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VOCALOID

第一文学城 2021-02-22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蹦林北懒觉 字数:11630 首发:PIXIV(id=14080434)                 1-0
作者:蹦林北懒觉
字数:11630
首发:PIXIV(id=14080434)


                1-0

  内容:虐待、精神破坏等级:R18 角色:洛天依

  夏日,晴。

  晨阳映射在大地上。气温显得有些燥热,鸟儿像是喘气般鸣叫得起劲儿。仅
有的些许微风吹在茂密的树叶上,发出声响。似一个躁动却显得有些安静的夏天。
美好的一切展现在万物面前,除去了炎热与干燥。留得最美凡间之风光。

  一根粉笔砸在洛天依脑门上,她迷迷糊糊地从课桌上爬起来,揉了揉双眼又
将下巴放在了桌上。讲台上的老师见状,气得瞪大双眼,又丢出一根粉笔,命中
了洛天依的额头。「哎呀…」洛天依撒娇般发出声响,随后睁开双眼看向老师。
「起来,像不像话?」

  洛天依翻了一下白眼,用双手撑着下巴表示自己醒来了。老师摇了摇头,转
身继续讲课了。女同学看完热闹也都回到了自己注意的事情上。而男生们则不少
人依旧在偷看洛天依迷迷糊糊的模样,然后回味她刚才那撒娇般的哼声。班花级
的人物,就算是上课打瞌睡也如此可爱、美丽。班上的一些宅男此刻早已激动的
幻想着洛天依在自己怀中发出一模一样的娇声,而后相拥。

  明明天天不听课,还瞌睡。众人的女神却维持着不错的成绩。以至于老师只
能批评她不上进。

  今天班上的空调坏了,虽然开着窗户,但是室内依旧沉闷。已经超过了让人
昏睡的温度,现在的气温只能流汗而难受。可洛天依还是闭上了眼睛,撑着头部
的双手稳稳定在桌上一点没有晃动,一看就是练过好几年睡觉功夫。坐在她侧面
的男生见她又睡着了,悄悄从课桌下举起手机,连拍了好几张。男生像胜利一般
的小声说了句「yes 」,再次扭头看向洛天依。真的好可爱啊!男生心中感叹再
三。忽然间,他发现一滴汗液从洛天依的脖颈流了下去,一路滑进了衣服的胸口。
因为天气热的原因,洛天依将校服的领口扣全解开了,现在因为驼背的原因衣服
有些空心,仔细一看竟能看见里面的淡绿色背心。而洛天依的锁骨附近也有不少
汗液,这样配着看,令这位男生感受到了下身的崛起之力……实在是太诱人了!

  啪!啪!

  两根粉笔分别砸在男生与洛天依头上。老师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不听
就出去!再被我逮到你们就看着办吧。」

  洛天依叹了口气,靠着椅背抬起双手伸了个懒腰。因为衣服有些太合身的缘
故,衣服下摆被拉看起来。洛天依纤细光滑的腰部露出大半,刚捡到老师丢过来
的粉笔的男生一抬头,便看见这性感的画面。他睁大眼,愣了好几秒,直到洛天
依重新整理衣服才缓过神,做直起来。

  终于下课了,洛天依吐出一口气,立刻趴到了桌上。她闭上眼停了几秒钟,
突然又做了起来,身体转向侧面,冲刚才一直偷看她的男生说:「你叫什么名字
啊?」

  「啊…啊这,我们同班一年多了已经……」男生尴尬的回应,感情女神连自
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太失败了。

  「唉?别在意,我记忆力不好,又不爱活动嘛。」洛天依尴尬的笑了笑,双
眼迅速的跟着男生胸前晃动的校牌转了好几下,看到校牌上写着「严兴」。「那
个,严兴同学,」洛天依突然严肃地弯下腰,凑近严兴。「你刚才是不是在偷看
我腰啊?」

  一阵清香随着洛天依的靠近而飘进严兴鼻子中,但是他此刻无暇顾及这美好
的香气。他竟然被女神点名自己在偷窥!这下完了。

  「啊…我只是…在捡老师丢过来的粉笔。」

  「嗯,就是捡粉笔的时候偷看的,」洛天依肯定说,「还有刚才我瞌睡时你
也在看吧,想都不用想。」

  严兴一阵冷汗,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掩饰难堪的笑容,但是却看上去非常滑
稽。

  「那么紧张干嘛?」洛天依笑了。那迷人的笑容如魔法一般将严兴定住,他
愣愣的盯着洛天依的脸颊,那洁白而完美的肌肤,甜蜜的笑容。

  天使吗?

  「又盯着我看了,这次还明目张胆了?」洛天依收起笑容,有些得意的勾了
一下嘴角,坐回去睡觉了。严兴稍微坐正,有些狐疑的拍了拍脑袋,刚才发生的
一切是真的吗?太可怕了…啊不对,太美了吧!这简直可以让自己得意一星期了。
从不和班长以外男同学说话的班花级人物居然和自己说话了!这待遇,虽然话题
是自己偷看,但是至少跟她说话了。

  严兴连嘴角都压不平了。

  ……

  放学。这个全校最为热闹,最为喜庆的时刻来了。严兴跟几个朋友道别,往
相反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出学校范围,他就看到了正前方与另外两个女生走在一
起的洛天依。跟在班里懒洋洋的形象不同,洛天依挽着其中一个女生的手,活蹦
乱跳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忽然,洛天依转过身来,看到了严兴。严兴一个颤抖,猛地停了下来。他有
些犹豫的把手举到胸口的高度挥了挥,然后尽可能露出一个正常的笑容。洛天依
则跟身旁的两个女生说了几句,转身朝严兴走了过来。那一刻,严兴猛然觉得,
一头熊正在向自己靠拢,准备把自己的皮给扒了。

  「哈喽。」洛天依率先打了招呼,「你往哪?一起走呗。」

  严兴僵硬的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两步才说:「我往海沧那里。」

  「路过马青路吗?走,那里有一家甜品,我好久没去了。」洛天依说完就要
拉着严兴走。严兴一头雾水的被洛天依拉扯着往前走去。两人路上没怎么说话,
但是洛天依似乎挺高兴的。两人「寂静」地来到了甜品店,这家店开了得有二十
年了,卖一些非常好吃的西式糕点和下午茶。严兴很喜欢这家店,他现在的主观
感觉是,既然周围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她估计是最近搬过来为了方便上
学的吧。

  得表现表现,至少好感更多一些。严兴想,于是他向前一步,准备点两个法
兰西慕斯蛋糕,这家店的最好吃的蛋糕。不过因为比较贵且看上去并不美观,所
以洛天依可能没吃过。

  「两个法兰西慕斯,谢谢。」洛天依说道。严兴尴尬了一下,转头看向洛天
依,「你也喜欢慕斯啊。」

  「这家店最好吃的不就是慕斯么?」洛天依都语气似乎在暗示严兴,这家店
她是老熟人了,什么都知道。严兴只好点头肯定,然后准备付钱。「我拉你来的,
我付。」洛天依拦住严兴。

  「可是…哪有女孩子付钱的嘛?」

  「唉?你什么时候养成的大男子主义啊?去去去。」洛天依挥了挥手,堵在
严兴前面把钱付了。严兴愣愣的接过蛋糕,看着毫无淑女形象吞咽蛋糕的洛天依,
说:「我什么时候养成的大男子主义?你认识我吗?」

  洛天依咀嚼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加速将蛋糕吞下。然后拉着严兴往左边
的路走去。严兴发觉再往前走就是他家了,同班一年都没碰到过住在附近的同学
吗?不可能吧。「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嗯哼,肯定知道啊,严姐姐。」洛天依说着,吐了吐舌头,抓住严兴的手。
严兴感受到「严姐姐」猛地泛起鸡皮疙瘩,洛天依白嫩的又小手一抓,他的上身
马上麻了。这是什么熟悉的情景再现?脑海中回现出在这条街道上,一个只有三
四岁的小男孩抓着自己的手,喊:「严姐姐。」

  小时候的严兴头发比较长,又瘦又白,很容易被认成女的。而一直跟着他形
影不离的小孩……严兴盯着洛天依碧绿的双眼,似乎从中探出了这究竟。过去的
触觉与记忆疯狂涌现出来。严兴有些难以置信,他带着颤音说:「真的…你是?
是你!」

  严兴一把抱住洛天依。他没有多想,小时候模糊影子中的玩伴突然又出现,
如果是真的,一定是真的!洛天依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但是没有挣脱,
而是也缓缓的抬起手也抱住了严兴。「是我哦,没想到吧。」

  原来,那是洛天依与严兴玩在一起,严兴头发长洛天依以为他是女生,而洛
天依头发短,严兴以为洛天依是男生。结果当洛天依因为家庭原因突然搬走后,
双方都无从下手寻找对方在何处。严兴甚至已经渐渐淡忘了这些事,在他看来,
无从下手的事情遗忘是最好的。而洛天依则一直想办法回来,虽然她也不大记得
严兴的脸,但是终于熬到了父母同意她回来。在学校待了一整年,她都在以女性
范围寻找严兴,直到前段时间她认真的看了一眼一直坐在自己侧面,偷看了自己
半年的少年。脸型几乎一模一样?洛天依有些疑惑,特意翻开了他的QQ,找了好
半天,发现了一张像是十岁左右的照片,看上去几乎就是一个人,连头发长度都
差不多。于是乎,洛天依找了个机会尾随严兴,跟到了严兴的小区,与洛天依映
像中的小区真的是同一个。

  小时候的一些回忆立刻涌现出来。于是便有了今天的事情。两人抱了几秒钟
后分开,洛天依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严兴才反应过来。十多年了,竟然
在这样的场合再次见面。洛天依现在一个人回来读书,父母给她买了一套房让她
自己一个人住。

  「去我那看看呗,得打车就是了。」洛天依摇晃着严兴的手臂征求意见,严
兴哪能不答应。两人打车到了洛天依居住的海景小区,这富贵能力让严兴有些害
怕,没想到洛天依家里如此有钱。洛天依家的装璜非常好看,但是家具很少,东
西几乎摆放整齐,没什么人来往的样子。「几乎没人来过,放假我都会回父母那
里,所以…很简陋的。」洛天依试图解释,却让严兴差点心肌梗塞,这简陋吗!

  「总之,真的很高兴再见到你。」严兴说。他被洛天依拉到了沙发上,接过
饮料。「我不会泡茶什么的。」洛天依挥了挥手,坐到严兴边上,紧紧靠着他。
严兴紧绷着身子,脑子迅速运转,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丢人的举动。两人很缓慢的
对话,如同老年人交流一样。所幸因为小时候玩在一起,平时在女生面前直接脑
死亡无对话的严兴还是有很多话要跟洛天依讲的。两人至少还算有话题,甚至可
以说是在重新熟悉对方。

  正聊起劲儿了时,洛天依高兴地环抱住了严兴的手臂。严兴只感觉洛天依胸
前柔软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那种感觉令他异常激动起来,小兄弟有要抬
头的迹象。

  「以后天天陪我回家吧~」洛天依说,「这是要求哦,严姐姐~多来玩嘛…
嗯…真的没什么人来的,你要来住也行的。」

  「啊,这…」严兴的反应有些局促,他当然愿意跟班花天天上下班了!甚至
住在一起?!这得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吧?严兴盯着洛天依美丽的双眼,缓缓点
头。洛天依露出了些许羞涩的笑容,真美啊……严兴愣愣看着洛天依发红的脸颊,
实在是太可爱了。谁能拒绝如此可爱的女孩儿呢?无论是以前的发小、兄弟般的
关系……她真可爱啊…

  「mu~嗯~」两人的脸在不经意间贴在了一起,洛天依主动吻了上去,香唇
贴着严兴的嘴,两人小幅度张合嘴唇,热吻在一起。严兴一激动,忽然地抱住了
洛天依柔软的身体,进而伸出舌头,闯入了洛天依的嘴中,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
起,舔舐、摩擦。洛天依浑身发热,鼻子不断呼出热气,第一次接吻让她大脑一
片空白,任由严兴搂着自己,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严兴也是第一次接吻,但是
至少作为男性他还算理智,现在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今天就把洛天依给吃
掉!

  严兴抚摸了几下洛天依的背部,起身用重量将洛天依压倒在了沙发上。因为
晃动两人的嘴唇分开,因为长时间接吻双方都将舌头留在外面喘气,这也让两人
的唾液混合液连着两人的舌头拉出一条丝,到了将近两分米才断开。严兴不等洛
天依有反应,便再次俯下身,亲吻了一下洛天依的香唇,然后将脸埋到了洛天依
的脖颈处亲吻。「嗯…啊~严兴…」脖子受到敏感攻击的洛天依发出几声娇喘,
她推了推严兴想要拒绝接下来的事情。但是严兴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而是在洛
天依的脖子上种了个草莓,又转过来吻住了她的嘴巴。同时,严兴的右手不老实
的抚摸到了洛天依的腰部,外顺势向上抚摸,一路抵达了那略显丰满的胸部上。

  「嗯…嗯呜…」洛天依有些难堪地发出哼声,她重重地拍了拍严兴,然后推
他的肩膀,终于让他直起身来。「我…我还没准备好……不能这样子,严兴!」
洛天依局促的说,她满脸赤红,显得非常狼狈。

  严兴尴尬地挠了挠头,连声道歉,将直男那种尴尬与卑微表现的一览无余。
洛天依忙解释了起来,告诉他自己还没准备好,等两人在一起够熟识了,她就会
鼓起勇气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严兴的。为了安慰严兴,洛天依搂住严兴的脖子,也
给他种了个草莓。而严兴则搂着洛天依,久久没有说话,他认可洛天依的想法。
这个拥抱一是真的非常想念儿时玩伴,二是因为严兴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女友的那
种激动感觉。洛天依非常配合的待在严兴怀里,尽可能的让严兴感受到自己的乖
巧。这一刻的纯爱,如此耀眼而令人羡慕,凡间何处光明可与之相比呢?热恋、
单纯的两人,终究将会得到眷顾。

  不是么?

  严兴离开了,他不舍的与洛天依道别,两人在门口又一次相拥,热吻。严兴
方才离开。这时候,洛天依才发现家里什么也不剩了,饿的她赶紧跑下楼,准备
去小区对面的老村子里一家非常好吃的牛肉馆吃饭。

  「怎么关门了啊?才八点多吧。」

  到了现场,洛天依才发现牛肉馆关门了。这条街少了牛肉馆的营业,人流量
立刻削到了只有两三个人,灯光也昏暗了许多。洛天依无奈的打开外卖软件,边
往回走边低头准备点外卖。

  突然,一道强光照在洛天依脸上,她抬起头,看见一辆汽车飞快的往自己这
里驶来,已经非常近了。刹车的尖锐声传入洛天依耳中,但是汽车因为太快似乎
没有办法停下来。眼看汽车就在眼前了,一个力量将洛天依给迅速拉开,汽车嗖
的驶过,没有撞到洛天依。

  「唉」晕乎乎的洛天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拉进了边上的一个小巷子,躲
过一劫。她那你转头要向救她的人道谢。可她刚转过身,一块有药味的布就蒙在
了她脸上,随后…她就没了眼前的画面……

                1-1

  内容:虐待、精神破坏

  等级:R18

  角色:洛天依

  清晨,阳光复日而见,照射在海面上,金光闪闪而有些刺眼。

  洛天依夹着大腿,扶墙慢慢走到了阳台上。她弯着腰,右手放在腰部上轻轻
揉捏。「嗯…」洛天依发出不太舒适的声音。她勉强直起身抓住一件校服,将校
服从衣架上扯下来,缓慢的转身走进室内准备换装上学。现在七点十分了,再不
快点就要迟到了。

  可是我快不起来了呀。洛天依皱起眉头,她坐在沙发上绷紧身子迅速将校服
套上,甚至连内衣都没有穿。接着她赶忙拿起裤子,忍着酸疼张开双腿穿了进去。
「决不能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洛天依自言自语了一句,狼狈
的站了起来,咬紧牙关快速走出家门,往学校赶去。洛天依的坚韧竟然让她在七
点二十九走进了教室。虽然丛其他人的视角上看,洛天依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
并且因为大腿夹着而有点不太稳。但是她依旧故作镇定,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后,
冲一脸疑惑的严兴笑了笑,又趴再桌上睡觉了。并且这一次,比之前任何时候都
累,都睡得更死。

  严兴习惯了洛天依一来就睡觉。他很高兴的看着洛天依的侧脸,现在这可人
儿是自己的了,睡着的样子真可爱啊……严兴深呼吸一口,又想起昨天在她家中
的亲热,那湿热的嘴唇与柔软的身体。严兴勃起了,他尴尬地将肉棒推开,然后
转回头写作业。洛天依微微睁开眼,看向严兴。决不能让他知道……昨晚……

  昨天晚上,洛天依被绑架后。

  「先穿着拍一张,别急。」

  「快点,拍了吗?拍了我脱了。」

  「好了好了,脱吧,先把衣服裤子拉开,我拍一张。」

  「他妈的你搁这记录脱衣服呢?」

  洛天依听到两个男人在说话,她浑身无力,感觉不到四肢,也睁不开眼睛。
她还记得自己最后的一段记忆,自己被绑架了!她浑身一整激动,冷汗从背后冒
了出来。但是不等她有什么动作,她便感觉到自己的上衣被掀了起来,接着裤子
也被拉了下来。

  「哈哈,不错吧,是个嫩妹。」

  「赶紧拍照,脱光了才知道嫩不嫩。」

  「还穿着小背心呢,肯定嫩。」

  手机拍照的声音传进洛天依耳中,听到刚才的话让她无比恐慌。自己正要被
两个男人侵犯?!不行!不要!洛天依彻底清醒了,她发力想要移动身体,但是
身体并不听她试管。一只粗糙的手在她的腰部抚摸了几下,滑到了下身,抓起内
裤猛地拉下。「干,好嫩!居然是纯粉色。」

  「我就说了吧,是个嫩妹,特别正。」

  「哼,确实。这么粉嫩的阴唇我都还没见过。」男人发出猥琐的声音,接着
洛天依便感觉到自己的私处被一根手指撑开,微微的不适让她想要夹紧腿,但是
因为控制不了身体,这种感觉传入脑中,反馈为了心脏的极度不安。下体第一次
被异物侵入让洛天依感受到了些许疼痛,身体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轻微晃动。她感
觉到男人的手指插得越来越里面,一直到像是碰到了什么一样才停下来。

  「还是处女,这回赚了呀!」

  「干,我抓住她的,我来破处。」

  「去去去,药我提供的,当然是我来了。」

  「什么什么,给老子爬,我发现的目标嘞!」

  两个男人为了争夺洛天依的处女穴开始争吵,而依旧没办法睁开眼动弹的洛
天依已经快崩溃了,我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动不了!洛天依听着他们大声讨论自
己的处女膜,无名的恐惧在全身各处开始发酵,喉咙变得难以控制,甚至有些呼
吸不上来。洛天依的绝望完全无法从表面表达出来,这可能才是真的绝望。

  两人争吵了好一会儿,突然停下了。似乎是分好了谁将会夺走洛天依的处女。
一只大手盖在洛天依的胸上,隔着柔软的小背心揉捏起那刚好一只手的椒乳。胸
部挤压变形与布料摩擦乳头的刺激令她突然的感到愤怒。被陌生人任意触摸胸部,
那种应激反应竟然让她甩起手臂,挣扎着爬起来了。两个男人吓了一跳,洛天依
睁开眼,看见像黑帮打扮的两个高个子小年轻,记住两人的脸后洛天依迅速翻下
桌子,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然而,洛天依想象中的逃出生天没有发生。她才刚跑出三四步,就感觉头发
被人扯住,然后头部一疼,向后摔倒在地上。一只手立马按住了洛天依的头部不
让她起身,于是她挥动手臂,双腿疯了一般的乱踢,期望能够让那人躲开。一个
拳头重重的打在了洛天依的肚子上,她立刻大叫一声,蜷缩起来。

  「妈的,还敢跑?等死吧!」男人说着给了洛天依一巴掌,将她如同捉小鸡
一般扛回桌子上。另一个男人立刻拍了几张照片,威胁说:「你敢反抗我们就发
出去。」洛天依听到后稍微迟疑了一下,双手马上被按到背后用扎带给绑住重新
丢回了桌上。男人抓住她的双腿,用力掰开,她感觉到了一根硬硬的东西抵在了
自己的处女穴外。洛天依清楚的知道那是男人的肉棒,准备给言和破处的男人得
意的说:「哈哈哈哈,好久没有玩处女了,今天运气太好了。」男人的肉棒竖直
放在了洛天依的阴道口,肉柱将阴唇分开后轻轻摩擦。洛天依大声吼叫起来,下
体被外物摩擦的感觉不但没有让她感到苏爽,反而令她恶心反感得浑身发抖,双
腿也开始继续乱踢。决不能让这狗东西插进来!洛天依想,也许周围会有人,喊
的话可能有人能听见。

  男人双手尽可能压着洛天依的双腿,但是晃动依旧非常剧烈,这小女孩的反
抗如此激烈是他没想到的。「妈的,臭婊子,给我安分点!」男人大吼一声,身
体向前倾斜抓住洛天依的脖子,将她因为桌子不够长而悬空的头部给拉了起来,
只见洛天依满脸泪水,双眼中充满了愤怒。男人立刻瞪了回去,一巴掌打在洛天
依的脸上。

  「啊!咳咳咳,滚开!我要报警!」洛天依依旧大吼着,左脸火辣辣的疼痛
感让她更加的恐惧,也更想要立刻离开这里。大脑中枢的思维不断给她传输着混
乱的想法,心脏剧烈跳动且每次呼吸都会有疼痛感。她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
简直了。

  男人放开洛天依的脖子,转而抓住她的小背心用力撕开,一对小巧可爱的奶
子立刻在空气中弹了几下,粉嫩的乳头令人忍不住想要揉捏、含舔。男人看着因
为洛天依反抗而剧烈晃动的胸部,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他不再理会洛天依的腿,
而是直接将身子压到了洛天依身上,双手从侧面抓住她的奶子用力揉捏,然后嘴
巴凑近含住了左乳乳头。洛天依感觉到自己的乳头被湿滑的东西不断舔舐,然后
被牙齿用力咬住,疼痛伴随着乳头被刺激的些许怪异传遍全身,洛天依先是感觉
一阵无力,然后又因为被侵犯时的激素快速分泌而更加剧烈的反抗起来。

  「妈的,就顾着玩,拿去拿去,傻逼光头。」另外一个男人进了房间,他拍
了拍正在侵犯洛天依的光头——事实上只是头发少得可怜。光头抬起身子,还不
忘用手指捏一下洛天依的乳头。他接过另一个男人递给他的两条麻绳,在洛天依
的双腿各缠绕了几圈后绑在了桌腿上。桌子是实木,除了桌面,下放还有一个不
小的储物柜。所以洛天依再怎么挣扎,也仅仅是让桌子晃动几下。

  光头得意的走到洛天依的两腿之间,「没法动了吗?」他抬起左手玩弄洛天
依的乳头,右手的食指则在阴唇附近划了几下,然后缓缓插入其中。

  「啊呜…不要…放开我!滚开!」洛天依依旧大声吼叫着,由于上半身没有
固定,她疯狂的扭动腰部让自己的身体在桌上摇摆。光头则似乎毫无所谓,他紧
紧捏着洛天依的乳头,食指于拇指左右揉搓着。苏麻的感觉不断从胸部传出,让
洛天依愈加反感,却又无可奈何。

  下身被手指插入的疼痛让洛天依紧绷身子,她非常清楚不久后光头将会把自
己的性器插入其中,而自己没有任何办法逃脱。对不被强奸的绝望让洛天依喊出
了哭腔,光头见状反而更兴奋的笑出了声。他将大拇指放在洛天依的阴蒂处,一
圈一圈的揉动,然后俯下身含住没有被手抓住一侧的乳头舔舐。任凭洛天依哭喊,
他只觉得越来越兴奋,下体肿胀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

  光头直起身,抽出插在洛天依穴内的手指,带出了些许液体。「妈的,喊得
这么惨,淫水都分泌出来了,骚货。」光头说完,将粗壮的肉棒放在了洛天依的
阴道口上下摩擦。他那粗糙的双手则不断抚摸洛天依光滑细嫩的大腿,这对美腿
真不错,就怕等等操断了。

  「不要,别动我!」

  「嘁,你要是配合点儿,不会太疼的。」光头说完大笑起来,然后用双手将
洛天依饱满的阴唇分开,紫色的硕大龟头顶在了穴口,龟头的轮廓比阴道口大了
至少一倍。洛天依感受到下体被打开以及某个紧紧硬物抵在了洞口随时准备进入
的感觉。她绝望的想要移动,夹紧双腿,哭喊声甚至已经有些沙哑。光头非常享
受的点了点头,用双手一左一右扶住洛天依的腰部,开始讲肉棒插入其中。

  龟头在小小的阴道口顶了一秒多钟后顺势撑开了穴肉,随着阴道口的扩大龟
头顺利进入了阴道当中。「噫?!呜…不要…拔出去!呜…嗯……」洛天依惊恐
的叫着,头部开始抽搐般的摇晃。

  「别急,我才刚到门口呢,这就进来了!」

  突然,洛天依感觉下体像被撕裂一样猛地撑开,异物长驱直入的剧烈疼痛传
入脑神经中,回馈给了触觉神经。

  「呜?啊呜…不……噫呜…拔出去!啊!不…咳咳…呜………」洛天依大声
吼叫,沙哑都声音中带着绝望,下体的生疼与感受到异物撑开肉壁的不适让她忍
不住颤抖,随之痉挛。本来说,应该不会这么多反应的,但是在洛天依的主观上
她极力反抗,脑神经中的反感促成了不可调和的生理反应。与快感相反的一切感
触都在洛天依身上发生了。

  光头挺着屁股,粗壮的肉棒已经整根没入了洛天依的阴道中。他得意的俯下
身,看着洛天依宁成一团的脸,嬉笑道:「哈哈,怎么这样的反应?这样可就不
好看咯。没想到你这么紧的嘛,淫水也太少了。最好放松点哦,不然只会越来越
疼。」

  话毕,光头捏了捏洛天依柔软的腰部,然后猛地将肉棒向外抽出到只剩龟头
在其中。肉棒向外抽出带出了些许淫水,还有不少血丝。这意味着洛天依作为少
女,作为一个贞洁女性的标志被摘除了。她已经没有了处女之身,在道义之外,
被其所爱之人外的男人夺走了处女。

  「呜…呜呜…求你了…不要动了……呜……」洛天依哭闹着,却阻止不了恶
魔的施虐。光头再次将肉棒完全插入,停几秒钟后再抽出,再插入。因为洛天依
身材娇小且光头的肉棒较长,所以光头每一下插入都会直接顶在子宫颈上。处女
膜处的疼痛与肉壁被撑开的疼痛,再加上子宫颈被撞击的痛感混杂在一起,洛天
依显得有些难以思考。她无奈的发出呻吟,双眼低垂而无光芒,反抗已经是穷途
末路了。

  光头重重抽插了将近一分钟,却不见洛天依分泌更多淫水,只好摇了摇头,
改用双手扶着她的双腿,开始快速抽插。肉棒在洛天依发红的阴道内不断进出,
伴随着洛天依的痛叫非常有节奏。因为痉挛效应她的小穴内壁反而紧紧裹住了肉
棒,虽然没有多少淫水,但是奈何光头的腰部力量非常强大,肉棒抽插的速度越
来越快。洛天依的哭声也越来越连续,以至于上一声还没发完就要发出下一声。
性器间快速的摩擦发出难以描述的声音。洛天依的阴道口也因为野蛮的侵犯而被
折磨红肿,内壁因为有本身就作为润滑的些许淫液而好一些。所幸洛天依没有因
为强奸而下体大出血。

  肉棒在紧缩的小穴内抽插了将近十分钟,光头从趴在洛天依身上舔舐她的乳
房转到吮吸她洁白的脖颈,再到亲吻腋下,洛天依身体正面几乎被光头全部玩弄
了一遍。而洛天依只能尖叫,用沙哑绝望的声音反抗,哭喊。十分钟,她几乎没
有停止制造噪音,以至于光头有些烦躁,让另一个男人用胶带封住了洛天依的嘴
巴。

  虽然少了洛天依可怜的声音来助兴,但是光头依旧在第十五分钟没能坚持住,
这处女穴对他那粗得吓人的肉棒来说实在太紧了。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吸住了肉棒,
好好的服侍了一番。光头猛烈的加速,而洛天依则隔着胶带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
喊,然后一股热流涌入了洛天依的体内。温暖的液体随着肉棒继续的抽插流在洛
天依阴道与子宫的每一处。洛天依感觉到肚子内一阵温暖,随后意识到是男人的
精液后她绝望的发出了一声长哀。当光头停止抽插动作后,洛天依仰着头,喉咙
发出细微的呻吟。她的双眼盯着天花板,泪水很快再次模糊了这一画面。洛天依
很清楚,自己被强奸了,不干净了,还被男人内射,可能怀孕。

  有着强烈忠贞与贞操意识的洛天依,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肉体被折磨得浑
身无力而酸疼,精神上如同被刀无数次划开。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自己被强奸了
要报警,而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严兴,处身没有给他。甚至还被强奸犯给内射了,
她一直感受得到肚子里的精液,温热温热的,不断流动,粘稠而湿滑……令洛天
依作呕。内心的恐慌不断发作,她停止了反抗,力气已经用尽了。

  「这骚货是真的爽啊。」光头满足的抽出带着血丝的肉棒,一股精液缓缓从
被操得没法合拢的阴道口流出,流到肛门附近,在继续流下到屁股缝时滴落在地
上。现在洛天依的下体就是一幅奇异的画作。红肿的阴唇外翻而通透,阴道口形
成了肉棒的形状缓缓的一张一合——却无法合拢。精液与血丝则为这幅画增添了
白红之美。

  一直在旁边拍照的另一个男人这时候忙蹲在了洛天依两腿间,用手机对准她
的阴道连拍好几张。又站起来,以40度角将她虽然后仰却依旧依稀可以看清一二
的脸颊与阴道拍在了一起。

  「妈的,光头,你把她操成这样子,我再插进去不得把她干死了?」男人不
大高兴的说。

  光头不削的哼了一声,说:「那你就干其他地方呗,反正我就玩这一次,我
凌晨的飞机要去一趟北方,黑龙江的帮派给我打电话说一个叫乐正绫的臭娘们在
跟他们抢地盘。妈的,你敢信一个娘们领导的组织把三龙帮给干碎了。」

  「嘁,你是大佬大,你去咯。」男人吐槽翻,「妈的你就干这一次,还真一
次。你都把她当成一次性的用了。」

  男人摸了几下洛天依的身体,虽然他对洛天依的肛门很感兴趣,但是他觉得
今晚要是再继续插洛天依的任何一个洞,都会出刑事案件。自己可担不起。

  「妈的,玩哪里?这奶子也就刚到B 差不多,乳交个锤子。」男人不高兴了,
光头见状翻了个白眼说:「不然你干脆先把她丢大街上,让她自己养几天。村里
没监控,她报警查不到我们的。何况你还在她的裸照和视频。」

  「唉,也不是不行。」男人说完,隔着裤子用肉棒蹭了蹭洛天依的脸颊,然
后将洛天依的手机解锁,翻阅了半天,找到了洛天依的住址。

  以及QQ被置顶的严兴。男人把QQ列表拿给洛天依看,嘲笑道:「男朋友?都
还没上过你呢,你处女就被我们拿了,哈哈哈哈,这小屁孩太惨了,要跟你个被
玩过的贱货谈恋爱。」

  洛天依扭过头,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因为是仰着头,部分泪水进入了鼻腔
内让她感觉大脑非常难受。接着,不等洛天依有什么想法,男人将绳子给松开,
然后扛着她丢进了一辆无拍照桑塔纳的后备箱里。在昏暗中,她蜷缩起酸疼的身
体,发出弱弱的抽泣声。

  一阵摇晃后,汽车停了下来,后备箱被打开了。男人盯着洛天依看了几眼,
将她抱出来,重重丢在了垃圾堆边上。「滚吧,滚回去。」

  汽车走了。洛天依赤裸着躺在地上,垃圾的臭味将她熏醒,她滚了几圈远离
垃圾堆。而后,她双手撑着地面尝试爬起来,但是下体的疼痛与双腿的酸疼无力
让这一行为非常吃力。她只能向前爬了一段距离,休息了一会儿卯足力站了起来。
一站起来她便感觉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阴道内的精液已经流到了大腿内
侧,她伸手擦了擦精液,再次站了起来,扶着墙缓缓走出村,蹒跚着回了家。

  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还好路上没碰到人。一进家门洛天依赶忙进了浴室。
她打开水龙头,在温暖的热水冲到她头上了那一刻,跪坐在看地上。她低着头,
双手环抱着,大声抽泣。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断在她脑海中闪过。下体的疼痛也一
直提醒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为什么会是我……洛天依想,她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那些新闻
上的事情明明离自己如此遥远。明明傍晚还非常的幸福,甚至看到了未来恋爱的
快乐。现在却只看到自己站在严兴面前,口吃的解释自己为何不是处女。

  洛天依擦了擦眼泪,热水打在身上舒缓了身体的酸痛。她将手伸到自己的私
处,一股精液正好直接从阴道口滴落,被她接住了。洛天依用热水洗掉手上的精
液,然后咬紧牙,将手指伸进阴道内缓缓地扣着,尽可能的将精液给扣出来。她
现在最害怕就是怀孕。自己绝对不能怀孕,一定要坚持住。打理好自己,明天不
能让任何人看出来。也绝不能让严兴知道一点半点。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

  「嗯?!」洛天依从课桌上惊醒,早自习已经下课了,她一睁开眼就看见严
兴正盯着自己微笑。洛天依害怕的颤抖了一下身子,忍着双腿间的疼痛直起身,
尽可能自然的露出笑容说:「早安,亲爱的。」

  「唉?早安…洛…亲爱的?」
0

上一篇:

没有了: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