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迷糊的妈妈修仙版·访问篇】(上)

第一文学城 2021-04-10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他乡逆旅">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2302503"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6094136"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
作者:cmhdth 字数:9271   首发某破群搜集灵感寻求建议,次发各论坛   下面是BB:

作者:cmhdth
字数:9271

  首发某破群搜集灵感寻求建议,次发各论坛

  下面是BB:

  前段时间见空想那家伙写了一篇修仙版改编的催眠眼镜,我便也萌生了想法,
正好我对之前写的迷糊妈妈访问篇改编不算满意,干脆便以修仙版进行二次创作。

  此次魔改更为彻底,除用了一些原篇的梗和开篇剧情外,几乎推翻重来,大
家也不用担心出现之前看过访问篇的再看一次老文的情况。

  最后照例希望大家多多回复点赞,给我催眠界小C 罗一个面子(抱拳)

  下面是正文:

  我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明,大家通常叫我小明,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东
华州仙道小学的学生,今年十二岁。我爸爸是东华州御妖军的中层修士,因为近
几年妖兽入侵频繁,平常往往很忙,只有每月轮休时才有休息在家,所以家里平
常都是妈妈在照顾我。

  而妈妈则是没有选择继续修炼,结婚后就在家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今年三
十岁,比爸爸小五岁,说到妈妈,她是一个天生就非常漂亮的女生,虽然现在仙
道昌盛,大家都可以DIY 自己的样貌,但也正因此大家都格外看中无后天改良的
天然美女,所以妈妈很受大家欢迎。

  而且妈妈笑起来的笑容,常常让看到她的人都非常的着迷,只是妈妈有个小
缺点,就是对人太好,而且对其他男修士也没有警戒心,所以就常常吃亏了,所
以有时就觉得妈妈有点小迷糊。

  这是在我小学五年级快升上六年级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件事情。

  有一次学校要各班的导师去每个学生的家里作访问,原因是有些单亲家庭或
家里缺少修仙资源的学生,他们家里有困难的话,老师可以个别指点或向学校报
告问题申请资源,而当时我们班上的同学也一个一个的让老师作家庭访问,唯一
和别的班级不同的是,我们的导师李老师,他非常喜欢去单亲妈妈的家庭作深入
访问,尤其是有非常漂亮的妈妈家里。

  说到我们的导师李老师,他年纪大约是四十岁,因为奇遇连连,已经修炼到
了分神期,在修仙者中算是年轻有为的典型。外表看起来仙风道骨,儒雅随和,
但也有人说他表里不一。他也是一个有不良纪录的老师,曾经因为有过使用武力
威逼猥亵过学校女老师,而被要求停职并且查问,最后因为找不到证据,所以不
了了之。后来听说李老师又可以来学校教书,并且是担任我们班的导师。

  有一次教我们炼器基础的王老师悄悄告诉我们,因为李老师是东华州霸主丹
皇派的宗主私生子,而且修为高深,是东华州面对妖族的主要战力之一,从学校
教书是他平时放松心情找乐子的消遣。所以即便犯了事,学校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很快便得以且重回岗位。

  虽然李老师名声不好,但重新回来任教之后,大家对他的印象却大有改观,
都说他为人处世正派了很多,一改之前欺男霸女的风格,虽然现在也有很多女老
师和他走的很近,但都是大家主动愿意和他交往,人缘好了很多。

  李老师有很多新鲜的教学方式,奖励和惩罚都与其他古板的导师不同,我一
开始对这个新来的导师李老师说不上喜欢也不讨厌。但是后来慢慢的便感觉到了
李老师的强大和渊博,有这样的导师来指导修行是我们的幸运呢。

  今天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已经有很多学生被李老师作了家庭访问,而这星期
六的下午,李老师也准备来我们家作家庭访问。

  上一个同学小刘长的白白净净,所以李老师很期待去访问他家,可是一到家
里后,听小刘说,李老师只作了些问话调查,然后不到半小时就走了,听班上同
学有传言说,只要去访问时接待的家长是爸爸,或者是长的不好看的妈妈,李老
师就不会访问很久。

  后来李老师亲自辟谣,告诉我们他并不是以貌取人,而是如果妈妈漂亮的话,
儿子修道的天赋也会有加成,这才是他所考虑的。

  听到李老师的解释之后我心里十分激动,我妈妈可是很漂亮呢,看来我的天
赋也会很高!

  放学后回到了家里,我就跟妈妈说李老师这星期六下午要来作家庭访问,妈
妈知道了以后,也很高兴要我跟李老师说,要李老师顺便来家里吃午饭,而我隔
天到了学校后,也转达了妈妈的话,只是李老师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有些犹豫,说
是到时候看情况吧。

  到了星期六的中午,妈妈正在家中后厨做饭,而那时我听到了门口大黄的叫
声,大黄是我家豢养的灵兽三蛋鸟,据说是上古金翅扑街鸟的后裔,虽然现在只
有看门报警的作用,但是每回来客人它都会很及时的提醒。

  听到声音我就知道可能是李老师来了,就赶紧走出花园,手捏法决开启大门
请李老师进来。

  李老师这次是直接御剑而来,脚下还踩着他那柄通体漆黑的玄奥法剑,一副
赶时间的样子。

  「见过导师」我恭敬的向李老师行礼。

  李老师摆了摆手让我起来,我便起身引领他走进家里,李老师跟着我进门之
后后,可能是急于了解我的修道天赋,直接便开口问道「小明,这次来家里接待
的是你父亲还是母亲?

  「家里只有我妈妈在家,她在后厨做饭呢」我如实答道。

  李老师面上闪过一丝不耐之色,随我进了待客室之后,便干脆打起坐来,但
一直左看看右看看,感觉上好像要离开的样子。

  过了一会,妈妈把最后一道菜做好后,就把菜端到餐厅的饭桌上,我告诉妈
妈李老师在外面的客厅,妈妈听了之后,就带着我一起出去见李老师。

  「您就是小明的导师李老师吧,我是小明的妈妈,刚刚在里面做菜,没来及
迎接,招待不周请您见谅」妈妈带着歉意解释道。

  李老师见到妈妈后眼睛便挪不开地方了。妈妈今天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织
短衣,还有一件黄色衬裙,裙摆下露出的秀足上也裹着丝质的白色罗袜和带着好
看花纹的绣鞋。怀疑李老师一时呆住了,等回过神来李老师才微笑的看着我,说
我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妈妈,听了李老师的话我顿时高兴了起来,我的修道天赋果
然很高呢!

  只是李老师忽然之间双手一抬,两道黑芒便从袖中飞出,直奔我和妈妈而来。

  我和妈妈都没意料到李老师会出手发难,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不过即便反
应过来了,以妈妈筑基期的修为和我练气期的修为,怕是也很难反抗李老师这个
分神期的高手。

  黑芒迅速的击中了我和妈妈的身体,被击中的一刹那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

  许久之后,我从昏暗中悠悠醒转。

  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老师忽然发难制住我和妈妈?

  不,李老师品性高洁,绝不是奸邪之辈,就算对我们出手,也一定是有其他
目的,为我们好才这样做。

  我看了一眼妈妈,妈妈也和我一样刚刚醒过来。

  妈妈看向李老师的眼神中也和我一样充满着发自内心的信任与敬重,并没有
因为刚才的突然袭击而警惕甚至反感的样子,这让我也放下心来,刚才一直担心
妈妈会因此怀疑李老师不怀好意,这样李老师可就太冤枉了。

  话说,我还不知道刚才李老师为什么控制住我和妈妈?

  「李老师,刚才是我们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吗?您一定是在帮我们治疗吧」妈
妈感激的看向李老师。

  我对妈妈的这个看法也比较认同。

  「咳咳,这倒不至于,我只是把你们控制住检查了一下资质,只有在情绪完
全无波动的情况下才能最精确的检查,所以就冒犯了」李老师干咳两声,徐徐解
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李老师真是用心良苦。

  妈妈也是一脸钦佩的望着李老师,出言问道「不知李老师检测结果如何……」

  「嘿嘿,这个嘛,小明的妈妈,夫人你,确实是一个实打实的大美人哟,因
此小明的修道天赋自然不会低,以后我肯定会重点培养的」

  「真的吗,谢谢,谢谢李老师,小明,你也快谢谢老师啊」妈妈激动不已,
拉着我的手走向李老师,想要表达谢意。

  「谢谢李老师……啊……妈妈小心」

  我跟着妈妈走到李老师面前,发自内心的向李老师表示谢意,只是妈妈不知
是过于激动还是身体不适,竟双膝一软,脚下打滑摔向前方,一跤摔到了李老师
怀里。

  要知道修仙之人对身体掌握能力远胜凡人,几乎不会出现这种意外,可见妈
妈最可能的还是太在乎我所以才激动过头了,想到这点我也不禁心中一暖。

  李老师正原地打坐,妈妈从前方跌向他身上,以李老师的功力,恐怕妈妈跌
落的轨迹在他眼中慢如蜗牛,但李老师应该是担心我妈妈,怕她摔到地上会受伤,
所以干脆不躲不避,甚至捏起法决控制妈妈以合适的姿势摔到他身上,真是个品
行一等一的好人呢。

  「嗯……」跨坐到李老师怀里的妈妈扬起臻首,娇吟一声。

  刚才跌倒时大概是怕妈妈伤到膝盖,李老师将她双膝分开,以至于跌落时妈
妈的胯下撞上了李老师胯下鼓起的一块坚硬之处,紧接着便闷哼一声,身子便软
倒在李老师身上。

  「夫人,传道受业是吾辈天职,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要过于激动,无大碍
否?」李老师这个时候还如此谦虚的说着。

  「没……没事,一时失态了,让李老师见笑」妈妈趴在李老师的怀里,似乎
还没从刚才那下的冲击力中缓过来,有气无力的轻声道。

  感知了一下身体之后,妈妈红着脸想要从李老师身上站起来,但刚起来些许,
便又乏力软倒回李老师怀里,再次被李老师胯下高高鼓起的那块儿顶到双腿中间。

  妈妈好不容易缓过来的一口气又被机散了,皱了皱眉头「刚才……刚才跌到
李老师身上……好像碰到了……碰到一个法宝,一下子……一下就把我浑身防御
打散了……啊……现在……居然……使不得什么力气」

  李老师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妈妈的翘臀上,此时双手一握,把妈妈的
臀肉抓牢在手里,向下按去,同时胯部向上挺动几下,使得裤裆下那团坚硬的物
事在妈妈双腿中间顶来顶去。

  「是这个吗?」李老师笑着问道,

  「啊……别……好奇怪……是……是这个……」

  「这样是顶在这个位置让夫人不舒服了吗?」

  李老师轻柔的用那团物事在妈妈双腿之间游走,抵到一个柔软之处之后问道。

  妈妈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话,就感觉李老师再次猛顶一下,这次和之前不
同,感觉李老师裤裆下的那团物事上聚集了大量奇怪能量,妈妈双腿中间那处柔
软所在被这么一顶,顿时像触电一般身体抽搐了起来,眼睛也翻起了白眼。

  「呀,都怪我,我平时小心谨慎,身上多有防备,夫人刚才跌落时正巧碰到
我的道根,道根本能反制,便冲撞了夫人」李老师愧疚道。

  「这……啊……这怎么……怎么能怪李老师……分明……是我不小心……」
妈妈口齿不清的回应道,像是忍受着极大的刺激感。

  「夫人……还能自己走路吗?」李老师问道。

  「能……能吧……啊……」妈妈刚想试试,结果爬起一点之后又落了回去。

  「夫人不必逞强,有我在,我把夫人带过去即可,我们边吃边说,聊聊小明
的修业」李老师儒雅随和的笑着说道。

  「嗯,拜托你了,李老师」妈妈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应了。

  ……

  在用餐的时候,李老师跟妈妈说,我在学校的修炼进度很好,而且很乖,而
妈妈也跟李老师说爸爸平常很忙,所以平常就是希望我能自己照顾自己,李老师
就说妈妈是一个漂亮又贤慧的妈妈,所以才能教育出好的下一代,妈妈听了之后,
很高兴的谢谢李老师,也希望李老师能多多照顾我。

  到了吃饭的时候妈妈总是喜欢照顾别人,以为我们家里人吃饭妈妈经常帮我
夹菜,这次李老师来做客,妈妈也微笑着帮李老师夹菜吃。

  只是和给我夹菜不一样的是,妈妈给李老师夹菜的时候就是站起来然后弯腰
去夹,然后夹起一片肉再送到李老师嘴里。

  我有点好奇,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妈妈笑着告诉我,给客人夹菜的时候弯
下腰以表示尊重,要弯腰到让客人能从领口里看到胸部才可以。

  噢,这样我就明白了,难怪李老师刚才一直往妈妈胸部那里看,原来是在看
妈妈的夹菜标准合不合格。

  李老师吃着吃着,一时手抖,把筷子掉了下去,便俯下身子去桌下寻找。

  看来是妈妈做的菜太好吃了啊,不然以李老师的修为,怎么可能吃饭把筷子
掉了。

  李老师看到筷子掉在妈妈的右脚下面后,便凑过去伸手捉住妈妈的脚丫,脱
下了妈妈脚上的绣鞋,然后用手托起妈妈被白色丝质罗袜包裹着的玉足轻轻抚摸
着,左手把它握在手里,右手在上面肆意揉弄。从一开始被李老师抚摸,妈妈的
脸色就变得怪怪的,本就带了些潮红的脸色更像柿子了。

  过了会儿,李老师更进一步,轻嗅着妈妈的肉丝脚丫,甚至舔吻起来。

  我一时有些疑惑,就问妈妈:

  「妈妈,李老师为什么咬你的脚啊?」

  「嗯……可能是在找筷子吧?」妈妈的眼神也有些迷茫,不确定的说道。

  「唔,只是捡筷子的时候发现太太的脚很诱人,可能很适合练习轻功,便忍
不住品鉴了一下」李老师终于放开了妈妈的脚,可以看到,妈妈右脚上晶莹剔透
的五根脚趾在李老师的吮吸下透过罗袜泛着水光,显然是有很认真的品味过呢。

  「没有您说的那么好啦」妈妈脚被李老师把玩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李老师意味深长笑了笑,把妈妈的脚放下,继续吃起了饭。

  接着我们又聊到了修炼的问题,因为我是练气境,妈妈是筑基境,都和李老
师的分神境修为相差甚远,基本上都是我和妈妈听李老师讲。

  李老师讲着讲着,聊到了他所修炼的道根。

  「既然聊到了,我就为夫人和小明展示一下吧」

  说着,李老师把裤子脱下了些,露出胯下一根天赋异禀的大肉棒子。

  定睛一看,棒身上仿佛有着无穷奥秘,就像一个深不可测的宇宙一般,吸引
着人陷入其中。

  【小明,快停下,别看了】

  接到李老师的元神传音后我才从观想状态中退出,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元神
传音是出窍期以上的高人才能使用的招数,李老师用这一招叫醒我,一定是我看
的走火入魔,普通声音叫不醒了。

  李老师跟我解释了原委,果然,我看着看着出岔子了,李老师只好打断我的
观想。

  不能修炼,脑子中便胡思乱想起来,话说原来李老师裤裆里鼓鼓的硬硬的东
西就是这个啊?

  可能是妈妈修为比我高一点,妈妈看向李老师的道根的目光竟似带着几分狂
热,时而又有些明悟。

  过了一阵子之后,忽然怅然若失的结束了这种状态。

  「夫人刚才是进入顿悟状态了?」李老师笑吟吟的问道。

  妈妈感激的看着李老师「没错,多谢李老师愿意把道根向我们展示,我才能
得窥李老师的修炼道路,得到灵感进入顿悟」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者也,能让你们学到东西就是我最大的满足了,
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夫人虽然现在过了修炼最佳年纪,但以夫人的天资,只要
继续修炼定然可以再进一步」

  听到李老师这么夸奖妈妈,我也跟着很高兴,妈妈也是个修炼奇才呢!

  李老师像是被激起了教学的兴致,又给了妈妈一个意想不到的大机缘:「来,
夫人,你可以用你的脚来接触下我的肉棒,也许可以领悟些什么」

  「啊?真的可以吗?」

  妈妈面对惊喜有些不可置信,这可是分神境高人的道根,仅仅是看一眼就足
以让普通修士顿悟,没想到今天李老师还会给出一个亲身触碰的机会。

  「那是当然,我说出来的话还会收回去不成」李老师笑道。

  「多谢李老师」妈妈激动道。

  虽然平白得人一个大机缘很不好意思,但是修行本就是人生一大乐事,也是
吾辈修士刻在骨子里的毕生追求,面对修行机缘,怎能轻言放弃。

  但是李老师这份恩情也必须牢牢记在心里!

  妈妈下定了决心,便把双脚上的绣鞋脱下,正要脱袜子时,却听到李老师的
声音。

  「袜子就先不要脱了,你第一次接触我的道根,直接接触的话虽然效果更好
但有很大概率会消化不了,还是先隔着一层来,等日后你修为提高,或者适应了
道根,再尝试直接接触」

  「好的,李老师」

  妈妈点了点头,不再脱袜子,而是伸出两只裹着白色丝质罗袜的小脚丫,试
探性的碰到李老师的道根上。

  「喔……真是渊博如海啊」妈妈感叹一声,像是感受到了稀世珍宝一般。

  下定了决心,妈妈再接再厉,把两只脚丫实打实的贴在了道根上,像是夹住
了一样。

  「啊……这就是……好多……原来是这样……」

  妈妈的双脚触碰到道根之后,李老师的道根大方光芒,一股强大的能量从道
根上迸发出,顺着妈妈的脚来到了妈妈身上。

  而能量运行的过程则让妈妈的肉体不断抽搐,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

  此时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朝圣一般的神情,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直窥分神期
高人的大道根基,几乎是有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玄妙感了。

  李老师双手轻抚着妈妈的两只玉足,道根挺动几下,问道「夫人,你感悟出
什么了吗?」

  「我……感悟出了一门轻功脚法……只是……」妈妈颇有些犹豫的说着,又
似有些遗憾的样子。

  「早看出夫人的脚修炼轻功定有可为,不知感悟出了哪门轻功」李老师看到
妈妈有所感悟,也很为她高兴。

  妈妈再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我感悟出了一门叫做《奇淫榨精
脚》的绝世轻功,按照我脑中得到的信息,练成后效果惊人,只是练功的方法比
较苛刻……」

  「哦?不知要怎么练才能练成?」

  「需要……每次都需要用道根来练功,而且只能用感悟出这门功法的道根来
练,初次练功时,还需要道精来做引子……实在是太浪费资源了……」

  「以夫人的天资,如果不练实在可惜了,资源什么的不用担心,只要我有时
间,定会抽出时间让你来练」李老师考虑了一会儿,无私的决定提供道根这种宝
贵资源来帮助妈妈练功。

  我和妈妈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感激之情,遇到李老师真是我们家
的大幸啊。

  「开始吧,用你领悟出的脚法,在我的道根上练上一练」李老师盘坐在地,
道根高耸,等待着妈妈的练习。

  妈妈也不再矫情,心下记住了这份恩德,把两只脚丫再次伸了过去,夹住李
老师的道根动作起来。

  真不愧是绝世武学《奇淫榨精脚》,妈妈虽然上初学乍练,但看得出来用脚
刺激道根的招式相当精妙,利用上了脚丫每一个部位,就连脚趾缝都没错过,也
用在道根上磨炼了一番。

  「好久没遇到这种轻功天赋的修士了,指点起你来让我也颇有快意之感」李
老师再次夸奖起妈妈。

  「谢谢李老师,我一定好好努力」妈妈脸色微红,但脚上的动作仍一丝不苟
的完成着,心中坚定了信念,一定要练成这门绝世轻功来报答李老师。

  看妈妈的样子,她的脚在练习的过程中,应该也很享受呢。妈妈的两只脚丫
在李老师道根上上下翻飞着,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了起来,鼻腔中不断发出奇怪的
音节。

  果然是绝世轻功呢,练功时不仅使李老师感觉很舒服,看样子妈妈自己也十
分享受,完全是互利共赢的典范。

  我试图去观想妈妈练功的过程,摸索到了一些这门功法会让人感觉舒服的本
质,大约是通过练功使李老师舒服的话,妈妈也会因为李老师感觉舒服而从脚上
产生极大的快感。

  emmmmmm ,这是射慧主义的精髓呀,先富带动后富。

  「第一次练功就有这样的效果,夫人果然天赋异禀呢,喔……差不多了,准
备一下」

  妈妈郑重的点了点头,脚上速度加快了些。

  李老师闷哼一声,道根在妈妈双脚努力下射出大量道精,随即手捏法决,向
道精一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又指向妈妈那两只穿着白色丝质罗袜的脚丫。

  无数道精在李老师的操控下如臂使指,直奔妈妈双脚而去,甚至直接穿透了
脚上的罗袜,进入袜内与妈妈的脚丫接触。

  待道精灌输完成后,李老师又向妈妈双脚的方向打了几道法印,只见金芒连
闪,妈妈脚上的袜子上忽然多出了一道道金色符文,而这些符文组成了一个玄奥
的法阵。

  法阵的原理我不太清楚,但功能的话,猜想应该是储存道精并帮助吸收之类
的吧?

  「第一次榨出道精之后,我会把你榨出的道精封印到你脚上穿的袜子内,大
概三天之内就会被你的脚吸收完毕。期间不要脱换,之后便可以练成了」

  李老师叮嘱完妈妈之后收印收功,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嗯,我记住了,李老师」妈妈连连点头,眼光中闪着异彩。

  「修炼这门轻功,其实不仅这些,还有些辅助的法门,你把这瓶丹药拿去,
按照我写在丹瓶上的方法服丹,足以让你事半功倍」

  时间已经不早,李老师赶时间,丢下一瓶丹药给妈妈,便在我和妈妈感激的
目光中御剑而去了。

  ……

  自从李老师第一次来家访之后,妈妈便开始持续服用李老师提供的丹药辅助
修炼,只是使用的方法有些奇怪,需要把丹药以道精裹之,从下面导入子宫,再
运秘法化开药力。

  不过李老师出手果然不凡,妈妈自从重新修炼之后,没几天便成功从筑基期
突破到了金丹期,爸爸得知消息都特意请假一天,回来为妈妈贺喜。

  要知道金丹期和筑基期修士有着质的不同,足以使修士至少延寿数十年,比
方说原本妈妈可能先爸爸数十年去世,但如今就差不多可以白头到老了。

  除此之外,妈妈修炼绝世轻功奇淫榨精脚也进步飞速,这还要多亏了李老师
不计代价的提供道根与道精帮助妈妈修炼,要知道分神期修士的时间可是很宝贵
的,能频繁抽出一两个时辰来家中帮妈妈修炼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不过随着妈妈修炼这门轻功的进度不断加深,有些执著到近乎着迷的感觉,
大概是觉得资源宝贵不能浪费吧,所以妈妈只要有机会见到李老师就非常主动的
抓住联系机会。

  每次李老师到访家中,哪怕是指导我修行的时候,妈妈也会倒好茶水备好点
心给李老师,再坐到他身侧用双脚夹住他的道根认真修炼。

  有一次我们开家长会,妈妈主动要求帮助李老师进行家长会的会议记录,然
后坐到讲桌后面李老师的身边,一边认真的记着家长会上李老师的讲话和家长们
的问题,一边脱下鞋子用脚丫和李老师的道根作斗争。

  如果不是在家长会打杂的二狗子上厕所时发现了这一幕并告诉了我,我都不
知道有这件事。

  二狗子一惊一乍的告诉我,小明,开家长会的时候,你妈妈在讲桌后面给李
老师足交呢,李老师一边讲话还一边摸你妈妈的腿。我去,你妈妈穿的那身衣服,
表面上看上去高雅端庄,没想到在大家眼皮底下,讲桌背后把脚伸过去给李老师
夹鸡巴玩,他俩是什么时候搞上的?

  我不由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在他们这种凡夫俗子眼中,妈妈在讲桌后面看不
到的地方用脚夹住李老师的道根,就像女人给男人足交一样,但实际上是在修炼
轻功脚法,这一点以他们的悟性是领悟不到的。

  不过考虑到事情的影响和妈妈的清誉,我还是很郑重的把事情告诉了李老师,
李老师也很重视,表示他下周会和二狗子谈谈的。

  结果还没到下周,二狗子一不小心走路摔到了脑子,变成了傻子,被送到郊
区的精神病院去了,和一帮修仙修到走火入魔的疯子为伍。

  于是这件事情就以李老师连和他聊的机会都没有事情就解决了而告终。最后
李老师又带领我们全班去看望了他一下,并且带了些水果过去。

  因为去精神病院时遇到了照顾病人的二狗子的妈妈,李老师发现二狗子的妈
妈长得也有点好看,可见他修道天赋虽次于我但也很高,所以最后我们全班自行
回校,李老师留下和二狗子的妈妈交流如何运用『精神刺激法』拯救精神病人。

  只不过后来精神刺激法并未奏效,心怀愧疚的李老师觉得自己有些亏欠二狗
子的妈妈,决定送给二狗子的妈妈一个新的儿子,当然,这是后话了,也扯远了。

  为了能更好的修炼奇淫榨精脚,妈妈在不断观想道根中领悟到了答案,通过
更好的取悦道根,修炼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收获。

  于是妈妈开始用心保养双脚,同时根据李老师的喜好,选择穿各种款式的袜
子或者裸足时涂各种指甲油带各种装饰品。

  有时妈妈会把和爸爸的婚戒带在脚趾上来修炼,有时会一只脚穿袜子另一只
脚裸足进行修炼,还有一次妈妈煞费苦心,从西方来的商人手中买到了一种白色
长筒丝袜,穿上去之后我看了一眼就莫名的感觉身体燥热,李老师的道根也不免
俗,那次修炼极度卖力,时间也比平时多加了一两个时辰,修炼完成之后,妈妈
的双脚都肿到三天不能下床的程度了。

  如此的刻苦和努力自然没有白费,自从妈妈练起这奇淫榨精脚脚法之后,轻
功修为和脚上功夫大有长进,初入金丹期的妈妈,施展起踏空而行的速度几乎可
以做到同等境界难以媲美,亲戚朋友得知后也纷纷侧目,为之动容。

  虽然最近生活和之前改变了不少,但总归是更加积极向上的状态,无论是修
行进度还是充实的现状,都让人没办法不满意呢。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