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273章 幸福的烦恼

第一文学城 2022-11-1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635 因为收费版每月减少了一本,免费更新的部分暂时对应减掉周五的一更。

字数:6635

因为收费版每月减少了一本,免费更新的部分暂时对应减掉周五的一更。

不好意思。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简单吃了点流食,叶春樱监督着许婷操作,确认她可以毫无芥蒂地使用尿壶
来解放韩玉梁那根大水管之后,就跟她一起收拾好东西下去吃饭,把病房暂时让
给了已经“下班”的任清玉。

  “看你这表情,委托处理得不是很顺利?”

  任清玉的确有些消沉,坐在床边幽幽叹了口气,道:“玉梁,我可能真的…
…一点都派不上用场。照顾你,我做不好,去办事,竟然也毫无头绪。”

  “没头绪是正常的,那俩当事人自己都没弄清到底是谁想害她们,你才接手
半天,哪儿那么容易弄清楚。”

  “不是这个问题。”任清玉微微抬头,神情苦闷,那利落英气的浓眉都差点
纠结到一起,“我……我想问问薛大夫情况,结果大半天下来,我跟她连几句话
的天都聊不下去。我怎么就这么没用啊!”

  “不,那个的话,不是你的问题。”一想到要跟薛蝉衣沟通,韩玉梁都有点
脑袋大,“你想想啊,那个大夫是名医,平常总是在做手术,接触的人不是麻醉
了躺那儿跟死了一样的,就是真死了的,所以她就不习惯跟人说话。就像开惯了
灵车的,冷不丁开出租,你冒出句话能给他吓一哆嗦。”

  “灵车是什么?”任清玉愣了一下,“更高级的汽车吗?”

  呃……韩玉梁抓抓头,只好换一个她比较容易理解的比喻,“就像抬惯了棺
材的,冷不丁去抬一回轿子,听见自己扛着的物件里有人说话,他肯定不习惯对
不对。”

  “哦……”任清玉姑且算是理解了这个安慰她的牵强借口,“可我是在保护
她啊,她什么都不说,那个护士说的又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样怎么解决问题。”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韩玉梁招了招手让她过来坐下,轻轻拍着她的大腿,
柔声道,“咱们的委托不是保护她们两个人的安全么?她们已经住进来了,这里
防守那么严密,真有不法分子,你施展武功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绑起来送交警
署,或者收拾到他们再也不敢造次就是。主动问那么多作甚。”

  任清玉稍稍偏开头,轻声道:“我想在你……好起来之前把事情解决。”

  “嗯?干吗,怕我抢功?”

  她深吸口气,握紧拳头,缓缓道:“我是想证明,我在这里,还有能力独自
做事。”

  看到她眼里的恐惧与不甘,韩玉梁恍然大悟。

  从纵横江湖的玉清散人,变成如今这个仿佛只剩下等着男人临幸一事可做的
淫娃任清玉,她的心里岂会真的好受。

  就算如今身体和心已经被他完全征服,调教成了他喜欢的模样,可骨子里那
个拂尘一扫荡平宵小的影子,并未彻底消散。

  钢筋水泥、灯红酒绿、洪流信息、泥沼情欲……她迷失在了陌生的世界与陌
生的思绪中,正焦急地寻找方向。

  就像,一个复健的病人急于抛下轮椅,丢开那个能托住他身躯、却让他可以
不必站起的道具。

  不过,韩玉梁看见这样的她,反而会生出一股作弄的邪念。

  就像陆雪芊,那位寒梅仙子越是正气凛然不容侵犯,他就越想往她脸上喷一
泡精,抹开涂匀,来个阳气十足的保养面膜。

  “清玉,其实你在这里,有些事情已经做得很好了啊。”他伸手轻轻摸着她
的腰侧,柔声道。

  任清玉一怔,本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但转眼间,那只手就不老实地爬到了
她丰挺的乳房上,轻轻一捏。

  她面上顿时起了一层红晕,皱眉拍开他的禄山之爪,嗔道:“你都包成这样
了,还闹!”

  韩玉梁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苦笑道:“我伤成这样,心里有火也
无处排解,你不说可怜可怜我,竟还生我的气。枉我昨日那么卖力,为你排忧解
难,你如今是饱足滋润喽,我就可有可无了……对吧?”

  “我……我哪这么说了。”任清玉慌忙又抓起他的手,放回自己胸口,道,
“你高兴摸,摸就是。反正……早被你摸了亲了不知多少次。”

  韩玉梁顺利把话题引到自己想要的方向,心中暗笑,嘴里只是柔声道:“清
玉,你能做好的,我觉得可比事务所的委托重要得多。”

  任清玉略显羞恼,咬牙道:“不过是伺候男人而已,算什么本事。”

  “那你觉得,我叫你快活上天的那些手法,算不算本事?”他轻笑道,“你
莫要瞧不起这些,世间芸芸众生,不过男女两种……”

  任清玉插言打断道:“不对,我上次乱逛遇到的那个什么网站,明明有一百
一十二种。只是我看不懂。”

  “咱们是古代人,不需要了解那么先进的思想。”韩玉梁淡定一带而过,继
续道,“芸芸众生,不过男女两种,作为这一种所掌握的本领,大都是为了另一
种。如此,才能阴阳和合,繁衍生息。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你难道没有听过?
先贤有云……”

  任清玉愣愣听他长篇大论了几分钟,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道:“玉梁,
你……就是憋得慌了吧?”

  韩玉梁坦坦荡荡一掀被子,点头道:“我静卧在这儿什么也不能干,谁也不
能干,我不憋得慌,难不成还要很开怀,吟诗作对聊表欢心么?”

  “可……按那大夫所说,你不能动弹啊。而且心脉有损,出精泄阳,岂不是
很危险?”

  “麻药的劲儿已经过去了,”他听出一点希望,忙笑道,“内力运转已经自
如,凭我的本事,护住心脉易如反掌。至于不能动弹……清玉,这不是才显出你
那了不起的本事么?”

  任清玉面红耳赤,但唇角又禁不住翘起一丝微妙的自豪,毕竟韩玉梁总是夸
她,叫她觉得论起床笫之间的本事,她足以冠绝群雌。

  照理说这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可她心里就是快活,撇撇嘴,伸手将他裸
出来的阳具一握,想了想,又赶紧去把屋门关上反锁,回来给他套弄着问道:
“这要怎么帮你出火?我万一腿软坐下,你这边的伤,可就要崩了。”

  他指指她丰润柔软的小嘴,低笑道:“这边总不会吞得深了,碰到伤口吧?”

  大抵是早料到最后会引到这儿来,任清玉将头发往后一拢,解下腕上发圈束
住,捋动包皮左右观察了下,鼻尖一动,道:“好刺鼻的味道。”

  “净是些药味,不脏就好。”

  “那我也要擦擦。”她抽出一张湿巾——叶春樱爱洁,又爱用口,卧室随处
都是这种消毒湿巾,倒是方便。

  才仔细给他擦净,那根阳具就已一柱擎天,精神抖擞。

  “啊哟,你……明明养伤呢,怎么还这么气血充盈?”

  韩玉梁有心要让她多来给自己侍奉几次,便正色道:“我练的内功特性便是
如此,越是需要运转起来加快血肉恢复的时候,就越是会让阳气积蓄,其实我麻
药效果刚走干净,下面就已经蠢蠢欲动了。清玉,这事儿在我看来,可比委托重
要得多,就……全仰仗你了。”

  被这严肃口吻弄得心里无比别扭,任清玉踌躇半天,索性一声不吭,换了一
边俯卧下去,趴在他没伤的那条腿上,闻着绷带里散发出的浓烈味道,将那高高
翘起的鸡巴,一口含到了底。

  韩玉梁呻吟一声,凝神运功护住心脉伤处,好安全享受。

  万一真要因为贪欢让伤口出了问题,他估计叶春樱能花几万块加急定做一个
合金贞操带来给他套上。

  论其他技巧,任清玉的确在调教中学了个七七八八,至少在这别墅中是稳稳
的冠军。

  但真论起口技,这种需要经验积累和细心琢磨的本事,她就只能屈居第三,
含恨垫底。

  叶春樱的癖好就是含,要么接吻含他的舌头,要么吹箫含他的龟头,每到听
见他被吮吸得舒畅呻吟,她那张小脸就盈满了喜悦的光彩。

  而许婷走的是技术流,肯下功夫钻研还抓紧各种机会积累经验,那小舌尖玩
起马眼来,啧啧,酸得他卵子都一跳一跳发麻。

  而任清玉的强项,主要在于一板一眼,极为认真。

  他教过的,这样舒服,她就记住,时不时用一下。他指点过,说这样应该配
合那样,她就练武一样放在心里,一招一式严守法度。

  比如,韩玉梁在她舔蛋蛋的时候说一句不错,很舒服,从那之后,她每次都
是那样舔,左右顺序都绝不会差。

  用来暖身的前戏,和直接吸吮到吃下精液的正餐还有不同,她这会儿打算直
接给他嘬出来,动作幅度大,起伏频率快,腮帮子收得紧,那嘴巴当真是裹着肉
棒好似一条细长温暖的湿滑腔子,啧啧吞吐,快感颇强。

  这种非常时期,韩玉梁当然不会刻意压制来延长享受的时间,早早喷出去满
足了心头情欲才是要紧。

  他舒展身体,拿过摇控把床头这边稍微升高几度,望着任清玉发丝摇曳,面
颊起伏,红润口唇中粗硬阳具进进出出,赏心悦目。

  十多分钟,那酸麻快感到了界限,他便轻哼一声,权作提醒,将一腔浓精射
了出去。

  任清玉双目眨动,叼着龟头飞快吞咽,跟着缓缓含深,一下下将阳物啜净,
旋即抿紧嘴唇,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大步走去卫生间,呼噜呼噜漱口。

  等再回来坐下,两人一个心结被抛到脑后忘了,一个欲火刚刚平息爽了,总
算能闲聊几句,说些寻常事情。

  其实有叶春樱带着,任清玉对这边的生活适应得已经很快,从最早不敢单独
出门,到现在已经能轻松负责起买菜大业,实属难得。而且口音改得已经有八成
火候,除了偶尔会有大爷大妈笑着问她一句是不是南方来的,可以说毫无破绽。

  只是这世界海量的信息,她没有过目不忘的脑子,也志不在此,进境谈不上
好,目前别墅中的各种电器,她都还没掌握完全。

  她这人性格死板保守,几条路里学会一条,别的便不愿再碰,宁愿抓紧时间
学习新东西。比如胸罩,她至今还只会一种穿法,宁肯为此不买前扣款,不穿运
动型。

  难得学出各种花样的,就是冲咖啡。

  因为叶春樱之前一天七、八杯,连喝了一个月,还忙到没空自己冲,全交给
了她。

  她学全的代价,是三台报废的咖啡机。

  韩玉梁听了听不在家这一阵子的损失清单,心中忍不住想,难道任清玉这人,
天生就跟电器犯冲吗?

  正常来说,就是教小学生用,也不能把扫地机器人用到失踪吧?

  “清玉,这话你敷衍一下春樱也就是了,那么大一个金属盘子,怎么可能无
缘无故丢了。”

  任清玉嗫嚅半天,这才小声道:“我恼它不按我想的走,不小心……踩坏了。
它既然自己会找路,那丢了……也不奇怪嘛。”

  大概是想让任清玉在这儿多呆一阵,早该吃晚饭的时间,叶春樱和许婷还是
没有来替班。

  聊到没什么想说,韩玉梁逗弄她几句,色心又起,便拉住她手柔声哄劝几句,
又叫她撩起被子,俯首吃了他一管浓奶。

  “你卧床静养,怎么反倒更贪了?”任清玉洗净回来,禁不住蹙眉问道,颇
为疑惑。

  韩玉梁随口东拉西扯,反正他本就欲望旺盛,精力超常,哄哄任清玉这样性
情直楞的,并不太难。

  不一会儿,门锁一动,外面传来许婷清脆的喊声:“怎么别上啦?你俩在里
面干吗呢?老韩,你可得注意身体啊。”

  任清玉赶紧窜过去开门,路上还十分心虚的匆忙用衣袖擦了擦嘴,唯恐留下
什么痕迹。

  但打开之后,她回头颇为忧虑地望了韩玉梁一眼,拉过许婷,凑近耳边嘀咕
了几句,跟着脸上一红,快步离开,就这么告辞了。

  许婷颇为诧异地小步溜达过来,也不客气,直接把被子往边掀开,低头看着
他胯下那条大肉虫子,伸手拨拉几下,似笑非笑地说:“老韩,你可真行哎……
刚动完手术第一天,你撒尿还得用尿壶呢,鸟嘴里这就能喷唾沫啦?”

  反正在她眼里自己本来就是个厚颜无耻的大色魔,韩玉梁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哈哈一笑,道:“我这人,死了之后最后一处硬的是舌头,最后一处软的,那肯
定是鸡巴。”

  “你简直就是鸡鸡成了精啊……”许婷捏了捏他龟头,拉起被子坐下,“叶
姐泡澡休息,九点半过来替我,今晚上我们俩一起睡,那个小护士照顾你。你要
觉得不舒服,明天跟我们说,我们就不让她来了。”

  “嗯,不过我这其实也没什么不舒服的。不就是躺着么。伤口这点疼,我走
江湖那么久早习惯了。”

  她一抬眼睛,笑眯眯拉长尾音哦了一声,“我说的舒服,可不是这个意思。
人家头一晚上来陪护,你可不好直接勾引人家,用尿尿的东西往人家嘴里放吧?”

  韩玉梁皱眉道:“别故意这么嗲声嗲气说话,听得我满胳膊鸡皮疙瘩。”

  “哦,那你这么饥渴,晚上葛丁儿不给你肏嘴,怎么办啊?不行晚上还是我
陪你吧。叶姐养身子呢,多休息休息。”

  韩玉梁哑然失笑,抬手摆了摆,“行了行了,也没那么严重。”

  “不行不行,万一你兽性大发,对葛护士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情,那可是咱
们的客户,叶姐要不高兴的。”许婷笑眯眯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他那根还有点
潮的鸡巴,轻轻一捋,“嗯嗯……不如这样,为了以防万一,我先帮你舒服够?”

  韩玉梁笑着叹了口气,“婷婷,你都住进来了,这你也吃醋啊?”

  “谁吃醋啦?”她哼了一声皱起鼻头,掀起被子往里一钻,“我这是吃精,
补充蛋白质。”

  “唔……”下体一暖,还没硬起的老二就被那张柔滑细嫩的小嘴唆了进去。

  她的舌头一如既往灵活体贴,缠绕着坚硬的肉柱轻巧滑动几下,便将血液聚
集过去,跟着唇瓣一夹,轻轻叼住冠沟,舌尖钻在马眼中央,先顺着方向缓缓滑
动,等完全勃起,便将凹坑两侧的肉尖儿一挑一挑拨弄。

  “嗯嗯……”果然是最近吃熟了的,拿捏他的痒处极为精准,酸得他龟头下
的系带都有点哆嗦。

  许婷嘴上忙活,手也抄去了他的胯下,掌心一收,四周略微粗糙些的地方夹
住卵袋,中央最柔嫩的肌肤贴上去,微微转动揉搓。

  啧,她用力亲了一口,抬头一甩,顶开被子,晃着俏生生的马尾,脸颊微红,
斜瞥着他说:“这样舒服不?”

  他点点头,拿起遥控器准备再调高点。毕竟美貌程度在这儿摆着,又比较会
注意形象,许婷口交的模样,怎么也比任清玉略胜一筹。

  但她咯咯一笑,伸手抢过遥控,摁了一下,把他放平躺下,接着拿来被子往
他肚子上一堆,“不准看,不然不给你亲了。”

  看有看的乐趣,不看有不看的享受。

  许婷一挡住他的视线,就玩起了颇有神秘感的那套,手不扶棒,嘴也不忙着
含到底吞吐,这儿亲一口,那儿舔一下,这儿撩一撩,那儿挠一挠,逗得他欲火
熊熊燃烧,鸡巴坚硬如铁,这才一声轻笑,转着小脸用柔嫩丁香垫着,将他昂扬
巨物寸寸纳入。

  已经射了两次,可这第三次,他反而射得更快,才五分多钟,他就被那轻重
交替节奏恰到好处的吸吮嘬出了一腔欲火。她用鼻音笑着,咕咚咕咚,咽了个干
干净净。

  吃了这顿加餐,许婷忙活着给他擦洗收拾,用毛巾小心翼翼给他把后背的汗
吸干,检查了一番绷带,最后拿来两根这个时节颇贵的香蕉,一根给他,一根自
己拿着,也不好好吃,就那么舔啊,吸啊,用舌头在上面雕花。

  这是故意在诱惑他,用的还是跟她平时气质完全不一个路数的娇媚神情。

  但别说,对他这种色魔,还真是非常有效。

  看着白白的香蕉在她红红的嘴唇间缓缓进,缓缓出,舌头把表层舔得干干净
净,露出颇为黏腻的质感,那种微妙的下流味道,顿时就让他胯下一阵发痒。

  等他把香蕉吃完,许婷嘴里那根,已经被她噙着笑舔出了一个龟头。

  看她的眼神,他很确定,这小醋坛子心里的酸劲儿,还没过去呢。

  于是,他的大香蕉,就乖乖又被吃了一次,吃得唾液横流,啾啾作响。

  更糟的是,他这会儿动弹不得,没有反抗之力,许婷大概是找叶春樱交流过
经验,趁着这天赐良机,靠唾液润滑,那修长手指,好好玩弄了一番他的前列腺。

  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丫头显然提前做了功课,那纤纤玉指刺在他里
面,配合着小嘴儿的娴熟刺激,真是把他玩得欲仙欲死,最后喷发的时候,甚至
有种卵袋都射空了的错觉。

  “爽、不、爽?”等一切结束,许婷笑眯眯拿湿巾擦手擦嘴,得意洋洋地说,
“这下不用惦记小护士了吧?”

  韩玉梁还沉浸在刚才前后连接的奇妙高潮中,心想,这肯定是对他趁机打劫
她菊花不好好来初夜的报复,喘息道:“我本来……也没惦记啊。”

  “嘁,才不信你。你的审美我清楚得很,葛丁儿起码在第二层。属于送上门
你绝对不会拒绝那种。”

  嘿,她会读心术吗?

  “不,这阵子送上门我也会拒绝。”他笑着捏了捏许婷紧凑弹手的俏丽屁股,
“我最近满脑子惦记的,都是跟你的约会。”

  “那我真该让你一辈子惦记着。”她鼻头一皱,看一眼表,起身往门口走去,
“好了,交接班了,艳福齐天大情圣,明儿见。”

  “嗯,明天见。记得好好练功。”

  “这个不用你说,你注意好自己吧。”开门后,她扭头抛来个意味深长的微
笑,轻快地离开。

  十分钟后,韩玉梁知道了那丫头最后的笑是什么意思。

  叶春樱把他的伤口仔细检查了一遍,周围的辅助绷带换好新的之后,就微红
着脸,用很自然的动作掀开了他的被子。

  “我听婷婷说,韩大哥你静卧的时候精力过剩,下面会很辛苦。”

  她温柔地微笑着,明亮的眸子里光芒闪动,柔软的手掌,灵巧的握住了他还
未充血的肉棒。

  “晚上被丁儿误会就不好了,她来之前,我帮你尽力解决一下吧。”

  “呃……其实……也还好……唔……嗯……”

  近似喘息的呻吟,很快响起。

  晚上十点四十五,叶春樱抬起头,用湿巾很斯文秀气地轻轻擦着自己的嘴角,
望着依然满是唾液的肉棒,柔声说:“韩大哥,她快来了,我加把劲,再帮你亲
出来一次,你别忍,好吗?”

  韩玉梁喘息着抬头瞄了她一眼,咕哝道:“那个……我觉得我现在更想玩会
儿手机。”

  “晚上时间还多呢,到时候再慢慢玩吧。”她温柔一笑,低下头,又把他的
分身,含进了温热的口中。

  呃……我现在是真的觉得……想玩手机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