撑身体的重量,绷紧的身体让她原本就显得颇为紧窄的肉穴产生的压力更大。
青华体会到这种感觉,嘴里也发出了低沉的喘息,然后向前用力顶了下,龟头顶
着美妇人的子宫颈口,像要把美妇人给顶起一样。

  天啊,我忍不住了,我要被顶死了!阴道深处传来的那种酥麻酸软的感觉让
夏竹衣紧咬了牙关,怕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那雪白的双腿不住地打颤,双手向
后紧紧抓住了青华的衣服,生怕青华一松手她会跌倒在地上。青华感到包着他鸡
巴的肉穴又紧又热,又湿又滑,如同一只握紧了的拳头紧紧抓住了他的肉棒。

  “夏奶奶,你的屄怎么变得这么紧,我都动不了了。”青华刚说完,一股热
流从肉穴里涌出,美妇人嘴里唔唔着发出几声轻吟,然后就软在了青华怀里,透
过镜子,青华看到一丝晶亮的东西从美妇人大腿根部往下淌。过了好一会儿,缓
过劲来的夏竹衣才对青华说道:“小龙,别这样了,我受不了了,你让我撑在洗
手台上吧。”夏竹衣根本站力不住,青华抱着她也没法抽送鸡巴,只得又将美妇
人压到洗手台上。就这一会儿功夫,夏竹衣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就连屁股上
都是湿漉漉一片,也不知道是屁股上出汗了还是沾上了被青华鸡巴带出来的淫水。

  镜子里的夏竹衣早没了之前的贵妇形象,原本盘好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被弄
散了,披散开来,有些发丝还被汗水染湿了贴在了脸上。“小龙,就这样,嗯…
…就这样,奶奶好舒服。”如果说一开始夏竹衣还有些羞耻之心,这时候已经完
全被情欲冲晕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不能像在湖山别墅里那样大叫。青华的龟头
不时碰撞摩擦在她的子宫颈口,一阵阵的酥软,又一股淫水涌了出来。

  青华感觉到了美妇人身体的变化,他突然把肉棒抽了出来,伸出两个手指插
进了美妇人的蜜穴,如同插进了水帘洞。“小龙,你干什么?”肉棒突然变成了
手指,夏竹衣的快感一下子低落下去,还没等她明白过来,青华已经猛抽起手指
来,咕唧咕唧的水声连同指关节撞在阴唇上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美妇人蜜穴里的
水越来越多,青华用力扣了几下,突然用手掌盖住了美妇人的阴唇,然后将手掌
贴到了美妇人的嘴唇上。

  “夏奶奶,快尝尝你骚水的味道,是不是跟我的精液一样。”青华话话的时
候,挺着肉棒又顶开了那对肥厚红嫩的阴唇,然后一插到底。夏竹衣不由自主地
半张开了嘴,快乐的呻吟声还没从喉咙里叫出来,青华的手掌就盖了上去。

  “夏奶奶,什么味道?”

  “不知道,有点涩……有点凉……”

  两人正干得起劲的时候,青华感觉到门口一暗,像是有人影闪过,又躲了起
来。青华吃了一惊,停了下来,随即又泰然起来,更加用力地插起夏竹衣的肉穴
来。楼下就只有方达明在会客,能上楼来的肯定是方达明。青华正想在方达明面
前奸淫方家的女人呢,没想到在他偷奸夏竹衣的时候方达明自己凑上来了。见方
达明自己躲了起来,青华更加肯定方达明和方兰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方达明对
青华奸淫方家女人的事情知道得清清楚楚,唯一不知情的只有夏竹衣和方樱这一
对母女。

  青华刚才的那一停顿,夏竹衣立刻就感觉出来了,问青华怎么了。“我在想
夏奶奶这么骚,老爷子他能让你满足吗?”

  夏竹衣根本不知道方达明躲在外面偷听,听青华这么说便喘着粗气说道:
“他不行,不是还有你吗?”

  “夏奶奶,妈妈说你最骚,果然没说错,你的屄比小樱阿姨还会咬,哦,你
的屄又在咬我的鸡巴了,夏奶奶,你有没有感觉到?”

  “嗯,小龙,快用力顶,用力插我。用力插你夏奶奶,夏奶奶就要泄了。”

  “夏奶奶,是小龙的鸡巴大还是老爷子的鸡巴大?”

  “你的大。小龙,别说了,使劲日奶奶,奶奶喜欢你。”

  方达明躲在墙边,听到两人说话,长叹了口气。虽然他早知道这些事情,可
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一些异响,接着是
两人亲嘴的声音,方达明知道刚才两人是换了个姿势。刚才他上来的时候从门缝
里看见妻子是正对着镜子被傻孙子压在洗手台上的,很显然那时候傻孙子是用后
入式在干他奶奶。现在两人一边干一边亲嘴,显然他老婆夏竹衣已经正对着傻孙
子。方达明忍不住探出头,从门缝里露出的一小块镜子中看到夏竹衣的背影,老
婆夏竹衣正坐在洗手台上,黑色的衬衣还穿在身上,被反掀上去的裙子包着,裸
露着的大屁股在黑色衬衣的映衬下更是一片雪白,看上去淫荡无比。结婚这么多
年,方达明第一次感觉到妻子很骚,真的很骚!

  卫生间里的动作越来越大,虽然声音不是很响,方达明却知道傻孙子“发威”
了,夏竹衣发出呜呜地声音来,像是嘴里咬了什么东西。

  “夏奶奶,你再用力,这包的皮带都要被你咬断了。不过你的嘴唇可真软,
要不你再舔舔我的鸡巴吧,就像在那边大房子里一样。”

  “唔……”

  冤孽!方达明又暗叹一声,慢慢地离开了卫生间。夏竹衣咬着挎包上面的皮
带子,用力抱着青华,让青华再用力些。青华也不知道方达明走了没有,还故意
和夏竹衣说些淫乱的话,内容自然是他和方家三女乱搞的情况。

  又过了七八分钟,青华才在夏竹衣肉穴里射出了他积赞了好几天的精华。夏
竹衣吐了皮带,大口地喘着气,对她来说,是爽快也是解放。一番激烈的性交下
来,妆也乱了,夏竹衣又要重新装扮一下,不是为了赴约,只是为了让方达明看,
她可不知道方达明早知道她和青华的事情,还想着怎么样不让方达明看出异样来
呢。

  清理一番后,青华回到了他的房间,没过多久,就听见楼下有动静,来拜访
方达明的人走了。过了一会儿,青华才下楼去,他想看看方达明究竟会有什么反
应。楼下的客厅没有人,书房的门关着,方达明在里面说话。青华愣住了,难道
来拜访方达明的人还没有离开?青华走到书房门前,听了会儿才知道方达明是在
打电话。

  方达明跟对方在说解决正厅的问题。方达明的意思是把对方调到省里来,到
省里正厅问题容易解决。对方好像不太满意,觉得一个正厅在省里也不是多大的
官。方达明说对方年纪还轻,当副市长时间不长,资历并不老,想当市长不太可
能。调回省里解决正厅了,过个一两年再下放到地市去,做市长就名正言顺了。

  虽然青华听不见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但他立刻就想到了枫叶酒店的那个女副
市长,那个女人跟江雪晴还有很深的关系。青华住到方达明这里好几天了,也没
发现方达明跟人谋划什么阴谋。至于方达明在官位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除
了今天打电话来的女副市长,青华也没发现其他的。

  书房里,方达明让女副市长过几天到省城来了开招商会再详谈。青华突然眼
前一亮,也许从那个女副市长身上可以搞到方达明的一些秘密。这时候屋外有声
音,青华立刻走到了客厅里,在沙发上坐下了,拿起旁边的一张报纸看起来。刘
婶见青华在看报纸,也没打扰他,拎着菜进了厨房。没想到方兰紧接着刘婶进了
屋,看到青华在看报纸,有些诧异,问青华在看什么。

  青华指了指报纸上的副刊,上面是最近这段时间各大影院上映电影的介绍。
“小龙,你要去看电影?”青华本是拿着报纸装模作样的,听方兰这么问他,便
点了点头,或许他独立行动就可以从看电影开始。

  “小龙,这几天妈妈都很忙,要不等下个星期天,让小樱陪你去看电影吧?”

  “不用,妈妈,我自己去看就行了。这几天在家里都觉得没劲。”

  方达明听见方兰和青华在客厅里说话,从书房里出来,正好听清楚青华说的
这句话,心里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小兔崽子,在家里没劲就肏奶奶玩!不过
这话他只能在心里说说。别说夏竹衣不是青华的亲奶奶,就算是亲奶奶,青华肏
了,方达明也不敢在方兰面前有什么抱怨。见到傻孙子说话有条有理,方达明气
又消了几分。但听青华说要一个人出去,方达明又有些不放心。

  “小龙,城里那么大,你认得路吗?”

  “认识啊,小樱放暑假的时候,我和小樱天天在城转。”

  “嗯,小龙,那你明天自己出去玩吧,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方
兰同意了青华的要求,方达明有些着急。方兰朝他使了个眼色,青华把这一切都
看在眼里,知道方兰肯定会派人在暗中跟着他。不过青华并不担心有人跟着他,
只要两三天下来,他表现正常,方兰就不会再派人跟着他了。

  方兰又问青华今天在家做了些什么。青华说他上网玩了会游戏,下午没劲就
睡了午觉,才醒来没多久呢。方达明在一边听得都不知道跟青华说什么好了,让
方兰跟他进书房。“妈妈,你们要说什么啊?”因为有方兰在,青华大胆的问方
兰,表达出他很好奇的意思。方兰知道青华好奇,就让青华跟着去了书房。

  听了方达明跟方兰的谈话,青华才知道,今天下午来见方达明的是省城的常
务副市长,是方达明一手提拨起来的,也算是方达明的嫡系。他是来跟方达明汇
报省城明年城市建设的规划,让方兰早做准备。其中有一个规划的草案,是涉及
到东山机场扩建的重大工程,方达明早拿到了,并作了些批示,刚才方达明上楼,
就是去拿那个草案的。

  “小龙,今天爷爷跟我们说的事情,你可不能对别人说。”要离开书房的时
候,方兰交待青华。

  “嗯,我知道,这是我们家的秘密。”青华嘿嘿笑了笑。方达明看着青华,
他很怀疑青华是不是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些,他总觉得青华说的话里有话。不过
方达明并没有追究,只要外人不知道方家的秘密,傻孙子越聪明越好,就算他知
道再多的秘密也没关系。

  到了晚上,方达明像往常一样上了床,而夏竹衣还在方家姐妹房间里跟方兰
说话。夏竹衣和方兰的关系似乎缓和了不少,方兰住过来这几天,两人不时还有
说有笑的。方达明知道这全是因为傻孙子的缘故,想到下午妻子跟傻孙子在卫生
间里苟合的事情,方达明竟然有些冲动了。虽然夏竹衣比韩淑华要大几岁,但论
漂亮,论风情,论韵味,韩淑华还比不上夏竹衣。只是当初方达明娶夏竹衣是为
了掩饰他跟方兰的奸情,所以一直以来方达明对夏竹衣并没有太多的欲望,自从
生下方樱后,方达明跟夏竹衣之间的性生活就更少了。但今天晚上,方达明特别
想干他的妻子。

  夏竹衣回到房间,才睡到床上就被方达明压到了身下。夏竹衣穿着睡裙,方
达明想干她很容易,只要拉下她的内裤就行了。夏竹衣不明所以,要是以前方达
明这些对她,她肯定会高兴极了。可白天她刚被青华干过,尝过青华的大鸡巴后,
她对方达明自然没什么兴趣了。但夏竹衣在方达明面前表现得还很热情,伸着玉
腿勾住了方达明的屁股。

  方达明毕竟年纪大了,保养得再好,跟青华这样的毛头小伙一比,就有种相
形见绌的感觉。方达明在夏竹衣身上捣鼓了没几分钟,就翻身躺到了一边,夏竹
衣无语地睡在床上,虽然心里很不爽,她嘴里也没说什么。

  “我们年轻的时候太保守了,现在年纪大了,想玩也玩不动了。”夏竹衣听
到方达明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问道:“达明,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睡吧。”方达明侧过了身。

  “我去打点热水来帮你擦擦。”夏竹衣说着起身离开了。对方达明来说,夏
竹衣有时候更像一个照顾他个人起居和卫生的保姆。

  第二天一大早,青华坐着方兰的车出门了。青华在市中心下了车,没走多远
就感到有人跟着他。青华故意走向了一家商场,在商场里面的一面镜子前,青华
看到了跟着他的人,青华并不认识。青华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在商场里逛了一圈,
然后就去电影院看电影。这一天青华故意去了很多地方,好像对一切都很感兴趣,
青华相信,只要方兰知道了他这两天外出的情况,就不会再派人跟着他了。

  果然,到了星期四,青华在市中心下了车后就没人跟着他了。突然没人跟着
了,青华反而不知道干什么好了,在城里盲无目的地转悠着。不知不觉间竟然跑
到了他姐姐出事的大酒店前。作为省城老牌的五星级酒店,东方银河大酒店一直
是省城的一张城市名片。酒店有两座大楼,老大楼在九五年之前一直是省城的第
一高楼,新大楼则是二千年后新建的,从改革开放开始,东方银河大酒店一直是
省政府接待贵宾的指定酒店,而很多官方性质的活动也会安排在这里举行。

  青华一直站在酒店对面的人行道上看着酒店,酒店外面挂着醒目的横幅,上
面写着“热烈庆祝H 市20XX年度秋季招商会……”H 市招商会?青华想到了那个
女副市长,原来是在这里举办招商会。青华回到了方达明的别墅,这时候别墅里
就只有刘婶一人。青华回到自己房间,上网查H 市招商会的事情。H 市是省里比
较落后的地市,这一次H 市组织了些项目在省城招商,希望能吸引到省城以及南
部各市的一些民间资本前往H 市投资。当然,H 市还邀请了在东部地区有投资的
跨国企业代表来参加招商会,如果能吸引到大的外资项目,这次招商会就算超额
完成任务了。

  青华寻思着怎么样才能跟那位女副市长搭上关系,如今他已经在方家,报仇
之事可以慢慢进行,唯有让方达明身败名裂,一文不名,才能发泄他的心头之恨。
也许可以悄悄接近这位女副市长,色诱她,让她讲出她和方达明之间的丑恶勾当。
青华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行,毕竟女副市长只是方达明的一个情妇,和方兰以及夏
竹衣完全不一样。如果是夏竹衣,除非是碰到性命相逼的事情,否则她是不可能
出卖方达明的利益的,至于方兰就更不可能了。虽然青华勾上方兰后,方兰和方
达明之间没再发生过奸情,但青华知道,方达明在方兰心里还是很重要的,就像
他,或者说是方玉龙,在方兰心里一样很重要。

  青华出了房间,路过小书房的时候看到书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青华心
里一阵窃喜,方达明竟然把他的私人电脑留在家里了。青华知道方达明不一定会
在他的电脑里放什么机密东西,但顺便监控一样也是好的,说不定就能发现方达
明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本以为方达明的电脑只是个摆设,里面不会有太多的东
西。青华打开电脑后才发现,方达明的电脑里还是有很多东西。

  “小龙,你在干什么?”青华正在给方达明的电脑安装后门程序,突然听到
有人叫他,青华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夏竹衣正站在门口,青华立刻关闭了
窗口。夏竹衣走到书桌前对青华说道:“小龙,这是你爷爷的电脑,可不能乱动,
你爷爷知道了会骂你的。”

  “我只是想看看老爷子电脑里有没有像妈妈电脑里那样好玩的东西,我问妈
妈,她都不肯告诉我从哪里下载的。”

  夏竹衣不知道青华在方达明的电脑上做了手脚,还以为青华真在方达明电脑
上找小电影呢。“你这小混蛋还用看那些东西,你的花样比那些人还多。把电脑
关了,老爷子不喜欢别人碰他的电脑。小龙,我跟你说,他今天去京里了,最起
码要过两天才能回来,晚上你到我房里来。”

  骚货!青华心里暗骂一声,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方达明不在,他可以拉着
方樱一起爬到方达明床上去。一想到可以在方达明床和夏竹衣母女淫乱,青华就
盼着天早些黑,至于方达明的电脑和那个女副市长则被青华抛到了脑后。

  方兰不太喜欢跟三人一起淫乱,不是她不喜欢和青华上床。在她眼里,夏竹
衣和方樱只是她儿子的玩物,她不屑于自降身份跟两个玩物混在一起。她要和青
华上床的时候可以单独霸占青华。

  青华躺在床上,夏竹半压在青华的胸口,正用她那对丰硕的大乳房给青华做
按摩。“怎么又是我啊?”方樱嫩滑的小手轻撸着青华的肉棒,一脸不情愿的样
子。青华摸着夏竹衣的丰硕的乳房哈哈笑道:“小樱,等你乳房有你妈妈大就可
以代替你妈了。”青华说着用脚背勾了勾方樱的阴部,让她动作快些。方樱低下
头,将青华的大龟头含进了嘴里。自从夏竹衣失身给青华之后,青华就喜欢上了
这种母女双飞的游戏。开始的时候,夏竹衣不想在女儿面前跟青华玩这种令她感
到羞耻的游戏,但在青华打屁股的惩罚下,她也慢慢习惯了。因为青华打她屁股
可不是男女之间的性爱游戏,那是真打,打得她坐沙发都感觉到疼痛。还好没有
打她别处,要是弄在脸上,她都没法见人了。

  慢慢地,夏竹衣把位置让给了方樱。为了讨好未来方家的主人,她早就打算
牺牲女儿的青春了。比如现在,夏竹衣看出青华更喜欢方樱,就有意让方樱在三
人性爱游戏中占据主导地位。方樱躬着身子,翘着圆圆的小屁股趴在青华身上,
将她的阴部完全暴露在青华的目光下。女人身上,青华最喜欢摸的两个部位就是
乳房和屁股。方樱的乳房没法跟夏竹衣这样的熟女相比,但那圆圆屁股却不输夏
竹衣多少。虽然丰满程度还不如她母亲,但摸在手上的肉感已经相差不多了。

  别墅楼下还睡着刘婶,三人也不敢弄出多大的动静。青华感到他的肉棒在方
樱嘴里已经胀得发痛,便让夏竹衣坐了上去,而他只继续玩弄方樱的屁股。女人
一旦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做任何事情都会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原本跟女儿一起和
傻孙子淫乱感到羞耻和抵触的夏竹衣这时候变得十分主动,听到青华的命令,夏
竹衣毫不犹豫地一脚跨过了青华的身体,像出征的士兵一脚就跨过了崇山峻岭,
稳稳当当地半蹲在青华身上。

  夏竹衣微低着头,一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扶着男人的肉棒,抵在了她
的肉穴上。夏竹衣慢慢沉下屁股,滑润的阴唇慢慢地将男人硕大的龟头吞没。夏
竹衣的动作很慢,她很喜欢这个过程,男人的大龟头像活塞一样顶入她的阴道,
能将肉腔里的空气压到她子宫里,那种发涨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飘了起来。

  青华的龟头在方樱的挑逗下早就敏感异常,这时候被夏竹衣的肉穴一点点吞
没,青华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肉棒在缓慢进入一个温暖的肉洞,青华甚至有一种
奇怪的感觉,他好像能看到他的龟头顶开美妇人阴道肉壁的样子,看到龟头边缘
刮过肉洞内的层层肉圈,看到龟头缓缓撞在美妇人的子宫颈口。

  男人的肉棒是很神奇的东西,明明软巴巴的东西竟然能变得如骨头一样坚硬,
膨胀起来更是便吹气球一样。方樱每一次看到妈妈的蜜穴将男人的肉棒全部吞没,
心里都有种震撼。虽然同样的事情在她身上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但她还是不敢
相信,她那窄小的阴道能容得下这样的巨物。有时候青华不在身边,方樱也会用
手摸自己的肉穴,甚至把手指塞进去,感觉她自己一个手指塞进去都有些紧,怎
么外甥的大家伙却也能塞进去。方樱觉得,女人的蜜穴和男人的肉棒一样,都是
很神奇的东西。

  夏竹衣已经跪坐在了床上,整个屁股压在青华的胯部,前后左右扭动着屁股,
虽然这样刺激远没有她蹲着身子上下套弄肉棒来得强烈,但节省体力。夏竹衣知
道,如果她蹲在男人身上,还没等男人高潮她就累得动不了了。再说这样还有别
的好处,比如说动静小,比如说她的身姿可以更优美。夏竹衣的腰虽然不像方樱
那么纤细,但也不粗,小腹间的些许赘肉随着她的后仰被绷紧,两个大乳房在胸
前晃荡着,看得青华有些心痒痒。

  如果只有夏竹衣一个女人,青华这时候肯定会坐起来去揉那对大乳房。但有
方樱在身边,青华有别的选择。青华叫方樱坐到他身上,圆圆的小屁股对准了他,
相比之下,方樱的屁股虽然不如她妈妈的乳房柔软,但摸起来更嫩更滑,也更有
弹性。

  “小樱,我们来比一下,是你的水多,还是你妈妈水多。”青华的手指插在
方樱的小蜜穴里搅动着。青华身上,母女两人已经紧紧抱在了一起,相互摩擦着
胸部。

  “这不公平,你的手指比你的鸡巴细,我太吃亏了。”

  “这好办,等一下你和你妈妈换个位置。”

  “如果赢了有什么奖励?”夏竹衣抱着方樱,下巴抵在女儿的肩头,用诱惑
的眼神看着青华。

  “没有奖励,输的打屁股。”青华说着双手绕到夏竹衣的屁股上,在上面用
力掐了下,夏竹衣知道,这一顿屁股她是逃不了了。谁叫她的屁股又大又圆,比
女儿诱人多了呢。

  没多久,夏竹衣便让出她的位置,方樱转了个身,学着妈妈的样子将青华的
肉棒塞进了她的下体。青华的肉棒上湿漉漉的,方樱抓在手上都有点打滑,看样
子妈妈肉洞里的水很多。青华坐了起来,一手抱着方樱的屁股,一手抚摸着夏竹
衣的屁股。夏竹衣俯卧在床上,两腿分开,饱满的肉丘露出一条鲜红的肉缝,那
里一片湿润。论懂男人,夏竹衣自然要比女儿方樱厉害多了。她知道青华喜欢女
人身上什么部位,喜欢女人什么样子。比如现在,她摆出了一个极其淫荡的姿势
让青华抚摸她的屁股和阴部。虽然她也知道,青华无论如何都会让她输给女儿。

  “小樱,你好厉害,竟然比你的骚妈妈还水多。”青华说着,一巴掌拍在了
夏竹衣的肉臀上。

  小混蛋!夏竹衣暗骂了一声,嘴里却说道:“小龙,你轻点打,别叫刘婶给
听见了。”

  青华拍打着夏竹衣肥美的肉臀,对夏竹衣的欲望又勾了起来,方樱泄了一次
后,青华就将方樱放下了,压到了夏竹衣的大屁股上。“夏奶奶,你这个大肉垫
子还真舒服,我都舍不得起来了。”

  “那你就不要起来,就这样压着奶奶,奶奶也很舒服。”

  “不行,我还要打你屁股,把屁股撅起来。”青华跪在夏竹衣的双腿间,抱
着美妇人的腰让她像狗一样趴在床上。

  还是逃不脱这种羞人的姿势。夏竹衣无奈地跪在床上,不过心里也有些期盼
这样,只要青华打得不重,她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因为这种姿势她不用花力气,
而且还不用被压,更重要的是,每次用这种姿势,男人的肉棒可以插的很深,撞
击的很用力。

  “小樱,你来掰开你妈妈的屁股,看看你妈妈生你的阴道是什么样子的。”

  “小樱,别……”听到青华叫女儿掰开她的肉穴,夏竹衣羞红了脸,开始挣
扎起来,迎接她的却是青华的两个巴掌。夏竹衣不敢用力挣扎,既怕青华打她屁
股,又怕动静大了惊动楼下的刘婶,可她心里却是羞怒之极,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心里头小混蛋,小色鬼的叫骂不停。以前她跟女儿和青华淫乱,至少她和女儿还
是同等身份,现在这样,好像她也成了女儿的玩物,让她仅有的一点母亲的威严
都荡然无存了。

  方樱听了青华的话却是很兴奋,以前只有方兰掰开了她的阴道给青华看,她
自己还没看过别人的,方兰肯定不会让她这么做,她也不敢让她妈妈给她看,现
在青华叫她做,正好可以满足她的好奇心,更何况她也想看看妈妈生她的地方是
什么样子。

  夏竹衣的整个阴部一片狼籍,方樱掰开了妈妈肥厚的阴唇,终于看清了妈妈
的阴道。看上去比她要红些,阴道里面的嫩肉还一鼓一鼓的,像是在等待着男人
肉棒的插入。

  “小樱,别看了……小龙,快插你奶奶,奶奶想要你插我。”夏竹衣知道,
只有青华的肉棒塞满她的肉穴,女儿才看不见她的阴道。

  “小樱,你来帮我插。”青华挺着屁股。方樱抓着青华的肉棒凑到了妈妈的
肉穴口,然后慢慢往里推,这个动作她以前也做过了,只是没这一次兴奋,好像
是她强奸她妈妈一样。

  美妇人的阴道剧然的收缩着,如同无数的漩涡在吸吮着青华的肉棒。青华大
喜,虽然夏竹衣之前在湖山别墅住了一月有余,青华也没少干过她,但在湖山别
墅,夏竹衣的肉穴从来没有这种反应。但住到方达明这里后,青华干了她两次,
夏竹衣却连续出现了这种情况。很显然,他对美妇人身体的开发还不够。青华现
在知道了,夏竹衣出现这种情况,与她的心态有极大的关系。

  美妇人的肉穴突然变紧,青华抽送肉棒起来感觉吃力了很多,好像活塞塞在
一个高度密封的管道里,无论进退都有同样的阻力。“爽死了,小樱,你妈妈的
屄真紧,比你还厉害,我都有些拔不出来了。夏奶奶,你舒服吗?”青华说着轻
轻拍了下美妇人的屁股,没想到这一拍,夏竹衣的身子都跟着乱颤起来。唔……
夏竹衣咬着床单,哪还敢松口,她怕自己一松口就会叫出声来。

  方樱自然不相信青华的话,经过青华和方兰的“熏陶”,方樱的生理卫生知
识自然是水涨船高,知道女人过了青春期就会开始走下坡路,她妈妈都快四十岁
的人了,怎么可能比得上她二八年华的少女。不过看到她妈妈脸上的表情,方樱
又觉得青华说的是真的。她以前从来没有在大姐和妈妈身上看到这种表情,比起
那些小电影里的女优来,她妈妈现在表情看起来更真实,更陶醉。

  方樱怀着好奇心盯着两人性器相接的地方。她惊讶的发现,她妈妈的肉穴竟
然将青华的肉棒包得密不透风。青华每次抽出肉棒,她妈妈阴道里的肉就跟着拉
出来,好像那肉棒插进了极为浓稠的粘液里,拨出来的时候就会带起旁边一大片
的粘液。青华再一次抽出肉棒的时候,方樱忍不住摸在了她妈妈翻出的阴道嫩肉
上,滑滑的。“哇噻,是真的吖,妈妈,你的阴道裹的太紧了,都被小龙的鸡巴
拉出来了。”

  夏竹衣都爽翻天了,哪还听得到女儿说话。只顾抬着屁股迎合青华的抽插,
这几乎成了她的本能反应。和美妇人一样爽的是青华,上次在卫生间里,夏竹衣
的这种反应只持续了很短的时候,这一次却很长,青华爽得直想把他和美妇人的
身体合二为一。青华松开了夏竹衣的屁股,这时候根本无需他在抓着美妇人的屁
股了。青华一把抱过方樱,一边用力吮吸着她的小香舌,一边用力揉搓着她的小
椒乳,而他的肉棒还像活塞一样在美妇人的肉穴里不停抽动着。

  啊!青华从喉间发出一声低吼,双手松开了身边的美少女,将整个身体压在
了美妇人的身上。夏竹衣原本紧紧抓着床单的双手突然张开,咬着床单的嘴里也
发出了阵阵呻吟,如果不是被床单挡住了,说不定会传遍整座小楼。青华一阵猛
烈抽插,感到射精的欲望就要爆发,青华一挺屁股,将整个胯部死死贴在了美妇
人的大屁股上。

  唔……夏竹衣只感觉男人喷射的精液像高压水枪一样打中了她的花心,张开
的手掌又抓紧了床单。天啊,人生还有这等美妙的事情。这一刻,夏竹衣已经忘
记了刚才女儿玩弄她阴户的窘境,忘了她是方达明的妻子,是堂堂的省长夫人,
忘了给她快感的男人是她的傻孙子。

  青华在夏竹衣身上压了片刻,才翻身睡到一边。夏竹衣趴在他身边一动不动,
就连扒开的两条腿还是那个样子,被青华肉棒撑成O 字型的蜜穴这时候收缩成了
一条手指宽的肉缝,里面的嫩肉还在蠕动着,流出的淫水将男人白浊的精液带了
出来。

  方达明出差的几天,青华过得很滋润。虽然不能像在湖山别墅那么狂野,但
总归满足了他在方达明小楼里奸淫三个方家女人的愿望。

  星期天下午,青华和方樱去看电影。性是当今电影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昏暗
的电影院让青华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冲动。青华忍不住把手伸进了方樱的衣服。方
樱戴得是布质的少女文胸,但她继承了夏竹衣的优点,胸部发育的很好,青华隔
着那薄薄的文胸,将少女的一个乳房抓在了手里。虽然只是像情人那样温柔的抚
摸,青华还是觉得自己很邪恶,毕竟方樱才上初三,还是个孩子,但青华控制不
住自己,方樱就像毒品一样侵占着他。就像现在,青华明明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
很可耻,可他还是把手伸进了方樱的衣服,抚摸着她的乳房,甚至还把手指伸进
了少女的文胸。这种心情让青华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为什么在方达明的别墅就
没有这种感觉,就像这几天晚上一样,他压着方樱的时候没有一丝的内疚。方樱
依偎在青华怀里,不时亲吻着青华,全然不知身边男人内心的挣扎。

  电影结束,观众三三两两起身离开。情侣们大多成双成对,或拉着手,或挽
着胳膊。方樱也小鸟依人的挽着青华的胳膊,顺着跟着人流往外走。电影院里灯
光偏暗,门口处透的光线很强,青华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正通过那道门。

  人生真的很奇妙,省城这么大,青华竟然又一次碰到了江雪晴。青华拉着方
樱加快了脚步,方樱问他为什么。青华便说在电影院里闷得慌,想快些出去透透
气。青华只注意江雪晴,忽视了她身边的男人。直到那男人想拉江雪晴的手,却
被江雪晴甩开了,青华才注意到那个男人。青华又一次惊呆了,跟江雪晴一起看
电影的男人竟然是赵庭。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青华想了想又释然了。江雪晴是他姐姐的好朋友,
她和赵庭肯定认识,江雪晴本身就是个很吸引人的女孩子,赵庭现在也是单身,
想追求江雪晴也很正常。青华和方樱就走在江雪晴和赵庭后面,就听见江雪晴对
赵庭说:“赵庭,对不起,我们不应该这样。”

  “雪晴,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青玲是你最好的朋友,你
一时间是很难接受,但我会等你。”赵庭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江雪晴,看上去很
像风度翩翩的绅士。江雪晴也没再说话,如果没有青玲,赵庭或许是她可以考虑
的对象。

  “小樱,今天天气不错,我们逛会街吧?”青华见江雪晴和赵庭并没有开车,
而是沿着马路散步,便拉着方樱跟了上去。“小龙,你什么时候又喜欢逛街了啊?”
方樱对青华的决定感到很奇怪。

  “也不是逛街,就是散散步。你没看见好多人从电影院出来都这样了。”江
雪晴和赵庭没走多远就分开了,青华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跟上了江雪晴。

  H 市对这次的招商会很重视,派出了市长徐海波和常委副市长韩淑华领队。
韩淑华等人忙到下午一点钟才吃饭,吃过了饭,徐海波又叫了招商小组成员开了
个会。徐海波本人对这次的招商工作也很重视,如果这次招商会有些突出的成绩,
对他明年的去向会有影响。作为副组长的韩淑华根本没心思听徐海波说什么,心
里盘算着跟方达明见面的事情,该如何跟方达明说她的事情。

  作为常委副市长,韩淑华如果能更进一步,那离市长的位置就不远了。一般
来说,到了她这个位子,最希望的就是市委书记和市长能够调任,好给她这样的
人挪位置。但韩淑华面对徐海波明年有可能离任的事情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韩
淑华才三十四岁,在市委常委中,不但最年轻,资历还最浅。如果再有几年时间,
让她攒够了资历,徐海波再离任,那时候方达明极有可能已经是省委书记,她出
任市长一点问题都没有,说不定直接上任市委书记也有大有可能。如今徐海波要
先离职了,新来的市长就不会那么容易离开了。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大家一大早就从H 市赶过来,也累了一天了,散会
后就好好休息,明天才是我们真正战斗开始的时候,我们大家都要养足了精神。
散会!”

  韩淑华看了看时间,才下午三点钟。这么早就休息,谁相信啊。韩淑华知道
徐海波是急着去见他的幕后老板。徐海波任期没满就想离开H 市,极有可能是看
中了省城的市长位置,那位市长明年开春就到点了。韩淑华心里一阵冷笑,她知
道省城的常务副市长是方达明的嫡系,人家也看着这个位置,方达明肯定会为他
争取这个位置的,徐海波未必就能如愿。当然,如果徐海波在中央有人的话就另
当别论了,韩淑华觉得这不太可能,要是徐海波真有什么大背景,当初也不会下
放到H 市去。

  韩淑华回到房间觉得无聊,想找人说说话,便打电话给了表妹,两人约了在
咖啡馆见面。江雪晴正好从电影院里出来,接到表姐的电话后就和赵庭分开了。
咖啡馆在淮海路上,江雪晴从电影院过去和韩淑华从酒店过去差不多时间。青华
跟着江雪晴到咖啡馆的时候,正好碰见江雪晴和韩淑华一起进咖啡馆。本来只是
想多看江雪晴几眼的青华看到韩淑华,立刻改变了主意,拉着方樱进了咖啡馆。

  青华可以确定韩淑华不认识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但肯定知道方樱,至于认
不认识就不好确定了。青华在门口看着江雪晴和韩淑华入座,才从反方向坐到了
两人的后面。青华叫了两杯咖啡,又帮方樱叫了几样点心。青华一边和方樱谈论
刚才的电影,一边仔细听着身后两个女人的谈话。咖啡馆里很安静,人们谈话的
声音很轻,青华和韩淑华隔着一个靠背,也才勉强听见两女交谈。

  韩淑华问江雪晴刚才和谁去看电影了,是不是新交了男朋友。

  “没有,是青玲的老公。”

  “青玲?就是你说过的那个自杀的好朋友?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你跟她的
老公在一起觉得别扭?”

  “表姐,你想那儿去了。我接近他是想搞清楚青玲的死因,我觉得赵庭对青
玲的死因有所隐埋。”

  “你朋友不是自杀的吗?”

  “我看过卷宗,调查有很多疑点。再说我跟青玲这么多年的朋友,她是什么
样的人我清楚,虽然她家条件不好,但她决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当青华听到最后一句时,心里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难道江雪晴也调查到方达
明身上了?如果是这样,那可乌龙了,韩淑华可是方达明的情妇。

  “你朋友做什么事情了,要自杀?”韩淑华也很奇怪。

  “赵庭说青玲为了升职,跟他们支行行长勾搭上了。那天赵庭喝多了,跟青
玲吵架,把这事说穿了,青玲羞愧就跳楼了。”

  “你朋友会做这样的事情?那个支行行长是谁啊?”

  “行长叫邓峰。就是卷款外逃的那个。”

  “这么说你朋友就是去年十二月二十七号在东方银河跳楼的那个女人?”

  “表姐,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韩淑华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天是小囡的生日。”

  “小囡生日……那天你跟他约会了?”江雪晴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委。
表姐在H 市是不可能这么清楚发生在省城的事情的,只能说明那天表姐人在省城,
而且和这件事情有直接的联系。小囡生日没回去,肯定是跟她身后的重要人物见
面了。

  又是一阵沉默,韩淑华才说了那天晚上的事情:“那天我是跟他在一起。那
个邓峰的早被调查了,那天在东方银河出席晚宴,邓峰中间就离开了,估计是有
人给他通报了消息,让他抢先一步跑路了。”

  姐姐去世已经大半年了,再听到姐姐的事情,青华已经不是那么悲伤,但听
到江雪晴和韩淑华说起姐姐的死因,说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青华心里极为震惊。
赵庭跟他说的情况和跟江雪晴说的情况完全不同,赵庭为什么要这样?还有方达
明,赵庭说他也出席了那天的晚宴,但韩淑华却说那天晚上方达明跟她约会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方达明离席后去跟韩淑华约会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