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琼明神女录

第一文学城 2021-02-22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古河パン屋 字数:10905 首发:PIXIV(id=13752735)                (一)故人
作者:古河パン屋
字数:10905
首发:PIXIV(id=13752735)


               (一)故人

  叶临渊在一个幽静的暗室中醒来,身边放着一柄生锈的剑。

  石壁之上镶嵌着青铜古灯,壁上绘画繁复,彩绘的笔画保存完好,栩栩如生,
没有丝毫的剥落。

  一袭白衣古静如素,那张年轻的少年脸庞在昏暗的石室间清秀如同少女。

  他看着那柄锈迹斑斑,毫无灵气的古朴长剑,思索许久,他终于低吟:「临
渊羡鱼,已被深渊吞噬。」

  他推开石门,走进了光里。

  这一日,这个尘封了五百年的府邸终于洞开。微风扑面,有些涩,有些冷。

  万水依山渐入心怀,五百年一场大梦,他恍然初醒,默默领会着这五百年闭
关的感悟。

  山峰很高,高耸入云,耳畔可闻鸟语,也可以听到飞瀑溪流漱雪碎玉般穿过
云雾的声音。

  少年看着石壁间飞泄而出的溪水,看着白云深深,不知何处。若有所思。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面色古井无波:「修道五百年,修为散尽,却得道心。」
说完这句话,他开始不停咳嗦,咳嗦声在寂静的山谷中显得格格不入。

  咳嗦许久之后,他终于抬头望向云层掩映之间的青山,那是潮断峰的母峰,
相比子峰更为巍峨高耸,孤绝苍翠。他的目光平静如水,仿若五百年不过弹指一
挥,无感慨,无悲喜,亦无对修为消失的恐惧。

  五百年前,他便是通圣境巅峰。终于偶得机缘,有望达到世人从未到达的境
界。便在潮断峰闭了一个五百二十年的大关。如今他提前出关。却发现自己通圣
境界如海的法力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但是自己灵台净明,三千烦恼尽去,剑道已
隐入仙路。如今自己的容颜青稚如同少年便是最好的证明。淬体炼魄,拔污除秽,
扫尽红尘之后,他这副身躯便返璞归真至了少年。

  虽然空有境界没有法力施展,但已是半个真仙。

  待得二十年后解决自身的问题,即可尝试成道。

  他缓缓走下山崖。山崖依旧,无论是石道还是风景都如同五百年前一样。只
是尘世不比山水,人间可不只是千篇一律的山水更替,世俗人伦沧海桑田,不知
道已经到了哪一步。

  随着他拾级而下,他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空空荡荡的剑胎之内,缓缓流入灵
气。仿佛是溪流缓缓地流入干涸开裂的海床,虽然杯水车薪,但是百川东到海,
总有充盈的那一日。他放慢了脚步,开始推演。

  总有人把人间比作棋盘。只是人间的事远远比下棋复杂太多,即使是最精通
算计推理的人也只能算出一个大概罢了。

  他的脚步越来越慢,直至停下。

  出了潮断峰子峰自己设立的禁制的范围之后,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他
停止推演,抬眼望去。

  不远处隐隐约约站着一个女子,隔着树林花影,那女子一身黑白的单衣犹显
古意,仿佛山水之间一道难以捉摸的窈窕写意。叶临渊微微顿足,他觉得这个身
影好生眼熟。正在他思考之际,一个男子说话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都过去五百年了,裴仙子还如此念念不忘么?这些日子我结庐山下,时常
看到裴仙子御剑山灵,在潮断峰外徘徊的流光魅影。甚是仰慕。」

  叶临渊这才注意到年轻女子对面站着一个身材干瘦穿着黑白道衣的中年男子。

  裴仙子……她是……叶临渊面色平静,没想到命运如此巧合,自己刚刚出关
便见到了自己五百年前最寄予厚望的首徒,裴语涵。

  只听裴语涵极其冰冷道:「我剑宗行事,关你阴阳阁何事?」

  那人冷笑道:「裴仙子不愧是轩辕王朝女剑仙魁首,如今敢负剑行走天下的
女子,早就屈指可数了。」

  裴语涵只是说道:「希望二十年后你还能如此说话。」

  那人放声狂笑:「二十年?你以为那个人真的能出关么?别傻了,如今全天
下都知道,那……」

  话未说完,一道剑光照彻了青山。仅仅是一瞬间,裴语涵的剑尖便顶在了那
人的喉咙口。

  她平静道:「再让我听到你诬蔑家师,我就杀了你。」

  那人竟然丝毫不为所动。淡然道:「裴语涵啊裴语涵,虽然我境界远不如你,
但是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你如今不过……」

  忽然,那阴阳阁的道人神色一厉,转头望向林间,目光如炬如电:「谁在那
里。」

  叶临渊并不意外,他刚刚出关,还没能熟练运用道法隐匿气息,被发现了。

  裴语涵的目光也望向了这里,叶临渊缓缓走出林间,看着眼前两人,他想了
想,弯腰作揖:「见过两位仙长。」

  裴语涵看着已经抬起头的他,微微蹙眉,问道:「你是哪个仙门的弟子?」

  叶临渊看着这位曾经的徒弟,她已然那么美丽,清丽的容颜,高高盘起的秀
发,斜插的木簪,一丝不苟的黑白剑装裹着她傲然挺拔的身材,仿佛她就是一柄
矗立林间的剑,所有的山水景色都被夺去了锐气。如果是曾经,他会感到欣慰,
自己这位首徒不仅出落得更加娉婷,也迈过了那一道剑道门槛。只是,扫尽红尘
之后,天下事已不能让他掀起一丝波澜。

  叶临渊看着裴语涵,平静道:「我没有宗府门派。我是轩辕王朝林家的一个
庶子。我叫林玄言。」

  五百年前,自己为了防止各种不测,早已埋下了许多补救的方法,这个身份
在五百年前便已设计好了。从此,那个叱咤风云的叶临渊便死了,活着的是名为
林玄言的白衣少年。

  裴语涵看着他,忽然说道:「你愿意随我修行,追求剑道么?」

  林玄言略感不解,自己首徒收徒怎地如此随便?这时,那个阴阳阁的中年人
发出了一串尖锐的笑声:「没想到堂堂裴仙子如今已经如此……如此饥不择食了?
哈哈哈,你们剑宗已经实在招不到人了么?这种路边随意见了一面的人都要?」

  裴语涵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又问了一遍:「你愿意么?」

  那人咧了咧嘴,忽然开口道:「这位林家的公子,你别急着答应。我是阴阳
阁的四长老季修。虽然实力不算拔群,但是在阴阳阁地位也算非凡,这位公子可
愿随我去阴阳阁修行?」

  裴语涵神色一厉,目光如剑。那位自称季修的长老笑道:「怎么,裴仙子不
高兴了,我季修就是要和你抢人。」

  季修继续说道:「我阴阳阁在轩辕皇朝的地位你不会不知道吧?如今这位裴
仙子的宗门早已中落,独木难支,不管你天赋高低,根骨好坏,进入剑宗是一个
极差的选择。」

  林玄言的确不知。如此说来,剑宗早已没落。五百年时间过去,若现要入世
行走,加入阴阳阁自当没错,只是自己已无需练心,只求大道。

  裴语涵冷冷道:「季修,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季修伸长了脖子一阵冷笑,一副你来啊的样子。在他心中,轩辕王朝没有任
何年轻人可以拒绝成为阴阳阁弟子的诱惑,而且这种空有皮囊的庶子对力量最为
渴求,如今他没有马上答应下来估计只是想给这位轩辕皇朝女子剑道魁首一点面
子罢了。不管这个人资质怎么样,总之不能让裴语涵收走,自己就是摆明了打压
她。

  裴语涵收剑而立,看着林玄言,她自己也没了信心,只是发出了一声弱不可
闻的叹息。

  正当她想要驭剑离开之际,林玄言忽然看着她,缓缓开口道:「我跟你走。」

  裴语涵娇躯一震,匪夷所思地看着他。

  季修更是瞪大了眼睛,用一种看疯子和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仿佛这是世界上
最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气得面容都有些扭曲,竟是不自禁笑了出来,「你知道你
错过了什么吗?」

  他又冷笑道:「真是初生牛犊,剑宗注定是死路,今天如此,二十年后也会
如此,大道机缘你不走,你自己要找死我也不拦着你了。下次见面我要亲手剐了
你!」

  林玄言没有理会他,他缓缓走到裴语涵身边。

  「带我去剑宗吧。」

  …………

  寒宫剑宗位于轩辕皇朝的南端,建于归雪峰上,临近月海。

  这个世界名为琼明界,大致分为四个势力,人间的大陆王朝版块,轩辕皇朝。

  南方九万里月海绕城而过的失昼城,那是银月族精灵的住所。一直被三大妖
族割据混战,不得安宁的北域。还有凌驾与人间之上,聚集了最多九境以上飞升
者的浮屿。

  而寒宫剑宗是裴语涵一手建立的,是轩辕皇朝的六大宗门之一。

  裴语涵带着林玄言驭剑赶路的时候没有说太多话,只是和他交待了一些大致
的宗门内容和需注意的事宜。简单而琐碎。

  寒宫剑宗很大,但是入宗却只能感受到凄清。

  一路驭剑而来寒风蚀骨,虽然裴语涵已经给他加持了许多保护,但是如今羸
弱的身躯仍然侵入了许多风寒。他想起自己当年也是这么带着她驭剑的,只是他
当时没有裴语涵这样细致,一路驭剑下来把她冻了个半死,小姑娘还格外倔强,
一路上一声不吭。

  这些陈年旧事轻拂他的灵台,便如尘埃被风吹散。

  一道剑光落在寒宫之前,清冽惊艳。裴语涵收剑入鞘。林玄言仰头,目光缓
缓向上,一直落到那两个寒玉雕琢的青蓝色大字上:寒剑。

  寒宫清幽照人。裴语涵领着他走入殿口。殿门上空剑气纵横,寒光闪耀,若
是初出茅庐的人见到如此凛冽剑气,必然会心驰神遥。但是林玄言却平静得出奇。

  这位堪称轩辕王朝剑道魁首的绝美少女望着林玄言,缓缓开口道:「我不知
道你为什么要随我修剑。或许是钟情于剑,或许只是一时冲动,考虑不周。但是
不管是因为什么,只要随我踏进了这扇门,你从此便是我的弟子。你的生命便与
剑息息相关,连为一体。你愿意么?」

  林玄言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裴语涵微微叹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你这么快做这么仓促的决定确实太
为难你了,这是我的错,不怪你,如果你现在反悔,我可以护送你下山。」

  林玄言摇头道:「不是因为这个。」

  裴语涵纤长的秀美微蹙,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林玄言道:「能否,不叫你师父?」

  并非不好意思叫自己曾经的徒弟师父,现在他的心离大道也就半步距离,可
以说已不是人心,人间礼法不能约束他的内心。只是让半道半凡的他认一凡人为
师,他不能肯定是否会反噬凡人,唯有慎重,毕竟半步大道仍差半步,留下剑宗
裴语涵,在他寻求剑道之上,还有用。

  林玄言早已想好借口:「我曾经有一位师父,教我读书写字,年前他病逝了。
我很敬重我的师父,短时间内我不想找其他师父。」

  裴语涵看着他的眼角,两双清澈好看的眼神对视着,她似乎是在辨认林玄言
是否说谎了。片刻之后,她才幽幽道:「节哀。」

  说着,她转过身牵起了林玄言的袖子走入寒宫之中。林玄言抬起脚跨过了那
道不算高的门槛。

  一步跨过,剑道九境。他便水到渠成般来到了第一境。

  第一境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穷尽一生都无法跨过。这是天地堑。但是在
此刻的他眼中,不过一道矮矮的门槛。

  裴语涵没有察觉到他的变化。

  入了寒玉殿,一对穿着素衣剑袍,英气逼人的少年少女走到裴语涵面前,鞠
躬作揖:「见过师父。」

  这是这偌大的寒宫剑宗仅剩的两名弟子了。

  裴语涵简单介绍道:「他叫赵念,是你的二师兄。她叫俞小塘,是你的大师
姐。你是寒宫第三位弟子。」

  林玄言说道:「我还没有认你做师父。」

  名为赵念的少年正欲开口,那眉清目秀的少女俞小塘便怒气冲冲道:「怎么?
你看不起我们剑宗啊!你也想去修那些邪魔外道?那你别来啊,外面前途一片光
明。」

  林玄言看着这位鼓着香腮怒气冲冲的少女,当年裴语涵的形象翩然而至,他
不答话,气氛一时陷入凝滞。

  裴语涵打破尴尬,柔声道:「他叫林玄言。不叫我师父是另有隐情,并非对
剑宗有何异端看法。以后你们好生相处,莫要欺负他。对了,玄言,等会你随我
入正殿,我给你讲一下入门心法。」

  谈话间,一道素白色的茸片从灰蒙蒙的天空上悠悠飘落。

  秋风散尽,林木苍黄。

  那是初冬的第一片雪。

  俞小塘笑着摊开了手掌,咬着嘴唇接下了这一瓣雪花,那一瓣雪花转瞬消逝,
但是她仍然欢天喜地道:「下雪啦下雪啦!」

  越来越多的雪花从铅灰色的云层中坠落,簌簌飘零向层峦青山之间。

  赵念看着满天雪花,也喃喃道:「冬至了。」

  裴语涵和林玄言望着悠悠扬扬的漫天飞雪,似是都思及了什么往事,都沉默
不言。

  那年冬天……林玄言吹散思绪,他摊开手掌。雪花落在掌间。他合上十指握
住了这片雪。

  这一刻,他迈入了剑道第二镜。

  ……………

  「剑道和其他道一样,都分为九重境界,每三重境界都是一个槛。达到七境
以上便可以进入那座高高在上的浮屿。而九境之上是化境。我此刻的境界便是化
境。」化境是真正的大宗师境界,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可以开宗立派的至高存在。

  但是裴语涵说这话的时候却极其平静,那不是故作谦虚,而是真正的平静。
「化境之上是通圣。」

  说道这里她顿了顿。她补了一句:「我师父便是通圣巅峰的剑修。」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是很平静。但是林玄言看得出来,她是在故作平静。

  林玄言问:「请问你师父现在身在何方?」

  裴语涵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微微的骄傲:「全
天下都知道我师父是叶临渊。五百年前纵横整个大陆最天才的剑修。五百年前,
师父得到了大道机缘,于潮断峰闭关。我在潮断峰见到你,还以为你知道我师父
的事情。」

  林玄言摇了摇头,说道:「我出生陋僻。所以不得而知。」

  裴语涵只是说道:「师父是我最敬重的人。」

  林玄言看着这个可爱的弟子,心中平静,如今裴语涵已臻至化境,却还是对
自己如此敬重,他对此略感失算。剑道一途一往无前,各有大道,但无论是锋芒
毕露,还是藏锋万丈,终有斩出的一天,若将前辈师父摆于剑道之前,恐难再有
突破。

  裴语涵看着林玄言说道:「现在我传你寒宫入门剑法心得。你一下要记下来。」

  林玄言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好字。

  出了寒玉宫,俞小塘走到上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道:「小师弟啊,你
长得挺好看的。」

  林玄言不语。

  俞小塘戳了戳他,有些不满道:「你大师姐和你说话呢。你居然敢不理?」

  林玄言便道:「我知道我很好看。」

  照凡间审美,这是事实,他无需反驳。

  俞小塘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墨色很深却很干净,像是砚好的新墨一样,让
人忍不住看了又看。「哇,小师弟,没想到你这么自恋。」

  「……」

  俞小塘拍了拍自己初初长成的胸脯,说道:「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姐姐我,
如果你在山下被人欺负了,师姐可以替你报仇的。」

  林玄言确实有很多问题,比如,为什么五百年前最为辉煌的剑道如今没落至
此?但是他终于没有开口。只是说:「谢谢师姐。」

  他不关心自己的剑道传承,只是剑道式微使得他迈出最后一步的灵感缩窄,
他需要查清楚原因,但他可以直接问裴语涵,俞小塘未必说的清楚。这关系到二
十年后他法力恢复,能否顿悟成道。

  看着满天纷纷扬扬的落雪,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未婚妻。

  浮屿神王宫的圣女夏浅斟。

  不过寻道路上,若不出意外,当再无缘分。

  宫殿口的雪越落越高。

  白茫茫地遮住了远山近树,一点点堆砌在本就雪白的砖瓦上。远远望去犹似
一座清寒蟾宫。天地间唯一的颜色里,裴语涵披着白色绒边红色面料的披风站在
风雪之中,她没有用法力隔绝雪花,仍由它们落在自己刀削般的香肩上,沾濡在
青黑的秀发长发。

  像是瀑布上的小花,也像是星空下的梅瓣。

  一道黑白色的剑光在她身边绽放,寒宫之中闪起了千万道剑光,那些黑白分
明的剑光仿佛是她衣襟上飘起的裙带也像是她眸子俯瞰世界的样子。

  洋洋洒洒的雪花也被黑白两色照亮。

  林玄言站在殿前,忽然回身凝望,漫天的剑光照亮了他的眸子,如果是过去
的话,他会觉得这些剑光太单薄,运气剑气的方式太过简单,挥剑的速度也不够
凌厉。

  但是此刻,他已完全不关心其技巧如何,只觉得裴语涵剑心有垢。

  赵念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很好看吧?」

  林玄言平静地看着他:「很好看。」

  赵念缓缓开口:「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是不是某个宗门派来的卧底,但是
如果你敢加害师父,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林玄言没有理会他,缓缓离开了正殿。

  接下来的一个月过得无比平静而简单,他早已不需要练剑了。他练过太多太
多的剑,从前一天挥剑何止百万次?每一个轨迹和行气方式都早已烂熟于心。对
他来说,练剑还不如发呆更有意义。

  这一个月裴语涵都悉心教导他们剑法,赵念的悟性很高,学剑很快。俞小塘
也不算逊色,只是这个小姑娘有些静不下来。林玄言一直表现得不温不火,他挥
剑挥得很好看,但是一直被俞小塘嘲笑是花架子。

  但是这一天,裴语涵没有教他们练剑,寒宫的雪还没有停,天地间依旧覆着
浅浅颜色。

  林玄言将那本自己年轻时候编著的《剑气初行之理》随意摊在桌上,这本书
写得很简单,但是内容很不简单。但是不管简单不简单,他都不必看。

  因为书上的每一个字,甚至笔画的高低他都记得。

  他推开了小小的厢房,凭着感觉在寒宫之间踱步。

  夜色渐暗,雪越来越深。

  他看着被月色照亮的雪色,忽然抬头望着那些琼楼玉宇。他发现了一个自己
以前从来不会去想的问题,他,迷路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座宫殿面前。

  宫殿里泛起了幽幽的火光,他脚步一停,看着宫殿上浮刻着的碧落二字,明
白了,原来这里就是语涵的寝宫。

  碧落宫中跳跃着灯火,莹莹地亮起了昏黄的颜色。

  他走到殿门口,终于停了下来,他听到了一丝异样的声音,他有些不确定,
走到门口凝神细听。这一个月的修行之后,虽然他法力尚且低微,但是已经凭借
极高的境界隐匿自己的气息了。

  他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一道道浅浅的呻吟声。

  他肯定自己没有听错。

  这里是碧落宫,那便自然是裴语涵的声音。

  那声音很低,很浅,像是溪石下暗暗流动的水,像是剑坪上无声落下的雪。

  但是他却能听得很清楚,很真切,略感意外的是,他还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他听着屋子里的动静,脸色古井无波。裴语涵剑心有垢,但目前不能肯定是
因为此。剑道中落,寻道艰难,他必须去问清楚,他轻轻地将门推开了一道缝。
明艳而幽静的灯火随着浅浅的呻吟声洒落在雪地上,显得更为清晰。

  那呻吟声极为好听,任何人听了都会想入非非。但是他只当苍蝇乱叫。

  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啪啪啪的声音,那是肉体碰撞的声音,随着啪
啪啪的声音越发激烈地响起,那本来只是低低的呻吟却也要急促了许多,虽然还
是明显在刻意压抑,但是却再也抑制不住了。

  如此看来,这的确是在行那交配之事。只是为何?化境应为剑心通明,肉欲
当如微风拂过大洋,只泛起微波涟漪。这是修炼出了问题?还是新的道路?

  并非他不解凡间事,只是大道如此宏伟,交配繁衍之情欲不过是这宏伟中的
一隅,求道者观如此广袤世界,很难再对交配感兴趣,除非本来就修的是交合道。
何况裴语涵剑道已至化境,化境剑道铺开,其中道法心法如汪洋大海,必须细细
体会,融入灵魂。而修道前剩余的凡间欲望与此相抗,不过蚍蜉撼树。

  因此,他只认为现在此事必与求道有关。

  缓缓将已经被推开了一线的门继续前推,他的视线越来越宽广,索性碧落宫
不大,门推开了四分之一便几乎可以看到半个寝宫的构造。

  入眼第一眼的是被灯火照亮的屏风,屏风薄如轻纱,分为四副,一副绘着仙
鹤衔花,一副绘着仙女浣纱,一副绘着天凤祥云,一副绘着仙人洗剑。屏风绘画
极其秀气,灵韵逼人。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去看那些图案,他的目光落在了屏风
上晃动的人影身上,被人影照亮的屏风上,有一个男子直立的身影,而那秀榻掩
映之后,也有一个女子露出半个身子的投影。

  烛火微微摇曳,那皮影戏一般投影在窗户上的影子随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
女子好听的娇喘声不住地晃动。

  那个男子不停地挺动着身形在身下的女子身上进进出出。

  「裴语涵,你好歹也是本州剑道魁首的剑仙,怎么这样不经操,我才动了几
下,你下面就流了这么多水?什么寒宫剑仙,看来只是徒有虚名,说到底不过是
一个供男人操的母狗。」那人桀桀地怪笑的。

  裴语涵……果然是裴语涵,那个趴在秀榻上挨肏的果然是裴语涵。

  听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记起,那个声音不就是…
…裴语涵冷冷道:「季修,你们阁主叫你来到底商量什么事?嗯……如果有正事
的话,你先说正事吧。其他的稍后在做也不迟。」

  那人就是那天在山下遇到的中年人季修。季修这样的粗鄙人物在凡人眼中是
配不上裴语涵的,那怕裴语涵和他多说几句话都觉得是玷污,只是在他眼中,若
不得道,再气质高雅清冷,也不过和猪狗无异,这并非贬低,是天地不仁,以万
物为刍狗的具现。此时此刻,裴语涵被这样一个人肆意玩弄身子,在她的小穴里
进进出出,他只想知道剑道修炼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季修怪笑道:「我不喜欢你这样的说话方式,你还弄不清楚你现在在轩辕皇
朝的地位和自己的处境,如果你还想保住剑宗,就好好服侍本大爷,别一副冷冰
冰的样子。」

  说完这句他加大了挺弄的力度,整个香榻都被他的干弄弄得不停晃动,发出
嘎吱嘎吱的声音。

  此时林玄言已经走到了屋内,他掩上门,绕到了屏风的后面。

  屋子装饰得简单而精致,那墨玉书案上撩着熏香,照亮屋子的仅仅是五盏形
制统一的侍女捧杯状的古铜灯,烛火微微曳舞跳动,带着许多温香,窗前挂着花
纹简单的竹帘,竹帘一般被火光照亮,打下斑驳的光,那些光落在书架上,像是
雪花一般美丽动人。林玄言这才发现,这屋子的构造和自己当年的寝宫居然一模
一样。

  但他没有去想太多,因为屋子里的声音越来越激烈,他一直在思索这里面的
原由。他面色平静,脚步沉稳,凭借着境界绕过屏风,终于摆脱了屏风的视线看
到了他意料之中的一幕。

  撞入视线的,是两具白花花的肉体。

  那个背对着自己不停向前迅疾冲撞的人,就是那日在山下见到的季修。

  他的背影挡住了身前的佳人,只能看到檀木床边两条修长紧绷但是岔开着的
小腿,和那微微蜷缩着的晶莹足趾,那小腿随着季修大力的挺动微微地抽搐着,
啪啪啪啪啪的声音让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充耳不闻。

  季修双手扶着佳人圆润挺翘的娇臀,龇牙咧嘴道:「那日在山下看到你不是
很骄傲么?还干用剑指着我?怎么?现在你的傲气呢?是被操得太爽都说不了话
了?」

  身下绝美的女子剑仙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她前半生躺在香榻之上,那身黑
白的剑装早已被扒光了挂在一旁的架子上,裴语涵的声音没有太多的起伏,即使
被操得水儿直流,她依然冷冰冰地回应道:「别废话。」

  季修身子微微一僵,他隐约有些不高兴。只见他高高扬起了手,对着那雪白
娇臀重重落下。林玄言无法看到这一幕的具体,只是听到一声极为清脆的掌击翘
臀的声音和裴语涵低低的呼通声,这一击打得有点重,想来她的翘臀上应该落下
了浅红的掌印了。

  季修恼怒道:「我不喜欢你和我说话的语气,你真以为你还是那个仙子啊,
你这小穴被那么多人玩过了还敢这么傲气?牌坊立给谁看?不会是给你那生死不
知的蠢师父吧?嘶……」

  季修忽然倒吸了一口气,他发出了一声极为舒爽的声音:「没想到一提到你
师父你小穴都收紧了?如果二十年后他真能出关,看到自己最爱的徒弟如今这幅
样子,不知道会怎么想?」

  裴语涵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她咬着牙回应道:「你闭嘴!你……」

  「啪,啪,啪」

  季修扬起手在她娇臀上重重地打了三下,把她剩下的话闷在了喉咙里。他哈
哈大笑道:「什么女子剑仙,不就是被插穴玩奶的命?快叫两声让小爷听听,不
然今天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让她主动浪叫呻吟,她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毕竟她还未得道心,在凡间礼
法中这是非常无礼的要求。

  但是让林玄言略感意外的是,仅仅是片刻,裴语涵真的发出了两声极其好听
的叫声,那叫声听上去有些刻意,也有些生疏。但是听在季修耳朵里,却瞬间干
柴烈火般点燃了他所有的欲望。

  他怪叫了一声。猛然加快了抽插的幅度和力度!势大力沉,根根入底。随着
他大开大合的干弄,林玄言甚至可以听到那肉体交合之处噗嗤噗嗤的水声!

  「我肏死你个母狗仙子!」季修的身体都有些微微扭曲,他大腿的肌肉猛然
绷紧,显然自己也在高潮的巅峰了,他的身体都随着抽插颤动了起来。而被肆意
鞭挞的裴语涵灵秀可爱的足趾也死死地蜷曲了起来,可见她也被干得欲仙欲死了。

  「嗯……嗯嗯……唔……」裴语涵死死地咬着牙齿,不让自己浪叫出声。

  那季修忽然抓住了她的双腿,猛然向两边一掰,裴语涵的双腿猛然被掰开,
本就在高潮边缘的她身子忽然被如此玩弄,她一下子叫出了声。

  那一声浪叫之后,季修双手擎着她的双腿,几乎将那双腿撑成一子了,于是
那粉嫩单薄的嫩穴便彻底绽放在他面前。而裴语涵一旦开口想要闭上嘴就很难了,
就像是堤坝被洪水冲撞开来,她再也控制不住,发出了许多声听不出是舒爽还是
痛苦的叫声。

  差不多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季修彻底达到了顶峰,他颤声道:「我要射在里
面了!」

  裴语涵根本没有力气制止,此刻她早已被滔天的情欲吞噬,浑身上下香汗淋
漓。哪里还有半点寒宫剑仙的样子?季修对着那雪白娇臀狂轰滥炸,忽然猛然制
住了身形,将自己死死地贴着裴语涵的身子,裴语涵柔软的翘臀被紧紧挤压,他
的肉棒和裴语涵的蜜穴紧密地融合在了一起。

  「啊……松开啊……嗯……啊……不要……」裴语涵早已被干得难以说话,
她的双腿被放了下来,她无力地趴在床上,看上去是侧着身子的样子。

  而此刻林玄言已经躲在了书柜后的阴暗处看这一幕活春宫,从他如今的视线
里望过去,可以看见裴语涵侧过身子的样子,甚至可以看到她挺拔胸脯上那嫣红
的蓓蕾。

  季修气喘吁吁地拔出了肉棒,那雪白的精液在她粉嫩的穴道口缓缓溢出,看
上去一片淫糜。而裴语涵的娇臀上也落满了绯红色的巴掌印,她早已绵软无力,
只是还努力用胳膊肘撑起身子,缓缓开口:「你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阁
主要你转告什么?」

  那刚刚舒爽完的季修没有理会她,只是啧啧赞叹道:「裴仙子的嫩穴果然紧
致过人,如今好的身子修剑实在太可惜了,不如……」

  裴语涵冷冷道:「我没空和你说这个。」

  季修气恼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神色凶厉道:「不许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裴语涵吃痛地嗯了一声,但是神色依旧冰冷。

  季修嗤笑道:「没什么大事,难道我想来肏一肏你的小穴还不算大事?」

  裴语涵冷冷地看着他,不置一语。

  季修这才说道:「好了好了,我们阁主叫我来是交给你这个。」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一样的东西交给了裴语涵,「这可是我们阁主
为你争取,但是到底能不能保住剑宗就要看你自己了。」

  裴语涵的声音终于有些缓和:「替我谢过你们阁主。」

  季修的目光不停地流离在这幅赤裸的娇躯上,裴语涵的容颜被誉为轩辕王朝
四大美人之一,如今这幅样子便更是美不胜收。只想让人压在身下好好怜爱。

  裴语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她说:「今日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复命
吧。语涵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要做。」

  季修冷哼了一声:「要不是阁主另有吩咐,真想肏你一晚上。不把你肏得哀
声求饶我就自己散了这毕生修为。」

  裴语涵不理他的淫词语句,只是说道:「语涵不远送了。」

  那季修猥琐地笑了一声,他伸出手摸了一把裴语涵柔软挺拔的酥胸,手指还
不忘捏了捏乳峰上的蓓蕾,他冷笑道:「裴仙子……以后,我们来日方长啊。」

  …………

  一直到季修出了门,裴语涵才披上了一件单衣,她转过头对着黑暗处的某个
角落,平静道:「你出来吧。」

  林玄言并不意外,自己现在的法力果然还远远不足以让自己不被一个化境的
强者察觉气机。

  他从阴影中走出,看着这一位被那个阴阳阁的低劣男子肆意淫玩的绝色少女,
他早已无感绝色与丑陋的区别,从刚才情景看来,这个五百年前被予以厚望的首
徒在剑心上已近毁灭,阴阳阁交合求欢是因为他们本就修的交合道,你一个修剑
道的也能在交配中忍不住欢娱?并非不能交配,若是为了求道,给予阴阳阁采补
做利益交换并无不可,但绝不能控制不住情欲!

  披着单衣的裴语涵还没有扣好扣子,所以可以看见她平坦的小腹和露出了冰
山一角的柔软胸脯。

  裴语涵一边扣着扣子将那些春色锁在衣衫里,一边看着林玄言,问道:「你
都看到了?」

  林玄言最后望了一眼那尚且咕咕冒着精液的狼藉下体,垂下了睫毛,收回了
视线,他看着裴语涵,说道:「我说没看到,你信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