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公安局长的熟女情缘】第十一章、温柔的干妈与淫荡的上司:深夜公园里的浪叫

第一文学城 2021-04-10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龙小侠
       ***************************************************                 


    

  ***************************************************

                

  春城县公安局局长李闻喜刚刚从北唐市参加表彰会回来,嘉奖令还放在桌上,
可是他脸上一点喜气没有,反而在自己的亲信部下、干部科科长鲁芳面前摆出一
张臭脸。

  鲁芳刚刚已经看过嘉奖令,见李闻喜这样颓丧,不由有点奇怪,小心地说:
「李局,市里表彰的是咱们春城公安局,又不是表彰林小阳个人,这是好事啊。」

  「好个屁!」李闻喜竟然直接爆了粗口,鲁芳赶紧噤声。

  原来,每年夏天省公安厅都要举行全省公安系统比武大会。林小阳大学的时
候在散打比赛中得过大奖,所以去年刚参加工作就被北唐市公安局调去当陪练,
并且跟着北唐代表队到省城打了一回酱油。今年恰巧一个原定的参赛选手因病退
赛,作为陪练的林小阳阴差阳错地有了登场机会。一发不可收拾的是,林小阳和
伙伴们一路过关斩将,居然一举夺冠!

  虽然团体赛不设个人冠军,但是林小阳从第三台选手很快升到第一台,而且
一路全胜,可谓居功至伟。自从比武大会举行以来,全省各个地级市公安局都憋
着一股劲互相较量。北唐市往年连前三名都没进过,现在靠一个候补队员勇夺桂
冠,大家纷纷议论说林小阳是公安系统的「林疯狂」 .带队的市公安局政委马德
高笑得合不拢嘴,手下人趁机拍马屁说他知人善任,不拘一格用人才。

  可惜,有人欢喜有人愁。马大政委春风得意,可苦了林小阳的顶头上司李闻
喜。由于林小阳睡了他的禁脔鲁芳,而且靠山蒋然倒台,李闻喜指使鲁芳陷害了
林小阳,之后把他发配到山沟里的派出所当片警。随着蒋然的锒铛入狱,李闻喜
本以为自己走了一步果断的好棋,没想到林小阳这小子狗运亨通,大有咸鱼翻身
之势!

  见鲁芳沉默无语,李闻喜不耐烦地打破沉寂:「我说你怎么回事?是不是有
点后悔欺负你的小情人了?」

  「李局这说的什么啊?」鲁芳壮着胆子瞥了一眼李闻喜,「我哪来的小情人,
有小情人的是李局吧?」

  原来,最近这段时间李闻喜渐渐移情别恋,和一个今年刚刚进警局的小警花
打得火热。鲁芳虽然并没有掌握什么证据,但是李闻喜在床上对她越来越虚与委
蛇,这让她倍感危机,于是趁机说事。

  「扯那些没影儿的干嘛?说正事呢,阿芳!林小阳这小子根本就是个白眼狼,
他绝不会记得我们对他的好!」李闻喜连忙把话头拉回来。

  鲁芳还是有点不明就里,「李局,这事也没那么严重吧?现在领导还在兴头
上,过个十天半月,谁还记得他林小阳呢?」

  李闻喜摇摇头,「唉,你知道什么!昨晚马政委专门问到林小阳的近况,说
是这样的人才窝在派出所可惜了,一定要放到刑侦部门大展拳脚!」

  鲁芳还是好言宽慰,「那多半是马政委多喝了几杯,过后多半就忘记了。」

  「事后忘不忘,你能担保?再说他当场就交代政治处王主任和我一起落实这
事!」李闻喜皱着眉头,「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这劳什子的比武大会是
一年一次的,难不成让林小阳每年都去出风头?」

  鲁芳这才知道李闻喜确实比她想得远。林小阳虽然没有靠山,但是如果每年
都有机会在市局领导面前好好表现,确实是弹压不住的。李闻喜专门来找自己谈
这事,是不是又要自己出面给林小阳设陷阱呢?想到这,她不禁紧张起来。和李
闻喜不同,鲁芳和林小阳毕竟亲密接触过,已经看出林小阳绝非池中之物。如果
自己得罪他太深,只怕不是明智之举。

  好在李闻喜兀自长吁短叹一阵之后并没有深谈,而是说:「算了,先对付眼
下的事。今天让你来,是让你看看哪个刑侦中队的一把手能力强一点,让林小阳
到那里去锻炼锻炼,也算给上面一个交代。」

  鲁芳一听,这是要提拔林小阳当刑侦中队副队长。不用说,这肯定是市局领
导的意思,难怪李闻喜这么不痛快。其实上次林小阳和马健打架之后,局里曾经
处分了林小阳,原则上一年内不得提干。不过,鲁芳知道李闻喜自己也是被逼无
奈,没必要再提这些。她多机灵的人,听话听音,思考了一会才说:「漕河中队
的程国彪是经验丰富的老刑侦了,他那里怎么样?」

  「嗯,不错,就这样吧,你安排下。」李闻喜的嘴角露出一丝诡笑。这程国
彪是春城县公安局内出了名的一块臭肉。他脾气暴躁,修养极差,和他搭档的副
中队长没有能呆满半年的。今年换届程国彪升官没成功,火气正是最旺的时候。

  现任那个副中队长才去三个月就受不了,天天跑干部科要求调职。林小阳这
种自视清高的「大才子」去了那里不和程国彪闹开锅才怪。另外,程国彪和马健
家里过从甚密,这又是一个隐性炸弹。

  鲁芳能提出这个方案,可见是完全领会了自己的意思。李闻喜这段时间以来
已经在考虑甩掉鲁芳这个包袱,现在看来这女人还是有用的。于是,在鲁芳告辞
之后,他特意安抚了一句:「阿芳,外面的传言很多,你不要听那些。做好自己
的本职工作就好。」

  鲁芳心领神会,一脸感激地点头离开。尽管李闻喜的本意是给她吃定心丸,
但是她的心情反而更加低落。所有的细节都告诉她,李闻喜和她的关系已经不同
往日。以前她可以在李闻喜面前肆意撒娇,而现在,李闻喜给她的一切都好像施
舍一般。她叹了一口气,突然很想念某个人男人。真心的,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
想念。

  

  就在李闻喜和鲁芳张罗着给林小阳升官的时候,林小阳自己并不知情。不过,
他现在的直线距离倒是距离公安局机关大楼不远,正在往住在县城中心的干妈家
里赶。所谓干妈,就是好朋友王海波的妈妈林婉君。林小阳嘴巴乖、礼数全,和
王海波情同手足。

  王爸爸和王妈妈都都非常喜欢他,加上他和王妈妈还是本家,二老心疼他是
个孤儿,认了他做干儿子。

  林小阳这个干儿子很称职,今天就是特意请假到县城来给「干妈」跑腿的。

  王妈妈所在的县文化局艺术团早已名存实亡,几个老姐妹张罗着办理内部提
前退休。这事本来都已经定了的,但是社保局突然以新规定出台为名,停止了审
批。

  那天在王海波家吃晚饭的时候,王妈妈说起这事,林小阳想起自己社保局有
个朋友,就主动把这事揽下来。

  给林小阳开门的是王海波的父亲王向东,老爷子原本正在阳台上练太极拳,
连忙给林小阳端茶:「唉呀,小阳,还麻烦你亲自跑上来,在楼下等不就行了?」

  林小阳笑道:「干爹太客气了,我上来给干妈拎拎包是应该的嘛。」

  「来了也好,女人出个门有够慢的!我一早就催她,现在还不知道在折腾什
么!最后别磨蹭半天还忘带什么文件就好!」王向东硬着脸说。

  王向东的年纪比妻子林婉君大了十岁以上,军官转业出身,作风一向严谨,
平时老板着脸,和总是挂着甜美笑容的林婉君对比鲜明。林小阳知道他的脾气,
连忙安抚说:「时间还早,我上去帮干妈一块拾掇下。干爹,你继续打拳吧,不
用管我。」

  王家是顶层复式结构,林小阳曾经几次在这过夜,算是很熟悉了。他径自走
到楼上去找林婉君,却见卧室的门虚掩着,一眼就能看到一副香艳的画面:只见
林婉君半裸着身体对着试衣镜,手里拿着一条黑丝裤袜放在自己的腿上比着效果。

  尽管并没有人发现,林小阳还是瞬间脸红了。马上回头吧,见到干爹不好解
释。

  提醒干妈吧,大家弄得尴尬。一时间,他愣在原地。

  其实,让林小阳挪不开步子的根本原因还是潜意识里不舍得转开视线:别看
林婉君年纪一大把了,可她从小练习舞蹈,身段保持得比一般少妇还好,此刻她
上身只有一个黑色的蕾丝胸罩,肌肤珠圆玉润,从侧面都能看到高耸的乳峰微微
颤动。而她的下身则穿着一条非常轻薄的肉色裤袜,带着丝光的袜子本身有一种
暧昧的质感,里面的黑色小内裤清晰可见;肉丝包裹的臀部浑圆肉感,大概是林
婉君身上最暴露年龄的部位,却有一种熟女特有的性感。

  林小阳当然知道干妈年轻时肯定是一位大美女,不过平时来访的时候,林婉
君都是素面朝天,穿的日常家居服。今天这样三点式加裤袜的打扮展露了林婉君
美艳的一面,而且她略施粉黛,耳垂上挂着长长的银色吊坠,睫毛长长地对着镜
子扑闪。林小阳心道,这哪是要去办退休的女人啊,不禁看得有些痴了。

  「哎呀,怎么脱丝了……」林婉君对着镜子嘟哝着,突然扭头对门外喊道:
「老王,帮我把阳台上那条黑色裤袜拿……」

  林婉君的话没说完,因为她这一侧头,刚好和林小阳四目相对。林小阳羞得
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林婉君也是一怔,随即回过神来,随手拿着手里的裤袜挡着
胸口,笑道:「小阳,你来了啊?」

  「嗯,干爹让我上来帮你规整下文件……」林小阳赶紧把头低着,看着自己
的脚面。

  「他呀,就知道瞎操心,东西我昨晚就收拾好了,换好衣服就能走啦。你等
下哈!」林婉君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她毕竟是长辈,知道林小阳并不是故意偷
看,也就没有把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

  「嗯嗯,那,干妈,我到车上等哈。」林小阳赶紧逃跑。他来到大厅和王向
东打了个招呼就跑楼下去发动车子了。他一边走一边自嘲,真不知专门上来一趟
干嘛。不过,这趟也不能说没有收获,刚才还真是饱了眼福。平时都没怎么在意,
干妈确实是人间极品啊。林婉君丰腴圆润的胴体一遍遍重新浮现出来,让林小阳
回味不已。

  话说回来,自己刚才也太没出息了一点。其实又不是真的看到什么,根本没
必要那么紧张才是。他从青春期开始就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初中暗恋的第一个女
人就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师。从大学时代开始,他发现像四十多岁的妇人往往骨子
里很放得开,对小男生总是会有一种宠溺的态度。像刚才林婉君看着的自己的时
候就分明带着笑意,好像自己那副窘态让她觉得挺有趣的。

  想到这里,林小阳自己也笑了。他认林婉君当干妈,首先是因为他和王海波
比亲兄弟还深的交情。不过,在认干妈之前,林婉君就对林小阳非常疼爱了。林
婉君性格开朗,喜欢拿林小阳逗趣,林小阳知道自己刚才显然又出糗了。

  林小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从许美婷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之后,只有林婉君
能够给他带来放松的心情。他正一个人傻乐着,耳畔传来了有韵律感的高跟鞋声,
他一侧头,正看到林婉君从楼道口出来,不禁眼前一亮:林婉君披着波浪卷的长
发,穿着一条黑白相间的紧身连衣裙,曲线玲珑,尤其是丰润的臀部被紧窄而有
弹力的短裙包裹起来,最对林小阳的胃口。林小阳心想干妈这场耗时不菲的打扮
真是物有所值啊!他注意到干妈特意配了一条高雅的仿真珍珠项链,脚上踩着的
一双高跟鞋是黑白搭配的金属高跟。有意思的是,在犹豫了很久的裤袜选择上,
林婉君最后还是保留了那条林小阳偷看到全貌的肉色裤袜。

  林小阳赶忙下车,非常绅士地把林婉君让进副驾驶位。林婉君穿着高跟鞋和
超短裙,上车的时候非常小心,不过还是难免走光,让林小阳偷窥到了丝袜里的
黑色内裤。林小阳心中暗爽,等回到驾驶位发动了车子才说:「干妈,你今天好
漂亮!」

  「什么嘛?干妈平时就不漂亮吗?」林婉君歪头看着林小阳,眼睛亮亮的。

  林小阳忙解释:「素面朝天已经迷死人了,稍微打扮一下,那可就倾国倾城
啦。」

  「就你嘴巴甜!不过,你比你干爹有眼光多了!老头子唠叨说又不是当新娘
子,穿那么好看干嘛?」林婉君说着微微嘟起嘴。

  林小阳乐了:「干妈,你告诉干爹,那些新娘子再打扮也不可能有你漂亮呀!」

  「哎呀,你笑话干妈是不?」林婉君不肯了。

  林小阳说:「真的啊,我都担心等下到了社保局,人家不给你办呢。」

  「啊?为什么呀?不是说你的朋友打了包票吗?」说到正事,林婉君担心起
来。

  林小阳一本正经的样子:「不是这个问题啦,我是担心人家一看到你就会说,
这档案假的吧?这大美女顶多三十吧,这么年轻就想混退休?」

  「唉呀,小坏蛋!拿你干妈寻开心!」林婉君给了林小阳一顿粉拳。

  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很快到了社保局门口。林婉君从随身带的时装袋里掏
出一条高级香烟,林小阳诧异地问:「干妈,你这是干嘛呀?」

  林婉君说:「你找朋友帮这么大忙,我们几个姐妹都说总不能空着手去呀。

  这香烟你先拿着,你看是现在给还是事后给,随你方便。」

  林小阳怔了一下,没说什么,把香烟留在了车上。到了社保大厅,林婉君的
几个同事已经在那等着了。见到林婉君,女人们少不得一阵戏谑,说是选美冠军
来了。其实,老姐妹们年轻时都是舞台上表演的,现在穿衣服也都十分前卫大胆。

  相比而言,林婉君的穿着算是最不夸张的。不过要论妩媚的意态,林婉君确
实是鹤立鸡群。

  对于林小阳,这群老女人更是一阵夸赞。除了有求于林小阳之外,她们对于
这彬彬有礼的棒小伙确实越看越喜欢。其中一位穿着吊带裙的大姐盯着林小阳不
放,简直随时要把他吃掉的样子。好在林婉君不离左右,纤纤玉指总是扶着林小
阳的胳膊,算是把他保护好了。

  林小阳找的熟人叫李炜,和马健一样是个官二代,人品却是大不相同。在秘
书科的时候,林小阳曾经帮过李炜一个大忙,李炜乐得还这个人情。事情办得很
顺,不过手续意外的繁琐,还需要跑几个地方补证明盖章。反正林小阳开了车,
他就带着老姐妹们不辞辛劳地跑动跑西。

  中午的时候,老姐妹们说要请林小阳吃饭,最后一阵争执之后,还是林小阳
抢着买了单。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回到社保大厅把手续办好,已经快下午四点。

  林婉君邀林小阳去家里吃饭,半路上林小阳特意在一个烟酒店口停了一下。

  下车的时候林小阳带上了那条香烟,一回到车上就掏出八张百元钞票递给林
婉君说:「干妈,我到店里把烟卖了,这钱你拿着。」

  林婉君哪里肯收,板着脸训斥:「小阳,你这样干妈可要生气啦!一码归一
码。你不需要我们谢你可以,可总不能让你自己还人情谢朋友吧?哪有这个道理?」

  「干妈,我不是说了嘛。我朋友不会收我的东西。早就让你不要张罗这些的!」
林小阳很坚持:「难不成我帮干妈还要酬劳?那我这干儿子岂不是太不孝顺啦?」

  「你啊,你就是太孝顺啦!」林婉君摇着头:「干妈跟你说真的,这钱干妈
不能要。退一万步讲,烟是我们几家凑钱买的,你这样岂不是要干妈黑了朋友的
钱?」

  林小阳反驳:「这怎么叫黑?她们本来就该谢你啊,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帮
她们忙嘛?」

  「这叫什么歪理呀?」林婉君有点哭笑不得。

  林小阳把钱强行塞到林婉君手里,又握着她的手放到她的大腿上,戏谑道:
「干妈,真的别拿着钱拉拉扯扯啦。外面的人瞧见了,还以为我们搞什么桃色交
易呢!」

  「唉呀,坏死了你!」林婉君的脸上飞上了红晕,手被林小阳握着没再动弹,
轻轻说:「你怎么这么贫呀?干妈都老太婆了,能和你有什么交易?就算有交易,
也该干妈给你钱呢!」

  「那才不是,干妈这样的大美女,根本就是无价之宝!」林小阳的口气认真
起来:「再说,你们家最近不是缺钱用吗?干妈你就别争这个了,就算我孝敬干
妈的还不行吗?」

  「嗯!」林婉君的手指反过来握着林小阳的手,母子二人十指交扣。林小阳
的手感觉到林婉君大腿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肉丝传递过来,母子俩体味着彼此的默
契,一时间什么话语都显得多余了。

  过了好一会,林婉君才打破沉寂:「对了,小阳,你怎么说干妈家缺钱?是
海波向你借钱了吗?」

  林小阳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嗫嚅了几下:「是借了点,不多。」

  「多少?经常借吗?」林婉君握紧林小阳的手,神情紧张起来。

  「大概借了两三次,就一千多吧。」林小阳含糊地说,其实这阵子王海波断
断续续加起来已经借了他两三千块钱。只不过他看干妈的样子似乎别有隐情,出
于对朋友的保护,他觉得还是说少一点好。

  「那也不少了!」林婉君的表情放松了一点,「记住,小阳,以后不不要再
借钱给海波。」

  「啊?为什么啊?」林小阳更加奇怪了。

  林婉君犹豫了一下,「唉,这事本来你干爹不让我说的。不过,你也不是外
人,而且干妈觉得应该让你知道。不管海波跟你说什么借钱的借口,都是骗你的,
实际上他最近迷上了赌博,再多的钱也不够他填坑啊。」

  林小阳知道王海波一向好赌,不过听林婉君今天一说才了解到现在的王海波
已经不是小赌怡情的问题了,而是隔三岔五去地下赌场过瘾。林小阳不禁皱起眉
头,那些地下赌场从理论上说是非法的。且不论输赢,王海波身为警察知情不报,
还跑到那里去鬼混,这本身就够严重的。

  「小阳,你是不知道,海波和你干爹本来就合不来。你干爹发现这事之后,
更是和他彻底吵翻了。这也就是当你的面他们才会说两句场面话,唉。」林婉君
一脸忧虑,蓦地老了好几岁。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小阳这才知道干妈开朗的外表下面还隐藏着这
样的心事。他轻轻拍拍干妈的胳膊说问:「要不要我旁敲侧击下?」

  「你暂时别跟他说,否则他会知道是我告诉你的,多半要冲我大发雷霆的。

  这事毕竟是违法违纪的,他很怕人家知道。」林婉君脸色更加苍白。

  林小阳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不过,海波这是怎么了呢?他以前最多就
是在牌桌上和朋友玩几把而已。」

  「唉,还不是为了女孩子!」林婉君长叹一口气。

  林婉君告诉林小阳,王海波谈了快一年已经准备结婚的女朋友最近分手了,
投入了一个富二代的怀抱。自那之后,王海波表面上还算正常,可是私下里迷上
了赌博的刺激。

  林小阳只能好言抚慰:「干妈,失恋都有个过程的,海波会好起来的。」

  林婉君感慨道:「谁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他要是能有你一半懂事就好!」

  林小阳故意反问:「我真有那么好?」

  林婉君认真地点头:「当然啊!」

  林小阳笑了:「那干妈你就别这么难过呀,别忘了我也是你儿子!」

  「嗯嗯,有你这个好儿子,干妈是开心的。」林婉君给林小阳逗得露出了微
笑。

  林婉君笑起来,嘴边现出两个深深的梨涡。她故意歪着小嘴,俏皮地斜觑着
林小阳。恰好一缕夕晖透过挡风玻璃映在林婉君的香腮上,让她洋溢着自内而外
的妩媚。林小阳看得有些痴了,手里捏住林婉君一只软软的玉手,由衷说:「干
妈,你笑起来真美。还是要多笑笑的!」

  「你常来看看干妈,干妈就能笑了!」林婉君感动地伸出另外一只手,拍拍
林小阳的脸,蓦地感觉到林小阳的脸烫得厉害,不禁有点心猿意马。

  林小阳也显然感觉到什么,说话的语调急促起来:「我会的,只要能让干妈
开心点,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嗯,宝贝,有你真好……」林婉君的声音变得分外温柔,像是被蜜糖泡软
了一般。

  车厢内的氛围顿时变得暧昧而美好,林小阳和林婉君四目相对,没头没脑地
叫起来:「干妈!」

  「哎!」林婉君甜甜地答应一声,丰润的嘴唇微微张开,饱满的唇肉和粉红
的舌尖显得分外诱惑。此时此刻,林小阳暂时忘却了满心的烦恼,眼里的世界只
剩下成熟而可爱的干妈。他轻轻揽住林婉君肉感的腰肢,把脸凑了过去,林婉君
的酥胸剧烈起伏着,随着林小阳的接近,轻轻地合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盖着眼
脸……

  「嘟!嘟嘟!」刺耳的喇叭声破坏了车厢内的气氛,林婉君下意识地张开亮
晶晶的眼睛,林小阳的唇已经快触到林婉君的唇,一遇到干妈的目光,连忙心虚
地闪开。

  这个时候,路上的交通渐渐繁忙起来,林小阳的车停在路边引来更多的喇叭
声。他连忙发动车,一言不发地提起速度。

  林婉君看着林小阳浑身绷紧的样子,不禁十分后怕。这傻孩子刚才是要亲自
己吗?要真是亲到了,自己会怎样?我是不是还挺期待的?林婉君不敢想下去。

  她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林小阳线条分明的侧脸,突然问:「小阳,你谈女朋友
了吗?」

  林小阳的心底有一个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故作随意地答道:
「没有呢。干妈要给我介绍呀?」

  「不是,干妈觉得你大概有喜欢的女孩呢。」林婉君的话让林小阳震惊地扭
头看着她,「干妈怎么这么说呢?」

  林婉君一脸的担心:「没什么,就是感觉,感觉你有心事的。」

  林小阳这才知道自己的心事明显到这个程度了!又或者,平时身边根本没有
人像干妈这样真的关心自己,而且干妈是个女人,有着动物般的直觉。有那么一
刻,他有一种向干妈倾诉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林小阳确实需要有人倾诉,可是他和许美婷的这种不伦之恋是对谁都不能说
起的!他不想让干妈太担心自己,沉默了一会说:「干妈,我是很喜欢她,不过
我和她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所以……我会没事的。」

  「嗯,干妈知道你懂事。」林婉君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林小阳的脸颊。

  当天晚上,林婉君打电话把王海波强行叫回来吃饭。不过,饭桌上气氛很紧
张,王向东和王海波父子每每发生口角。林婉君和林小阳虽然居中调停,可是他
们自己也是各怀心事。

  偏偏有人还嫌林小阳不够心烦意乱,晚上八点左右,林小阳收到了一个「故
人」的短信,是鲁芳:小阳,陪陪姐好不好?姐很心烦。林小阳当然根本不理不
睬,不料从那之后鲁芳就连续发了十多条短信。到了八点半左右,这女人干脆开
始不停地拨打他的电话。

  林小阳不胜其扰,只好跑到阳台上去接听,电话一通,鲁芳的哭诉就传过来:
「小阳,你不要姐姐了啊?姐姐想你,真的好想你,你就一点都不想姐姐了吗?」

  林小阳听到电话那边静悄悄的,搞不懂是什么所在,有心放任不管吧,又担
心她闹个没完。他只好服软:「鲁科长,别这样,你在哪个位置,我马上来!」

  鲁芳报出地址:「就知道你疼姐姐,姐姐一个人逛到中山公园了,现在这边
连车都打不到了。你要是不来,姐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

  林小阳只得回到客厅向干爹和干妈告辞,林婉君担心地问:「没事吧?」

  「没事,一个同事有点急事,我要开车去接下!」林小阳看看王海波,「海
波,你有事吗?」

  今天晚上王向东瞅着王海波极其不顺眼,就连林小阳在场都控制不住他的火
气。王海波心道,要是林小阳走了,自己还不得和老爹干起来?他知道林小阳这
是故意给他解围,连忙借坡下驴:「我能有什么事?我跟你一块去。」

  到了楼下,王海波诡秘地问:「怎么?是哪家的闺女叫你去负责呀?」

  林小阳苦笑,「别埋汰我啦,是鲁芳。」

  「哇!」王海波吹了一声口哨,「那还要我去当电灯泡?」

  「什么电灯泡啊,我早就不想和这女人有什么瓜葛了。」林小阳有点火大,
「说真的,别再拿这女人开我玩笑,我只盼着她别在外面乱说话。」

  王海波点点头,心里其实不是很理解。王海波和林小阳虽然兄弟相称,但本
质上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王海波是警察学校毕业,大男子主义严重,没有
林小阳骨子里的书卷气。在他看来,送上门的肉不吃白不吃,何况鲁芳这样的尤
物?如果说以前林小阳躲着鲁芳是因为担心李闻喜多心,现在他都已经被李闻喜
整到山沟里去了,还怕什么呢?

  不过眼下王海波有别的事要操心,林小阳开了一会车,王海波就问:「小阳,
最近手头紧不紧?」

  林小阳知道王海波又要借钱,心道下午干妈提醒我还真是及时啊。不过,要
真是一点钱都不借,他觉得于心不忍,就说:「我舅舅家里搞新农村改造,要先
垫钱进去。我把钱都挪到那边去了,多就没有了,要是三五百的话就行。」

  王海波「噢」了一声,心里自然老大不痛快。他自知对林小阳恩重如山,林
小阳口口声声说怎么报答自己都不为过,却连借点钱都舍不得,每次来个三五百
施舍自己,倒好像给了自己多大恩惠!王海波上了脾气却又不好立马翻脸,淡淡
说:「那算了,我想别的办法。」

  林小阳不禁有点后怕,原来王海波果真已经不满足一点点的借,亏得自己预
先把话头堵死了,否则还真不知如何拒绝!以林小阳的个性,王海波要真是等钱
用,倾家荡产他也会借。可是把自己的全部积蓄给王海波倒进赌场的大坑里,林
小阳可不干。当然,林小阳知道目下只是缓兵之计。这混小子和父亲闹成那样了,
到时候还是干妈为难!

  林小阳一时间对于王家的前途心烦意乱,而且眼下还有让他操心的事。他带
着王海波去找鲁芳本意是让鲁芳收敛一点,有外人在,她总不至于像上次在省城
那样强行勾引他。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这回鲁芳不敢太过分,那下次呢?只怪
自己上次没把持住,这才让鲁芳继续纠缠不休。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

  眼看车子就要转到公园路,林小阳做了决定:「海波,能不能帮个忙?」

  我这不是已经在帮忙了吗?王海波有点奇怪:「什么事?」

  「你能不能一个人去公园?我实在不想见她。」林小阳央求地看了一眼王海
波。

  王海波心说你倒是假清高,玩腻了就想甩掉,随口找借口推辞:「我和她都
不算认识,怎么跟她说?」

  林小阳说:「你就说我在办案子,走不开。你送她回家之后直接把车开回家
就行。我明天早上到你家拿车。」

  王海波毕竟不想让林小阳觉得自己在为借钱的事生气,只好应承下来:「好
吧,她要是非要找你,我可要打你电话的。」

  林小阳完全没注意到朋友的心态,一番感谢之后在路边下了车。却说王海波
答应林小阳其实还有一个潜意识在内:他从来没机会和「乳房科长」正式认识,
更别说独处了。别看林小阳现在玩腻了鲁芳,对于公安局大多数男人来说,鲁芳
可是一块诱人的肥肉。

  抱着这种心态,王海波一转弯看到路边上站着的鲁芳,不禁在车内吹响了口
哨:只见这大奶子骚货上身穿着黑色紧身V领吊带背心,大奶子好像两个肉球一
样,在胸口有限的空间内争夺着地盘,互相挤压;下身穿着一条包臀粉色超短裙,
别看个头不高,但是腿型比例很合适,一双大美腿肉乎乎地暴露在夜色里,魅力
竟然不逊那对著名的大奶。

  王海波吞了一口口水,把车停到路边,欠身打开右边车门:「鲁科长!还记
得我吗?我是王海波,小阳的朋友。小阳刚好有急事,让我来接你!」

  鲁芳眨了眨眼睛,心里一阵失落,但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上车了。上车的时
候鲁芳很淑女地扯住了裙摆,不过她那齐屄小短裙实在是太短,不可避免地露出
了一抹水红色内裤。内裤非常薄,借着车内灯,王海波似乎连里面一团乌黑的耻
毛都看到了。

  鲁芳上了车就说:「小阳也真是的,有事就直接说嘛,还要麻烦大帅哥来接
我。」

  王海波万万没有想到鲁芳会这么客气,还以为鲁芳对自己有好感。其实,鲁
芳现在一肚子怨气。她今天下班之后成功跟踪了上司兼奸夫李闻喜,抓到李闻喜
请那个小警花在一家高级餐厅吃自助餐,结果当场就拉扯起来。闹到最后的结果
自然是不欢而散,鲁芳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后悔的同时更为自己感到悲哀。

  鲁芳明白自己在公安局的名声有多臭。她和历任局长睡过觉,牺牲了名誉和
青春,可到头来一个个都玩腻了她。说到底,又有谁真的在乎过她呢?她越来越
后悔自己轻易地伤了小情人林小阳的心。

  王海波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鲁芳,只见随着车辆的开动,鲁芳的胸口那对肉
球不断颤动,真个是颤颤巍巍、摇摇欲坠。再偷瞄下她的大腿,不但看到肥腻的
膏腴般的大腿,更有意外收获:鲁芳的裙摆实在太短,微微张开大腿之后,粉色
内裤持续曝光,裤裆顶端那团鼓鼓的穴肉隐约可见。

  王海波血脉喷张,说话也就渐渐轻浮起来:「鲁科长太客气了,像你这样的
大美女,有机会送你回家求之不得呢。」

  以鲁芳的城府,她本不会在王海波面前流露出对林小阳的怨妇情结。但是,
王海波好色的样子尽收眼底,她的脑子里突然涌出了一个新鲜的念头。她当即显
出哀怨的神情:「唉,都没人要的老太婆了。」

  「那是有人不懂珍惜,鲁科长问问这公安局里的男人,哪个不喜欢你?」王
海波干脆把话说明。他自认不像林小阳那么伪君子,有机会是一定要抓住的。

  鲁芳妩媚地瞪了一眼王海波:「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怎么叫我的?」

  「那个呀?」原来「乳房科长」对自己的外号心知肚明呀。王海波坏笑,
「那是鲁科长的胸部实在太美了。」

  「那其他地方就不美?」鲁芳不肯放过。

  鲁芳的媚态让王海波对自己越发自信。话说回来,自己比林小阳要高大一块,
人长得也明显更有型,鲁芳这骚货,林小阳操得到,我就操不到吗?他当即把右
手放在鲁芳的大腿上挑逗说:「鲁科长哪都美,可是我们这些人没机会领略嘛!」

  「坏蛋,你们男人都是色狼!」鲁芳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本是一个害羞的
动作,却让她的裙摆更加上褪,薄薄的内裤根本裹不住丰满的阴埠和乌黑的阴毛。

  王海波简直就要流鼻血了,以前他和其他同僚一起谈起鲁芳时,虽然有意淫
的成分,更多的还是戏谑。真的亲手抚摸着鲁芳的大腿,感觉着鲁芳的风骚,他
才知道为什么几个局长都会拜倒在鲁芳的超短裙下。他坏坏地说:「男人只有遇
到鲁科长这样的大美人才会变成色狼!」

  说着,王海波的手顺着鲁芳的大腿往上抚摸,很快就把放到了鲁芳的内裤上
面。鲁芳的裤裆温度高得吓人,王海波心想这骚货果然是想要我操了。于是,他
的胆子更壮,手指按住最肥满的地方开始揉捏、按压。

  「啊?海波,你干嘛呢?」鲁芳惊惶地叫起来,鼻息里面却已经有了呻吟的
味道。

  王海波的呼吸变得很急促,车厢内能听到「吭哧吭哧」的声音。他一手扶着
方向盘让车子溜着,一手在鲁芳裤裆上面肆意抚弄,「鲁科长,我在感觉你最美
的地方!」

  「噢噢哦,别这样,海波……」鲁芳伸手抓住王海波的手腕,巨乳剧烈起伏,
「真的别这样,海波,我,我会受不了的!」

  「受不了有我呢!」王海波血脉喷张,一脚刹住车,车辆剧烈摇晃了一下。

  鲁芳趁机闪开身,夹紧两腿哀求:「海波,好了,不能再摸那里了!」

  「为什么?你觉得对不住林小阳?」王海波不禁吃起干醋来了。

  「什么嘛?他对我这样,我还不知道死心吗?我就那么贱?」鲁芳一副怨妇
样子。

  「那是为什么?」王海波不是性格磨叽的人,只想赶紧把鲁芳给办了。

  鲁芳摇着头说:「海波,我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上次要不是你,我就给马健
害惨了!按道理说,我怎么谢你都不过分的……」

  王海波更加豪气冲天,一把把鲁芳抱在怀里说:「那不就是了!」

  鲁芳却还是把王海波往外推:「不要,不要,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玩够了
就不要我啦!」

  王海波心说要是能操你,天天操都没问题!至于会不会有操腻了的那天,他
当然也不敢保证。不过对付鲁芳这种贱货,何必那么当真?他把身子凑过去,一
手抱住鲁芳的肩膀说:「鲁科长,别人我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会对你好
的!」

  「不信,你们男人开始都这样说,噢噢哦,不要……」鲁芳喘得厉害,只因
为王海波一边抱着鲁芳,另一手伸到了鲁芳的两腿之间,不但让鲁芳夹紧的大腿
重新分开,还再度占领了敏感地带。这次王海波可一点不客气,手指从小内裤边
沿伸进去,直接抚摸着肉乎乎、肥腻腻的屄肉,汩汩的淫液于是潺潺而出。

  「鲁科长,你好多水!」王海波赞道。

  「坏蛋,你这样摸人家的屄,能不流水嘛?」鲁芳娇喘着,双乳一跳一跳。

  王海波见鲁芳说话比自己还直露,更感刺激,食指和中指合并起来,猛然捅
进了鲁芳的屄眼,「我不但摸你的屄,还插你的屄呢!」

  「啊啊啊啊,坏蛋,哪有用手指插屄的?噢噢噢噢……要死,要死……」鲁
芳猛然反手把王海波抱住,大屁股向前迎合王海波手指的进攻。

  王海波感应到鲁芳的屄眼剧烈收缩,像鱼嘴一样含住自己的手指,男人的征
服欲膨胀到极点:「鲁科长,舒服吗?」

  「舒服,舒服得要死了,你好会玩屄,噢噢噢噢,不行,不行,太舒服了
……」

  每个人多少都一些自己的性癖好,王海波最喜欢的前戏之一就是用手指插女
人的阴道。他在洗浴中心叫小姐时也往往如此,只不过很多美妞不肯让他做。鲁
芳虽然很多人操过,但身份毕竟不是妓女可比,看着这个风骚美艳的熟女被自己
的手指插得浑身颤抖、媚眼圆睁、双乳乱抖,王海波不禁要感谢林小阳这假清高
给了自己这次机会!

  「嗷嗷嗷嗷,快快,摸我的奶,摸我的奶!」鲁芳突然把自己的背心吊带拨
开,两个雪白浑圆的大奶子蹦了出来,竟然没有乳罩的遮蔽!王海波惊喜地定睛
一看,原来鲁芳只是在乳头上粘了两片乳贴,肉球的形状完全暴露在外。这么大
的奶子却不会下垂,这样的尤物王海波还是头一次见到!

  「噢,鲁科长,你的奶好大!」王海波叫道,低头就去啃鲁芳的奶子。

  鲁芳一手按住王海波的脑袋,让他的脸埋进了自己那两大陀乳肉深处。王海
波的鼻息被熟女的乳香包围,张开嘴就开始舔着,吸着。鲁芳的奶头在乳胶下面
被王海波吮着,隔靴搔痒,实在不过瘾。她一把推开王海波的脸,飞快扯掉乳贴,
然后把个大奶头一下子送进了王海波的嘴里:「咬我,吃我,噢噢噢噢!」

  王海波常在欢场游戏,女朋友也谈过两个,却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真真切切
地感受到刺激!他疯了一样含着鲁芳的奶头乱咬乱舔,鲁芳的整个奶子都在他的
用力吸吮下变形膨胀。

  「奶子好爽,噢噢哦,下面不要停,快,快,快!」鲁芳环抱住了王海波,
就像抱着一个超大个的婴孩。王海波的嘴巴在吮吸鲁芳的奶头,而鲁芳下面的小
嘴也不甘示弱地含紧了王海波伸进去的手指。随着鲁芳呻吟声越来越响,王海波
的手指也被夹得越来越紧。王海波不甘示弱,干脆又把无名指加入其中,三个手
指并排在鲁芳窄小的屄口里面强行穿梭,「噗噗噗噗噗噗噗」地猛插!

  「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放开我,啊……」鲁芳肉乎乎的身体像是发
地震一般猛烈颤动了几下,王海波感觉右手完全被鲁芳的阴道裹住,下意识地一
拔,一大股淫水奔涌而出!简直就像水库开闸一般!

  王海波尽管只是在亵玩鲁芳的身体,自己的阴茎并没有得到安抚,但是鲁芳
淫荡的媚态还是让他得到了晕眩般的快感。他抱着鲁芳肉乎乎的身子,问道:
「鲁科长,爽不爽?」

  「爽你个头,人家屄都被你玩了,还叫鲁科长?」鲁芳好不容易恢复过来,
抬头嗔道。

  王海波怔了一下,「那叫什么?骚姐姐?」

  「唉呀,叫姐姐就好,骚什么嘛?」鲁芳推了王海波一把:「风骚的明明是
你,第一次有人拿手指弄人家!还这么狠!」

  王海波看刚才鲁芳如此强烈的反应,相信她所言不假,心头更是得意:「这
就舒服了,还有更舒服的呢!」

  「不要,不要在这里,好像有车过来了……」鲁芳见王海波再度扑过来,忙
伸手挡住他。

  王海波抬头一看,只见公园内的一条林荫小路的路口就在侧边,猛地发动车
子,一打方向盘,车子冲上了水泥坎,进入公园内部。

  鲁芳惊叫道:「海波,你干嘛?」

  「干我的骚姐姐啊,还能干嘛?」

  「哎呀,坏蛋……噢噢哦,插进来了,好大,好大的鸡巴……」

  位于县城郊区的中山公园万籁俱寂,树林里面传出一阵阵淫荡的叫声和肉体
交合的啪啪声,一对年龄相差悬殊的男女沉浸在肉体游戏之中。

     **************************************************

  这一章出现了个新人物,其实王海波的妈妈以前也提到过。这些人物和情节,
作为作者在开篇之前都是心里有数的,至少我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码字的。有的朋
友抱怨出场人物太多,可能并不欢迎林婉君的出现,但是在我的故事中,她是一
个非常关键的人物。在我看来,出场人物多少不是关键,如何把握详略,倒是很
费思量。一点自己的感想,和大家唠唠。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