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女神代行者】 第109章 循序渐进的初体验

第一文学城 2022-11-1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539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539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十个小时对于薛雷来说非常充裕,为了让蕾莉亚在心情和身体都在最佳状态
迎接初体验,他决定先让她开心游玩一会儿,继续体验宫崎老贼的恶意。

  所以这次的要求,他就只是亲了一下她的脸蛋。

  嫩呼呼的,细腻到犹如温软的白瓷、有弹力的美玉,不愧是精灵族。

  可惜因为生气而有点发红,美丽的眼睛也顾不上看他,而是死死盯着屏幕。

  也不知道在这儿玩游戏太多,会不会成为一个近视的灵魂。

  作为才接触游戏主机加起来不到二十小时的新丁,蕾莉亚毫无意外地很快就
再次倒下,撅着嘴说:“都怪你,不让我使劲儿按,被打死了。”

  “按钮不是只有被你捏到从后面背板里崩出来才生效的。”薛雷抱着她柔韧
而有弹性的腰身,换另一边亲了一下,“好了,再来就是。游戏这种东西,都是
越玩越熟的。”

  “我一定会尽早把那个黑暗的世界彻底拯救!”完全沉浸在了游戏的背景中,
精灵少女伸长脖子盯着电视,再次开始征途。

  不一会儿,薛雷笑着扳过她的脸,在她又撅起来的小嘴上亲了一下。

  这是他梦想中的恋爱方式,没想到在异世界和一个长耳朵的精灵女剑圣实现
了。

  “为什么这个男人看着那么壮,用剑的动作却那么笨啊!”蕾莉亚气得伸出
双脚在前面的地上乱拍,“还有那个翻滚,为什么距离那么短?稍微用一下斗气
跳远点,就根本打不着了好不好。还有还有,这血条也太脆了吧?他一身甲用的
什么垃圾材料啊?就不能请矮人工匠给打造一下吗?”

  薛雷笑吟吟不说话,就那么听着。

  她叹了口气,小声说:“这次是亲哪儿啊?”

  反正最私密的地方都被他玩弄过,这种程度的亲亲摸摸,她都觉得不够满足。

  “耳朵吧,不过我要亲得久一点,你最好考虑自己的状态再决定要不要马上
重开。”他微微低头,伸出舌头一卷,把她长长的耳尖含到了口中。

  精灵族的耳朵能延伸出一个细长的尖儿,靠的是里面的软骨,但和人类的耳
朵相比,耳廓里面的架子更柔一些,外面的肌肤,也有着耳垂一样的软度。

  而且,作为敏感带,比人类女孩的耳朵附近还要厉害。

  厉害到只要轻轻含住,拿出他圣阶等级的舌头拨弄一会儿,蕾莉亚就果断放
弃了继续攻略游戏的念头,把手柄放在大腿上,靠着他轻轻娇喘。

  他沿着耳朵的轮廓舔了两个来回,撤开,“好了,你可以继续了。”

  “呜……”

  这种隔靴搔痒的撩拨让她不由自主地烦躁起来,没一会儿,角色就在屏幕中
被刷刷切死。

  她扭头瞄了他一眼,一歪脖子,很自觉地将另一边耳朵送到了他嘴边。

  他笑了笑,一口含住。

  “昂嗯嗯……”甜美的娇声立刻出现在他耳边。

  慢慢舔到差不多够火候了,薛雷冲着耳孔吹了口气,笑着说:“蕾莉亚,你
该不会是喜欢这种惩罚方式,所以故意死掉的吧?”

  “怎、怎么会啊!我是剑圣啊,剑圣的胜负是事关尊严的大事好不好!”她
面红耳赤地大声反驳,然后不甘心地咕哝说,“是你这个异世界冒险的游戏太难
了。”

  “可是你说越难才越有意思的啊。”

  “那我……我已经玩过去我能打赢的部分了,剩下的打不过。你给我换一个
嘛……”

  “好吧好吧,血源诅咒,这个从头开始打,行了吧?”

  “哦。”她点点头,心想起码开场走剧情什么的时间里,她可以恢复一下热
乎乎的耳朵了。

  薛雷完全不担心蕾莉亚的游戏能力会不会突飞猛进,让他今晚占不到最想要
的便宜。

  别看女剑圣的动态视力和反应速度都是能让游戏帧数显得不足的可怕强大,
可她性格和常年养成的战斗习惯,让她根本不可能在民风淳朴亚楠镇和热情好客
不死街这样的地方取胜。

  玩魂系列游戏的最大需要就是一个字,怂。

  偏偏剑圣小姐从不肯怂,也不懂什么叫练级,什么叫别贪刀,见了敌人一个
字,莽。

  再加上她的视角看游戏里的文字,清一色都是异世界乱码,薛雷翻译几个字
她才能明白几个字,却还不好意思问,连蒙带猜瞎闯。

  此外,她还略有路痴属性,这个玩魂系列的致命短板。

  要不是怕看到游戏里的精灵族特征导致蕾莉亚产生什么奇怪的思维混淆,他
更想让她玩点正常的日式RPG。

  很快,下一次惩罚的机会就来了。

  考虑到这个世界生成的衣物才能被自己随心所欲控制,薛雷抬手变出了一套
JK水手服,“来,惩罚就是换穿这身衣服。”

  蕾莉亚被召唤来的形态并不是一身护甲那么严实,从性刺激的角度,其实远
比水手服暴露,身材尽显,紧身衬裤还有类似薄丝袜的美感。

  但这身他看了好几天,想换换口味。

  全裸的样子都被他看过,蕾莉亚没什么抵触地拿起那套衣服,研究了一下穿
法,很快就套到了身上。

  不懂地球服饰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身装束少了什么。

  笑眯眯的薛雷再次从背后抱住她的时候,探头越过肩膀,往下一垂视线,就
心满意足地看到了那没有紧身衣包裹,也没有胸罩遮挡的可爱乳房。

  果然,和已经见惯了的赤身裸体比起来,这样走光看到的美景,反而更有刺
激的诱惑力。

  “啊啊啊!为什么啊!一个破木板子凭什么挡下来我那么用力的攻击呀!”

  气急败坏的喊声中,又一个手柄咔嚓一声断成两截。

  薛雷手掌一拂,变出一个新的替换上,笑着说:“又完蛋了?那惩罚可要升
级了哦。”

  “升级成什么啊?”蕾莉亚垂头丧气盯着电视屏幕,认真地思考,是不是自
己进去打通关要比用那个假主角快得多。

  “嗯嗯……”薛雷绞尽脑汁从玩过的黄游看过的里番追过的刘备中找着点子,
“升级成让你二选一,一个是当场就能完成的,但会比较难完成,一个是相对简
单一些的,但要持续做到你顺利通过上次游戏结束的地点,或者再次阵亡为止,
怎么样?”

  “好啊。”她坐在他大腿中间扭了扭,“说选项吧。”

  “打屁股,和捏乳头。”

  “呃嗯嗯……以你的灵魂强度,打屁股也打不痛啊。”她皱着眉,站起来稍
稍一蹲,“打几下?”

  “十下。”他说着撩起百褶裙,满意地看到了女孩子裙下露出的嫩白圆臀,
真是散发着情欲芬芳的美景。

  “哦……”蕾莉亚扶着膝盖,把屁股往后撅起,“那来吧。”

  啪!

  知道双方的实力有着巨大差距,薛雷毫不留情抡圆了胳膊抽了过去,屁股蛋
脂肪的部分都被打得荡漾了一下。

  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了不起的疼,可是,臀肉上残留着火辣辣的热度,那一点
点刺痛仿佛不会消失一样,盘桓在巴掌甩过的地方。

  啪啪啪……

  左右各五下,十分公平。蕾莉亚皱着眉扭头看了薛雷一眼,重新坐下的时候
调整了一下姿势,还轻轻嘶了一声。

  他早就试出来,精灵少女的敏感带在臀部,最敏感的部位,就藏在臀沟中央。

  所以他巴不得她一直护着胸部给屁股。

  变出一瓶带尖嘴的润滑剂放在旁边,薛雷打定主意,她要是一直往这个方向
选,那他就先给她紧凑娇嫩的小雏菊开苞。

  反正灵魂世界也不需要灌肠什么的。

  可下次GameOver,蕾莉亚听到了一样的选项后,就毫不犹豫选择了
献出自己的咪咪头。

  “会一直到玩弄到你下次挂掉,或者通过角色上次死亡地点才停哦,你确定
要选这个吗?”他把手钻入到水手服上衣下摆里,轻轻托住那小巧柔软的乳房,
暂时没去碰顶端娇艳的小花蕾。

  “确定。”蕾莉亚咕哝了一声,“反正你技术跟我用剑差不多一样熟练,挺
舒服的。”

  “那好吧。”薛雷把她往怀里搂紧了些,双手同时爬上左右乳峰,捏住了那
两颗还没完全硬起来的柔软奶头。

  蕾莉亚胸部的敏感度不如屁股,但架不住男人如今身负圣阶性技,指头上就
像是镀了一层令女性产生快感的魔力,光是简单地一搓,就会让乳晕附近的肌肤
都跟一起微微发痒,发热。

  不一会儿,她就拿着手柄,控制角色跑步推摇杆没收住力量,咔嚓一下弄断
了。

  “这个……也太不结实了吧。”

  “是你力气太大了。下次轻点。”薛雷补上一个不要钱的手柄,笑眯眯继续
玩弄那迅速变硬变大的乳头。

  虽说没有男人的鸡巴勃起那么夸张的变化,但软软的小花蕾膨胀成透着一股
韧劲儿的大花苞,成就感还是很强的。

  这会儿把手拿出来,水手服上肯定要被顶出两个可爱的凸点。

  蕾莉亚的手和心,一起乱了。

  游戏里那个倒霉的角色,自然也就跟着一起完蛋了。

  “啊……又死了。”

  “那,你这次是选换到屁股挨打呢,还是把胸部的惩罚升级呢?”薛雷轻轻
舔了一下她的耳朵,微笑着问。

  第一次体验过性高潮的滋味之后,蕾莉亚的行动就又趋向于保守,只是口交
技术和对他的感情在稳步提升。

  那么,打算让关系更近一步的时候,唤醒她对于快感的需求,就很有必要。

  年轻的姑娘有时候不懂什么叫饥渴,需要适当吊吊胃口。

  “胸、胸部……要怎么升级啊?”

  他换用双手将两边柔软的乳房握住,指尖都能感觉到隐藏的滑腻皮肤下肌肉
的坚韧弹力,“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哦,好,那我选这个。”蕾莉亚点点头,红着脸轻轻娇喘,伸手拿回了一
气之下丢开的手柄。

  毫无疑问,她已经想起了她初次来到这个空间的那一晚,逐步升温的快感最
后迸裂而成的极致愉悦。

  因为这次可怜的异乡人根本就是在她的控制下加速跑步去找小怪送死。

  “呜……早知道就不听你的选斧子了。我是剑圣呀,用不惯这个的。”她给
自己找了个自以为很好的理由,红着脸低下了头,“我不要打屁股,胸部再升级
好了。”

  “好。”薛雷点点头,换到她前面张开双腿跪坐,把水手服上衣的下摆翻卷
起来,用领结绑住,然后抱住她的臀部,往上托起,直到高度正好合适,就张开
嘴巴,一口含住了正在微微颤动的嫣红乳蒂。

  “哎?要……要这样玩吗?”双手绕过他的脖子拿着手柄,蕾莉亚有些慌张
地问。

  即使技巧和熟练程度都是圣阶,湿润滑溜的舌头对敏感点的摩擦,效果跟干
燥粗糙的手指可有很大的不同。

  她捏着手柄,不自觉咬住了下唇。

  他的手恰好托在她之前被抽过的地方,说是没动,好像在揉,可说是在揉,
手指又没有多大距离的位移。

  上下两出的快感,让蕾莉亚彻底没了继续挑战游戏积累挫败感的兴趣。

  她熟练地原路送死,然后手肘搭着他的肩,娇喘吁吁地问:“薛雷,我……
又死了。胸部这边……还可以升级吗?”

  “可以升级。但不再是胸部这边了。”他最后用舌尖环绕了一圈湿漉漉的乳
头,抚摸着她微微颤抖的腰,笑着说,“再来,就要刺激下面了。”

  “是……是小穴……那边吗?”她像是在害怕,又像是在期待,矛盾的心情,
被断断续续的话音抖落在地,无法藏匿。

  “是,就是你最敏感,摸起来最舒服的小穴。”他吐出灼热的气息,刺激着
近在咫尺的乳头,手指轻轻点着她平坦的小腹,弹琴似的。

  “用……手吗?”

  “对。不过再升级下去,说不定就要用别的东西了哦。”

  “比如……上次那个奇怪的道具?”

  “嗯。但还不止。说不定,我会忍不住直接和你做爱。”

  蕾莉亚抖了一下,耳朵尖都跟着一晃,“我……不知道是不是准备好了。”

  薛雷笑了笑,起码,这比最初还没准备好的答案要强得多,“没关系,我会
让你准备好的。”

  连汗毛都几乎摸不到的精灵族,滑腻的肌肤可以一路延伸到最羞耻的器官附
近,他顺着紧绷的腹肌印痕往下,很快,就碰到了位置靠上靠前的那颗小小阴蒂。

  体积小,敏感度可不低。

  为了之后要做的事情,他不打算直接帮她弄到太过满足,先轻轻隔着遮掩花
芽的嫩皮,一下一下触碰。

  “唔唔……嗯……啊哈……”她的呻吟马上就变成了甜美的娇喘,那两条让
薛雷心悸的有力大腿,顿时夹成了一条直线。

  但这种跪立的姿势,性器位置靠前的精灵少女并不能夹住他的手,反而因为
大腿根的紧并,把腴软饱满的耻丘挤得更加突出,小豆豆也更贴近他灵活的指肚。

  “你怎么还不开始下一次?”他轻轻揉着,没听到游戏BGM变化,随口问
道。

  “我……我被你玩着……还怎么玩游戏呀。”她的嗓音变得娇嗔之后,比平
时说话更加悦耳,尤其那略显古早的精灵口音,脆而软,清清甜甜的。

  “你不玩,我可就不能停手了。”他舔两下立起的乳头,手指稍稍加力。

  “嗯啊……我……不想让你停……”

  “哦。”他应了一声,吮住乳头,指尖绕着小小的肉豆画圆。

  不徐不疾,若即若离。

  燥热的烦闷在下腹部积蓄,蕾莉亚小幅度地摇动腰肢,搭在他手腕上的百褶
裙摩挲着他的皮肤,微微发痒。

  “薛雷,可以……稍微用力一点吗?”

  没多久,燥热和酸痒就让她难以忍耐,低头轻轻吻着他的发丝,小声央求。

  听得出来,女剑圣生前的地位应该很高,这种软语央求的口吻,她还不太适
应。

  但那种不适应的别扭感,更加刺激男人的征服欲。

  “不行,惩罚还没有升级呢。”

  “呜……”蕾莉亚无奈地拿起手柄,但湿润的眸子,已经完全没有捕捉敌人
动作的兴趣,就是颤抖着控制角色快速找到能死掉的对手,直接了当送命而已。

  “又完蛋了啊,那,要升级吗?”薛雷抬头望着她,她微微昂起的下巴和皎
白的脖颈构成了优雅的曲线,在披散的淡金长发映衬下,分外迷人。

  真谈一场恋爱的话,这可爱的精灵姑娘除了没有现实世界的肉体之外,哪里
不比苏琳强出百倍?

  果然,不吃过珍馐佳肴,就只会惦记方便面的好。

  而且,在感情关系中成为主导掌控者的滋味,实在是愉悦太多了。

  这大概也是苏琳当年怎么不屑一顾,也始终不舍得和他彻底断掉联系的原因
——随着年岁渐长,她能有信心把握住的,也就那会儿被牛粪糊着眼的他了。

  他笑了笑,悄悄撤掉了自己的裤子,让充血的肉棒,直挺挺翘了起来。

  幸亏女精灵和人类的结构不同,小穴的入口在前方靠上,即使她夹着大腿,
也不难找到插入的角度,那一道环形围绕的小阴唇,简直就像是指示目标的靶心。

  只要有经验,比后入俯卧并腿的人类女孩还要容易。

  托欣蒂的福,薛雷对精灵女伴的经验还算丰富。

  那么,只等她点头了。

  蕾莉亚还不知道这次升级将意味着什么,已经被情欲蒸得发晕的脑海无比渴
望心爱之人的更激烈抚慰,考虑了没几秒,就点点头,说:“我不要打屁股,升
级……嗯!”

  才说出那个词,薛雷就抱住她猛地一挺,将昂扬的肉棒,径直挤入到那一环
湿润的皮瓣中央。

  爱液的分量已经非常足够,那滑溜溜的洞口根本阻拦不住侵入的性器,虽然
往深处一些的位置被夹紧的大腿连带的肌肉合并阻挡住,硬捅感觉龟头可能吃不
消,但当前的状态,就算精灵女孩没有处女膜这种东西,也绝对可以算是破瓜了。

  薛雷分开双腿跪坐,抱着她把百褶裙的裙腰拉高,观察着她的表情,缓缓往
更深处钻探。

  湿滑的腔道紧凑到不可思议,龟头四周仿佛被无数条肌肉带动黏膜按摩,酸
麻得他忍不住喘息出声,就在可以动作的这段肉壶中前后抽送。

  发愣了几秒,蕾莉亚呻吟着低下头,前额顶着他因用力而绷紧的胸膛,叹息
般说道:“还是……用这个模样……和你做了啊……”

  “有什么关系呢?我知道你已经很喜欢我了。”

  “嗯,没什么关系。”她笑了笑,看着两颗泪珠越过晃动的乳尖前方,掉在
他俩几乎贴合的下腹上,很快滚落到缝隙之中,与被挤出的爱液混合到一起,
“就是觉得,好像……啊啊……被你设计了。”

  “每天和你约会这么久,我实在是等不及了。”薛雷抱住她,轻柔地把她压
倒,躺在柔软的毛皮地毯上,“我如果直接说想和你做爱,你还会因为害羞而拒
绝的吧?”

  “不一定,我其实……也对只用嘴巴和你亲热,感到有点不满足了……”蕾
莉亚顺从地张开大腿,终于和他进入到最方便结合的姿态,举起嫩白的脚掌,用
修长的腿缠住他的身体,“至于害羞……我感觉已经被你……欺负得不那么……
唔……要脸了。”

  “那不是很好?”他望着她虽然有点泪花,但明显是喜悦更多的明亮眸子,
向下一压,顶开了女精灵真正的门户——紧窄的子宫口。

  收缩力极强的肉环紧紧卡着龟头后棱,销魂的处女地摩擦着进入的部分,迸
发出激烈的快感。

  他喘息着继续深入,一直到前端传来被小小的输卵管吸吮的美妙滋味,才趴
下吻住她发凉的唇瓣,转入律动的交欢。

  情感的喜悦很快就推动着肉体的快乐攀升,积累,蕾莉亚嘬着他的舌头扭动
呻吟,被满足的性欲在矜持被彻底揭破后洪流般涌出,才十多分钟,清凉的潮吹
就喷射在他紧缩的阴囊上。

  从呻吟声中意识到她初次被侵入的子宫胀痛到不太适应,薛雷双手扶在她腋
下,注视着她深情款款的眸子,加快了速度。

  当她第二次达到高潮,痉挛的子宫激烈地吸吮着最前端的肉棒,他趴下抱紧
她,用大腿艰难地抵抗着她夹紧的力量,射出了完成灵魂恩赐的最后一发圣精。

  在快感中冷静了一下,他才在灵魂小屋中进行了确认。

  接着,周围的玻璃墙壁,被彻底修复了。

  外面那些死气沉沉的迷雾,也消散不见。

  紧随其后,四面玻璃墙壁仿佛同时变成了投影的巨幕,出现了一段应该是回
忆重现的影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